小說 達人專欄

【耽美古風】紅顏魔尊 第二章 龍靈-1

天墨羽愁(AZI) | 2021-04-16 03:08:05 | 巴幣 4 | 人氣 168

連載中紅顏魔尊
資料夾簡介
世間各個指他問罪,近年惡鬼暴增、滅門離奇身亡、生人莫名昏迷不醒、屍鬼遊街等等等……全都扣在他頭上。 紅顏昂首望天問帝君,男子聲音輕柔:「乾本尊屁事!」

紅顏捏著酒碟歪著頭望著悠盤坐身側,看這模樣顯然是在靜心冥想,在瞧瞧地上趴著的蜥蜴小妖同樣姿態,如果是凡人根本不可能跟妖魔和平共處,這景象很是詭異。

有一日這孩子回到自己的身軀會忘了現在發生的任何事情,若是現在讓生靈練出修為,回到身軀自然會繼承靈氣,到時候恐怕也不會是這般和平的模樣了。

凡人至高能練至上品一階,如半月前遇見的那位王爺,皆品簡單分成「上」、「中」、「下」在這之間又各分成三階段,上品一階若要再往上升勢必會面臨天劫,然而凡人天命不同所遇上的劫又有所不同,若能渡劫便能上天庭成上神,算是民間地方神官或神仙。

成了上神,自然就不再只是仰賴修為,神官階位眾多還得求香火積功德,達到一定程度才會升上至尊,至尊之上就是唯一的帝君了,這也是為何沒有多少人能成至尊,就目前為止天庭不過三位。

而他就不同了,本資質就好,死後數十年吃食冤怨修成魔神,妖魔鬼怪臣服於他,自然而然也就成了魔尊。

「魔尊!」悠呼喚一聲,紅顏回過神見他手裡捧著一朵桃花,「您看!」

只見小手裡的桃花搖搖晃晃地轉起圈,慢慢的越來越穩定,接著穩穩的漂浮在空中,孩子笑得燦爛,那朵桃花小心翼翼地落在紅顏手裡的酒碟中。

「哎呀。」紅顏揚眉,桃花釀配桃花?

「我成功了!」悠雀躍不已,捧起更多楚王派手下送來的鮮花,展示自己的成果玩得不亦樂乎。

紅顏輕笑看著滿天飛的鮮花,端著被桃花盛滿的酒碟,藉著輕啜一口:「好歇息,明日再加油。」

「是!」悠嘻笑著,攀上軟榻,圓潤的大眼看起來有些疲憊,腦袋瓜這才蹭上暖呼呼的皮毛毯子就打起瞌睡。

紅顏把他拉上床榻好讓他舒服些,小妖在床下探頭探腦,發出一聲擔憂的低鳴,紅顏單手將牠拎起,四隻小腳乾乾淨淨,索性把牠放在悠身旁。

魂魄不一定需要睡眠,卻也有所謂的修眠之時,比起靜坐冥想,這樣的修眠狀態更能助於靈修,但前提是要先學會運用靈氣。

悠眨著睏乏的雙眼,抱住小妖摸了摸,「魔尊……」

「嗯?」紅顏捏著桃花放上桌几,又給自己倒滿一碟桃花釀。

悠欲言又止,挪動身子抓住紅顏的衣袍蹭了蹭,此舉紅顏沒有任何反應,幾日下來的相處,悠在想明明魔尊是這般溫柔,就算在大殿裡玩耍吵鬧,不曾見魔尊生氣,為何外頭妖魔鬼怪都怕他?

連那可怕的妖王都要敬魔尊三分。

紅顏看他不說話,輕輕摸了摸孩子的頭髮與臉蛋,「怎麼了?」

魔尊的手是冰冷的,然而這般溫柔的輕撫,好像有什麼人也曾這樣對他,開闔的雙眸止不住睏倦,抬眼望著魔尊帶笑的嘴角。

悠閉上眼時,腦海裡閃過短暫畫面,是名婦人,雖然長得漂亮,臉上仍有歲月痕跡,像這樣摸著自己的頭,輕聲細語:「悠兒快睡才會長大。」

一眠數日過去,魔尊護著生靈,不讓他受到任何侵擾;然,天庭來了神官,還帶了倆小神叨擾魔尊大殿。

這倆不安份,站在神官身後,一穿白衣黑領咯咯笑著,毫無畏懼,另一則黑衣白領看似面無表情,眼神警戒;倆小神長得相像,若不是衣著不同根本難以辨認,而那神官紅顏並非第一次見,金髮藍眸讓他印象深刻很是特別。

沒想,這才打照面,卿雲君話都未說,這兩小神忽然化為龍型直逼紅顏。

卿雲君無奈,這不是他們第一次胡鬧!

只見魔尊展袖,紅色的衣袖如活物般纏住其一,另一個靈活閃避之後,發現自家兄弟受困,著急之下再次衝了過去,衣袖毫不留情地打在龍的腦袋上,直接把他打落在地,大殿頓時寒氣凜凜,壓迫倆小神官,最後被逼迫恢復人形。

而那黑衣小神揉著自己的腦門坐在地上抽噎一下,忽然起身跑向紅顏,抓住捆著兄弟的衣袖哽咽道:「魔神,放開玄陽。」

紅顏眉頭抽了抽,便鬆開衣袖,白衣小神一臉驚愕,隨著呼出口氣,像是虛驚一場似的。

「玄陰!毋事!」他雙手叉腰,好整以暇。

紅顏瞧瞧這兩小神性格相差甚遠,望向卿雲君便道:「打哪來的陰陽龍靈?」

「說來話長。」卿雲君一手抓一個小神的腦袋瓜,預防他倆繼續作怪,「約十年前出現倆龍靈徘徊天庭上空……」

紅顏手袖一揮,打斷了卿雲君,「說故事不聽,毋事趕緊回天上去。」

對於紅顏的強硬態度卿雲君也不生氣,省下口舌之勞,只是接著他的話又說:「確實有事。」

「那也與本尊毋關。」

「恐怕由不得,奉帝君之令,凡間鬼王作亂,請魔尊帶倆龍靈前凡間降伏。」卿雲君說道。

「本尊若不呢?」紅顏臉色沉了下來,感到不愉快,真沒想到帝君竟然要他降魔!天庭好歹有三位至尊,更別說眾多神官,居然來請他?有沒有搞錯?

「若不,三日之內,天庭便會派千位神官與三位至尊前來收押魔神。」玄陰接著回答,乖乖站著不動,反而一旁的玄陽扭著腦袋掙扎很不安分。

「為何?」

「世間數年皆傳,凡間不平,妖魔作亂,魔尊魁首,應當降伏。」卿雲君說,看著紅顏面色越來越難堪,周身靈氣本就未減,現在更加寒慄,本來還在扭動的玄陽也不敢亂動,嚇得悄悄的抓了玄陰的手,「有神官向帝君稟告,魔尊藏生靈,怕是有居心,與鬼王勾結。」

聽聞生靈,紅顏頓時一愣,頃刻間收起靈氣,回首去看軟榻上的悠,興許是帶著他的分靈絲毫不受影響。
倆小神鬆了口氣,順著視線看向軟榻,卿雲君也看見了,軟榻上確實躺著一抹生靈,不過令他驚訝的是這抹生靈居然在修眠!

這下紅顏不免想起那位不請自來的德賢至尊,恐怕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提醒他「千萬小心」;不過這「小心」應該不只有提醒他神官的到來。

玄陰趁著卿雲君不注意掙脫大手,甩甩頭靠近軟榻,兩眼瞠得發光,好奇的望著生靈,生靈靈氣並不濃厚,淡淡的在虛無的身體裡流動,「他在做什麼?」

玄陽也好奇,發現腦袋上的大手不再出力,扭了一下腦袋,跑向玄陰趴在他身上,「卿雲君!他在修眠!」

「此舉何意?」

「一時興起。」紅顏簡略的回答,望著眼前倆小神不知何時都趴上軟榻望著生靈,若不調皮看起來也算溫馴,撩起衣擺坐回軟榻,片刻又道:「本尊百年不問世俗,曾幾何時凡間不平成了本尊魁首?」

玄陰抬首看向魔尊沒有方才那般的戾氣,「魔尊百年不問世俗,但受妖魔鬼怪敬仰,名號濫用做盡壞事,如今亂世鬼王同樣道理。」

紅顏聽聞不禁皺眉。

「何況近日以來生靈增多,肉體反糟惡靈利用!這些被惡靈附身的肉體不僅殘害眾生,更是讓原魂無法回到身軀最後遭鬼王吞噬!進而製造屍鬼!」玄陽接著說道。

紅顏抿了一下唇,明白了七七八八,他從來沒有吞噬任何魂魄的嗜好,更何況他根本不需要——靈修達到至尊程度也只是意外,更沒有想要上升的意圖,一山不容二虎,沒必要與天玄帝君相爭至高之位——就算身為魔神不受天庭地府管轄,自認不做壞事也就作罷,想必這點天玄帝君也清楚,豈料這些妖魔鬼怪自己幹了壞事,還把黑鍋甩在他頭上!

「膽問魔尊意思?」卿雲君問。

「降鬼王之事可解決。」紅顏擺擺手,端起酒碟慢條斯理的啜飲,而後指了指倆小神道:「但這兩隻帶回去天庭。」

玄陰玄陽皆一愣。

「不行!」玄陽喊著,從榻上跳了起來。

「帝君下令要吾倆跟著魔神。」玄陰說著,輕手輕腳的爬下軟榻。

「當本尊傻子?你倆雖是龍靈,也不過十年修為,肯定不曾下凡,天玄用意就是要讓本尊指導你倆,為何本尊要做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果然瞞不過魔尊,這讓卿雲君很是為難,倆小神互相對視。

這是帝君親自下的命令,倆小神確實沒有下過凡間,但此次就是為了歷練而來,雖然不知道為何是跟著魔神,但他倆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帝君對魔神毫無厭惡,甚至將此事交付於他,肯定是出於信任。

可現在人家不願意收啊!

「他倆確實未曾下凡,是有些頑皮,短短十年修為也有中品,肯定能有所幫助。」卿雲君口吻仍不急躁,試圖說服紅顏,輕聲道:「魔尊就別為難子泱可好?」

紅顏挑眉凝視著卿雲君,沒想到他居然拿著生前的名字來說服,這可是打算拿以前的事情說情?

若要說,當年第一次見到卿雲君是在莫約三十年前,當時他修為還尚未突破,仍是一凡人,出於西門門派與皇室關係密切,也曾闖入邪山降妖除魔,這些紅顏根本不管;妖魔鬼怪自個兒做盡壞事,若是被降伏只能自認實力不足,相對的這些凡人遇到同樣狀況,紅顏也不會出手相助。

「不為難可以。」紅顏冷漠的道,狠戾的視線回到倆小神身上,「必須遵守本尊的規矩!」

「什麼規矩?」玄陰戒備的問,若是規矩不合理,他倆自然是不能接受的。

「第一!不管在哪沒有允許不得像方才那般現形!」紅顏嚴厲警告,看倆小神縮縮脖子像是反省,接著又道:「第二本尊吃食冤怨不得干擾,淨身前禁止接觸,第三不許猜疑本尊,不聽話本尊親自將你倆攆回天庭!」

這下倆小神也不敢再造肆,小小身子靠在一起弱弱的說了聲:「是。」

卿雲君暗自鬆了口氣。

紅顏端倪,放下酒碟重新站好身子,邁步前對著卿雲君勾勾手,「與本尊私下談談。」話說完,頭也不回的往大殿內走去。

卿雲君剛放下的心又提了上來,交代倆小神安份不許亂跑,隨即跟上紅顏的步伐。
——未完——

<任何無授權轉載,都同意台灣是國家,以及願意走法律途徑給予作者賠償,中國大陸相關責罰由非法轉發者自行承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