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五章

輕言/青炎 | 2020-12-06 01:11:52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二十一章:韓矢,出關

  出關首要之急是進入天氏族的遺址,在那裡有著韓矢目前正迫切需要的東西,天氏族天技祕法,前世未能習得的祕法。

  韓矢大步重踏於地,一躍在峭壁間躍動,白金色的雷茫自打著赤膊的胸膛化作氣旋纏身,隱約間,雷茫參雜了黑色的雷光,如今的黑魔雷已然與韓矢體內白金色的天能共存,純粹的能量,為韓矢所用,彷彿取之不竭的湧泉。

  韓矢衝破壟罩萬丈深淵的雲霧,在雲霧繚繞的湛藍蒼穹間,懸崖一側盤坐一名身著金色掛衣的老者。

  「韓矢小友,你可終於出關。」老者調笑道。

  此人正是雷氏族的爵者強者,雷震。

  「雷震前輩,晚輩韓矢在此先謝過。」韓矢見到老者,連忙抱拳道。

  「煉化黑魔雷,自是你的機緣,老夫只是照約定護你安危。」

  雷震豪爽的容貌顯然比上回見面時年輕許多,若韓矢沒判斷錯,恐怕此人的實力又有上升。

  「前輩,您現在是幾級爵階?」

  「二級爵階,小友不必拘束,叫聲雷震便可。」

  韓矢盤腿坐到雷老的對側,赤膊的身子在長達一年半時間的淬煉下,肌肉紋路與膚色顯得更加明顯:「只需數週便提升一級爵階,這等近妖修煉天賦,小輩甘拜下風。」

  「你搞錯了。」

  「什麼意思?」

  「距離那日逃離炎城,實際已經過了兩年。」

  「兩年?」

  韓矢聞言錯愕不已。

  但思索片刻,卻也合乎常理,體內突然暴漲的天能絕非一夕便可獲得,若說身處雷池的時間已經過去兩年,這實力提升的速度就能理解。

  兩年時間,十一階天能爬升到三十階天能,此等修練速度並不感到驚奇,韓矢甚至都嫌太慢,這話若是讓古戰聽到,後者肯定恨不得一斧劈死韓矢。

  兩年時間爬升十九階天能,此等修練速度放眼大陸各地,韓矢也算排名前面的天才,只是這近妖的修練速度,韓矢並不滿意。

  花費半個時辰理清頭緒,韓矢聽著雷震的闡述,大致得知兩年間大陸北域的局勢,自從那日他在炎城這麼一鬧,炎氏族在北域的威信徹底動搖,炎豔作為事件中心者,主動卸下族長之位,交付給她的父親炎玄。

  在炎玄的各方領導下,炎氏族總算在近期恢復往日的榮耀,至於古戰、幽泉二人,似乎在炎城事件過後數週,便趕忙回到古氏族的領地,據傳因幫助韓矢逃脫,古戰傭兵團受到不少來自炎氏族的打壓。

  「那妮子,韓雪呢?」韓矢擔憂問道。

  雷震撇了眼心急如焚的韓矢,覺得有趣似笑道:

  「別擔心,她平安無事,任憑炎氏族再蠻橫,也不敢對韓家二小姐動手。」

  「太好了‧‧‧‧‧‧」韓矢摸了摸胸口,重重鬆了口氣。

  「但礙於種種原因,老夫也沒能確切掌握韓氏族的情勢,近期得知的消息是,韓雪正式繼任為韓氏族的族長。」

  「族長嗎?」

  沒想到這妮子竟成為族長,想必實力已經遠高於我,韓矢暗自自嘲,深刻體會到自己身後的小女娃終究是長大,算上兩年時間,韓雪也該十五歲,正值花容月貌的年紀。

  不知當年的小小美人,如今是何等佳人美貌。

  等得到天氏族天技,便立刻回去找她。

  正當韓矢沉浸於對韓雪的思念,雷震一聲輕咳喚醒了他。

  「韓矢小友,是否還記得,當初老夫助你脫離炎城的條件?」

  「自然記得,是關於我持有的天技?」
 
  事到如今也沒必要隱瞞,而且答應他人的事,韓矢說到做到。

  再說,即便韓矢全盤托出,恐怕也少有人相信。

  天氏族天箭,韓氏族韓矢,兩者皆為同一人。
  
  「老夫就直接問了,你體內的白金色天能與你施展的天技,是否都來自天氏族?」

  「是。」

  「從何而來?」

  「這說來話長。」

  韓矢大致對雷震說明自身的經歷,其中雖簡化了部分內容,但基本事實都告訴對方,包含他前世為天氏族天箭,以及這一世帶著記憶重生化名韓矢。

  雷震聽完韓矢的講述,深邃的老眸打量起後者,這等事情實在超乎常理,任誰聽了都只會覺得這位少年一派胡言,然而黑髮少年的金色瞳眸,堅定意志卻讓雷震不得不相信。

  「老夫該稱你為天箭老前輩,還是韓矢小友?」

  「韓矢便可。」

  黑髮少年苦笑,撓了撓略長的髮梢,漆黑的長髮垂落於肩。

  「天箭早已死去,現在我是韓矢。」

  清秀的臉龐看不出此人實際靈魂度過千年歲月。

  萬雷之地的懸崖邊,兩名身影盤坐兩側,微微的徐風颳在身上。

  老者不知何時取出一壺酒,一口乾下,扔給了對面的少年。
  
  「韓矢,你是否曾想過天氏族的沒落並非偶然?」

  接過酒壺,韓矢一口吞下,灼熱的液體經過喉嚨,這股感覺時隔兩年。

  「曾經的大陸三大強族,在天箭死後,不過百年便消失無影無蹤,不覺得這事有蹊翹嗎?」

  「你認為這件事背後有其他因素?」

  說到底,天氏族沒落的起因是韓矢自身,剛踏入五級魂階天能就妄想與叱吒大陸頂峰的龍皇對抗,若不是當年的年少輕狂,還不至於導致自己死去,更因此連累了自己族人。

  但在這件事情上,天箭本人並不後悔,男人為了自己愛的人犧牲,又何嘗不是種浪漫。

  韓矢金瞳眼眸低垂,飲盡最後一口烈酒,赤膊的冰冷軀體頓時炙熱許多。

  「怒老夫直言,天箭的死不足以導致天氏族的沒落,一屆五級魂階天能強者沒這影響力。」

  「你的看法是?」

  「天氏族的沒落跟傳說中的造物階天能強者有關。」

  「怎麼說?」

  造物階天能,是大陸強者的最頂峰,是凌駕於爵階、魂階、皇階、玄階、帝階、神階的存在。

  數萬年來不曾有人到達這等領域,除了最初的三大氏族,天氏族、地氏族、龍氏族長,據傳造物階強者只需一個念頭便可掌生死,掌輪迴,掌時間,掌空間,是世界的永恆存在。

  這等恐怖的存在,要讓一個氏族全數沒落簡直易如反掌,若說是造物階強者造成天氏族的沒落,這等可能性也並非不可能。

  「造物階可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層級,更別提我還活著的時候,可不記得當年出了這等存在。」

  韓矢駁回雷震的想法,這等事情實在過於玄乎,造物階強者不過是傳說。

  眼瞧韓矢似乎毫無頭緒,雷震的神色逐漸凝重起來。

  「看來壯興雷氏族的事要另尋他法。」

  「壯興雷氏族?」

  韓矢聞言,納悶問道。

  雷震沒立刻回答,而是在思索半刻後,拂動老鬚,示意韓矢跟他離開此地。

  這日萬雷之地的萬池,猶如天地能量被吸乾,難得地萬里無雷。

  龐大的雷霆能量如今全落入一名年僅十六歲的黑髮少年身上。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兩年間在雷池修練的韓矢。

  隨後在雷震的招呼下,韓矢躍上萬雷之地的山脈,山脈之上,是座建築在山頂的宏偉城寨。

  「雷氏族大本營,萬雷閣。」

  語畢,韓矢的身影化作繚繞雷雲間,一道白金色的洶湧雷光。 


  ※
  
  第二十二章:初入萬雷閣
  
  天能大陸的東域是眾多氏族的根據地,各家爭鳴中最廣為人知的便是東域五閣。

  丹鼎閣,萬雷閣,八歧閣,鳳凰閣,雲風閣。

  其中萬雷閣就坐落在韓矢如今身處的天雷山脈。

  萬雷之地,高聳雷山,雷霆雲霧,金碧色樓閣。

  雷氏族多數的子弟都在此修練,是雷氏族培育族中強者的重地。

  雷氏族長與萬雷閣主,據傳都是高達九級魂階的強者。

  魂階強者最大特徵就是具舞空的能力,舞空,顧名思義,舞動於空,魂階強者只需動用體內天能便可踏步於空,藉此達到飛行的目的。

  過去的天箭正是在剛抵達這實力時死去。

  不到半個時辰的路程,韓矢踏碎山崖,衝破雷霆環繞的雲霧。

  層層雷雲包裹,萬雷閣的雷茫湧動,金碧閣樓印入眼眸。

  二人的身形一動,落在閣中的庭院。

  庭院內的男女察覺動靜,紛紛停下對武,目光投注在韓矢二人。

  韓矢打著赤膊跟在雷震身後,不在意旁人目光,穿越練武的庭院,逕自走進閣中的大廳。

  雷氏族的年輕男女檢視著這名黑髮少年。

  少部分人一眼便認出少年模樣,此人正是兩年前雷震長老帶回的傷者,但大多數的人還是對這陌生人抱有敵意,其中原因來自於,韓矢胸膛處的雷霆黑印。

  黑痣大小的雷霆黑印,是韓矢花費將近兩年浸泡雷池,煉化妖雷,黑魔雷的證明。

  凡是雷氏族的人都曉得體內具備妖雷的難度,任憑他們在此修煉多年,他們都不曾有這個機緣煉化妖雷於體內。

  沒想到這位看似年僅十五六的少年,就能擁有如此令人眼紅的玩意。

  韓矢的削瘦身影離去後,在一群練武的年輕男女中,一名金髮少女單持鐵尺,停下對武,撇眼看掃向韓矢所在的閣廳。

  少女臉蛋稚氣,金碧色的雙馬尾絢爛奪目,嬌小個子與周遭的同齡少女格格不入。

  「雷牙,你認得他嗎?」

  金髮少女對著身旁的金髮少年問道。

  「不認得,是雷震長老的客人吧。」

  名喚雷牙的少年不置可否,收回揮舞的長戟淡道。

  雷牙的容貌與少女如出一轍,宛如一個模子刻出來。

  「他胸前那塊黑印,沒意外應該是黑魔雷。」

  「這麼說來,前年據說有位身中黑魔雷侵蝕的人到閣中,當時妳我都出外遊歷,自然沒見過他。」

  「嘿~身中黑魔雷,如今還能活蹦亂跳,真是有趣。」

  金髮少女打趣地挑起細眉,亮澄色的美眸掠過金色雷光。

  雷牙見到身旁少女詭異的目光,無奈搖了搖頭,重重嘆了口氣。

  「雷稚,妳不會在動什麼歪腦筋吧?」

  與此同時,跟隨雷震進入萬雷閣主屋的韓矢並不知他正被金髮少女盯上。

  韓矢佇立在會見大廳的長桌前,桌邊坐著數位的雷氏族長老,其中當然包含雷震。

  抬頭一看,會議桌最中央的位置是空的。

  「客人到來,有失遠迎,還請見諒。」

  最靠近空位的一名年輕長老率先說道。

  這名長老看去約莫四十來歲,眉目俊秀,能看出年輕時頗為俊俏。

  他的話語間,有股令人不得不折服的威攝力。

  「湊巧族長不在,這裡便由我這萬雷閣主代理。」

  想必這人就是萬雷閣閣主,雷曉。

  韓矢與雷曉投來的目光對上眼,一時間,前者的身體就如被凍結般,動彈不得。

  魂階強者只需一根手指便能輕易取他性命。

  這就是韓矢如今與大陸強者的差距。

  「韓氏族韓矢,詳情已經聽雷震長老說過,關於你的事在場的長老們會替你保密。」

  「多謝閣主。」韓矢抱拳道。

  「不必多謝。」

  雷曉一揮手,話鋒一轉。

  「就當作讓賣一個人情給天氏族與韓氏族。」

  「這恩情,韓矢日後肯定 加倍奉還。」

  「奉還也不必,憑你如今的實力,恐怕是難以辦到。」

  「是。」

  韓矢無法反駁。

  「也罷,是我對區區沒落的天氏族期望太高。」

  「‧‧‧‧‧敢問雷曉閣主,言中之意是?」

  任憑他人看輕自己,韓矢都無所謂,但這等對天氏族藐視的話,作為天箭可聽不下去。

  「本想透過天氏族找到抵達造物階的辦法,但如今這想法是過於天真,沒想到連當年的天氏族天箭都變成這副模樣‧‧‧‧‧‧實在叫人唏噓。」

  「萬分慚愧。」韓矢聽著雷曉的字字言語,高傲的尊嚴憤慨不已,緊握的拳頭,指甲刺進了掌心,滲出一絲絲鮮血。

  如今韓矢是多麼無力,在魂階強者的面前,他連螻蟻都不如。

  若是韓矢現在輕舉妄動,恐怕是難以活著離開萬雷閣半步。

  忍耐,只能忍耐,韓矢只能忍耐。

  「雷曉閣主,話請說到這裡。」

  先前不發一語的雷震,察覺韓矢神色有些古怪,連忙替後者打圓場。

  「韓矢小友也算是老夫的朋友,此事就到此為止吧。」

  「雷震長老,等了兩年,如今只換來一個沒用的三十階天能的小子?本閣真是高估對你了,果然是上了年紀,越來越老不中用。」

  出乎意外之外,雷曉卻反而怪罪雷震。

  雷震面對雷曉的責問,神色依然是那般和藹。

  「雷曉閣主,老夫的事隨你怎麼說,但老夫的友人你還惹不起。」

  「我是萬雷閣閣主,這裡由我說的算!」
 
  雷曉一拳重砸在長桌。

  不甘示弱,撇了眼雷曉,雷震冷言道:

  「若是族長知道此事,定然會問罪於你,即便韓矢小友實力低下,但也改變不了他曾是名揚天下的天氏族天箭這一事實。」

  「你也是老糊塗,說不定這小子只是在撒謊,重生這等事著實荒謬至極!」

  「老夫相信韓矢小友,他施展的天技無疑是天氏族所有。」

  「天下之大,天技無處不有,這小子只是在哪裡偷來罷了。」

  「雷曉閣主──你!」

  見雷曉執意汙衊韓矢,雷震終於看不下去,從會議桌站起,老眸瞪視在雷曉身上。

  論實力,雷震完全不是雷曉的對手。

  爵階天能與魂階天能不是一個級別的實力。

  兩招之內,雷曉便能輕易擊敗雷震。

  就在雷震按奈不住情緒時,會議廳的大門被人從外打開。

  門外走進兩名年輕身影,金髮澄眼,宛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少年少女。

  金髮二人剛進會議廳,萬雷閣眾長老頓時都安靜下來,紛紛敬畏的低頭,金髮少女則是撇了眼在場眾人。

  尤其是雷曉,少女那道眼神極其藐視。

  「雷稚小姐,今日為何前來?」

  裝作沒發現少女的眼神,雷曉趕忙微笑問道。

  名喚雷稚的少女哼的一聲,隨金髮少年穿過會議廳,大喇喇盤腿坐在空下的族長席位。

  雷稚拂動俏麗的金色雙馬尾,若有所思看向雷曉。

  「如果爹爹知道你這樣對待雷震舅舅的客人,不知道會怎樣?」

  雷稚打趣地挑起眉,紅唇上揚微妙弧度。

  「稚兒不會阻止,就個人而言,我也想看到有趣的事發生。」

  「哪敢,本閣哪敢對雷震長老的客人無禮,此事只是場誤會。」

  雷曉一改先前的自傲,對著看似年僅十四五歲的少女畢恭畢敬。

  「誤會嗎?稚兒怎麼看不出來?」

  「雷稚姪女,到此為止吧,雷曉閣主的事,老夫不會計較。」

  雷震並不想與雷曉撕破臉,同為雷氏族,自家人吵起來可得不償失。

  「韓矢小友也是,沒有意見吧?」

  「當然沒意見。」韓矢抱拳道,抬眼看向會議桌中央的金髮少女,這名少女雖年紀尚小,但展現出的氣勢卻不輸在場的眾多長老,心中暗自對後者感到敬佩。

  聽方才的談話,這名為雷稚的金髮少女沒意外就是族長的女兒,至於身旁長得如出一轍的金髮少年,應該是她的兄長或弟弟。

  「叫韓矢對吧?雷曉閣主今日對你的無禮,我代他向致歉,今日你便在萬雷閣歇息,我讓人馬上安排房間。」

  雷稚充滿稚氣的聲音,話語卻是老練且沉穩。

  「多謝雷稚小姐。」

  「沒事沒事,就算你欠本小姐一個人情,現在你可以走了。」

  在雷稚淘氣聲音的驅趕下,韓矢被人帶離了會議廳。

  韓矢走後,雷震與雷曉納悶地看向少女,旋即不約而同嘆了口氣。

  金髮少女的橙色美眸正掠過一絲不懷好意的神情。

  「雷稚小姐又想耍什麼花樣?」

  「韓矢小友,老夫這回可幫不了你,請好自為之。」

  眾長老都知道韓矢今晚,恐怕是不得安寧,至於當事人則渾然不知。
  

  ※

  第二十三章:雷稚與雷牙

  夜裡韓矢躺在客房的大床,盯著木質樓板,思索白天雷曉說的話,不愧大陸東域強者著名的萬雷閣,韓矢再次體驗到如今的實力多無力,只能默默聽著他人貶低天氏族,這等事情在過去,天箭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

  然而在經歷種種事情後,韓矢的內心也不像以前衝動,懂得忍耐,懂得唯有強者才能發話的道理,三十階天能在韓氏族領地或許管用,但在這萬雷閣恐怕並不足以為奇,韓矢能仰賴的優勢唯有他人並不知曉的天氏族天技。

  如今憑藉三十階天能,能施展的天技卻又少之又少,更別提經歷重生,記憶雖保留大部分,卻不可否認遺失少部分,韓矢努力回想,最終只能想起部分的天技。

  天氏族天技,箭步,三階天能可習得

  天氏族天技,雷動,四階天能可習得

  天氏族天技,火蛇,四階天能可習得

  天氏族天技,歸弓,四階天能可習得

  天氏族天技,破雷矢,十五階天能可習得

  天氏族天技,三千雷矢,三十階天能可習得

  屈指可數的天氏族天技,是韓矢至今使用過的天技,這些天技放在當年天氏族屬於基本招式,每招每式修煉門檻極低,卻相對的,當實力提升,每一招威力都得以提升。

  「或許,不是執著於天氏族的時候。」

  韓矢揉亂頭髮,喃喃自語道。

  過去天箭擁有優渥的修煉環境,提升實力自然不是問題,但韓矢不同,必須獨自在這強者為尊的世界生存。

  天箭是天箭,韓矢是韓矢。

  踏入韓氏族幾年間,韓矢經過韓蒼的教導,也學過不少韓氏族天技,但出於自身天氏族的驕傲,至今很少使用。

  這段日子的處處碰壁,韓矢終究是明白,要迅速提升實力,執著於過去身份是多愚蠢,千年前的天箭就是太過執著,才會落得喪命的結果,何況這一世作為韓矢,牽掛的事情又更多。

  韓氏族,韓蒼,古氏族,古戰,古幽泉……龍夭夜,當然還有那位相隔兩年未見的銀髮少女。

  韓矢絕對不能在此停下腳部,打定主意,翻過身,他揮去心中雜念,休息一晚,隔日開始他邁向強者的修煉道路。

  隔日清晨韓矢相當早起,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枕邊多了他人的溫度,金瞳色眼眸緩緩睜起,一張略有些眼熟的少女臉蛋在他面前。

  少女一頭金髮絢麗,澄色的美眸注視著韓矢。

  「妳……誰?」一時認不出對方,韓矢只能擠出片段字語。

  「早安。」

  金髮少女察覺韓矢清醒,嬌嫩的紅唇微揚,她調笑似笑道:「問誰還真是令人難過,昨晚我們不是才剛成為互訂終生的關係嗎?」

  金色的雙馬尾,澄色的眼眸,稚氣的臉蛋,韓矢終於想起這名少女的來歷,雷氏族長女兒,雷稚,只是如今這位美人兒怎會睡在旁邊?雷稚口中的互訂終生又是怎麼回事?即便平時再風流,韓矢可不記得何時將人家女兒給上,何況昨晚他剛予下成為強者的誓言。

  「雷稚小姐……您這是?」韓矢納悶問道。

  「欸~稱我為雷稚就行,你我之間不需要尊稱。」

  話語間,少女的清香拂上鼻間,甜膩的淡雅香氣,讓他不禁心神盪漾,打量起眼前的少女,雷稚比起韓雪,少了幾分女人的韻味,但充滿稚氣的臉蛋卻也十分討喜。

  「我想搞清楚現在情況。」

  「你是指?」

  「妳怎麼會和我同寢一張床?」

  「過分!難道昨晚對我說過的話都是騙人嗎!?」

  「我說了什麼?」

  韓矢對情況是更加不解,自從昨晚會議廳離開,他未曾踏出這房間,別說是互訂終生,他連雷稚的人都沒見過。

  「行!既然你如此不義,別怪本小姐無情!」

  「妳——」

  「韓氏族韓矢,本小姐的名譽,絕對要你負責!」
  
  「慢著!慢著!什麼名譽?現在是──」

  「在此,本小姐向你提出決鬥!」

  雷稚突如其然的發言讓韓矢來不及反應,等到察覺時,前者已經快步離開房間,旋即門外響起此起彼落的細語聲,多半都是萬雷閣年輕子弟的調侃。韓矢作夢也沒想到,不過剛立下變強的誓言,隔日就被萬雷閣看似權力僅次於族長的女孩宣戰,韓矢撓上腦袋,無奈搖頭道:

  「不只實力差,連運氣也是一等一啊。」

  正午時段,萬雷之地的豔陽灑落在後院的決鬥場,樹蔭照下的光斑處,站著兩名相貌相同的金髮男女,雷稚與雷牙,這兩人是雷氏族長的雙胞胎孩子,據說實力都已達到四十階的天能,在萬雷閣實力算是中上等的實力。

  如今這兩人為何會雙雙出現在決鬥場,恐怕周圍觀眾席的觀眾最為清楚,將近五十來位的雷氏族子弟坐在觀眾席,他們聽聞小道消息,說是雷稚被外來人始亂終棄,聽聞此是,他們都丟下平時的鍛鍊,想要一睹這名人物的面貌。

  二人決鬥的消息傳得飛快,全閣上下都感到好奇,究竟是誰有這本事搞上雷氏族公主,事後還翻臉不認帳,這等好戲可不容錯過。

  在眾人等待半個時辰後,傳聞中的黑髮少年從後院衙門走進,瞧見廣場的大陣仗人馬,少年的神情明顯不自在,眉頭緊皺的模樣,實在不像個有膽量玩弄雷氏族公主的人。

  觀眾席少部分的人當下就認出少年來歷,這名黑髮少年不就是昨日雷震長老帶回來的客人嗎,據傳這名客人身懷體外雷火──黑魔雷,還是個難得一見的用弓強者。

  至於傳聞究竟可不可靠,接下來的決鬥就能揭曉。

  「你可終於來,我的夫君。」

  雷稚稚嫩的臉蛋冷笑道,但卻讓人感覺絲毫冷意,反而令人覺得有些可愛。

  「我真沒印象何時成為您的夫君‧‧‧‧‧‧」韓矢無奈道。

  「我會讓你想起來的,正確來說,是雷牙會讓你想起來。」雷稚道完,一掌打在身旁金髮少年的後背。

  雷牙被這一打,嘆了口氣,道:「抱歉,韓矢,雷稚就是這性格,請你見諒。」

  「不會。」

  雖說是雙胞胎兄妹,但雷稚與雷牙卻只有外貌相同,性格截然不同,同為兄妹,雷牙之於雷稚的關係,就像韓矢之於韓雪,作為哥哥的雷牙,每當雷稚任性時總會讓著她。

  此時亦是如此,雷牙非常清楚這場決鬥有多荒唐,更別提他早就知道事情原貌,這場決鬥完全是雷稚一時性起找的樂子,並非真的要擊敗韓矢,奪回她的名譽。

  雷稚不過是找個時機闖入韓矢房間,找個藉口湊成這場決鬥,為此她可不在乎自身的名譽感,對雷稚而言,能夠娛樂她的人事物,她都想掌握,即便是韓矢這名外人也不例外。

  而韓矢自然是不清楚雷稚的想法,他只對眼前這名即將與他戰鬥的雷牙感興趣,靜下心觀察,依稀能感覺到雷牙身體所散發出金色的氣旋,那是與韓矢相同的金之力天能,再加上雷牙手持的武器,金碧色的雕紋長戟,恐怕也非比尋常。

  這一仗,不好打。

  「既然當事者都到齊,雷稚小姐,是否可以開始?」

  正當韓矢衡量著自身勝率時,鬥場上方踏空落下一名老者。

  老者儼然就是昨日處處針對韓矢的萬雷閣主,雷曉,依靠他魂階天能的實力,只需踏步便可舞動於空,此時雷曉正是施展此等力量,緩步走下空中,落到韓矢等人所在決鬥場,一雙銳利的眼眸盯在韓矢身上。

  恐怕韓矢若是輸掉決鬥,雷曉會以此作為籌碼,將韓矢徹底驅逐萬雷閣。

  驅逐出萬雷閣,對韓矢而言雖說並不會造成傷害,但留在這裡,也並非毫無好處,有雷震坐鎮,韓矢大可在萬雷閣進行修煉,幸運或許還能從中洞悉到雷氏族的天技,對實力的提升無疑更加有利。同時還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如果輸了決鬥,一生將背負玩弄雷氏族公主的莫須有罪名,這罪名可謂哭笑不得,不知讓韓雪知道,後者會擺出怎樣的表情。

  「多謝雷曉閣主,此次還麻煩你做這場決鬥的見證人。」雷稚道。

  「不會,雷稚小姐的要求,本閣應當做道的。」

  雷曉殷勤道,恭敬地低下頭,這等低姿態,雷曉只有在族長與雷稚面前才會擺出,這是平常萬雷閣難得一見的畫面,一旁雷氏族的眾子弟見此,紛紛難以置信摀住口,沒想到雷曉堂堂魂階的實力會對一名少女低頭,若非親眼所見,旁人也難以相信。

  「韓氏族韓矢,本小姐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是否要承認你我的關係?」

  「你我毫無關係。」

  韓矢堅決道,任憑再怎麼被汙衊,他決計沒做過的事就是沒做過,再怎麼風流,也不會剛踏入萬雷閣就賴上對方大小姐。

  「要打就來吧。」

  韓矢取下背後的月牙色重弓,壓低削瘦的身姿,指尖架在銳利的弓弦,目光直視身前的雷氏族少年。
 
  無論形勢如何,此次決鬥剛好也給他個機會測試如今的實力,三十階天能,究竟能在萬雷閣的年輕輩取得多少優勢。

  這場決鬥是兩年間第一場戰鬥,也是開啟他強者道路的大門。

  「決鬥,開始。」

  「天氏族天技,雷動!」

  「雷氏族天技,雷步!」

  伴隨雷曉的話落聲,韓矢與雷牙兩人雙雙踏步衝出,韓矢的白金色雷光與雷牙的金色雷光同時間掠出。   


  ※
  
  第二十四章:戰!雷牙

  雷光鳴閃的兩道身影撞擊在決鬥場,韓矢腳踏地面躍至半空,一箭瞄準雷牙射出,鏘,銀茫箭矢被後者的長戟彈飛。

  「雷氏族天技,雷貫突刺!」

  彈飛箭矢的同時,雷牙雙持金碧色的長戟衝向韓矢,突刺的戟刃撕掠出雷霆的金色雷流,雷光以貫穿之勢衝破大氣阻隔。

  「天氏族天技,雷動。」
  
  迎著雷戟的猛烈攻勢,韓矢深吸一口氣,凝聚天能在腳邊,緊接著,他削瘦的身影化作白金色殘光,一瞬便迴避攻擊,出現在決鬥場的中央。飛雷的身影,速度遠超雷牙的身影,比雷氏族雷步都還要快,實力較差者,連目光來不急反應,只察覺韓矢身形一動的瞬間。

  在場的雷氏族子弟紛紛驚呼道:

  「好快速度!」

  「比雷牙師弟都要快。」

  「你們不覺得這韓矢的天技跟我們雷氏族的天技很像嗎?」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真是這麼回事。」

  「難道雷氏族的天技被偷學去不成?」

  觀眾席的年輕子弟此起彼落地討論著,真要講起天技的起源,天技本來就是各家氏族依靠體內的天能創造而成,其中當然也有所謂的模仿。

  年輕的雷氏族子弟雖並不知情,但看在見證決鬥的雷曉眼裡,韓矢的天技並不讓他意外,雷曉清楚自家雷氏族的歷史,多年前,他曾在萬雷閣的藏書室翻閱過相關文獻,具記載,雷氏族在上古時期,本就隸屬於天氏族旗下的分支氏族,有這層關係,兩家的天技所有相似自然不稀奇,恐怕雷氏族的天技還是模仿天氏族而成。

  因此雷曉才這般執著於天氏族,他無法相信當年那個曾統治他們的天氏族會無緣無故滅亡,他到想看,如今這名自稱天箭的少年,是否能夠證明當年的天氏族並無沒落。

  目光掃向決鬥場中央,韓矢宛如在呼應著雷曉的期望,架開月牙色重弓,撥動弓弦,射出一道道環旋白金色雷流的疾走箭矢。

  「天氏族天技,破雷矢。」
  
  伴隨弓音響徹雲霄,疾走箭矢如數道的雷刃射下,一次次落在雷牙所在的位置,數道的雷矢貫穿地面,雷牙連忙閃躲雷霆的箭雨,旋即再次踏步衝向架開重弓的韓矢。

  「雷氏族天技,雷貫突刺!」雷牙激發金色氣旋,再度刺出攻勢,雷戟瞄準在韓矢的要害,幸虧韓矢反應還不算慢,旋即往後一仰,驚險躲過雷戟的貫穿。

  韓矢躲過攻擊,裂嘴一笑,緊接右掌直衝擊出,掌心迸裂白金色勁氣打在雷牙的胸膛。

  「韓氏族天技,伏魔游身掌。」

  雷牙被這突如其然的掌法擊中,毫無還手之力,擊飛數呎,摔落在決鬥場的地面。

  伏魔游身掌並非天氏族的天技,韓矢這一掌蘊含許多意義,其中最大意義便是證明自身變強的決心,不再拘泥於過去的身分,他是天氏族天箭,同樣也是韓氏族的韓矢,若想要變得更強,他必須捨去過去的自己。

  「這韓矢‧‧‧‧‧‧有兩下子。」

  目睹雷牙被韓矢一掌擊飛的情景,雷稚站在決鬥場一旁樹蔭,莞爾一笑。

  雷稚萬萬沒想到,當初的一時興起會喚醒一匹沉睡已久的餓狼,一匹會足以與四十階天能雷牙相抗衡的黑髮餓狼,但雷稚知道雷牙還未發揮完全實力,即便如此,能將雷牙逼到這地步,眼前這名為韓矢的少年也算有實力,放眼萬雷閣上下,可沒幾個人的資質比得上他。

  若是讓韓矢在萬雷閣修練幾年,二十歲前抵達爵階強者絕非難事。

  韓矢如今展現的天賦就是如此讓人驚豔。

  但瞧著這場決鬥始末的雷曉卻有與雷稚截然不同的想法,在他眼哩,決鬥場上的兩名少年至今都未拿全部的實力,雷牙約莫七成,至於韓矢只怕不到五成‧‧‧‧‧‧

  「這下不得不承認了。」雷曉的額間一抹冷汗滑落,這是自踏上魂階實力以來,他頭一次感覺到威脅,無論這名少年究竟是天氏族天箭,還是韓氏族韓矢,此人都證明了他的價值。三十階天能便敢挑戰四十階天能的雷牙,論膽量論魄力論實力韓矢都不亞於他人,若韓矢是雷氏族人,雷曉都想將其收為弟子培養。

  或許當初雷震的眼光沒看錯,這名少年真手握抵達造物階天能的關鍵線索。

  「雷曉閣主,看你表情,不會是後悔吧?」

  正當雷曉扶額苦惱時,台下一名穿著金色掛衣的老者走近。

  「老夫從始至終都相信韓矢小友的實力。」
 
  「老傢伙,用不著挖苦本閣,此事確實是本閣判斷有誤,但這並改變不了他現在只是三十階天能的事實。」

  「現階段而已,若給韓矢小友足夠時間,恐怕成就會遠超我們。」

  「這‧‧‧‧‧‧本閣無法反駁。」

  在爵階與魂階實力面前,此時的韓矢依然弱小,但憑他的資質,不出十幾年時間,此子必定將成長到足以他們仰望的境界。

  場中韓矢自然無從得知兩人想法,在接連躲過雷牙疾刺而來的雷霆長戟後,他施展天技箭步後退,拉開與雷牙之間的距離,對於弓手而言,不能想著拉近敵我,而是隨時保持最佳射程距離,何況對方明顯並不習慣與弓手對戰。

  不出十回合,雷牙已經呈現疲憊的態勢,相較之下,韓矢卻顯得游刃有餘。

  察覺雷牙的動作明顯慢了下來,韓矢化作白金色雷光落下,架開月牙色的重弓,抽出箭桶所剩不多的箭矢,拉開弓弦,頓時間,空氣凝結,眾人紛紛感受一股龐大的天能流動。

  這股駭人的天能形成一道強烈耀眼的雷光,流竄在韓矢張開的月牙色重弓。

  毀滅的威力恐怖如嘶,絕非先前的雷矢可比擬。

  「天氏族天技,三千雷矢。」

  韓矢道出天技之名,鬆開拉滿弓弦的指尖,雷矢脫弓炸裂出一道道白金色雷光,劇烈的雷霆劃破決鬥場的地面,疾如破雷的白金色鋒茫掠出。
 
  「這小子!難不成想殺了族長兒子不成!」雷曉當即罵道。

  「你看清楚,韓矢小友瞄準的不是雷牙,而是──」


  ※

  第二十五章:黑魔雷之力

  眾人所猜想的事並未成真,衝破決鬥場的毀滅雷矢並非瞄準雷牙。

  ──磅!

  疾馳的雷矢貫穿決鬥場,堅硬的花崗岩地板崩裂,雷牙的立足地向下崩塌,垮向後方的觀眾席,駭人的威力形成颶風,泫然打在周圍的樹梢。

  登時塵土瀰漫,青葉灑落,從觀眾席看不見場中兩人的身影。

  「好樣的。」

  雷稚見這副景象,按耐不住興奮,握起腰間的鐵尺,金碧色氣旋暗湧,她沒想到韓矢還藏有這等威力的底牌,換作她也難保可以正面接下這雷矢。

  若是今日韓矢傷了雷牙,雷稚定然不會跟韓矢善罷甘休,不只要驅逐出萬雷閣,更要發出追殺令,讓韓矢終生不得踏入大陸東域。

  而韓矢也不笨,他清楚若真擊殺雷牙,今日是絕走不出萬雷閣,因此才刻意瞄準決鬥場地面,希望藉由外力取勝。

  「是雷牙師弟,他沒事!」

  「雖然沒事,但顯然狀況不樂觀。」

  在煙霧散去的決鬥場邊角,一名金髮少年跪倒在地面,身著的金色古袍殘破不堪,單持長戟的臂膀滴落道道鮮血,雖不至於重傷,但依然正面命中雷矢的餘波。

  雷牙可沒想過會落得這般狼狽,雖說只發揮七成的實力,但他本有把握在十回合內擊倒韓矢,沒想到反而意外栽在此人深不可測的天技。

  他必須承認這名韓氏族少年確實有幾分實力,若想贏下這場決鬥,便不能再有所保留,雷牙下定決心,犬齒一咬,掄起金色長戟插進地面,這一刻,決鬥場響起虎嘯聲,雷牙全身密布雷光,就如爵階強者雷震的萬雷體,一舉手一投足充斥雷霆之力。

  「雷虎霸槍體!」雷牙體內的天能幻化金色雷光包裹軀體,形如出閘猛虎,雷霆萬千,爆步衝出,一拳便狠狠砸向韓矢。

  ────!

  後者反應不及,被雷拳強勁的雷光炸飛,砸進百呎之外的萬雷閣屋簷,崩落的瓦礫捲起碎石,韓矢陷入瓦礫間,側腹凹了一個大洞,肋骨碎裂,赤血不斷滲出。

  「不妙‧‧‧‧‧‧」吐了口鮮血,韓矢感覺體內天能阻塞在心脈,血腥的鐵鏽味四溢口中,呼吸困難,雷牙竟然還有力氣做反擊,沒想到一時大意害了他。

  韓矢面目猙獰撐起受到重創的身體,旋即盤坐在屋簷,凝聚起體內阻塞的天能,驟然間,有股不屬於他的天能衝破心脈的限制,漆黑如墨,從他胸膛的黑雷之印竄出。

  黑雷之印的雷光滲出,形成雷流包覆在韓矢的全身。

  「是黑魔雷!韓矢小友體內的黑魔雷在保護他!」

  雷震驚嘆道,雖說他早知道韓矢具備黑魔雷,卻沒想到剛煉化便可運用體內黑魔雷戰鬥,將黑魔雷包覆在身體,宛如穿著黑雷鍛造的鎧甲一般。

  在他和雷曉眼底,韓矢耗盡兩年時間,在雷池煉化的黑魔雷正如同護主般,修復著韓矢腹部的傷口,蒼黑雷霆湧動,睜開眼,韓矢原先金瞳色的雙眸掠上黑雷。

  黑雷乍現同時,韓矢體內分裂出一道炙熱的雷矢掠出,破風射向決鬥場上的雷牙。

  「沒想到這人當真的煉化了黑魔雷!」雷氏族子弟驚見漆黑雷矢射出瞬間,也都紛紛認出其本體為何,對於在萬雷閣修煉的他們而言,能得到體外雷火是多難得,更別論將其煉化體內。

  天青色雷矢撕掠決鬥場上空,疾馳射向雷牙,後者連忙橫披雷戟,施展天技阻擋。

  「雷氏族天技,萬丈雷牆!」

  雷光掠出一道巨牆,燃燼襲來的漆黑雷矢,幾乎同時,韓矢幻化蒼黑雷影,飛至雷牙的身後,削瘦的手臂一劈,貫徹雷流的黑刃割開雷牙背肌,旋即血霧噴濺四起,鮮血交雜瞬間,兩人爆掠的雷光相撞,一黑一金,扶搖直上,衝破萬雷閣的湛藍天際。

  「到此為止!兩人都住手!」

  就在這時,雷曉衝進決鬥場,驅散二人的雷光,雙臂一振,剎那一股能量衝擊二人,雙雙飛出場外,各自翻滾摔落草皮。

  魂階強者的面前,這兩人就如孩童般,不堪一擊,只需振臂便能擊飛數呎。

  而即便如此,這不到半個時辰的決鬥過程,卻也讓萬雷閣上上下下為之驚豔。

  雷牙貴為四十階天能雖厲害,但這名韓氏族少年更是了得,僅憑藉三十階天能便可差點擊敗雷牙,此人的天賦不是他們常人能所匹敵。

  經過這一戰,韓矢的名號將響徹在萬閣雷的雷氏族年輕輩心中。

  在眾雷氏族子弟鼓掌時,雷曉緩緩抬起頭仰望萬雷閣上空,深邃的澄眸凝視在雲層間,他能察覺隱藏在雲層的強者氣息,甚是強大,遠高於他。

  強者佇立在天際,踏空懸浮而立,此人並非何人,正是兩年前搭救韓矢的龍氏族青年,龍心焰,此刻他鮮紅色的龍瞳略過雷曉,直盯在倒落決鬥場邊的韓矢。

  「天箭,兩年時間過去,你還是沒有所長進,恐怕要讓夭夜陛下失望了。」

  心焰留下這段話,鄙了眼韓矢,伸手撕掠天際,隨後步入虛空瀟灑離去。

  千年前,天箭的名號只能仰望,此生如今,換作心焰俯視韓矢。

待續



後言:

各位嗨嗨,這邊是作者青炎桑。

感謝各位點近來閱讀矢破天境

為方便新讀者的追更,矢破天境第一卷篇章,將以合輯的形式再次上架~



本人在這想宣傳下,矢破天境的其他連載平台──原創星球 Penana

還請各位不辭辛勞,進入平台登錄帳號(持FB或谷歌便可)

懇求平台收藏作品~推薦~如有能力甚能應援

感謝各位大力支持

感謝讀者耐心的等待。


186 巴幣: 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