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十六章~第二十章

輕言/青炎 | 2020-11-30 22:31:41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十六章:其名,韓矢

  那日北域炎城發生的事不到半月時間,幾乎傳遍臨近地區的各家氏族耳中。

  其內容在口耳相傳中被無止盡誇大,據說當日的情況是炎氏族的族長炎艷,為捉拿一名年僅十四歲的韓氏族少年,親自出馬,調動族內精銳的護火隊,卻反而被少年逐一擊破,甚至被其重毀炎朝商會據點,曾幾何時在北域坐擁龐大聲勢的炎氏族一夜間淪落他人笑柄。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位名為韓矢的年輕英才,而事情的真相,卻只有當日在場的少部人知曉,如今那位傳聞中的少年本人,更是生死未卜。

  日子飛速而逝,韓氏族三個月後舉行的成人禮即將到來,成人禮當日,氏族主屋內擠滿韓氏族年輕輩的各個少男少女。

  嫣紅夕日照射下,一名淡雅的銀髮少女站在眾人前方,溫婉的氣質出眾,身旁的同齡女性都相形見矬,同齡男性更是將之奉為女神般對待,這名宛若仙女般的少女,便是三個月前與韓矢同去炎城闖蕩的韓雪。

  此時韓雪水色的美眸中毫無波瀾,在那日離別後,少女都是如此,似乎再無任何事能夠打動她的內心,長達三個月時間,少女告別古戰等人,選擇在後山的極寒冰洞閉關。

  終日看著手裡的那顆金碧色的珞珠,深怕在哪一刻珞珠會破裂,屆時,她將永遠失去那位熟悉的黑髮少年。

  「韓矢哥哥‧‧‧‧‧‧雪兒好想你。」

  而口中的少年卻始終並未出現在成年禮的會場,在韓氏族長,韓蒼的主持下,成年禮如期舉行,聽著在前者的指示,韓雪走上主屋的禮台。

  「雪兒,老夫知道妳擔心矢兒,但成人禮仍舊要繼續,麻煩妳將天能注入天石。」

  韓雪聽此,手往禮台上方的巨大玻璃石球舉起,同時間,周遭數尺的地面被突如其然的寒氣凍結成霜,其名天石的石球上方,以水色的大字浮現給眾人。

  韓雪,十三歲,四十階天能。

  眾人看著那位白衣少女的眼神皆是敬畏,此女,是位不輸傳聞少年的修練天才。

  隨後在年輕輩的少男少女面前,韓雪舉起腰間的銀白細劍,劍指韓蒼身旁滿臉錯愕的男子。

  「韓剎,我在此替韓矢哥哥挑戰你的族長繼承之位。」

  韓矢哥哥,在你回來之前,雪兒會替你守著我們的家。

  ◎

  韓氏族成年禮結束後數月,位於天能大陸東域山脈頂峰的萬雷之地,有名老者正盤坐在懸崖上方,在其之下是萬丈的雷霆深淵。

  片刻後,老者的瞳眸緩緩睜開,目光凝視在深淵處,雷池中的少年身影,少年半身的衣物退去,打著赤膊的肌膚各處密布著漆黑色的黑色雷光。

  黑魔雷在少年的心脈凝聚成一塊巴掌大的黑印,強悍而兇狠的天能由此不斷向外擴張,燒灼在少年的每一吋經脈,每一吋肌膚,每一吋靈魂。

  驟然間,萬雷之地上空閃現一道道熾熱的雷霆,重重打下,墜落擊中雷池當中的少年,軀體承受著數以萬計的落雷淬鍊,體內的黑魔雷在片刻的張狂後,平靜許多。

  日子一日日過去,伴隨太陽的深起,明月的落下。

  半年過去,少年胸膛的黑印縮小為丹丸般的大小。

  一年過去,少年胸膛的黑印已然消逝無蹤。

  然而在老者數月的照看下,少年卻始終並未睜開雙眼,數十個月的引雷鍛體,使得少年的身體與一年前相比,出乎意料變得結實許多,青稚的面龐如今多了沉穩,墨色的頭髮也些微稍長。

  「韓矢小友這一昏厥便是將近兩年,體內的黑魔雷沒意外早已煉化,為何如今始終未醒‧‧‧‧‧‧.」

  雷震手摸老鬚,納悶地盯著雷池深處的黑髮少年,黑魔雷雖為罕見,卻也並非上乘的雷火,如今少年沉睡必然另有其他因素,雷震思索許久,最終得到答案,嘴角上揚起微妙的幅度。

  「這小輩,膽量可謂恐怖如斯。」

  韓矢並非無法清醒,而是不願清醒,此時他正持續藉由日日夜夜落在身軀的雷霆之力,修練自身天能,得到妖獸天晶的天能不夠,如今韓矢更加貪婪,本能地吸取著萬雷之地的雷霆能量。
 
  「如果讓族長知道外人在此處修練,老夫可就完蛋了。」雷震苦笑道。

  一年半前雷震是在經過雷氏族長的同意下,方能將韓矢安置於此療傷,沒想到這名少年不僅傷勢痊癒賴著不走,更是胃口大開依靠雷池的力量藉此提升實力。

  雖說此舉令人不齒,但此事卻也並非常人所及,任憑雷震從雷氏族的年輕輩挑出一人,恐怕都無法在這雷池中撐過數日,在早已被煉化的黑魔雷護體下,韓矢對於雷霆的耐性到了幾近撓養的程度,此時這塊寶塊如同源源不絕的能量供給源,而韓矢則是其受惠者。

  雷震見此,這才安然閉目,盤作於地,繼續他的修煉。

  三日過去,先前吸收體內的黑魔雷,徹底化為純粹的天能為韓矢所用。

  四日過去,韓矢體內的天能不疾不徐的成長。

  五日過去,實力抵達三十階天能。

  六日過去,實力成長漸緩。

  七日過去,這日午後,位處萬雷之地的雷池難得烏雲散去,一道和煦的陽光照射在黑髮少年身上,在光芒之下,韓矢緩緩睜開了那雙金色的瞳眸。

  少年並不曉得日子早已逝去將近兩年,此刻的他只有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強者的實力,兩年時間提升十九階天能,此等修練速度放眼天能大陸,韓矢也算排名前面的天才。

  如今三十階天能,經脈間天能泉湧,這股感覺可是時隔千年,對於他而言實在太過長久。

  「韓氏族韓矢,歸來!」

  從雷池中站起,韓矢抬頭看向遙望無際的遼闊藍天。

  天箭已死,這一刻開始,取而代之,其名,韓矢的名號將響徹整片天能大陸。


  ※

  第十七章:那年韓雪八歲,初遇

  「勝者,韓雪!」

  望著倒地昏厥的白髮男子,韓雪收起手中嶄露銀茫的雪色霜劍。

  鋒利的劍鋒在韓剎的頸項留下劍痕,如今的他,與三月前的模樣有天壤之別,凌散的長髮,身體密布的劍痕,血口凍結著寒霜,未有絲毫血跡落地,一切都是如此潔白,道道的血色冰晶就如雪中一點紅,美眸凝視在這位有著血緣的男子,韓雪淡漠的眼神著實讓人心寒。

  冷漠卻也不失艷麗,如雪純白的少女掃視著目瞪口呆的韓氏族人。

  韓雪十四歲,四十階天能。

  這日成年禮,韓氏族有了新的族長繼承人,其名韓雪。

  少女漫步離去成年禮會場,亭亭玉立的佳人氣質,不知迷倒多少年輕的韓氏族男子,自古英雄愛美人,美人也是愛英雄,如今他們都想成為那名英雄,殊不知,這名少女的眼中只有那位至今仍未歸來的黑髮英雄。

  「韓矢哥哥,雪兒為了不拖後腿,也慢慢變強囉。」

  仰望著漫天的璀爛星夜,少女精緻的臉龐流露一抹幽傷。

  她永遠記得,五年前的今日,兩人在沙漠中,曾一起仰望的夜空。

  ◎

  五年前的今日,韓雪剛過八歲的誕辰,其父韓蒼便帶著她,離開大陸北域的韓氏族領地,此行目的,是為尋求辦法,解決年幼韓雪的特殊體質。

  自出生起,韓雪年幼的身軀便蘊含龐大的寒冰之氣,其體質據傳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賦體質。

  其名,玄冰寒體。

  自古玄冰寒體的持有者,流傳一句話,生於玄冰,死於玄冰,持有者終生將伴隨玄冰的寒氣而活,寒氣懾人,常人無法承受其刺骨的低溫,年幼的韓雪亦是如此,然而韓雪自小懂事,懂得何謂忍耐,只是日日夜夜默默承受寒霜之氣的折磨。

  其父韓蒼為此不知尋過多少醫者,卻始終找不到醫治的手段,皇天不顧苦心人,韓蒼終在一次機緣,得知能緩解玄冰寒體的靈寶,熔火血精。

  因此當韓雪八歲時,韓蒼便決定帶著年幼的韓雪出去闖盪,期許旅途中,能替韓雪尋得此熔火血精,傳聞這熔火血精只生於爵階妖獸──荒漠熔火蠍體內。

  此種妖獸極具靈性,喜好沙漠之地,棲息於大陸西域的荒漠沙城郊區,找到荒漠熔火蠍,將其斬殺,取其體內的熔火血精,韓雪體內的寒氣就得以緩解。

  數個月的旅途,韓雪體內的寒氣越發惡化。

  剛抵達荒漠沙城,韓蒼便揹著韓雪的嬌軀,馬上住進了客棧,房間雖簡陋,卻不至於餐風露宿,但對於如今的韓雪,儘管是些許寒風都只是折磨。

  「冷‧‧‧‧‧‧」韓雪打著哆嗦,痛苦的模樣讓人心疼。

  位處西域邊境的沙城中,儘管白天多麼燥熱,到了夜間不免多了點涼意,一道寒氣伴隨韓雪的呼吸吐出,一瞬間便讓草蓆編織的床鋪結起霜雪。

  韓蒼不忍心看著女孩如此受苦,向客棧的老闆購了幾張毛毯,替飽受玄冰寒體之苦的她蓋上。

  「雪兒,爹爹這就去替妳去尋熔火血精的下路,晚點回來,妳乖乖等著。」

  韓蒼留下這話,隨後便離開客棧,四處向當地住名打聽荒漠熔火蠍的棲息地。

  三時辰過去,年幼的韓雪始終沒等到父親的歸來,經過氣息的調節,韓雪感覺體內的寒氣減緩不少,她呼了口氣,走到窗邊,窗外是繁華的沙城夜晚街道。

  今日湊巧是荒漠沙城的祈雨祭典,一盞盞明亮的紅燈下,是一個個打熱氣氛的雜技團,與飽受折磨的韓雪成對比,窗外的同齡孩童各個有說有笑。

  韓雪見此,先前流露哀傷的笑容,一笑散去,取而代之,露出她這年紀該有的俏皮笑容。

  「既然爹爹不見,雪兒去找爹爹也是合理。」

  少了平時的懂事乖巧,韓雪難得地耍了一次調皮,這還是她第一次出遠門,能見到平時韓氏族領地見不到的風景,韓雪心裡難免是興奮的。

  小腳啪搭啪搭的跑出客棧,來到祭典的街頭,韓雪水藍色的美眸前是熱鬧來往的人群,這等景象在韓氏族可見不到,從小到大,韓雪只見過族內成年禮聚集這麼多人。

  走進人群當中,韓雪跟著看雜技的民眾,一同對把玩著數把短劍的表演者鼓掌,然而此時的她並不曉得,體內的寒氣在無形間向外擴散,讓這名表演者不由得打起寒顫。

  沒能來得及反應,表演者沒接好剛拋出的短劍,鋒利的劍鋒就朝韓雪的落下。
 
  正當眾人為此驚呼時,意外之外的事發生,鏘!夜裡的街道劃過一條如雷的銀芒,將落下的小刀彈開數尺,狠狠刺進了牆面。

  雜技演員連忙詢問韓雪傷勢,隨後沉重鬆了口氣,抬眼望向銀茫飛來的方向。

  在那裡,如今站著一名看似八九歲的黑髮男孩,男孩的手裡架著一柄粗糙扭曲的木弓,想來便是這名男孩用弓射出的箭矢彈開短劍。

  「不可能吧。」雜技演員當即就打消念頭,仔細看去,男孩站的地方距離這裡可有近百呎的距離,這樣的距離,換做成年人都難以瞄準,何況是個年僅八九歲的男孩。

  在眾人皆疑時,當事人的男孩卻突然轉身離去,見到男孩頭也不回,本想道謝的韓雪,感興趣似眨了眨眼,急忙追了上去,這等本領,韓雪打從出生可沒見過,爹爹不曾用過這類武器,自然也不會讓她碰過。

  韓雪偷偷跟在男孩的身後,不知覺中跑離熱鬧的街區,這時一輛馬車徒然行使而過,韓雪在等待下,跟丟男孩的身影,正當她垂頭喪氣時,小巧的耳朵突然被人呼了口氣。

  「呀!」

  韓雪被嚇得跳起,慌忙轉過頭,眼前是位有著黑色頭髮的男孩,男孩穿著極為簡陋,破碎的衣袖貌似曾被某種野獸撕裂過。

  「跟著我幹嘛?」男孩問道。

  「因為‧‧‧‧‧‧你救了我?」

  韓雪偏了偏頭,稚嫩的無知笑容,十足令人憐愛,然而男孩卻並未之動容,他只是平淡地說道:「舉手之勞,不必多謝,就這樣,我先走。」

  男孩毫不領情,言語間充斥著冷漠,以及說不上來的哀傷,雖說年紀尚小,但韓雪對於察覺他人的心思卻有相當的把握,她總覺得這名素昧平生的男孩需要幫助。

  「等等我,先別走嘛。」韓雪小手拉住男孩的手。

  「還有什麼事嗎?」

  「名字,你叫什麼名字?」韓雪注視著男孩金瞳色的眼眸。

  「天箭‧‧‧‧‧不。」

  男孩在這她的這般熱切目光下,本想說些甚麼,卻突然搖頭打住。

  思索片刻後,男孩這才無奈地笑道:

  「矢,這是我現在的名字。」


  ※

  第十八章:那年韓雪八歲,調和

  韓雪納悶地看著這位眉頭緊蹙的男孩,男孩留露的言語是他這年紀不該有的沉穩,即使是年僅八歲的韓雪都能看出,這位自稱矢的男孩有著解釋的過去。

  「矢,沒有氏族姓氏?」

  「沒有。」矢將手放在韓雪的腦袋瓜搓揉,苦笑的神色像是在示意後者別再追問。

  韓雪被這麼摸著頭,本來有些排斥,然而在矢的輕柔撫觸下,小巧的臉蛋浮現一絲笑意。

  「你父母親呢?跟父母親走散?」

  「沒走散,是爹爹出門還沒回來,我是出來找爹爹的。」

  「‧‧‧‧‧‧那還真是孝順,但如果在妳出來的時候,妳爹爹回來可怎麼辦?」

  「這倒沒想到。」

  矢瞧著韓雪天真的模樣,思卓一會,牽起她的小手。

  「住哪,我送妳到附近。」

  「行。」

  韓雪笑盈盈地點著頭,平時一向冷漠的矢,在韓雪這幅笑容下,毫無波瀾的金色瞳眸有了一絲變化,韓雪殊不知,她這簡單的舉動,正逐漸打動矢沉寂已久的內心。

  在兩人的談笑聲中,矢隨後將韓雪帶回熱鬧的街區。

  這日荒漠沙城的夜空,綻放著絢爛的煙花,難以言喻的美麗,韓雪抬頭仰望著,此時露出的笑容,是她至今為止她最為動人的笑容。

  「再過兩個街區就到客棧,妳能自己回去嗎?」

  矢放開牽著韓雪的手,而後者卻似乎沒聽到他說的話,韓雪的目光落在一旁小販,攤販上是一串串糖漬的糖葫蘆,矢瞧著路人小孩人手一串葫蘆,再看看目光緊盯小販的韓雪。

  「哪個,我買給妳。」

  矢溫柔笑道,取出懷裡的腰包,裡面只有寥寥幾枚銅幣,這些銅幣是他出外狩獵,販售獸皮掙來的血汗錢,一串糖葫蘆沒幾個錢,能看到女孩的笑容也算值得。

  矢取下葫蘆遞給韓雪,後者興奮地接著糖葫蘆,可愛的一口含在嘴裡,若說不心疼是騙人的,但對於矢而已,自己的辛苦可比上這位女孩甜膩的笑容重要。

  先不論身體如今男孩的模樣,矢的內心原先可是位二十來歲的青年,見到女孩這般懇求的眼神,買個禮物送她也是人之常情。

  「喜歡嗎?」

  咚,糖葫蘆突然一聲掉落地面,矢朝韓雪的看去,她那雙稚嫩的小手上凝結起屢屢的薄冰,薄冰在寒氣的夾雜下,將韓雪的睫羽凍起寒霜。

  一時間,小小的身軀不斷打著哆嗦,一道道的寒氣肆意擴散。

  「玄冰難體!」

  矢當即便認出此刻韓雪顯露的特殊體質,千年前,天箭也曾見過持有同樣體質的人,若不能控制住體內的寒氣,持有者將被徹底凍結心脈,到時可就為時已晚。

  「必須趕緊給她注入火之力的天能。」

  依靠五行之力的火屬天能,雖說不能徹底破解玄冰難體,但卻能夠做些許的緩解,只是此時哪來的火之力天能。

  矢咬牙蹙眉,過去的天箭曾具備兩種屬性的五行之力,火之力與金之力,然而如今歷經重生,他卻不知是否還具備此力量。

  在韓雪微弱的聲音指引下,矢快步將她揹進客棧的房間,隨後放下後背的銀髮女孩,矢的金色瞳眸掠過一絲白金色火光,現在的矢只有四階天能,並不能施展五行之力,但若是肌膚接觸的話或許‧‧‧‧‧‧
 
  「對不住。」

  矢不急不徐退去女孩的衣物,露出女孩嬌嫩的雪白雙肩與光滑的肌膚,如今韓雪潔白的後背凝結起大片的冰霜,懾人的寒氣由此傳入經脈。

  韓雪細緻的臉蛋因退去衣物變得紅潤,卻依然難以掩蓋羞澀背後的痛苦,矢清楚不該沉迷於女孩美貌的軀體,旋即驅散去腦海的邪念,一雙手服貼在韓雪的柔嫩後背。

  轉念間,凝聚起體內的天能,透過掌心與韓雪的肌膚接觸,矢將一絲絲的天能注入其中,要在不傷害女孩同時,傳入適當的火之力,淡化她經脈中的寒氣,常人肯定難以做到,但矢卻能辦到,對於歷經重生的他,天能的控制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一個時辰過去,韓雪四肢的寒氣逐漸散去,矢見此,滿意地笑了笑,再加把盡,旋即將更多的火之力打入韓雪的身體。

  白金色的火焰氣旋密布在韓雪透白的肌膚,中和著後者的玄冰寒氣,荒漠沙城的簡陋客棧裡,是兩位年僅八九歲的男孩與女孩,女孩退去大半的衣服,柔弱的嬌驅被包裹火色的氣旋,男孩則是在連續的注入天能下,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燭火在昏暗的房間搖曳,二人的身影倒映著淡淡的燭光,韓雪害羞而通紅的臉蛋透過妝台,凝視在她身後流著大汗,替自己治療的男孩。

  相識不到數個時晨,這位男孩算來已經救她第二次,想到這,韓雪無奈地搖頭感慨而笑,這回,她還真不知要如何報答對方。

  兩個時辰過去,矢持續將體內的火之力傳入韓雪每一處經脈,就在他閉合雙眼,操作著天能中和寒氣時,緊閉的房門被推開,從門外走進一名老者的身影,老者的睿眼一進來便落在床鋪上的二人。

  「這是?」韓蒼馬上就識出男孩此時的舉動。

  五十階天能強者的韓蒼,能夠清楚感受到男孩體內有股微弱的火之力正在流竄,凝聚成陣陣的氣旋傳入韓雪的經脈中,逐漸融化韓雪背部的霜雪。

  韓蒼見此,不敢置信的睜大老眼,沒想到他如此困擾的玄冰寒氣,會如此輕易被這位年紀輕輕男孩破解。

  「看樣子在老夫不在的時候,雪兒被不知道哪來的野小子染指。」韓蒼拂動著蒼白的老鬚,搖頭感慨而笑,這副舉動與韓雪先前的模樣如出一轍。

  他韓蒼深知此時若是制止,肯定會讓兩人的努力功虧一簣,最壞的狀況則是雪兒會因此遭玄冰難體的寒氣反噬。

  「只是‧‧‧‧‧他怎會知道如何破解玄冰難體?」

  韓蒼的老眸打量在男孩的身上,這等事情連他都無從得知,這名看似年僅八九歲的男孩又是如何知道,定睛檢視在男孩的臉龐,不知為何,他無法從對方釋放的天能探查出來歷。

  這股白金色的天能力量,韓蒼活了大半輩子從未見過,然而韓蒼卻忽略了,傳說中的天氏族,都具備著此等白金色的天能之力。
 
  「就差最後一步。」

  矢也察覺到房內多了一人氣息,但這時的他並不能分心,一旦分心,韓雪體內的寒氣又會一鼓作氣湧入。

  矢心神一沉,融化韓雪背部的冰晶後,再度傳送大量的火之力進入後者的心脈,當最後一絲天能流入韓雪的嬌軀,矢終於沉受不住長時間的天能消耗,重重趴倒在韓雪吹彈可破肌膚的肌膚,名為矢的謎樣男孩,就這樣昏厥在半身赤裸的韓雪身子。


  ※

  第十九章:那年韓雪八歲,爭執

  當黑髮男孩再次醒來時,已是隔天的正午,荒漠沙城正午的街道少了昨日的繁華,卻多了熾熱艷陽的炎熱溫度,烈陽透過窗口,照射在草蓆編織的床鋪,矢被刺人的光線叫醒。

  他環顧房間周圍,此時他的身旁並無昨日女孩可人的倩影,定睛看在床前的圓桌,桌面擺滿令人食指大動的菜餚,矢納悶地從桌面取起一封信。

  信中的字跡優美,一筆一劃是執筆者的細膩心思。

  「矢,昨日多謝您,原諒我們不告而別,我和爹爹還有事前往沙城南方的郊區,桌上是昨日的小小謝禮,希望您會喜歡。」

  看著信的內容,矢的嘴角浮現一道莫名的笑容,自從重生在這世上,他還是頭一次打從心底的笑,昨日那位身懷玄冰難體的女孩,似乎有著某種吸引著他目光的特質。

  矢只是舉手之勞救下對方,卻沒想到沉寂已久的內心,反而漸漸被後者感化,等他察覺時,閉上眼都是女孩昨日的笑容,矢的靈魂或許已有二十來歲,但他的身體,此時依然是個年僅九歲的男孩,這就是情竇初開嗎?

  完蛋,若是讓夭夜知道,看我還怎麼活。

  矢撓了撓髮梢,哭笑不得的情緒湧上,這股羞澀的情緒沒持續多久,矢旋即便被一道念頭拉回現實,信中,韓雪似乎是說,他們必須前往沙城南方的郊區?

  「熔火血精。」

  矢馬上就聯想到傳聞能緩解玄冰難體的熔火血精,昨日矢就為緩解韓雪體內的玄冰寒氣才耗盡天能暈厥,若韓雪真是去尋找熔火血精,那就真的事情非同小可。

  千年前,天箭持有玄冰難體的友人,便是因吞食熔火血精死去,熔火血精雖能緩解體內寒氣,但若是直接服用可是會被血精的毒素侵蝕,矢自然知道熔火血精正確的使用法。

  然而一旦韓雪吞食熔火血精,一切就來不及了,何況荒漠熔火蠍還是具備爵階實力的高級妖獸‧‧‧‧‧矢想到韓雪隨時都可能有危險,牙一咬,忍不住捏爛信紙,打開房門,朝沙城南門的閘門衝去,憑矢如今的實力,決計無法與爵階妖獸的荒漠熔火蠍抗衡。

  即使他現在前去,或許也無濟於事,但換作千年前的天箭,可絕對不會輕言放棄,這一世,化名矢的男孩亦是如此。

  「借我一用。」

  「喂!我的馬!」

  矢來到城外的馬廄,搶過他人的馬匹,立馬馭著韁繩向城外的沙漠馳去。
 
  在快馬奔馳下,矢沒多久便來到傳聞荒漠熔火蠍的棲息地,炙熱的沙漠空間,熱氣不斷噴湧,燒灼的大地,摧殘著人的意志。

  在哪裡?馭著疲憊的馬匹,矢來回在沙地探索,熱風掀起滾滾的黃土沙塵,刺人的痛感打在矢的臉頰,此時他可沒時間喊疼,立即凝聚體內僅只四階的天能,一道微弱的白金色氣旋包裹在身體周圍。

  「駕。」

  再次催促馬匹前進,朝捲起滾滾沙塵的位置奔去,這次矢終於在塵土間看到一大一小的身影。

  在兩道身影的前方,是頭體型巨大的蠍型妖獸。

  「成年的荒漠熔火蠍!」

  矢架開弓,一箭破開黃土沙塵,白金色的銀芒劃開塵暴,一箭射向荒漠熔火蠍的毒尾。

  熔火蠍驚覺攻擊,只是尾巴一掃,箭矢便被颳開。

  「矢!」

  「昨晚的野小子?」

  男孩持弓駕馬的舉止引來韓雪與韓蒼二人的側目。

  「你來幹嘛?」韓雪錯愕不已,簡直不敢置信,她與男孩不過才剛認識,素昧平生,後者卻一而再而三幫助她。

  「救你們。」男孩躍下馬,靠近韓雪身旁說道。

  韓雪看著矢這舉動,雖說心理是無窮的感激,但她不得不出言將其勸退。

  「憑你?四階天能?」一項乖巧冷靜的韓雪,反常地撇了眼矢,出言笑道。

  「妳又如何?憑妳這點玄冰難體,難不成還能成大事?」

  「你──」

  「雪兒,安分點!」

  滿腹滄桑的吼聲蓋過韓雪的聲音。

  韓蒼回頭瞧眼持弓的黑髮男孩,深邃的老眸打量著男孩,韓蒼一把將韓雪拉過背後,韓雪被韓蒼如此斥責,稚嫩的臉蛋明顯不悅,而與之相反,男孩對視著韓蒼的目光,抱拳發話的模樣滿是沉穩。

  「怒小輩直言,以前輩您五十階天能的實力,並不是爵階妖獸荒漠熔火蠍的對手。」

  「不礙事,老夫打不過自然會跑。」

  「晚輩斗膽,不知前輩是否聽我一計,或能避免與荒漠熔火蠍的交鋒。」

  「有趣,說來聽聽。」

  矢架開木弓,撥動弓弦,疾風的箭矢撕裂沙暴,荒漠熔火蠍的後方,一座沙堡砌成的巢穴,在黃土飛揚的沙地若影若現。

  「熔火血精產於荒漠熔火蠍體內,即便不是成年火蠍,幼生火蠍也是有的。」

  「你說的倒是有理。」韓蒼不知何時已經不把矢當作男孩看待,在他眼裡這男孩內心有著不符年齡的老練。

  「還請前輩牽製成年火蠍片刻,我隻身潛入巢穴取熔火血精。」

  「牽制倒無訪,但幼生火蠍少說也有七階天能的實力,你有把握嗎?」

  「不試試怎會知道。」

  矢無畏笑道,自信的話語是絕對的把握。

  「行,依你!」

  韓蒼希望自己的老眸沒看錯人,他可是把自家女兒的安危賭在這名黑髮男孩的身上。

  「慢著,我也跟你一起去。」韓雪急忙道。

  然而矢卻不理會韓雪的話,旋即重步踏出,化作一道白金色矢影衝出,矢施展著天氏族天技,箭步衝進從層層的沙爆,闖入熔火蠍的巢穴,此舉引來成年熔火蠍的注意,幸虧在韓蒼的干擾下,火蠍並沒有追著矢進入巢穴。

  火蠍巢穴內與外頭的沙地略有不同,濕潤的黏液密布在沙牆,從牆面滑落的黏液漫著白煙,極具炙熱的毒性,此黏液是熔火蠍特有的火焰毒液。

  在毒液不斷的滴落下,矢像是察覺什麼,重重嘆了口氣。

  「跟來做啥?」他回頭對著身後的銀髮女孩問道。

  「我總不能讓你為我平白送命。」韓雪白眼道。

  「送命倒不至於,但也是,畢竟你我素不相識。」

  矢語畢,目光落在韓雪的嬌嫩紅唇。

  「既然如此,我事後要點報酬不算過分吧?」

  「行,無論你要多少錢,我爹爹都會想辦法。」

  韓雪似乎沒察覺矢的目光,雙手抱胸道。

  「誰說我要錢?」

  「咦?」

  韓雪困惑地眨眼,接著她感覺下巴被人托起,如今矢的手指正輕抵在銀髮女孩的紅脣。

  矢調笑說道:「我要妳的人。」


  ※
  
  第二十章:那年韓雪八歲,傾心

  「我‧‧‧‧‧‧嗎?」

  我要妳的人。

  韓雪即使年紀尚小,也懂得男女之事,矢的話語在她連綿重複,天生麗質的臉龐泛紅,就如她嫣紅的嬌脣。

  矢的手指輕抵韓雪的唇瓣,戲弄一笑,指尖彈在後者的額頭,留下紅印。

  「說笑,可別當真,我對小女娃可沒興趣。」

  「你──」

  「不廢話,走,去取熔火血精。」

  矢像是想打住話題,削瘦的手一把牽起韓雪,朝著火蠍巢穴的深處走去。

  跨過不斷滴滴落下的毒液,矢緊接看見沙穴的中心,一處燒灼焰火的沙地,數十顆成人大小的巨大蠍卵躺在窩裡,層層的火焰氣旋圍繞,兩人身處的火蠍巢穴看似並沒幼生火蠍的蹤影。

  即便如此,矢也不可能因此掉以輕心,只要錯了一步,是會連命都賠上,再者,他的身旁有位年僅八歲的小女孩,即便矢再有把握,也無法在保護人同時全身而退,更別提擊殺火蠍,取得熔火血精,雖想過將韓雪送出巢穴,但以後者的性子恐怕很難勸退。

  「躲在這,別出手。」矢告誡道。

  「憑什麼?我也要幫忙。」韓雪當然不予許矢將他視為累贅。

  「聽話,如果真的需要幫忙,我會立刻通知你。」

  矢彈指在韓雪的額間,後者貌似真的被彈怕了,隨即乖巧躲在沙穴邊角的落石堆。

  荒漠熔火蠍,成年達爵階實力,幼生僅七至十階實力,其天能屬性為火,矢如今的天階實力不過方抵達四階天能,論實力決計無法擊殺幼生熔火蠍。

  但這僅次於常理而論,矢對荒漠熔火蠍的習性寥落指掌。

  五行的火之力天能,可是牠們的美味大餐。

  「放心吧,沒把握的事本大爺可不做。」矢對韓雪揚手豪言,這話倒不假。

  定睛瞄準,黑髮男孩抽出箭矢,站穩步伐,拉開木弓的細弦。

  天氏族天技,火蛇。

  箭鋒前端凝聚起烈焰,熾熱的火旋集聚,咆哮的火蛇縷縷纏繞於弓。

  白金色火炎掠過照映在矢的金色瞳眸,火蛇掙脫弓的束縛,化作昏暗空間的耀眼火星。

  一箭,白金色火焰的箭矢射在巢穴的洞頂。

  噠噠噠噠噠!突然間,火矢的正下方,陰影處,衝出一頭兩呎大的荒漠熔火蠍。

  那便是荒漠熔火蠍的幼生體,其身赤火,火毒纏身,蠍尾滴落焰火毒液。

  如今熔火蠍正垂涎著火蛇發散的火屬天能力量,矢初估評斷火蠍的實力,約莫八階天能,足足高於他四階,若是正面交戰,絕無存活的機會。再次認知到自身的弱小,矢恨不得一把掌打在自己臉上,天箭重生的九年間,無論他如何修練,實力卻遲遲未能提升,這其中緣由不得而知。冥冥中就彷彿有股力量在遏止他的成長,或許,這就是帶著前世記憶重生的代價也說不定。

  還是先想辦解決眼前問題再說。

  矢搖頭散去腦中的雜念,緩緩踏出步伐,既不能正面迎戰,便靠頭腦取勝,妖獸便是妖獸,荒漠熔火蠍這等層級的妖獸可不具備智慧。

  天氏族天技,火蛇矢,二連。

  矢一連抽出兩柄箭矢,架在弓弦,射出。

  兩道絢爛的火蛇劃破黑暗,繞過火蠍,落在兩側。

  矢並非失手射偏,而是刻意而為。

  群聚的火蛇燃燒在箭矢,誘導著熔火蠍的目光。

  噠噠噠噠噠。

  火蠍衝向火蛇,大口擷取著火焰的能源。

  就在這時,矢踏步衝出。

  在後方目睹這一切韓雪,原以為矢將一箭插在毫無防備的火蠍背後,然而事情卻並非如此,矢當下便察覺到周圍湧現數頭火蠍的氣息。

  「果然!」架開木弓,矢箭步跳離沙地,緊接一頭熔火蠍從地面鑽出。

  喀擦,幼生熔火蠍的一雙大螯夾碎沙石。

  若未及時察覺,矢此時早已成為螯下亡魂。

  矢當即判斷,拉開弓弦,一道白金色鋒芒射向地面的熔火蠍,箭矢擊中熔火蠍,卻出乎意料,被堅硬的外殼彈開。

  緊接著,地面竄出另外兩頭熔火蠍。

  八階熔火蠍一頭,七階熔火蠍三頭,共四頭赤紅色的蠍型巨獸。

  「現在我總能出手了吧?」韓雪見狀,急忙喊道。

  「不能。」

  矢隨口回應,踏出的步伐,掠過銀色光影,身姿伴隨聲音消失。

  天氏族天技,雷動。

  當再度出現時,矢已經落在距離熔火蠍數步的距離。

  接連撥動弓弦,數道火蛇攀附在沙牆,凝聚成巨大的火網,看著火網的炙熱火茫照耀洞穴,矢敲點腰間的箭桶,確認剩餘的箭矢數量。

  「三柄,足以。」

  將剩餘的三柄箭矢化作火蛇射出,火蛇再度落在眾多火蠍的邊旁,矢自信一笑,白金色的殘像飛至火蠍的包圍網。

  天氏族天技,歸弓。

  心神一沉,矢發動天技瞬間,無數條火蛇咆嘯,傲戰眾多荒漠熔火蠍,火蛇各自脫離牆面、地面等,矢先前瞄準射出的位置。

  炙熱的白金火蛇宛如箭雨落下,結實的外殼被火蛇熔化,勢如破竹,射穿數頭的荒漠熔火蠍。

  轟!轟!轟!轟!

  頓時間焰火四起,如雨般落下的箭矢,在矢的手掌一握,盡數歸回空蕩的箭桶。

  對具火屬天能的荒漠熔火蠍玩火,或許從旁人看來是愚蠢行為,但矢可不這麼認為,他的箭矢足以射穿一切萬物。

  正當韓雪為矢的戰果驚嘆時,猛然間,一道漫著劇毒火星的龐大火柱從洞穴外湧進。

  這是外頭成年荒漠熔火蠍的攻擊。

  矢驚覺回頭,不料早已來不及。

  赤焰的火柱吞噬了他的身影。

  「矢!」

  顧不得與矢的約定,韓雪凝聚起體內微弱的天能。

  「還不住手!」

  然而在韓雪準備施展天技時,矢的聲音卻在火柱當中響起。

  「如果妳現在使用天能,玄冰難體就會徹底反噬!」

  「可是──」

  「我不要緊‧‧‧‧‧‧」

  身處充斥火毒的火柱當中,矢的聲音逐漸微弱,白皙肌膚在火毒侵蝕下體無完膚,失去自我意識的矢在恍惚間聽到韓雪的哭喊,哭喊間,另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那是幽暗中的嫵媚聲音。

  矢感到熟悉。

  天箭更是熟悉。

  「即使過了千年,總是勉強自己這點,倒是沒變。」

  一名憑空出現的黑髮美人護住被火焰壟罩的矢。

  美人的身影傾國傾城,是無數人為之讚嘆的美貌,一頭金棕色長髮飄逸於空,經火焰的渲染,變得璀璨奪目。

  美人一手抱過矢削瘦的男孩身軀,纖手一揮,火柱轉瞬失去蹤影,彷彿從未出現過。

  韓雪緊盯著這一幕,小手忍不住摀住口,黑髮美人施展的力量,可是抵達皇階天能強者的實力或者在這之上,抵達皇階天能的強者,具備有掌控外界的五行之力的天能之力,方才這位美人僅只一揮手,便驅散了荒漠熔火蠍吐出的劇毒火柱。

  在韓雪驚嚇的目光注視下,美人抱著如今遍體鱗傷的矢落下,美人溫婉一笑,將矢遞到年僅八歲的韓雪面前。

  「與本皇做個約定?」

  「‧‧‧‧‧‧什麼約定?」

  「照顧好這位男孩。」

  美人無奈笑道,動人的笑容足以迷倒無數男人,卻總是夾雜一股股哀傷。

  「能答應本皇嗎?」
  
  「嗯。」

  「很乖。」

  美人纖長的手指輕撫在韓雪的銀白色髮梢,接著一股撼動巢穴的天能流竄,被燒毀的幼生熔火蠍屍體中,徒然飛出一顆渾圓的火色結晶:

  「這交給妳了。」

  韓雪納悶接過美人手中的火晶,水色美眸抬眼仰視著美人。

  「記住,熔火血精並不能根治玄冰難體,在這位男孩醒來之前,更不能擅自服用,聽到沒?」

  「聽到了。」

  「很好,那‧‧‧‧‧‧本皇也該走,不然會被發現。」

  黑髮美人臨走前鮮紅瞳眸中,是男孩未來的身影。

  那道身影與傳說中的天氏族英雄,天箭,十分相似。

  「他就拜託妳了。」

  潮濕昏暗的巢穴,遍地熔火蠍屍體,突如其然出現的黑髮美人踏步化為黑影。

  黑影消散霎那,響徹心扉的龍嘯聲迴盪,伴隨龍嘯,成年荒漠熔火蠍的嘶吼聲嘎然而止。

  「不必妳說‧‧‧‧‧」雪兒此生早已決意為他而活。

  韓雪低頭看向失去意識,躺倒在她腿間的黑髮男孩。

  「請多指教,矢哥哥。」

  輕語間,紅潤的嬌唇輕吻在矢滲血的嘴角。

  男孩一次次的自我犧牲,觸動了她內心某處羞澀的情緒。

待續




後言:

各位嗨嗨,這邊是作者青炎桑。

感謝各位點近來閱讀矢破天境

為方便新讀者的追更,矢破天境第一卷篇章,將以合輯的形式再次上架~



本人在這想宣傳下,矢破天境的其他連載平台──原創星球 Penana

還請各位不辭辛勞,進入平台登錄帳號(持FB或谷歌便可)

懇求平台收藏作品~推薦~如有能力甚能應援

感謝各位大力支持

感謝讀者耐心的等待。


180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