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一章~第五章 正式版

此帳號已停止經營 | 2020-11-30 22:19:46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作品簡介:
  源自於名為天能的力量,藉由修煉突破實力極限
  名為韓矢的年輕少年,前世堪稱最強存在,為回到所愛之人身邊
  少年窮盡一切手段,一步步重回曾經的巔峰,甚至超越當年自己。
  而少年卻殊不知,在過程中揭開不為人知的世紀陰謀。
 
  第一章:夭夜、天箭
  「天箭!本皇不會讓你死的,你的命屬於我,是死是活由我決定!」
  漆黑朦朧的世界間,女人的聲音在天箭耳邊回響。
  她的聲音妖饒而悅耳,一字一語彷彿挑逗著男性的慾望。
  然而,破碎的世界,昏暗的視界,卻伸手不見五指。在這暗無天日的惡夢中,天箭記不起聲音的主人,甚至也不曉得自己是誰,此刻,他只覺得身體冰冷,眼簾沉重無比。
  「龍氏族遠古天技,不滅重生!」
  女人的聲音,再度於耳邊響起。
  這一句話便將天箭支離破碎的意識拉回現實。
  天箭認得這聲音。
  是她,龍氏族的皇女,天箭的愛人,龍夭夜。憶起對方的瞬間,天箭的腦袋徹底清醒起來,他只想把眼睛睜開,看看眼前的美人兒。
  然而任憑他如何努力,沉重的眼簾卻是緊緊闔合。
  痛苦,冰冷,掙扎。
  屬於他的世界依然如此黑暗。
  「答應本皇,還會想起我,然後再次來到我面前。」
  對天箭而言,唯有那不斷在耳旁環繞的聲音,是他保持自我的希望。
  龍氏族,龍夭夜,龍皇。
  天氏族,天箭,族中驕傲。
  隻字片語,天箭的腦海裡不斷浮現。
  一次次打斷,ㄧ次次提醒。
  殘破的回憶片段,當他近乎忘記一切時,回憶如泉湧般冒出。
  她說的沒錯,我是天箭,我是這天能大陸天氏族的驕傲,少族長天箭!
  「天箭!重生後絕對要想起我!」
  ‧‧‧‧‧‧
  「天氏族的小子,想迎娶老夫的女兒,便必須成為龍氏族的最強者。」
  ‧‧‧‧‧‧‧‧‧‧‧‧
  「老夫就在這等著你,千年後儘管再來挑戰我。」
 
  第二章:重生少年
  時間長流而逝,千年之後烈日如炎,灼熱日光依附灑下。
  在那一片投射著,被樹林切割而開,明亮光點般空地下,一名黑髮少年緩緩抬起頭,金瞳色的眼眸投向身後的陰影處。
  這時,一道鋒芒的箭矢突自破風而來,少年狀似泰然自若般,一把將飛來的箭矢牢牢抓死。而另方瞧見攻擊被阻,樹林間,一名男子嘴角露出冷笑。
  「你可知道我是誰?」少年輕搖頭,漠然道。
  「韓氏族長的養子,韓矢。」男子道。
  「明知道,還膽敢出手?」
  「老子拿錢做事,得罪誰倒不在乎。」
  「想必是韓剎那小子指使的吧?」
  「絕不洩漏客戶情報,是我古氏族古戰的優點。」
  男子名喚古戰,粗獷的身材,滿臉的鬍渣,兜帽之下,是堅硬的鎧甲。少年,韓矢打量起對方,記憶中,古氏族,向來驍勇善戰,賴以做傭兵維生,近年倒也聽說在大陸北域組成一個龐大傭兵團,其名古戰傭兵團。
  韓矢眼前這名粗曠大漢,想必便是這支傭兵團的團長。
  而古戰儼然沒盤算給韓矢思考時間,接著,古戰一拉弓,箭矢再度射出,箭芒掠破枝葉,箭鋒在空中響起陣陣爆裂聲,燃著火光朝韓矢射去。
  韓矢目光追尋箭矢軌跡移動,手往後提起,一柄弓迅速出現,指尖搭在弓弦,空指間,沒有箭矢。
  『天氏族天技,歸弓』
  韓矢心中念道出,記憶中,那熟悉的招式。
  只見他的弓弦散發刺眼的白金色光芒,光芒之下,古戰的箭矢宛如受到強風牽制,失去破風動力,無力落下,接著飄落在半空中,墜落到韓矢手裡。
  「哼,有趣,這是天技?」
  古戰皺眉瞧著,拉開黑色斗篷,露出他粗獷的臉龐。
  接著,古戰朝樹林吼道:
  「小的們,還不快上!」
  在古戰呼喊下,三名男子掠出樹林,飛落在韓矢的前方,男子個個不壞好意,架起手中的武器,殺意落在韓矢身上。
  「老爺子,真會使喚人啊!」
  其中,一名男子狂笑,率先爆步上前,大手一揮,鋒利刀刃朝韓矢落下。
  ──!韓矢迎著刀鋒攻勢,急忙後撤跳開,韓矢的反應速度極快,閃躲過第一波攻擊隨後,緊接察覺其餘兩名身影的消失。
  而就在這時,韓矢側身的空間,浮現一道透明的虛影。
  「解。」虛影當下化除隱身,隱身的男子朝韓矢刺出劍鋒。
  韓矢見此,壓低身勢,回身踏步地面,躍上樹林之間。
  「反應還行,但這還不夠!蛟龍之勢!」
  驚險閃躲攻擊過後,韓矢耳邊響起低沉咆嘯,剛一回頭,一柄深色的刺劍,夾帶著劍罡之氣襲來,韓矢迎著徹藍劍氣,深吸了口氣。
  韓矢明白躲不掉,高舉起弓扛下劍罡。
  面前男子揮下的深藍劍罡,猛烈劍氣衝擊著弓身,一股劍氣傷及韓矢,迫使韓矢硬生撞上樹稍,撞破數條枝幹落到地面。
  「與從前不能比擬啊,現在的我……實在太弱。」
  韓矢強忍住腹部痛楚,吐出口鮮血,韓矢口中的從前,不是指現在的自己,是指他做為韓矢之前的前一世身分。
  那曾經在千年之前,叱吒天能大陸的身分。
  ──天氏族少族長,天箭。
  天箭即為韓矢,韓矢即為天箭。
  韓矢想到這,眼神略帶憂愁,低落眼眸倒映著那位曾經他深愛的女人。
  「必須早點變強,早點去尋她。」
  韓矢擦掉嘴邊鮮血,以弓撐著身體,同一時間,數道人影飛掠落地,古戰
等人緊盯韓矢站起,這時候,古戰後背扛著一柄鐵灰色的巨斧。
  「想好遺言嗎?」古戰單持巨斧笑道。
  搖了搖頭,韓矢並沒回答,他掠開黑色披風,面對這常人早已放棄情況,含矢不過是從箭桶取出箭矢,架上弓身,瞄準前方,心神一沉,拉開弓弦。
  連續射出的三支箭矢,箭矢撕掠風的阻隔,一箭箭飛向敵人,古戰等人見勢,揮舞兵器,解決箭矢的攻勢。
  「沒完!」韓矢再度架弓,但這次弓矢卻沒立即射出。
  『天氏族天技,火蛇矢』
  韓矢拉開沉重弓弦,瞄準著身前四人,驟然間,箭峰光茫波浪湧動,一竄火苗炸裂開來,化為漫天火蛇纏繞箭身,龐大的能量波動,促使周遭溫度迅速上升,一旁花草枯萎掉落。
  古戰等人驚覺不妙,紛紛架開武器,作為抵擋火蛇的盾牌,而韓矢自是不會給他們時間反應,第一時間便要撥開弓弦,將弦中毀滅火蛇的箭矢擊出。
  「慢著!先別動手!」
  ──!然而,就當火蛇即將脫弓之際,樹林上空響起清脆的女聲。
  與此同時,一名身著黃衣的少女衝進箭矢軌道。少女俏麗的黑髮及肩,淺黃的衣著大方俐落,韓矢見到少女,立馬停下弓矢凝聚的火蛇。
  「讓開!」韓矢喊道。
  「不行。」少女堅決搖頭,隨即撇了眼身後四人,擋在韓矢的弓之前。
  「韓矢公子,請您放下弓,聽我解釋。」
  「‧‧‧‧‧‧」
  「求您了!」
  韓矢見情況有了轉變,嘆了口氣,弓上火蛇稍許熄滅許多,既然少女執意替眼前四人擋下攻擊,韓矢根本無從下手,何況這名少女似乎另有隱情。
  「幽泉,妳這是在幹嘛?」
  「幽泉師妹,讓開,我們要殺了他好領酬勞。」古戰等人見到少女紛紛問道。
  「沒那必要。」
  少女名喚幽泉,對於古戰等人提問,只是皺了皺眉。
  「古戰團長,殺了韓矢公子,那點酬勞並不值得,眼下聽我的命令,由我們親手護衛他,將獲得更好的酬勞。」
  「保護這小子?幽泉師妹,這種事是怎麼沒聽說過。」
  「妳這是什麼意思?」古戰聞此,放下巨斧問道。
  「韓氏族的二小姐要求我們停手,並暫時成為護衛韓矢公子的隨扈。」
  「這對咱們有啥好處?」
  「價碼起碼是最初兩倍!蠢貨,這才是對咱們最大的利益!古戰團長,你若執意要殺韓矢公子,我也會對抗到底!」幽泉雙拳緊握,架起對戰的態勢,朝古戰四人喊道,字語間,透露出此女的性格多麼堅毅,自小與古戰傭兵團一群大男人打混,自然有著別於同齡女孩的豪邁。
  「行,都依妳。」古戰瞧著幽泉的表態,瞪了一眼韓矢,不甘地收起武器。
  「可是團長,我們才剛熱身起來。」而其餘手下顯然不願結束這場打鬥。
  「我說收手,沒聽到嗎?你們三人先返回營地,等我和幽泉結束回去。」
  在古戰一聲警示之下,其餘手下紛紛聽令,帶上手中的武器,離開了樹林。
  韓矢見此,這才放心把弓揹回背上,接著,目光落在幽泉與古戰。此時主動放下武器並非明智之舉,但幽泉提到韓氏族二小姐,倒是讓韓矢信得過。
  「韓矢公子,我替他們的無禮道歉。」
  「不要緊,但能先和我解釋下情況嗎?」
  「我們邊走邊談,我和古戰送你回韓氏族領地。」
  韓矢點頭表示同意,隨即跟著幽泉、古戰二人,漫步走進遠處樹林。
 
  第三章:九階天能
  遠古大陸又稱天能大陸。
  天能大陸上一切生物都圍繞一股名為天能的力量,天能無處不在,天空,大地,一草,一木,動物,人類,體內都有天能的存在,其中人類更是利用天能衍生出各式生存與戰鬥的技巧,他們將之稱為『天技』
  天技的創造,來自人類各家氏族,眾多家氏族之中,又以天氏族、地氏族、龍氏族,三族創造的天技最為強大。
  經過千年的洗禮,放眼整座天能大陸,恐就唯獨韓矢屬於族中異類,雖然身處於韓氏族中,卻擁有一身天氏族的天技,而這其中原因,韓矢卻不曾告訴他人。
  天氏族天箭在死後千年,存有的前世記憶造就現在韓矢。
  而自重生以來,十四年轉眼過去,韓矢也接受這項事實。
 
  接受自己作為韓矢的身分,然而,即便如此,更讓韓矢苦惱卻是自身的實力。
  在天能大陸,人的強弱是依體內蘊藏的天能總數為依據,天能數值越高,實力自然越強。
  天能的總數是藉由戰鬥、藉由修煉累積,常人天能以階級劃分,一階至五十階,突破五十階隨後,才能算作及格的天能修煉者,再這之上的高手,則以一至九級別劃分爵階、魂階、皇階、玄階、帝階、神階、造物階幾個單位。
  曾經的天氏族天箭,便是年僅二十抵達五級魂階的天能實力,雖說並非最強的高手,但卻足以讓常人仰望,而韓矢淪落到這世,如今實力卻是毫無展望。
  無論如何埋苦修煉,十四歲便僅抵達九階的天能。
  彷彿被限制住身體成長,韓矢修煉的速度始終停滯不前,若是換作前世的天氏族天箭,他早已是爵階天能的強度。
  這世不僅是修練速度過慢,就連韓氏族位處大陸極北地域,與世無爭,族中少有惡鬥,少有機遇磨練,這更是讓韓矢只能獨闖樹林,以狩獵作為天能的修煉。
  直到此時此刻,瞧著面前帶路的古戰、古幽泉二人,韓矢直覺著將會有什麼改變。隨著二人的腳步邁出樹林,一陣和煦微風吹拂在韓矢身上。
  「我只要保護好這小子就行吧。」古戰道。
  「沒錯,這是韓家二小姐的要求。」
  幽泉說著瞧向韓矢,溫婉笑道:
  「所以韓矢公子,你的安危就交給我們。」
  「多謝二位。」韓矢抱拳應道,腦中想起幽泉口中的韓家二小姐,這名二小名為韓氏族韓雪,是與韓矢毫無血緣關係的義妹。
  相較於韓氏族其他同齡人,韓氏族長的二女兒,韓雪從小到大,除大女兒的韓月外,最親近人便是被收為養子的韓矢。
  二人關係可說是十分親密,甚至比血緣上的兄長,更像是韓雪的兄長,而派遣古戰暗殺韓矢的幕後人,則正是這位韓雪真正的兄長,韓氏族韓剎。
  「我叫古幽泉,請多指教,韓矢公子。」
  「叫我韓矢便可。」面對幽泉的熱絡,韓矢回應顯得平淡,他不喜歡太拘束的稱呼,何況對方的實力不比自己要低。
  「方便透露你們的實力嗎?」
  「老子?天階,四十階。」古戰應道。
  「幽泉呢?」
  「天階,十五階。」幽泉笑道。
  估計是經常出入沙場,二人的實力並不弱,與韓矢相較之下,修練的環境截然不同,這讓韓矢由不得自己,握緊了手中拳頭。
  「九階天能,果然太弱。」
  「‧‧‧‧‧‧你什麼意思?小子,你才到第九階天能而已?」
  古戰聽聞韓矢的低語,楞聲回頭瞪大眼問道。
  「是啊,這又怎麼嗎?」
  「什麼怎麼,僅僅九階能從老子手上逃過攻擊?怕不是欺騙三歲小孩。」
  「這事另有隱情。」
  韓矢苦笑道,不願繼續話題。
  「古戰是吧?這回除你們傭兵團外,是否有其他勢力參與其中?」
  「不曉得,老子只負責殺人,詳情你問咱們族中公主吧。」
  「公主?」
  「古氏族長是我的父親,他們便戲稱我為公主。」
  正當韓矢納悶時,幽泉跳出來回答,而也正因為是族長女兒,古戰才願意聽令於一名少女指令,明白了這其中緣由,韓矢內心疑問得到釋懷。
  「受韓剎確實不只我們,聽聞三月後的韓氏族成年禮,為確保‧‧‧‧‧‧啊,我這話是否不該在你面前說?」
  「說無訪,我也清楚韓剎對我想法。」
  韓剎是韓氏族長的長子,論輩分上,韓矢理應叫聲大哥。
  然而,這位韓矢的大哥,自韓矢踏進韓氏族以來,便處處針對著韓矢,對族長收留韓矢抱持意見,童年更是多次暗中不利於韓矢。
  「韓剎為確保在成年禮後,繼續保有族長繼承人的地位,這次僱用包括我們在內,共三支的傭兵團。」
  「這韓剎出手闊氣,老子喜歡!」古戰應聲道。
  「另外兩支傭兵團是?」韓矢不理會古戰,繼續問道。
  「名字記得是‧‧‧‧‧‧荒狼傭兵團跟大漠傭兵團。」
  「實力?」
  「兩位團長起碼有三、四十階天能,或許在這之上。」
  「原來如此,那倒也挺麻煩。」
  聽聞另有兩支傭兵團想對自己不利,韓矢反射性握住了箭桶內的箭矢,依韓矢如今的實力,若遭遇三支傭兵圍剿,莫說要活下來,沒被毀屍便不錯。
  「回去得感謝那妮子呢。」
  在韓矢記憶中,韓雪從小到大,便是個老愛跟在背後的小女孩,不知何時開始,韓矢感覺到了後者的實力絕不比自己要差,雖從未見過韓雪打鬥的場景,更別提過問她的實力。這類問題在二人間彷彿是禁語,韓矢也從沒刻意提起過。
  「啊,能看到韓氏族的寨子了。」
  幽泉這時說道,韓矢隨即結束沉思,抬頭仰看,碩大的山寨大門就在眼前。這道用粗糙實木打造的寨門,此刻就宛如正開啟著接下來旅程的預兆。
  「等著我,夭夜,我有預感,十年之內,我會重新站在妳身邊。」
 
  第四章:韓雪
  然而,現實卻十分殘酷,要想達到當初的巔峰,肯定不會如此輕鬆,韓矢如今首當之急,便是解決韓氏族繼承人的問題,畢竟寄人籬下,是韓氏族長將他收留,甚至收他為養子,即便靈魂有著前世記憶,韓矢心底也將對方視為父親般的存在,雖不想繼承族長位置,但是讓韓剎成為繼承人,顯然不是一個好主意。
  隨碩大的寨門緩緩打開,韓矢心底盤算好了主意。
  韓氏族領地坐落在一片竹林,竹林間建著不少的竹子屋,這裡不像其他的大部族有的城市繁華,但卻多了份寧靜與自然。
  在青綠的景色下,韓矢穿過層層街道,抵達氏族的主屋,剛踏進主屋,一道身影便出現在面前,那名輕柔淡雅的少女。
  「韓矢哥哥,真是太好了,你沒事。」
  少女正是韓氏族的二小姐,韓氏族韓雪,人如其名,少女的身材雪玲,雪色長髮飄逸,一襲白衣,凸顯她的純潔無瑕。
  「有哪裡受傷嗎?」
  「一點小傷,歇息會就沒事。」
  韓雪水汪眼眸上下打量著韓矢,深怕韓矢有個萬一似的,而韓矢則將手放到韓雪腦袋瓜輕揉,想藉此安撫眼前令人憐愛的妹妹。
  「肚子餓嗎?我吩咐人準備吃的。」
  「這倒是好主意,順便也幫我身後兩位準備。」
  「好的。」韓雪應聲後,目光落在韓矢身旁的古戰二人。
  「感謝二位的協助,酬勞部分日後會派人送至古氏族。」
  「多謝二小姐。」幽泉抱拳道。
  「不會,還麻煩二位多照顧韓矢哥哥。」
  趁著兩名少女互相照面時,韓矢取過韓雪遞來的手巾擦拭血跡。
  「雪兒,還有幽泉你們隨我來,我有些事想討論。」
  對於韓矢的吩咐,韓雪笑盈盈點著頭,至於幽泉與古戰也瞭解其意圖。
  韓矢明知有人盯上自己性命,此刻卻依舊保持這般的冷靜,幽泉與古戰紛紛對眼前這名年僅不到十五歲的少年有幾分敬佩。
  而又有誰知道,在這十四歲少年身體裡,是名千年前叱吒風雲的強者靈魂,之於天箭,之於韓矢,韓剎充其量是不起眼的絆腳石。
  四人隨後來到主屋之外的樓亭,韓矢一個招手下,韓雪貼心替幽泉二人倒上茶水。在片翠綠的竹林之下,石桌備有佳餚,旁有美人遞水,不清楚緣由的他人眼底,韓矢的處境倒也令人羨慕。
  「讓我說說自己看法吧。」
  接下韓雪遞來的茶水,韓矢輕啜一口說道。
  「距離成年禮只剩三個月不到,這段時間裡,其餘兩支傭兵團肯定會出手。」
  「有我在,他們不會有機會。」古戰道。
  「有你這話,我大可以放心,但這樣問題依舊沒解決,故此我有件事想拜託二位,作為護衛我的隨扈,你們會答應吧?」
  「說來聽聽,但若是太難辦的事,可是會另收酬勞。」
  聽到韓矢的要求,幽泉眼波流轉,精打細算道。
  「這沒問題。」韓矢把玩茶杯,目光落在邊上的弓。這柄弓是前年養父贈予的禮物,但對於韓矢而言,這把弓雖不及濫造,卻也並非利器。
  眼珠眸子流露過憂傷,過去種種的回憶在腦海流動,韓雪當下便察覺了韓矢的變化,但出於溫柔並未說些什麼。
  「不知二位是否去過北域的天氏族舊遺址?」
  「未曾去過,但護衛你過去倒也不是難事。」
  「很好,在這三個月期間,我想請你們帶我進遺址內部,在那裡面,有我正想得到的東西。」
  「只是這樣的要求,那倒是沒啥問題,也能巧妙迴避其餘傭兵的追擊,只是不知你看上是遺址裡什麼?讓你必須在這時間點前去。」
  「實不相瞞,我的目標是天氏族的天技卷軸。」
  韓矢話一出口,幽泉、古戰二人都一臉詫異,要說不意外,不可能,在當今世代的天能大陸各族,都曉得那遠古的天氏族早已不復以往。
  千年之前,當年輕的天氏族少族長天箭,挑戰龍氏族的龍皇失利死亡後,天氏族在數百年間便逐漸沒落,失去在大陸的立足之地,被迫與他族共存消融。
  故此,現世仍存在的遠古三大族,便只剩地氏族與龍氏族,更別提記載天氏族天技的卷軸,這東西聽都沒聽過,韓矢這消息是從何而來?
  二人隨即陷入沉思,而在旁端著眾人茶水,韓雪倒顯得相當平靜,似乎早知道韓矢意圖般,只見她放下手中茶具,坐到韓矢的身旁,腦瓜輕靠在其肩膀。
  「韓矢哥哥,準備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
  「這麼趕?」古戰問道。
  「時間緊迫,韓剎前年成年禮時,記得已是十四階天能,經過兩年修練可能會再提升,如今我剛抵達第九階,剩下三個月內,我必須再提升四到五階。」
  「你這話,是認真?」幽泉聽聞韓矢所言,蹙眉嚴聲問道。
  「喂!小鬼,你當真以為提高天能這麼容易?」伴隨幽泉的態度轉變,古戰臉色也隨之改變,古戰一把捉住韓矢的衣領,將韓矢提起半身至懸空。
  韓矢面對著古戰這般舉動,神色卻是絲毫未動,意志十分地堅定,儼然不像是年僅十四歲的少年。相較於韓矢,古戰正值邁入三十年紀,實力也才剛抵達四十階天能,雖說韓矢確實有著異於常人的感覺,但論到修煉天能那又另當別。
  何況古戰作為傭兵,這樣的他經常出入沙場,兩年最多提升一階罷了。
  聽聞韓矢的豪言狂語,要在三個月內提升五階天能,古戰一股氣憤衝上心頭,這話對於努力修煉的人,簡直是種奇恥大辱。
  「把韓矢哥哥放下來。」見古戰不打算收手,韓雪眼波流露殺意怒道。
  「老子說不呢?」
  「那這樁生意便就此作罷!」
  「──!」
  「若動手,二位也無須繼續待著,大可先行離開這裡,酬勞另會呈上。」
  「咋,妳這小妮子真會耍嘴皮子。」
  拿人錢手軟,為了酬勞,古戰鄙眼韓雪,隨即將韓矢放了下來。
  然而,誰料韓矢卻似乎不打算就此打住。
  只見韓矢在落下同時,衝著古戰補上一句話刺激。
  「沒膽動手?哼,是怕會輸給我一小鬼頭?」
  衝著這番話,古戰已然不顧酬勞,心理只想好好教訓眼前的韓矢。
  「行好!既然這麼有自信,繼續稍早的戰鬥,這回如果你贏,我便隨你去!酬勞也免了,我古戰願作你手下,為你差遣做事!」
  「這話可是你說的!」
  直面著古戰舉起的青綠巨斧,韓矢金澄瞳眸自信鋒芒。
  翠綠竹林之下,古色的樓亭中,二人的戰意漸濃。
 
  第五章:戰!古戰,突破
  在這由天能支配的異世大陸,天能的強弱為對強者的指標。
  如今充其量九階天能的實力,韓矢卻要迎戰四十階天能的古戰,任由誰來評斷,腦海率先浮現肯定是少年慘敗的景象。然而,在深知少年天賦的少女眼底,這樣的景象並不存在,韓雪有著極大的信心,與之形成強烈對比,幽泉倒是對這般局面感到不安。
  天能的實力為絕對,高階者相較低階者擁有更多優勢,這包括著體能、肌力、速度各種因素,而在這其中,又以三十階的天能為分水嶺,抵達這階級的人能更進階獲得操縱自然的力量,俗稱金、木、水、火、土等五行之力。
  抵達四十階天能的古戰便是如此,此刻早已具備其五行之力的木之力,面對著韓矢的挑釁,古戰幾乎可說是勝券在握,如今兩人這般相互碰上──
  就彷彿為二人打響戰意,翠綠的竹林颳起一陣風,零落枝葉打在二人身上。
  「拿起屬於你的武器,老子不對手無寸鐵人出手。」單持巨斧,古戰說道。
  「我的武器?這不是有嗎?」
  韓矢笑然自若應對,隨手朝後背一舉,將弓架在胸口。
  而不出所料,當古戰見韓矢此舉後,嘴角卻是流露出不屑,雖曾誇讚過韓矢的實力,但這與用弓戰鬥是兩碼事。或許是由於弓使一族,天氏族的消亡敗落,在千年後的世道,人們對弓抱持著偏見,將弓視為弱者的象徵。
  在這般正式對決當中,甚是空手要來妥當。
  「執意用弓戰鬥嗎?」
  「不妥嗎?」
  「軟弱的選擇。」
  「住口!我會讓你再也說不出這話。」間接導致天氏族敗落的罪魁禍首,毫無疑問正是韓矢自己的前世,韓矢十分明白,但這也不足以讓他放下弓。
  千年之前如此,千年之後亦是如此,迅速抽出兩把箭矢,一把搭上弓身,一把咬在口中,韓矢心神一凝,接連箭矢劃破風牆,在震耳的破風之聲下,古戰揮下巨大的戰斧,掀起強烈的風壓,將襲來的箭矢盡數彈開。
  「有骨氣,既然如此就展現實力讓老子瞧瞧!」古戰低吼道,握緊手中巨斧,將體內的天能凝於丹田,一股青綠色的氣旋壟罩在壯碩身軀,那正是代表木之力的象徵力量,其力使人具備高效自癒力與掌握大氣力量。
  「韓矢哥哥會贏的。」
  「喂喂,確定不阻止他們嗎?」
  相較於韓雪的平靜,幽泉反到較為擔心韓矢安危,至於究竟是擔心安危,還是報酬那又是另回事了。
  站在遠處拉滿弓弦,韓矢眼見古戰的變化,神色卻是絲毫未動,只見三支箭矢被架上,拉滿弓弦同時射出,一箭瞄準肩膀,一箭瞄準大腿,一箭瞄準腹部。
  精準無比飛往古戰的肢體。
  「咋,無用的進攻。」
  「是否無用,判斷過早!」
  迎接箭矢的襲來,古戰正想以風壓吹開瞬間,韓矢的身影驟然消失,感覺到氣息再度出現,古戰一抬頭,韓矢的身影便從上方落下,手舉箭矢插向古戰。
  疼痛自後背傳來,古戰忍不住咬牙嘶吼。
  「這速度,根本不是九階天能該有!」嘶吼同時,古戰體內木之力氣息暴漲,一股勁氣撞飛後背的韓矢,迫使韓矢被震開數尺的距離。可眾人沒想到,韓矢卻沒因此失去態勢,靈巧步伐劃開白金色光芒,旋即劃作殘影消失。
  「這小子的天技怎都沒看過。」
  古戰揮舞大斧劈開氣氣,吹開一道道襲來的箭矢。
  『天氏族天技,雷動』韓矢乘著這個優勢,暗自唸道天技之名,身形再度化作殘影,架上箭矢,抬弓一出,四道箭影,斧斧劈砍,箭矢與大斧的交錯聲落下,引起不少好奇而湊近的韓家子弟。
  「這是二少爺跟‧‧‧‧‧‧?」
  「古戰傭兵團的團長古戰。」
  「有沒有搞錯?二少爺的天能實力才多少,怎能和那種人對抗。」
  而在這眾多韓家子弟的驚呼聲中,一名男子正立於韓氏族主屋的高台,位高俯瞰著這一切,男子有著與韓雪相同的銀髮,一幅慵懶的模樣,卻不失凜冽氣息。
  「韓矢啊韓矢,我倒想看看,這族長位置你如何與我爭。」
  雖說事態已然變樣,但此刻男子並不曉得,古戰等人早已站向韓矢這方。
  男子一想到此,冷不防笑出聲來。
  此舉隨即引起台下眾人注目,而在這其中,又以一道目光尤為懾人,那道目光的主人,正是位於樓亭的韓雪,與男子血脈相連的手足。
  「這丫頭,又想護著她的韓矢哥哥。」
  擺明在血緣之上,男子才是對方真正大哥。
  男子為此感到氣憤,抬手砸碎高台圍牆,磅礡氣息暴漲而出,手握碎石,扔向韓矢剛掠出步伐的身影。
  ——!韓矢被這突如其然的攻擊砸中胸膛,一陣痛苦下,由枝幹間重重跌落地面,然後在眾人面前,韓矢難受按住胸口,吐出道道血跡。
  男子干涉的手腳之快,在場並無人察覺異樣,唯獨那名心繫韓矢的少女,心疼地察覺到異狀。韓雪驀然瞪向男子,眼神中充斥著殺意。
  而古戰也不傻,不會察覺不到對手異樣,因此古戰一股怒氣上湧,對一旁韓家的子弟們威赦。古戰絕不會趁人之危,如今面對赴傷的韓矢,古戰下不了手。
  正當古戰想藉此以平局收場時,韓矢卻重新站起阻止了他。
  「繼續,沒事。」
  「你小子確定?」
  「少廢話!」
  韓矢沒好氣回答,接著,抄起箭矢,架開弓弦。
  古戰見狀,嘴角不禁上揚,大步衝向韓矢,大斧散發綠光。
  「好樣的,老子欣賞你的骨氣!無論決鬥勝負,我都跟定你了!」
  語畢,古戰旋即施展天技,揮下的斧頭猶若巨人之勢。
  而韓矢則迎向巨斧,凝聚起僅剩的天能,瞳目掠過白金色火光。
  『天氏族天技,火蛇矢』
  天能在矢鋒化作道道咆嘯的火蛇,彷彿燒盡依竊的熱度讓樹叢枯萎,在火蛇在漫天高漲的席捲下,韓矢身體圍繞著金色的光茫。
  對此,眾人紛紛投以驚異的目光。
  「韓矢哥哥,突破天能了!」韓雪率先點出異樣。
  「不會吧,少爺突破十階天能了!」
  「少來,前些日子,少爺不是才剛抵達第九階嗎?」
  在眾人連環的驚呼下,熾燄火蛇與巨斧巨人相撞。
  轉眼間,一股強大的衝擊化作能量波爆炸開。

待續




後言:

各位嗨嗨,這邊是作者青炎桑。

感謝各位點近來閱讀矢破天境

為方便新讀者的追更,矢破天境前幾卷篇章,將以合輯的形式再次上架~



本人在這想宣傳下,矢破天境的其他連載平台──原創星球 Penana

還請各位不辭辛勞,進入平台登錄帳號(持FB或谷歌便可)

懇求平台收藏作品~推薦~如有能力甚能應援

感謝各位大力支持

這次更新較慢,主要正與夥伴商討,新的插圖事宜

感謝讀者耐心的等待。



313 巴幣: 18
此帳號已停止經營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作者偷偷修改哪裡呢!!
2021-01-16 19:51: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