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二十六章~第三十章

輕言/青炎 | 2020-12-13 19:33:31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二十六章:引雷突破
 
  層出不窮的落雷,砸碎岩石,四溢的雷流,壟罩在萬雷閣的後山。

  雷池之下的湖底,打著赤膊的少年,盤坐於地,神情自若迎著連綿不斷的落雷,每當兇猛雷霆打在身上,少年體內的天能變得磅礡,同時一股漆黑的天能幻化鎧甲包裹在肌膚,甚是詭異,常人無法承受的落雷在他面前彷彿落雨。

  距離那日雷牙一戰,已經接近半月時間,這半月之內,韓矢大半時間,都幾乎是在雷池度過,為此,他身體不乏多了被落雷燒灼的紅印,期間甚至少有進食,削瘦的身子也變得更加瘦弱,整個人就像大病初癒,瘦得骨瘦如柴。

  而韓矢卻並不在意,多虧日夜不眠不休的修練,他能感覺體內的天能比一天濃厚,估計再過一段時間,他便能衝破三十階天能抵達三十一階。

  幾次施展黑魔雷體,韓矢算是對體內的黑魔雷有初步的了解,如今的黑魔雷融於他的心脈當中,煉化過的黑魔雷不再對他造成威脅,黑魔雷反而具有意識般,每當韓矢遭遇危機時,會自動修復韓矢受傷的身體,這等自癒能力堪比妖獸。

  不愧是來自三十階妖獸,雪山蒼狼體內的黑魔雷,韓矢敢保證,對上同等實力的對手,只要不是重傷上陣,後者恐怕傷不到他半分毫髮。

  據當日雷震闡述,韓矢體內的黑魔雷屬於妖雷一種,而外界雷火通常可分為妖雷與天雷兩種,前者產於妖獸體內,後者誕生於天地之間,論威力是天雷最為蠻橫,但卻極為罕見,而妖雷則是產於越高階的妖獸,其威力越是強大。

  黑魔雷在妖雷中屬於偏下等的存在,但對於如今的韓矢卻也足夠。

  在韓矢持續不斷的修練期間,雷震忙於萬雷閣的事務便沒跟隨,取而代之,那日戲弄韓矢的金髮少女卻自告奮勇,主動提出要陪同他的要求。

  這件事情驚動了萬雷閣上下,其中莫過於萬雷閣的年輕男性們,他們又何嘗不是將雷稚視為萬雷閣的女神,雷稚在決鬥過後似乎一心只向這名韓氏族少年。

  論實力,雷稚高出韓矢一大截,然而經過雷牙一戰,雷稚卻不敢再小看韓矢,換作是她迎戰韓矢,下場恐怕也不會好到哪去。

  雷稚托著腮幫子,金碧色馬尾垂落,嬌小身軀趴在懸崖,亮澄色的美眸凝視在池中少年。

  「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嗎‧‧‧‧‧‧」倘若今日在雷池修練的人換成她,想必不到兩天便想逃離,一來是過於無趣,二來是落雷的恐怖,雷稚體內不具備妖雷護體,更不像雷牙能依靠兵器借用雷火,雷稚只能仰賴肉體的強度,修練不出半個時晨,肯定會受到重傷。

  「是說雷牙那傢伙也被他給激到。」

  自從那日差點敗給韓矢,雷牙就將自己閉關在萬雷閣的修行場,任憑他人如何勸說,雷牙始終不肯出來,雖說依然會進食,但卻又很快進入修行。

  這半個月內,雷稚只能在這雷池之上眺望,從她細膩的眼神中,能看出她對這名黑髮少年的異彩,雖說有些衝突,但此人確實展現他過人的天賦,自古美人忠於英雄,雷稚說到底也是女孩子家,總能盼望有個天賦異稟的夫婿。

  「韓氏族韓矢,夠格。」此話一出只怕會驚動萬雷閣,那名總是將男人耍得團團轉的少女,沒想到今日會看上一名初入萬雷閣的陌生少年。

  身處雷池的韓矢,自是不知道雷稚想法,此時他的雙眼緊閉,盤坐的身姿壟罩著天青色雷光,恍惚間,看似有股燐火般的金光乍現,雷稚一眼便認出這是即將突破的徵兆。

  韓矢被落雷燒灼的軀體密佈著黑雷,一個時晨過去,黑雷鎧甲外圍飄散出亮金色的光茫,雖說只是一瞬,但卻肆意綻放,雷池當中的天能不斷吸入少年體內,他的眉頭緊皺,顯然劇烈的天能波動並不好受,龐大的能量運行在經脈,又過去半個時晨,韓矢才呼出一口氣,睜開那雙黃金色瞳眸。

  「半月突破一階,簡直不可理喻。」

  雷稚啞口無言,雖然旁人總說她和雷牙具備不錯的修練天賦,但想當初突破三十階天能也是花費不少時間,人外有人,韓矢不過只花半月時間,便躍昇三十一階天能,莫怪當初雷震會看上韓矢,此等天賦絕非等閒之輩。

  雷震知道韓矢的過去,雷稚卻不得而知,在她眼中韓矢的天賦遙不可及。

  然而韓矢實力的成長並非輕易取得,是確實建築在一次次的自我犧牲。

  「超出常理的傢伙‧‧‧‧‧不對──這是!」

  緊接其後,雷稚難以相信的景象發生,雷池中早已突破天能的韓矢,體外的金色光芒非但沒有消逝,反而越發濃厚,更加清晰可見,萬雷山脈上空集聚起烏雲,旋即炸出雷光,落下至今蘊含最強天能的落雷。

  ──────────轟!

  響徹萬雷山脈的巨大落雷飛落,砸向雷池當中韓矢的軀體,這道落雷之劇烈,驚動了萬雷閣庭院練武的雷氏族子弟,驚動了萬雷閣書庫的雷曉,驚動了萬雷閣廊道的雷震。

  引雷鍛體,顧名思義,吸引落雷鍛造軀體,早已煉化黑魔雷的韓矢,對於雷的抗性已經無人能敵,而即便如此,面對如此強大的落雷,憑藉韓矢如今的實力絕無法抵擋。

  韓矢深知此事,卻依然不願停止突破,這道強烈的落雷,正如他所願,若想盡速提升實力,此雷必須接下,為此,即便賭上性命又如何?

  「能劈死我便試試!小爺我倒想看你有何能耐!」

  抬頭仰視直落的金雷,韓矢牙一咬,釋放體內全數天能,凝聚起黑魔雷鎧甲。

  這一刻萬雷山脈所有目光都望向黑髮少年的方向。

  唯有近處的雷稚,心頭掠上一絲不祥的預感。


  ※

  第二十七章:丹氏族丹靈

  龍皇古城,一個座落在天能大陸不為人知地區的古老城域,千百年來,少有外人進入,除了當年的天氏族天箭曾闖入,至今仍未有人敢貿然進入。

  遙想當年的天箭,一人獨闖龍皇城,豪言娶下龍皇女兒,最終被當時的龍皇,龍千帝奪取性命,最終屍首拋棄於大陸西域沙漠,淪落為妖獸的餌食。

  雖說龍皇此舉引起當年不少氏族的不齒,卻也奠定了龍氏族的地位,千百年無人打擾便是最佳證據。

  距離五百年前,龍皇,龍千帝退位,龍皇之位交付給年僅二百歲的龍氏族公主,龍夭夜,自此,龍氏族展開千年來未曾擁有的霸業,包括收納多家氏族作分支,協助他族建立國家,鞏固在天能大陸的地位。

  據謠傳,龍夭夜光憑其姿色便可傾國傾城,一頭黑髮垂落腰間宛若夏日星夜的璀爛夜空,也不遑當年天氏族英雄天箭為之傾心。

  時過境遷,千年過去,那名黑髮美人姿色依舊,絲毫看不出歲月的流逝。

  龍皇城樓閣,紫雲繚繞的大陸之巔,身著漆黑袖袍的女子,秀麗端莊,小蠻腰處,束著一條紫帶,將那腰肢,勾勒得極為誘人。

  夭夜眺望著山巔雲霧,三千黑髮順著香肩垂落,修長的身姿在白霧的襯托下,宛如虛無的天外存在,別具神秘,不禁看得入迷,出色得有些讓人暈眩。

  「心焰,你可回來了。」

  夭夜聽聞腳步,一名身著湛藍古袍的青年走出,單膝跪在夭夜面前。

  「夭夜陛下,那人已經離開韓氏族,如今正待在東域的萬雷閣。」

  「是嗎‧‧‧‧‧‧」

  夭夜眉目低垂,鮮紅瞳眸掠過波瀾,輕柔一笑,眾生為之傾心。

  「實力如何?」

  「正達三十階天能。」心焰淡道。

  「稍嫌‧‧‧‧‧‧慢了。」

  夭夜深知那人過去的天賦,十六年時間僅成長至此,莫過於慢了,雖說如此,能聽到那人平安無事的消息,對夭夜是再好不過,早已為了那人等待千年,可不差這一年兩年。

  如今的龍氏族是越發強大,為此,天箭也必須變得更加強大,否則當年的悲劇只會重演,夭夜已經不願再看到深愛之人死去。

  過去的回憶湧上心頭,若當年的天箭是龍氏族人,或許便不會天人永隔‧‧‧‧‧非也,夭夜知道的,在強者如雲的龍氏族中,她的另一半必須是大陸巔峰的最強者,當年僅是魂階實力的天箭不夠資格。

  強者當道,弱肉強食。

  「天箭‧‧‧‧‧‧本皇會在這等你。」

  夭夜凝視著紫雲覆地的無際雲海,燦紅色的龍瞳綻放異彩,她曾失去過天箭,但她有預感,那人會再次站到她面前,這一次變得更加強大,強大到旁人無人可及。

  ◎

  韓矢突破三十一階天能的當日傍晚,萬雷閣上下難得地陷入寂靜的氛圍,長老們嚴肅的神色使得庭院練武的雷氏族子弟感到凝重。

  走進萬雷閣側院,韓矢的客房,雷震望著那具形同死屍的焦黑軀體,不發一語的神情顯得恐怖,不忍直視其傷勢,一張臉面佈血跡,四肢殘破,無一處完好肌膚,若非雷稚親自將她帶回,恐怕雷震都無法認出其人。

  這日萬雷山脈降下有史以來最為強勁的雷霆之力,其中央便是韓矢身處的雷池,而韓矢非但沒迴避,反而妄想吸收落雷的天能提升實力,此等舉動豈不是傻了。

  「簡直不堪入目……」

  「雷稚小姐,這次麻煩妳了。」

  「不會……他能撐過去嗎?」

  雷稚擔憂問道,她與雷牙的目光落在毫無生息的黑髮少年,在其身上,盤旋異樣的天金色雷火,伸手觸碰立即燒灼,連閣中精通醫術的長老都束手無策。

  這等景象他們從未見過,縱使是同樣曾在雷池修練的雷曉閣主都不曉得,好在依稀能聽見少年微弱的呼吸聲,否則平心而論,眾人早已放棄。韓矢身懷黑魔雷護體,通常落雷並不具威脅,但這次情況不同,落下的雷火並不尋常,藉由韓矢突破天能誘發天地誕生的落雷,威力可不小,即便是魂階強者雷曉都不敢保證能全身而退。

  該說幸或不幸,此雷的天能確實留存於韓矢體內,大量的能量足以讓韓矢一舉突破爵階天能,但前提是韓矢能將之馴服,否則只會被此雷吞噬。

  這等情況,雷曉與雷震自是不願看到,若自家客人死在閣中,這事傳出去豈不成為天下笑柄。

  雷震眼瞧如今慘不忍睹的韓矢,拂動老鬚,旋即若有所思道:

  「只能求助於丹鼎閣的幫助了。」

  「那幫怪人?」

  雷曉眉頭略皺,他自是清楚丹鼎閣的能耐。

  丹鼎閣貴為東域五閣之一,那幫人雖性情古怪,卻窮極一生煉丹,韓矢的傷勢憑他們的煉丹術肯定有辦法解決,何況眼下情況超出萬雷閣所及,論武功萬雷或許在丹鼎閣之上,但論煉丹與醫術,丹鼎閣才是翹楚。

  「依他們煉丹的經驗,或許能救韓矢小友。」

  「要拿什麼籌碼救他?那幫人對錢可視若無睹。」

  雷曉駁道,雖說煉丹技術首屈一指,但丹鼎閣坐落藥材遍地的靈藥山,別說花錢尋找藥材,他人尋求幫助花再多錢都請不動。

  想當年雷曉為了一枚協助他突破魂階天能的丹藥,不知被丹鼎閣的人折騰多少,最後還是答應做丹鼎閣的打手才說服對方,此事過往雷震自是清楚,但眼下韓矢的傷勢刻不容緩。

  「近幾年大金王國旗下的八歧閣四處挑起戰爭,墨王城也受到不少的侵略,邊境的丹鼎閣也受其害,若是萬雷閣肯出力‧‧‧‧‧‧」

  雷震說著撇眼看向雷曉,讓萬雷閣為一個他族少年大動干戈,說實話,換作他也不願意,果然事以致此,雷震只能親自上陣。

  正當雷震決定自告奮勇時,讓在場眾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幾週前藐視韓矢身分的雷曉,突然長吐一口氣,正色說道:「若是本閣的首席弟子有難,萬閣雷定然會義不容辭。」

  此話一出,不只雷震,連同雷稚雷牙二人都不敢置信,高達五級魂階天能的強者,雷曉在萬雷閣是何等身分,之所以雷曉未曾收過徒弟,是因為身為閣主,其弟子不外乎代表一個身分,此人將成為在大陸東域的萬雷閣,公認的下任閣主人選。

  如此大任不是傳給雷氏族長的長子雷牙,而是來路不明的韓氏族少年?

  若這件事傳出去,萬雷閣恐將面臨創建以來最大的動盪。

  「此事非同小可,你當真要收韓矢小友為徒?」

  「為救此人也別無他法,再說徒弟也只是記名徒弟,屆時不具備繼承閣主的資格,這事就當賣個恩情給他,期望韓矢日後不會與萬雷閣兵刃相向。」

  「閣主!老夫在此替韓矢小友向你謝過!」

  雷震雙膝跪地,感慨地抱拳道。

  意外之料的發展,從未想過雷曉會出此下策,若是幾週前的雷曉定然不會答應,但當韓矢透過與雷牙的決鬥證明實力後,雷曉似乎也對這名少年的潛力感到期待,能趁現在討好是最好,對萬雷閣將來的發展好處不少。

  「既然如此,便立馬派人通知丹鼎閣。」

  二人打定主意,剛回頭欲吩咐閣中下人策馬送信,門口處響起雷氏族男性們的騷動聲。

  「哇,這腰!這臀!這腿!」

  「好漂亮,這等美貌,恐怕雷稚小姐都自甘不如。」

  「白癡!人家雷稚小姐就在房內!信不信被聽到,你可見不到明天太陽‧‧‧‧‧‧」

  隨著騷動聲源頭看去,雷震與雷曉瞧見一名被眾人癡迷美貌的少女。

  少女姿色美若天仙,身著一套淡青色的衣裙,容貌出眾且縹緲,難得一見的美人,雷稚與之相比都相形獻矬,全身透發一股清新空靈的氣質,這股與生俱來的氣質,吸引住不少男人目光。

  即便年齡大上少女一輪,雷曉與雷震都不由得被少女纖細的柳腰,動人的曲線奪去目光,內心為之蕩漾,若是韓矢瞧見這等美女,只怕也會忍不住多看幾眼。

  在韓矢所知的女人中,韓雪最為吸引人是那純真與溫柔,炎艷則是尤物般的身材,雷稚是那小巧玲瓏的身姿,而這名青衣少女便是所有人之中,最顯得空靈與柔弱。

  少女漫入眾長老所在的韓矢房間,柔順青絲垂落香肩,她低頭抱拳,輕聲淡道:

  「丹氏族丹靈,見過各位前輩。」

  韓氏族韓矢,是何等的強運,似乎連老天都站在他這邊。

  雷震望著名為丹靈的少女,心中浮現此念頭。


  ※

  第二十八章:天雷,九龍天玄雷

  八歧閣,東域五閣之一,歸順於天能大陸東域的大金王國旗下,隨大金王征戰各國,其閣不屬於任何氏族,是由一群蛇形妖獸組成,此等妖獸具備媲美人類的智慧,天階實力之高,足以幻化人形,外型與常人無異。

  據傳八歧閣主真身為一頭擁有八顆蛇頭的九級魂階妖獸,論實力同等於萬雷閣主雷曉,但這也只是百年前的事,如今東域眾人並不曉得八歧閣主的真實實力。

  經過百年修行,只怕早已突破皇階天能強者的範疇

  丹鼎閣作為五閣之末,實力自然不高,雖說並非無強者,卻也絕非八歧閣的對手,丹鼎閣的子弟終生只為煉丹而生,只為煉丹而活,上好的丹藥能助人突破實力、醫治絕症,諸如常人無法辦到的奇事,藉由丹藥都辦得到,為此,不少強者都想丹鼎閣收納旗下。

  如今仰仗著大金王國的庇護,八歧閣定然不會輕易放棄此等大魚,幸虧近年丹鼎閣歸順邊境墨氏族王城,並且廣招強者作打手,八歧閣才沒大幅動作。

  而就在數週前,大金王國終於向墨王城進軍,展開預謀已久的侵略,兩國之間關係徹底決裂,八歧閣終於不用在意兵力,獅子大開口,向大金王國邀請大量的天能強者,準備一鼓作氣吞下丹鼎閣這塊大餅。

  身為丹氏組與丹鼎閣一份子,丹靈此次前來便是希望萬雷閣看在過去情分,協助一同對抗八歧閣的侵略。

  丹靈是何等身份,丹鼎閣願派出族長女兒,自是有著尋求協助的幾分誠意,旁人看來萬雷閣肯定得賣面子,而丹鼎閣有所不知,萬雷閣現下反而有事相求。

  在萬雷山脈頂峰的萬雷閣側院中,丹靈隨著雷氏族子弟帶領,來到一處齊聚萬雷閣長老的客房。

  丹靈沿途自是聽到不少雷氏族男性的調笑,論自身美貌,丹靈雖不敢自詡美若天仙,卻清楚自己仍有幾分姿色,這等姿色對於談判也算一大利器。

  走進萬雷閣客房,丹靈頷首低頭,髮絲垂落於肩,她抱拳,細語道:

  「丹氏族丹靈,見過各位前輩。」

  丹靈說完,抬頭看向眼前的雷氏族老者們,其中有兩名看來權力較高的長老率先回以抱拳。

  「萬雷閣主,雷曉。」

  「萬雷閣首席長老,雷震。」

  二人柔和笑著,示意丹靈無需拘束,儼然與平時威震四方的形象不同,想來是少女的美貌起了效果,又或前者同樣有事求於丹靈。

  丹靈自是察覺二人的態度,但她常被族人讚賞聰明伶俐,當下並沒將表情呈現在臉上。

  「小女此次前來是代家父,丹氏族長,丹元向萬雷閣尋求協助,為抵禦八歧閣的侵略,還請看在往日兩閣交情,協助丹鼎閣加強周邊防禦。」

  丹靈慎重選擇話語道,接著她卸下腰包,從中取出數十瓶白瓷器瓶的小罐。

  「這裡是十五枚三品丹藥,本源淬鍊丹,讓三十階以下天能實力者服下,能提高體內天能凝聚濃度,半年內少說提升三至四階,當作此次尋求協助的見面禮,事成後另有大禮。」

  裝納本源淬鍊丹的小罐被擺到桌面,雷震撇了眼雷曉,後者抽搐的神情差點沒讓她笑出聲,雖說三品丹藥並不算多珍貴,卻也煉之不易,何況一次大量的三品丹藥到面前,由此可見丹鼎閣對於此事的看重,而這還只是見面禮‧‧‧‧‧‧

  萬雷閣內的確有不少卡在三十階天能難關的弟子,假設今日雷曉答應協助丹鼎閣抵禦外敵,這十五枚本源淬鍊丹就能讓弟子們服用,對於萬雷閣是再好不過的美事。

  這等大禮送至面前,雷曉可求之不得,再說本來就預計有求於丹鼎閣,這十五枚本源淬鍊丹頂多算是額外的驚喜。

  「多謝丹鼎閣的厚禮,關於協助對付八歧閣的事情定然義不容辭。」
 
  「真是太好,家父一定會很高興。」

  丹靈摀嘴輕笑,青色的袖子滑落,露出光滑細緻的手臂,不知為何,僅僅是不禁意的舉動,卻也吸引住不少雷氏族男性的目光,眼前這名清新脫俗的少女就是這層魅力。

  緊接似乎想喝止雷氏族年輕輩的無禮行為,雷曉輕咳一聲,正色說道:

  「本閣也有事想請丹鼎閣幫忙。」

  「敢問何事?今日萬雷閣願出一份力,無論何事一定辦到。」

  「是這樣,本閣的徒兒受了點傷,想尋求丹鼎閣的高人醫治。」

  「能否先讓小女看看?」

  「這邊請。」

  丹靈被雷曉與雷震帶到客房內的大床邊,在眾萬雷閣長老的身後,雷稚也拉著雷牙湊到床邊。

  兩名妙齡少女各自以不同的目光檢視著床邊的黑髮少年。

  少年的氣息微弱,肌膚密佈鮮紅的血絲,四肢如被火燒灼焦黑,胸膛處凝聚著一團天金色的雷光,吞噬著右胸處的黑雷之印,宛若兩股巨大的力量在其體內爭鬥。

  雷稚見此,貝齒緊咬,擔憂地握住少年的手,此舉引來不少長老的錯愕,而丹靈自是不會露出這幅神色,對她而言,眼前這少年不過是名病患。

  丹靈細瞧著少年傷勢,碧藍色的美眸多了幾分睿智,取得雷曉的同意後,她將鮮手伏貼在少年的雷光肆意的胸膛,旋即天金色的兇猛雷光衝出,九條栩栩如生的龍雷盤旋於空。

  此等雷火,不僅萬雷閣眾長老沒見過,連雷曉與雷震二人都不曾聽聞,任一萬雷閣書庫的藏書都無類似紀載,這也是他們束手無策的原因。

  反倒是丹靈見到雷火的龍形樣貌,細緻的容貌不為所動,只見她將兩指抵在眉羽,伸手輕觸少年的胸膛,丹靈透過觀察心脈,一絲絲探查少年體內的靈魂力量。

  此舉是成為煉丹師必須具備的基本能力,世人稱之為靈視,是煉丹師藉由自身靈魂探查外界靈魂力量的能力,通常能用於判斷傷者的生命力與煉製相對應的丹藥,將靈魂力量修練至大成者甚至只要靈魂不死,即便肉體損毀,靈魂仍可存留於世間。

  經過半時晨的靈視探查,丹靈算是確定這名黑髮少年並無性命擔憂,但相對的,對此人卻也不非好事,凝聚於少年胸膛的天金色龍雷並非善類,若處理不當定然會奪去少年性命。

  丹靈作為煉丹師多年,閱歷無數的煉丹奇書,數年前她曾在某卷藏書見到類似此雷的描述,其雷名為——
  
  「天雷,九龍天玄雷。」

  聽聞丹靈道出天雷二字,不只眾長老聞之變色,連躲在門外偷聽的雷氏族子弟都震驚,天雷對他們而言相當於稀世珍寶,沒想到這名少年不僅身懷妖雷,如今更是連天雷都弄到手。

  丹靈雖同樣震驚,但卻並未表現於眾人,據她所知,九龍天玄雷,誕生於天地之間,其形如九條金龍盤聚蒼穹,通常只在煉製八品丹藥引發的丹雷出現,丹鼎閣煉製的丹藥最多不超七品,因此丹靈也是頭一次見到此雷。

  「此人的傷勢不尋常,依小女的煉丹技術幫不上忙。」

  「無須自責,能確定徒兒體內雷火的真身,已是最大的收穫。」

  雷曉自是清楚天雷的危險性,縱使是丹鼎閣,恐怕也不願接手這等燙手山芋,他瞧了雷震,雷震似乎也對這結果感到自責,若是當時雷震在場,定然會阻止韓矢接下天雷。

  在二人萬念俱灰之際,眼前的青衣少女卻徒然發話道:

  「請諸位別灰心,請容我將貴徒帶回丹鼎閣,家父或丹鼎閣主興許有辦法化解九龍天玄雷。」

  「此話當真!?」
 
  雷震聞言,激動握住丹靈的纖玉細手。

  若是兩位技術高超的煉丹師肯出手,韓矢的安危自是不必擔心。

  「哎,小女猜想家父是不會拒絕。」丹靈被突然握住手,明顯感到困擾,而看在對方是名地位頗高的長老,她也不好說些什麼:「何況還期望貴閣協助抵禦八歧閣。」

  「事不宜遲,本閣這就吩咐人準備全閣最快的馬匹。」

  「不必,老夫有更好的主意。」

  雷震大手一把扛起床鋪昏厥的韓矢,指尖放在口唇,吹響一聲嘹亮的口哨。

  ──────嗷嗚!

  口哨落下,萬雷閣外的山腳處,傳來一聲響徹整座萬雷山脈的狼嚎聲。

  伴隨狼嚎的出現,萬雷閣之外接連響起雷氏族子弟們的驚愕聲,不到半刻,一頭足有兩丈高的巨大狼形妖獸衝進庭院,其皮毛白如蒼雪,黃金色的狼瞳就如韓矢一般。

  「嗷嗚──!」

  狼獸響應著雷震的口哨現身,其真身為兩年前炎城拍賣會,荒狼落下的雪山蒼狼幼崽,經過雷震兩年的飼養,已然成長為成年的雪山蒼狼,並且聽令於其主的號令。

  「丹靈小姐,請乘上牠,不出兩日便可抵達丹鼎閣。」

  雷震將黑髮少年連同貼身的月牙色重弓安置在狼背,接著請旁人準備從伙房準備一塊鹿肉,他遞到蒼狼血盆利牙的嘴邊,輕拍蒼狼的頭部說道:

  「護送韓矢小友去丹鼎閣,等他醒來,他便是你的新主人。」

  「嗷,嗷,嗷,嗷。」蒼狼宛如回應著雷震的話語,低聲狼嚎抱怨。

  「聽話,你真正的主人是韓矢小友,老夫不過是代他養育你。」

  雷震搖頭苦笑,旋即撇眼看向狼背上的黑髮少年,不知為何,雷震總覺得當下次再見到韓矢時,後者的實力將會遠勝自己,屆時或許萬雷閣還得仰賴他的庇護說不定。

  「丹靈小姐,本閣會讓萬雷閣準備準備,一個月後前去支援丹鼎閣。」

  目送丹靈輕身躍至蒼狼的白皮後背,雷曉鄭重抱拳道。

  「那便多謝雷曉閣主,一個月後見,到時定然還你一個完好如初的徒弟。」

  「其實此人也不算我徒──」

  不待雷曉將話說完,蒼狼在雷震的催促下邁步衝出萬雷閣的庭院。

  ──────────嗷嗚!雪山蒼狼躍跨過萬雷閣的正院閘門,撕掠夜空中,雷霆湧動的山峰雲霧,消失在萬雷閣眾人面前。

  當兩人一狼的身影離去同時,雷震正想返回客房作收拾,這才發覺有些氛圍不對勁,不見平時那名趾高氣昂的金髮少女與她雙胞胎的金髮少年,二人身影隨著丹靈等人的離去也隨之消失。

  「雷曉閣主,族長那邊你自己去解釋,老夫可不幫忙說話。」

  「本閣知道‧‧‧‧‧‧這妮子,總是不讓人省心。」

  「這也是雷稚姪女的個人魅力。」

  「幸災樂禍,還不是你將她寵壞。」

  「老夫不懂您在說什麼,呼呼。」

  天能大陸東域萬雷閣,權力僅次於雷氏族長的兩名老者,望著萬雷山脈白霧繚繞的夜空,二人心裡所想不盡相同,但卻都與今日離去的韓氏族少年有關。
 

  ※

  第二十九章:封印相擁

  丹鼎閣,分為外閣院與內閣院,各自坐落不同地區,外閣院建在墨王城邊境的靈藥山腳,作為丹氏族子弟的修練之地,此處防禦雖無法比擬內閣院,但畢竟是培養將來族中煉丹師的重地,仍僱用了不少天能強者駐守於此,爵階強者以下絕無法輕易靠近。

  在靈藥山外閣院的地底下,有著一處仙境般的世外桃源,丹鼎閣將此處稱之為靈藥鄉,此處四季瀰漫濃厚的藥香,常人走入無須半刻,便會被過多的藥氣衝暈,想進入此地,必須將天能修練至三十階天能,具備五行之力護體才得進入,數百年來,丹鼎閣煉製丹藥的藥材都來自於此。

  靈藥鄉中央,有座由黑岩鋪建而成的小池,池子周圍,擺設著四尊龍頭雕像,龍嘴大張,吐息間一道道黑青色的藥液,從中源源不斷的湧入石池。

  石池內,是一潭顏色極為混濁的黑青色池水,這池水蘊含的藥氣懾人,別論煉丹菜鳥,即便是煉丹師老手都要慎重靠近,石池內的藥液少說由近百種藥材提煉而成,否則不會飄散這等強烈的藥氣。

  在石池周圍,三道人影聳立,他們分別是那日離開萬雷閣的丹靈、雷稚、雷牙,他們的目光,此時皆緊緊注視著打著赤裸身體的黑髮少年。

  「這藥池真的有效嗎?」雷稚懷疑問道,她不曾學過煉丹,自是不清楚每個藥材的功效,若是丹靈有那個意圖,從中參雜毒藥輕而易舉。

  「雷稚小姐請放心,這是家父由數百種藥材調配的四品丹液,再嚴重的傷勢,只要心脈尚存天能,便可藉由藥力治癒傷口。」

  丹靈蹲下身子,纖手輕觸藥池晃動。

  「不過此人體內的九龍天玄雷,恐怕沒那麼容易解決,即便是家父,都不曾見過這等狀況。」

  「需要做什麼,我們都可以幫忙。」

  雷稚看著黑青色藥池內的黑髮少年,強忍擔憂地摸上沉悶的胸口。

  從旁人眼底,雷稚如今的舉動簡直就像傾心上少年,而事實也確實如此,感情便是如此突然,說喜歡便是喜歡,雷稚也無法否認,在看到韓矢展現的天賦後,她不可能沒動心,因此看到如今渾身是傷在藥池療養的韓矢,雷稚的內心自然不好受。

  「不麻煩二位。」

  丹靈聞言,搖了搖頭,若有所思看著雷稚與雷牙二人,透過煉丹師特殊的靈視,她能一眼看出他人擁有的五行之力,雷氏族自古便是繼承金之力天能,而所謂的天雷誕生於天地之間,蘊含的天能屬性同屬為金,金上加金,只會促使韓矢的九龍天玄雷加劇侵蝕。

  金剋木,火剋金。

  若想壓住九龍天玄雷,只是寄望在火之力的天能,而這力量必須是不輸天雷的磅礡能量,近幾日翻閱各項書籍,丹靈只能推測出一種辦法。

  「若想救他性命,需找到能剋制天雷的火屬天能,同樣誕生於天地間的天火。」

  天火,與金之力的妖雷、天雷是同等的存在,出沒於天能大陸各地,同樣可分為產於妖獸體內的妖火與誕生天地之間的天火,唯有天火方可剋制同為自然天能凝聚的天雷。

  然而天火又並非說找便可找到,若說形成天雷要花費數百年歲月,天火亦是如此,韓矢身懷的九龍天玄雷是特例中特例,所謂的天雷哪是說遇便可遇到。

  丹靈不安地思索著,旋即想到解決辦法,她咬著紅唇,細緻臉頰浮現一抹緋紅。

  無法壓制住,便只能將其暫時封印,而這封印之法‧‧‧‧‧‧

  「我會嘗試封印韓矢公子體內的天雷,你們先迴避一下,最好離得越遠越好。」

  雷稚雷牙二人聞言,頓時向丹靈投以困惑的目光,雷稚雙臂抱在胸前,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有什麼見不得人嗎?我想留在這確保韓矢的安危。」

  「這‧‧‧‧‧‧」丹靈聽到雷稚的回應,顯得有些怯懦,嫣紅的臉頰變得更是紅潤:「那至少請雷牙公子迴避,麻煩你了。」

  「行,我先到上面等你們。」

  沒有理由反駁,雖同樣擔心韓矢,但雷牙可沒興趣一直盯著大男人的身體。

  「多謝雷牙公子‧‧‧‧‧‧」

  隨後雷牙消失在藥池旁的樹林,丹靈先是遲疑半會,確認人已離去,接著便走進藥池之中,纖手輕輕解開衣衫鈕扣,咬著嬌唇,在雷稚錯愕的目光下,一具如皎月般雪亮的白皙身影,前凸後翹的赤裸女體,便這麼暴露在空氣。

  見到丹靈這般舉動,雷稚孩子氣的臉頰也是不由自主掠過緋紅,她連忙輕咳一聲,裝作沒看見轉過身,沒想到丹靈如此大膽,難怪要先支開雷牙,畢竟換作是雷稚,也不願讓陌生男子見到裸體,即便那是救人必須的行為。

  「身材挺好嘛‧‧‧‧‧‧」

  雷稚此話不出倒好,一出便讓丹靈羞澀的臉頰上變得滾燙如火。

  丹靈下意識摀上曼妙的赤裸身子,發育洶湧的上圍被遮起,細緻的柳腰嫵媚,隨著瀰漫的熱氣,芊芊玉足步入黑青色藥池,旋即丹靈害羞地牙一咬,從後抱住池中昏厥療傷的韓矢。

  此舉立馬引起雷稚的錯愕目光,但她也不好說些什麼,只能暗自安慰自己,丹靈此時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封印韓矢體內的九龍天玄雷。

  而裸著身子的丹靈亦是如此安慰自己,她好歹是女孩子家,雖說從小被人讚賞天資聰敏,但這與暴露身體給不是自己夫君的男性療傷,丹靈此刻也是鼓起偌大的勇氣。

  丹靈透過赤身從後抱住韓矢,一絲絲將體內的天能之力傳入,丹靈身為丹氏族,身懷丹氏族自古便傳承的火之力天能,成為煉丹師的條件之一,便是需要具備足夠的火之力天能。

  如今韓矢心脈處盤據的九龍天玄雷自是不能輕易破除,但丹靈猜測藉由相剋的火之力天能,或許能起到抑制的作用,此法與煉丹師凝丹的作法相同,她只需要依靠火屬天能包覆住天雷四溢的能量,屆時兇猛的九龍天玄雷便不會繼續吞噬韓矢。

  丹靈細膩操作體內天能,透過肌膚的親密接觸傳入韓矢的經脈各處,衝破每處被天雷阻塞的穴位,讓溫熱的火之天能包裹在韓矢冰冷的軀體。

  池中二人之間,漫起一道道一金一紅的氣旋,丹靈裸身擁抱韓矢的身影飄散零星的火光,劃破黑青藥池的模樣,美得宛如藥池中的美人魚,極為動人嫵媚。

  經過半個時晨的封印過程,丹靈終於順利將體內微弱的天能徹底包覆天雷,在韓矢的丹田處凝聚成一顆丹丸大小的雷珠子,而就在丹靈鬆口氣,輕輕放開緊擁韓矢的手時,她卻突然察覺到甚麼,碧藍色美眸緩緩抬起,隨即‧‧‧‧‧瞧得身前同樣赤裸身軀的黑髮少年轉過身來。

  兩人雙目對視,丹靈清新空靈的臉龐,瞬間變得通紅如火。


  ※

  第三十章:初識丹靈

  二人在泛著翩翩白霧的藥池中對望,韓矢無法停止注視,眼前這名陌生的少女是如此清新脫俗,迷人的曼妙身姿,赤裸的滑嫩肌膚,水蛇般的柳腰,韓矢意識剛清醒,便不禁為少女的美貌著迷。

  這等感覺即便是在韓雪身上,韓矢也不曾感覺,是股情慾的悸動。

  而丹靈自是不知韓矢如今所想,這名黑髮少年從未見過她,而此時丹靈更是赤裸著身子,擁抱著少年身體,丹靈也是女孩子家,遇到這種情況,她表現得不知所措,察覺韓矢炙熱的目光,連忙撇過羞紅的臉頰,生硬的乾咳一聲。

  丹靈的乾咳聲,將韓矢從微微的情慾中拉了出來,丹靈赤裸的嬌軀宛若上岸的美人魚,當下噗通一聲埋入藥池,令人情慾迷離的性感身姿,旋即淹沒在黑青色的藥池,只露出丹靈那通紅的美麗面龐。

  見到池中隨之盪起的圈圈漣漪,韓矢的神情也是有些尷尬,這事他真沒頭緒,誰會料到剛清醒過來,眼前便是一名美若天仙的少女,更別提這名少女還全身赤裸抱著自己。

  「妳,是誰?」

  「韓矢公子,小女是丹氏族丹靈,此次是助你封印體內的天雷‧‧‧‧‧‧敢保證,你我絕無行男女之事。」
 
  丹靈嫣紅唇瓣流露的話語,入耳細膩而舒麻,韓矢能感受一股邪火湧入下腹,為不讓對方認為自己是下流之輩,韓矢趕緊別過腦袋,回想失去意識前的情景,記得當時正處於突破天能的階段,緊接著,接下從天而降的巨大落雷,自此,韓矢便毫無印象。

  「是妳救了我嗎?」

  韓矢撓動被藥液浸濕的髮梢,似乎覺得有些尷尬。

  「這是哪裡?看樣子不是萬雷閣。」

  丹靈聞言,怯弱地點了點頭,面頰上的紅暈仍未散去。

  「這裡是丹鼎閣的地下,靈藥鄉。」

  「怪不得,有股濃厚的藥氣。」

  韓矢也曾聽聞東域某處,深藏地下,這座滿佈藥材的秘境,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這股濃厚的藥材氣息,若是韓矢沒將體內天能包覆在肌膚,恐怕只是輕輕吸入便會不省人事。

  然而卻不知是如何來到此處,這段期間發生的事完全沒印象,此時韓矢唯一能感覺到的異樣是自身體內,正有股不屬於他,也不屬於黑魔雷的天能之力,這股天能少說有魂階強者的程度。

  韓矢嘗試催動體內的天能,順著經脈流動,丹田爆發強大的能量波動,隨即一道金黑色的雷火盤旋在伸出的手掌之中,若沒意外,這本該是韓矢兩年前收服的黑魔雷,但如今這股黑雷中,似乎參雜了一絲異樣的金色玄雷。

  「這是怎麼回事?」

  韓矢金色的瞳眸映著雷火的光芒,他向面前將身子埋入藥池的丹靈問道。

  失去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什麼事,不僅一下子便來到丹鼎閣,身體之中更是獲得強大的力量。
  
  「公子,這裡不好說話,先讓小女穿上衣服,不知可否‧‧‧‧‧‧?」

  丹靈咬著紅唇,面頰依稀是淡淡的羞紅,她不安地抱起滾燙池水中,泡得泛紅的細嫩嬌軀,扭捏的模樣著實性感,不禁意的舉動讓韓矢下腹的邪火再度湧上。

  「啊啊,這倒是我疏忽,您請便。」

  韓矢見情況不對,慌忙壓下邪火,轉過身背對丹靈,雖說是意外,但韓矢確實是將人家女孩子的身體看了個遍,為證明自己的清白,他必須壓下腹部的這股情慾,不然可有得他受了。

  丹靈在韓矢轉過身期間,劃破池水,逃出霧氣瀰漫的藥池,來到池邊換上淡青色的衣裙,剛一抬頭,她便與池邊的雷稚對上眼,後者此時的神情複雜,來回看著丹靈與池中的韓矢。

  「九龍天玄雷已經封印,無須太過擔心。」

  丹靈連忙裝作沒事,繫上柳腰間的青色緞帶,細微的舉動讓濕潤的青絲垂落胸口,令男人為之傾狂的曼妙身材,雷稚看得不禁感慨,明明同樣歲數,兩人的發育卻天差地遠。

  雷稚嘆了口氣,接著拎起地上的一包錦囊,扔向藥池中赤裸的韓矢,錦囊內裝著韓矢失去意識前穿著的古袍,如今這件古袍有著不少破損,顯然是在無數次的雷池修練下耗損。

  而韓矢也不疑有他,不過是件衣著,再破爛能穿便可,換上殘破的古袍,韓矢從瀰漫的白霧中走出,跟著丹靈與雷稚二人離開丹鼎閣之下,靈藥鄉神秘深不可測的仙境之地。

  此時的韓矢,不知失去意識期間發生的事,亦不知今日結識的丹氏族少女,將來將伴隨他漫長的修練之路。  

待續



後言:

各位嗨嗨,這邊是作者青炎桑。

感謝各位點近來閱讀矢破天境

為方便新讀者的追更,矢破天境第一卷篇章,將以合輯的形式再次上架~



本人在這想宣傳下,矢破天境的其他連載平台──原創星球 Penana

還請各位不辭辛勞,進入平台登錄帳號(持FB或谷歌便可)

懇求平台收藏作品~推薦~如有能力甚能應援

感謝各位大力支持

感謝讀者耐心的等待。


81 巴幣: 10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