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十一章~第十五章 正式版

輕言/青炎 | 2020-11-30 22:28:53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十一章:其名,天箭
  雷奏箭矢如雷鳴般轟響,在半空橫掠出白金色軌跡,兩股強悍的力量相互衝擊。
  熱氣四溢的火鳳將雷光吞沒,雷光箭矢源源不斷炸裂雷能,能量衝擊著漫天灼燒的業火,兩股力量在拍賣會上空,形成撼動整棟建築的龍捲。
  龍捲直嘯衝上穹頂,將拍賣會場炸出天井。霎那間,消散的雷光與熾火落下,無數的瓦礫碎石掉落,整座華麗的會場,淪落為殘破不堪戰場。
  「這才第十一階天能,這事有沒弄錯?」
  古戰望眼不敢置信,看似弱不禁風的韓矢,竟潛藏這股危險的力量。
  韓矢僅憑一己力抵銷炎艷的攻勢,古戰若非親眼見證決計不信,。
  ‧‧‧‧‧‧
  然而,古戰殊不知是,事實可不是如此。
  韓矢充其量第十一階天能,儘管具備前世的天能技法,卻大多無法將其威力發揮。
  此刻韓矢能發動的天技,攻擊型僅有天技火蛇矢,其餘就是箭步、雷動等補助型天技,方才之所能與炎豔抗衡,這都要虧於先前拍賣標下的月牙弓。
  幸虧現世人有眼無珠,這才讓韓矢化險為夷。
  月牙弓具備使操縱者天能倍化的特性,韓矢便是得以讓體內的天能暴漲,成功發動三十階天能的天技,否則在炎艷召喚火鳳凰的瞬間,這座包廂將毫無疑問陷入火海。
  而凡事有利亦有弊,強迫天能暴漲自是有代價,體內超載著過量的天能,韓矢的身體就猶如被熱浪撕扯,要恢復平靜少說要數分鐘時間。
  但即便整個人身體彷彿被撕裂,情勢儼然沒法讓韓矢停下。
  為不給炎艷追擊的機會,韓矢咬牙忍住疼痛,架起大把的箭矢。
  一箭、二箭、三箭射出。
  然而,一次次擊出的箭矢,皆被熊熊業火燃燒殆盡。
  韓矢咬牙認清實力的差距,在韓雪的攙扶下勉強撐住。
  「替我撐住一段時間,我先平緩體內的天能。」
  「包在老子身上,你就僅管歇著吧。」
  「放心交給我們。」
  古戰、幽拳察覺韓矢體內不尋常的能量,紛紛主動站到韓矢的跟前。
  古戰扛起大斧站在前方,幽泉在後戴上金色的拳套。
  瞧見著可靠的夥伴身影,韓矢耳旁響起韓雪聲音。
  「韓矢哥哥,需要多久?」
  「三分鐘,不,兩分鐘就足夠。」
  韓矢話落,盤坐於地,閉上雙眼,感受著能量長河在體內流竄,層層天能湍流注入其中,韓矢接納著能量的激湧,正設法中和那股磅礡的力量。
  韓雪瞧著韓矢的努力,轉身一襲絲綢白衣飄逸,提起繫在腰間的精雕細劍。
  持劍少女的雪白身影,那道身姿彷彿仙女下凡,優美中十分地柔和。
  「要來了!」
  幽泉直覺異樣提醒道,古戰隨即揮舞起戰斧,在塵埃瀰漫的空間下,猛然升起陣陣熾熱的火旋,振舞絢爛燃燒的火翅,炎艷向著這裡步步逼近。
  在炎艷的腳下,地毯被高溫熔解,華貴包廂被火柱炸出坑洞。
  好似威嚇著韓雪等人,炎豔橫向揮下鐵扇,火炎宛如利刃,撕裂開燒焦的牆壁。
  「讓開,找你們沒事。」火焰中的美人說道。
  「容我拒絕妳的要求,這小子命是老子的。」古戰反駁道。
  「這是我族之事,外人休想插手!」炎艷怒言道。
  「炎氏族長,我想這之中有些誤會。」幽泉正想著緩和氣氛。
  「誤會?此人損毀炎朝商會的倉庫,罪不可赦,這能有何誤會?」
  炎豔瞪視盤坐地面的韓矢,倏然間,一道銀光的劍茫疾馳而來,一劍就作勢抵上炎艷的喉嚨,而炎豔卻毫不閃躲,頸邊炸出烈焰火旋,將那柄細劍彈開,擊劍者被火炎逼退。
  然而,這並未制止擊劍者的進攻,只見韓雪纖玉雙手在胸前結印。
  「韓氏族天技,冰結霜龍。」
  天能釋出瞬間道道結晶聲響起,燒灼的地面被突如其然的冷氣凍結,韓雪的雙掌凝聚起冰晶,冰晶猶如兩條栩栩如生的小龍,在一陣刺耳的龍嘯下,霜雪龍首朝火焰衝擊。
  炎豔見此,眉頭緊蹙,後背綻放出火鳳的熾焰,形如巨手將冰色霜龍阻擋。
  冰龍與火鳳相擊一瞬,燃燒的冰晶蒸發成水霧。
  「這是水屬的五行之力?」
  幽泉瞧見冰龍的出現,難以按耐內心激動,望向身後韓雪身影,忍不住驚呼起對方力量,能夠這般操弄五行之力,莫非韓雪的實力在三十階天能之上。
  「這下可有趣了,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見韓雪施展這般強烈的天技,古戰好戰的熱血被其點燃,緊接在冰龍之後,古戰爆漲木之力,綠色氣旋環繞於斧,伴隨般的巨人氣勢下,一斧子劈開炎艷的火焰。
  「古氏族天技,萬丈巨身斧。」
  「古氏族天技,黃泉獅虎。」
  幽泉緊隨在後,金色雙拳相碰,重擊大地,地面碎裂。
  熾金色的獅虎從炎豔腳邊衝出,大張虎口便想將後者咬下。炎艷面臨三人天技的威脅,神色卻是從容不迫,暴漲的火旋幻化為無數火蝶,數以萬千的火蝶形成一道火牆,與冰龍、巨人、獅虎相撞,爆炸的衝擊波四散,嚇得會場眾人連忙使動天能護體。
  在這連串的騷動中,韓矢內心平靜彷彿置生死於度外般,暴漲的天能就像被馴服般,轉化為沉靜的天能力量,在韓雪等人奮戰的身後,韓矢緩緩睜開那雙金眸。
  那一刻,黑髮金瞳的少年猶然變回曾經天氏族英雄,其名,天箭。
 
  第十二章:雷震老人  
  天能正源源不斷地湧出,韓矢能感受著體內天能,將其提煉成純粹的能量。
  金黃色的光芒自肌膚各處竄起,遍布全身光芒將韓矢渲染。
  十一階、十四階、二十二階、三十階。
  如鬼神般速度突破的天能,在韓矢體內達到難以置信平衡,一股前所未見的金色能量纏繞於身,天能的白金色氣旋,伴隨一陣轟鳴聲落下,韓矢周身飛旋起白金色電流。
  三十階天能具備的五行之力,韓矢正嘗試著逼出體內的金屬天能。
  金如火雷,萬雷淬體,金之力的氣旋包裹,換來是絕對的速度與結實的軀體,雖不及當年的力量萬分之一,但足夠讓韓矢抵擋炎豔的力量。
  韓矢於此時緩緩起身,上前接住被火蝶擊飛的韓雪,隻手溫柔搭在少女的肩膀,韓雪臉龐是被火蝶燒紅的肌膚,韓矢見到這層傷口,心疼摸上韓雪腦袋。
  「韓矢哥哥?」
  「妳做得很好,在後面歇著,接下來交給我。」
  『天氏族天技,箭步』
  韓矢溫婉一笑,天技重踏於地,碎成碩大的窟窿,一個踏步瞬上炎豔的死角,架出雷火密佈的月牙弓,三柄箭矢在弓身纏璇,一頭頭兇猛火蛇竄起。
  「敢跟本小姐玩火?」
  「這有何不可呢?」
  「那我倒要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韓矢如此蔑視炎艷,令炎豔的怒氣更盛。
  炎艷盛怒的身姿好似絢爛舞女,熾熱燃燒的火舞颳起層層業火。
  韓矢的烈炎火蛇與業火的火蝶對上,兩者相互吞噬對方,炙熱的火光頓時飛射,火焰的高溫被急速上升,上昇為毀滅的藍火,湛藍色火焰的威力恐怖如斯,就連不遠處的古戰等人,都被其熱浪衝開數呎。
  韓矢隨即察覺藍火即將引爆,對此韓矢也不做逃跑,熟知彼此的實力差距,現在退縮將再也沒機會,於是在銀色的步伐下,韓矢化為雷光般殘影,一瞬出現在炎豔的身後。
  「小爺這就教妳什麼叫玩火自焚!」
  韓矢不給予炎豔反應的時間,狠狠踢腳在美人的後背,接著架起月牙弓接連射出箭矢。
  炎艷在韓矢的偷襲下,嫵媚的身姿狼狽墜落,掉進毀滅的湛藍火雲。
  「那臭小子竟然贏了!」
  「別開玩笑,那可堂堂炎艷耶。」
  幽泉與古戰簡直難以置信,韓矢竟然在與炎艷交鋒下,不僅沒被炎艷輕易擊潰,反倒給予炎艷出乎預料重擊。韓氏族韓矢,此人若繼續放任他成長,可料想將來實力是多恐怖!
  「韓矢哥哥……」
  韓雪水藍色的瞳眸映著韓矢身影,不同於古戰與幽泉的驚喜,韓雪無法由衷為韓矢感到高興,韓雪清楚實力大幅提升絕不是好事,若韓矢無法掌握體內那股龐大的天能,被其力量反噬只是遲早的事。若能仔細觀察韓矢的神色,便能從中察覺明顯不對勁。
  ──轟!
  「果然沒這麼容易。」
  韓矢忍不住跪倒在地面,抬頭望向面前噴發的湛藍火柱,那道毀滅般能量的火柱裡,一名鮮紅的身影正怒視著他,旗袍老早便被火炎燒得破爛,無數血痕在其肌膚狼狽落下。
  韓矢凝視這火焰惡魔般身影,能感受對方實力仍持續上漲。
  天能實力,四十階天能,亦或在這之上。
  韓矢擦去嘴角溢出的鮮血,一股濃厚的鐵鏽味充斥口中,長時間保持不該有的大量天能,讓韓矢身體不堪其負荷,即便具備與炎艷相抗衡的力量,這幅身體卻無法如他所願操控。
  正如換取力量的代價,韓矢體內的五臟六腑正如撕扯般疼痛。
  「只能到此為止了,咱們離開這裡!」
  韓矢這麼說著,身影再度化為銀色殘影,一瞬間後退抱住韓雪,跟隨古戰、幽泉身後躍出包廂。即便他們不必說出口,也能明白單憑現階段實力,是無法與炎艷相抗衡。
  「別讓他們跑,捉拿下他們!」
  湛藍火焰灼燒下,炎艷怒聲號令喝止,在韓矢等人逃亡路上,猛然竄起數十道火旋,灼燒的無數道火旋內,是數名炎氏族的高強天能修煉者。
  古戰為此感到震驚,任誰也沒想到,在這緊要關頭,炎氏族有這般戰力。
  「喂喂,這三十階天能少說有十位!」
  「沒辦法了!韓矢、韓雪,我和古戰保你們兄妹離開,在事情查明之前,別輕易靠近炎城!」幽泉叮囑下,韓矢跟韓雪紛紛點頭。
  古戰緊接率先衝上前對峙,大斧一揮,翠綠戰斧直逼敵手,巨人戰斧重劈而下瞬間,炎氏族這方齊聚起大量的天能,將整座會場壟罩上無數火光,幻化為淹沒整座會場的成群火蝶。
  「炎氏族天技,大千火蝶!」
  ──轟隆!
  而就在這瞬間,一道磅礡的雷光之牆唐突乍現,奔雷般強大威力阻擋下火蝶。
  「炎氏族諸位可否到此為止,唸在老夫的面子上放過他。」
  在雷光之後,有位身披斗篷的身影落在會場,他便是先前躲藏暗處的黑衣人。
  黑衣人當著眾人面掀開遮蔽的兜帽,其真面目是名幾乎年齡半百老者。
  老者的五官深邃,雖略為老態,卻也不失嚴厲。
  「這位韓氏族少年,我雷震保定了!」

  第十三章:爵階
  天能大陸實力階級,天階一~五十階→爵階→魂階→皇階→玄階→帝階→神階→造物階
  雷氏族雷震,這個名號在大陸北域或許不怎麼響亮,但在大陸的東域卻是聲名顯赫,在場氏族都知曉其人物,只是沒料到此人會出現在這。
  此人耳熟能詳的事蹟層出不窮,諸如以徒手宰下五十階妖獸,以裸身浸泡在充滿雷霆之力的池子,種種事蹟都足以驗證高強的實力。如今,這傳聞中人物正拂袖掀起萬雷之力,將成群的熾熱火蝶吹飛,猛烈的雷流充斥在雷震身軀,與韓矢的力量有著天壤之別。
  在雷震拳拳震發的雷流下,炎氏族頓時失去戰鬥能力。
  「這就是爵階天能的實力!」
  爵階天能,那是突破天能五十階以上的強者領域,與下位者最大區別便是肉體,爵階天能的修煉者能以五行之力淬鍊,讓身體獲得更加強韌的力量。
  「多謝前輩相救。」韓矢連忙抱拳道。
  「不必多謝。」
  雷震老人撇眼韓矢,老練眼眸是深不可測的雷光。
  「這事結束,老夫有事想請教韓矢小友,是有關於你使用的天技。」
  ──!
  聽聞雷震這麼說,韓矢倒抽一口氣。
  雖然僅有一瞬間,但韓矢卻是下意識怯步。失傳已久的天氏族天技,照理說現世早已無人知曉,即便是韓矢的養父,韓蒼,都不曾發現。
  難道在現世有人能認出自己的天技?
  「韓矢哥哥,你怎麼了?」
  察覺韓矢緊張的神色,韓雪小手摸在對方的面頰,而韓矢露出不由露出苦笑。
  「妮子,後悔隨我來嗎?」
  「不後悔,韓矢哥哥在哪,雪兒就在哪。」
  韓雪笑盈盈道,笑容就如雪下的冰晶般動人,讓韓矢內心平靜許多。
  「你們兄妹夠了沒?眼前還有敵人。」
  幽泉白了眼二人,她這般話讓韓矢有些回神,韓雪則紅著臉低下頭。
  但幽泉話沒說錯,眼下可沒時間想這些。
  韓矢沉穩住氣,拉下月牙弓的弓弦,金色瞳眸坐落在焰火的身影,炎豔張開絢爛的鳳凰雙翼,灼燒的火翼早已不是星火,而是更加純粹危險的能量。
  這股氣息與雷震的力量類似,炎豔真正的實力貌似遭到低估了。
  炎豔怕是半隻腳跨過爵階的五十階天能高手。
  這般等級對如今韓矢而言,實力的差距莫過於懸殊。若要比喻,就是地面的螻蟻與展翅的鳳凰,是截然不同世界的存在,再次體會到自身的弱小,韓矢無可奈何道:
  「老前輩,還請助我離開這裡。」
  「正有此意,炎豔就交給我,你們先撐著會。」
  雷震留下此話,轉身便撲向焰火中的身影。傾刻間,剛被炸出天井的會場上空,無數道焰火與雷光交錯,兩名天能高手的交戰極快,旁人難以跟上其速度。
  「前輩放心,剩下的交給我們,上吧!雪兒。」
  「收到,韓矢哥哥!」
  圍聚在會場的正中央,韓矢與韓雪背靠背,二人持弓與持劍的身影,以絕佳的默契穿梭戰場。韓矢架弓旋身踏地,箭矢疾如破風,襲往韓雪面前敵人。
  「雪兒!」
  「韓氏族天技,冰結。」
  韓雪緊盯著箭矢劃過戰場,一道結印在銀白劍尖成形,冰裂的寒霜結印下,箭矢瞬間凍結,霎那間,冰色的箭柱貫穿敵人胸膛。二人連串的配合迅速,數名敵人迅速倒地。
  「哈哈,這場面真是讓人興奮啊!」
  古戰揮動沉重的大斧,碩大的颶風熄滅烈火的侵襲。乘著古戰的浩大氣勢,幽泉揮出金色的拳套,釋放出天能的氣旋,震出的能量勉強擊退敵人。
  幽泉的天能實力並不如古戰,也沒有像韓矢那般奇特的力量,抬眼望去另處的戰場,韓矢與韓雪正相互配合,擊殺炎氏族的高手,兩者年紀都與幽泉相差無幾,卻紛紛表現出不同凡響實力,與之相比,幽泉的修煉天賦可說是平凡無奇。
  但這又如何?
  幽泉絕不會因此氣餒敗下陣,她好歹也算是傭兵團的成員。
  這點程度的差距,幽泉有自信靠氣勢彌補。
  「──荒狼傭兵團長,荒狼!」
  這時,瞧見著炎氏族高手被逐個擊退,炎艷以猛烈火旋彈開雷震的攻擊,對著高台角落的男子喊道:「助本小姐拿下韓矢,今日之事便不計較,我再重賞你一萬金!」
  「哈,當初冒名韓矢這小子作亂果真是正確。」
  荒狼聞言,在高台瞧著底下人廝殺。
  「這交易,荒狼傭兵團接受,小的們,上!」
  荒狼放聲號命後,隨即大步躍下高台,擋住韓矢等人的退路。
  與此同時,會場的大廳衝入數十位身影,一個個黑衣人堵住會場出入口。
  雖說實力上看似參差不齊,但光人數便足以佔上風,要想阻擋韓矢等人剛好。
  眼下幾人再怎麼硬闖也無法鬆懈,其餘炎氏族高手可不會輕易放人。
  在這情況下,韓矢的選擇是──
  「荒狼,我提出與你單挑,贏了便放我們走。」
  「臭小子,你貌似沒搞清楚狀況?在這必死無疑的狀況,我何必與你談條件?」
  「你若擊敗我,先前得標的妖獸天晶歸你,這價值可比韓剎的委託金多吧?」
  「齁齁,這話倒有意思,但只要你死在這裡,妖晶也終究是我的。」荒狼面露狡詐的神色下,狂笑視線投向韓矢的身後,那令人憐愛的白衣少女身上。
  「除非,你把那美人兒也當籌碼,輸了便將她交予我,由老子好好疼愛她!」
  「你──」
  韓矢正想讓談判破裂,腰間便被韓雪的手環抱住。
  「韓矢哥哥,不要緊,雪兒相信你。」
  韓雪堅信韓矢的勝利,眼神中流露她的溫柔,穩定了韓矢的心境。
  千年前,天箭曾為所愛輸過。
  千年後,韓矢不會重蹈覆轍。
  為此,韓矢凝聚起體內暴漲的三十階天能,金色的瞳眸掠過白金色的雷光。
  這場架非打不可,並且非贏不可。
 
  第十四章:戰八荒,吞妖晶
  佇立在會場的中央,是兩道截然不同的身影。
  黑髮少年的臉龐凜然且正氣,褐髮男子則是猖狂而自大。
  少年,韓矢摘下身披的斗篷,露出繫在腰間的箭桶,僅剩少少的五柄箭矢。
  瞧著荒狼釋放的天能氣旋,韓矢明白著敵我的實力差距。韓矢雖利用了月牙弓的特性,強制提升天能的力量,但這借來的實力終究是時效性。
  最多再過幾分鐘,這股力量便會解除。
  屆時韓矢便再無還手之力,更別提要保護韓雪離開這裡。
  但即便是如此,韓矢也毫無退路,無論如何都非戰不可。
  實力的差距不足以作為認輸的藉口!
  「荒狼!」
  與荒狼對上眼瞬間,韓矢率先踏步上前,瞧著所剩不多的箭矢,明白動作必須更加謹慎,韓矢揮拳落在荒狼的胸膛,而荒狼也反應過來,雙臂隔擋下拳頭,狠腳踢在韓矢身上。
  ──!荒狼這腳威力出乎意料強大,韓矢口吐出腥紅的鮮血。
  韓矢面露痛苦的掙扎後,原地化作白金色的殘影。
  『天氏族天技,雷動』
  白光身影轉瞬出現在荒狼後背,韓矢的手刀凝聚雷能劈下,然而,荒狼反應卻不落於韓矢,二人的天能當即相碰撞,鮮紅的血霧四濺,伴隨血霧的噴湧,韓矢口中溢出鐵鏽味。 
  韓矢的手刀非但沒重創荒狼,反倒被荒狼反擊到胸口。
  「荒氏族天技,八荒狼爪,第一式。」荒狼的血爪劃破衣袍,在韓矢胸膛撕裂血痕。
  「第二式。」深色氣旋在荒狼指尖形成,接著將韓矢整個人震飛。
  「第三式。」不予以韓矢反擊,荒狼跨步躍向韓矢,雙爪重撕而下,血紅噴泉在韓矢後背噴濺,荒狼緊接高舉起雙手,印術在掌間凝聚天能。
  「荒氏族天技,裂石錘。」
  大地頓時間撼動,會場上空無數破碎的石頭懸浮,堆疊成宛如隕石的石錘,在荒狼猖狂的笑容下,巨大的石錘朝著韓矢急速墜落。
  「韓矢哥哥!?」
  「臭小子?」
  「韓矢小友?」
  韓雪、古戰、雷震,三人瞧見這幅景象,恨不得衝上前救出韓矢。
  然而,韓矢卻似乎未感到恐懼,只見溢出鮮紅的嘴角上揚。
  「這種賭上性命的感覺,真是好久沒體會過,痛快!」
  在巨石落下前戲,韓矢這般高喊,取出先前收入腰包的妖獸天晶。
  這枚充滿能量的妖獸晶體,能感覺到強悍兇烈的天能。。
  「為了雪兒,值得。」
  韓矢抓起妖獸天晶,一把將其納入口中。
  吞下妖晶的瞬間,韓矢雜亂的天能變得更加混濁。
  那股交錯成疊的力量,只能以用混沌來形容。妖晶蘊藏的天能桀傲不遜,像是頭高傲的狼獸,在韓矢的體內肆意迸發,流竄在韓矢身體的各處。
  ──碰轟!
  於此時,巨大石錘重落砸下,揚起海潮般塵土,登時掩埋住韓矢身影。
  「喂喂喂,他不會就這麼死了吧?」幽泉緊張道。
  「不,這小子還沒死。」
  古戰能清楚感覺到,有股磅礡的天能在巨錘下方暴漲。
  這股特殊的天能氣息,無疑正是為韓矢所有。
  「韓矢哥哥會沒事的。」
  韓雪這般堅信道,韓矢既然已經保證了,就肯定會打敗荒狼。
  區區荒狼還不足以成為韓矢變強的阻礙。
  「愚蠢的小子,女人就由我替你收下,今晚可有趣了!」
  荒狼瞧著塵土下驚呆的眾人,再瞧瞧被石錘埋葬的韓矢。荒狼按耐不住興奮,放肆大笑上前,當場便想擊昏韓雪,把人帶離這裡。
  「哈哈哈哈哈哈──」
  「你敢這麼做,我縱然化作厲鬼也絕不饒你!」
  這刻,會場眾人耳邊響起韓矢的憤怒。
  不知何時,韓矢的身影已經站上石錘。
  這時月牙弓充斥漆黑色的雷流,不僅是弓,韓矢身體竄起漆黑的雷光。
  雷光在韓矢周身咆哮,猶如一頭兇猛的漆黑狼獸。
  於此雷震撇眼下方的戰局,驚覺了韓矢體內的天能暴漲。
  常人在吞入妖獸天晶後,會以長時間煉化的能量,韓矢選擇在這刻全數吸收。
  這股過於龐大的力量,讓韓矢的天能瞬間躍昇數十階。
  但這股實力的提升,絕不會是沒有代價的。
  韓矢雖能獲得壓倒性的力量,卻也同時賭上自己的性命,弄不好是被妖晶力量反噬。
  此刻韓矢正承受著天能暴漲的疼痛,五臟六腑好似爆裂的感覺,身體彷彿不再屬於自己,漆黑雷光芒吞噬著韓矢的意識,燒灼韓矢的肌膚,咽喉,心臟。
  但韓矢已經決定了,縱然會被力量反噬,依然要擊敗荒狼,要殺了對方。
  韓矢絕不會辜負韓雪的信任。
  『天氏族天技,雷動』
  「荒狼,我跟你拚了!」
  韓矢眼佈痛苦的鮮血,化作華麗會場的漆黑殘影,架上箭矢的月牙弓,漆黑雷流肆意流竄,韓矢來到荒狼的身前,弓弦擊出黑雷的箭矢。
  『天氏族天技,三千雷矢』
  第一箭,射穿荒狼的右臂。
  第二箭,射穿荒狼的左臂。
  第三箭,射穿荒狼的右腿。
  第四箭,射穿荒狼的左腿。
  最後一箭,射穿荒狼的腦袋。
  擊殺荒狼的黑雷箭矢,頓時將冰冷屍體燒灼,刺鼻的燒焦味蔓延。
  ──!
  正當眾人為荒狼的死驚嘆時,韓矢卻是冷不防吐血倒下。
  韓矢體內的黑雷衝出體外,侵蝕向韓矢身體的各處。
  「韓矢哥哥!」
  韓雪見此心急如焚,攙扶起韓矢倒地的身軀。
  然而,韓雪剛想碰觸的瞬間,黑色雷光便咆哮,燒上韓雪的指尖,無論韓雪如何凍結,黑雷總能不斷竄起,韓雪的應對都徒勞無功。
  「不‧‧‧‧‧‧不會的,不會的!」
  韓雪簡直難以置信,嘶聲力竭令人心痛。
  韓矢絕不會輕易倒下,但這回為了韓雪,韓矢連命都給賭上。
  「妳冷靜點!」
  瞧見向來冷靜的韓雪這般哭喊,幽泉情急下賞了巴掌讓她冷靜。
  「韓矢又不是死了。」
  「可‧‧‧‧‧‧」
  韓雪摸上被巴掌搧紅的面頰,雖說情緒冷靜了不少,但神色依然恐懼不安。彷彿若缺少了韓矢,韓雪就失去生存的意義。任憑韓雪平時表現再如何沉穩,終究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少女。
  韓矢若真死在她的面前,這等打擊可絕不算作小。
  「古戰,趕緊解決,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幽泉連忙撐起站不穩的韓雪,瞧著韓雪無助的恐懼神色,幽泉沉不住咒念道:
  「妳小姐振作點,現在先逃離這裡要緊,治療也是後面的事!」
  「──這倒不必。」
  而就在這時,幽泉眾人面前站出預料外的身影。
  那道身影是名青年,幽泉等人都認得此人。
  龍氏族,龍心焰。 
  「這名韓氏族的少年,就由我帶走。」
  
  第十五章:妖雷,黑魔雷
  韓雪聞言,隻手擋在龍心焰的面前。
  龍心焰這人與韓氏族素昧平生,突然說要帶走韓矢絕不是好事。
  「我不能讓你帶走韓矢哥哥。」
  「這名少年的傷勢不尋常,如今身體已遭妖晶反噬,今晚怕就是極限。」
  「心焰公子有辦法救他?」幽泉問道。
  「這我難以保證,但會想盡辦法救他,這也是龍氏族女皇的意思。」
  幽泉與韓雪聽聞頓時愣住,瞧向昏迷倒地的韓矢,龍氏族女皇絕非尋常人物,作為天能大陸的強權氏族,龍氏族女皇的名號無人不曉,這等大人物是如何與韓矢扯上干係。
  韓雪聞此咬緊貝齒,思索了片刻,慎重審視面前的龍心焰。韓雪向來洞察力敏略,能清楚感覺對方並未說謊,但總有股直覺告訴她,這事並非如此簡單。
  這夭夜女皇與韓矢哥哥‧‧‧‧‧
  「女皇是為什麼救韓矢哥哥?」
  「這事便不得告知了。」
  心焰恭敬低下頭,表現出十足誠意,表達僅是奉命行事。
  就在幾人陷入僵局時,兩名身影徒然落下,湊近韓矢的身旁。
  手持戰斧的古戰與迎戰炎艷的雷震,古戰雖已是滿臉疲態,但身體卻並無大礙,而雷震則瞧不出絲毫疲倦,炎艷在與雷震的對戰中敗下陣,如今正倒在炎氏族侍女們邊上。
  「這小子不會死了吧?」古戰驚見道。
  「老夫試試。」
  雷震單掌貼合韓矢燒灼的胸膛,將天能氣旋打入韓矢的體內。
  那道氣旋注入體內霎間,被漆黑的雷光吞噬殆盡。
  雷震認得這黑色的雷光,其名為──
  「黑魔雷。」
  「雷震前輩,敢問黑魔雷是什麼?」
  韓雪著急問道,水色瞳眸充斥擔憂,著時讓人心疼,雷震見她這模樣,安慰似笑了笑。
  「黑魔雷是在妖獸體內妖雷一種,在眾多的妖雷中也極為罕見。」
  「你可有辦法救他?」龍心焰從旁問道。
  雷震聞此扶起老鬚,神色甚是凝重。
  「雷震前輩?」
  「有,但這成功與否,就要看韓矢小友的造化。」
  雷震這麼說著,從韓雪懷裡接過韓矢,將韓矢扛到肩上。
  「老夫會帶他回雷氏族領地,在那有處終年雷雨不斷的密地,韓矢小友必須在那藉由雷池鍛體,將體內的黑魔雷煉化,順利或許能因禍得福,掌握黑魔雷的力量。」
  「若沒成功呢?」幽泉問道。
  「韓矢小友會被黑魔雷吞噬意識,肉身徹底被黑魔雷吞噬殆盡。」
  韓雪聽此不由得花容失色,精緻的面龐變得無助。
  這種事可不能發生,必須想辦法救助韓矢。
  「雷震前輩,小女隨你前去!」
  「不得,雷池是隸屬雷氏族的重地,只有雷氏族人得以進入。」
  「那──」
  「話就到此,老夫只會帶韓矢小友一人前去。」眼見韓雪不放棄,雷震刻以嚴聲道,接著取出懷裡的兩枚金碧色珞珠,將其中一枚遞給韓雪。
  「事後若有意外,老夫會捏碎珞珠,屆時妳便會知道情況。在這之前,請相信老夫。」
  「是。」韓雪捧著珞珠,內心有著說不清失落。
  「雷震,龍心焰在此替夭夜女皇謝過閣下。」瞧著事情有著落,龍心焰抱拳道。
  雷震聞言撇眼龍心焰,白鬚老眉有趣地挑起。
  這名為韓矢少年果真有些背景,救下他,或許能更接近天氏族消亡的真相。
  「事不宜遲,趕緊離開這裡。」
  眾人協議過後,幽泉率先打破沉默。
  「小女娃說的是,老夫這就──」
  「慢著,你們誰都不許走!」
  就在眾人準備離去時,聽令於荒狼的數名傭兵擋住去路,嘶吼道:
  「殺了咱們的團長,豈能是說走就走!」
  數十名傭兵的男子,惡狠瞪向昏厥的韓矢。
  若以天能的實力來評斷,這群傭兵不過二、三十階的天能,面對有雷震在場的韓雪等人,幾乎可說是毫無威脅,只要雷震有那個意願,一拂袖便可將他們擊殺。
  除非,這群傭兵以另種辦法報復。
  而這辦法是必死無疑的選擇,但他們為替荒狼的死復仇,願為此以性命作為代價。
  「既然荒狼團長已死,我等也無嚴苟延殘喘活著!眾弟兄們聽令,即刻自爆!」
  帶頭的傭兵男子斥聲嘶吼,與此時數十道身影膨脹,大量的天能氣場向外釋放。
  荒狼傭兵團的人身形頓時漲大,周身形成一個個血紅色的能量大球,由頭至腳都流淌著駭人的血絲,剎那間,懾人的毀滅能量籠罩上會場。
  早先坐看廝殺戲碼的北域四大氏族,察覺這股毀滅的能量波動,紛紛倉惶逃離此地,絲毫沒有任何的猶豫,那便是眾人懼怕這股力量的絕佳證明。
  炎艷這般的高手也不例外,這才剛從昏厥中清醒,便瞧見壟罩會場的數道血紅大球,當即率領炎氏族的人馬逃離。今晚為捉拿韓矢,炎氏族實在失去太多。
  不出半刻,炎朝商會碩大的環形大廳,只剩下場中的韓雪等人。
  「必須快點離開!」
  「不用你說,老子也知道!」
  瞧著面前的血紅大球膨脹,古戰隻手扛起體力透支的幽泉。
  然而,數道的血紅大球貌似察覺他們的動靜。
  大球中,傭兵癲狂嘶喊道:
  「爆!」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霎那間,伴隨連串的爆炸聲,數十道毀滅火蓮席捲會場,在這九死一生的瞬間,韓矢萬具死灰的金眸裡,照映出哭得令人心疼的少女面龐。
  在爆炸席捲的火浪之中,韓矢腦海響起龍心焰的聲音。
  「天箭,為了夭夜女皇,你要盡快提升實力。這次,破例幫你,下不為例!」
  話落,韓雪、幽泉、古戰、雷震等人的身影跌落一片黑色的虛空。
  ‧‧‧‧‧‧
  ‧‧‧‧‧‧‧‧‧‧‧‧
  ──!
  直到韓雪再度睜開眼,眼前已是片一望無際的青綠草原。
  韓雪身旁倒臥著昏睡的幽泉,古戰二人,卻唯獨那名熟悉的少年身影不在於此。
  「韓矢哥哥‧‧‧‧‧‧」
  韓雪多年下來,都不曾與韓矢分離。
  此時,韓雪並不知這場分離,一分離便是多年的歲月。




後言:

各位嗨嗨,這邊是作者青炎桑。

感謝各位點近來閱讀矢破天境

為方便新讀者的追更,矢破天境第一卷篇章,將以合輯的形式再次上架~



本人在這想宣傳下,矢破天境的其他連載平台──原創星球 Penana

還請各位不辭辛勞,進入平台登錄帳號(持FB或谷歌便可)

懇求平台收藏作品~推薦~如有能力甚能應援

感謝各位大力支持

感謝讀者耐心的等待。


179 巴幣: 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