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六章~第十章 正式版

輕言/青炎 | 2020-11-30 22:24:54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六章:再次突破
  衝擊的能量炸開瞬間,整面宅邸掀起厚重沙塵,瀰蓋住眾人的視線,僅只在隱約之間,瞧見青綠色的巨人膨脹壯大,化作高足數丈呎的剛猛巨影。巨影趁勢揮出沉重的大斧,重擊著熾熱的火蛇,兩者相互衝擊,火蛇被殘忍撕裂兩半。
  ──啪啪啪喀!
  接連的碎裂,炸裂聲,響徹在宅邸的竹林間,響徹在整座韓氏族的部屋。
  轉眼間,韓矢手中的弓便被大斧硬生撕裂,脆弱弓身抵擋不了斧勁,失去抵抗的力量,斧勁化作綠色的光影,一斧子劈上韓矢的胳膊。
  一襲黑衣被光影撕裂,露出韓矢纖瘦的身軀。韓矢的神色瞬間渲紅,當場被衝擊力轟飛,狠狠地撞在樹梢,吐出一口鮮血。
  待沙塵逐漸散去,二人交手的草皮上,如今宛如被烈火侵襲,古戰佇立在燒灼焦黑的地面,毫髮無傷似收起沉重的大斧。
  「少爺果然輸了,畢竟實力懸殊太多。」
  「但能打到這地步,就說明少爺實力還是不容小覷。」
  「說倒也是,三個月後的成年禮,看樣有齣好戲可看了。」
  「韓剎少爺跟韓矢少爺嗎‧‧‧‧‧‧」
  從旁見證著勝負的結局,韓氏子弟們紛紛感慨而起。
  雖說在族中年紀相仿無幾,但他們由衷佩服韓矢的天賦與實力,不同於韓矢的積極努力,即便經過成年禮後,這群韓氏子弟卻還僅是第七階天能。
  「實力有所突破是好,但這差距明顯太大。」幽泉嘆了口氣道。
  「即使面對贏不了敵人,韓矢哥哥也從不輕言放棄。」
  「要不是好在古戰放水,不然你的韓矢哥哥早就死了。」
  「這話倒難說。」
  銀髮的淡雅少女說著這話,嘴角勾勒出意味深長的笑意。
  韓雪從小到大跟在韓矢的身後,韓雪再清楚不過後者的性格,韓矢從不做沒把握的事,韓雪始終堅信著韓矢,堅信韓矢不會輸給他人。
  可即便如此,每當韓矢受傷的時候,韓雪總是忍不住感到心疼,眼下韓雪便是快步上前,蹲在韓矢的身旁,替韓矢擦去嘴角鮮血。
  一對纖玉小手附在韓矢的傷口,轉瞬之間,銀光乍現,韓矢阻不住鮮血的胳膊被冰縷凍結,韓矢這才蒼白臉色恢復紅潤。
  瞧著韓矢僅是失去意識,韓雪恢復了以往的笑容。
  韓雪抬起頭,對著幽泉與古戰說道:
  「趁著韓矢哥哥休養的期間,我們這就動身離開這裡吧。」
  ※
  在這場看似實力懸殊,結局卻出乎意料的對決後,當晚,韓雪便馬不停蹄整理好行囊,希望趁在韓矢休養的期間,盡速離開韓氏族的領地。
  唯有盡早離開這個地方,才能避免韓剎的詭計暗算。
  以韓剎卑鄙的性格,韓雪是再清楚不過,眼下韓矢虛弱的狀態,韓剎肯定會動以手腳。韓雪豈能予許讓這種事發生,夜裡,韓雪僱用了一節的商隊馬車,領著幽泉與古戰,這就要護送韓矢離開。
  而就在這時,一聲滄老的聲音傳來。
  「雪兒啊,替老夫照顧好矢兒。」
  聲音的主人是名身披白袍的老者。
  老者的真實身分,正是韓氏族的族長,韓雪與韓矢的父親,韓氏族韓蒼,人稱蒼老,擁有第五十階的天能,在北域算小有名氣的人物。
  「會的,父親。」瞧了眼車廂內昏睡的韓矢,韓雪對著韓蒼溫婉笑道。
  「老夫也不便說什麼,年輕人間的爭鬥,有時候也是好事。」
  「可是爹爹,韓剎他‧‧‧‧‧」
  「你們都是老夫的孩子,這繼承人誰來當都無所謂。」
  韓蒼苦笑一般說著,眼波落在韓矢身上。
  「矢兒怕也是無意爭奪這位置,老夫能預見矢兒的將來,不會僅侷限於此。」
  自從當年在大陸各地遊歷,撿到大漠孤身一人的韓矢開始,韓蒼便明白眼前這孩子異於常人,無論是對成為強者的執著,亦或不時所流露出的憂傷。
  一切直覺告訴著韓蒼,韓矢絕不同於平凡人。
  「剎兒的事就交給你了。」
  韓蒼此番話,自是囑咐給韓矢,但想當然,韓矢仍處昏睡中並無回應。
  「韓雪,該上路了。」
  這時,幽泉在車內提醒道。
  這讓韓雪在聽完韓蒼交代後,轉身便向車夫示意啟程。
  撥過如白雪般的秀髮,少女溫柔讓韓矢頭靠腿上,瞧著韓矢安逸的睡臉,韓雪愜意地露出甜人的微笑。
  與此同時,一道金色光芒逐漸在車內蕩漾,掠過了韓雪的臉龐,韓雪驚喜瞧著光芒的源頭,眼見躺在自己腿間的少年身影,金色光芒正不斷注入其身體。
  「韓矢哥哥,恭喜你,這就突破第十一階天能。」
  第七章:炎城拍賣會
  距離那日韓矢的突破,時間早已過去一週。
  韓矢等人總算在連夜趕路下,抵達前往天氏族遺址的中繼站,這處便是距離韓氏族領地數里,緊連北域中央都城的炎城。
  炎城,一座由炎氏族所管制的城市,據江湖傳聞所言,其城主,炎氏族的族長是名年僅二十初頭的女子,雖說是名女孩子家,但這名女子來頭卻非同小可,不僅有著高過古戰的天能實力,經商方面更是展現不凡才智,由她接管的炎氏族,近年依靠經商賺進不少的利潤,讓族裡的勢力不斷上漲。
  整座炎城就猶如她的城池,炎城的住民無不認識這名女子。
  女子其名,炎氏族炎豔,赤紅的鮮髮為標誌,艷麗嫵媚的身姿,曝露的衣物下,總露出細緻的長腿,勾勒著男人們的慾望。
  如今這位女子正站在炎城的至高點,俯瞰著螻蟻般逐隊進城的商隊車馬,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伴隨她手中的鐵扇落下。
  「重金懸賞名為韓矢的韓氏族人,我要讓他明白與我作對的下場。」
  「是!」
  炎艷一聲令下,身後數名男女紛紛應道,接著盡數化為火焰消失在塔頂。
  美人拍打著鐵扇,嘴角勾起如火的幅度,旋即拂袖離去。
  「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有這個膽砸我炎豔的場。」
  ※
  「韓矢哥哥,你看這個‧‧‧‧‧‧」
  剛下商隊的馬車,韓雪眼尖便注意到貼在街角的通緝令,這枚通緝令描述著犯人的面容,清秀的臉龐,纖瘦的身軀,如漆般的黑髮,其名為韓氏族韓矢。
  「小子,你做了什麼?怎麼剛進城就被通緝。」
  古戰看着被寫上通緝令的韓矢,哭笑不得拍起後者肩膀。
  「老子就說,一天內突破兩階天能,肯定會遭現世報。」
  「你少說風涼話了,韓矢哥哥突破是靠自己的實力。」
  聽聞古戰的嘲諷,韓雪認真為其辯護,而韓矢身為當事者卻並無反應,只是拉起斗篷的兜帽,掩蓋住那張清秀的面容。
  「會做出這種事,除他沒別人了。」
  「韓剎。」韓雪道。
  接著,快步率領眾人躲入巷弄,幽泉道說:
  「我們可是連夜趕來炎城,韓剎那夥再怎麼快,也不可能追得上。」
  「若壓根不是他呢?別忘了,另有他人盯上我。」
  聽韓矢這麼說,幽泉摸著紅唇,思考片刻。
  「確實,炎城正好就在荒狼傭兵團的勢力範圍。」
  「可這懸賞令是炎氏族發佈的。」
  古戰撕下通緝令,遞到幽泉手裡:
  「而且,還是炎豔那ㄚ頭。」
  「熟識?」韓雪問道。
  「僅是些生意的來往,不算熟識,話說在前頭,這ㄚ頭可不好惹。」
  「這下可麻煩了,偏偏讓荒狼傭兵團和炎氏族攪和上。」
  「咱們打住吧,再繼續討論也無濟於事。」
  韓矢打斷眾人的思緒,搶過通緝令,揉成一團扔到地上。
  而聽聞韓矢這麼說,幽泉隨即便給出了提議。
  「附近有座炎氏族的商會據點,要不先去觀察看情況。」
  「行,就這麼辦。」韓矢應道。
  隨後,四人穿過幾個市集,來到一棟掛著炎朝商會橫幅的建築。
  建築外人潮來來往往,不少的轎子停落於此,從裡頭露面都是各方名流與富家子弟。突然,一陣熱鬧的喧囂響起,韓矢等人朝著源頭望去。
  在眾多名流中,出現一名身著淡藍色衣袍的青年。
  幽泉在瞧見對方後,驚呼道:
  「是龍心焰,連他也到場了。」
  「龍心焰?真的,那位龍氏族不可一世的天之驕子。」
  古戰隨著幽泉瞧去,也接著認出對方身分。
  「龍氏族‧‧‧‧‧‧」
  而唯有韓矢在見到這人時,眼波中留露出一抹的幽傷。
  那道銘刻在心底深處的身影,彷彿隨處可及卻又十分遙遠。
  夭夜啊,這麼多年妳過得如何?
  這聲韓矢在心底的提問,自是得不到任何的答覆。
  「龍氏族的貴公子龍心焰,如此人物怎麼會出現在這。」韓雪疑惑道。
  「今日恰巧是炎朝商會,每月例行的拍賣會,大概是這個緣故吧。」
  幽泉這麼說著,隨即出示令牌給守衛後,催促一行人快步跟上。
  「我用古氏族的名義參加了,你們兄妹倆姑且算是我的僕人,他們多半是不會過問,但千萬別有太大的舉動,被炎氏族盯上可不容小覷。」
  韓矢與韓雪點頭應道,接著隨幽泉、古戰二人進到商會的正廳。
  正廳內金碧輝煌,艷紅色的地毯先是印入眼底,環形大廳內的模樣猶如競技場,一層層包廂坐著各方勢力的大人物。炎氏族的侍女帶著他們進入包廂,從包廂正面的位置,能清楚看見環形大廳中央的主持者。
  「炎艷。」
  「就是她嗎?」
  韓矢定睛瞧去,雙眼不禁無法從舞台上的美人移開。
  雖早聞其名,卻不見過其人,韓矢這回見到對方,也不禁感嘆炎艷的美貌,若拿她與韓雪相比,說真的,韓矢還真無法拿定主意。
  若說韓雪是萬千少女中的溫婉花朵,炎艷就是萬千少女中的劇毒牡丹。
  「諸位,感謝諸位在百忙中抽空,參與我等炎朝商會的例行拍賣會。」
  正當韓矢為其美貌震撼時,台上的炎氏族美人發話道:
  「今日準備了不少上成的商品,希望在場諸位能夠滿意。」
  炎艷身著暴露的紅黑色旗袍,誘人的身姿在台上伸展,勾引著在場眾多男性的目光,韓矢與古戰自是不例外,韓雪為此哼地一聲,使勁捏住韓矢的胳膊。
  驚覺臂膀傳來的痛覺,韓矢這才收斂了目光,瞧向韓雪那略為鼓起的臉頰。
  韓矢見此,忍不住嘴角笑意,眼波流露著溫柔,手往身旁掠去,一把將韓雪纖細的腰支摟住,接著,韓雪宛如釋懷般,緩緩放輕力道,紅著臉低下頭。
  這妮子,真好哄。
  韓矢由衷在心底笑道,視線再度落回舞台的美人。
  那名炎氏族的年輕族長身後,數位侍女依序推著展示商品的進場,多半的展示商品被蓋上紅布,難以看出是什麼寶物。
  「想必諸位早已熟知我等炎朝商會的規矩,當商品得標後,無論得標者遭受何等不測,都與商會毫無關聯‧‧‧‧‧‧接下來,拍賣會正式開始!」
  在炎艷充滿氣勢的指示下,侍女敲打舞台的鑼鼓,磅礡鑼聲宣告著拍賣會開始。
  第八章:競標
  鑼鼓聲奏響著會場,炎艷在舞台的中央,掀開第一項競標品。
  紅布之下,是一卷透白的紙軸,軸身雖略為殘破與斑駁,但凡天能修煉者都能注意到其價值,該卷軸原先應是某家氏族的天技卷軸。
  從有些年代的模樣判斷,這氏族似乎早已沒落許久。
  但這並不影響天能的價值,天技的價值源自於其特殊性。
  若像是韓矢這般的天氏族天技,即便沒落依然具備強大的威力。
  天技是一種統稱,大多可分為『天技戰技』與『天技祕法』兩種。
  前者如火蛇矢直接且具破壞力,後者則屬於修煉天能的功法,領悟得當,修煉者可抵數十年、數百年的修行,論其二者的價值,天技祕法則更顯珍貴。
  「第一項競標品是這個,穆氏族遺跡獲得的天技祕法,其祕法可強化修煉者的靈魂力量,小成者可抵於一切精神攻擊,大程者可將靈魂化作衝擊波攻擊。」
  炎豔手中的鐵扇啪搭地拍響,接著循視包廂的眾人宣道:
  「起價,十萬銀!」
  「十五萬。」包廂上,一名身著黑篷的男人率先發話,男人俯視著台下的美人炎豔,目光銳利深不可測,韓矢為此眉頭緊蹙,直覺不得與男人對視。
  「二十萬。」
  「四十萬。」
  「五十萬。」
  在這之後,大陸各家的勢力紛紛參入競標行列。
  幽泉從這些人之中,看出些有頭有臉的人物。
  「武氏族、洪氏族、林氏族、牧氏族‧‧‧‧‧」
  幽泉朝競標聲的源頭望去,開口喊價的人物來頭都不小,上述四族不同於韓氏族,屬於北域的四方大家,其天能修煉者都不算少。。
  「這炎氏族的面子可真不小。」幽泉忍不住讚嘆道。
  「韓矢哥哥對這祕法有興趣嗎?」
  韓雪倒滿不在乎四大家,若是韓矢想要這柄卷軸,她倒想替後者買下。
  五十萬銀不是小數目,但對韓氏族還算過得去。
  「小妮子,別想動族裡財產的念頭。」
  「果然被韓矢哥哥看透。」韓雪俏皮吐了吐舌。
  「與天氏族的天技相比,那種層級的天技卷軸,對我起不了多大作用。」
  韓矢這麼說著,順手摸上韓雪的腦袋瓜,雪白銀絲如綢般清順。
  「五十萬銀,在場還有人要開價嗎?若沒人,此卷軸便交予牧氏族!」
  炎艷一聲落下,鐵扇啪搭響起,身後侍女將卷軸推離展示台。
  「接下來,第二項競標品是這柄古弓,是從天氏族遺址挖出的古藏,據說是千年前天氏族英雄,天氏族天箭使用的武器。」
  炎豔纖手掀開了紅布,一柄月牙色的弓亮入眾人眼底。
  「──這是!」見著此弓的瞬間,包廂內韓矢連忙站起,炙熱的目光鎖在弓上,弓身雖早已斑黃許多,但那熟悉的鋒芒依舊。
  月牙色的重弓,其身以象牙鎔鑄而成,金色的雕紋在弓面形成火紋,作為前世所擁有的利器,韓矢對於它是再熟悉不過,此行亦有原因是為了它。
  「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在這裡遇到。」
  「這柄弓,怎麼了?」
  韓雪對於韓矢的激動,美眸納悶跟著瞧去。
  這時候,台上炎艷再次宣道:
  「起價,五萬銀!」
  
  第九章:月牙
  「六萬。」
  「十萬。」
  「十八萬。」
  各家勢力再度參入競標的行列,話雖如此,競標的情緒卻沒先前熱絡。
  這柄弓對他們而言,幾乎毫無任何價值,但出於虛榮之心,不免要參予競標,而眼見這般冷清氛圍下,反倒是讓韓矢得逞一笑。
  「幽泉,幫我標下它。」
  「你出多少?」
  「三十萬。」
  「韓矢哥哥?」
  「抱歉,韓雪,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得到它。」
  雖不清楚為何會在這遇到,但韓矢眼下除了參予競標別無他法。
  「那好,既然你的弓是老子砍壞,這筆錢我就替你付下。」
  古戰饒富意味看向舞台中央,瞧著韓矢這般渴望的模樣,古戰也不由得對這柄弓感到好奇,如何能讓韓矢這般趨之若鶩。
  「多謝古戰團長。」韓矢抱拳道。
  「五十萬。」
  古戰隨後大步起身,將重斧的手柄敲在包廂地板,氣勢磅礡,絲毫不輸其他名流與四大家,喊出的價碼甚是多出二十萬銀。
  「這柄弓,古氏族願出五十萬銀買下!」
  古戰此話一出,環形大廳各包廂名流鴉雀無聲。
  武氏族、洪氏族、林氏族、牧氏族不約而同看向角落,古戰等人所在的包廂位置,不明白是為什麼,古氏族出手如此闊綽,這柄弓在他們眼底並不稀奇。
  而炎艷瞧著古戰這態度,挑起眉思索片刻,接著啪搭敲打起鐵扇。
  「古氏族出價五十萬,這價格莫過於誘人,這樣如何,除這柄弓之外,炎朝商會再加碼一枚三十階天能的妖獸天晶。」
  妖獸天晶,取自於天能大陸的妖獸體內,其妖獸吸取天地精華,具備與天能修煉者相抗衡的實力,體內的妖晶甚是珍貴,將之服入體內煉化,突破的實力方可數倍,這等寶物,對目前急於提升實力的韓矢,絕對是再適合不過。
  「成交!」
  古戰豪言重敲巨斧,炎艷見此人的豪爽,啪搭的鐵扇奏響,月牙弓旋即被侍女推離展示台,送到古戰等人所在的包廂內。
  韓矢手握失而復得的月牙弓,內心湧起一股熱烈的情緒。
  而韓雪在旁則瞧見韓矢模樣,不由得揚起溫婉笑容。
  「接著是第三項商品,這項商品與剛才那枚妖晶有些淵源,是隻三十階天能的妖獸幼崽。」
  隨後炎豔繼續著競標,掀開紅布內的鐵籠,亮出一頭毛髮雪白的妖獸。
  「雪山蒼狼,三十階天能妖獸,若能將其馴服,對其主絕對服從。」
  鐵扇戳弄著籠內的狼崽,後者睡眼惺忪睜開眼,尚未展現出野獸的兇性。
  「這頭狼崽的母親被奪取妖晶死去,至今仍為認主,起價一千金!」
  聽此,眾多名流紛紛感興趣站起。三十階妖獸的幼崽可並非隨處可見,若是真能將其馴服,對族中勢力肯定是一大助力。
  而就在眾人為此驚呼時,環形大廳最底層的包廂,一名男子率先舉起手。
  「荒狼傭兵團願出三千金。」
  「荒狼,怎麼就沒發現這小子也在。」幽泉眼見此人,沒好地唸道。
  「就是他嗎?」韓矢這麼問著,下意識抓緊月牙弓。
  「韓矢哥哥,等出去再說。」
  韓雪見此,趕緊拉住韓矢的手。要是在眾人眼底打起來,肯定會招惹無數勢力的怨憤,韓矢不想招自橫禍自是不能輕舉妄動。
  「我明白。」
  「古氏族願出四千金!」
  然而,正當韓矢準備放下弓的同時,古戰突然對著台下落下豪言。
  願出四千金的豪語發言,引來不少的注目視線,其中最為滲人便是荒狼。
  「我道是誰與我作對,原來是古氏族古戰,接下殺人委託逃跑的膽小鬼。」
  「你這——!」古戰一斧敲在地面,激動的情緒暴漲。
  「簡直欺人太甚。」幽泉也按耐不住怒氣,氣息暴漲捏碎桌邊茶杯。
  「要爭?行,我荒狼再加碼,出價一萬金,這匹狼崽我收下了。」
  荒狼躍下高台的包廂,擅自來到舞台的中央,一把抱起鐵籠笑道:
  「等馴服好這畜生,頭個用來對付你們古戰傭兵團。」
  「放肆!」
  炎艷見到荒狼擅自搶走商品的行境,鐵扇颳起如火如徐的火焰氣旋。
  「可笑,堂堂炎氏族長竟是如此待客之道。」
  只見荒狼隻手一橫,劃破火旋毫髮無損。
  「其餘賓客都未競標,你便想將商品取走,這不是放肆是什麼!」
  炎艷惡狠瞪視男子,要以她的實力,足以將後者重傷,但在眾多勢力眼底出手,勢必會對炎氏族信譽有損,炎豔為此也不便出手。
  「那麼就來問問,在場還有誰,願出高價與我爭!」
  荒狼雙手一張,豪言笑道。
  此舉引起大廳內眾人的鄙視,但在這之中卻沒半個人答覆。
  要想出價一萬金競標過於奢侈,貴為三十階天能的妖獸,卻也並非絕世稀有,況且眼下與之競標,肯定會招惹荒狼傭兵團的敵視。
  「妳瞧,沒人應聲,那這頭狼崽就歸我了!」
  「行,那便在此宣示,蒼狼幼崽由荒狼傭兵團得標。」
  炎艷話道冷眼瞪視,不耐煩腳踏地面,一股天能如火震出。
  「現在,立刻離開舞台!」
  「哇喔,別這麼激動嘛,婆娘。」
  荒狼抱起鐵籠中的狼崽,大步跳上高台回到包廂。
  在荒狼這般鬧場離開後,炎艷重拾那冷艷的神色,鐵扇啪搭響起,繼續著隆重的拍賣會,在韓矢一行人目睹下,層出不窮的寶物被標出。其中不乏許多靈丹妙藥、珍稀古藏,甚至是奴隸買賣,時間轉瞬即逝,正午烈陽早已半垂,商會內一整月寶藏所剩無幾,炎艷見此,鐵扇啪搭吩咐侍女送客。
  「感謝諸位今日蒞臨炎朝商會,我炎艷在此獻上最高敬意。」
  炎艷優美的身姿鞠躬,撫媚的身材被旗袍彰顯而出。
  「最後,我作為炎氏族的族長,想向各位打聽一項情報。」
  「不知諸位是否可曾聽聞?前些日子,本商會的倉庫遭賊人道竊、損毀。這名賊人在現場寫下,自稱韓氏族韓矢的名號。」
  「本商會在此,誠摯向各位打探此人消息‧‧‧‧‧‧」
  
  第十章:漫天熾火
  「我知道這人的消息。」
  接時,一名男子唐突打斷了炎艷,眾人的視線掃去後,先前熱情眼神都淡了下來,說出這話的人,正是先前鬧場的人物,荒狼傭兵團首領。
  「說來聽聽。」炎艷鄙視說道。
  「偏不,但炎朝商會若願以十萬金換取情報,本大爺或許會稍作考慮。」
  「我若是不肯呢?」
  「那妳就只能眼睜睜看人跑掉,現在這人可就在拍賣會現場。」
  荒狼此等發言,點燃會場的眾人,各方勢力紛紛議論起,尤其四大家的人更是面色凝重,他們歷鍊要比炎艷高出一截,非常清楚韓氏族中,有位實力高達五十階天能的高手,人稱蒼老,韓矢便是那位蒼老的兒子。
  四方大家自然不想淌這場混水,而不同於他們,其餘勢力倒是截然不知情,響起此起彼落的喧鬧聲,而與之相反,從開場至今始終保持沉默,鄰近舞台包廂的龍心焰卻是相當冷靜,只見他若有所思瞧向古氏族的包廂。
  「咋,是什麼時候被發現。」幽泉咬牙道。
  「老早就該想到這小子詭計多端。」
  古戰大氣一吐,似乎隨時就要跳下台,與荒狼正面對上。
  「慢,別急,先看情況再定。」
  韓矢話雖這麼說,卻也是抓緊月牙弓,接著確認箭桶內箭矢的數量。
  如今實力充其量十一階天能,韓矢對上在場任何強者都必死無遺。
  即便得到前世的利器,月牙弓,也不足以彌補這等差距。
  絕不能正面迎上,若真的非得打起來‧‧‧‧‧
  韓矢坎坷不安拿起桌面的晶石,方才競標時獲得的妖獸天晶。
  「荒狼!炎朝商會可不怕你,十萬金不是小數目。」
  而面對上狂妄的荒狼,炎艷隨即釋放出體內的天能,周旋的五行之力猛然炸開,艷麗美人的肌膚透紅,一絲絲洶湧火光從中溢出。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要馬說出情報,要馬你的小命。」
  炎豔燒灼的瞳眸,凝視在荒狼的身上,迎著如此烈火的威壓,荒狼下意識拉開距離,一絲汗水因炙熱滑落。
  「行行行,成交,我告訴您便是,您可別衝動。」
  任誰來看都難以置信,那名荒狼會對女流之輩低頭,但又有誰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膽敢以性命作為對賭呢。
  再說了,荒狼雖並未親口承認,但他正是嫁禍韓矢罪魁禍首,
  「你要找的人就在古戰手裡。」荒狼指向角落的包廂。
  「憑什麼信你?」
  「我在這之前,親眼見過古戰與名少年進城,證據便是古戰願以高價買下一柄破弓,全因為那名少年是位弓使!」
  轟!炎豔聽聞荒狼的證詞後,在背後形成一道絢爛的火翅,緊握燒紅的鐵扇,嫣紅色的長髮被火光覆蓋,炎豔降下漫天的灼熱業火,整個空間充斥徹底殺意。
  「還請諸位賓客盡速離開此地,我炎艷先替未能親自送客致歉!」
  環形大廳內眾人見炎艷這般舉動,紛紛識相地迅速離開會場,不到片刻,場內便只剩下數位大人物,四大家、龍心焰,以及稍早競標天技祕法的黑篷人影。
  炎艷炙熱瞳眸瞪視著荒狼,燒紅的鐵扇在火翅渲染下,散發出亮金的光澤。
  「多謝告知,現在你能滾了。」
  轟!轟!轟!轟!轟!
  火翅再次炸出業火,壟罩在會場的熱氣不斷上升,炎氏族的仕女們都被其熱氣衝昏意識。眼下鮮紅美人的聲音嫵媚,卻也伴隨怒火殺氣四溢。
  緊接著,炎艷的火翅分離後背,幻化為一頭火鳳疾馳向韓矢所在的包廂。
  這刻,韓矢正架起月牙弓,如皎月般透銀的弓身,如今正竄起層層電火。
  『天氏族天技,三千雷矢』
  迎向熾熱火鳳的業火,韓矢凝聚起大量天能,擊出如雷似火的箭矢。
180 巴幣: 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