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四十一章~第四十五章

輕言/青炎 | 2020-12-13 19:41:12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四十一章:丹靈小才女

  丹鼎閣小妖女,是丹靈從小便被家人所調侃的稱號,否則在丹鼎閣被丹氏族子弟捧為女神,行為舉止端莊賢淑,個性隨後不拘小節,親切溫柔的丹靈,旁人眼中儼然是位完美的絕世少女,丹靈輕柔一笑,不知有多少人為之動容,溫婉的笑容不只男性,連女性都不禁感到傾心。

  然而,丹靈實際是位總在外扮乖,背地裡性情頗為強勢的少女,表面的假象不過是她所謂的社交利器,丹靈真實的性格只曾在家人與兄長面前展現,而如今這名丹靈最親近的兄長卻遭遇不測,這讓一直以來景仰兄長的丹靈失去了目標,丹氏族丹青一直是丹鼎閣的年輕光芒,丹靈便是追逐著丹青的背影才學起煉丹術,不再與同齡少女學學紡織,而是轉為更大更耀眼的舞台。

  成為煉丹師必須經過三個階段,修練靈魂,感測靈魂,操弄靈魂,這三個階段常人需要一至兩年才得以習得,但丹靈只花費不到一年時間便全數掌握,丹鼎閣的眾人都為此讚賞丹靈,是位百年難得一見的煉丹奇才,而丹青卻非常清楚丹靈並非天才,是在反覆的練習中掌握,與生俱來的強大靈魂力是丹靈唯一能夠自豪的地方,但卻僅只如此,煉丹並不只需要強大的靈魂力,更要有操作靈魂的能力,丹靈便是在一次次的失敗下成長,最終學會了煉製丹藥,首次在眾人面前煉丹,便煉製出三品丹藥。

  此次的煉丹造就了丹鼎閣的才女,若非丹青的從旁鼓勵,丹靈是不可能站在這裡,三品丹藥並不是煉丹師的極限,再更往上還有四品、五品、六品、七品,甚至是傳說中八品、九品、神品。

  每品丹藥依照品級的高低,藥效是逐一提高,到了八品九品的丹藥更是具備了靈識,擁有動物般的思考能力,神品丹藥則具備如同人一般的高靈識,但這一切僅只流傳在傳說,如今大陸各地的煉丹師,至今仍未有人成功煉製出神品的丹藥,若有,那也絕不會告訴他人,神品丹藥的現世,代表著世間將掀起腥風血雨。

  天能大陸曾經的造物階天能強者,便傳說是藉由神品丹藥衝破極限,突破到造物階天能,若是有誰能夠取得神品丹藥,等同取得抵達造物階天能的地圖,而這自然是眾人之妄想,神品豈是如此輕易見得。

  非也,丹鼎閣內院深處的寶藏中,真封印著紀載神品丹藥藥方的卷軸,但千百年間,丹氏族有著流傳已久的族規,非到一族存亡之時,絕不能將之開啟,除了丹氏族最高層的族長與丹鼎閣主之外,不得有任何人得知此物的存在,然而這消息卻是在數月前八岐閣入侵中被知曉,丹鼎閣內院的寶藏庫被皇階強者從外闖入,武力甚弱的丹鼎閣敵不過,雖保住了神品丹藥的藥方,卻失去了不少天能強者。
 
  丹鼎閣眾人自是清楚,神品藥方落到八岐閣手中將不堪設想,為此在大陸東域保持中立的丹鼎閣,才會轉而投靠擁有魂階天能強者實力的墨王城旗下,除此之外,更是藉由丹藥作為報酬,廣招天能強者作打手,其中萬雷閣便是最好例子,如今有著雷牙與雷稚兩人牽線,丹鼎閣外院幾乎等同萬雷閣的勢力範圍,任憑八岐閣如何胡鬧,只是觸怒萬雷閣這塊硬鐵板。

  此時丹鼎閣外院會議廳中央,坐著一名看似三十來歲的男子,男子面有難色扶額皺眉,掃眼看去會議桌的其餘丹鼎閣長老,紛紛都與丹道擺出同樣苦惱的神色,自那日蛇雲與蛇山的闖入,丹鼎閣便加強了內院的防禦,將戰場上征戰的強者撥分駐守在靈藥山脈,堤防再有丹青之類憾事發生,但眾人苦惱的點卻並非八岐閣,而是丹青死後,受到影響的那名煉丹才女。

  丹靈從那日回到丹鼎閣後,便將自己囚禁在房內,滴水不沾,食不下嚥,只是廢寢忘食,在房間內的丹爐前,不跌地煉製著丹藥,四溢的藥香瀰漫在狹小的空間,從房門與窗口滲出,令半徑數尺的樓道都飄散著令人暈眩的藥氣。

  丹靈這般舉動還是頭一次,若非丹靈堅稱並不大礙,丹道老早就將她拖出房門,制止丹靈恍若自暴自棄的行徑,而此消息自然也是傳入剛從靈藥鄉出來的韓矢耳中,聽聞此事,剛誓言手刃蛇雲的韓矢,便在丹道的同意下,拜訪了一趟丹靈位於外院中央的閨房。

  韓矢猶豫站在丹靈的房門之前,廊道肆意飄散的濃厚藥氣,讓他必須釋放天能氣旋壟罩在身體,巨量的藥氣絕非幾顆丹丸便能形成,丹靈定然是在裡面煉製了近百次丹藥,彷彿藉由最費盡心神的煉丹遺忘親人之死。

  韓矢坎坷不安,來回在門前踱步,韓矢並不擅長安慰他人,更別說是性格捉摸不定的丹靈,但如今丹靈的狀態,是絕不能繼續下去,日以繼夜的煉丹遲早會弄垮身體,丹靈有恩於韓矢,韓矢自是不願見到此事,再說還答應了丹靈,要帶上她前往北域的天氏族遺址,韓矢可不是言而無信之人。

  今日韓矢必須將丹靈帶出房間,否則便是虧欠丹青前輩的犧牲,韓矢下定決心,推開了丹靈閨房,滲出厚重藥氣的門扉。


  ※

  第四十二章:丹靈的柔弱

  丹氏族秘法,丹武乾坤,是丹氏族唯有最具天資之人,才能繼承的天技秘法,其秘法修煉最初的門檻,便是成為足以煉製三品丹藥的煉丹師,現今的丹靈早已具備此條件,而事實年紀輕輕的丹靈,早在兩年前丹鼎閣的煉丹大會證明了實力,獲得大會冠軍,將丹武乾坤掌握手中。

  兩年之間,丹靈藉由丹武乾坤的修煉之法,在眾目皆賭下提升了近三十階天能,堪稱絕世天才的修煉速度令人嘆為觀止,不知多少人為此將丹靈視為女神追捧。

  然而並無人得知,丹武乾坤的修煉之法說來簡單,卻也並非人人得以辦到,修練期間必須藉由不斷的反覆煉丹、吞丹提升天能,強化肉體,修煉之人除需具備不錯的煉丹技術,更要有強大靈魂力,足以支撐體內大量藥氣凝聚帶來劇痛,撐不過疼痛,輕則瘋狂,重則死去,若是撐過去,帶來的效益絕非常人修煉可以比擬,說是一步登天般的修練速度也不為過。

  如今經歷過蛇雲一戰,經歷丹青之死,丹靈深刻體會實力不足是多麼無能,連替景仰的兄長復仇都做不到,別提甚至差點被蛇雲所殺,在東域這塊地區,四十階天能的實力決計不夠,必須變得更強,強到能夠替兄長復仇,為此,丹武乾坤的副作用頂多是提升實力的籌碼。

  丹靈精緻五官照映著丹爐的紅火,碧藍色的瞳眸空靈虛幻,專注於煉丹的她有著以往不同的氣質,沉靜的氣氛壓抑著空氣流動,輕點青色瀏海的寶石髮飾,一連數十種藥材憑空出現,在丹靈釋放出的青綠風旋掌控下載浮載沈。

  煉丹高階藥材分為三級,地級、天級、靈級,越高級別的藥材珍稀度與提煉難度越高,而煉製三品、四品丹藥則需要地級藥材,地級對於新手煉丹師而言,光是提煉其中一絲絲精華,便是極為困難的工程,但對於擁有強大靈魂力的丹靈而言,提煉地級藥材絕非難事,但如今三品丹藥早已無法滿足丹靈的需求。

  丹靈為追求更強大的力量,此次決定煉製四品丹藥,心源淬鍊丹。

  駕輕就熟操作著清風將藥材送進爐火,赤紅的焰火炸出絢爛的火星,將地級藥材,元靈枝,燒毀表面的外衣,提煉出元靈枝的精華,靈性的綠光在爐火閃爍,綠光乍現瞬間,丹靈的嘴角掠過一抹自信,拂手操作天能,將剩餘的藥材注入火堆,十數種地級藥材接連提煉下,三時辰後,爐火中閃爍無數的靈光,丹靈釋放火屬天能,細膩掌控著火星的熱度,包覆住盡數光芒,輕微冒汗的玉手一握,焰火籠罩住光芒,凝聚成一顆碧綠的丹丸。

  四品丹藥,心源淬鍊丹,藥力遠勝三品丹藥的本源淬鍊丹,通常四十階天能的修練者服下,雖會伴隨強烈的天能反噬,但若有機緣將其煉化,突破一至兩階天能並非難事,而對於修練丹武乾坤的丹靈,服丹獲得的效益則以倍數成長,此丹定然會大幅提升丹靈的天能實力,但相對的,身體也會受到不小的反彈,強化肉體的劇烈疼痛可想而知。

  丹靈為求力量,可不在乎疼痛,數日來無數次煉丹、吞丹的日子,丹靈早已習慣疼痛,縱使痛得撕心裂肺,若能得到替兄長復仇的力量,又有何不可?心源淬鍊丹之後,丹靈甚想煉製五品、六品強迫自己提高實力,若能獲得超越蛇雲的力量,丹靈認為此賭值得冒險。

  吞下心源淬鍊丹,丹靈靜心盤坐於石床,瀰漫迷霧藥氣的閨房,少女身著輕薄的青色內甲,傲人的上圍淌落熾熱香汗,垂落的三千髮絲略帶水氣,服丹過後的嬌體炙熱無比,心源淬鍊丹的天能之力湧入,柔若無骨的腰肢散發碧綠青光,來自四品丹藥的天能,隨著經脈流竄在各處肌膚,強化著肉體的堅韌度,緊隨而來是劇烈的疼痛,柔弱身子顫抖不止,疼痛撕心裂肺。

  丹靈咬牙苦撐,眉目緊蹙,丹武乾坤的乍現秘法光芒,貪婪吸取著丹丸之力,旋即轉化為更加龐大的天能灌輸體內,輕風微拂的夜裡,丹鼎閣內的少女閨房,丹靈強忍疼痛的吶喊著實令人心疼,壓抑著聲音,低聲的哭喊,怯弱的淚水滑落嬌豔臉龐,近乎失去意識的劇痛,響徹丹靈的身心,驟然間,淚光掩蓋的眼簾前,緊閉的門扉被人從外推開,一名熟悉黑髮的少年走進房內,二人雙目交接,登時丹靈逐漸顧不得丹武乾坤伴隨的疼痛,美若天仙的臉龐如火通紅。

  丹靈僅著內甲的嬌軀一顫,抓起石床邊的衣物,遮掩起嫵媚的身姿,然而疼痛卻一湧而至,百般無助的情緒湧現,丹靈不知該破口大罵,又或低聲哭喊,接二連三的狀況已經搞不清楚,在此名黑髮少年面前,丹靈已然無法再扮演那位天資聰敏的丹鼎閣才女,她只是丹氏族長的小女兒,只是年僅十六歲的柔弱少女,丹氏族丹靈。

  ※
  
  第四十三章:流露的心聲

  推開丹靈閨房門扉的霎那,迎面而來的藥氣令人暈眩,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青綠藥霧中,隱約飄散著一抹少女的淡雅清香,略為簡約的房間內,碩大的丹爐聳立在中央,熾紅的焰火燒灼,映著零星的火茫。

  走進屋內,韓矢尷尬的目光落在房間床頭,一名半身赤裸的少女盤坐著,少女絲柔的髮絲濕潤,在內甲的胸口沾黏,細緻的柳腰淌落香汗,嬌豔的臉龐略為紅潤,神色難以言喻,一會難受,一會羞澀,似乎對於韓矢的出現不知所措。

  韓矢見此撓著髮稍,挪開目光,背過身看向屋內的石櫃,擺滿著各式品級不同的藥材,瀰漫的藥氣令人窒息,但卻比不過床頭的嬌豔美人,韓矢為驅除邪念,刻意輕咳兩聲。

  「蠢女人,別裝了。」

  「韓矢你‧‧‧‧‧‧」

  丹靈連忙抓起衣物,掩蓋住嫵媚的身姿,上圍透著青色衣物,依稀可見傲人的起伏,男人為之傾狂的嬌軀難以遮掩,纖纖玉足細長而白皙,韓矢的餘光瞧著美豔身影曲膝而坐,心跳不自覺加快,默默退去披風,扔向羞紅臉龐的丹靈,即便是這女人的害羞是裝出來的,韓矢也無法平心直視眼前的美人兒。

  「聽說你把自己關在房內,我是來勸妳別再繼續。」

  「哎啊,我知道。」

  丹靈怯弱回道,舒麻的聲音輕柔嬌弱,韓矢聽此不由得感到困惑,可從未見過丹靈呈現這般乖巧模樣,柔柔弱弱的姿態彷彿那日劍指揮舞的丹靈只是假象,趾高氣昂的丹靈難道不是丹靈的真實性格嗎?究竟哪個丹靈才是真正的丹靈,難不成所謂的小妖女也是扮演出來嗎?

  韓矢並不清楚丹靈的內心,更不會知道此女剛經歷痛徹心扉的折磨,直到丹靈終於換上衣物,韓矢睜眼直視後,才赫然發覺丹靈香汗淋漓的嬌軀,閃爍著耀眼的金色光茫,吸取著周圍的自然天能,無法評斷的浩大能量,在少女的閨房凝聚,形成肉眼可見的能量屏障,壟罩在躺臥石床的嫵媚美人兒。

  韓矢難掩驚異的神色,如此景象他從未見過,若說常人的實力突破是吸取周圍的天能,丹靈此時的突破則是將半徑數百呎,天地間的天能集聚,準備一鼓作氣將其吞噬。

  四十六階天能,距離爵階天能只剩四階,浩大的天能之力相繼湧出,丹靈碧藍的美眸低垂,身體的痛楚漸緩,取而代之,無窮無盡的天能流動在經脈,溫熱的能量宛若安慰著自己,方才的疼痛只是過渡,如今丹靈距離替兄長復仇,只怕是時間的問題。

  「提升了六階天能,丹靈,妳究竟是做了什麼?」

  「也沒什麼,不過是修練我的丹氏族秘法‧‧‧‧‧‧只是你恰巧闖了進來。」

  韓矢聞言,尷尬摸著頭苦笑,而丹靈見韓矢這般模樣,也明白後者是出於擔心,想必是丹鼎閣的長老們不好出面,只好麻煩有過共患難經歷的韓矢相勸。

  二人是算上認識的日子,韓矢已是第三次見到丹靈這般羞態,一是封印九龍天玄雷,二是被拆穿表面假象,三是韓矢此時闖入閨房,接二連三的事件,與韓矢一次次的接觸,都讓丹靈再也扮演不了在外的形象,在韓矢的面前,丹靈便只是丹靈。

  「讓你再不敲門啊,韓矢公子,本姑娘真怕哪天被你侵犯。」

  丹靈妖女般嫵媚拖著面頰,玉足翹起交錯,意味深長的笑容挑逗著韓矢,丹鼎閣上下可還沒有哪個人敢私闖她的閨房,能做出這等事,韓矢還是頭一人,而丹靈卻意外並不討厭韓矢直來直往的性格,丹靈不自覺中,跟韓矢相處時就如面對家人,不再扮演乖巧的性格。

  「也罷,你來正好省得我去找你。」

  「妳想說的是?」

  「當然是離開這裡,你可別跟我裝傻。」

  丹靈輕笑道,躍下石床,輕盈的身姿恍若仙女,翩翩青色衣裙勾勒動人的曲線,湊近到韓矢的跟前,抬頭仰望的美人面龐俏皮可人。

  「你可是答應靈兒了。」

  「妳……」韓矢對女人的軟攻勢可沒抵抗力,丹靈到底是捉弄他,還是真在拜託他,韓矢是弄不明白,但畢竟老早就答應帶著丹靈離開,事到如今也無法反悔。「好啦好啦,算我怕妳不成。」

  「哼哼,沒用的傢伙。」

  「妳這女人——」

  ——喂!

  韓矢正想反駁丹靈的時候,面前的青色身影卻徒然搖搖欲墜,柔弱的身體向後一倒,幸虧韓矢來得及察覺,一把摟在丹靈的細柳腰枝,嬌嫩紅唇呼吸急促,此時丹靈清新脫俗的面龐,展露著前所未有的痛苦與勉強。

  透過緊擁的肌膚接觸,韓矢能感覺到丹靈似乎正被某種力量撕扯,一道道的紫色血絲自胸口蔓延到喉嚨,如同韓矢身中的蛇毒致命,難以言喻喘息聲迴響在耳邊。

  「抱歉,看來又發作。」

  丹靈的指甲按住韓矢背膀,略顯難色的臉龐滿是無奈,本想推開韓矢的擁抱,但卻痛得使不上力,胸口烙印的百毒蛇印滲入血脈,折磨心靈的蛇毒迅速蔓延。

  「韓矢,放開我。」

  「別逞強,是那日被蛇雲下的咒印吧。」

  「讓你多嘴,既然不肯放開便抱我到床上。」

  「行。」

  韓矢摟過細腰抱起丹靈,多日不曾進食的嬌軀輕如鴻毛,脆弱的身子著實令人擔憂,更別提此時蛇毒逐漸擴散,丹靈身中百毒蛇印,韓矢有部分責任,若是他能獨身擊敗蛇雲,便不會有後續的事情發生,丹靈也不會遭受咒印的折磨。

  讓丹靈輕躺在床上,韓矢神色愧疚,伸手擦去丹靈俏臉的汗珠,蛇毒纏身的難受,韓矢深刻體會過,而他體內的毒卻僅是表面,如今丹靈體內的毒印屬於隱性,若猜想沒錯,即便依靠藥池的療效也無用,某種層面而言,此毒印比起純粹的蛇毒來得狠毒。

  「常發作嗎?」

  「每天,一到兩次吧。」

  「難受嗎?」

  「明知故問。」丹靈白了眼韓矢,一口咬在韓矢的手指,接著便無力倒下,微弱歎了口氣,碧藍色美眸輕闔:「讓我歇會就沒事。」

  不同於平時的伶牙俐齒,丹靈如小女人般將身體交付給韓矢,丹靈此舉若非對韓矢感興趣,便是滿佈身軀的蛇毒過於折磨,讓她已然無力反抗。

  韓矢自是清楚丹靈的性子,此女絕非會如此輕易卸下防備,丹靈的痛苦雖並非韓矢所致,但或許只是不想讓韓矢擔心,丹靈闔上眼露出的笑容十分堅定。

  瞧著丹靈這般舉動,韓矢眉目低垂,環顧著屋內的擺設,整齊排列的各式藥材,烈火燃燒的巨大丹爐,陳列書櫃的煉丹藥方,旁人看來或許不該是名柔弱少女的房間,但韓矢卻能清楚感受到,丹靈為此所做的努力,煉丹絕非輕而易舉的事,丹靈在外人面前扮演著天姿嬌女,但相對的,她付出的努力卻是他人無法比擬。

  「丹靈,我一定想辦法,讓妳徹底擺脫咒印束縛。」

  韓矢鬆開被丹靈緊握的手,不禁意流露的心聲輕淌在丹靈的耳邊,望著轉身離去的少年身影,此時的韓矢並不知道,丹靈早將方才的話盡量聽見,掠上淡雅紅潤的面龐著實令人憐愛。


  ※

  第四十四章:七招之內,七招全破

  從丹靈的閨房出來,韓矢立於藥氣散去的石廊,望著靈藥山脈漂泊的雲霧,突然之間,身後門扉被一縷清風敞開,數道劃掠綠光的藥瓶飛出,韓矢接過著大量的藥瓶,似乎像是努力擠出聲音,門扉另一側的青衣少女輕道:

  「三品丹藥,聚能丹,共五枚,應該能助你提高修練效率。」

  舒麻的聲音話落,門扉應聲闔上,韓矢納悶瞧著數瓶丹藥,無奈地笑了,揮去心中的些許擔憂,將丹靈交付的藥瓶收進錦囊,邁開腳步離開石廊,迅速消失在丹鼎閣的深處。

  來到丹鼎閣通往正殿的交岔口,韓矢在石廊的轉角見到熟悉的金髮少女身影,雷稚貌似早在此處等候已久,嬌小的身軀倚靠著牆面,察覺韓矢的視線,雷稚不耐煩踱著小腳瞪視回去。

  「聽雷牙說你要離開了。」

  「傷勢好得差不多,我也有要緊事必須回去北域。」

  雷稚聞言,澄色的眼眸流轉片刻,她也不是傻瓜,雷稚自是清楚她若是跟著韓矢離開,丹鼎閣這邊等同失去一名強者的戰力,雖說如今只有四十階天能,但若是仰賴丹鼎閣的丹藥,雷稚或許能在一至兩年內提升不少實力,離開此處等同於放棄這機會,但相對的,卻可能因此永遠見不到韓矢,雷稚比較兩者的重要性,快步走向韓矢,正色道:

  「帶我去。」
   
  「不行。」

  韓矢回答的毅然,丹鼎閣已經失去太多,今後若再有何閃失,丹青的死便不是最後一次,往後將有更多人犧牲,雷稚的駐守是有必要性,若是連她也帶著走,萬雷閣到時會不會反悔,對於丹鼎閣都還是未知數。

  在丹鼎閣外院生活著許多年輕的丹氏族子弟,而丹氏族幾乎煉丹為主的煉丹師集團,面對實力龐大的八岐閣入侵,只怕即便坐擁魂階天能強者的丹鼎閣主也寡不敵眾。

  「你放心,萬雷閣再過幾天就會趕來,到時候我和你一起走。」

  雷稚明白韓矢的擔憂,數日前老早透過飛鴿傳遞過口信,讓萬雷閣趕緊出兵,這樣丹鼎閣即便沒見到她在丹鼎閣,自然也不會起疑,韓矢擔心的事也不會發生。

  「還是不行。」

  「為什麼?至少給我個理由吧?」

  「因為‧‧‧‧‧‧」

  韓矢撇過頭看往數道山脈的彼方,那是天能大陸北域的方位,為了替丹靈破除百毒蛇印,提升實力是必備的條件,為此若帶上雷稚與雷牙同行,定然會阻礙修練的速度,距離蛇雲所說的毒印爆發,只剩餘半年時間,刻不容緩,縱使沒能來得及得到天氏族秘法,也必須先抵達爵階天能,將蛇雲擊殺,獲悉破解之法。

  此外韓矢體內的隱藏之患,由於一次次的極限戰鬥,體內的天雷封印逐漸崩壞,必須在三年之內提升至魂階天能,否則到時候……恐怕連韓矢都性命不保,距離期限越來越近,韓矢對於實力的渴求越大。

  「妳會礙事。」

  「我礙事!?那丹靈為什麼可以?我和她實力可沒差多少!」

  雷稚透過雷牙的話,自是知道丹靈會陪同韓矢離開,但關於丹靈身體的百毒蛇印,雷稚並不曉得,在她眼底的丹靈,不過是個丹氏族的天才少女,論天才少女的稱號,雷稚的才能也不亞於丹靈,憑什麼韓矢能帶上丹靈,卻嫌她礙事‧‧‧‧‧‧‧

  「丹靈比較特殊,我必須帶著她離開。」

  「特殊?我看你是跟她好上吧?」

  「別胡說。」

  韓矢對於雷稚的臆測感到無語,若他真與丹靈好上,他更不願丹靈隨他離開,憑藉韓矢如今的實力,別說在大陸東域保護女人,連自保都成問題,丹靈若真出事,韓矢真會愧疚一輩子。

  雷稚察覺韓矢心虛避過的眼神,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再也按耐不住氣憤,抽出腰間緊繫的皮鞭,雷貫之聲鳴響,金色雷光流竄鞭身,燒灼打在石廊的地面。

  「韓氏族韓矢!既然你嫌我礙事,現在你我就來場對決!

  贏了我,我便承認實力不如你,我答應你,此事我不再提起,也不會再繼續麻煩你了!」

  「決鬥內容?」

  「七招之內,不得使用武器,從我的攻勢全身而退,決鬥便算作我輸。」

  「行,沒問題。」

  韓矢答應的自然,毫無猶豫,雷稚聞言錯愕睜大眼,常理而論,雷稚的天能實力遠勝韓矢,若限制韓矢不得使用武器,此次決鬥任誰來看,雷稚都有絕對不會輸的優勢,但韓矢卻只是瞧著雷稚揮出的雷鞭,不置可否露出無畏的自信笑容。

  雷稚身為萬雷閣的天姿嬌女,自尊心可不會比丹靈要低,被韓矢這麼藐視,釋放在雷鞭的天能之力更加龐大,雷光肆意流竄,灼熱的溫度燒灼皮鞭,凜然的怒氣伴隨逐漸膨脹的天能,形成壓抑的空氣,壟罩在雷稚與韓矢之間。

  「──雷氏族天技,七步雷霆鞭,第一步!」

  雷稚甩開雷鞭,第一步躍向韓矢,從天而降的雷霆火鞭落下,金雷貫徹的鞭身鞭向韓矢,韓矢神色自若一笑,闊步後撤,輕鬆躲開第一招。

  「第二步!」

  決毅不給韓矢反應機會,雷稚第二步踏出,橫揮雷火藤鞭撕裂,金色雷光化作金色雷鳥,疾馳向韓矢,雷嘯聲割裂空氣的阻隔,迎面正色著雷霆,韓矢重踏雷霆,閃躲過第二招。

  「第三步!」

  第三步踏出瞬間,雷稚緊握藤鞭的手心冒汗,斜劈出的雷鞭翻騰,席捲著雷光鞭向韓矢,而韓矢的身影卻驟然消逝,漆黑的雷光劃過石廊的牆面。

  「第四步!」

  雷稚澄色的美眸緊隨著黑雷,收回鞭出的雷鞭,第四步躍至空中,螺旋纏繞的雷霆鞭向黑色雷光,韓矢的身影現身於黑雷之中,野獸般的黑魔雷體迸發雷霆黑矢,將雷鞭打出的第四招抵銷。

  「第五步!」

  眼見螺旋雷鞭抵銷,雷稚五步落地,重甩雷鞭打向地面,隨著金色雷光,石廊竄起雷霆光牆包圍韓矢,雷牆之中竄出的雷霆鞭出,韓矢見此也不甘示弱,釋放白金色天能,掌心炸裂出結印,擊發的光圈轟退雷鞭。

  「第六步!」

  雷稚六步衝進雷牆,蟒蛇般盤旋的雷鞭再次席捲雷霆,將雷牆中心的韓矢包圍,雷稚的纖手一橫,盤旋鞭下的雷鞭束縛住韓矢,灼熱的金色雷火燒灼,與黑魔雷體幻化的鎧甲相互撕扯。

  「第七步!」「雷氏族天技,雷步!」

  七步雷霆鞭最後一步踏出,雷稚將雷鞭連同韓矢朝自身拉回,旋即爆步衝向即將相撞的韓矢,嬌小身影炸裂出金色雷霆,強勁的拳風揮向包裹黑魔雷的韓矢胸膛,拳風壓過雷鳴,貫穿之勢拳頭宛若雷霆迸發────磅!

  拳風炸裂之聲響起,雷稚充滿稚氣的俏臉掠過驚異,仰賴雷步爆發的拳頭無預警揮空,受雷鞭束縛的黑雷之影消散,回頭看去,韓矢身著黑魔雷體的漆黑雷光,不知何時早已在身後數尺,散去黑魔雷的雷霆,削瘦身影無奈扠著腰肢,略顯自信的微笑,韓矢對著雷稚笑道:

  「七招全破,不知是否承認我的實力?」

  「承認。」

  雷稚的話音剛落,韓矢充滿自信的身影便轉過身,雷稚瞧著韓矢削瘦的背膀,內心滿是複雜的情緒,韓矢輕而易舉便破解了她最強的天技,而這名少年卻還只是三十二階天能的實力,難以想像此人將來會成長到何種地步,屆時雷稚只怕再也跟不上韓矢的腳步,成為累贅不過是時間的問題,韓矢如今嫌她礙事倒也有幾分道理。

  雷稚無奈望著韓矢離去的身影,再瞧瞧石廊另側的丹靈閨房,雷稚糾結的內心沉悶,難受的情緒相繼湧上,往昔都是男人被她耍著玩,沒料到今日卻會栽在個男人手裡。

  「沒想到,配不上的人是我‧‧‧‧‧‧」

 
  ※

  第四十五章:乾坤靈晶石

  眺望著遠處的北域山脈,韓矢盤坐在丹鼎閣外院修行場,有些陶醉於體內那股源源不絕的天能湧動,按照尋常的修練模式,韓矢至少要再過三個月才能提一階天能,但在丹靈煉製的三品丹藥,聚能丹的藥效下,韓矢聚精凝匯的天地天能被增加數十倍不止。

  在上品的丹藥配合下,靜心修行帶來的效益是天壤之別,淡金色的光芒匯集成河,飄散在韓矢的周遭,金色洪流渲染下,韓矢的黑髮被渲染成金黃,略長的頭髮飛揚而起,在他身後的數名丹氏族子弟,無一不停止修練,眾多目光落在金光之下的少年身影。

  擊敗雷稚的數日後正午,韓矢在丹靈的指示下,趁著丹鼎閣展開作戰會議的期間,隨同眾多的丹氏族子弟在修鍊場修行,丹氏族的人多數以成為煉丹師作為目標,但仍有少部分的族人嚮往著強者的力量,會聚集在修練場而非煉丹場,因此在這的丹氏族子弟實力幾乎不會太差。

  「第三十三階,終於突破了。」

  韓矢藉由丹藥提升修煉效益,吸取著修練場瀰漫藥香的天能,三個時晨的全神修行,終於是突破了三十三階天能的門檻,如鬼神般的修練速度,令周圍的丹氏族子弟瞠目結舌,負手而立,韓矢深吸一口,體內湧起遠非先前三十二階天能可比擬的能量,韓矢對於丹藥的品級並不懂,但卻能感覺到丹靈給他的丹藥,絕非坊間隨處可見的劣質丹藥,兩者對於修煉的助力簡直無法比擬,若非清楚丹靈的性格,韓矢只怕會為此女的貼心舉止動心吧。

  想到此處,韓矢略為惋惜嘆了口氣,真是可惜,如此絕代佳人卻是扮演出來的假象。

  「──突破了?」

  「咦?」

  聽聞身後的腳步聲,韓矢負手而立,朝後仰頭一看,清澈如湖泊的碧藍美眸近在眼前,美人兒的纖玉雙手拖著腮幫子,蹲在韓矢的身後,溫婉的笑容驟然冰冷。

  「看你這樣子,是不是在想什麼對我很失禮的事呀?」

  「咳咳,沒啊。」

  韓矢輕咳兩聲,故作沒事發生樣,招呼著丹靈坐到邊上,而丹靈雖略微打量了韓矢的舉動,卻也不以為意,輕盈的曼妙身姿坐到石階,微風輕拂而過,將飄散清甜的青色髮絲撥至耳後,丹靈精緻的五官總是能讓韓矢看得入迷。

  「妳什麼時候來的?」

  「剛才。」

  丹靈微微伸了個懶腰,湊近韓矢邊旁交談,刻意壓低的舒麻聲音,是丹靈與韓矢獨處時才有的俏皮語調,這等姿態除了家人之外,便只有韓矢知道,從丹氏族修練場旁的丹氏族子弟眼底,韓矢貴為丹鼎閣的客人,具備超乎常理的修練天賦,丹靈則是丹鼎閣百年難得一見的煉丹天才,當兩人站在一起時極為般配。

  「會議那邊,丹道閣主怎麼說?」接過丹靈遞來的水,韓矢豪飲而後,將碗碟剩餘的水澆到頭頂,汗水隨著清水流淌而下,正午烈陽下修煉乾渴的肌膚頓時得到解脫。

  「丹道那傢伙,說什麼都要等爹爹回來,才肯同意放我走。」

  「丹氏族長?記得妳是說他進城了。」

  「爹爹進城調度兵力,算算日子也快回來,再等等吧。」

  「等倒還行,但妳的毒印?沒事吧?」

  「你覺得呢?」

  丹靈白了眼韓矢,輕觸點綴瀏海的晶石髮飾,憑空乍現一條絲綢布巾,丹靈接住空中的布巾後,使勁狠狠扔到韓矢的臉上,雖說清楚韓矢是出於擔心而問,但她還是忍不住想對韓矢的神經大條抱怨。

  怎麼可能沒事,若是日日夜夜必須承受烈火焚身般的蛇毒,換作常人早就被逼瘋了,何況是丹靈,蛻去堅強的偽裝,她只不過是個柔弱的少女,如今之所以能繼續撐著,丹靈還要多虧蛇雲在她心中埋下的復仇之心,再來便是身旁這名黑髮少年曾對她予諾過的誓言。

  丹靈,我一定想辦法,讓妳徹底擺脫咒印束縛。

  少年數日前道出的話,至今仍在丹靈的耳邊迴盪,記憶猶新彷彿昨日,想到此處,丹靈標緻的面龐劃過一抹紅潤,而她卻並不自覺,與扮演出來的笑容不同,丹靈自然的笑容迷人且溫柔。

  韓矢將砸在面頰的布巾取下,擦乾了略為被水氣浸濕的黑髮,目光打轉在丹靈流露而出的溫婉笑容,雖說清楚後者的性格,但韓矢卻依然不自主被這抹笑容吸引。

  「妳的笑容依然如此迷人。」

  「多謝韓矢公子誇獎,嘴真甜。」

  丹靈聽聞韓矢的讚美,碧藍色的美眸流轉,紅唇掠過微妙的弧度,再度扮演旁人面前楚楚可人的少女,轉瞬變化的端莊氣質,難以與先前高傲的姿態聯想,韓矢瞧見丹靈的態度,無奈地回以苦笑,苦笑不得之間,目光隨之上移,丹靈瀏海的髮飾閃爍著淡綠色的光澤。

  「先前就想問,你這髮飾該不會是‧‧‧‧‧‧」
  
  「你想說的是奇物榜中的乾坤靈晶石吧?」

  奇物榜,是天能大陸的人們自古將天地間,無論人為或自然造物產生的寶物,依稀有度程度劃分品級的榜單,其中多數以兵器、寶藏、靈丹妙藥為主,只有少部分的靈寶以結晶的型態紀載,而鑲嵌在丹靈髮飾中的乾坤靈晶石便是其中之一,乾坤靈晶石實屬世間稀有,百里之地千年方得形成一顆,乾坤靈晶石具虛具實,得以開啟不同於世間的大千世界,晶石純度越高越是強大,純度低可容納無數身外之物,純度高傳聞甚至可開啟宛如世外桃源的仙境之地。

  韓矢打量著丹靈髮間的乾坤靈晶石,雖說並不瞭解品級的差異,但依韓矢對丹靈的認知,此晶石的品級恐怕並不低,青綠寶石零星閃爍著光芒,丹靈身懷的乾坤靈石晶品級,少說也與韓矢作為兵器的月牙弓同等,月牙弓同為奇物榜其中一物,雖說排名相當靠前,卻是世人鮮少得知的靈寶,只因千年前天氏族的沒落與世人對弓作為兵器的藐視。

  「不愧是丹氏族的大小姐,連這種珍稀靈寶都擁有。」

  「這是我娘親去世前託付的遺物‧‧‧‧‧‧」

  丹靈順著韓矢的目光,纖手取下瀏海的晶石髮飾,碧綠色的晶體倒映著丹靈略為低落的神情,似乎回想起曾經的過往,丹靈流露出的憂愁蘊含著一絲懷念,晶石之中,她彷彿能看見逝世的親人,與丹靈極為相像的女人身影是如此觸動丹靈的內心。

  「抱歉,我似乎提到不該提的事。」

  韓矢瞧見丹靈的神情,立馬察覺不妙,趕緊合起雙掌道歉,丹靈面對韓矢的道歉,卻出乎意料並未動怒,只是纖手輕抵紅脣,故作平靜地笑道:

  「不要緊的,娘親去世七年,該放下的早都放下。」

  「‧‧‧‧‧‧妳傻嗎?」

  韓矢道出此話,伸出經常撥動弓弦而粗糙的指尖,將丹靈不禁意流落面龐的淚珠拭去,二人之間頓時瀰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靜謐氛圍,當丹靈抬眼與韓矢雙目對視,碧藍色的眼簾是說不上來的動人,堅毅的表面之下,丹靈終究是個年僅十六歲,會想念親人,會憎恨仇人,會為情所動,正值花容月貌的丹氏族少女。

  「傻ㄚ頭,連眼淚都藏不住,妳還說已經放下。」
112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