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短篇】天之章〈異夢25' 你吃不吃這個?〉

作者:Tsu Li Gue│2018-02-23 23:36:16│贊助:12│人氣:282

天之章〈異夢25' 你吃不吃這個?〉

1
  我像是得了神的視角,得以全角度看這不太熟習的世界……
  像是從後背處長出羽翼一般,我能飛越山巒,穿梭筆直而未知種類的樹木軀幹與枝葉,山壁裸露的巨石塊……直待我勉強看見一戶人家──在靠上窗簷時我便喪失了飛行能力!只得勉強以手攀附、推開窗翻滾進屋……
  待我站穩才發現這處竟全是木頭打造成的!立於崖壁上,若一失足便拼不成完整的人形……而就在剛剛,我差點就成了破碎的一種……

  仰賴一股未知的力量驅使我、給了我那飛行的能力,不然即是徒手攀上、也要像地球上最頂尖的攀岩選手才可能到達。如今這般難到訪的,給我像小賊一樣從建物的右側窗戶翻進去……難免流下幾滴緊張的汗珠。這時我才發覺此屋怪異之處,屋內竟未有其他人……

  忽然!一個物體有意識的跳至我的跟前!我猛一退、那東西也乖巧的上下彈跳,這時我才看得清楚──怪物!一個奇怪的生物正開闔牠的嘴,似喘息、轉動水潤黑亮的眼瞅我,像在示好?
  這類似蜜袋鼯的生物只有頭顱,沒有身軀更顯詭異──牠一蹦一跳,我便拼命後退,直待我的後腰抵上窗框,給牠找著機會跳進我的懷裡,而我反射性接住了牠,奇異的是,牠未曾怕我也未想害我。

  之前便覺牠嘴裡長得奇特,這下手更不受控制扳開牠的嘴,卻不想看見牠含著個粉紅肉色獅子的頭!這一嚇差點沒把牠小巧的頭給拋出去!但牠使力朝我鑽,我便下意識撫上牠的頭,替牠順了柔軟纖細的毛,牠看來也不排斥我的撫觸……即是如此也不改我腦中對牠印下的兇猛標誌!

  便在這時,屋外傳來一陣動靜──「框噹!」有著頭飄逸白髮的老者從另一側的窗戶飛了進來!更是熟門熟路地竄到了我的跟前!

  我還想著這處應是眼前這人的財產,再魯莽的舉動顯然就不在我的思考範圍內了。只是這位老人竟像趕時間,瘋狂向我推銷起他手中一包不明藥粉:「你吃不吃這個?這是仙藥喔!吃了以後會有不可思議的事發生……」

  從進屋起這一切都令我摸不著頭緒,我只是不明所以看著他:「?」他見我痴傻竟也沒嫌棄,只是動作自然地甩過手中的拂塵,我的神智竟就脫離了掌控!

  他又再問一次:「你吃不吃?吃不吃?別人可沒機會吃喔!這對你大有幫助……」迷茫之中,我竟回他:「隨便、都可以……」只見他捏著鬍鬚大笑!便被他捏著下巴強行張嘴,生生吃了一匙藥粉!

  餵完藥他才說:「這藥粉的成份有老鼠肉喔!哈哈!」而已吞下藥粉的我滿腦子想的都是──「Shit! 我吃素的生涯被打破啦!」

  吃的時候我還真以為是老鼠的肉做成的,後來想想不對,這是暗指豬後腿肉吧?不管怎樣,都已破戒;還未來得及哀傷,剛剛那隻奇怪的生物便突然從我懷裡滾了出──落地的同時、牠頭顱脖頸的位置居然開始長出身軀!那小巧蜷曲著的身軀也同牠的臉一般毛絨絨的,此外,牠身旁還有隻與牠相像的獸冒了出!

  牠們也是急驚風,不覺自身變異有多奇特,只一個勁朝我的方向衝撞──「啊?」當我以為牠們要張嘴咬我,卻見牠們好像……蹭了蹭我的腳?

  那位剛剛慫恿我破戒的不明老者只是笑著看這一切,又甩了下拂塵,面貌竟化作一名青年男子!
  我不解地看向他,張口想問腳邊兩獸的來歷,他只道:「你我還會再見的。那兩隻,一隻是此地的守護獸,一隻是你的……」──他還未說完,人影便淡得可怖!

   「什、什麼?慢著!」再睜眼時他已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我連思考自己吃肉破戒都來不及,窗外飄進屋內的濃霧便將我的意識給挾走……

2
  醒來時我被自己坐在床上的姿勢搞瘋了,一整個狂笑不止──「我居然設計裝幀設計到坐著睡著!醒來身上還架著mac!」趕緊用身旁手機滿世界發文,讓大家感受一下我的腦洞──

  發完文才想起身體的不適……即使有軟墊靠著,身也難受;一面開始小幅度地活動身體下床,一面在取水的過程、不由自主就移動到了書桌前;我不忘轉動頸項,視線卻被桌上躺著的一冊稿紙給吸了目光……去年還是前年,約莫也是這個時候,我曾用著它們書寫過的記憶正由著翻閱的指尖、攪擾安寧的心──

  我曾以為以人類的時間估量,我還有很多能明日復明日。誰知道LINE也有那麼天陰差陽錯再也找不回訊息──自那之後,你再沒機會見這寫滿兩三張八百字稿紙的我心意……同時──
  我也放棄寄信給你的念頭了。

  只這時候,才覺得過往的自己執著一種自己也看不清、卻又想著獲取的事物;明知人生有過的羞赧事皆已做盡;前半生懵懂無知得可憐有趣。後半生所遭遇的變態至熟成,皆是通往你的舖成。有這些做對比,才更顯出你的可貴……
  ──但你不懂你的可貴。

  每位使我受箭的對象,都不曾信過一分一毫;他們命著丘比特向未知的人們放箭,直待他們真有了信徒又要嫌棄,故作疏離。
  就算曾有過情意,也都花開花謝。世間從未有過一朵長生花,有的只是滿谷的無情果……最終我以刺蘼諷這此生之傷,卻還於自殺後永留芳華──

   「之後你就改叫華吧。」那名男子說得輕巧,在我恍若無覺送葬不知第幾朵的刺蘼後,如當初斷言──「你是刺蘼吧?怎麼甘心做無味無覺之水?你滿心都是不願都是傷情,若是想做那無色無味的,便只能是忘川河的部份,或孟婆手裡的那碗湯水……」

  他從不知我對忘川河水的印象是腥臭、飄著惡鬼的軀魂;我也記得自己那會兒笑罵他不曾認清淡水河與忘川河、孟婆忘憶湯與四神湯,還敢說大話?可他從不在乎這些細節……
  那時,他只反問:「你究竟在求什麼?」見我給怔住又問:「又想逃什麼?」

  他的眼瞳從來就不像看著一個人形,那是看進生靈內裏的;本該使眼神銳利,可眾人的無知定是看不見;多數人覺得他的眼像患有白內障,混濁的白使瞳色淡上些許;有的鍾情於他的眼,有的覺得他蒼老、尤當配上一頭白髮……

  並非是我給怔住,我其實早就知道了自身與人世的真相,我所追求──這歡喜愛恨皆是空,皆是妄念與不必要的執著……可遊戲人生一回,怎樣也該嚐嚐其中諸苦、偽成同類吧?
  他不懂,不,是他這樣通透而不折服的,懂而不逐流;他這類的,能覺察人的癡纏卻不嬉笑不妄語。看淡了所有也包含他們自己──
  可是……
  一個人沒有了追求,還為何而活?

  我也曾問過他這個問題;至於那使人發笑的求偶信就甭提了,他早知道我在遊戲人間,所以他提點──「活著便是追求。」

  那時,我想了大概一個月才稍微想通;踏實的活在每一個當下,也是一種追求,求的不是更好的未來,而是自身生命自然的死滅;他求的是自己肉體自然死亡的過程,也求著精神不為肉身所累……可憐多數人是盲目的,當然我也是那多數……

   「你喔!每次都覺得可惜。」我追著問:「可惜什麼?」

  他故做風雅貌取出摺扇甩開、虛掩口鼻道:「『化身同類而能得所愛』,你是這樣想的吧?普世之人都是一類。你,是他類。所以才追逐那些本就無覺的常態情緒、行為。可惜唷!可惜──」

  他總是看得太清楚,以致當下我便止不住淚……「唉……」他輕輕攬著我的肩,悄悄於我耳畔唸叨些我已染上的俗世部分,我卻想著:如若他開始存有渴求,那會是希冀我能解脫的執著──可我並不希望謫仙的染上這類俗物……
  ──若有苦痛只我一人。

   「別這樣看我,你還影響不了我呢!呵。」又給看穿卻也不惱,只跟著笑;直到他靜下,認真欣賞山嵐、品著茶,這才說──「你還是適合修大乘的。」我沒有回他。而他只是眼神專注看著我一語不發;茶水的蒸氣騰升了小半會兒,他才啜了口不再看我。

  我想來他是真懂我的──修大乘都是希望蒼生諸苦諸業能有個空時;不只修自身,也望眾生感悟佛法,他從來都知道我所求的不是表象外顯那追逐情愛和滿的單一人生樣版貌,是自然與生靈的和樂……他修的姑且也是佛,至於是何宗派我不甚清楚,但許多時候他總能第一時間理解我的想法,玄乎到不用開口便知悉……

   「我也想像你一樣。」我說──我也想像他一樣進退有度。

   「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去做,無須想像。」他不再看我,僅是瞅著遠山;我知道他又要走、不禁開口:「真沒可能……一生一世一雙人?」

  他知我愚癡,竟回頭笑了;不比一個青年人還蒼老、那笑像梅枝上的雪都溶盡、露出小巧冬芽那般,心亂了序、雙手剛剛掩上發燙的兩頰,卻聽他說:「該靠近的,無論天涯海角都能走到一起,又何須尋覓?何須遠離?無情終無情,有情常相逢──」

  見他起身向著陽台欄杆走,那身玄衣給刷上山嵐同色的白、憑欄,身也能顯出原木的褐色──
  他整個人都在消失……我難免焦急:「不求也是求嗎?」

  只見他回頭瞅我,聲音似高山種出的烏龍茶、能沖泡出香甜的醉意──「是。之後你一定也能……」還未說完,他的人便完全消失;四周的嘈雜瞬間放大數倍,直待一個聲音出現:「還要加點什麼嗎?」

  許是我看來呆傻,老闆直說:「你一個人的話吃飯不太好點,不過可以嚐嚐我們的茶葉炒飯;點餐的話都會送一壺茶……還是想簡單炒幾盤菜?我可以叫廚房份量做少一點,算你半價……」
  這時飢餓感才湧出,我簡單叫上幾樣菜,便靜靜欣賞起遠山景致──曾因颱風爆過塔柱危機的貓空纜車;舉起手機對著歪斜的塔柱就是一張風景照。至於剛剛發生什麼?

  ──有過什麼嗎?

3
  當我從床上坐起身時,被這雙重的夢給駭住。

  異於常態逼人破戒的仙者,異於常態可看做人情的獸,異於常態指點迷津的男子……以及理解世間全貌卻還追逐情愛、裝做世故以為遊戲的自己……當真能如此灑脫嗎?

  有所求與有所不求,無人可判定其善與不善,畢竟人各有志……將書信撕毀丟進垃圾桶時,我這麼想著。


後記
其實這篇原本的夢只有第1段。
真的是很詭異的夢r
大概是五年前以上的夢了。
2段是昨天到今天臨時有靈感打的。
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989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生命|記憶||成長||短篇||追逐|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夜凜風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笑意。

02-24 16:20

Tsu Li Gue
第一段ㄇXD02-24 16: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oxy80196過完中秋節的大家
奇幻小說 鬥人 儘管月圓人最圓 還是有更新,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