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7 GP

[達人專欄] 【短篇】兄妹

作者:十六夜郎│2015-06-08 02:14:15│贊助:1,132│人氣:1649
  流動的世界裡面,我們從來無兄無妹。卻不明白,是我們虛構了彼此,還是,我們同為這個關係所虛構?

  這段話是一位名叫張惠菁的作家所著的作品《先後》裡的最後一段話。哥哥,時間過得真的很快。

  歲月匆忙,我在準備博士班論文的時候,不經意看了這位作家的作品。沒讀上幾句,眼淚就掉了下來:「我踩踏在每一個你踏過的腳印上,跟在你後頭上學去,讀你讀過了的課文,狂迷某個你迷過的樂團,學你高談闊論,組構自己其實還茫然未懂的語詞,像你一樣將這本那本奉為聖經。我抄襲你。」

  「我們曾經,漂浮在同一個子宮的羊水裡,我寄居你寄居過的子宮,穿你穿過的衣服。而今,世界是一只巨大的體腔,我與你在同一個體腔裡生息,要各自在其中完成一個世界的循環。而我抄襲你。」

  幾乎毫無預警,眼淚突兀地在深夜時分的文獻資料之前從臉頰滑落。而我想到了你。

  哥哥,你可曾想過。想過你的妹妹,那一個你認為不是很成材的妹妹,有一天也讀了你所嚮往的中文系,甚至還讀了博士班。其實,在讀了你的作品以後,我對於文學始終抱持著不為人知的心酸與重壓。

  你唯一的著作依舊擺放在我們新家的書櫃。對於媽媽把舊家變賣掉的這件事,在上一封信裡面已經有提到,在這裡就不重新提了。此外,因為你的事情使得我與媽媽、爸爸的人生支離破碎甚至造成可以說是不幸的事情,在那件事發生以後便接踵而至。

  明明應該無所謂的,但與媽媽離婚後的爸爸,得知你的消息以後還是罕見地哭了出來。媽媽也是,但她本來就是容易因為小事而落淚的女人,對於她會有這樣的反應,其實我並非有什麼意外。

  原先打算朝著商業繼續升學的我,卻在那時讀了你的作品。或許是一種預料到的詛咒,你自私到毫無理由地留下那本對我人生感到重大衝擊的小說,使我預先設定好的人生全然崩解。

  我沒有和預先想的一樣去讀商業、經濟類型的科系,答應朋友要一起就讀同一所大學的願望在頃刻間戛然而止。我對於文學世界抱持著戒慎恐懼,一直保持著距離,但同時,我可以說是一意孤行地踏入之前從未探究的中文系,然後開始寫作。自己的文學立場以及寫作的契機,並非蒙受任何人的慫恿,而是來自個人深層的意識,這也是我對自己希望能在未來成為作家並藉此安身立命的自負。

  哥哥,你是否還記得在年幼時,我們被爸爸拍下了一張略為發黃的照片,裡面是小時候的我摟抱著你,將自己的臉緊貼在你的胸膛,像是要把整張臉埋進你的身體裡。相片只拍到我的背影。被我抱緊的你則是露出一臉尷尬的苦笑,雙手騰在空中不知道該放哪裡。

  那時的感受雖然有些模糊,但我仍舊享受當時的感覺,雖然那種情愫難以形容,但我仍舊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試著捕捉那悠遠的過往。

  哥哥,如同在這封信前頭寫下的那篇關於《先後》的句子,看完之後我才發現,其實我一直是亦步亦趨地緊跟在你的後頭,儘管目標在中途略有不同,但現在彷彿又有了交接點。

  在你年幼的時候,當然我比你更加年幼,當時的我總是碰到一點事情就緊巴著你不放,試著從你的胸膛裡吸吐與我相同的味道。

  那時的我還因為你與其他比我年長的少女互動親密,因為年紀不大,頃刻間沒有任何能夠訴諸我心裡想法的任何詞彙。若只是單純地使用「喜歡」或「討厭」,無論如何都太過淺薄。即使我在當時仍舊是個未滿國小畢業的女孩,但對於情感上的烈度是超越當時的年紀的。

  「我......我以後要嫁給哥哥,當哥哥的新娘子!」

  雖然至今已經不能完整體會當時的心情,但是,不說自己討厭哥哥與其他異性太過親密,也不說自己想要把哥哥佔有,將這句話脫口而出的我也算是善於用詞來隱藏自己內心的感受吧。然而,即使不直接將自己的感受說出,依照外人的理解也能夠充分體悟我的心情。

  當然,我們事後並沒有結婚。但你仍舊是我在年幼時期最為珍愛的異性。即使我已成長為現在這副模樣,在潛意識中,或許仍舊把挑選男人的特點預設為與你相仿的條件。不過我對於這件事依舊無法對任何人坦承。

  忘了是在什麼年紀,我才在書籍與同學間的耳語上,得知兄妹之間是無法結婚與交媾的。但是無論當時的我如何詢問或是查找資料,除了法律與近親相交所產生的問題之外,並沒有任何足以阻擋兄妹相愛的枷鎖,應該說,在這其中並沒有任何條件是足以說服我放棄你的原因。

  然而,直到哥哥你交上了第一位女友,我才發現兄妹間的愛戀,並非是有什麼枷鎖所阻隔,世上也並沒有真正能強硬拆散某一對戀人的力量。真正阻擋我們之間的,是我們身為這個社會一份子的義務。

  我跟在你的後頭。讀你讀過的學校;踏你踏過的地面;聽你喜歡的音樂;學著從你口中說出口的那些,看似很有涵養的話,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我亦步亦趨地依循著的步伐,從兄妹間的理所當然變成了另一種理所當然。

  待在了這段關係的保護傘裡,能夠盡情撒嬌或打鬧而不受人責備,到了某個階段反而是這段關係讓我們各自拆散。

  我們擁有了各自的生命,不再由誰跟著誰的腳步存活。我不再走你走的路、唱你聽的歌、說你說的話。太多故事講究了夫妻或家人的生離死別,但未曾有過這樣的故事替兄妹惋惜。

  將兄妹間的相同與相異視為理所當然,這才是兄妹間無法相愛的最大隔閡。而這也一直都是建構在兄妹關係之上的最終宿命。

  然而,我們一直都知道,但我始終不明白你可曾有過那麼一段時間,將我視為將來擇偶的伴侶條件?

  我在你發生那件事以前。每當你窩在房間裡寫作的時候,我好幾次送來你想要吃的食物,你只是淡然地說放在桌子邊緣的桌面上就好,但是,你或許不曾知曉,我享受身為妹妹的這一點權力和義務。

  就算我待在你的身後愣愣地望著你寫作的背影,即使被你意識到也只會換來一聲:「怎麼了?」,而不會有過多突兀的言語。

  不過,身為妹妹的地位最終還是會被另一個與我不認識、無血緣關係的異性所取代。她在我即將送上茶點,拉開你的房門時已經輕挽著你的臂膀,而你甚至不會問她:「怎麼了?」,將這視為理所當然。

  同時,某一天裡,你也曾見到一位你未曾見過的異性出現在我的房裡。你發現到他的存在,只是義務性地看了他一眼,甚至連問也沒問,眼裡閃爍著一看就能明瞭地安慰與些許被割除的佔有。

  「那是妳男朋友啊?」

  在我與男友溫存過後,你不曉得為何與我並肩站在一起,共同目送我男友的離去。我注視著他走遠的背影,而你像沒有看向任何目標物一般,瞳孔迷茫而沒有焦點地這麼問著。

  「是啊。那前幾天在你房間的,那個長頭髮的女生是你的女友?」

  我似乎也無意看向你的臉,明明是與你對話,視線卻依舊望向前方。

  「那是我高中的同學。」你幾乎不帶有任何感情地如此訴說,彷彿這事情已是理所當然,「是我的女友沒錯。」

  從那時開始,我們兩人的關係就此劃上所謂的分水嶺。意味著我們已經脫離了需要把感情寄託放在對方身上的階段,也意味著我們此後的情愫不再被「兄妹」這段關係所保護。

  哥哥,從此刻開始,即使我們任何一方對彼此有著超越兄妹的情愫,也會被這樣的現實所隔開。我在這裡這麼說,並非是我希望能夠與你結婚或交媾,關於這點常識與界限,其實我一直都懂的。

  只是,對於這樣的界線,我其實真的很不甘心。我曾經代替過你的女友,成為你此生最親密的異性,當你的女友挽著你的手臂,吻著在年幼時我也曾吻過的嘴角,但此刻的我卻在那一瞬間失去了能佔有你的資格。

  同時,你也失去了佔有我的資格。

  我們開始走著不同的道路,你高中畢業讀了數學系,但立志文學,想要當個作家;我雖然讀了商經,但是並沒有什麼打算,對於未來也是茫然若失。自從你交了女友,而我也擁有了除了你之外的第一個男人,我們擁有與彼此緊密相連的身份,但卻也受限於這樣的身份。

  而在我們擁有了彼此的伴侶以後,我們試著與剝奪自己某些權力的另一方的愛人相處。然而,在我與你的女友或者是你與我的男友發展出一段完整的感情之前,往往又因為現實因素轉為平淡。

  就像你的女友從咖啡色長髮變成了另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孩子,而我的男友也從金黃色頭髮變成了另一個黑色短髮的男孩子一樣。唯一不變的卻是我們的兄妹關係。

  這是一段關於兄妹間的警示,示意著無論我們身旁有無空缺,都無法跨越那一段我們身為兄妹對於社會的義務和隔閡。

  一直到你的女友開始與我建構一段關係,閒聊著與你相處的過往,我才意識到,我必須接受我與你對於兄妹關係的轉變,也必須接受我們身邊有其他異性的存在,必須和他們和平共處、必須避免我們太過親密的接觸。

  哥哥,你知道嗎。張惠菁的《先後》這篇散文,裡頭的主要議題就是在講述兄妹間的關係親近與疏離。用較為隱喻的手法傳達出兄妹無法結合其實是社會化的一種表現,否則一個正當的社會結構無法延續下去。

  那些所謂的禁忌,其實就只是一種恫嚇的手段。兄妹這個詞本身就是一種社會的枷鎖,只是為了讓大家活在一個被虛構的框架中,而被虛構的部分是社會的價值觀。

  這個社會需要靠禁忌去逼迫子女向外延伸,兒子或女兒都是一個家庭的端點,也只能向外。因為彼此都是一開始最親密的異性,所以才必須把兄妹結合視為禁忌,否則正統的社會沒有交流,甚至會無法完整。

  我們之後的關係終將隨著兄妹的婚嫁,為了生命的延續以及各自建立家庭的必要性而消逝。而,無論我們曾經是感情多好的兄妹,最後仍舊必須滿足這項社會義務,在與其他異性構成的家族建立新的端點並向外延伸。這是我們身為兄妹必然走上的宿命和結局。

  猶如哥哥你的女友,在你對她求婚以後,她也開始試著叫我的綽號,從那時開始,她便逐漸習慣將我當成她的家人。我也明白,我們最終,都會身處於一個對方不可能置身的位置。再也碰觸不到彼此,更無法對此提出抗議。

  正如你的女友也是從另一個家庭延伸出來的端點,而我、而你,也要與其他端點相接合。我與你接合的選項從來不包括在內。

  所以我忌妒你的女友,並不是忌妒她有與你性交或結婚的權力,而是忌妒她的地位我始終無法觸及。我不曉得你是否也曾擁有與我相同的感覺。

  不過,哥哥,在你發生那件事以後,我與你之間似乎也有某些地方又變得親近起來。我讀了你曾經嚮往的中文系,在那之後,我一邊戰戰兢兢地害怕你所愛的文學,一邊開始動筆寫下心中所思考的點點滴滴。

  「哎呀,這篇若拿去參賽的話,應該能夠得獎。」

  我也終於能夠體會到從前在你背後凝視著你創作的身影時,你心裡頭想要創作出毫無瑕疵的作品的心情。我連這點興趣也抄襲著你,但,我覺得我現在似乎在這個地方超越了你。

  我終於不是亦步亦趨地跟在你的腳後,因為現在停頓的人是你。

  你聽過的歌我已經聽膩;走過的路不想要再走一次;讀過的書不想要重複再讀。我開始拿起了新的,你沒有讀過的書;踏上你沒有走過的路;聽你沒聽過的音樂。

  我看過了很多你所沒有看過的新的風景;認識了很多你未來也不可能認識的人;聽到了很多你沒聽過的流行音樂;參與了很多你沒參與過的活動。

  現在應該是你要亦步亦趨地跟著我的腳步前行,學習我所擁有的,對你而言仍舊新鮮的一切。過去的我,抄襲你。但是現在的我你卻無法抄襲。

  哥哥,時間過得很快。我們本應踏上了不同旅程,現在的我卻還是希望能夠和你有某種關聯,但你仍舊只能停泊在屬於過去的港口,在我與家人的生命裡停滯不前。

  我想起了曾經為你與異性過於親密而吃醋,以及我想要嫁給你的往事。我還想起了當初因為害怕蟑螂而緊抓著你的身軀,像是吸取著養分似的探尋著你身上的氣味。

  讀完了《先後》這篇文章,我才發現,我與你的相處並非是文章內抄襲的對等關係。不是我抄襲你,而是,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在我還涉世未深前探詢著未知的世界;我需要你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補充知識的當下建議我書本;我需要你在我不知道該聽哪首歌的時候放出你喜歡的音樂。

  我抄襲你喜歡寫作的興趣,是因為我需要你。我像是寄生的植物,缺乏攀附的物件便失去了立足的之地。在哥哥的身上,找到身為妹妹該有的養分。

  我是多麼懷念當初能夠緊擁著你痛哭失聲的過往,能夠在你身邊肆無忌憚地撒嬌,或者是忌妒到全身發抖,在這一個被社會虛構的關係裡面,我一直在找尋能夠賴以為生的力量。

  然而,年幼的我一直害怕著你會與某個端點接合,自此從我世界消失。可是最終,當我成長以後,你還是沒有與女友的那個端點接合,但我卻替你感到遺憾。

  我仍需要你。

  哥哥,我們活在一個奇怪的世界。因為我認為兄妹之間就算永遠在一起,這也沒有什麼不對,但這感情既非愛戀也非生理上的慰藉,只是我需要你。

  我只能找尋一個和你很像的男生。希望他的臉和你一樣、一樣很會寫作、一樣用情專一。希望他擁有你所有的優點和缺點。

  但是,並沒有人和你一模一樣。

  哥哥,老實說。直到你和我說要準備和你女友結婚的當下,我仍舊希望我們還能停留在可以互相寄予感情依託的階段,然而,這並不可能。

  「是嗎?」我輕皺著眉頭,一邊將視線望向另外一頭,用一副若有所思地說著,「依璇是個很好的女孩子呢......」

  「我考慮良久,要是我無法給她幸福的話,想必也不會向她求婚。現在的我既然已經豁出去了,想必未來會有很多自今難以想像的磨難」,你的語調比起以往沉重許多,面容看起來就像做了什麼壓力很大的事情一般,那副表情就像快要承受不住壓力,就要哭了出來,「小雪,妳知道嗎?除了妳之外,她是我遇過最喜歡的女生了。以後,想必也不會再有了吧。」

  「哥哥,你說錯了。」我說。

  「嗯?」

  「所有的關係,無論如何都是可以再度建構的。唯一不能重新建構的就只有親情。除此之外,失去了的感情還是能夠重新在另外一個人身上找到,沒有誰是無可取代的,除了親人。」

  哥哥,你還記得你當時的反應嗎?你那時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像是受到衝擊一樣驚愕地看著我。

  而我不曉得為什麼,在當下抱持著異常難過的心情仰望著你的臉龐。那張臉,好像至今走來已經花了很多力氣地,很疲倦不堪地模樣。我伸出手準備輕撫著你的臉,而在觸及你之前,那雙一直讓我感到自傲地的琥珀色雙眼就悲傷地溢滿淚水。我眯細眼睛,溫和安詳地望著讓我又愛又恨的你。

  然後在碰觸你的瞬間,我以這輩子從未有過地溫柔語調說著:「除了你之外,或許再也沒有能超越你的男生存在。以後,想必也不會再有了吧。」

  我從未想過,我與你的相處將在那短暫到令人措手不及的時間內隨即停止。當我意識到我們關係結束的時候,令我心裡慌張到只想掉淚。

  而你的女友在那之後也回到了她應該要有的原來的生活,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其實還未知曉。就如同當時的我也沒有想過,未來會有再度交上一個男朋友的一天。

  現在的男朋友是我在研究所的學長,和你一樣戴著眼鏡、一樣溫柔、一樣喜歡寫作、一樣用情專一(不如說是交友圈狹隘),唯一和你不一樣的地方是,他不是我的哥哥。

  然而,這段感情反而讓我感到悵然若失。並非是有什麼爭吵,而是這段在社會裡反而是正常的關係,因為沒有了兄妹的強制性枷鎖,讓我覺得或許終有分離的一天。

  就像我當時說的,除了親人以外沒有誰是無可取代,這段不是親人關係的愛情,讓我隨時有種徬徨與不安之感。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的感情將填補了我心中的所有空缺,但是你的位置將永遠填補不了,這點我很肯定。

  哥哥,你可否還記得在年幼時期未曾答應過我,是否要娶我的這件事?

  當時我毫無顧慮地喊出想要當你的新娘子的那種話,不知道你當下的心情會是如何?

  即使現在的我已經成年,但對於當時的心情依舊無法忘卻。若是改由哥哥對我說出想要娶我的這種話,我鐵定能夠毫不猶豫地以此生最為堅定的語調說:

  「好,我願意。」

  兄妹之間的關係,就像是我們明明身處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卻看著不同的方向。我們曾經和彼此那麼要好,究竟是因為我們之間有所謂「兄妹」的關係,還是因為我們對於雙方都有足夠的感情依賴,才建構了我們現在這個「兄妹」的關係?

  哥哥,我下週就要在之前你也打算在那裡結婚的那個禮堂,穿著你曾經最希望我穿的那套白色婚紗結婚了。請你一定要由衷地祝福我!

  我想說的是,若是我們不是以兄妹的狀態遇見彼此,是否一切能夠輕鬆一些?

  不過,即使我現在發出這樣的牢騷,若我無法到達幸福的彼岸,那並不是哥哥的錯。

  至少,這樣我與你也就不用那麼痛苦了。


很久沒有寫巴哈姆特的活動了
這篇是前年11月寫下的 關於我的哥哥 的同系列作品,時間軸是在哥哥出車禍以後,妹妹嫁人以前,是這樣的一篇故事
滿害怕這篇給人的感覺太枯燥無聊
還希望能給人不同的感受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609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禁斷的戀愛|十六夜嵐|Zean|兄妹

留言共 18 篇留言

魅姬
你也會對妹妹抱持這種情愫嗎?

話說這篇感覺很像散文呢~~

06-08 04:03

十六夜郎
實妹不會,這篇真的有點像呢XD06-08 07:16
斷線風箏
太有水準了吧!

06-08 05:29

十六夜郎
謝謝你的讚賞呢~06-08 07:16
補師偶爾也想殺個人
魔性(稱讚意味

06-08 08:41

十六夜郎
謝謝你^^06-08 08:45
kimM
GPGP~

06-08 09:46

十六夜郎
THANK YOU06-08 09:48
沾醬(櫻羽)
洋蔥好多QQ

06-08 10:22

十六夜郎
謝謝你哦,其實我自己寫沒注意到那麼多06-08 10:26
ねいねい
剛開始看覺得很棒,也看的出妹妹對哥哥的思念之情,但後來感覺重覆太多,覺得有點乏味,但還是很好看

06-08 10:46

十六夜郎
謝謝哦,其實我也發現後面有點重複的感覺06-08 11:34
叛逆小王子
很棒的文章

06-08 11:08

十六夜郎
謝謝你喜歡哦~06-08 11:34
黑曼巴24
棒~

06-08 11:35

十六夜郎
謝謝你喜歡這個作品06-08 11:50
變態神魔
「別為了填滿廚餘桶而去種穗。」

這是個人在求學中被美術老師責罵之後的感受,當時有幾份美術作品要交,個人偷懶,將時間推至交件的前天晚上才開始動工。不瞞您說,那份作品絕對比班上大多數同學來得好,至少不會是中下之勢。

然而,我被罵了。

且還是怒罵!

不騙你,當著大家的面--用吼的。

怒罵原因說是我不夠用心、說讓人感覺有單純只想把作品當成填充式作業的心態。

我沒有遲交、也不知道老師為何只震怒於我,可我無法反駁,因為事實如此。現在想到,突然有心與您分享。

啊、這與本文無關,請別想太多,這單純只是想與夜嵐你聊聊罷了。

後記一句:您作品用詞變得更加飽滿,看起來在這方面下了相當多的功夫,處理的妥當,個人相當喜歡呢!

06-08 22:33

十六夜郎
不知道為什麼,是否在說我這篇作品重複性太高。意思是說鬼打牆呢?
求學時候不開心的經驗,老實說我也曾有過,被評論是 無論怎麼努力還是只能上憤校 的情況也有,而且對方還是辦理升學的教職員工,那對我很挫折
但是我也努力到了這個境地,也不是讀不好的學校

畢竟進入了大學,中文系,慢慢琢磨於思想和用詞方面,希望未來能夠更加精進呢06-08 22:39
肥炸鼠
身為妹妹對於這篇文章感到各種洋蔥......啊,雖然我不是兄控(?
文章感覺跟以前比起來又升級了(雖然由我說的話好像怪怪的

「答應朋友要一起就讀同一所大學的願望再頃刻間戛然而止」→在頃刻間

06-09 17:54

十六夜郎
XDDD 被抓錯字了
好久不見。不曉得是否是好一段時間沒有看我的文章,還是有看但是都沒有出現呢?總覺得好久沒有意識到你的存在
謝謝你覺得我的文章比起幾年前有變好的傾向,不過,要是兩年都沒有進步我也是會很困擾的呢06-09 21:11
吉風翅
我本來以為已經有到一萬字了
實際上是沒有嗎?
可能是這篇太沈重了
讓我一直想趕快看完而產生的錯覺
我只能說在這當中唯一能讓我開心的點
就是擇偶條件以哥哥為標準讓我想起了阿良良木妹妹們

06-12 09:58

十六夜郎
好喔,至少你沒有說太無聊了就好XD
謝謝你有看完呢:)06-12 17:25
姜月影
嘛……不懂戀也不懂愛的我不知該講什麼呢……
不過,很好看呢[e12][e19][e12]

順帶一提,在家中身為妹妹的我頗有感(?)

06-12 23:23

十六夜郎
謝謝 哈哈XDD06-12 23:47
凍結
流動的世界裡面,我們從來無兄無妹。卻不明白,是我們虛構了彼此,還是,我們同為這個關係所虛構?

我真的很喜歡這句話,一直以來人總是無法擺脫既定好的框架,按照著別人覺得應該、理所當然的方面去生活。我有個姐姐,跟文中的妹妹一樣,我也會模仿她、學她做過的一切一切。
因為她是我的憧憬、我的目標,而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我對她沒有這種情愛吧(笑

我想著,是不是沒有了框架,人就能自在活著;是不是沒有了顧忌,人就能安心快樂?

哥哥的時間停止了,妹妹卻仍持續前進著。她也知道,已經過去了。然而思念,卻永遠過不去。不過她已經邁開步伐了,不是一味的追隨哥哥的腳步,好笑的是哥哥依然是她擇偶的標準之一。

在她心裡,他的地位一直都不是旁人所定義的"哥哥"這個詞能夠草率帶過的。到底是虛構了彼此,還是同為這個關係所虛構?或許答案是,都有。

總覺得每次看夜嵐大的文章都能學到、領悟到很多XD

06-14 01:01

十六夜郎
我發現你的程度根本就可以來評論文章了
說實話,每次看到妳來我這邊留言我就很開心。因為總能從妳的評論之中找到我這篇文章的另外一個樣貌
妳很厲害,很多細節並不是我刻意安排,只是剛好寫出來而已。而妳卻能夠將這個合理化,甚至把這篇文章講得更有深度

當初閱讀張惠菁這篇文章時,當下並沒有什麼感覺。但是上課的教授卻和我們剖析了這篇文章說這篇不只單講兄妹情誼
當然如果資質如我一般淺薄,我看的到的也只是兄妹情誼而已。當下我只是覺得「哎呀,這篇文章把兄妹情感寫的真的滿不賴的」

但教授指出很多的點,比方提及 兄妹 本身就只是社會賦予的一種身份,而兄妹不能結合是一種社會化的型態與恐嚇

寫完文章隔天,我把這篇文章拿給我的母親看。母親看完了以後,我問了她:「妳覺得為什麼兄妹不能亂倫、結婚?」

母親基本上是個傳統的人,不過這個回答似乎與傳統沒有太多相關:「當然不行啊,小孩子的基因會有問題,可能會畸形啊,什麼的...」

我母親的講法固然是普世的價值觀,但是,我提及古代很多皇室為了保有優良的血統而選擇亂倫這件事,當時應該也知道亂倫產子會產生一定程度的基因異變,可是,為什麼還去做呢?

姑且不論古代亂倫的皇室是否明白後果,但是他們至少會認為,為了保有血統的純正而做出這樣的行為,即使有什麼問題都是可以接受的損失06-14 01:47
十六夜郎
而基本上很多人回應為什麼不能亂倫的問題,都是回答:「基因會有問題」
但是大家都沒有把一個真正的原因說出來,我認為這才是不能近親亂倫的主因

「因為社會不允許」

說實話,若是今天社會允許了可以亂倫,而且長期都是允許、不非法的,真的去亂倫的我想還是不會佔大多數,但,一定有人會去做,這是肯定的

如果今天沒有用社會的價值觀來控制近親的結合,很多家庭將會有好幾代沒有與社會有完整的接觸(指的是結婚,彼此建立新的所謂親戚上的關係)
雖然仍舊能夠和其他家庭的成員結婚,但是兄妹、姊弟的關係本來就是很危險的存在,畢竟雙方都是最為熟識的異性,又尤其雙方年齡相差不大,正處於發育期的時候,很容易會有亂倫的情形發生

在此不說要不要避免這件事,張惠菁這篇作品的優點其中之一就是沒有給你一個解答

她不告訴你關於亂倫要用什麼心情,或者是兄妹到底結合是好還是壞。並沒有表明立場,留給別人去咀嚼、深思,這是這篇文章留給我們想像的地方

最後,「流動的世界裡面,我們從來無兄無妹」這句話的涵義真的很深,連結著後面那句「是我們虛構了彼此,還是,我們同為這個關係所虛構?」

所謂兄妹的關係,其實都是這個社會建構的框架。我們自以為活在一個擁有自覺的世界,卻不知道,打從呱呱墜地以來,我們大家都從母親的體腔中脫離,卻活在另一個巨大的體腔當中06-14 01:47
凍結
我也很高興來回覆你的文章呢,不過我覺得夜嵐大真的太看得起我了,能寫出這樣文章的人才是最了不起的喔。我充其量只是個讀者,我單純崇拜著能夠寫出深奧作品的作者,僅此而已。

我知道有些並不是刻意安排的,就像我的小說一樣。有些橋段不是我刻意寫出來,而只是單純的巧合罷了,但我總會在後記讓它完全合理化,真的是非常偷吃步的做法呢(苦笑

其實我就只是個比較會耍嘴皮子的人罷了,在別人的文章裡加油添醋,加了自己的看法、添了自己的想像,或許是我覺得它給我的感覺是這樣,又或許是我虛構出來的幻想。

而每次回覆後總能看見夜嵐大用心地回了一大篇真的讓我很感動XD

文章就像一面鏡子,裡面有我、有你、有正、有反,所以不可以中參雜了可以,而不允許中也參雜了允許。該說有趣嗎?又或者是在暗示世界上並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呢?

你的文章很真實,真實得讓我覺得我像是在聽一個人提起他的過往、說著他以前的不成材,而身為聽眾的我,會哭會笑會生氣會興奮,更會感同身受。

我是寫不出這樣的東西的,它有自己的心,更是跳脫由作者寫出來的框架,是一個充滿溫度的故事。

而我,不過就是那個,誤入故事中的路人罷了。

06-14 02:05

十六夜郎
謝謝妳
任何一篇寫出來的文章,我除了希望讀者能夠留下我這篇文章的好壞之外,其實最重要的,我希望讀者能夠留下這篇文章帶給他們的感受
會這樣的原因是,比起修正自己文筆或情節架構,我更在乎心理的事情有沒有被完整傳達。畢竟我文章的賣點就是心裡的情緒,要是讀者只看的出文章的優劣,而感受不到文內的情緒轉折,說到底我還是會難過的

不過,也正是因為我注重這一塊,有些人看了就會覺得很沉悶,讀起來很沉重,以至於無法閱讀下去

只能說各有所好,我的小說基本上已經大致定型,要我轉變成娛樂性質的作品,其實我是做不到的

耍嘴皮子並沒有什麼不好(笑
你這樣的讀者,會讓其他作者都很喜歡的。即使是虛構出來的樣貌,也能夠帶領作者朝向另外一個觀點去探索自己的故事06-14 02:59
十六夜郎
打個比方,最近某位友人轉貼了一部類似推理小說的心得給我看。是再講東野圭吾的小說《秘密》
那本書我和友人都已經看完,內容簡略來講,就是主角的妻子和女兒出遊發生的交通事故,妻子去世,但是靈魂卻跑到了女兒身上,佔據了女兒的身體
此後,雖然主角一開始很難接受,但之後還是只能承認妻子的靈魂真的在女兒身上。從女兒國小五年級開始,維持著亦妻亦女的關係,通篇故事維持到女兒大學還是高中階段,女兒的靈魂似乎會在某一個階段慢慢回來

例如今天白天是女兒,晚上又會是妻子。故事重點著重在身為老公,該怎麼和這位有著老婆靈魂的女兒共同生活

不得不說,這個故事還滿好看的。甚至很感人,我覺得這個題材很新穎,感情上面的糾葛,有女兒身體的妻子該不該讓老公去找第二春,老公又該不該讓有女兒身體的妻子去找新的男朋友

他們之間究竟該如何相處,能性愛、接吻嗎?當雙方知道其中一人好像另外有了曖昧或喜歡的對象,當下的情愫是如何?這種細膩的情感讓我頗為著迷

扯遠了。主要是這樣的故事,而且大部分的人都是認為故事發展是這樣,但友人傳給我的心得,卻讓我很震驚

那篇心得裡面,查找了很多小說內的細節,將整篇故事的觀點翻轉。從大部分人認為的「妻子靈魂跑到女兒身上」的故事主軸,變成「其實妻子一開始就死了,靈魂也沒有跑到女兒身上,這一切只是女兒策畫的騙局!因為年幼時期的戀父情結,她想要假裝自己是主角的妻子」

雖然這樣解釋感覺很硬,但我看完那篇文章以後,說實話,我被說服了
因為裡面很多論點甚至是我們不曾發現的細節,感覺就是作者留給我們的伏筆

自從讀了那篇文章以後,我現在看那本書的想法和之前完全不同了。一個東西看在不同人眼裡固然有不同樣貌,給人的感受也不相同
但是,正是因為如此,身為作者,或者是喜歡這篇作品的讀者,看到不同意見的解讀之後才能用不同觀點來看待這個故事

無論妳用什麼觀點來看這個故事,其實也無關妳如何解讀或得到什麼感受。重要的是,妳沉浸在這個故事氛圍裡面,然後,妳喜歡這個故事就夠了06-14 02:59
亦瞳
真的很喜歡您文章的風格呢,情感描寫得相當細膩。

之前偶然閱讀到您的〈關於我的哥哥〉時曾讓我深受感動,
沒想到兄妹的故事竟然會出續作呢!
當時的感覺又再一次觸動心弦,但不同的是現在的我與兄長似乎逐漸地回到了童年時的關係,
崇拜著他前進的我、放慢腳步笑著回頭的兄長,
或許,在那之後,我們都成長了吧!成熟到能放下無謂的爭吵,作為家人支持對方前進。

在這裡並不是想用自己的事來換取認同或是吸引您的目光,
只是有感而發罷了。

感謝您的文章帶給我許多的感觸,也感謝您用心的回覆。

雖然我對於兄長的感情並非愛戀,但是那種無法割捨的心情我卻能明白,
幼時眷戀凝望的那人終將展翅飛往另一片天空,
我想,身為親人不免感到悲傷及不捨吧。

06-14 11:04

十六夜郎
時間過的很快,如今妳又回來看了這篇文章,雖然這麼說有點矯情,但我認為可以說是緣份
轉眼以是一年多過去,無論如何,人都是要前進
以妳當時留言的內容來看,現在似乎往好的方面在轉變,老實說,因為有了時間當作間隔,我對於察覺到讀者在這段時間內究竟有什麼轉變這件事感到很有興趣,並因此而慶幸著妳的轉變

即使我們不甚熟識,但,這種細微的感受。親情的聯繫、枷鎖、不捨,為此痛苦難耐,或是努力釋懷,在這之間的轉變也能使自己變為一個更好的人

謝謝妳體會到這個故事給妳的感受,不過,我曾經聽過一句話,內容是說:「讀者之所以會喜歡一篇故事,有時候並不是因為故事寫得多好,而是因為讀者心中也有一個故事。」

因為妳曾有類似體會而能有相同感觸,這點或許妳可以好好思考。究竟是妳喜歡這個故事,還是是因為,我們心中都擁有過同一個故事

期待在未來的某篇文章或是某個地方再度相會06-14 11:17
凍結
秘密是我一直想看的書呢,但是礙於時間所以一直沒去看,只看了解憂雜貨店而已。

所以也就是"騙人"嗎?用自己的想法賦予作品全新的樣貌,又或者是作者的惡作劇。它真正想傳達的部分需要找出其中的線索才能看出。但是我覺得並沒有所謂的偶然,就像完全沒有關聯的論點是不可能出現在作品裡面,就像純好笑的輕喜劇是不可能跑出邪惡的黑暗面一樣,當然作者如果有埋伏筆就是例外了。

有些環節可能是出於無心,甚至是連作者都沒有發現到的重要關鍵,被讀者層層抽絲剝繭找出來,那是沒有發現自己作品的可能性,我始終相信沒有所謂的偶然,套句念雨裡的話,所有發生的事都是有意義的,所以我也認為小說的所有環節都是有意義的。

或許有時候想得多也是一種收穫吧?我覺得啊,能找到喜歡的故事,就是最大的收穫了。

06-14 11:12

十六夜郎
是啊XD
其實我認為啊,真的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這個故事
妳可以藉由與他人討論而探討出切入作品的不同面向,但是,要是妳認為不合裡當然可以不要理會,重點在於如果妳從另外一個角度切入,還能喜歡上這個故事,那我認為從哪個角度去思考都沒關係了

作者通常不會刻意跳出來說:「對!這個地方是伏筆」或者是「沒有啦,想太多,這個地方只是我拿來當過場的」的這種話,如果我是作者我也喜歡看到讀者一直互相討論的樣子(笑

除非讀者把自己的作品講得太扯了(比方我只是寫兄妹,結果某個讀者認為我在暗喻總統大選的感覺)
這樣我一定會跳出來替自己辯駁的XDD

能閱讀一篇自己喜歡的作品,真的就是自己的最大收穫
關於故事的真實樣貌是如何,其實也並不是那麼重要了06-14 11:22
夜月琰
好好看~真的非常喜歡你的作品呢!

06-20 16:02

十六夜郎
謝謝你喜歡喔><
希望我以後還能寫出更多你喜歡的作品06-20 16:06
阿喵 ❖ 協奏曲
兄妹雖然是個老梗,不過在你筆下的描述卻顯得相當深刻
我跟搭話之前就被這篇有趣的小說給吸引,但很抱歉現在才看完XD
雖然小屋背景是較不傷眼的暗色調,但是文字實在太小了
因為我還有再編輯別的東西,所以不停縮小放大寫不是辦法,只好分成3次看完XD

或許是因為我看過刀劍神域,即使快速看者大量的文字,但腦子裡面卻是滿滿的畫面
不知道嵐這篇準備多久? 寫了多久? 寫完之後的檢閱是否讓你覺得滿意呢?

08-25 15:16

十六夜郎
XDD 文字小也算是特色,我用很久了。我很在乎文字的統一,所以如果我要改文字字體我會把全部的小說都改過來,我這樣會很痛苦
不過很感謝你願意把它看完

我準備這篇多久,寫了多久,我也忘記了。我通常作品幾乎都是一天有靈感,當天或者是隔天花時間一次寫完
寫這篇花的時間我已經不太記得了,但我基本上,一個小時寫一千字~兩千五左右沒有問題,當然這是在快速的情況下

我最近寫文比較在意一氣呵成,中間不要被打斷,整體的連貫性也比較高
我很滿意這種偏向哲學類型的文章08-25 16: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7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Zean】關於我心中的... 後一篇:【極光文創★我的十二位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空氣
RPG遊戲就是人生R!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