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極光文創★我的十二位女友】虛構的徬徨(吳惠穎)

作者:十六夜郎│2015-06-09 15:33:18│贊助:38│人氣:256
【極光文創】 大型聯合創作活動



  吳惠穎

  年齡:20

  身高:168cm

  體重:43kg

  職業:大學生

  劉子均這個人,對吳惠穎而言一直是個很特別的人。

  「子均,你今天要在我這裡住下來嗎?」

  初夏,外頭的陽光正逐漸轉熱。炙熱的溫度透過窗戶傳達到室內,新買沒多久的電風扇左右轉動,在這處五層樓高的公寓裡,想必沒多久之後就必須要開冷氣了吧。惠穎一邊想著這樣的事情,一邊攪拌著冰咖啡並將視線放在窗邊擺放的向日葵上。

  如果人都能像向日葵一樣,知道自己該面向哪個方向那就好了。若是有能夠指出應該怎麼做,或者是該說什麼話的正確準則,生活或許也不會如此尖刻。不過,雖然如此想著,現在的生活也是另一種平淡的日常。

  「子均?」

  見劉子均沒有回應,惠穎回過頭望向客廳裡,有些懶洋洋,卻散發著冷漠氛圍的他的背影。他正坐在沙發上翻閱著他喜歡看的流行男裝雜誌。

  即使到現在,惠穎還是無法想像子均會是那種喜好看男裝雜誌的男孩子。雖然他長得並不是不好看,衣著也不是不體面,但她就是無法把對人冷淡的子均和喜愛穿搭,充滿陽光的男孩子擺在一起。

  不過,或許是自己多慮吧。自己和子均的交往,不過也才三、四個月左右,彼此還不算特別了解。直到現在,子均對待惠穎依舊有些冷漠,不太像情侶,但又絕對不是朋友。

  「子均,怎麼沒回我話!」惠穎突然對他吼了一聲,子均像是被嚇了一跳,身體猛然抖了一下。下一瞬間,他回過頭惡狠狠地瞪了惠穎一眼。

  「應該會吧。」他只不過這麼淡然地回了一句,便將視線又落到了手上拿著的男裝雜誌上。

  真是冷漠。惠穎明白自己是不喜歡示弱的那種女孩子,一直希望能夠拿到愛情的主導權,但是卻又希望能夠懇求子均多注意她一點,這兩種情緒相互交織,實在令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對於子均的一切,仔細一想,似乎自己一點也不了解。子均是自己學校的學長,喜歡向日葵、看男裝雜誌,據說還會防身術的樣子,之前也有聽過他為了保護朋友而出手打人的傳聞。但是,除此之外,她眼前的那個他,不過就只是一個內向的男孩子而已。一想到此,心裡便有種猶如心臟被劃開的痛楚一湧而出。

  惠穎和子均其實是在手機交友的app程式上面認識的。那時候,惠穎剛和男朋友分手,心裡頓時像是被抽空一般,在虛擬的世界裡面尋求慰藉。對惠穎來說,從小到大都沒有過太多愛的滋潤,親情、友情、愛情,這些感情無論在什麼年紀都無法帶給她太大的滿足。

  年幼時,於家暴家庭的她,在小時候幼稚園放學時,自己看著熙來攘往的孩子們都有父母接送,而自己總是孤獨的踏著自己的步伐走路回家。像是一般的小孩子,輕哼著愉快的曲調,一邊蹦蹦跳跳的回家,這種事情對於她而言根本做不出來。

  而且她是不想回去的,一邊踢著路邊的石子,也沒有任何陪自己行走的同伴,心頭沉重的彷若一顆石頭。在那不滿十歲的年齡裡,她便討厭這樣的家庭,父親只要喝了酒以後就會打母親出氣。自己討厭看到這樣的場景,因為她恨自己的無助,但是卻又無法抑止的去觀看這個場面,討厭母親受到傷害,心疼母親被毆打後,身上留下的傷疤,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更無法狠下心不去關注。

  這種情緒想必解釋給別人聽,別人也無法理解。只有在生命經驗裡有這樣體驗的人才能感同身受。當時的孤獨、心裡的空虛、矛盾,建立了這樣一個對感情徬徨不安的人格,也虛構出了一個,自大、高傲的自我。

  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呢。在惠穎逐漸成長為一位婷婷玉立的女孩子,擁有了不少追求者以後,她真正的性格就連自己也不是很了解。

  自己內心是容易受傷的,容易因為身旁的人事物變遷而感到惶恐不安,但是,在她人的眼裡,自己卻是一副有擔當,獨立又有主見的女性。故作高傲的姿態,避免被別人看不起。

  直到遇見了子均,她才發現自己能夠在一個人面前,慢慢放下了高傲。那層自以為是,本就是為了避免別人看不起自己所戴上的假面。她是第一次發現自己也能有這種感覺,雖然旁人或許看不出來,這層感情亦是難以言喻,但,她曾經讀過張愛玲的作品,裡頭有過這樣的一句話:

  「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想必就是這樣的感情。雖然與子均的情誼並非說是轟轟烈烈,但她還是感覺得出來,自己是愛他的。這與子均愛不愛她並沒有太大的關聯,她只是想要一個可以依靠,可以付出關愛的對象,不管子均要不要,她都願意給。

  上一任的男友,其實比子均更熱絡些。應該說是,那位男友,肯花錢在她身上,朝九晚五噓寒問暖,全身上下並沒有太大的缺陷,唯一可惜的是,他最後劈腿了一位他的學妹。從那之後,她反而不是那麼喜歡那麼溫柔的人了,因為溫柔的人其實對所有人都溫柔。她想要的是,只能對自己溫柔,或者是乾脆對大家都不溫柔的這種人。

  三毛有說過一句話:「如果你給我的,和你給別人的是一樣的,那我就不要了。」這種感情反而在現在的子均身上有了充分體現,子均雖然不如前男友對她如此要好,但至少對她比對其他人特別一點。

  對她來說,子均的特別在起初也並非是男女朋友的那種特別,而是一種莫名想要朝他接近的獨特吸引力。至今,自己仍舊對當時會被如此的他吸引,感到有些摸不著頭緒。或許是因為他的冷漠吸引著自己,亦或是他在某些時候,氣勢壓過自己,但是卻不會讓自己反感,反而心甘情願當一個比較柔弱的一方吧。

  在她眼裡,子均一直都是個冷漠的代表者,對周遭看似毫不關心,但其實心裡也有熱誠或者說是有趣的一面。

  比方說,為了省錢只願意搭大眾運輸工具;看到別人有困難,就會跑過去幫忙或是解圍;似乎也很討厭國、高中生的霸凌的樣子,這些都是從別人耳邊聽來,或者是自己親身體會過的。

  但是,他也是也有一些比較神經質的地方,譬如說,她曾在與他約會的時候,發現他會不經意地四處張望,甚至有次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刀出來。雖然曾經詢問過,但是他都簡單帶過,似乎不想要讓她知道這麼做的用意。

  不過,即使是這樣又如何,只要知道自己是愛他的,就算是地獄也願意去,就是這樣的信念和感情,才能讓自己如此堅持至今。

  「子均,我問你一件事喔......」

  子均依舊用同樣的姿勢看著雜誌,聽見惠穎的呼喚隨即轉過頭來。

  「嗯?」子均問。

  「我發現,其實我一直都不是很了解你耶。」惠穎說完這句話,像是嘲諷似地苦笑幾聲。「情侶不是通常要對對方互相坦露心聲嗎?就算是吵架也好,我發現我們都沒有做過呢。」

  「妳沒有對我坦露心聲嗎?」子均問,但是惠穎知道他是故意迴避問題,而且她也不是想要這個答案。

  「我有......」自己正要準備自信地回答子均的問題,卻發現話語哽在喉嚨裡說不出來,「......吧。」

  自己有做到對子均坦承嗎。至少愛他是真的,喜歡做的事情、吃的、喝的,其實早已坦誠以對,甚至,連身體也獻上了,不過,還有一件事情,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無論如何都無法好好開口。關於家庭環境,關於心理那層陰影,即使已經能夠赤裸裸地站在對方眼前,卻還有一層覆蓋在皮膚下的秘密。

  「嗯?所以妳也有無法對我說的秘密嗎?」子均像是戲弄一般,一邊嘴角勾起了詭笑。

  「才不是......」嗯,遲早有一天也會和子均說的吧。等到自己真的能夠坦然面對心裡的那層陰影,只要自己真的能夠完全信任他的時候,遲早有一天一定可以的。「我能說的都說了。」

  「是嗎?」

  「嗯。那你呢?你剛才是在迴避問題吧?明明是我先開口的,結果你卻問起我來了。」

  子均聽到惠穎說的這句話,在那麼一瞬間神情黯淡了下來,面容彷若鋪上了一層塵埃。

  看吧!惠穎心裡想著的是這件事。但是究竟是「看」什麼,其實心裡也沒有什麼明確目標,只是覺得子均真的有什麼東西瞞著他,不管那是什麼。只要想到子均有事情沒有對自己坦然,老實說本來就讓人無法接受。

  「別提了吧,都是一些難以啟齒的事情。」子均如此說完,將視線移回自己的流行雜誌上頭。但惠穎只覺得心頭揪緊,難以接受這個答案。

  如今一想,更覺得痛苦難耐。是的,太痛苦了!她想要了解愛人的一切,如今卻無法擁有了解愛人的權力,是子均內心所隱藏的事情有如此難堪,還是說不願意與自己分享呢?

  不,說不定是愛上了別的女人吧!雖然很老套,但是也不是沒有可能。無論是哪種可能,只要一想到自己或許一點也不了解自己的愛人,心裡的憤恨便一發不可收拾,明明是如此的熱愛著他,可是卻無法觸及內心的傷疤。

  這種情緒一直持續到夜晚,晚餐的時候也是,兩個人莫名地吃了一頓安靜的晚餐,惠穎的心裡五味雜陳,一方面是希望子均關心,另一方面是有些怨懟,反倒是子均,只是不曉得為何惠穎要如此沉默,倒也沒有什麼特別感受。

  而在晚上就寢的時候,惠穎側躺在床上,面對著床的外沿,子均正好從浴室出來,只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浴巾。背部有一條明顯的傷疤。那條傷疤即使早就被惠穎所知道,但是對於傷疤的由來卻又無法得知。

  如同子均所有的謎團一樣,即使看的見秘密的樣貌,卻無法探究秘密的本身。就是這樣的不安,若即若離地讓惠穎的情感游移波動。

  「惠穎,妳不去洗澡嗎?」子均如此問道,但是惠穎故意不做回應。惠穎是不容易睡著的,所以子均也明白她是故意不理會他,他望著惠穎的背影,不曉得她是在生氣還是真的累了不想回答,也不曉得自己是否該從背後把她抱住,但在這時,惠穎突然說起話來。

  「其實你早就受夠我了吧。」惠穎將這句話猶如賭氣一般脫口而出,在子均看不到的那一面,眼珠有著什麼液體正在打轉。

  子均聽見惠穎說了這句話著實嚇了一跳,緩慢地將身體貼在了床上。其實他不是很會處理這方面的問題,又尤其他根本不曉得剛才做錯了什麼。只能如此故作鎮定地回答:「我一直都愛妳啊,妳怎麼突然這麼問?」

  「我還以為......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惠穎這麼說,明明聽到了肯定的回答,身體卻開始微微顫抖。

  「惠穎,我現在願意陪在妳身邊,就是因為我愛妳啊。」子均這麼回應,但是惠穎卻彷彿沒有聽見似的自言自語起來。「我大概是瘋了......不知道為什麼那麼愛你這個人。」說完,淤積在惠穎徬徨眼眶中的淚水終於滑落。

  「我知道。」子均從背後輕抱著惠穎的身軀,那不安、顫抖、虛無飄渺的身子,乘載著她滿懷著恐懼的愛意。但是子均只是呆呆地看著房間的窗戶外頭,黯淡的路燈傳來了細薄的光線。「惠穎,我一直、一直都知道。」

  沒有等到惠穎接話,子均又用同樣的語調溫柔地說著:「我在妳愛我開始就愛著妳,只是......為了避免自己受到傷害,我一直都很冷漠。其實我一直不敢承認,當妳越奢求我的愛,露出徬徨失措的樣貌,我愛妳更深。」

  惠穎輕輕轉動著身軀,把臉望向子均的臉龐。那張冷峻的外表下,究竟承受了多大的情緒,究竟,還有多少事情是自己不曾知曉的。關於這一切,不知道該花多少時間才能了解,真的有一天能夠了解嗎。對於這件事,其實自己也不是有多大的把握,但是,她緊緊握著子均那虛幻卻又真實的手,說:「那......你可要答應我,別輕易離開我,好嗎?」

  代替話語的唯一回應,是兩個人緊緊擁吻在一起。惠穎一邊緊抱著子均赤裸的身軀,舌頭在子均的口腔裡胡亂地伸展開來,雙手撫摸著他背後的傷疤。此刻,兩人的身影隱沒於淫糜的夜色當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621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十六夜嵐|極光文創|活動文

留言共 6 篇留言

青姚♪
我來了 030/ 頭香~~!~(滾滾

06-09 15:36

十六夜郎
謝謝妳~
活動辛苦了呢06-09 15:41
雪原雪
因為溫柔的人其實對所有人都溫柔

這句話挺有意思的[e30]

06-09 16:14

十六夜郎
是啊,但這其實不是沒有道理呢06-09 21:06
YoLo
這體重...也太瘦了吧!

06-09 17:55

十六夜郎
是有點XDD06-09 21:06
洛月
嵐哥好久不見,我是冰獄殤,也是寂.冰,之前圖然想說那的病貓,因為現實要會考的緣故沒動巴哈很久了,空窗了半年有,不知道嵐哥還記不記得我~
嵐哥的文總是能觸動我的心弦呢,覺得嵐哥是個很會觀察人,並能了解對方,心思細膩的人,看文的時候總是有這種感覺,不知道有沒有猜錯,總之我還是會繼續支持嵐哥的!

06-09 19:04

十六夜郎
你告訴我寂冰我就知道了。我當然還記得你的存在,只是時間久了,逐漸忘記你消失的原因
原來是因為會考啊,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很辛苦呢
這段時間很努力了吧?
要加好友嗎?

請繼續和我當朋友^^06-09 21:08
夏懸/哥吉拉布拉
遲來的回文
戀愛總是充滿佔有慾、想被了解與想了解對方的心情呢[e12]

06-10 16:22

十六夜郎
是喔~06-10 17:23
氣泡小嵐
每個人心裡都想多點優越
也期盼能倍受呵護
這是矛盾、這是無理
卻也是愛情

06-13 13:13

十六夜郎
是啊,很多人的情感都是互相矛盾06-13 16: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cjhtw1003Taiwanese
共匪軍機一直來,中國製遊戲還玩得下去嗎?戰爭好像快到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