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妹文】怯愛(第二章)

羽玥翎♥❤ 莓香 | 2022-01-05 05:25:54 | 巴幣 1540 | 人氣 447

  「哥哥~該起床囉。」
  「嗯…,再讓我睡一小時…」
在我將頭埋回床上之時──
『叩』!
我腦袋第一次發出這麼扎實的聲音。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劇痛將我拉回現實,睡意完全被敲散。
妹妹穿著昨晚的純白連身睡衣,手裡拿著昨天她輕鬆解開的那本數獨。
她肯定是用書角敲的吧?是想殺了我嗎…
  「哥哥醒了?」
  「沒,被妳敲暈了。」
  「那…要再敲一下嗎?」
  「不不不…千萬不要,再敲我就要考不上大學了。」
我連忙站起身子伸手摸了摸被敲的腦袋,這觸感肯定是腫起來了。
  「妳怎麼還穿著睡衣啊。」
  「就有人昨天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後就不管了,害的我早上起來發現制服都皺巴巴,還要重洗一遍。」
  「嘿嘿…讀書太累了嘛。」
  「下次要記得啦。」
在她抱怨幾句後,我們一起走下樓到飯廳,看著桌上準備好的早餐…肯定是妹妹煮的,我母親可從未有過這種閒情逸致擺盤。
洗手槽上也確實有著兩份餐具,家裡卻除了我們沒有其他動靜,想必是已經出門了吧。
她拉開椅子坐了下去,我則坐在她對面默默的用餐,這樣的氛圍就好像我們兩本來就是親兄妹一般。
無拘無束的輕鬆悠閒。
我看了下時鐘,指針停在10點40。
嗯?
10點40?
我趕緊拿出手機確認時間,螢幕上顯示的也是10點40一分都不差。
  「那個…,我們是不是遲到了呀?」
  「對啊。」
妹妹像是無所謂地輕鬆答道。
  「那妳怎麼還有辦法這麼悠哉…學校可是會聯絡家人欸。」
  「哥哥是不是忘記我父母出差去啦?」
  「難怪妳還能表現的這麼悠哉…」
  「放心吧,我有好好的跟老師請生理假。」
  「……需要我去幫妳買衛生棉嗎?」
  「我那個又還沒來,買衛生棉幹嘛。」
  「……詐欺犯。」
我一臉不滿地說著。
妹妹則俏皮的笑了笑說著:「這是女人的特權」。
不過既然都請生理假了,又何必這麼狠心的用書角叫我醒來呢,我在心中如此的抱怨著。
接著妹妹遞給我一張廣告傳單,上頭印著的是一間新開的咖啡廳,開幕一個月內都享有八折優惠。
  「今天我們去這邊吧。」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比起在學校或在家中讀書,一些環境優美又安靜的咖啡店更適合讀書。
在用完早餐後,妹妹到浴室裡的洗衣機拿出早上重新洗過一遍的制服並遞給我。
眼角餘光瞄到她手中那套制服,夾藏在制服與裙子之間的白色布料。
我伸手捉住準備回樓上換衣服的她。
  「妳要穿著制服過去?」
  「不然呢?哥哥希望我穿著這件睡衣去嗎?」
同樣都是白色的布料,要是在這種大太陽下走到咖啡廳肯定已經滿身是汗,那身制服與睡衣肯定會透出她的肌膚…
  「妳這樣可是會給別人佔便宜的。」
她遲了一會,才明白我要表達的意思。
  「不然…今天就在家讀書嗎?」
  「那多可惜啊,好不容易放假。」
我帶著她走上樓,翻找著衣櫃裡適合她的衣服。
隨手抓了一件純黑色的T恤和牛仔褲交給她。
  「就這套吧。」
她點了點頭,抱著衣服看著我。
我們互視了一會杵在原地。
我心想著,這件應該不難看吧?
而且我想純黑色的衣服應該也是挺適合她的。
接著她走到牆邊,背對著我雙手伸到腹部前交叉,張開手掌捉住連身睡衣的下襬──
那一瞬間我才想到剛才為什麼她盯著我待在原地。
我趕緊轉過身面對牆壁閉上雙眼。
  「不是啊,妳幹嘛不開口跟我說!」
  「我看哥哥沒有打算走的意思,我以為哥哥是想看我換衣服呢。」
  「笨、笨蛋,就算是兄妹也不太會這樣吧!」
接著身後傳來衣服摩擦發出的聲音,我繃緊神經的緊閉雙眼,一絲都不敢怠懈。
雙腿併攏的像在罰站一般,一步也不敢動。
  「是嗎?我聽朋友說兄妹就連一起洗澡也很正常呢。」
對…就以正常的兄妹、有血緣關係的兄妹來說是很正常的。
但我們可從沒有過這種狀況…
我反駁不了,便勸她趕緊換上衣服:
  「趕快換一換吧。」
衣服與肌膚的摩擦聲悄悄地傳入我耳中,激起我無限的想像。
我趕緊在腦中默背數學公式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好了。」
我呼出一口氣放鬆了下來。
轉過身看去,她穿著我的素黑色T恤,下半身則是穿著學校的制服裙。
  「哥哥的褲子太寬啦,會掉下去。」
  「嗯…反正這樣搭也挺合適的。」
之後我們整理了一下頭髮與要閱讀的書籍便前往新開幕沒多久的咖啡廳。
由於出門時已經將近11點30,我們頭上的大太陽幾乎是要將我們融化在路上,即便我們閒聊著各式各樣的話題試圖分散注意力卻還是被太陽曬的滿頭大汗。
經過半小時的路途後,我們順利的抵達新開幕的咖啡廳。
可能是開在小巷弄間的關係,客人並沒有我們預想的多。
但店內的裝潢擺設,卻是出乎意料的精緻。
整間咖啡廳充滿著濃厚的復古風。
我們找了個角落的座位坐下,休息片刻後便點了兩杯飲料。
我們彼此簡單的說出自己對於這間店的評價後,品嘗了一口飲料,便各自拿起帶來的書籍翻閱著。
店內的喇叭聲撥放著令人感到放鬆的鋼琴樂,輕鬆的旋律舞動著躍進耳中。
身在小巷弄中的咖啡廳並沒有路上車水馬龍的吵雜聲。
店內的客人也有素養地輕聲交談。
我看向櫃台旁的書櫃,上頭擺著許多泛黃的書籍,既像是單純的擺設,也像是供客人閱讀的書籍。
但眼前的我們目標是考上理想的大學,並沒有閒情逸致閱讀課外讀物。
也許,畢業後再來這間店,我會詢問店員是否能拿書櫃裡的書在店內閱讀吧。
漸漸地,隨著耳中的鋼琴樂,我漸漸地進入了教科書中的世界,沉浸在其中忘卻了時間。
  「兩位不好意思──」
  「……」
  「不好意思,今天已經打烊了。」
回過神來,是櫃台的服務生站在我們桌旁親切的說道。
我們看了看四周,只剩下我們這一桌的客人。
昏暗的燈光與整潔的環境,就像已經打烊好一陣子似的。
我開打手機螢幕,顯示著23:46。
  「我們營業時間只到晚上11點,不好意思哦。」
  「不,我們才是不好意思耽誤了你們。」
我和妹妹收拾了一下,便趕緊離開店內。
我們在店外伸了個懶腰舒展筋骨,相互看了一眼又抬起頭望向漆黑的夜空。
  「好久沒有這樣了呢。」
妹妹愜意的說道。
  「是啊。不過時間也不晚了,得趕緊回家呢。」
我隨手拿起手機,向媽媽發了封簡訊告知待會就回去。
接著我們肩並肩的一起漫步走著。
漆黑的小巷弄中並沒有路燈,我們只能依靠月光稍稍地確認下一步是否安全。
  「話說,妳今天也是住我家嗎?」
  「嗯,昨天有和伯母說了,這個月都借住在你們家。」
  「這樣啊…,不曉得房間裡妳的衣服夠不夠呢。」
  「這個哥哥就不用擔心了,我還有你的衣服穿不是嗎。」
妹妹伸手抓了自己身上的黑色T恤一角給我看。
她的表情就像是小朋友在炫耀自己的戰利品一般,得意的向前傾著身子並笑著。
嬉鬧著的同時,走過一處被月光照耀的小區塊時,寬鬆的T恤此時就猶如不存在一般的,將衣領內的一切映出輪廓。
即使是在漆黑的巷弄中,還是依稀可見…妹妹身為女孩子的輪廓。
我慌張地想要裝作沒看見,卻沒踏穩的扭了一腳,重心不穩地往前倒下。
而妹妹反應很快的伸手捉住我,但我可是個男生…弱小的妹妹哪拉的動呢。
隨著一聲腦袋撞上柏油路的聲音,我們兩跌倒在地上。
她像是被我害到似的,趴在我身上。
  「抱歉、抱歉。剛才沒站穩。」
我趕緊道歉著。
  「哥哥真是誇張,連路都走不好。」
我們緩緩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巷子太暗了嘛。」
接著妹妹握住了我的手,走在前面:
  「我牽著哥哥,這樣就不會跌倒了。」
  「有這樣的嗎…」
儘管不合邏輯,但我也只能接受。
而且…
這是妹妹第一次主動的牽著我的手。
一直以來,我們偶爾會有些許的肢體接觸,但些不過都是不小心碰觸到。
從未有過像現在這樣的…,由她主動的觸碰我。
走沒多久,我們便離開了那條漆黑的小巷,來到燈火通明的街上。
但我們的手依然牽著,沒有一方有想放開的意思。
  「哥哥現在的成績要上第一志願,是不是還有一段距離啊?」
  「大概勉強低空飛過吧?」
  「真羨慕呢…,可以低空飛過。」
她的語氣並不像是在嘲諷我,反而像是真的羨慕我能低空飛過。
妹妹的成績可比我好上不少,有什麼好令她羨慕的?
  「倒是妳,盡看些課外書籍,就不怕成績掉下來嗎?」
  「掉也沒差吧,反正都是輕鬆上第一志願。」
  「嘖…天才都是這樣的迎刃有餘嗎。」
  「當然囉,不過…天才也是有在努力和哥哥一起看書的。」
  「是是是~」
我們一路上聊著各種毫無意義的話題,等我們到家時家人們都已經熄燈入睡了,只留下玄關與客廳一盞燈。
我們悄悄地脫下鞋子來到客廳放下東西。
  「妳要先去洗澡嗎?」
  「我先找看看有什麼東西可以煮來吃,哥哥先去洗澡吧。」
要是她沒提到吃的,我甚至都忘了我們在咖啡廳待上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
接著我點了點頭,先一步走進浴室梳洗。
我赤裸的站在浴室內,想著今晚在小巷弄發生的事情原委…
那輪廓肯定不止是她當時說的……
真希望她家人或我母親能給她一些正確的觀念。
我可不是自己想看的哦!
只不過是剛好…她前傾著身子,又剛好有月亮的微光罷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讓自己清醒點。
我拿起蓮蓬頭直沖自己的臉。
心想著趕緊洗一洗,然後出去幫忙她弄晚餐吧。
忽然,浴室外的門發出「嘎啦嘎拉」的聲音。
疑…?
  「哥哥我進來囉。」
妹妹的聲音隔著浴室門清楚的傳入我耳中。
  「等、等等!」
慌亂的我試圖找一條毛巾遮住自己,但我忘了自己的手正戳著洗髮精,在我試圖擦掉眼角旁的清水時,沾著洗髮精的泡沫自然而然的流進了我眼裡。
刺痛灼熱的感覺使我不禁不緊閉著眼。
隨後,門被輕輕拉開的聲音傳進我耳中。
她一腳輕輕地踏進浴室濕漉漉的地板發出的『啪哒』聲靜止了我一切慌亂的行為。
冷靜,我們是兄妹。
  「哥哥你在幹嘛啊?」
  「沒、洗髮精跑到眼睛裡了…」
妹妹笑了笑,
我睜不開雙眼依靠著妹妹的笑聲判斷,她走到我面前了。
她伸手輕輕地撫著我臉頰,輕輕地在我眼皮上撥著。
接著用手接著水龍頭的水緩緩地沖掉殘留在我眼睛裡的洗髮精。
我漸漸地能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妹妹笑得合不龍嘴的臉龐。
  「妳還笑…要不是妳忽然進來,我也不會這樣。」
  「哥哥的眼睛還是紅紅的呢。」
  「那是當然的吧,也不想想是誰造成的…」
  「嘿嘿~」
我的目光始終盯著她的雙眼,絲毫不敢怠慢的深怕自己的雙眼往下飄去,深怕自己給她帶來不舒服的目光。
  「伯母有準備我們的晚餐,待會加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妹妹若無其事地說著晚餐的事,好像吃晚餐比解釋現在這狀況更為重要。
  「妳怎麼突然、突然要一起洗澡啊。」
  「有突然嗎?」
  「以前可都沒有過啊。」
  「那也沒關係吧?」
妹妹輕鬆地說著,就好像習以為常。
甚至讓我產生我們經常一起洗澡的錯覺。
  「……」
  「哥哥?」
  「啊?」
接著,她伸手捉住我手腕,一把將我推向牆壁。
牆壁上的磁磚緊貼著我的背傳來一陣冰涼。
  「我們是兄妹吧。」
妹妹認真地看著我的雙眼,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緩了幾秒鐘才慢慢地點頭表示認同。
  「是兄妹啊。」
  「那哥哥就不要這樣……」
  「什麼意思?」
接著,妹妹拉著我的手腕,放到自己胸前。
  「有時候哥哥的眼神…很下流。」
  「……」
  「今天晚上在小巷的時候也是。」
  「…原來妳知道。」
  「女人對這些眼神很敏感的。」
  「…對不起,讓妳反感。」
  「我知道哥哥是正常男人,但我也說了我不介意。可是…哥哥那種眼神總是讓我很不舒服。」
妹妹如此地抱怨著,同時捉著我的指尖,打開手掌,將我的手心緊貼在她心上。
深吸了一口氣後,繼續嚴肅地看著我:
  「因為是哥哥,所以我不介意,所以請哥哥習慣,好嗎?」
我從未想過,生為男人,會有一天這樣子被女生壓在牆上。
更沒想過,那一個女生竟然會是陪我一起長大的妹妹。
我看著她認真的神情,輕輕地說了一聲「對不起」。
接著向前一步,伸手繞過她的腰將她拉到我身前,緊緊的抱住她。
  「妳就不怕哥哥做出傷害妳的事情嗎?」
  「哥哥雖然是男人,但…妹妹討厭的事,哥哥是不會做的。」
  「…傻瓜。」
我淺淺地一笑,接著緩緩地推開她──
將她身為妹妹的一切映入眼簾。
不可思議的是,我很冷靜地欣賞著一切。
身體也很冷靜地,沒有絲毫的心跳加速感。
只有一種,與妹妹更加親近的感覺。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就好比兩片正確的拼圖合在一起時,會有切線與間隙,而我們的關係…就像是兩片正確的拼圖合而為一,我們中間不存在任何的間隙,打從一開始就是一片拼圖似的。
接著我們就像是親兄妹一般的,幫對方洗著身子。
儘管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洗澡,我們卻毫不害臊、溫柔地搓揉泡沫、塗抹在彼此身上。
從指尖開始延伸至肩膀,再往上勾至頸部,最後沿著身體曲線向下滑至腳踝。
毫無保留地,將她身為妹妹的一切透過指尖回饋的觸感納入自己心底。
白皙的肌膚上沾滿泡沫,妹妹的耳根子與臉頰上的淡淡紅暈像是在告訴我時間快到,該結束了。
這期間我們沒有半點話題,卻絲毫不尷尬。
可能,想說的都透過彼此的眼神確認了,因此不需要半點言語。
  「我們現在,更像是兄妹了吧。」
我們沖去身上的泡沫,互視了一眼又靦腆一笑的一起踏出浴室。
  「果然,哥哥這樣好多了。」
  「什麼意思?」
  「比起哥哥下流的眼神,我更喜歡現在這樣正常的眼神。」
  「笨蛋,趕緊穿上衣服一起吃晚餐吧。」
這一天,我與她成為更接近有著血緣關係的兄妹。
不變的是,今晚她依舊躺在我床鋪上,而我和昨晚一樣,坐在地板雙手趴在床邊的進入夢鄉。
────待續。




筆者雜談:

新的一年,愛著哥哥/妹妹的心依然不變。
希望今年能一切平安順利,朝著理想更近一步!

創作回應

DAVIS
妹妹真婆
2022-01-05 06:15:00
羽玥翎♥❤ 莓香
那是一定要的[e16] 妹妹就是世上最棒的女孩子
2022-01-05 23:14:53
圍杆第一排_殊途無歸
優質……這妹妹給我一種像蛋糕般鬆軟的感覺
2022-01-05 09:30:38
羽玥翎♥❤ 莓香
好可愛的形容方式XD 我好喜歡
2022-01-05 23:15:23
偷偷做不會被發現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12/09569aebae1ef5f662d5402415ef4543.JPG
2022-01-05 12:39:36
羽玥翎♥❤ 莓香
有血緣關係的關係最棒了[e5]
2022-01-05 23:16:07
我對普通人沒興趣
哥哥 你快讓開!不然我殺不死那個傢伙!
2022-01-05 17:59:53
羽玥翎♥❤ 莓香
怕..怎麼變獵奇了[e21]
2022-01-05 23:16: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