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Reddit翻譯】Nosleep – 兒子告訴我他有難以入眠的問題 (上)

Xlone | 2024-04-13 22:30:03 | 巴幣 6 | 人氣 135


  首先,我是一名獨自撫養十四歲青少年的單親爸爸。

  他媽媽不幸在生產途中過世,所以在那一天,我同時度過了人生中最悲痛與最歡喜的時刻。

  一個人養育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一路以來我得到了許多協助,以及我爸媽、已逝妻子雙親的指導與教誨。

  傑森是個乖孩子,在校成績優良,都以尊敬且善解人意的態度對待任何師長與同學,不曾讓我的生活過得水深火熱。嗯,我是聽其他學生的家長都這麼形容他們的生活啦。

  只不過糾纏他從小到大的問題就跟睡眠有關,傑森總是很難安穩入睡。從小嬰兒開始,到幼稚園、小學,甚至現在中學,一直面臨同樣的煩惱。我們老早就求助過醫生,他們僅表示傑森患有失眠症,我也聽信了,直到最近那件事發生後,我才明白這不如失眠症那麼單純。

  時間回到三週前,某天半夜他悄悄來到我房間,輕輕搖晃將我叫醒。雖然那時我還沒真正睡著。

  「爸,我睡不著。」他對我說,臉上帶著害怕的神情,更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壞了。我看到他身體微微顫抖,雙手環抱在身前的樣子。

  「孩子,發生什麼事了?」我問他,只見傑森轉頭看向已經關上的房門,畏畏縮縮地回答我。

  「就是......」他依舊維持環抱自己的姿勢,但其中一隻手的手指輕點著手臂。他的表情不像過往違反規定或行為不恰當時,那副尷尬或是害怕告訴我的神情,這次看起來像是困惑,無法用言語完整表達他的意思。「一直有一個黑色的人型待在我房間,他...他...在我睡覺時看著我...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死盯著我看...」

  傑森說出這句話的當下聲音顫抖,眼眶逐漸泛淚,看來他真的嚇壞了,說完之後直接投入我懷裡,開始啜泣。

  現在大多數父母都會認為自己的小孩只是做惡夢,但我想得比較多,我覺得那可能是有人入侵我們家。等傑森冷靜下來之後,我溫柔地告訴他,我會去他房間檢查一下有沒有問題。

  像平時的恐怖電影情節,我從廚房抽出一把大菜刀,墊起腳尖輕聲走向傑森房間,確認是否房內有入侵者,或是留下任何闖入家裡的證據。最後卻什麼也沒發現,不過奇怪的是,傑森房間裡的衣櫃門像被人用力打開一樣。

  當我正走回自己臥室時,我聽見傑森大喊我的名字,我拿著菜刀馬上衝進去,做好保護他的準備。「他剛剛在那裡!」他失控地大哭,指著房間裡最黑暗的角落。

  我打開燈,同樣沒有人或其他東西,那晚我讓他睡在我旁邊。

  接下來每隔兩天就會發生與那天差不多的事情,傑森會在半夜來到我房間,渾身顫抖地跟我哭訴,每次都會說那個黑色的人型在跟蹤他,每晚都離他越來越近。甚至到了週末,他靜悄悄地溜到我床上,沒有吵醒我,我直到早上才發現傑森睡在我身旁。

  兩週前,我在網路上訂了一套便宜的簡易監視器套組,趁著傑森去上課時,我在房子的各個角落安裝好監視器,其中一隻放在他房內。對,我知道青少年該有自己的隱私,而我也不該在房子裡面裝滿監視器,甚至連他的房間都不放過,但我得搞清楚整件事情的發展,也正計畫著兩到三週過後把監視器通通拆除。

  隔天早上起床,我又發現傑森偷偷跑來跟我睡了。那天是星期六,傑森不用上課,所以我別無他法,只好靜靜地下床,不要吵醒他。接著在等待筆電啟動的期間,我泡了杯咖啡坐下來喝。

  我隨意瀏覽著監視器畫面以及前幾天的影像回放,畫質有點糟糕,但誰叫這套監視器這麼便宜呢,所以跟我預料中的畫質差不多。

    傑森的房間整晚都相當寧靜,從他上床睡覺,到他下床離開房間來到我這為止,他一刻都沒有動過。我試著強化影像,想讓畫面更明亮,來看看傑森房內裡最黑暗的角落是否有他說的黑色人型,但經過強化後依然暗到什麼也看不見。

  當我來回加速觀看那段影像時,我終於注意到不尋常的地方。傑森還在床上睡覺的時候,衣櫃門是緊閉的,可是在他離開房間後,衣櫃門緩緩地打開。

  我再次仔細查看影像,調整到大約在傑森離開房間的兩分鐘後,我放慢播放速度,那衣櫃竟然他媽的自己打開,讓我到現在都心有餘悸。

  我立刻上亞馬遜網站,下訂一組有夜視功能的監視器,花了我不少錢。

  包裹送達前的這兩天,我繼續仔細觀察著這幾天的影像回放。第二天晚上,傑森沒有來我房間,直到隔天早上我來叫醒他為止,他完全沒動過,都是同個睡姿。而他房間的衣櫃門也是緊閉著,沒有被打開的跡象。然而前一天夜晚,在他離開房間後,衣櫃還是喀喀咖咖地打開了。

  裝有監視器的包裹一送到,我立即去傑森房間裡安裝,接著隔天早上再次觀看影像回放。傑森那天晚上熬夜熬到很晚才睡,幾乎快凌晨兩點了。而他當晚並沒有上床睡覺,反而直接離開房間來找我。這次我仔細地觀察衣櫃,專注到我覺得自己都能用念力打開它了。果不其然,兩、三分鐘後,衣櫃緩緩地打開了。我又再次重播影像,盡可能放大再放大、放慢再放慢,想從其中看出端倪,而我確實看見了。一個陰影在傑森房間快速移動,經過衣櫃,下一秒衣櫃門便敞開。我重複剛才的動作多看幾遍,可是依舊看不出那是什麼東西,只知道那是一團影子。

  我嘆了口氣,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間,準備叫醒傑森。這幾天我總得親自叫醒他,因為他沒事就想躺在床上睡覺,儘管已經睡了超過十二個小時,他依舊看來像好幾天沒睡般,臉上掛著因睡眠不足而出現的眼袋。

  我沒意識到隔天會是見到傑森清醒模樣的最後一晚。
  
  我如往常一樣起床,傑森依然在我身旁熟睡,和過去幾週的早晨沒兩樣。我輕手輕腳地下床,開始我每天早上的例行公事,泡杯咖啡,坐下來看昨晚的影像回放。

  傑森昨晚又熬夜了,凌晨三點多才上床睡覺,看來我得罵他一下了,畢竟隔天還要早起去學校。當我快速瀏覽回放時,我注意到奇怪的地方,那衣櫃門整晚都沒打開過。我覺得這只是巧合,於是決定去查看那些還沒被拆掉的舊監視器拍到什麼。

  不看還好,一看讓我驚訝得下巴差點掉下來。舊監視器的畫面清晰地如白天所拍到的一樣,一隻外型枯瘦如柴的手盤旋在我兒子上方,它的陰影整個壟罩住了傑森,可怕的是,那隻手是從他身後牆壁伸出來的,持續整整他、媽、的一整晚。我馬上衝回自己房間,像平常早上那樣溫柔地叫醒他,但他沒有反應。我加重力道,不斷搖晃和大叫他的名字,可他還是沒醒來。我什麼辦法也沒有,只能叫救護車,尋求醫療人員的協助。

  傑森被醫生診斷為陷入昏迷。

  回到家後,我只是坐在桌前一遍又一遍地看著回放,把紀錄調回幾週之前,接著發現更讓我驚恐的事情。每晚傑森來到我房裡睡覺,那影子便跟著他一起過來。我切換了各個監視器的畫面,看著影子衝出他房間,經過走廊、廚房、最後進到我房間裡,這過程僅僅只有幾秒鐘而已。它站在他身旁,身子隱約顯現又消失,每晚都離他越來越近。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從未看過這番詭異的景象,一個影子,但色調非常暗、非常黑,以奇怪的方式將陰暗壟罩著整個房間。

  這讓我想起上週與今天發生的事。

  我總感覺到有東西在我身旁。

  我總感覺自己看到一團陰影在我眼角徘徊,總感覺它在我晚上睡覺時越靠越近。我趕緊把這整件事的前因後果整理一番,順便推論。今天會是我最後天能自行醒來的日子,也就是說我明天沒有醒來的話,以後就再也醒不來了。

  想到這裡,我去收拾了行李,開車前往我父母家,打算在那裡借住一晚,他們從以前就有具體的措施能叫醒我,而且也想看看那個影子是否會跟著我離開房子。除此之外,我還得找出方法喚醒我兒子,找出影子究竟對傑森做了什麼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