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關於最近有關於「創作自由」一事之淺見

迫水未來 | 2024-04-07 02:59:03 | 巴幣 3542 | 人氣 886

話先說在前頭,本文會有對不少人來說恐怕極為不快之內容。請先確認能接受這點再繼續讀下去。

這陣子因為iwin事件而颳起了陣陣「創作自由不可侵犯」的呼聲。有關於和iwin有關的事情,我想網路上有更多寫得更清楚比我更知道其經緯的文章(雖然有些實在非難謂過於片面),這裡就不重述了。總之,最近因為iwin的事情讓不少宅宅疾呼「創作自由不可侵犯」,並且反對衛福部保護司對於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8條的見解。保護司認為,系爭條項中所規定之「兒童或少年之性影像、與性相關而客觀上足以引起性慾或羞恥之圖畫、語音或其他物品者」不限以真人影像為底所形成的圖畫,也就是所謂的「非實在青少年」的色情圖畫應屬第38條所管制的範圍在內。宅宅們認為虛構人物的色情圖畫因為不(直接)存在真實被害者,所以沒有任何危害。虛構人物的圖畫不應該納入第38條的管制範圍。

為了避免誤會我要先闡明我個人對於所謂有害言論的見解。我基本上認為,除非為具有有明顯而立即危險性的言論,否則我個人原則上反對國家法特別是刑事法的介入。對於有害言論我個人是偏向「以言論對抗言論」之方向,不應該讓國家法那麼快進來。但是一方面在這個時代各種仇恨性言論確實非常猖獗,倒也不是必然應排除國家的介入。只是國家法的介入不應該馬上跳到處罰。國家有各種介入的方式,不然只有處罰這種相對嚴重干涉基本權的作為。

最近的iwin事情確實是與表現自由有關的事情。不過呢,基本上我對於宅宅們的抗議倒是沒什麼想要參與的熱情,只想冷冷在旁邊看。事情的發端或許是動漫職業工會辦的論壇。公會在3月9日的論壇上找了赤松健與山田太郎來贊聲,讓我很倒彈。赤松健與山田太郎是所謂「表現的自由戰士」(表現の自由戦士)的代表性人物,當初公會找這兩個人我只覺得根本是請鬼拿藥單。不過嘛,在這一個月看了一些有關於宅宅們的相關言論後,我倒是越來越確信當今那些活躍於「創作自由不可侵犯!」的宅宅們之中不少人應該也是台灣版「表現的自由戰士」了。想想也不意外,畢竟早在iwin事件以前不少台灣宅宅早就跟日本的「表現的自由戰士」沆瀣一氣了。ATSUGI炎上時宅宅新聞那(故意?)搞不清楚狀況的報導方式即為一例。

「表現自由的戰士」,或簡稱「表自戰士」、「表自」的這群人這幾年已經成為令人厭惡的勢力。多虧了這群表自戰士現在表現自由反而變成好像是髒字了,真是同情我那些做表現自由基本權的同行風評被害。當然啦,在表自戰士們眼中,他們自己才是正義的同伴,那些和表自敵對的人才是惡勢力。表自這些年非常活躍,諸如《星期一的豐滿》廣告炎上事件或是ATSUGI炎上事件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蹤跡。表自們自稱自己是表現自由的堅定守護者,每逢有人認為不應該在公共場合公然意淫女體時,或是對於虛構作品中的女性描寫方式進行評論時,這群表自就常常會跑出來說「表現自由被侵犯了!」「我們必須捍衛表現自由!」。

「捍衛表現自由」聽起來很好聽,但事實如何呢?如果以為這群表自是「反對不限於國家的一切形式之對於表現的限制或可能成為限制之壓力」的話那可就誤會大了。表自們對於色情表現以外的表現毫無興趣。近年來日本表現自由最矚目事件的「表現的不自由展」被公權力和右翼們打壓時可沒看到表自們挺身而出。  2019年安倍晉三在北海道從事競選活動時被市民出聲抗議,結果警察就把抗議市民強硬抓走。關於這起事件與後續的判決,表自們毫不在乎。前陣子藝術家們在國立西洋美術館抗議以色列的種族滅絕而被警察監控時,表自們也不在乎。雖然表自們自稱捍衛表現自由,但其實他們捍衛的只是色情表現的自由而已。當然,不能因為是色情表現就沒有受保護的價值,「色情表現的自由」也很重要(看有些宅宅的「驚呼」真讓人懷疑他們是不知道《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這本小說的存在)。如果只是對於色情表現以外的表現毫無興趣卻還用「表現自由」自居或許還沒那麼嚴重,但問題是,表自們根本是在打壓其他人的表現的自由。

只要有人對於色情表現皺一下眉頭,不管其皺眉頭的根據如何,表自們就會認為「表現自由被侵害了!不可容忍!」而群起圍攻。表自們的立場已經不是「對於該當表現的批評不合理故不具正當性」,而是「對於該當表現的批評本身已經成立侵害表自由」。照他們的標準,只要批評色情表現就成立「侵害表現自由」,但他們卻絲毫不覺得自己集體圍攻批評者的行為也會成立「侵害表現自由」。前陣子法國IGN評論《劍星》(Stellar Blade)的女主角設計過度性化,結果被宅宅們群起圍攻(但是擁護《劍星》的宅宅們想要的不就是對於女體的高度性化描寫嗎?IGN根本只是陳述宅宅們想要的願望而已。然而《劍星》已經成為所謂「反覺醒主義」的象徵了),甚至還被寄死亡威脅。法國IGN最後撤回發言。結果呢?表自有出來譴責寄死亡威脅給IGN是侵害言論自由嗎?那些對於IGN的言論批評就算了,但是對於言論不滿就寄死亡威脅這種行為在一般社會通念下當然是應當譴責的事情,但是宅宅們卻把IGN的發言撤回視為「遊戲玩家的勝利」?!

不止於此,宅宅們--至少聲音很大聲的某些人--對於打壓非物化女性的創作的自由可是從來沒有在手軟的。去年《月刊鋼彈ACE》結婚發言刪除事件(請參考我當時寫的GNN「《月刊鋼彈ACE》擅自更動已出刊之《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聲優訪談內容引發炎上」)不久,有一位繪師畫了《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中的主角蘇萊塔與米奧琳涅和彩虹旗的粉絲創作,結果不少宅宅們反而抨擊其為「同運在政治利用二次元不可容認!」,還要其刪除這張粉絲創作(←點開轉推欄就可以看到不少這種言論,當然讚同繪師者亦不少)。明明這位繪師從以前就在進行大量相關《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二創,結果只因為畫了拿粉紅旗的蘇萊塔和米奧琳涅就要被開除宅籍?!就算遇到自己喜愛的角色被殘酷地性對待的二次創作也只能容忍,只能自己不去看,不能要求別人不要畫。但是畫官方同性CP拿彩虹旗萬萬不容忍根本不該存在--這種宅宅的內規還真是有夠尊重表現自由啊。

所以(日本的)宅宅們極端去政治化嗎?如果真是如此,SNS上就不會一大堆用漫畫或是用動畫截圖支持自民黨和抨擊在野黨的那些發言了。確實有極端去政治化的宅宅,但更多的恐怕是「權威好,反權威壞」「右翼好,左翼壞」的宅宅。那些以表自自居,或是成天「SJW」「政確」掛在口中的宅宅們對於進步主義抱持高度敵意。他們不承認一個人可以同時是宅宅也是女性主義者,遇到是女性主義者的宅宅就只想到開除對方宅籍(可以參考中村香柱的文章「「オタク」であり「フェミニスト」でもある私が、日々感じている葛藤」)。遇到有遊戲中描繪女性角色的方式不合自己喜好(=沒辦法讓他們高喊「香!」「我婆!」)就一口咬定「喜歡這種風格的人根本不玩遊戲」(即使那些被他們說「被不玩遊戲的人干涉的遊戲」不乏有可觀銷售實績者)。他們甚至是在禁止創作者去製作複製舊時代價值觀以外的創作。如果有創作想要進步主義一些,宅宅們就會認為這個創作是被「不玩遊戲不看動畫漫畫的外部勢力介入」了。他們不承認創作者有自我前進的可能性,或是該說他們禁止創作者擁有進步主義的思想(何況有時候根本與進步主義思想無涉,純粹只是讓自己的產品能夠讓更多人想要買單而已。ACG受眾要擴大,自然美術風格就不能只有表自宅宅喜愛的那一種。但表自宅宅的所作所為卻是一邊自豪於ACG社會地位提高又以行動極力反對ACG受眾的擴大)--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箝制思想」。如果《劍星》是創作自由的象徵,那為什麼《地平線:西域禁地》就不是?符合表自審美的才叫「自由」,不符合的就是「干涉自由」是嗎?比如說吹著魔笛的浮士德的FB粉專談論《劍星》風波評道「沒料想到時代越進步開放,卻越容不下許多事物」的文章下各種「支持創作自由!」呼聲四起不亦樂乎。奇怪,這些人在面對他們口中的「政確」電影、「政確」遊戲時可一點都不在乎創作者的創作自由耶。他們在面對那些針對《地平線:西域禁地》、真人版《小美人魚》主角外表的猛烈攻擊時會說「沒料想到時代越進步開放,卻越容不下許多事物」嗎?

只要有創作者想要在作品中體現尊重多樣性的價值,或是創作不符合他們的審美觀的女性角色,宅宅就會群起嚴厲抨擊--別忘了,照表自們自己的標準,只要批評創作就是危害創作自由。何況他們非常積極在網路上大量發言,有些甚至根本是騷擾了。而且呢,表自們對於女性主義者等等他們認定的「敵人」的騷擾可不只侷限於網路程度而已。支援未成年少女的組織「Colabo」的代表仁藤夢乃和「Colabo」就被表自在現實中不斷騷擾(參考:Colabo的2023年記者會文字稿「2023 年 6 月 1 日「若年女性支援団体に対する深刻な妨害に対する東京都の対応に関する記者会見」文字起こし」)。表自宅宅們嘴巴上說反對箝制思想,叫他們不要老是在公共場合公開意淫女性表自宅宅們就認為這是在「箝制思想」「打壓表現自由」,殊不知表自自己在做的事情才更接近箝制思想與打壓表現自由。表自根本就只是一群雙標而已。

總之呢,表自們追求的根本不是「表現自由」,而是「公開意淫女體的自由」。甚至連捍衛漫畫產業或是連捍衛色情表現的自由都不是呢。自民黨想要推行的發票制度(インボイス制度)被認為不利於漫畫家,赤松健在競選的時候也說自己反對發票制度。但實際選上後赤松對於發票制度可沒什麼積極作為可言(參考:「Re: [閒聊] 赤松健針對インボイス制度上路的回應 - 看板 C_Chat - 批踢踢實業坊」「インボイス制度に結局賛成、赤松健氏、山田太郎氏 - Togetter」)。赤松在2022年時曾在自己的推特上公布所謂的「漫畫規制年代記」的圖。即使不提赤松把公權力對於漫畫的規制和民間對於漫畫的批評混在一起談這點,赤松發的那張「漫畫規制年代記」圖上的例子幾乎都是有關於性的規制。對於非關性要素的規制幾乎都不提。明明歷史上和最近都發生了非關性要素的針對特定漫畫的打壓事件,比如說包含自民黨籍政治人物在內的保守政治勢力針對《赤腳阿元》的打壓即為一例,但赤松除了在十年前曾經提過外,這些年他和自民黨走得很近後似乎就不關心對於《赤腳阿元》的打壓這個現在進行式了。推特上有人說得好,赤松根本其實就只是「商業原理主義者」罷了。當然,對於前文提及的「表現的不自由展」等等攸關表現自由的事件,赤松也是毫無反應。雖然赤松說自己是要「守護一切的表現自由」。但看來反權力的表現自由赤松不怎麼在乎吧。赤松大概只有當國家權力砍到色情漫畫時才會反權力吧。其他時候倒是挺忠實於國家權力與自民黨政權的。

噢不,這裡必須還赤松清白。赤松在其他時候也是會反對國家權力和自己所屬的自民黨的。大概一年前,日本國會在審議不同意性交罪和偷拍罪法案時,全國會只有赤松健和山田太郎反對不同意性交罪與偷拍罪法案。包含保守的自民黨都同意的法案,但是赤松和山田是反對的。而且赤松可是很自豪地在自己的推特上說自民黨內反對這個法案的只有山田與自己。如果赤松和山田有什麼他人沒想到的想法的話,倒也不是就一定沒有正當性。只是,赤松和山田對於自己為什麼反對呢,可是說不出理由呢(參考:「山田太郎が不同意性交罪・撮影罪に反対する理由を聞いたけどよくわからなかった : 九段新報」)。順帶一提,赤松還主張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歐洲委員會要求企業有刪除兒童色情內容義務的規定等等國際上的立法趨勢是「對於日本的表現自由造成威脅的外部壓力」呢。在赤松眼中,這些有助於現實中的未成年人免於性犯罪的相關法律似乎是「表現自由的敵人」呢。

所以我之前看到赤松健在工會論壇的發言上說「與其把時間與精力投注在虛擬角色上,不如去拯救實際受到危害與需要幫助的兒童」時我就只想冷笑。說「不應該管虛擬角色」的赤松本人就是妨礙別人拯救「實際受到危害與需要幫助的兒童」者,他有臉說這個?然後一堆宅宅還拿著他這句話流傳。順帶一提,日本的表自們可是連對於泳裝攝影會的規制都不滿的。琦玉縣的縣立公園就規定於公園內舉行泳裝攝影會禁止穿著快遮不住女性胸部和性器官的泳裝以及某些鄰近露出性器官或女性胸部邊緣的姿勢,並且認為依縣條例不得使未成年人在泳裝攝影會中擔任被攝影的客體。泳裝攝影會當然就不只是「非實在人物」,而且過去曾舉行過的泳裝攝影會還真得確實曾經找過未成年人來擔任模特兒。借公立設施舉行的泳裝攝影會的相關規制如何當然可以討論,但至少從這一例中可以看出(日本)表自所在意的「不該被限制的(色情)表現」並不是只局限於「非實在人物」而已。(參考:「表自界隈のいろんな意味での社会性の欠如から、やることなすこと、むしろ規制されるようになってるのは草。 - Togetter」「<回顧2023> 6月 埼玉県営プール水着撮影会 未成年、過激な露出 基準は?:東京新聞 TOKYO Web」

話題還是回到台灣吧。巴友「子和以清小元子」在「關於展翅協會之我思我見」一文中說得很好(亦參考噗浪上「静流·ノグルフィラ」的一連串噗文)。宅宅不與對於「色情」這個問題有所累積發展能夠提供正當化色情閱讀的理論基礎的LGBTQ、女性主義者、進步主義者結盟,反而跟另類右翼(alt-right)、網路右翼(ネトウヨ)一起整天反「政確」、反「SJW」不亦樂乎,結果現在強烈反色情的那一派女性主義支流和保守派帶著準備已久的理論武裝一起來了,宅宅們要後悔自己挑錯朋友也來不及了。

不過宅宅們顯然沒有「後悔」吧。畢竟我看現在一堆宅宅死到臨頭還不知道,還以為自己快贏了。近日這些反iwin的文章之中,我看至少八成其實都非常容易被擊破。真正能打的只有像是張偉志律師的【身為律師,我捍衛創作自由、反對《兒少性剝削防制條例》納管虛擬動漫創作】等等那只占總數不到兩成甚至不到一成的論述。但問題是一堆宅宅毫無自覺,還以為自己的論述高明到不行,保護司只是一群笨蛋。輕視對手最後死的往往是自己這種老生常談就不提了,事實上宅宅們自以為聰明的那些「高論」根本不堪一擊。

比如說宅宅很愛拿日本對於兒童的性犯罪率低於美國來試圖想要證明「虛擬兒童色情無害」。但面對這個主張只要提出一個質疑就可以動搖其正當性基礎了:「你怎麼知道日本對於兒童的性犯罪率低於美國是因為有虛擬兒童色情讀物可以消費造成的而不是其他因素?」。這個反駁要怎麼回答?如果有人說「嗯?不是因為日本約束個體行為的集體壓力更大,所以有想要犯罪念頭的個體也不敢妄為」來正當化管制論呢?要怎麼反駁?當然策略上大可用「舉證責任在提出應規制的政府側」來回擊,在法律論戰時也說得通。只是其實這沒有對於反駁進行正面回答。

再舉一例。宅宅很愛說「虛擬是虛擬,現實是現實,沒有人分不清楚啦!」,可是同時一堆宅宅又很喜歡(自以為幽默地?)說「如果不讓我看這些描繪性犯罪的創作,我就會對現實中的人類性犯罪!」。這種「代餐論」完全反駁了「虛擬是虛擬,現實是現實,兩者毫無關聯」的論述(另外,雖然我批評「代餐論」,但我也反對「虛擬是虛擬,現實是現實,兩者毫無關聯」論。如果虛構真的無法影響現實,那「國族」這個集體想像就不會有那麼巨大的力量)。而且即使不提這種把角色當成宣洩性慾工具的代餐論根本絲毫沒有對於角色的愛可言這些宅宅理應才會與理應會堅持的問題點好了,高聲談論這種「代餐論」很明顯有策略上的問題。試想一般公眾聽到這種「代餐論」會怎麼想?是「好吧,那我們只好容忍各種令人不忍卒睹的虛擬性犯罪創作的流通」,還是「果不其然這群人就是潛在犯罪者!!」然後更大力剷除?我想答案很明確吧。但還是一堆宅宅喜歡大聲說「代餐論」。我真不知道他們是真心想要捍衛對於兒童產生性衝動者的權益,還是自以為幽默連自己在自招毀滅都不知道的自以為聰明?

也有人老愛貼出憲法條文然後高呼「表現自由不容退縮!」「創作自由不容退縮!」「不能審查思想!」。首先呢,創作出某種表現並且讓該表現流傳出去的「行為」本身就已經不是單純的「思想」了。當然不是說因此就可以隨意限制表現自由,但要找出規制表現自由的外國立法例實在太容易了。包含德國在內,許多國家都把公開展示納粹標誌定為犯罪。對於以「虛擬創作不會產生任何的(直接)受害者」為由而主張「所以虛擬色情創作不應該被任何規制」者,我就問「我畫一個納粹標誌出來公開展示也沒有任何直接的真實受害者啊?那為什麼是犯罪?」。這該如何反駁?當然可以主張「公開展示納粹就要處以刑事罰的法律有問題!」。我自己是這樣認為的,但許多宅宅們接受「將『公開展示五星旗』規定為犯罪侵害表現自由」嗎?如果認為以國家法以刑罰禁止「公開展示五星旗」和「公開展示納粹符號」具有正當性,那要證成「國家法以刑罰禁止虛擬色情創作具有正當性」更容易。有關於表現自由我國也引入雙軌理論。雙軌理論認為政治性言論比非政治性言論有更高的保護價值,所以對於政治性言論的規制的相關審查會更嚴格。反過來說,如果連規制政治性言論都是合憲,那以相同理由規制保護程度更低的非政治性言論不就當然沒問題了嗎?

宅宅用一些梗圖或是簡短的論調就以為自己已經「在理論上徹底打贏規制派」,殊不知這些自以為聰明的「理論」根本不堪一擊,只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甚至有些還是在給規制派提供彈藥的。宅宅們說表現自由創作自由神聖不可侵犯,但其中一堆人--至少不少聲音很大聲的那些人--根本就是台灣版的表自。想要的根本不是「表現自由」,甚至連「色情表現的自由」都不是,而根本只是「意淫女體的自由」而已。捍衛「色情表現的自由」有其正當性,想要「意淫女體」其實也不是什麼惡。但是認為「女性就該是被自己=異性戀男性意淫的存在」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將對於這種男性凝視下高度性化的女性身體描寫做出質疑的言論視為「對於表現自由的侵害」也是另一回事。反過來去攻擊尋求「男性凝視下高度性化的女性身體描寫」的可能性亦是另一回事。如同THE MARY SUE網站對於《劍星》的評論:真正的問題不是高度性化的角色描寫本身,而是這些(男)人把《劍星》所呈現的「理想女性」樣貌規定為唯一的「理想女性」該有的樣子(參考:「'Stellar Blade' Controversy Explained | The Mary Sue」)。

常看到有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有時候穿衣服是父權有時候不穿衣服也是父權,因為問題真正的關鍵不在於裸露與否,而是整個社會系統「對於女性身體的控制」。在把「男性凝視下高度性化的女性身體描寫」和「理想女性」畫上等號而且禁止其他選項與後者相連這一點上,宅宅從來就不是所謂的「少數派」,而是與男性中心主義的父權體制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嚴格而言,與其說這是宅文化特有的問題,倒不如言宅文化只是體現了社會的男性中心主義思想。宅宅雖然常認為自己所形成的圈子獨立於社會,但事實上宅圈仍然是社會的一部分,宅圈中的思想價值仍然是立基於整個大社會的思想價值的,而不是毫無關聯什麼都是宅圈自己發展出來的。然而,許多宅宅在遇到對於「男性凝視下高度性化的女性身體描寫」的批評時,卻總是認為這是在故意針對宅文化的攻擊。而宅圈某些有力份子公然與另類右翼、網路右翼結合並且大聲傳播基於這類新右翼思想的主張下,讓宅圈比起整個社會更加快速地右傾化。

當然,不是說iwin的事情就和創作自由無涉。即使宅宅們之中一堆表自,這件事仍然與表現自由規制有關。而對於表現自由的規制本來就應該嚴格處理,不能隨便肯認對於表現自由進行干涉的國家行為的正當性。即使是所謂的「有害言論」--虛擬創作當然會對現實產生影響,不論是虛構還是非虛構,這些「故事」構成了我們如何認知與思考的世界觀的一部分--也不該貿然就用刑罰管制。然而,作為集合名詞的宅宅是一個欠缺自省能力的群體這件事也是不爭的事實。不論是宅宅們--至少說話很大聲那些人--對於進步主義與性少數者的高度敵視,還是對於男性凝視下高度性化的女性身體描寫的高度肯定,又或是對於各種性別歧視、種族歧視毫無自覺甚至自己去實踐,都只是再次證明了宅宅這個群體中充滿了許多「有毒的Fandom」而已。說句難聽的,既然自己管不了自己、自己毫無自省自淨的能力,那哪天外部要伸手來管又有什麼好吃驚的?

最後再提一點。不少人都說視個案判斷是「恣意」,但這種東西本來就只能個案判斷。當然這種論調背後想說的其實是「(可能不限於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8條的)虛擬創作的完全免責權」。但即使不涉及色情,「虛擬創作的完全免責權」本來就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如果今天創作一個影射現實中人物然後進行抹黑毀謗的二次元創作呢?這種「虛擬創作」擁有連進入程序都不需要的免責權合理嗎?SOD之前還推出影射男性以性「征服」影射真實女性主義者角色的A片和戲仿DJ SODA在日本被強制猥褻的犯罪事件的A片,這些A片也沒有真人演員因此受害啊,但是這種(即使是非二次元但仍然是虛構的)非真實創作擁有法律上的完全免責權(亦即連是否涉及名譽毀損的問題都直接斷定免於刑事民事責任)合適嗎?又或是,若有人創作一個鼓吹對於可連接到現實的少數族群或是性少數者的人類進行性迫害的虛擬二次元創作時(比如說如果把《一個國家的誕生》做成二次元版),又該如何處理?當然不是說上述事例都應該用國家法介入,就算是國家法介入也有干涉程度的問題。我這裡想說的是,很多事情不是那麼單純可以簡單一刀切的。那種「虛擬創作應享完全免責權」論似乎沒有想到各種可能出現的類型,而且似乎也沒有考慮到極度像真人的繪畫(不管是AI畫的還是人類畫的)和我們所說的二次元畫都是「虛擬圖畫」這件事。如果認為前者具有危險性有規制之必要(保護司很強調這點),那「虛擬創作應享完全免責權」論就無法成立。即使區分「極度像真人的繪畫」和「二次元畫」然後認為只有前者應規制,又會出現「那要像真人到什麼程度才算『極度像真人的繪畫』」的問題。而這個時候也只能就具體個案作個別判斷不是嗎?就算能列出一些抽象化的準則,但真正遇到具體問題時是否成立「極度像真人的繪畫」仍然必須在個案上做個別判斷。但是不少宅宅卻認為這種「個案判斷」就是「恣意」而全面反對。總之,宅宅還是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和多看看書吧。不要以為自己在小圈圈裡閉門造車出來的理論有多無敵。




追記Ⅰ:

稍微看了一下相關討論。在談論《劍星》的女主角伊芙是否過度性化的時候常會一併提到魔兵驚天錄系列的蓓優妮塔和《尼爾:自動人形》的2B。然而蓓優妮塔和2B在剛推出時其實也被批評過過度性化。除去人物設計上的差異所顯現出的不同效果(如有人就認為《劍星》的伊芙實在做得太像充氣人偶,一樣是性感但呈現出來的效果卻和蓓優妮塔和2B大不相同)以及顯現人物的性感方式的品味問題不談(至少對我個人而言部分遊戲玩家們從頭到尾讓伊芙穿著肉色緊身衣乳搖看屁屁看蜜大腿實在稱不上是什麼有品味有美感的呈現性感的方式。雖說試玩版沒有那些之後製品版會有的好看衣服,但如果唯一想得到的「展現性感」的方式只有穿著肉色緊身衣不斷乳搖和抖動大腿的話實在無法不讓人懷疑其品味之低落),更重要的是,蓓優妮塔和2B透過成功的角色塑造和故事描寫證明了魔兵驚天錄和《尼爾:自動人形》不是只有具有性感外觀的角色而已--這又不是色情遊戲,何況只有色情是無法成為高水準的色情遊戲的。反之《劍星》在宣傳期間就是強力主打伊芙的性感,甚至連推出後的討論與爭論也幾乎全部都圍繞在伊芙的外觀上。甚至連在SNS上流傳的那些遊戲片段或截圖也幾乎都是在強調伊芙的性感。不僅僅只是外觀設計而已,在鏡頭的聚焦上也強調身體的某些特定部位(比如說什麼「下個樓梯太難了我在這裡卡關好久」之類的)。所以《劍星》只有「伊芙的性感」,就沒有其他內涵了嗎?既然玩家們都只在意消費與享受伊芙的性感,那說《劍星》(至少對於這些玩家而言)是(軟)色情遊戲也不為過吧?

或許該說真正讓圍繞在《劍星》身上的各種爭議成為一個嚴重問題的並不是《劍星》的女主角性感外觀設計或是開發者的「比起一般的東西,更想看到理想化的事物」這個女性描寫方針本身,而是《劍星》已經成為了「反覺醒主義」的象徵。舉例而言,Sky game這個擁有20萬訂閱者的Youtube頻道就將《劍星》稱為「萬眾期待的反女權 性感遊戲」。很明顯許多宅宅們寄託於《劍星》身上的已不只是滿足自己性慾的消費而已,更是「反抗」的象徵,是「文化戰爭」中的尖兵。現在在Youtube上聲稱「《劍星》女性主義崩潰了」的影片多不勝數,但他們口中「崩潰」的「覺醒勢力」卻很難找到幾個。《劍星》被支持與擁護的原因已不僅僅只是「符合自己的審美」,而更是因為《劍星》(被認為)是「反女權」「反覺醒」。《劍星》會成為「反覺醒主義」的象徵當然是被那些以「對抗『邪惡社會議程』的戰士」(他們似乎認為存在一個深層政府陰謀論式的「社會議程」大工程。如果真的那麼厲害我還真不懂為何共產國際還沒解放半個地球)們所吵出來的。這種美術風格或近乎軟色情的遊戲本來就從來沒有消失過。他們不滿的從來就不是「性感美女消失了!」,而是「竟敢有遊戲趕出現不是『性感美女』的女角!」。當然尤其是北美的宅宅可以把任何事物都冠上「反覺醒主義的勝利」的王冠(比如說之前的日本麥當勞廣告以及《哥吉拉-1.0》。莫名其妙變成「反覺醒主義」的象徵根本是風評被害),但《劍星》的創作者大概心中暗自頗歡迎這些標籤的吧。

《劍星》被一大群宅宅視為「對於『覺醒』的西方遊戲的一大痛擊」。在這種風潮下更加強化了捍衛「伊芙的性感外觀」的「神聖不可侵犯性」的論調,並且更是變相顯現了在「伊芙的性感外觀」之下的不只是「一種審美觀」或「一種美術風格」而已,而更是前文中所提及的「把「男性凝視下高度性化的女性身體描寫」和「理想女性」畫上等號而且禁止其他選項與後者相連」的男性中心主義思考。Reddit上有一個回響熱烈的帖子標題就叫「Stellar Blade just restored the concept of femininity」,充分顯現了這種思考模式。這種男性中心主義當然不是宅宅獨有的,而是長期存在於整個社會的結構之中的。這種結構至今仍然穩固,然而只不過質疑這種思考的聲音(也就是所謂的「覺醒勢力」)取得了些許進展,那些太習慣而根本不知道或不想知道這種結構有什麼問題的人就覺得芒刺在背,然後開始想要大力打壓。對於這種男性中心主義的復權的追求,就是一種反動。這些宅宅常說的「追求美麗的事物有什麼不對!」就是這種思考的表象化。他們認為「美麗」只有單一基準(然而何為「美麗」其基準因時間與空間有所不同乃稀鬆平常),而且將這個「何為美麗」的單一基準規定於女性身上,這正是「把「男性凝視下高度性化的女性身體描寫」和「理想女性」畫上等號而且禁止其他選項與後者相連」的男性中心主義思考。



追記Ⅱ:

《劍星》的開發者自己都說女主角的身體外型是真人身體掃描後再進行調整了,結果一堆人還在那邊強調「《劍星》女主角是直接忠實呈現真實世界中的女性!」是怎樣。老是做這種根本弄錯基礎事實或連對方想說什麼都搞不清楚的無效辯護然後自嗨「(對手)已經崩潰了!」真的很精神勝利法。法國IGN那句很嗆的「開發者沒看過真實女人」的意思就是「這個男性開發者是用自己腦中想像的『理想女性』姿態在描繪女主角,他對於在遊戲中描繪真實的女性毫無興趣」不是嗎?某些宅宅到底是真的讀不懂還是假的讀不懂?只會做字面解釋是因為自己也覺得「只想描繪腦海中的『理想女性』姿態不想描繪真實女性」這個設計方針不好意思拿出來大聲說嗎?另外,模特兒身材和父權支配之間的關係早就是已經有許多回答在網路上隨便就可以找到的老問題了(一例:「瘦身是政治問題:女人的身體,何必由男人的審美決定|女人迷 Womany」)。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