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續卷閒聊】來聊聊獄門撫子第二卷

衣都 | 2024-03-04 11:17:21 | 巴幣 1100 | 人氣 173

「鬼因執著而沉淪,天狗因逃避而浮空。換句話說,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已成定局....這就是所謂人類這種生物——總有一天會威脅到你的物種,我的小狐狸」

獄門撫子此処ニ在リ 2~赤き太陽の神去団地~
獄門撫子即在此處2 ~赤紅太陽的神殞社區~

目錄
序、鬼は沈み、 天狗は浮く(鬼會沉淪,天狗會浮空)
一、
神去団地に至る(抵達神殞社區)
斷章、
五里霧中(撲朔迷離)
二、
日照権抗争(日照權抗爭)
斷章、暗中模索(暗中摸索)
三、魔縁の掌上でまみえる (於天狗的掌中相會)
斷章、火宅之境(不得安寧)
四、
蠟の翼のイカロスは(蠟翼的伊卡洛斯是)
斷章、
励声疾呼(大聲疾呼)
五、
テンプロ・マヨールの天狗(大神廟的天狗)
斷章、
雨奇晴好(雨奇晴好)
六、
君と星降る京を行く(與你一同前往星辰落下的京都)
小知識:
這裡的魔緣之所以翻成天狗,是因為摩緣原本是指佛教意思中的大魔王或惡靈,而在日本神話當中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大魔王,他就是日本第75代天皇「崇德天皇」,想知道他的怨氣為什麼這麼大的可以自己去google,反正對當朝懷有很深恨意的
崇德天皇,留下了一句「我要成為日本大魔王,拉下皇室,使民為皇」這樣的詛咒,死後變成天狗們的首領大天狗,引發了很多的災難,故也可以用魔緣來代指天狗。

前言         

因為作者很沉迷於古風,時不時就喜歡動用一些比較少見的描述,所以每次看獄門撫子,總覺得都會消耗大量的腦細胞_(:з」∠)_

主線         

二卷的內容在說,撫子和天娜意外被拉進神殞社區之中,開局撫子清醒過來時失去記憶,並陷入逆貘(*就是會吃人類夢境的妖怪)所製作出來的幻境,誤以為自己是名為歌方撫子的平凡女高中生,但她馬上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並從幻境當中逃脫,然而她還是想不起來任何事。

環顧了下周圍,撫子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大型的社區當中且身旁毫無活物的蹤影,路邊到處都貼滿了傳單,由於忘記自己是獄門家之女的身分,現在撫子的精神狀態就是一睜開眼睛就跑到奇怪地方來的普通人,搞不清楚狀況的她顯得有些慌亂

她搜了搜口袋,找出了小型的急救箱和手機。
捕捉到悠悠酣睡的大山椒魚的解鎖畫面上,「無訊號」的文字正毫不留情地閃閃發光。反正撫子連密碼都想不起來,所以也沒什麼意義
日期是二月十二日。時間為晚上十二點十五分。
好像收到了來自『天娜』這號人物傳來的,將近幾十封簡訊的樣子。
就連這個人的臉,對於現在的撫子來說都難以憶起。
只不過
——將這人的名字脫口而出時,她感覺到自身的不安得到了些許的緩和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21)

其實這段沒那麼重要,但我就是想讓大家看看他們在細節中相愛的樣子

進入社區後,她感到有人擦身而過,但回過頭來卻不見蹤影,這時撫子聽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雖然聽起來像是少女的聲音,卻有著奇怪的音調,彷彿鳥還是野獸在模仿人類說話一般。

仔細一看,發現原來是一名看起來還只是小學低年級的妹妹在叫她
喔抱歉,修正一下。
是身穿高貴的服裝,套著純白毛皮的斗篷,有著和身體比例不符的超巨大白色牛頭女。

牛頭妹妹的本意其實是想幫助撫子,但無奈她的出場方式有點....對仍處在精神不穩定的撫子來說,還是太刺激了,於是撫子轉身就拔腿狂奔,在確認甩開對方後,頓時感到十分心累,附在撫子身上的逆貘還在不死心地蠱惑她回到幻境之中

「如果早知道會這樣,還不如...」
幾乎要脫口而出的話語,被保留在了嘴邊。
就這樣低著頭,撫子張了張濕潤的眼睛。從口袋中取出手機。
解鎖畫面的通知欄裡,出現了「天娜」的名字
是敵是友,無法掌握。
但每次喊出這個名字,波濤洶湧的心就會變得風平浪靜,與夢中所見的花嵐不同的安心感,將正恐懼不安的撫子包裹其中
「.....再...再稍微」
慢慢地深呼吸,吐氣。擦乾眼淚之後,撫子站了起來。
「再稍微...努力一下吧」
雖然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逃離這裡。但撫子仍然踏出了她的下一步。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26)

然而此時空~~的一聲,她聽到木屐踏地的聲音,下一秒強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那個東西出現在撫子的眼前。
是隻身型高大,像鬍鬚一般的頭髮上埋著會讓人聯想到雞冠的金屬冠怪物,它黑色的手就跟熊掌一樣大,戴著黑色的鐵製假面,假面的造型是隻鴉天狗的臉。怪物發出來的聲音,就如同鳥類在模仿人類說話,將握在手裡的「心臟」隨地一扔,肉塊噗哧一聲碎裂。

等撫子回過神來,天狗臉就在眼前。

撫子愣住,只是呆呆注視那隻好像要遮住她視線的黑色大手
———【撥】!」
玲瓏的女聲,威震空氣
黑天狗停止了行動。另一方面,撫子在回神之前身體就率先做出反應。
憑藉本能抽身撤離之後,虛空中火花四濺。
青金交織的閃光接連朝黑天狗的臉上攻去,像物體摩擦般的悲鳴聲響起,天狗一邊揮舞著雙手,一邊踉蹌後退。
鬆了口氣的撫子,精疲力盡地就要癱倒在地。
但是,手卻被用力地抓住。
「笨蛋!你在做什麼!」
牽起撫子的手,黑髮的女人正在催促。她有著讓人情不自禁就看入迷的容貌。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要逃跑了喔,撫子!」
「欸,啊....!」
莫名其妙地,撫子就在女人的帶領之下跑了起來。
她聞到神祕的氣味,就像纏繞在女人身上的香氣。和夢中感覺到的櫻花氣息及充斥在社區當中過於甜膩的味道有所不同,是某種十分熟悉的
———

骨肉快速摩擦的聲音,將撫子拉回到了現實。
當她回頭一看,已經重新調整好狀態的黑天狗正將力量擴張至全身,背後裂開變形,以肉身為根部長出奇異的翅膀
———!
「哎呀哎呀......多麼醜陋的翅膀啊」
黑髮的女人嘆息著將撫子護在身後,一邊轉向後方。
「長翅膀的混帳東西,給我惦惦自己幾斤幾兩吧——狐火.衣袖!」
宛如振袖隨風起舞一般——青金交織的烈焰隨扇子的軌跡起伏。
隨後,透明之力的波濤釋放,正面擊中黑天狗。帶有「手工唐揚雞」字樣的箱子遭到粉碎,異形怪物夥同巨大的破壞一同光臨了小菜店。
「雞還能繼續飛!」
宏亮的笑聲響起,黑髮的女人又開始疾馳。
那隻天狗的正體以及這個女人,到底是誰都搞不清楚。
但是
——撫子再次,露出了些許笑容。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28)        

兩人跑著跑著,來到了一座公園。

「....唉,真是個壞孩子」
嘆息聲顯露出憔悴,撫子將視線移動到黑髮女性身上。
她是個無比美艷的女人。
漂亮烏黑的長髮,流淌在白皙的脖頸,妖嬈的琥珀眼眸配上嫵媚的紅珊瑚色嘴唇。眼角附近有顆小小的黑痣,給人某種艷麗的印象。
黃金比例的身材披上黑色外套,身上背了個斜背包
她的美色讓人忍不住倒抽一口氣。被如此美貌從正面迎上,撫子想都沒想就倒退一步。

其實我還蠻喜歡看女角色覺得女角色很漂亮的描寫,畢竟如果連女生的魂魄都有辦法勾走的話,那應該就是真的很漂亮吧XD

「竟然丟下我一個人,未免也太無情了。至少,要跟我說一聲嘛」
「欸,啊那個....」
無視一臉不知如何是好的撫子,黑髮女人啪幾啪幾地將扇子開開合合,即便嘴邊掛著淺笑,撫子還是莫名感到對方正散發出一種鬧彆扭的氛圍。
「你至今為止到底都跑去哪玩耍了啊? 最後還被那種假天狗給....」
「請問您是——哪位?」
——女人,正準備要打開扇子的手停了下來。
面對露出困惑孩子般反應的女人,撫子莫名產生了奇異的罪惡感。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在旁邊默默當觀賞植物的ME:

——你說什麼?」
「我只記得自己的名字.....我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以及你是...什麼人...」
撫子搖了搖頭,用手按住腦袋。若有似無的頭疼仍在持續,再加上大概是因為全力奔跑的關係吧,宛如背負沙袋的身體重量正在增加
「你說你,不認得我?」
「..........我不記得了。明明您幫助了我,很抱歉....」
撫子愧疚地低下頭。就連女人把玩扇子發出的微弱聲響,都感覺像是在責備她一般。
吱、吱吱吱、吱、吱吱
——寂靜之中,翠鳥在鳴叫。
——算啦」(←這句原文就是中文喔)
聽到對方溫柔的聲音,撫子畏畏縮縮地抬起頭。
黑髮女人忽然微笑了起來,就如同守護迷途之子,優雅地笑著。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用放在心上。不論是喪失記憶也好,還是情感全部被奪走也好,在這個世界上都是常有的事。算啦,算啦,這也沒辦法....轉換一下心情吧」
「那個...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需要道歉。總而言之,你叫我無花果天娜吧」
「天娜...小姐...十分感謝您」
「好乖好乖,真是好孩子...只不過,能不能請你去掉稱謂呢。如果可以的話,就像突然變得會說人話的家貓,在叫已經累得半死的飼主一樣.....用可愛又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隨便叫我就行。也不需要用敬語,會讓我不自在。」
【天之聲:你這要求還挺具體的哈】
「....是怎樣的感覺呢?」
儘管有一瞬間感到擔憂,但撫子還是放下了心。
天娜
——恐怕一直不停連絡我的人就是她吧。明明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友軍都還無法下定論,撫子卻第一次感到安心。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30)   

現在最要緊的是,先解決寄生在撫子身上的逆貘,天娜使用法術將逆貘趕了出去並將其鎮壓在地板上,但她也沒有辦法保證殺掉逆貘就能解決撫子記憶喪失的問題,因為逆貘是這陣子才開始出現的怪物,該怎麼處理它,實在是拿不準

「....這麼說,我會一直持續這個狀態下去嗎?」
撫子垂頭喪氣地說道。天娜輕撫了她顫抖的後背。
「好啦好啦,打起精神來。這裡,全部交給姐姐我來解決」
「可是,不是沒有對策嗎....?」
「沒問題。別看我這樣,我可是
咒術相關的專家呢。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哪可能存在比我還要理解咒術和妖術的傢伙」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38)

姐姐wwwww
但不得不說,這一卷天娜真的超罩,特別是來到神殞社區後的撫子精神一直處於很脆弱的狀態,沒有一卷時那麼強,全靠天娜在C,雖然前面講了點幹話,但從她不惜當個脹氣河豚(落到後面還得被恢復記憶的撫子嘲笑),也要鼓勵撫子振作就知道,她倆的關係親密度有了明顯的進展,雖然一切都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進行....哭泣,你們一卷最後也沒到這個程度吧,請問中間發生什麼事了嗎?也說來讓我聽聽啊QQ

當兩人準備要把逆貘切開來研究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不速之客,它的到來捲起白色的砂煙,腳底下的地板也隱約出現震動。天娜迅速將抱頭尖叫的撫子護在身後。

砂塵後方現出比剛開始的黑天狗還要巨大的身影,擁有兩對手足,不論哪個都鑲有鐵枷和鎖,身上滿是傷痕。羽織(*一種衣服)底下藏有兩只紅天狗的面具。

紅天狗從羽織裡抽出武器,法螺貝造型的鐵塊以及就像綑綁住鐵刃的奇怪扇子

「喂,再不快逃的話——!」
轟隆——回過神來,撫子已經被天娜用力拽到身邊
位於後方早已鐵鏽斑斑的運動設施喀拉喀拉地發出聲響後崩解,逐漸沉沒於砂煙之中的那玩意兒,直接被劈成了兩半。
天娜扇子一揮驅散兩面天狗釋放出來的風暴。
「....沒問題」
淺淺的吐了口氣。之後天娜像是要庇護撫子一樣將扇子張開。
「就交給姐姐來對付吧」
曖昧微笑的前方,兩面天狗發起進攻。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40)


天娜和紅天狗進入交戰狀態,撫子她在....呃....尖叫,咱們的主角現在就是個普通JK,你還想她怎樣.jpg

火花如同煙火般炸裂——青色及金色的光芒亂舞,兩面天狗搖搖晃晃地大步朝後方倒退。
趁這個空檔,天娜將張開的扇子對準撫子。
「幹..幹嘛....?」
「你乖乖待在這裡。
——【隱】」
天娜快速將扇子朝不自主地僵住身體的撫子身上滑過
帶有好聞香氣的輕煙只搖曳了一瞬間,在包裹住撫子後即消散而去
就這樣流暢地揮舞扇子後,天娜輕輕將手搭在了撫子肩上。
「你藏起來就好。我讓你變得沒那麼顯眼,應該暫時不會有事」
天娜露出優美的笑容,還是一如既往的美艷——一如既往?
撫子張開赤紅的眼睛,盯著天娜的臉看
「天娜
——?」
「....我會在能力範圍內,盡快解決的」
天娜笑了笑後,背過撫子。
赤紅的兩面天狗,一邊轉來轉去一邊朝女人的動向追了上去。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42)

赤紅天狗被打趴之後,天娜並未放鬆警惕,因為倒在地上的赤紅天狗分裂成兩半又再次站了起來,進入第二回合。
天娜再次奮力砍斷兩隻天狗的脖子,如同廢油一般血液噴向天空,染紅了白色的沙地。
全身是血的兩隻天狗,大力揮動如同枯萎的黑白合般的翅膀,翅膀拍打地面的聲音,高亢詭異,準備再繼續攻擊的天娜瞪大眼睛,迅速翻弄扇子抵禦瀕死狀態的蝴蝶羽翼所帶來的風暴。
強烈的颶風毫不猶豫地粉碎遊樂器材,就像折斷樹枝一般推翻了大樹。連撫子都被吹飛,撞到圍住公園的鐵網上,伴隨而來的瓦礫碎片毫不留情地切割撫子的肌膚,她睜開朦朧的視線尋找天娜的身影。

天娜仍站在那裡,但步伐搖晃,肩膀上下劇烈起伏,如果不是她及時做出反應,這強烈的颶風大概會更加凌厲,把他們兩個吹到不知到哪裡去吧。這個時候,分裂的天狗,將彼此的翅膀重合,又重新黏在了一起。

「........有什麼,好害怕的」
在又重新回到一體的身影面前,天娜依然笑著。
然而,撫子確實看清了。朦朧視野的對面,她的肩膀正在輕微顫抖。
——現在,回想起來。稍早前碰到她肩膀的指尖,也是如此。
「從..她從一開始就....」
天娜從一開始就很膽怯。
明明害怕得要死,但為了不讓撫子感到不安,拚命地虛張聲勢。
在意識到這個事實的瞬間,撫子狠狠咬緊了牙關。
「我是何等狼狽....」
到剛剛為止還感到不安。在這稍早之前,則是哀嘆。
渴求那美好的夢境,祈求和虛假的父母一同幸福生活下去。
——把她獨自一人,遺留在了這裡。

「站起來,去戰鬥啊.....!你這蠢貨.....!」
一邊用沙啞的聲音斥責自己,一邊嘗試站起來。五官的感覺模糊不清,談到站立的話還是剛出生的小鹿要更加有模有樣。
笨拙地跌倒在地,撫子呻吟著。
頭好重,體內全身都疼,以及流淌的血液沸騰得受不了。
即便如此
——回想起天娜顫抖的手,撫子狠狠抓緊自己的肩膀。
持續承受衝擊,她將意識集中到了嗅覺上。
找到了——散發赤紅光輝的雙眸,大大地睜開。
伸出滿是傷痕的手,撫子匍匐沿著地面前進,目標是已經崩解的運動設施,早已歪斜、扭曲翻覆的生鏽格子陰影下
——
來到了苟延殘喘的逆貘前方,撫子慢慢站起身。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46)

無視身後準備對自己發動攻擊的天狗,只是死死盯著眼前的逆貘...或者說在現在撫子眼中,眼前的東西已經不再是逆貘了。

「你這傢伙....」
——氣溫,上升了。
逆貘的笑容僵住,如同巴巴露亞般顫動的眼球裡,映照出少女的嬌笑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呢」
赤紅的瞳眸點亮閃閃燦光,撫子將手伸向逆貘
纖細的手纏繞著陽炎,就這樣雪白的手掌觸碰到了拚死掙扎的逆貘肌膚上。
爆音。少女和怪物被劫火給包圍。
面對熊熊燃燒的火柱,臉部遭到灼傷的兩面天狗,發出淒慘的悲鳴後退了幾步。
「這是...」
天娜不禁感嘆。
閃耀的琥珀眼眸中,是將荼毘之火施加在怪物身上的少女身影。
撫子把手從火中抽離出來。手裡緊緊握住從逆貘那裡取下來的肉塊。
跟豬肉類似,燒烤的香噴噴,油脂正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
——我開動了」
閉上眼睛彷彿在祈禱後,開吃。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咀嚼著黏糊糊的肉塊。
每緊咬一口肉塊,撫子感覺自己好像逐漸復甦。
力量、記憶、本質——就像要再次確認自己被奪走的東西一般,少女細細品嘗。
吞嚥之後,抹去嘴邊的油漬,歇了口氣。

然後,大聲咆哮。
露出獠牙,從若不是怪物就無法填滿的腹部深處解放吼聲,讓人聯想到地獄的咆哮使天狗巨大的身軀為之一震,女人嘴角上揚。
烈焰又再次搖曳後消失,早已被燒得焦黑的地面中央,少女深深吐了口氣。
「....多謝款待」
用手帕將沾到油漬的嘴唇擦乾淨,少女大致整理了一下自己牛奶色的長髮。
明明之前才剛被烈焰纏身的她,肌膚卻未留下任何燒傷痕跡,就連衣著都不曾凌亂過。

——啪幾,扇子發出聲響。聽到聲音,少女微微晃了晃頭。
「以防萬一,我還是問一下吧——你是哪位呢,小姑娘?」
感受到琥珀色的視線,少女雪白的指尖抵達脖頸。
繃帶被吹飛,在那之下的皮膚顯露出來,就像曾一度被砍頭後,再粗魯地重新縫合回去似的——在一族當中也顯得特別異樣的傷痕,在光天白日之下展露無疑。
「......獄門撫子」
少女——獄門撫子平淡地道出姓名。
接著擺出一副懶洋洋的態度回過身,赤紅的雙眸映照出天娜的身姿。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可能了呢
——大姐姐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53)

不過撫子的記憶其實並沒有完全恢復,她有一部分的記憶被最終boss偷去研究了,導致即便已經能想起大部分的事情,但她看著天娜總會感到莫名罪惡感,就是跟失去的那部分記憶內容有關。

兩人解決兩面天狗後,天娜告訴撫子這些天狗面具人並不是真正的天狗,而是擬天狗,也就是不會飛的天狗假貨,但這些怪物的本質究竟為何?
撫子無法從擬天狗的身上感受到食慾,在第一卷時就有提到撫子不會吃人或接近人的東西,所以擬天狗可能是這兩者之間的其中一個,與100%是妖怪的天狗並不相同。

天狗和鬼是兩種極端的存在,然而兩者都是人類的悲慘末路
「鬼因執著而沉淪,天狗因逃避而浮空。換句話說,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已成定局....這就是所謂人類這種生物——總有一天會威脅到你的物種,我的小狐狸」
這句話是女媧告訴天娜的,不過對當時的天娜來說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她覺得這兩種都比自己(九尾狐)還要低劣,我覺得女媧的警語可能為之後的卷數走向留下了一些伏筆,鬼是指撫子嘛,2卷則在講天狗,最終他們在未來都有威脅到天娜的可能性,想想就很刺激。

除了天狗外,另外一個伏筆是關於「幽世」的描寫,人類和怪物的所在地「現世」,仍屬於未知領域的「幽世」,夾在現世和幽世之間的「狹間」,一般來說狹間內的景色比較會受到現世的影響,所以裡面的風景會更接近現世,但在這其中也存在著一些比較「特殊」的狹間,這種類型的狹間景色更接近幽世,誤入此種狹間最好是要趕快離開,不然一不小心迷路到幽世去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難以想像,是十分危險的。

神殞社區所在的狹間,恐怕是更接近幽世的那種。撫子和天娜本來在追查一張詭異的傳單,結果莫名就跑到這個鬼地方來了,此外天娜還發現,撫子的記憶中留有被竄改的痕跡

「沒問題。無須感到不安,把你記憶取回來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對上直率盯著自己的琥珀雙眸,撫子忍不住移開視線。
她確實因為天娜的話語鬆了口氣,但是卻對那真摯的眼睛感受到奇妙的罪惡感

這個時候,超大的警報聲響起,頓時天搖地晃,電線杆在搖動,附近建築物的玻璃也發生爆裂。

「這次又怎麼了啊——!
迅速將天娜護在身後的撫子看見了。
從地表上至青空,一道金光劃過,讓人誤以為是將落下的隕石倒帶回去般的光景
那東西猛烈地朝高空急速上升——最後爆開。
像是吹笛的聲音高亢響徹,赤紅的閃光在青空中以圓形擴散,宛如色彩鮮明的一滴落在了淺色的水彩畫上,青空被逐漸染紅。
閃光並未消逝。巨大的圓形亮光,在天頂上閃爍的模樣,正是——
「太陽.....?」就連自己架起鎖鏈的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撫子呆呆地自語道。
天空中,兩顆太陽正熠熠生輝
一顆是,從很久以前就持續明亮著的恆星。
另一顆是剛剛才出現的——讓人想到落日的巨星。
比太陽還要碩大,但亮度卻不值一提。然即使如此,冬季的天空正染上些許的薄紅,幻化成了不祥的晚霞風景。
                                                           (第一章 抵達神殞社區 P.64)


就這樣,墮落的擬天狗、把人耍得團團轉的真天狗、伸出援手的白澤靈獸、飽受附身所苦的患者群體、女裝大佬所率領的瓦斯面具人...伴隨詭異紅太陽的升起,潛伏於社區之中的各方勢力開始蠢蠢欲動,撫子和天娜的命運又會如何?


對主線的評價。
我認為就設定上來說二卷比第一卷有意思,第二卷融合了日本神話的妖怪、阿茲特克的儀式、中國古代的傳說。日本著名的大妖怪,用著阿茲特克文明為藍本的妖術,最後的計畫卻被以中國神話為原型的妖術給破除了。
我非常喜歡作者解決第二顆太陽的想法,讓人會心一笑,當初看到這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醒了XD

那顆紅太陽最後是怎麼被處理掉的,既然是劇透的文章,就給大家一點提示:

不過在整體評價上,我認為第二卷不如第一卷。
跟一卷相比,二卷的視野比較廣,之前說過第一卷每一篇章節比較像是各自獨立的單元劇,並在背後用一條大主幹串起來,每一章節主角等人要幹嘛比較明確,且視角一直聚焦在撫子和天娜身上,比較不會讓人分心。但第二卷的目標就只有一個,就是要想辦法逃離神殞社區,其中會遇到一些同樣被困在這裡的人,並從中得知一些線索,來理解整個事件的全貌。

1.這一卷出場的角色非常多
每個人的設定都還挺有特色的,但感覺就是出來刷個臉,我個人是覺得不需要在一卷當中一次放入這麼多的角色,即便大家都有出場,卻都僅止於曇花一現,看起來好像很重要,但對主線的推進(找出幕後黑手)很難說起到關鍵性的影響力,反而占了不少讀者的腦容量。
大綱提到無耶師們在爭奪日照權,但沒有給人在爭奪紅太陽的感覺,就是把除自己以外的人都殺掉而已,怎麼個「爭」法並沒有寫出來,更何況撫子等人根本就沒有要爭的意思,競爭感很低,最終哭壺家和月醉診療所的人反而變成時間到了就出來騷擾一下撫子等人的工具人

不過,雪路和白羽倒是塑造的還可以,這兩個角色在上一卷純屬龍套,但這一卷變成白羽+天娜/雪路+撫子的配置,所以戲份變多了,兩人的人設有成功立起來。以及有幾幕撫子和天娜之間的視角轉場我覺得寫的不錯,切換時點都讓人產生一種餘興未盡感。

2.劇情過於零散,產生失焦問題
在寫這篇心得之前,我先拜讀了另一位讀者的觀後感,發現他跟我的感受高度相似,代表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麼認為,我們都覺得2卷的劇情太過分散。
簡單來說,整體劇情架構緊密性不足,章節安排欠缺輕重之分,所以讀著讀著就容易走神,第一卷我看目錄標題就能回憶起那個章節在演什麼,但第二卷我完全做不到,代表各章節欠缺明確的記憶點,如果說是要營造那種大家一開始都在雲裡霧裡搞不清楚狀況,然後一步一步抽絲剝繭,一開始是有那麼點FU,但後來每次好像要開始進入狀況的時候就會被外人強制打斷,這個現象發生好幾次,搞到最後我都忘記所以剛剛到底講了啥

而且這卷甚至加了好幾個斷章,斷章的內容都非常的短,是在講桐比等等人的「外界」視角,問題是這些人忙了半天....對找到太陽的真相或摧毀社區或協助撫子都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不是很懂特別寫這些斷章的意義何在.....只能解釋成是在為下一卷的故事埋伏筆吧,畢竟我不認為天狗事件在這一卷就結束了

3.羅羅
有個角色叫做羅羅,其實我本來以為這孩子很重要,照理說她應該是對整個社區最有威脅性的妖怪,社區的傳單上甚至提到如果看到她要趕緊處決,但羅羅除了會發光瞬間移動外,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強的樣子,不懂哪裡可怕XD
我覺得除最終BOSS以外,這位才是本卷最應該花篇幅去塑造的新配角才是,比如她到底是怎麼跑進來這裡的,又為什麼想要幫助人類。

感情線         

感情線的部分,2卷天娜和撫子大部分的時間都處於被強制拆散的狀態,即便重新會合之後沒過多久又會被拆,可以說是「聚少離多」吧。

所以在第二卷,朋友們,我們要開始學會在細節裡摳糖了。

基本上他們兩個雖然處在被拆散的情況,都一定會定時想一下對方
這個安排還算是比較好,畢竟總是有一些創作者腦子一熱就會一頭栽進他那「自以為很厲害,其實根本就不怎麼樣」的主線故事裡,完全忘記自己作品都是靠什麼東西才火的,本來我看他們兩個才剛會合沒幾頁,又立刻被拆散,都做好心理準備的說,很明顯,伏見老師並沒有犯這種錯誤,他很清楚撫子和天娜的關係性是他作品裡很重要的元素,講真,第二卷由於不重要的劇情比例偏高,所以中間偏無聊,如果沒有這些細節糖存在,我大概沒動力看完。

即便是分離期間
天娜永遠把「找到撫子」作為最優先事項,還有她對撫子的箭頭變得好巨大(你別太愛了.jpg)
撫子則是在羅羅說天娜是壞人的時候立刻就為天娜辯解。

跟第一卷前期因不知對方底細所以互相戒備,後期巨大情感碰撞比起來,第二卷由於天娜對撫子的態度已經軟化,兩人之間的關係轉變成....怎麼講....心的距離靠得很近(?),有種雖然不會直接講,但我不想離開你的那種感覺

天娜一直很怕撫子丟下她一個人(*疑似是跟她以前的經驗有關);撫子則無論如何都不想讓天娜受傷
兩人為此努力了一整卷,可惜到頭來卻不盡如人意,撫子最後選擇獨自一人迎戰強敵,天娜努力表現出自己可靠的樣子,卻依然被撫子留了下來。
這是兩顆真摯的心,所引發的誤解。

天娜很清楚在那時候,那雙眼睛如火一般赫赫閃耀代表著什麼涵義,那是從胸口湧上來的興奮,就連思緒都燃燒掉的憤怒——以及某種接近發狂的執著
「對於撫子...我...」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該說什麼才好
天娜至今為止,從未允許過別人走進自己的心裡
只是她現在非常想——坐在條方茶館內靠窗的位子上,和撫子一起品嘗熱茶。
「明明,和撫子約好了....」
                                                                   (第五章 大神殿的天狗 P.292)

「不是...你真的很過分阿。確實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啦,必須要道歉的事情也跟山一樣高。但是,但是再怎麼說這也——
「.....我不想你受傷」
撫子的聲音因眼淚而濕潤顫抖。天娜大吃一驚,看向了撫子
「因為....我從來沒有和誰這麼親近過....」
                                                                  (第五章 大神殿的天狗 P.345)

但後面兩個人也好好解開誤會了,來~~大家張嘴吃糖(・∀・)

——嗯、嗯。原來如此,我完全理解了」
曖昧的笑容浮現,天娜迎上撫子哭得稀哩嘩啦的視線。
常常會覺得她是位美麗的女性。雋刻上九重圓的眼眸無法探知底細,嘴唇淺淺露出曖昧的微笑。黑髮在光芒照射下,染上些許金黃色彩。
擁有如此美麗容顏的傾國女人,輕輕彈了下正在啜泣的撫子的額頭。
「痛....!」
「沒問題。沒什麼需要你擔心的事吧」
「可是,(涉及撫子失憶內容,省略)」
「提議的人是我。而且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不是那隻長翅膀的畜生的錯嗎?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不如說還是被害者呢」
「是我太弱小了...才會連天娜,都遭受到那種....」
「好了好了,深呼吸」
天娜輕撫仍在顫抖的背部。撫子閉上眼,乖乖地深深吸了一口氣。

——從額頭上傳來的觸感,讓撫子不自覺地睜開眼睛。
「天娜....?」
「...怪不得會產生各式各樣的誤解呢」
將額頭相互依偎的天娜,早已經不是九尾狐的姿態。
紅黑相間的衣服消失,回歸凌亂的中式襯衫和黑色長褲。
琥珀色的雙眸仍緊閉著,天娜輕輕微笑。
「看來我們彼此,都瞎忙了一場」
「彼此...?」
「什麼啊——人心這種東西可真是難懂呢
柔和的笑容一轉,天娜笑得意味深長。
                             (第五章 大神殿的天狗 P.349)  

不瞞各位,看到額頭上傳來觸感那句,還以為天娜親上去了嚇死我哈哈哈,一瞬間陷入頭腦風暴

事實證明是我想太多了_(:з」∠)_
你們看看這些年來百合對我的腦子都做了些什麼 。゚ヽ(゚´Д`)ノ゚。

那麼,文章寫到這裡也分享得差不多了,紀錄一些喜歡的段落就結束這回合吧。

「...我還在想,你要是又把我忘了的話該怎麼辦才好呢」
天娜放在桌上的手撐著臉,直勾勾地盯著撫子看。儘管嘴唇帶有弧度,但她如同黃昏天空般的眼眸好像在控訴些什麼,存在著亮光。
「...不用擔心。我不會忘記你這麼多次的,放心吧」
「嗯...但願如此。下次可就沒那麼容易放過你了,我會收你五十萬喔」
「這價格可真敢開啊....」
——那你就不要忘記我啊」
天娜突然別過眼去,再三撥弄起扇子。嘴邊的笑容已不復存在,她開合扇子的手法比平常都要來得粗魯,讓撫子聯想到鬧彆扭的小孩子。
                                                                 (第二章 日照權抗爭 P.81)


「......雖然每次我都這麼覺得,但你到底是從哪裡收集這些可疑的訊息啊?」
「嗯哼....討厭秘密很多的女人嗎?」
「我想說會存在個限度....算了,倒是無所謂」
                                                     (第二章 日照權抗爭 P.82)

「喂,你去哪?」
「你問去哪....出去外面啊,得先從附近開始調查才行」
「不對,你首先要做的是好好休息」
「嗚哇——等等!」
領子被拉住,撫子就這樣滾到了地毯上。
撫子一邊發出抗議的聲音,一邊嘗試站起來。但比她行動還要快的天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將兩隻腳踩在某人的身體上。
「喔喔,這還真是個恰到好處的凳子呢」
「................我說你啊」
「嗯....好好判斷一下你自己什麼狀態吧,小姑娘」
                                           
(第二章 日照權抗爭 P.86)  

「 ....天娜」
趴在地毯上單手撐著臉頰,撫子抬頭看向坐在旁邊的天娜,已經打算開始飲酒的她,摸不著頭腦地歪了歪頭。
「怎麼?」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就是說啊」
兩邊嘴角垂了
下去,天娜一臉賭氣,用指尖撫摸酒杯腹部。
「你這不是擅自跑不見了嘛,如果感受到什麼異常的話就跟我說啊,拜你所賜,儘管我是個普通人,像這種...」
「....哈哈....普通人啊」
「幹嘛?笑的那麼恐怖...」
撫子對
用銳利眼神瞪著自己的天娜,露出意味深長的壞笑。
「你是咒術相關的專家吧,大姐姐?」
——什」如玉般的肌膚瞬間漲成朱紅
在饒有趣味地欣賞對方少見神情的撫子面前,天娜仍立即掛上往常的曖昧微笑,然她端正的眉毛卻在些微抽搐。
「那,那是.....當時是這樣吧。可是,我只是個有卓越美貌的——
「『
哪可能存在比我還要理解咒術和妖術的傢伙』——是這麼說來著?真是可靠呢,你也差不多可以開始稱自己為無耶師了吧?」
「吵死了!我這邊也是有各式各樣的事情的!好了,你趕緊給我去睡!」
「真是個麻煩的人呢....」
「就只有你沒資格這樣說我!好了!快點睡覺覺!」
(*她就是換了個講給幼兒聽的說法)
伴隨怒氣聲,天娜的長外套落到撫子身上。
                                                                                                                 (第二章 日照權抗爭 P.87)       


一邊觸摸脖頸,撫子凝視著一張張因憤怒與恐懼而扭曲的面孔。繃帶之下烙印的是代表獄門家證明的傷痕,清晰到令人憎恨的程度。
無意間,扇子遮住了視線。撫子眨了眨眼,抬頭看往身旁的女人。
「看來是不太歡迎我們的樣子,趕緊離開這裡吧」
撫子目不轉睛地盯著裝作無事發生
的天娜。然後,薄紅色的嘴唇綻放出些許的笑容。
「...謝謝」
                                                                                   (第二章 日照權抗爭 P.110)

鬼是很執著的,不論是現世的鬼,或者地獄的鬼都是如此,就像要展示此種血的性質一般,撫子從鵺的手中救下了她。
撫子是否執著於自己,對於連自身的自我都曖昧不清的天娜來說,仍然不存在那種自信。
                                                              (第三章 於天狗的掌中相會 P.150)          
這部作品裡一直強調鬼是很執著的生物,然後她希望撫子執著的事物能夠是自己欸...oh...


「哼~~近親結婚啊」
「對於醉心於血緣的無耶師家族來說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獄門家不是在戀愛就是在掠奪,所以對這種事不是很理解呢」
「呃....我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第三章 於天狗的掌中相會 P.179)   
這是雪路和撫子之間的對話,怎麼若無其事的爆出這麼大的料呢,你們獄門家....
不好意思,可以細說一下戀愛的部分嗎?跨種族戀愛你們家行不行啊

「如果過度使用以神騙為主的鉑的咒術,本質一不小心就容易往鉑靠近呢,所以來自之前『我』們的干涉也就變得更激烈了...這身體, 真是麻煩」
天娜回過頭來,寧靜的琥珀眼眸中,映照出搖搖晃晃站起身的撫子身影。
「...但是...我是有想好好努力的喔」
撫子默不作聲地回望。
大概是被對方不同以往的直率眼神給盯著看,所以無法保持冷靜的緣故吧,天娜很快就別過眼去,就像逃避似的用扇子遮隱住嘴邊。
「不過....不習慣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呢,我終究,不是這塊的——
——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雲朵不斷越過,陽光灑落在兩人身上,通透的光芒使赤紅的眸子閃爍輝煌,撫子如花瓣般的嘴唇綻放出笑容。
「所以你也隨心所欲即可......照你喜歡的方式,活著就好」
                                                                                   (第五章 大神殿的天狗 P.361)


「....能回去京都了呢」
「嗯...雖然,不知道是回到京都的哪裡就是了」
「很不負責任欸...不要啦,我才不想掉進鴨川裡變成
海狸鼠的飼料呢」
「....牠們又不吃人」
雨聲擴大,朦朧的陽光逐漸洗刷全部。
建築物的輪廓,如陽炎般晃動,孩子們的聲音、寂寞風鈴的音色、消逝家族的團聚——神殞社區的所有,都已成過去。
撫子心不在焉地呆呆望向天空,姑且先默默牽上了天娜的手。

——再然後,一切皆成為太陽雨中的夢幻。
                                                                   (第五章 大神殿的天狗 P.363)
  
尾聲         

關於蜜瓜的特典小短篇,天娜寫了一篇新的小說想拿給撫子看一下,書名叫做「超銀河血腥娘娘安朵美達瑪莉」
「超銀...你說什麼來著?」
「超銀河血腥娘娘安朵美達瑪莉,雖然猶豫過要叫『超銀河娘娘』『血腥娘娘』還是『安朵美達瑪莉』哪個名字比較好,但果然這時候衝擊力最重要,就試著全部都放進去了」
「你都沒考慮過減法嗎?」

總之這部超銀河~是天娜的自信作,她堅信這部作品在問世之後一定會大!!爆!!!
所以撫子能在出版之前,就先看到原稿是很幸福的。
但撫子在準備打開小說之前,被旁邊天娜在等她來期間,隨手寫的一篇短篇吸引了注意。名叫「小狐狸九耀,於海市蜃樓茶館」←看過第一卷的人,都能心領神會吧

「我不能先看這個嗎?有點在意呢」
「欸?」
「不可以嗎?」
一瞬間,天娜的臉上流露出非常複雜的神情
「想要讓撫子讀本命」「哪個都可以,就是想讓撫子讀」——猶豫後的結果,她點了點頭。
「嗯、嗯....可...可以啊」

然後撫子看完直接哭爆。
問天娜能不能寫後續,不然主角太可憐了,看不得撫子失落的樣子,天娜拿她沒辦法,只好答應

無花果天娜的新作震撼世間,使她的才能被廣為人知
『小狐狸九耀,於海市蜃樓茶館』很順利地成為了暢銷作品
「....安朵美達瑪莉」
「不久後
安朵美達瑪莉的時代就會來了喔...大概吧....」

(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