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例外狀態》讀後感:當例外狀態變成常態,疫苗、反滲透、數位中介、iWin事件與更多

克萊 | 2024-03-01 03:31:18 | 巴幣 1756 | 人氣 436


        「主權者,即決斷例外狀態者。」——卡爾.施密特(Carl Schmitt)



        不必多言,想必近日iWin事件已是弄得沸沸揚揚、人心惶惶,於此之際我的法哲學學長推薦了一本相關書籍,即是這本由當代著名的歐陸批判思想家喬吉歐.阿岡本(Giorgio Agamben,或譯阿甘本)所著的《例外狀態》。



        此書是為阿岡本的聖/牲人系列首部曲《主權與裸命》的續作,聖/牲人(Homo Sacer)是聽起來很弔詭的詞語,其意旨在描述被獻祭給神明者的雙重例外狀態:其一為「不得獻祭」作為神法的例外,卻將之獻予諸神;其二為「殺之不罰」作為人法的例外,卻令人人得以誅之。此一概念本身即是一種例外狀態的獻祭刑罰與例外宣告,其在法學之意義為將人的生命暴露於主權者的決斷之下,成為了不受法律保障的「裸命(bare life)」(此概念與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生命政治(Biopolitics)」相對

        本書一共有六章,分為歷史與哲學兩條軸線共進,阿岡本藉由考察羅馬法中「懸法(iustitium)」概念,重新詮釋了施密特與班雅明Benjamin,或譯本傑明之間的論戰,亦是本書中最為精彩的一章,由此勾勒出了兩種思考例外狀態的對立觀點,並從中對全新的政治找出一扇窗。

        另外,本書譯者薛熙平先生亦為研究阿岡本哲學思想與緊急狀態理論的權威,其碩論與博論均聚焦於阿岡本例外狀態(請原諒中醫系國考生備考繁忙,未來一定找時間好好拜讀!),亦獲得台灣哲學會蔣年豐教授哲學博論獎。

        此篇心得僅為個人讀後所感,但是礙於筆者是醫學生,並非法哲專業,若內文理解有誤之處,尚請不吝指正



        例外狀態(stato di eccezione)較常被使用的說法是緊急命令戒嚴狀態,與之對應的用語為緊急權力戒嚴法由於戒嚴狀態與戒嚴法的詞組,本身即表達了與戰爭狀態的相關,而阿岡本要論及的概念則更加本質性,討論主權「透過法秩序本身的懸置,來制定法秩序的閾界」的概念,在此我們用例外狀態這個詞組稱之。

        談及歐洲民主的崩壞時期,對於「憲政獨裁」的爭論不休,阿岡本引用廷斯騰(Tinsteng)之語「我們所理解的全權法,就是那些賦予行政機關極為罕見的廣泛管制權力的法律」,儘管暫時性、受到監督的全權運用或許可以與民主憲政相容,「這個制度系統性與經常性的使用必然導致民主的破產」,於是幾乎各國的「憲政獨裁」理論都進入了死胡同,它們試圖以捍衛民主憲政之名加以正當化的例外措施,恰好正是導致其崩壞的同一批措施
        
        以上說辭並非杞人憂天,綜觀歷史亦殷鑑不遠。不論是威瑪共和末期的例外狀態,憲政獨裁如何逐步將民主自由導向極權專制,由威瑪共和諷刺的終結所昭示的防衛性民主根本不是民主;抑或是義大利法西斯政府濫用例外狀態,將國家的憲政秩序由議會制引渡向行政制,與其後續的血腥鎮壓。阿岡本將各國二十世紀的例外狀態簡史平舖於讀者面前,使我們得以一窺,在這樣一團歷史迷霧當中,行政權如何對立法權蠶食鯨吞,而人民的正常生活又是如何演變成為例外狀態,以至於例外與正常變得撲朔迷離,從而難以分清。

        施密特在例外狀態中所見到的,則正是一個國家與法之間顯示出不可化約之差異性的時刻——在例外狀態中,國家持續存在,而法卻消失了。

        阿岡本透過羅馬諾與施密特所共享的「法(dirrito)無法窮盡於法律(legge)」的概念,引出了現代大多數法律體系當中,即便法律出現了漏洞,法官都有著宣告判決的義務。透過類比「法律容有漏洞,法則不容」的原則,迫切狀態被解釋為一個公法中的漏洞,而行政權有填補之義務,並藉由這樣的典範,悄無聲息地將一個關於司法權的原則延伸到了行政權之上,此在第二章 效力有更詳細的論述。

        學者們對於例外狀態由是產生分野,即第四章 環繞著一個空缺巨人之戰所述之論戰,一派認為應該將例外狀態納入法律體制的範疇、另一派則認為例外狀態本為法律體制以外的事物,即超法律的、政治的事物。阿岡本則認為例外狀態重點不在於在法律體制之內或外,而是標示著一個閾界,或者一個無差別地帶,在此處內與外並非相互排除,亦無法相互確定,此概念即是第三章 懸法的衍伸。

        阿岡本討論更深入的法學的詞彙,由施密特在《獨裁》與《政治神學》二書之中,為了接合例外狀態與法秩序所提出的學說:主權者作為能夠決定例外狀態之人,它保證了例外狀態得以存在於法秩序當中,然而正是因為這個決定關乎的是規範本身的取消與懸置,最後便成為一個弔詭的現象,「例外狀態總是某種不同於無政府或混亂的事物;在法律意義上,其中仍然存在著某種秩序,即便不是一種法秩序。

        法效力(Forza-di-legge)這個詞組因此出現了一種本質性的矛盾,指代的不再只是法律,而包含行政權在例外狀態之下所獲得授權頒布的命令,這些形式上並非法律的命令、辦法或措施藉此獲得了「效力」(作者很打趣地寫道,誠如人們常說,這些命令具有法律效力,其中力量(potenza)與法令(atto)被徹底剝離,更像是一種擬制/虛構(fictio)的神祕元素,由此衍生出第四章的篇名——環繞著一個空缺巨人之戰好中二,我喜歡

        阿岡本討論到了所謂「適用(applicazione)」的概念,在特殊與一般的關係之中,成為問題的不僅僅只是邏輯的涵攝,而首先是從一個只具有虛擬指涉的一般命題如何過渡到具體指涉的現實片段,嗯......這些敘述是不是感覺似曾相識呢?iWin...

        「例外狀態都標示著一個閾界,其中邏輯與實踐無法相互確定,而一種不講理(senza logos)的純粹暴力,則宣稱要實現一個沒有任何現實指涉的表述。」

        接著阿岡本拿出了他的殺手鐧,即其對於羅馬懸法的考察,並以此作為今日例外狀態之原型。其字面上涵意為「法的懸置」,但是這並不單純表示著司法程序的懸置,而是法律本身必須如此。這正是懸法存在的目的,故意地製造出法的空缺,而這層涵義則必須同時由公法體系與哲學-政治的角度切入,這裡留待最後再談。

        羅馬法講古的部分我就省略啦有興趣的可以自行翻書,阿岡本的此段考察分成三段,第一段是對懸法的考察,總結的考察結果有四:
        1、例外狀態並非獨裁,而是一個法懸置的無法地帶,因此無法用任何方法將例外狀態接合進法律脈絡之中
        2、例外狀態對於法秩序而言無比重要,以致於它必須尋求一切手段確保與之的關係
        3、例外狀態本質上是法的懸置,此時的行動既非合法、亦非非法,更非立法。我們充其量只能說它「不執法」
        4、為了回應這個無法之處,才有了前面所云之效力的想法,這裡阿岡本引用了人類學與宗教學當中馬納(Mana)或神聖(Sacer)的概念,我的理解是例外狀態有一種吸引主權者將之佔據的力量,將行政命令以與法分離的型式以產生法效力(不消耗MP所使用的魔法應該是戰技吧(誤)。

        第二段是藉由討論例外狀態的原型Iustitium,如何逐漸從懸法之意,在進入元首制後,轉變成公祭之(國喪儀式類比於戒嚴—動員令的頒布,皆為例外狀態),與元首如何逐步變成不受法律限制的人格權威,從而揭示了羅馬的元首制可被視為是一種生命結合於法律的生命政治典範;

        第三段則是藉由解構權威(auctoritas)與權力(potestas)的雙元結構,來探討全新的政治是什麼,這裡同樣留待最後再談

        環繞著一個空缺巨人之戰(Gigantomachia intorno a un vuoto)

        進入本書最精彩的篇章,正如其名是一場浩大的論戰。阿岡本透過引用施密特與班雅明的諸多文章,並重構了兩人的觀點對立,將讀者帶到他們雖未明說卻硝煙瀰漫的戰場,「爭議發生在同一片無法地帶,對一方而言,這個地帶必須不計代價的維持與法律的關係;對另一方而言,則同樣必須持續不懈的將這個關係鬆綁與解放。換言之,在這個無法地帶中成為爭議的乃是暴力與法律間的關係——最終而言,便是暴力作為人類行動密碼的地位。」

        我們可以看見施密特不停試圖將暴力寫入法律脈絡之中,也可以看見班雅明不停確保作為純粹暴力的它是外於法律之物相對於界定西方形上學的「關於存有的巨人之戰」中討論的形上學終極賭注的絕對存有,這裡討論的是作為政治極端對象的絕對暴力,也因此題名為空缺巨人,對應前面所說的擬制/虛構(fictio)。「國家權力試圖透過例外狀態併吞無法狀態的企圖被班雅明揭穿了真面目:一個極致的法律擬制(fictio iuris),一種宣稱在法律本身的懸置中繼續維持法律效力。如今取而代之的則是內戰與革命暴力,亦即,一種廢除一切與法律之關係的人類行動。」

        班雅明討論何為純粹性,用以銜接其「無目的的」概念,透過暴力的主題所提示的概念:純粹暴力——「行動與展現的暴力(die waltende)唯有透過揭示並廢除暴力——「治理與執行的暴力(die schaltende)與法律的關係才能反證其存在(這段文字,尤其有關暴力部分,筆者起初不太理解,直到看完下面所連結的小說文本才明白其涵意。)

        接下來的主題就很有趣了,阿岡本連結了筆者最愛的作家——卡夫卡的小說(我在看前面的章節時,腦海裡就一直跳出卡夫卡《城堡》的影子哇),這樣的法律——或毋寧說法律效力——不再是法律,而是生命:那在卡夫卡小說中『生活在矗立著城堡的山丘下的村落中』的生命。」,在這樣無目的效力當中,法不再有效、不再適用,而在此之間的每個空缺法律早已與生命混雜,而已不再是法律。

        「卡夫卡的角色們——這正是他們吸引我們的原因——各個都在與這樣一種例外狀態中的幽靈法律形象周旋著,各自都試圖以他獨特的策略來『研讀它』並解除它,和它『玩耍』。」

        我認為阿岡本在寫的這段很有深意(筆者十分建議先閱讀過卡夫卡的《城堡》與《審判》「這就是人們將在法律之後所發現的:不是某種在法律之前更加專屬和原初的使用價值,而是一種新的用法,只能誕生於法律之後。同樣的,已經與法相互沾染的使用(uso)本身,也必須從固有的價值中解放出來。這個解放就是研讀的任務,或是玩耍的任務,而這種閱讀遊戲便是讓我們得以進入正義的通道。」

        阿岡本認為多數的現代學者混淆了權威與權力的關係,例如我們高中公民課本提及的韋伯的權力三分法,其將「魅力型」權力連結到了權威的概念,並在領導權的學說中被闡述為領導者原初與個人性/人格性的權力。他們忽略的是「……他們所描述的權力的原初展現,其實來自於法秩序的懸置或失效(neutralizezazione),也就是說最終而言,來自於例外狀態魅力(carisma)』其實同步發生於法律的失效,而非某種更為原初的權力形象

        至此,阿岡本對於例外狀態的歷史考察告一段落。從此我們可以暫時看出西方法律體系中所呈現的雙元結構,其一是嚴格意義上的法律元素權力,其二是無視法規範與超法律的元素權威。權力需要權威才能使自身得以適用,而權威也透過使權力生效而有意義,正是因為兩者建立於互相拮抗、卻又在功能上連結的雙元辯證之上,古代法律棲所相當脆弱,並在勉力維持自身張力的同時,總是步向崩壞與衰敗。而例外狀態正是法律與政治機器的純粹媒合,它在 權威:無法/失序(anomia)權力:法秩序(nomos) 之間,構築了一道無可決定的閾界,將自身立於擬制/虛構(fictio)之上,這個懸置規範的效力依然關連於法秩序,直接地影響了生命。

        正是因為例外狀態是透過虛構存在於 權威:無法/失序(anomia) 與 權力:法秩序(nomos) 之間,我們自然不可能去再現兩者之間的斷裂(再現的意思是革命或內戰嗎 ),以及透過法秩序去重現兩者之間的結合(這不就是目前iWin在做的事情唯有透過一點一滴的揭穿此虛構,將它所宣稱連結的事物給分離開來,我們亦別無他法,然而即使如此亦非重新將其回歸原始,而是賦予了通往新境界的可能性

        唯有斬斷暴力與法律連結的行動,才是真正的政治,也唯有從此打開的空間出發,才有可能提出以下問題:當在例外狀態中將法律連結於生命的裝置解除之後,法律的可能之用。到了那個時候,一種純粹的法將會出現在我們面前,其意義就如同班雅明所說的純粹語言純粹暴力。相應於一種無拘束力的話語——其既不命令、也不禁止,而只是說出自身——將會產生一種作為純粹手段的行動,完全只展現自身而無關乎任何目的。而在這兩者之間,並非某種失落的原初狀態,只有法律與神話的權能曾在例外狀態中試圖捕捉的使用,和人的實踐。


        筆者和個瘋子一樣,熬夜寫和本科完全不相關的讀書心得,每每在我幹嘛寫這個和我好想寫這個之間徘徊,只希望大家能稍微賞臉看個幾行

        半夜構思《例外狀態》的讀後心得,反思為何我擔憂於台灣近日政策走向,諸如疫苗政策、反滲透法、數位中介法與iWin事件等,都能在阿岡本的隻字片語之間窺見端倪。
        野百合學運是一種非常罕見、下對上的例外狀態,由其所獲得的民主於今日年輕一輩已然是天生民主了。
        天生,卻反而少於思考其意義與重要性,逐漸流於將人民的權力賦予政府的權威。
        三十年前人們不能說獨立、三十年後誰又敢說統一?由主權斷定的言論自由,我們真的仍「主權在民」嗎?
        願自由仍在。

創作回應

宇宙吃貨胖宅貓
你這麼正經,我好不習慣
2024-03-01 11:02:53
克萊
你欠打,我一直都很正經好嗎[e14] !
2024-03-01 12:15:16
也龍
我沒訂閱過那麼認真的史萊姆 你是誰?
2024-03-01 14:14:28
克萊
笨龍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10.gif
2024-03-01 14:17:17
工坊大魔王
現在還又多一個,擬修法降低支那配偶取得中華民國國籍門檻,急著媚共,是當其他國家放棄自己原國籍努力拚取得中華民國國籍的人都是笨蛋就對
2024-03-01 15:39:20
克萊
是的,我也認為這項確實需要再三衡量,更多的仍是政治因素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8.gif 。
(但是這應該是法律權力的範疇,與例外狀態較無關。)
2024-03-01 15:42:21
夜裡花兒繽紛墜
重視的人沒有改變的力量,有改變的力量的人不重視

在演變到逐漸邁向探索如何跨出與嘗試定義這個已經被模糊的地帶之前,台灣的環境卻彷彿已經陷入了另一個封閉的循環。

在這個資訊過於豐富溢出乃至於充斥著無意義或具備有目的引導的刺激性的、毫無營養性的垃圾訊息的世代,會願意動腦去思考的人怕是不多,就像現在正在逐漸腐蝕台灣新一代的那些低端趣味與娛樂一般

舉個比較清晰的目標「抖音」,有腦子有思想的人們已經開始意識到由此引發並會不斷擴散的弱智光環。

曾有本書【娛樂至死】當初所探討的、所描述的、所擔憂的未來,正不可避免的逐漸成為我們面臨的現實。

若沒有其他意外或是另一種力量介入,娛樂至死2024或是娛樂至死 in 台灣甚至是「如何從內部瓦解高牆.Tw_ver」未來將以我們這一代前後十幾年來作為藍本描寫。
2024-03-01 19:52:19
克萊
唉,你把我藏在內心許久的話給講出來了。

每次只要想說些什麼就先被套上敵對者的帽子,甚至還沒有先理解就先談認同根本沒有意義,很多立場是無法二元對立、簡化劃分的,然而台灣的政治環境已然進入一個不讓人樂見的處境。

先救自己,至少不至於沉淪世道,保持清醒,期待機運的曙光吧。
2024-03-01 19:58:48
小羽Neko((欠債雲長
這不是我認識的克萊
2024-03-01 20:08:32
克萊
我到底在你們眼中是啥樣[e3]
2024-03-01 20:16: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