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泰勒.不是.勇者大人 - 番外《緋紅鳥X魔藤》(上)

橘みかん | 2024-02-26 09:00:18 | 巴幣 106 | 人氣 89

連載中[原創]《泰勒.不是.勇者大人》
資料夾簡介
──妄想拯救世界的爺爺出發了!── (副標《泰勒救世錄》 作者:泰勒) 一個在和平的世界中想要拯救世界的爺爺的故事。

番外《緋紅鳥X魔藤》(上)
 
前情提要:
  伊西多的魔族王子身份被發現,逃走時菲麗絲順勢把葛萊蒂絲一起帶回魔城,途中伊西多發現自己的心意,在各種考量之下還是向葛萊蒂絲求婚,小倆口決定聯姻,為和平之路開啟先河,但事情的發展卻不如他們所想,反而往更糟糕的方向奔去。

《正文開始》

  「以後妳的名字,就改成『菲麗絲』,我再給妳覆上一層魔氣,身份才不至曝露。」奧斯華德抱著襁褓中的伊西多,對著站在面前的翠藤如此說道。

  「翠藤」這個名字太有羅淋蒂亞的風格了,「璧木」、「翠藤」,還有「璧露花」,都是依她們的形象直觀取名,要不是將神樹樹枝化成碧翠絲的時候奧斯華德搶先為她命名,不然碧翠絲可能會被叫成「青枝」或「木果」什麼的,那些名字光要開口叫就覺得尷尬,在魔族這裡更會顯得格格不入。

  又因為翠藤是神界樹藤所化,身上本來就帶著神氣,翠藤尚未被羅淋蒂亞化形的時候,還只是一圈被種在魔城四周的藤蔓,那時奧斯華德又在藤蔓外圍用一層魔氣包覆,看起來就只是散發著魔氣的魔藤,但實際上卻是有著防範神界奇襲的作用。

  當然,只有他和羅淋蒂亞兩人知道。

  翠藤被化形與命名實屬事態緊急,當時羅淋蒂亞匆匆為她命名,但要在魔城生存,這個辨識度太高的名字卻有些不合適。

  於是奧斯華德給她改名為「菲麗絲」,在魔族的身份則是──魔藤菲麗絲。

  在她還不是魔藤的時候,在她還不是翠藤的時候,她只是被女神大人帶到魔族的神界樹藤,一株在神界生長了近千年的樹藤,羅淋蒂亞離開時取走了她的主枝節,以利她在魔城周圍設下結界。

  奧斯華德讓族人替羅淋蒂亞在魔城周圍種下樹藤,受到魔族眾人的悉心照料,更是快速滋養成長為巨大的藤蔓,除了守護魔城的生命,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使命。

  但彼時「那個使命」尚未到來,魔藤只是伸展開來,懷抱一般守護魔城的生命。

  翠藤還記得羅淋蒂亞在生產前,讓她將結界擴展到遍佈整個魔族疆域,那道結界堅不可摧,一絲不漏,再加上當時女神和魔王的雙重加持,等於下了三層防護,才讓伊西多平安降世,並且成功未讓遠在人族管理璧神教會的璧木發現。

  可惜防範了外圍的察覺,兩股本就相斥的氣息在那幼小的身體裡不斷爭奪,尚在母體之中時,羅淋蒂亞還可以平息它們,出生了之後反而不受控制,在伊西多體內亂竄起來。

  一次出行意外發現他們以前創造的那個空間可以讓伊西多體內的亂象平息下來,於是奧斯華德在那裡建了一間小屋,羅淋蒂亞也接連了小溪、植下了花圃。

  「以後這兒就是我們的『家』。」奧斯華德摟著愛妻溫聲笑道,一時之間,一家三口在「家」的範圍內過得平凡又幸福。

  只是伊西多在那空間雖然無礙,卻是成長緩慢,但本就是魔王和女神,對時間的流逝早就近乎麻木,反而覺得這樣的幸福感被保留住似的。

  殊不知那是在自欺欺人。

  奧斯華德抽空回魔城處理事務的時候,才知道璧木已經發現他和羅淋蒂亞的事情,但為了不讓愛妻擔心,裝作沒事偶爾才回去魔城處理。留下替身的期間也被「勇者」殺到魔城「打倒魔王」過,但璧木卻始終找不到他把女神大人母子藏到哪裡去了。

  直到有次伊西多的狀況好多了,羅淋蒂亞提議把孩子帶回魔城,讓他能正常成長,不過實際情況是:為了伊西多,羅淋蒂亞已經快要氣力耗盡。

  他們回到魔城的時機不是很好,正是璧木跟著討伐隊前來攻打魔城的時候,羅淋蒂亞出手的時候自然也曝露了自己,便引來了璧木。

  可惜璧木並不聽從羅淋蒂亞的指示,執意要對伊西多下手,羅淋蒂亞一時情急,只好使出神力將攻進來的神族及人族全部驅出魔境。女神的衰竭已往不可制止的方向邁進,就連給巴頓的靴子施加女神的祝福都是勉強,感受到自己時間不多,羅淋蒂亞才緊急抽出護城藤蔓的主枝節,化形並賜名「翠藤」,只來得及給她一道命令:認他為主,護他周全。

  眾人以為魔城周圍的魔藤是魔王大人的手筆,所以也相傳「魔藤菲麗絲」是魔王奧斯華德的得力下屬,以前沒見過是因為一直都跟著照顧魔后,現在則是他們伊西多王子殿下的照顧者。

  翠藤擁有自種植生長之後的記憶,包括還在神界的時候,所以看起來沉穩老練,那次被璧木擊倒之後休養了一陣子,直到她康復了奧斯華德才把伊西多交給她照顧。

  行經原身的藤蔓下時不由自主地多看一眼,她其實還挺喜歡佇立在這裡,任由藤蔓恣意生長,圍繞整個魔城,感受周邊居民傳出來的活力。

  不過她的主枝節己經被女神大人抽出來化身人形,此後這圈藤蔓應該會像個普通藤蔓自然跟著季節生長和枯竭吧……

  正在感嘆,一聲鳥鳴從上方傳來。

  又是那隻雛鳥!

  那對在她藤蔓上築巢的魔鳥夫婦就這樣把孩子丟在鳥巢裡,這孩子又調皮,從前還是顆藤蔓的時候就不知道伸出巨葉接住牠幾次了,把牠放回巢中之後這孩孩又好像玩上癮,撲騰著翅膀又要往下跳。

  這次翠藤是直接空出一隻手把牠接住。

  跟柔軟的藤葉不同,手掌微硬又有些溫度,雛鳥被自己摔得有些暈乎乎的,但這個人掌上的氣息又跟藤葉很像。

  一張綠髮少女的臉驀然放大,還是雛鳥形態的阿爾傑嚇得發出「啾啾啾」地叫聲。

  只見翠藤責罵道:「你這小鳥兒,羽翼未豐就想飛,別以為次次都有我把你接住!……我以後,可是無法在同一處照看你了……」

  她以後要照顧的主子是伊西多,無法再像以前一樣一看到牠有危險就伸出巨大藤葉保護。

  兩聲重疊的鳴叫,是這雛鳥的父母在天上飛著,原以為他們是來接孩子回去巢中的,結果好像看到孩子平安地黏在翠藤──菲麗絲手上,就安心的飛走了走了走了……

  看著越來越遠的魔鳥夫妻,菲麗絲懵了:「……不是,就這樣走了?你們孩子不要啦!」

  真是一對比翼鳥……

  她看向阿爾傑,後者只在她手上拍動小翅膀發出愉悅的鳴叫聲。

  最後沒有辦法,菲麗絲只好一打二,一邊照顧伊西多,一邊又養著阿爾傑。

  不知道現在要求加薪來不來得及?


  這一照看就照看了百年,阿爾傑也成為跟伊西多一起成長的心腹,這期間巴頓又把自己的老友介紹給奧斯華德,魔王大人把他丟給菲麗絲試過之後覺得武藝不錯就讓給留了下來。

  伊西多從會說話開始,就一直問菲麗絲「我的母后在哪裡?」

  阿爾傑的父母雖然放養度極高,但偶爾還會回來關心兒子,知道兒子跟王子殿下一起成長也很安心。但伊西多雖然一直聽菲麗絲說「您的母親很愛您」,卻始終沒有實感,既然很愛他,又為什麼從來沒見過呢?

  他的母親又是誰?為什麼城裡連一張畫像都沒有呢?伊西多覺得自己好像曾經跟母親一起生活過,那印象卻十分模糊,走遍魔族各地,也找不到夢裡那處流水涓涓、花團錦簇的溫馨小宅。

  偏偏魔后又是他父王的禁忌,他也不敢直接問他父王,魔城內更是沒人敢提起。

  卻沒想到大一些之後出了魔城,在城下聽說魔后是人族的公主,問了菲麗絲她卻不置可否,只說他的母親身份尊貴,使伊西多生出了自己往人族查探的心思。

  本以為有菲麗絲跟著應該萬無一失,就當放兒子出去闖盪,查不到什麼東西就自然會回來,卻沒想到伊西多這次出了魔域,帶回來了人族的公主──小聖女葛萊蒂絲。

  奧斯華德也有感知到她體內的神力,菲麗絲亦懷疑葛萊蒂絲的身份,以及可能潛藏著璧木的陰謀。

  更沒想到伊西多會跟葛萊蒂絲兩情相悅,跟當初奧斯華德及羅淋蒂亞一樣,願意以身作則結為連理,促進世界和平。

  可惜,最後依然歷史重演。


  伊西多和葛萊蒂絲在魔城大肆宣告、高調成婚,更讓族人想辦法把消息傳到人族去,並註明這是小聖女葛萊蒂絲自己的意願,無人逼迫。

  但這樣一說反而讓人族覺得有詭,簡直此地無銀三百兩,聖王也在大地女神、也就是璧木的指示下開始為女神選出的勇者準備討伐事宜。

  因為得到的回應實在不能勉強說是「好」,而是更加地劍拔弩張,甚至打破了原本的平靜,兩族交界的沙霧鎮直成了戰區,人族不斷請求神族增援,與人族的神使官一同協助勇者進攻。

  這種情況魔族自然是不敢將結界打開,但菲麗絲和奧斯華德的雙重結界太難攻破,這個情形就這樣持續了兩個月。

  魔族突然宣佈小聖女懷上了伊西多的孩子,這讓人族更加憤怒,神族那邊的加勢也加強了力道,原以為可以用這個消息讓人族知道他們是真心相愛,希望能世界和平的,卻事與願違。

  這夜,伊西多前去聽取戰情,留下菲麗絲在房內照顧葛萊蒂絲。

  葛萊蒂絲明明已經很疲累,卻說還不想睡,想再坐一會兒,菲麗絲想:她大概是想等伊西多回房。扶著她半躺在直立起來的枕頭上,對她說:「屬下就在門外,您有事隨時叫喚屬下。」

  才正想要在外候著,卻在轉身時聽到身後一聲叫喚:「翠藤。」

  菲麗絲大驚,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去,臉還是那張臉,但神情已經大不相同。

  ──這個人是……她嗎?

  「……前輩?」

  菲麗絲──翠藤試著喚道,眼前的小聖女更是笑瞇了眼點點頭,回道:「終於……能和妳說話了。」

  翠藤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人喊她這個名字了,從她出現在魔族民眾前開始,大家都叫她「菲麗絲」。

  而現在知道這個名字的,除了魔王大人和璧木之外,也就只有碧翠絲了。

  雖然碧翠絲在神界被璧木抽出神魂、擊散神軀時她還未化形,但兩人都是羅淋蒂亞賜名化形,本就有羈絆存在,更何況此前碧翠絲的神魂只是被困在葛萊蒂絲這個人身之中,自我意識還是存在,只是此前一直被璧木封印著,如今得了契機,意識才得以出現。

  「前輩您……」怎麼破除璧木封印的?翠藤的話沒問完,碧翠絲像是心有靈犀,知道她要問什麼,笑著輕撫尚且平坦的小腹,道:「也許……也有這孩子的一份功勞。」

  伊西多雖然被璧木抽去神氣,總也是羅淋蒂亞的血脈,兩人的愛情結晶與碧翠絲的神魂產生了共鳴,才使得碧翠絲得以「清醒」。

  但是聽到這話的翠藤卻皺起了眉,小心問道:「……您與殿下……」

  卻見碧翠絲小臉微紅,發出幸福的笑聲,只接著說:「放心吧……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比起這個,翠藤,」話題很快就點到為止,碧翠絲收歛著神情,正色道:「有一件事我要請妳幫忙。」

  「請別這麼說,有什麼事要讓我做,請前輩盡管吩咐。」

  看著翠藤認真的表情,碧翠絲點點頭,說:「首先,別叫我前輩,喚我名字即可,不然感覺我變得好老。」

  「欸?」這半帶玩笑的語氣讓翠藤愣了愣,碧翠絲才又笑了笑轉回正題,正色道:「我要借用妳的力量保護這個孩子,」說著,手也無意識地在小腹上輕撫,「這百年多來,我一直被璧木拿去做實驗,我知道她想做什麼──她想重新鍊化出女神大人的神魂。」

  翠藤聽了心頭一跳,回道:「但是……女神大人已經……」

  碧翠絲點點頭,繼續說:「女神大人的神魂已經消散了,當年她毀去我的神軀,本想搶回女神大人的神軀,再將我的神魂置入女神大人神軀中,如果成功的話,或許就會對意識尚且混亂的我說我就是『大地女神羅淋蒂亞』。」

  「但女神大人的神軀已經被魔王大人藏起來了!」翠藤接著道,碧翠絲再說:「對,她原本的計謀因找不到女神大人的神軀而被打亂,才會想要重頭開始創造女神大人的神魂。」

  翠藤發出疑問:「神魂……能重造嗎?」

  但碧翠絲卻垂下眼簾,嘆道:「我不知道,她好像還另外在找什麼東西?但『大地女神』本就是順應人們的心願而生,我只知道她想利用璧神教會,重新收集人族對大地女神的信仰,再生出一個人們心目中的『大地女神』。」

  「這種事……能辦得到嗎?」

  碧翠絲搖搖頭,說:「有一定的難度吧……所以她才讓我投生成小聖女,我想時機到了,她大概是想讓我展現神跡,然後順勢回歸神界,並讓大地女神的信仰更加堅固。但我還是下意識地和她對抗,這次又遇上了你們潛入聖城,否則我也不知道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翠藤笑道:「……這一定也是……女神大人的保佑。」

  「這次她沒能成功抹煞我的意識,但我有了這孩子……」碧翠絲放在小腹上的手掌微微握拳,續道:「比起我來,這孩子是個更加純粹乾淨的存在,而且又真正有著女神大人的血脈,如果屆時……她奪走了這個孩子,並灌輸給她大地女神的概念,或許說她就是大地女神的轉世或者……」

  「那麼『大地女神』就會淪為璧木手中的傀儡……」翠藤喃喃,接著又抬眼問道:「但據我所知,璧木在神族那邊並沒有得到全體神族的支持,連璧神教會能持續下去也是她聲稱『這是前任大地女神的指示』才得以留存。」

  「所以她在找的那個東西一定很重要,除了防止被她搶走這孩子,我們還得防止她找到那個東西。」不過很可惜,她們連那是什麼東西都不清楚。

  話說到此,碧翠絲的疲倦感襲來,但她還有話還沒交代清楚,只是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的機會,只奮力抓住翠藤的手,虛弱道:「我要妳……給我肚子裡的孩子……下一層屏障,一道能守護她的藤蔓……讓她出生之後……除了妳……沒人能……碰觸她……」

  「前輩!」

  「……翠藤……妳以後要……辛苦了……我……對……」

  翠藤扶住了碧翠絲快倒下的上半身,紅著眼感嘆道:「您也辛苦很久了,接下來,請放心交給我。」


  菲麗絲讓葛萊蒂絲平躺在床上,掩好了被子,才一臉疲憊地輕聲走出房門。她深吸又輕吐,試圖平復自己的心情,身後卻傳來一聲:「……妳怎麼了?」

  菲麗絲難得露出驚訝表情回頭看,竟是阿爾傑也在這個外間的小客廳,實在是她的心緒太過紊亂,也或許是早就習慣這個沒事就愛黏著她的小鳥兒的氣息,一時不察。

  雖然菲麗絲很快轉過頭調整表情,但那瞬間可被阿爾傑看得清清楚楚,他本來在外間小客廳閒得發慌,看到菲麗絲總算出來,正要上前,卻看她好像相當沮喪的樣子,一開口問,竟看她眼眶泛紅,阿爾傑覺得自己的心都被糾了一下。

  「妳……妳在哭嗎?是不是那個小聖女欺負妳!」

  眼看阿爾傑急得想衝進房間,音量也越來越大,菲麗絲顧不上眼中的紅痕是否褪去,上前警告道:「別大呼小叫的,王子妃剛睡下。還有注意你的稱呼,現在應該稱她為王子妃!」

  「可是妳……」阿爾傑還想再辯,菲麗絲也接著阻道:「我只是在感概人族無法理解殿下他們的用心。」

  這個理由有點牽強,但又好像不無道理,總之阿爾傑還想不到如何反駁。

  看到菲麗絲坐在房間前的長椅上,阿爾傑咬了牙也一同坐下去,然後換來菲麗絲無奈一瞪,「你這小鳥兒還坐下來幹嘛?這個時間了還不快回房去睡覺!」

  「不准叫我『小鳥兒』!還有妳自己不也一樣坐在這兒!」他都幾歲了還把他當成當初那隻雛鳥。

  無視他第一句的抗議,菲麗絲不想看他,只回道:「我在這裡守著,等殿下回來。」

  於是聽到阿爾傑哼了一聲,說:「那我也等殿下回來。」

  「你……」

  「我等殿下回來有什麼事妳管不著!」

  職務上菲麗絲已經直屬葛萊蒂絲,是王子妃的從僕,的確是管不到阿爾傑這個王子從僕的。

  要是平常菲麗絲有一百種方法讓阿爾傑無話可說,但今天她真的沒這個力氣,只睨了他一眼後說:「隨便你。」然後便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阿爾傑還在鬧彆扭,才只隔了幾分鐘,便突然覺得肩膀一重,轉頭看居然是菲麗絲累到倚著他睡著了。

  她睡著的模樣與平常淡漠冰冷時不同,有一種想讓他更加親近的溫度。

  但菲麗絲睡得似乎不太安穩,皺了皺眉差點往另一邊倒去,阿爾傑嚇得趕緊伸手扶住她的肩,並下挪自己的姿勢讓她能更好睡,自己臉上的表情也忍不住柔和下來。

  等伊西多回房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阿爾傑一臉寵溺地看著靠在他肩膀上的菲麗絲,那畫面像一幅畫般美好。

  有過相同經歷的伊西多馬上明白了阿爾傑的心思,幾秒後阿爾傑才發現他們殿下正看戲一樣靜靜看著他們,尷尬感油然升起,阿爾傑羞得臉都紅了,但還是伸出一隻手想請伊西多不要出聲吵到菲麗絲,卻也因為這個動作將肩上的人兒吵醒。

  「──殿下!您回來了……」菲麗絲立刻站起身來用力眨眼以趕走睡意,還不忘回頭瞪一眼阿爾傑,後者只默默收回正要比「噓」的手,改成揉揉鼻子,也跟著站了起來。

  伊西多簡單問了一下葛萊蒂絲的情況,但菲麗絲只說:「原本王子妃想等您回來,但屬下看她累了,便讓她先休息了。」

  畢竟碧翠絲的事,還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做得好,你們也先回去休息吧!」

  待菲麗絲和阿爾傑一前一後出了小客廳,前者回頭怒瞪,使阿爾傑差點撞上,卻是自己先紅了耳朵。

  但菲麗絲卻沒注意,而是罵道:「殿下回來也不提醒我一下,再怎麼跟我鬧彆扭也不該如此無狀!」

  阿爾傑也炸毛,明明就是心疼她太累才會想讓她多睡一會兒的,便回嘴道:「妳不是說隨便我嗎?我又沒有義務要提醒妳了!」

  但菲麗絲這次懶得跟他吵了,只吁了一口氣之後,連聲招呼也不打,便逕直回自己房間。

  留著阿爾傑站在原地有氣沒地方出,心裡不是滋味。


  菲麗絲會這麼疲憊,替葛萊蒂絲肚子裡的孩子加上一層防護才是主要原因。她將守護藤蔓直接植入,會與孩子一同生長,所以當葛萊蒂絲的孩子出生的時候就被一圈藤蔓包覆著,也因為這樣,才讓從勇者的劍中現身的璧木最後不得不改變策略,世界也終於迎來了和平。

  縱使,這份和平還潛藏著危機……
 

 
下期預告:
  葛萊蒂絲的孩子出生時還是發生了意外,因為勇者攻進魔城的關係使孩子提早出世,更是害得母子皆亡,但是璧木說她有辦法救下那孩子,明知璧木另有陰謀,菲麗絲和奧斯華德在整體考量之下卻不得不同意,伊西多為之顛狂,菲麗絲也因為在最後出手幫助璧木,全魔族亦將菲麗絲及其同族視為「背叛者」……



  這篇根本就是阿爾傑的雛鳥情節,一個幼稚鬼愛上奶媽的故事。(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