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外星人觀察日記

佛萊曼 | 2023-12-26 22:33:53 | 巴幣 2116 | 人氣 330

其他
資料夾簡介

「請選定一個星球的人作為觀察對象。」生物課的老師剛說完,下課的鐘聲便響起了。「這是一個學期的作業報告,請紀錄該星球的人的生活方式、文化、風俗和習慣。」
 
 
身為高中生的她,對於這種作業感到不屑,但站在資優生的立場,即便是這樣的作業也要全力以赴。
 
使用宇宙觀測裝置時,她特意選了個遠在幾千光年之外的區域,因為已經看膩了鄰近的宇宙區域,就在此時,那顆美麗的藍色行星映入眼簾。
 
好美,第一時間的想法是這個,就決定是它了。如同在寵物店選小狗的小女孩那樣,她下了決定。
 
一名亞裔少年打哈欠,他使勁騎著腳踏車,微風徐徐吹來,一頭亂髮飄逸,陽光灑下,是那樣耀眼如畫的場面。羽妡定睛觀察,少年經過一名穿著同樣制服的短髮少年,用力拍了一下對方的後腦勺。
 
後者嚇得往前踏出幾步,對著少年嚷嚷喊道:「文凱!你找死啊!」
 
「我還活得好好的!」文凱喊道:「冠翔,下次走路記得看路。」
 
「該看路的是你吧!」
 
羽妡回想起小時候憧憬的男生,他也是那樣騎著腳踏車出現在上學的路上,速度很快,一眨眼就消失不見,可是他的身影還有跟同學打招呼的聲音,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裡,曾幾何時,對方佔據了她內心的一席之地。
 
就觀察他。
 
於是,觀察日記的紀錄開始了。
 
第一天,文凱因為衣衫不整被教官攔下來,他和對方爭論一番,結果被叫到辦公室外罰站。上課睡覺,有時候在吃零食,上體育課時,他是最活躍的人,與平常上課的行為相反,籃球投進很多顆,無論是上籃、罰球線還是三分線都很厲害,羽妡喜歡文凱打籃球的樣子,散發一股不言而喻的自信,跟在上課無精打采的樣子有很大落差。
 
第二天,放學後文凱來到一家火鍋店打工,穿梭於廚房和外面的走廊,端著肉盤、火鍋和菜盤,沒有一刻是停歇的,這個星球的人相當愛吃這種叫做「火鍋」的食物,店門口排了很多人等著要品嘗,這種料理是將生食丟進煮沸的湯底中,等待的過程中,白煙嬝嬝升起,人們會在這個時機將食材丟入,一面愉快的聊天。她們行星用餐的時候不太說話,因為大家都專注的進食以增進消化效率。
 
文凱的手腳俐落,不時還會跟客人閒聊,同事和店長都相當信賴他,把外場好幾桌都交給他處裡。打烊前,他們一起收拾杯盤狼藉的桌面,一面煮火鍋來吃。
 
「你是我們店裡的支柱啊!」店長笑著說。
 
「店長,你又想把我的班表排得更密集了,是嗎?恭維就省了吧!」文凱一臉嫌棄地說。
 
「被你發現了!年輕人體力好,多賺點錢,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不好嗎?」店長用手肘推了推文凱的背部。
 
「這倒是不錯。」他大口夾了幾片煮熟的豬肉片塞進嘴巴。
 
下班回家的路上,經過了一家運動用品店,文凱盯著裡面一台滑板車,要價一萬六千元,他看了很久。羽妡心想他可能是很想要那東西吧,根據文凱的時薪一百八十元計算,若要買下來,至少得花九十小時工作。
 
第三天放學,文凱和朋友們去逛街,他們去看了一場街舞表演秀,其中一位脖子上有星型刺青,戴金屬項鍊、穿骷髏大學T的光頭少年問:「你啥時才要上去表演?文凱。」
 
「過幾個月就會了。」文凱說:「我們已經報名北捷盃的比賽了。」
 
「哦,不錯嘛。」另一名染燙金髮、爆炸頭、身材細瘦、穿著費城人的球衣的少年說:「你上次在學校表演那麼爛,哪來的自信得獎?」
 
「少囉嗦!」他甩了甩手,獨自離開,同袍們一陣訕笑,文凱前往捷運站一處地下街與社團同袍會合。那是個位在綠色草皮廣場地下室的區域。
 
「凱文,你今天很慢欸。」一名黑長直髮的少女說,她穿著迷你裙和微光澤格紋傘袖上衣。
 
「這不是來了?」文凱說,他將書包丟在長方形的鏡子前,開始跳起Locking的舞蹈。過一會兒便揮汗如雨,氣喘吁吁。
 
羽妡從來沒看過這種舞蹈,應該說,他們行星的舞蹈跟這種風格大相逕庭,是比較內斂、優雅和端莊的,大多是在宴會或正式的場合才會跳。這種隨興、奔放的舞蹈是在任何地方都能跳。這些人似乎很喜歡在鏡子前跳舞,是為了調整動作和觀察是否正確嗎?她趕緊在筆記本上記錄下來。
 
有很多與她年紀相仿的少女也在旁邊跳舞,她們穿著不同學校的制服,是紅色格紋子的蕾絲領邊上衣和皺褶短裙,舞風跟前者大不同,搔首弄姿、性感、華麗,她想像自己在舞台上跳這種舞,實在太大膽了,她立刻躲到棉被裡把頭蓋住,只露出一張臉,好害羞阿。這些少女明明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可是卻跳著這樣妖豔的舞蹈魅惑外人,實在不知道在想甚麼,還是她的想法太過保守呢?爸爸常說,女生要注意外在形象,言行舉止都必須要注意,不能失禮,要得宜。
 
這些少女卻好像完全不在乎這些,而且看起來富有自信,這種風格深深吸引羽妡的目光,她希望神也能給她勇氣,這樣她就能跟那些少女一樣在外人的眼中大放異彩。
 
一天又一天過去,羽妡紀錄了好多文凱的生活,這個藍色行星的人生活豐富,夜晚燈火通明,有商圈的霓虹燈和夜市的鬧哄哄,科技進步,文明發展程度很高,相較她們星球是還差得老遠,不過他們發展的方向不太一樣,利波星球是注重宇宙探索和文明開拓的部分,積極的與其他星球建立邦交和合作的關係,但並不是每個星球都會。
 
一天,文凱跟一名少女走在一起,他們看起來關係不錯,顯然不是情侶關係,但不知為何,羽妡覺得有些不甘心、不開心,氣得咬牙切齒,明明對方不是她的什麼人,可是她很在乎文凱,觀察文凱已經成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文凱是她最熟悉的陌生人,她知道他的習慣和生活方式,他身邊的朋友以及打工,還有他與家人的相處,想要買的東西,他的目標是在街舞大賽奪冠。
 
終於,她動用了那台儀器。
 
那天夜晚,文凱做了一場夢,夢境中,他看見一名少女,對方與他年齡相仿,擁有雪白的肌膚和端正的五官,綁了個俐落的馬尾,身材纖弱,穿著針織輕磨毛翻領半開襟長袖上衣和復古格紋打褶長裙。
 
對方露出淺淺的微笑,說:「你好,文凱。」
 
他不禁心跳加速、雙頰泛紅,渾身血液沸騰,「你好……」連忙別過頭去,怎麼會有如此好看的女生呢?白瓷般的肌膚,晶瑩剔透,霧氣彷彿可以穿過去一樣。
 
他們站在一個草原上,頭頂是一片純淨的藍天。
 
「你怎麼會認識我?」文凱害臊的說。
 
「你猜猜看呀!」對方雀躍的說。
 
「我不知道……難道你是聖靈女中的?」
 
少女搖搖頭,小手掩住紅潤的唇瓣。「我們今後會有更多接觸的。」
 
「是嗎?可是我從沒看過你。」
 
「你現在看到我了。」
 
「你以後……真的會繼續出現嗎?要約在哪裡碰面嗎?」他一臉狐疑,蹙眉。
 
羽妡搖搖頭,抿嘴說:「你別問這麼多。」
 
突然間,文凱醒了,手機鬧鐘響了,發出《不死不運》女王蜂唱的片頭曲副歌,他連忙關閉鬧鐘,心想:「那個女孩是誰呢?」
 
整個早上,他滿腦子都在想著對方。那個微笑,纖細的手臂和雙腿,他竟起了生理反應,他連忙甩頭,不能對那樣聖潔的少女產生邪惡的想法,他不知為何萌生這樣的想法,明明經常在看三級片自慰的他,照理來說,就連對同班或同校的女同學產生性幻想都不意外。
 
早上騎腳踏車經過冠翔的時候,他也沒有拍對方後腦勺。對方抬起雙眉,好奇的說:「今天要下紅雨了,這傢伙沒來鬧。」
 
上課時,他也沒有任何睡意,不斷思索,搜遍了腦海深處的角落,卻回想不起自己曾在哪裡見過那名少女。
 
幾天後,他再次作夢遇到對方。這次對方穿著雙層圓領針織長袖開衩長洋裝和娃娃鞋,頭頂綁了個大大的蝴蝶結,格外的可愛純真。
 
「哈囉。」羽妡說,露出靦腆的笑容。
 
文凱也摸了摸頭髮說:「嗨,又見面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說過我們會再見的。」
 
「難道不能在現實見面嗎?」
 
羽妡面有難色的說:「有點困難。」
 
「你有什麼苦衷嗎?還是說……你不是活人?」他立刻渾身冒出雞皮疙瘩,臉色發白。
 
「才不是!別亂說話,我還活得好好的。」羽妡抬起下頷說:「我們還不熟識,為什麼非得在現實見面不可?」
 
「那我們為什麼會相遇呢?明明是夢境,而且又是素昧平生的人……」文凱百思不解的說,他欲走上前去,對方卻下意識往後退。「我知道了,那等你想見的時候,再碰面吧!」他了然於心的說。
 
「有很多原因……」羽妡覺得若是把自己想見他一面這種理由說出來,自己一定會害羞死,因為這不就像隱隱的跟對方告白,說我想你想到要透過這種方式見面,其實在利波星球利用夢境與遠方的朋友或商務夥伴聯繫是很常見的一種方式。
 
「我相信這是緣分!緣分讓我們相遇了!」文凱說:「很高興認識你。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羽妡……」面對對方純真的想法,羽妡忍不住因自己的私心而萌生的邪惡想法感到愧疚。
 
「羽妡啊,你是誰?又來自哪裡呢?」
 
「我是利波星球的居民。」
 
「我是來自地球的人類!你們的頭上都有這樣的犄角嗎?」文凱指著羽妡頭頂兩端的角,利波星球的人頭上都有長角,每個人的角外觀都不太一樣,其中羽妡的算是比較小、不起眼的類型。
 
「對喔。」
 
「這樣啊,利波星球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兩人坐在草地上,距離很近,雙方心跳都跳得很快,「我們的行星是個注重環保的地方,以大自然的環境為榮,生活與自然融合。」
 
羽妡提到了交通工具都是使用電力,而且不少都是能在天上飛翔的。由於有空中的廊道、陸路以及海底列車,從來沒發生過塞車的問題,這讓文凱感到不可思議。
 
「好厲害,跟地球相反,這裡汙染很嚴重,而且經常塞車呢。那你們會做什麼運動呢?」
 
「天球。」
 
「那是什麼?」
 
「就是在空中互相丟擲球,誰接不到就輸了。」
 
「聽起來好難啊!」
 
「你平常跳的那種舞……是什麼?」
 
「你是說Locking嗎?這是街舞的一種,是炫技用的,還可以上台表演,我跳給你看。」文凱跳了起來,開始擺出架式十足的姿勢,跳舞的時候充滿自信,看來相當快樂,這種快樂渲染羽妡,她嘴角上揚,沉醉在對方的表演中。「下台一鞠躬!想學嗎?」他裝腔作勢的鞠躬。
 
「你們地球上的人都很喜歡跳這種舞嗎?」
 
「舞風有很多種,這只是其中一種。」
 
在那之後,兩人經常在夢境裡討論興趣、生活以及夢想,羽妡把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告訴文凱,而文凱也會把最近發生的有趣事情告訴對方,兩人都很期待每次見面的時光,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早上醒來時,還有很多話想告訴對方。揉著惺忪的眼睛,猜測對方聽了自己分享以後的感覺和想法。
 
地球的生活方式、文化和習俗確實跟利波星球截然不同。
 
「宇宙的角落有個叫做地球的星球,生活著人類,他們跟我們一樣會去上學、上班賺錢,喜歡吃名為火鍋、烤肉串、牛肉麵的美食……有好多我們星球沒看過的食物,還會舉辦廟會和選舉的活動,會有媽祖出巡,放蜂炮,還有……」羽妡在台上熱烈的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告訴大家,眼神中閃爍著光芒。
 
報告迎來熱烈的掌聲和老師的讚美,大家都佩服羽妡鉅細靡遺的觀察和有趣的報告。
 
那天兩人接吻了。
 
「我喜歡你,我好想見你。」文凱捧著羽妡的臉龐。
 
「我也是。」羽妡心想,如果要去見文凱,就得駕駛太空船,太空船的使用方式在國中就學過,但她從來沒有隻身一人前往如此遙遠的地帶。
 
兩人擁抱彼此,雖然沒有實體感,更沒有體溫,僅僅只是簡單的一個動作,就讓兩人感到無比的滿足和陶醉。
 
「真希望這一刻能成為永遠……」文凱喃喃自語。
 
醒來以後,羽妡下定決心,要找一天駕駛太空船前往地球與文凱碰面。她選在寒假一個父母出遊的週末出發,太空船很順利進入宇宙,透過黑洞進行空間轉移,很快地就來到了地球附近的銀河帶,其實過程比她想像中還要順利許多,黑洞裡有些不穩定的未知數,若是被吸進不同的地帶,要找到路重返會是很困難的事情,地球是利波星球裡表列的一個地點,以前就有其他族人前往地球,但是沒有與地球人接觸。她不清楚原因,記得好像是因為看到污染和衰敗的環境,感到心痛而放棄了這顆美麗的行星。
 
「文凱……」看著手機裡的照片,文凱開朗的笑容,令她心神蕩漾。就快要能見到他了──今天的她精心打扮,穿了文凱會喜歡的法式寶石釦配色翻領小拋袖襯衫和厚實燈芯絨雙口袋鬆緊腰抽繩寬褲。
 
進入大氣層後,太空船開始失控偏移,而且緊急逃脫裝置故障了,無法彈跳出來用降落傘迫降,控制裝置也失效,不管怎麼使用都無法改變指令,她無力的垂下肩膀,看著窗外的景色眨眼間變化多端,天旋地轉,艙內劇烈的晃動使她暈眩。太空船降落在市區,引發了巨大的爆炸和破壞,地面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造成了無數的車禍和死傷。黑煙裊裊升空,大火肆虐,火舌將一切吞噬,艙門打開了,由於外殼足夠堅固,外觀都沒有損壞,但是系統不知為何完全故障了。羽妡從裡面走出來,她在外頭見到這末日般的景象,這竟是她一手造成的……她開始嚎啕大哭,就在此時,她想到文凱。
 
這個城市是文凱的家鄉,是她毀了這一切──此時此刻,她只擔心文凱的安危,在斷垣殘壁以及烈火中,她翻開石塊,用了自己從未想像的怪力,四處尋尋覓覓他的身影,文凱仍活著,她深信著。懷著壯士斷腕的決心,如同大海撈針那般不斷地穿梭在廢墟中,即便烈火燒傷了肌膚,她傷痕累累,鮮血汩汩流出,她也不肯放棄,她要找到文凱。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她幾乎陷入絕望時,她在廢墟中一個矮牆下發現文凱,對方失去了意識,身上有部分被刺穿,看來是沒救了。但是她把那些石塊和穿過他身體的磚瓦以及鋼筋連同對方身體一起搬走,太空船裡面有高科技的自動化醫療設備,也許還有救。文凱的身體很沉重,身體灼熱,奄奄一息的他失去意識,連脈搏都變得如此微弱,無法察覺鼻息。走了很久,四周圍傳來人們的吆喝聲還有刺耳的鳴笛聲。
 
將文凱搬回太空船後,她將自己和文凱放在手術台上,啟動了移植和修復的功能,植入麻醉劑後,兩人沉沉的睡去。
 
「羽妡!」在夢中,文凱看見羽妡,她站在遙遠的彼方,這次沒有與他立足在同個草原上,而是在斷崖的另一端。「為什麼要站在那裡呢?過來和我說說話啊!」不管怎麼喊、快要聲嘶力竭了,對方都不肯回應,只是微笑搖搖頭,她似乎無法說話,神情悲傷不已。「我們還能再見嗎!我們以後還要常常一起說話,你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我不能沒有妳了啊!」
 
文凱醒來以後,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護士和醫生告訴他,他被緊急搶救回來,被善心人士捐獻器官,醫院這邊也幫他動了好幾次手術,身體需要靜養一年,但是沒有大礙,生命不會有危險,這場隕石墜落的意外造成了上千人的死傷,台北市區出現一個大窟窿,交通、電力設施和生活都陷入癱瘓,無數的人被送進醫院。
 
「你真的很幸運。」醫生和護士都這麼說。
 
「你原本受傷受得很重的。」護士不可思議的說:「這是多久以前受的傷呢?」
 
文凱看看自己的上半身,發現了無數的縫線以及曾經動過手術的痕跡,他不記得過去發生的事情,他覺得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忘記,想不起來。
 
「我的爸爸媽媽呢……」
 
醫生和護士面面相覷,說:「我們有聯絡你的爸媽,但他們沒有接電話。但願他們平安無事。」
 
文凱不知為何流下眼淚,他很擔心父母,但他更擔心的是某個人的安危。
 
他很想趕快見到那個人。
 
多年以後,這件事成為人類歷史中的一部分。
 
到了紀念日時,人們總會來到當初事故發生的地點,攜手吟唱鎮魂曲,獻上鮮花。
 
文凱也在這天來到那裡,他不管怎樣都想不起來那天的事情,以及過去一部分的回憶。但他總會來到這裡,把花束放在一棵樹下,雙手合十,衷心感謝將生命的一部分獻給他的善心人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