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中世紀的公主與貴婦

帝國人 | 2022-10-11 07:50:01 | 巴幣 18528 | 人氣 4773



(一、)公主與貴族婦女

說實在公主其實是一個很東方的詞,在西方對應的詞 "Princess" 並不能很好的翻譯成特定貴族階級或著是國王的女兒,真要說國王的女兒才是最嚴格訂義下的公主,不過只單單寫公主的話東西其實不那麼多,因此除了公主之外,貴族們的女兒也會順便說說,統稱這些群體最方便的用語其實就是 "Ladies" 也就是女士們,高貴的女士們在中世紀的文學世界中,是騎士精神的理想追求者,在幾乎所有的中世紀騎士文學中,女士們或公主是所有浪漫和靈感的來源,也是騎士精神文化中,被當作一是種獎勵與崇拜的對象,雖然在聖杯故事中,貴族婦女主要是被動地位並服從陽剛的騎士們,但實際上,雖然尚未嫁出的公主受父親的擺布,惟再嫁出後,在封建制度下的已婚貴族婦女具有十足權威,簡單來說就是丈夫的二把手,在丈夫擁有眾多土地的情況下,她主要是在丈夫缺席下,負責管理眾多領地,在眾多僕人心目中,女主人才是真正有權勢者。


公主與貴婦的性質其實很像附屬品以上、獨立未滿的狀況

女士一詞則比較廣泛,涵蓋了來自各種社會團體的眾多婦女,從公爵夫人到較小的紳士之妻都是,因此公主本身最主要獲得權位的方式就是通過一筆買賣的婚姻,父親基本上對於嫁給誰都有著絕對的掌握權,比如著名的英格蘭女王,外號法蘭西母狼的伊莎貝拉公主 (Isabella of France),便是被自己的父親腓力四世 (Filip IV) 嫁去了英國,在那裡軟弱的丈夫愛德華二世 (Edward II) 無法駕馭妻子,以至於出現英國宮廷被法國公主支配的狀況,簡言之,公主遠非大家所想的軟弱女子,也但也沒有到完全獨立於男性存在的一種地位,絕大多數的貴族婦女都需要在丈夫這面保護傘下進行所謂權力的運作,因此女性必須非常熟悉法律跟政治該怎麼操作,中世紀的法國女作家克里斯蒂娜·德·皮贊 (Christine de Pizan) 指出,女性需要知道如何管理財產,熟讀法律,結交朋友,因為她們的丈夫經常不在,不懂這些而被欺負是很常見的


皮贊姊,也是之前中世紀家庭主婦中的重要作者,曾經提到女性要自立自強該如何開始的中世紀獨立女性 (也是戳破男性幻想的女人XD)

貴族婦女的權力仰仗於婚姻的好壞,絕大多數中世紀非貴族的女性和男性會在 20 多歲時結婚,
在地中海地區,女性結婚的年齡較小,通常是在十幾歲或二十出頭的時候,而且更有可能比丈夫年輕得多 (還記得上次寫的中世紀的家庭主婦嗎),而對於貴族婦女的父親來說,封建政治需要由盤根錯節的政治結盟來穩固其權位,所以無論在哪個地區,貴族精英女性比其他社會階層的女性更早結婚,在中世紀的英國和法國社會最高階層的女性通常在十二歲乃至於十二歲之前結婚 (FBI:),對於貴族們來說,這基本是所有貴族女性的法定青春期年齡,這也代表著,女孩子比男孩子更早進入成人的政治世界中,對於政治操作與結盟、陰謀的意識成熟程度會比男性要來的高,況且女性在法律上的地位並不如男性,幕後操作對於她們來說只會是家常便飯,比如拜占庭公主安娜科穆寧 (Anna Komnene後面會提到她,曾參與暗殺) 對於宮廷陰謀的參與必然是這一過程的證據。


大多數可能都會認為公主傻白甜,或著認為貴族們婚姻全都不會美滿都是政治操作的極端者很多,但實際上人怎麼可能只會有一種面向呢

而貴族婦女在中世紀社會大眾的眼光中,其實老早就跟弱勢脫離關係,在中世紀的市集與攤販中,婦女往往扮演著重要地位,在街上販售物品甚至是開店,或著是跟丈夫是平行的夥伴關係,貴族婦女則在日常生活中扮演著實際統治者的地位,著名哲學家與神學家湯瑪斯·阿奎那 (Thomas Aquinas) 在他的神學大全 (Summa Theologica) 中討論了誰才是弱勢,誰需要被施捨等問題,他同意所有基督徒都有施捨的必要性,但對於妻子和僕人等特殊身分者,阿奎那表示他們可以排除在外,因為他認為妻子對於丈夫財產的支配權其實已經不需要被施捨,甚至不被認為是一種弱勢或在法律地位上劣於男人,這種觀點得到了不少大佬作者的同意與認同,例如錫耶納的貝納迪諾,在地中海已然如此,在北歐男性的妻子在經濟上更加獨立,這也與羅馬遺產的多寡有些關係。


(二、)公主 (貴婦) 的權力根基是婚姻

在中世紀貴族婦女的權力高低其實是很看地區,在這裡我會想用在英國 1066 年前後,諾曼式跟盎格魯式的婦女權力來做一個區別,就最簡單的方式來看,諾曼式的貴族婦女權力要比盎格魯的低很多,而盎格魯式的貴族婦女則往往可以統治一整片區域,比如埃瑟芙雷德 (Æthelflæd) 在麥西亞的統治,很多中世紀的對於貴族婦女的描繪依循著自己羅馬前輩的描繪方式,對於有權勢的女性表達了鄙夷,相比於諾曼貴族婦女,盎格魯-撒克遜婦女不僅在土地所有權方面擁有相當大的獨立性,而且還可以隨意處置名下的相關財產,相比之下,諾曼時期的貴族女性雖然仍然擁有自己的家臣、可以監督家庭和教育孩子,而且在需要時幫助保衛自己的家園,但實際上這些都必須在丈夫的名下來履行,任何以貴族婦女獨立之名的效力都不如盎格魯時期


統治麥西亞數十載的埃瑟芙雷德女士,也反映出盎格魯人對於婦女的態度

早期的盎格魯婚姻其實就是買賣婚,不過盎格魯早期的法律非常混亂,有些 7 世紀的法典基本沒有把婦女包含在內,不過學者比如寶林 (Pauline Stafford) 認為,已婚的盎格魯-撒克遜婦女在婚姻期間擁有財產,並且有權隨意處置,同時丈夫不能在未經妻子同意的情況下讓與妻子的財產,根據埃塞爾雷德國王 (Aethelred) 與維京統治者克努特 (Cnut) 的法律,那些過著體面生活的貴族寡婦將享受上帝和國王的特殊保護,其中克努特的法律規定不能強迫貴族婦女違背她的意願再婚,在盎格魯-維京法律的保護下,貴族寡婦們可以選擇再次結婚或繼續守寡,如果選擇前者,婦女也可以自由選擇自己心儀的丈夫,不過在喪夫後,教會會成為寡婦的監護人,但是對於自己該如生活,貴族寡婦仍然可以隨心所欲,而不是被封建領主當作新的政治聯姻籌碼急著去嫁人。

諾曼式的貴族婦女則相對地受到了諸多限制,諾曼第諾曼人的文化基於封建制度最盛行的法蘭西地區,法蘭克貴族在繼承人的選擇上,永遠都以男性為主 (甚至到了百年戰爭,都能搬出撒利克法來反對愛德華三世入主法國王位),在這樣的條件下,諾曼式也就是西歐大陸式的繼承必須有男性繼承人來繼承土地,長子繼承雖然一開始不普及,但逐漸成為了規則,在英格蘭,尤其是在亨利一世 (Henry I) 時代,國王要求所有貴族婚姻都必須得到他的批准,以防止他的敵人趁勢獲得力量,寡婦和女繼承人因此被國王監護,這種關係在後來成為一項有利可圖的生意,在中央力量較強的國度,比如 1066 年以後的英格蘭王國,國王經常能左右貴族婦女的前途,同樣的女性在政治圈子上的弱勢與財產持有一樣受到限制,在 1086 年的英格蘭,全國上下只有 2% 的土地為女性所有 (不過在諾曼之前,有土地者也多半是顯貴的王室婦女)。


在 1066 年後,西歐貴族婦女權益基本上都進入了諾曼式的架構中,也就是透過男人發言,發揮間接的權力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已婚貴族婦女仍然可以擁有土地,在中世紀的婚姻中,丈夫與妻子的結合實際上才是中世紀所認為的 "完人,或完全的人",而丈夫負責維護土地的安全和從中獲利,而婦女在其中的利益由丈夫代表,由於夫婦被認為是一個人,丈夫應對妻子的行為和債務負責,這給妻子捲入聲名狼藉或犯罪行為的男人帶來了麻煩,因為丈夫會因為妻子的違法行為而受到懲罰,相反的,婦女卻無需為丈夫的罪責行為做任何的責任,因為在中世紀法律上,婦女無法阻止丈夫的任何行為,意味著,中世紀的婦女其實對於犯罪或著式經營家族事業有著一面防護罩,讓她可以間接處理事情而躲避法律,英格蘭大法官格蘭維爾 (Ranulf de Glanvill) 寫到,任何婦女的丈夫都不能在未經其繼承人同意的情況下轉讓其妻子的任何部分遺產,然而有大量的章程記錄了婦女對於財產的個人處置與贈與,其實就是中世紀貴族婦女的間接權力寫照


(三、)公主與貴婦的日常

說完了權力的基礎,公主本身能幹的事情其實跟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很不一樣,公主或貴族婦女基本上都有打仗指揮的實例,但其並非常態,更多時候,公主與貴族婦女在政治上的權力是隱晦的,間接的,在政治上,嫁過去的公主與婦女對於政壇都有很大的影響力,甚至時常參與到政治陰謀之中,這在西至英格蘭、東至拜占庭都能見到,而除此之外,公主與貴族婦女對於神學與著作的貢獻也十分巨大,中世紀歐洲與其他地區的婦女不一樣的是,歐洲婦女在日常生產與發言上都有不少拜表性的作者,比如剛剛提到的皮贊姊就是,她說,婦女需要了解土地、土地的價值、其收支情況、一年整季的農業、畜牧業的方方面面,以及如何選擇、監督和解僱僕人,婦女同時需要基本的法律知識,並且必須能夠在法庭上捍衛土地,或者在必要時通過軍事手段來打退試圖進犯的敵人。

1.政治上
就跟上頭說的類似,貴族婦女對於政治的影響力很多時候都無法與直接的權力 (暴力) 相抗衡,即使在盎格魯時期也是這樣,以諾曼第的愛瑪 (Emma of Normandy) 來說,愛瑪身為埃塞爾雷德 (前面提過的老兄) 的妻子,在丈夫無力對抗維京入侵下只能帶著自己的孩子逃亡到兄長統治的諾曼第地區,埃塞爾雷德身為英格蘭國王也很快的逃亡到了諾曼第,在英格蘭克努特被稱為新的國王時,埃塞爾雷德也被邀請了回去,不少盎格魯人都希望前任國王能夠回歸,但埃塞爾雷德很快就證明自己是個沒啥用的廢物,在內憂外患下去世,留下來的寡母愛瑪則選擇嫁給了克努特,愛瑪很快就證明自己是個在政治上的奇才,首先她廣發宣傳,把自己塑造成英格蘭正統,要統治英格蘭需要與她的婚姻才能證明其正當性,因此克努特娶了她,同時在克努特時期愛瑪則一直與克努克第一任妻子愛爾吉芙 (Aelfgifu) 對抗,愛瑪在克努特死後迅速奪走了克努特的寶藏庫,並最終在與愛爾吉芙的政爭上佔了上風 (過程其實就是指責雙方懷的種不是克努特的,並找學者背書,比如 Florence of Worcester)



除了愛瑪的狀況特殊外,在 1066 年的諾曼征服後,國王與貴族都非常傾向於找到國外貴族婦女與公主來嫁,其中一個大原因就在於嫁粧的豐厚,比如安如伯爵與英國國王亨利二世娶的阿基坦的艾莉諾就是一個例子,艾莉諾帶給亨利的嫁妝就是法國西南的阿基坦公國,但不是所有公主與貴婦都自己帶著領土Buff,,大多數貴族婦女的嫁娶其實也是一種舒緩敵我雙方緊張態勢的一種權宜之計,這點從羅馬時代龐培與凱撒之間的聯姻就可以看出端倪,這裡也提醒切勿認為古代婚姻全都是沒有愛情元素的,龐培、英王愛德華一世這些人都有著美滿的婚姻,從而降低緊張局勢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除此之外,貴族女性也經常擔任攝政職位,法蘭德斯的瑪蒂爾達(Matilda of Flander) 在丈夫亨利一世 (Henry I) 經常缺席的情況下成為實際上的統治者,亨利二世的妻子剛剛提到的埃莉諾也經常在英格蘭擔任攝政,但在兒子獅心王長大以後,這個權力則讓位給自己的兒子。而其餘最重要的事情,當然是生下一個能力值 (6/6/6) 的繼承人啦 (歐陸風雲口吻)

2.戰鬥
除非男人不在家,不然貴族婦女們基本上也不用去指揮戰鬥,雖然在影視作品中大家對於女騎士或盾女的興致高昂,但實際上這種東西是很少見的,更多時候貴族婦女參與戰鬥通常會跟丈夫肩並肩,或著是在丈夫缺席時負責指揮防禦,比如西西里國王羅傑一世 (Roger I) 的妻子茱蒂絲 (Judith d'Évreux),在丈夫於西西里的征服中,曾經指揮過軍隊在島上劫掠,或著是在敵人進攻時指揮城堡防守,在十字軍東征時期,埃莉諾 (對又是她),就曾經與前夫路易七世 (Louis VII) 一同前往聖地,根據描寫,埃莉諾穿著繡有法國百合花的長袍,騎著一匹安裝著銀鞍和梳成辮狀鬃毛的馬騎行,並且伴隨著不少跟她一樣的貴族婦女,不過埃莉諾在其中的戰鬥基本上毫無貢獻,許多後來的歷史學家直言,女王和她的隨從女士們的行為就像是在享受一次愉快的旅行,同時其他十字軍 (比如康拉德皇帝的德國軍隊) 在四處燒殺擄掠強姦放火,而女士們的行為分散了他們的男性同伴的注意力,並造成了普遍的混亂。



3.學術
以撰寫歷史來說,這一般都是男人們的工作,在風格保守的拜占庭也是如此,女性被當時認為是過於濫情乃至於情緒驅使的生物,無法做好治史這種客觀的 (當時也鮮少有客觀的治史就是) 的工作,一般女性想要寫作很多都會使用筆名,來以一種統一的男性敘事來撰寫歷史,但拜占庭公主安娜拒絕了這個選擇,安娜的著書很多時候都是希望平反父親的惡名,同時需要避免過於專斷的觀點,安娜的著作是有其原因的,在古希臘傳統到拜占庭時期,女性的撰寫口吻基本上是 "哀嘆",沒有主見的,為此安娜在書寫的文筆上積極參考了古希臘的古典著作,包括戲劇家索福克里斯 (Sophocles) 的戲劇來避免出現以往對於女性文筆上的偏見,並妥善運用文字來爭取帝國臣民對於新政權的認同,除此之外安娜也利用皇家留存下來的文檔進行著作,雖然拜占庭的女性禮儀與伊斯蘭世界類似,習慣於與世隔絕,無法與與她們無關的男性直接交談,惟安娜是公主,且有著自己的個人管道,比如自己的未婚夫是前任皇帝的親屬,然而大部分安娜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利用文獻與資料完成的,《阿歷克塞傳》就是其中的例子,以至於當時人認為安娜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完成了史料的編纂 (家裡蹲公主呢)



4.修道院與神學
在中世紀社會,在修道院對於想要獻身給上帝,或著是愧對家族的女性來說,都是個絕佳的去處,貴族女性在中世紀並不自由,對於性格不適合婚姻的女性,特別是私生女或次女,她們就經常加入修道院的行列,除此之外的選擇就是嫁給一個你不愛的人,與之相比,修道院雖然無法享受到完全的貴族權力,但遠離權力鬥爭,潛心於大自然跟宗教也並非不可。在修道院雖然表面上想要遠離政治,但實際上大多數的貴族也認為修道院是一種獲取經濟與政治權力的來源管道,特別是修道院本身具有免稅以及持有大量土地的特徵,將貴族寡婦或貴族次女扔進去試圖奪取控制權,亦是一件重要大事



5.生下繼承人
生下一個男性繼承人對於中世紀貴族來說極為重要,但是在醫學並不盛行的中世紀,懷孕實際上是一個有著死亡風險的過程,中世紀女性通常到懷孕五個月時才會感覺到,中世紀時期沒有可靠的懷孕測試。一個女人可能已經求助於醫生,看看她是否懷孕了,但這些測試遠非可靠,甚至在都鐸王朝時期的一項妊娠試驗是檢查尿液的顏色,如果尿液呈淡黃色至白色,表面混濁,則該女性可能已懷孕,因此女性對於如何安全生產只能求助於其他有經驗的女性支持和幫助她們,醫生只在最危險緊急的情況下才參加,除此之外都是老練的接生婆來負責,出身貴族的女性,例如嫁出去的公主或其他貴族的女性,會在生育之前將自己與世界隔絕一段時間,教會會為此舉行了一場精心的儀式,祈求上帝賜予生育的安全與祝福。



6.財產管理與巡視的代理人
在中世紀,擁有眾多領地的領主其實經常需要透過自己與代理人到處旅行來巡視領地,在基輔羅斯的王公們經常與自己的親衛隊到處旅行巡視,而在西歐,婦女經常是這樣的角色,她們經常浩浩蕩蕩地帶著僕人前往不同領地來管理檢查任何的不妥行為。










創作回應

夏亞 生番模式
家裡蹲公主 好棒ㄛ
2022-10-11 12:15:52
駱駝商旅
我家裡蹲的姐姐會暗殺我還會寫史書,滿滿的屬性XD
2022-10-11 13:13:22
changtony
看到這篇反而想到從中世紀到近現代,不同地位、經濟的婦女是為什麼這樣打扮的,尤其是服裝、髮型、頭冠,從像莉亞公主的羊角髮加披頭巾、超長尖帽子上面掛白布、像愛心的羊角帽,再到馬甲、鐵架撐的裙子,然後到露出腳踝的現代長裙,感覺這一系列變化也可以是一個好題材
2022-10-11 13:48:50
毛瑟基
感謝帝國人大大實現了草民的夢想,終於看到這類的作品了
2022-10-11 14:41:55
=_=
謝謝分享, 收穫良多.
2022-10-25 15:38: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