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中世紀的刺客與騎士

帝國人 | 2022-12-21 07:49:32 | 巴幣 23250 | 人氣 2727


一、刺客的起源

在中世紀世界,刺客一直都是個很神祕的單位,刺客教條的遊戲讓人們認為,刺客本身出自於神秘組織的訓練,進而使用一些神祕隱晦的刺殺方式弄死目標,但實際上除了神秘力量以外,比如哈薩辛一類的刺客的確大多數由有秩序有資金有專業人士的組織所訓練,不過在中東與歐洲,刺客則呈現兩樣情,他們的共通點當然是暗殺有價值的目標,最早期的中世紀兄弟會刺客出現在伊斯蘭地區,至於出現在伊斯蘭地區的原因與當地的生活與社會型態很有關係,至少在穆罕默德去世之後,伊斯蘭世界就因為繼承人的關係好幾次爆發過內戰與暗殺

第二任哈里發奧馬爾 (Omar) 被一名波斯基督教奴隸殺害可以說開始了受訓練刺客在政治場域的運用,之後奧馬爾的繼任者歐斯曼 (Uthman) 被穆斯林叛變者殺害、阿里 (Ali) 被一名宗教狂熱分子殺害,另一點,是在伊斯蘭社會中的社會正義和財富在整個穆斯林社區的作用,伊斯蘭烏瑪社區 (Umma) 強調了凝聚力跟集體主義,伊斯蘭教的本質要求個人改變意識、改變自己個人的心態跟理念以符合宗教教義,無論從單一或家庭或部落關係都是這樣,這些都一定程度上促進了一個有序的組織訓練刺客的方式


哈薩辛出現在中東的主要原因主要有,政治結構伊斯蘭政權普遍集權且領導人一死容易動亂,地形可以讓刺客們窩藏等等

除了伊斯蘭社會的信仰與結構外,社會上的不公與伊斯蘭世界的權力要比歐洲集中有所關係,至少在宮殿中的暗殺可以改變整個帝國的政治 (這也導致了帝國的分裂) ,上面提到的歐斯曼的謀殺幾乎是他偏袒自己的氏族誇拉什 (Quayrash) 所導致的直接結果 (最肥沃的敘利亞地區被該家族佔走),排外的伊斯蘭貴族系統成為了帝國中的裙帶關係,違背了早期伊斯蘭教所宣揚的平等,並在軍隊中引發了一系列小規模起義,這個證據來自於殺害歐斯曼的兇手就是來自駐紮在埃及的阿拉伯軍隊

他們在麥地那殺害了他,在表面上歐斯曼前往麥地那是為了討論埃及軍隊內部的不滿,實際上是軍隊或著說是社會對於社會正義的渴望,部分學者認為這種政治意識形態是後來形成激進的什葉派教派的主要原因,阿里的所代表的寬容與歐斯曼的傳統貴族之衝突,在阿里死亡後的幾個世紀最終導致了刺客的誕生,其中伊斯瑪儀派 (Ismailis) 開始了刺客訓練開始在伊斯蘭世界廣泛開始行動,一直到蒙古人與馬穆魯克摧毀其根據地為止,伊斯蘭刺客在各地活躍


試圖暗殺薩拉丁的刺客

而在歐洲,歐洲的刺客與伊斯蘭世界的發展有一定的關聯性,聖殿騎士本身就與刺客相關,在中東聖地的長時間相處下,聖殿騎士也學習了不少哈薩辛本身的組織、理念、兄弟情誼、以及對於某些精神象徵的追捧,聖殿騎士和伊斯瑪儀刺客之間有大量有記載的歷史互動。 他們佔領彼此相距數公里以內的城堡,共同談判條約,相互支付贖金和貢品,安排彼此之間的訪問以討論宗教問題,甚至偶爾結成軍事聯盟對抗共同的敵人 (早在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敘利亞城市就經常與十字軍結盟)。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刺客和某些聖殿騎士之間很可能形成了精神關係,互相交流彼此之間的思想與宗教,因為在日後腓力四世 (Philip IV) 審判聖殿騎士團期間,就有證據指出聖殿騎士信仰「惡魔」,學者認為認為這是伊斯蘭哲學與基督教騎士之間的交流融合,至少在聖殿騎士的教條中,就有與上面提到的集體主義類似的情況,而刺客因為理想與信仰殺人,其實也很符合十字軍軍事組織的理念,比如聖伯納 (St. Bernard) 寫道,聖殿騎士發誓要為教會服務,聖奧古斯丁 (St. Augustin) 提到,如果他殺死不同信仰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他就不是兇手。


騎士與刺客都是懷抱某種理想的群體,在黎凡特,騎士學了不少刺客組織的東西,但對於教義,實際上是一知半解,至少對於阿里之類的繼位之爭沒有太多概念

聖殿騎士與其他的十字軍騎士也與伊斯瑪儀刺客類似,有一種至高的理想,並時常與美麗的女性連結在一起,聖殿騎士將女性的理想化帶到了一個更高的境界,聖殿騎士團的主保是聖母瑪利亞,為實現這一理想 (獻身給聖母/女神),聖殿騎士必須保持身體的貞潔,以免他失去聖母的寵愛與自身的奉獻,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哈薩辛刺客身上,美麗的女子,迷幻藥的使用,跟更高精神的領域可能導致雙方都受到類似的影響,不過這些迷幻的成分很大程度是馬可波羅胡謅出來的,更符合真實情況是兩者都是有理想有紀律的組織

與聖殿騎士之於基督教相比,哈薩辛刺客對伊斯蘭教來說更陌生,通常聖戰/吉哈德被視為奮鬥,先知通過劍的力量傳播伊斯蘭教,戰爭在伊斯蘭教中被認為是宗教義務的一部分,尤其是對早期穆斯林而言猶為如此,然而,哈薩辛刺客組織是伊斯蘭教中第一個修道院軍事組織,他們將這種理念實踐到了頂峰,除了實踐理想、個人救贖外,還有替天行道與爭取社會正義,更重要的是當伊斯瑪儀派在敘利亞與伊朗成為一個強大勢力後,他們的刺殺往往很多都是政治性質的,這種刺客的模式開始在中東傳播,並在十字軍組織中廣泛流傳。


二、受哈薩辛刺客影響的騎士團

難過的是,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追溯這種秘密組織何時出現,假如可以得知誰是最早麼秘密組織,那該秘密組織可能是史上最失敗的秘密組織,連堵住自己的大嘴都不能,不過以常理來推敲,秘密組織的產生不外乎是幾個因素,其中一個就是被壓迫,在上面提到的阿里被暗殺以後,伊斯瑪儀刺客以更激進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便以一個嚴密的隱蔽組織來履行,基督教在羅馬帝國傳播伊始也是,基督教徒經常挖掘石窟在安那托利亞、希臘等地避免被迫害,另外一點則是東方本身的宗教體系問題

畢達哥拉斯 (Pythagoras) 這個古怪的數學家有提到過,他曾經在義大利南部的大希臘生活過,他在思想上強烈支持貴族體制,並舉出了敘利亞一帶祭司擁有知識上與權威上無可挑戰的地位,希望引進這種方式來維護貴族的統治,畢達哥拉斯也進而創建了一個早期的秘密組織,並有自己的教士與「騎士」來宣揚教義拉人,在畢達哥拉斯的組織被屠殺以前,我們可以得知秘密組織的原型差不多就是長這樣。


刺殺要能成功,也有賴於權力較為集中,只要宮廷生變,則全國動盪

在哈薩辛成長為一個重要的組織之前,為了維護阿里的繼承權利,伊斯蘭世界內出現了許多不同的黨派,最早他們屬於無害的、非暴力的黨派,比如 "Keissanee" 這是由阿里底下的一個自由人凱珊 (Keissan) 所建立的,接下來則有 "Zeidites",認為伊瑪目的繼承者是札因 (Zein al-Abedin,穆罕默德女兒的兒子哈桑和侯賽因的後裔,知道一下就好),他們認為扎因有神性,他的血脈中斷但他仍然居住在地球上,但如同看不見的神,就像美麗的東方傳說中生命之井的守護者 "Khizer" 一樣,最後第三種則是最為激進的 "Ghoollat" ,又簡稱為極端派,這個派別至少在阿里時代就已經存在,曾經因為行為不檢與奢侈被阿里燒毀了資料,但就目前來看,這種 Ultra (極端) 派別認為阿里是有神性的,或著是人神性共有,極端派認為阿里的這種完美本性是通過他的血脈繼承而來的,直到萬物終結,哈薩辛受後兩者影響較深,至少在組織上,哈薩辛從來不是適合正大光明登台的組織 (後面會說為什麼),其信仰的基礎也受激進派所影響。


席南作為精神與實際領袖使得敘利亞伊斯瑪儀成為除了阿拉穆特以外的刺客重鎮

刺客進入歐洲視野的期間差不多就在十字軍東征,在此之前伊斯瑪儀派已經分裂成了伊朗跟敘利亞分支,1152 年,敘利亞哈薩辛刺客謀殺了的黎波里伯爵雷蒙德二世 (Raymond II) 時,聖殿騎士團打進他們的領土並強迫哈薩辛簽署了一項條約,根據該條約敘利亞的伊斯瑪儀派需要每年要繳納約 2,000 金幣的貢品 (或說 10,000) 以贖罪,差不多在這個時間點,聖殿騎士與刺客之間開始密切來往,哈薩辛的首領山中老人席南 (Rashid ad-Din Sinan) 派遣大使去見十字軍耶路撒冷國王阿馬里克 (Amalric of Jerusalem),私下告訴他,如果聖殿騎士放棄貢品,刺客們就會信奉基督教,國王接受了但隨即反悔殺死了大使

聖殿騎士與刺客之間的關係起初並不友好,但是根據耶路撒冷王國的紀錄,阿馬里克在任內曾經處死 12 名騎士,因為他們與刺客有著不正常的往來,眾所周知騎士團本身是非常富有的,並占有黎凡特地區最肥沃的土壤,就算在腓力四世捏造指控前,聖殿騎士被當時人與留言蜚語認為已經與東方的一些歐洲人看不起的習俗沾染上了 (比如吸毒迷幻藥、奢侈等),德語古詞彙"Tempelhaus" 就在指貪婪品行不端正者,也就是來自於聖殿騎士之名


聖殿騎士與刺客、伊斯蘭文化的交流其實教廷與歐洲人都看在眼裡,也導致腓力日後燒死他們有其基礎在

雙方的交流並沒有因此中止,十字軍透過伊斯瑪儀與哈薩辛來了解伊斯蘭世界,講阿拉伯語的修士布列塔尼的伊夫 (Yves the Breton) 陪同隨行人員將法國國王 (路易九世) 的禮物送給敘利亞伊斯瑪儀的首領,同時與伊斯瑪儀的人馬就雙方信仰進行了討論,這在教皇眼裡是完全的異端,教皇額我略九世 (Gregorius IX) 給提爾大主教等主教的信中下令終止任何基督教軍事兄弟會與哈薩辛刺客之間的任何關係,宣布他們為上帝和基督徒的敵人

英國歷史學家巴黎的馬修 (Matthew of Paris) 提到說,1238 年山中老人甚至曾派使團抵達歐洲,他們前來尋求法國人和英國人的幫助,以對抗來自東方的蒙古人,同時聖殿騎士的組織就如同開頭說的,與哈薩辛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對精神領袖的依戀 (山中老人vs教皇),對於兄弟會嚴密紀律的遵守與合作精神 (哈薩辛vs騎士團),不同程度的等級儀式,而且騎士團與哈薩辛的追隨者大多都是懷抱理想或對於崇高目標推崇的年輕人,都可以說是近東秘密結社會於歐洲組織的影響


三、自成一國的組織

與歐洲分裂的社會不同,伊斯蘭世界的刺客更傾向於嚴密的組織、精神領袖的存在與放蕩生活,12 世紀的提爾大主教威廉二世 (William II) 曾指出,他們 (哈薩辛) 的人數約為 60,000 人,並有著對精神領袖山中老人極端的忠誠,領袖的產生不是通過世襲的權利,而是完全憑藉功績或個人魅力,比如剛剛提到的席南,據說他的心靈感應能力被描述為非常強大,以至於他可以心電感應和閱讀未打開的信件,哈薩辛蔑視任何其他尊嚴的頭銜,並透過迷幻藥、放蕩的生活、違反伊斯蘭律法的方式生活。


目前很多大家的認知認為吸毒暴徒或著是UBISOFT的刺客教條,實際上他們可能更接近不那麼誇張的後者,沒有信仰之躍啦

當然這些記述都是存疑的,因為現代人很多的記憶都是源自於馬可波羅的說法,也奠定了哈薩辛似乎跟吸毒的暴徒沒有甚麼太大的區別,嚴謹的學者比如法哈德 (Farhad Daftary) 認為馬可波羅根本沒有到過什麼山中老人的根據地,馬可波羅的記述很多都是回鄉後朋友與他自己的加油添醋版本,實際上騎士團與哈薩辛之間的相似度如此之大,穆斯林旅行家伊本·朱拜爾 (Ibn Jubayr) 在 1185 年穿越敘利亞的旅途中記錄了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和條頓騎士團的騎士,學者認為在紀錄中,騎士團的制服與軍事制度上被認為被刺客們影響甚多,第一點就是聖殿騎士的組織幾乎完美複制了哈薩辛刺客的等級制度 (有大師與尊卑階級) 和他們的制服,兩個組織當然都穿著白色長袍,只是聖殿騎士用紅十字代替刺客胸前的紅色匕首。

第二,騎士團很相信所謂的祝福武器,在伊斯蘭哈薩辛派中, 哈薩辛刺客的成員 (Fidai'in) 的暗殺匕首被他們的精神領袖神聖化一樣 (附魔那種感覺),在歐洲相對應的例子可以從 "Milites San Petri" 開始,最初是一個小小的兄弟會,但該武裝朝聖者模式被後來第一次十字軍東征以後的所有十字軍程度不一的沿用,哈薩辛的一個特徵是經常大喊某種口條,就像十字軍吶喊上帝的旨意 "Deus lo vult" 一樣,神聖的物品除了在圍攻安提阿城挖出來的聖矛外,還有聖彼得的神聖旗幟 "Vexillum San Petri" 和十字旗 "Vexillum Cruces" ,與哈薩辛刺客受祝福的斧頭和他們的神聖匕首以同樣的方式工作


歐洲基督教有著聖物與聖骸崇拜,基督教與伊斯蘭兄弟會都有類似的東西

第三,中世紀的信仰與戰爭之間的聯繫在 11 世紀晚期的歐洲廣為盛行,為了宗教名義或崇高理想謀殺對手被認為是正當的,基督教將血腥的戰爭視為一種贖罪的過程來進行的,這些殺戮確保士兵的靈魂可以安全地通往天堂,而不必穿越煉獄或冒著下地獄的風險作為他的目的地,教會所認可的謀殺、為信仰而殺戮保證了通往天堂的直接通道,就像刺客大師們向自己的成員們承諾殺了人會回到如詩如畫的天堂一樣

第四,與十字軍騎士團類似,哈薩辛刺客們在敘利亞跟伊朗都有著強大的影響力且自成一國,伊朗與敘利亞哈薩辛則與十字軍,土耳其人,先前的努爾丁 (Nur ad-Din) 與薩拉丁 (哈薩辛曾經試圖暗殺他,但失敗了) ,埃及的拜巴爾 (Baybars) 交戰,刺客在其中展現了自己的最大作用,刺殺,包括達瓦拉 (Janah ad-Dawla),阿騰達實 (Mawdud ibn Altuntash) 這種在地方省區擔任總督並試圖收復失土的領袖,1260 年 1 月,隨著阿勒頗淪陷,使得蒙古人長驅直入開始入侵敘利亞,隨著蒙古人征服大馬士革,以及安條克和的黎波里的博希蒙德六世 (Bohemond VI) 向旭烈兀投降,使得刺客的城堡現在被兩側夾擊,最終在拜巴爾的介入下,敘利亞的刺客們開始臣服在馬穆魯克底下。


四、中世紀歐洲有跟哈薩辛一類的組織嗎?

說完兩者的相似性,那應該會認為騎士團也學了哈薩辛那套暗殺技巧,但實際在歐洲,這種組織嚴密的兄弟會在封建歐洲太難以實踐,整個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歐洲的行政單位與軍隊都飽受紀律不嚴、開小差、叛亂和叛國罪的困擾,由於人手嚴重不足,要組建一個嚴密的刺客組織對於歐洲人來說也太過困難,中世紀封建歐洲的許多軍隊都是建立在不斷變化的聯盟基礎上的,今天的朋友很可能是明天的敵人,國王底下大大小小零碎的領地都保證了這種中東兄弟會的樣態不會出現在封建歐洲,而另一個成立這種組織的前提是反主流,敘利亞伊斯瑪儀派在1164 年甚至採取了宣布 Qiyāma (意思是即時間和法律的終結) 的極端政策,鼓勵信徒以飲酒、吃豬肉、在齋月大吃大喝、背朝麥加祈禱等,他們的教義和實踐激起了遜尼派、什葉派和溫和的伊斯瑪儀派幾乎全體伊斯蘭世界宗教和世俗勢力的恐懼和敵意,對於歐洲來說,派遣十字軍盪平異端其實不是甚麼難事,比如法國的阿爾比十字軍之酷烈,也讓這種組織很難在歐洲生存。


中世紀君主之所以經常御駕親征,與缺資源有關,要培訓刺客頂多個位數,要嘛就下毒或著是別人兼差,比如坎特伯里大主教湯瑪斯 (Thomas Becket) 被殺其實就是國王覺得這傢伙很煩,騎士郢書燕說去殺了主教一樣,很多時候都不是有嚴密兄弟會去殺人

再來是歐洲不像中東那樣有著天然的、佔據要道易守難攻的地區,阿拉穆特的刺客大師哈薩沙巴 (Hasan-Sabah) 在中東時局混亂的情況下,接管了波斯偏遠山區的大量堡壘和村莊,包括成為他總部的著名堡壘阿拉穆特,哈薩意識到自己在實力上仍然太虛弱,無法冒險進入平原和主要人口中心來與塞爾柱土耳其人競爭,因此哈薩建立了一個鬆散的山區神權網絡,他的追隨者從那裡開始執行傳教和顛覆的任務,同時意味著這些神權政體在軍事上其實很薄弱,只要該地區的統治者下定決心,就可以將它們消滅,比如馬穆魯克拜巴爾在敘利亞的掃蕩,刺客的堡壘其實很難抵擋攻勢,但是哈薩辛對敵對重要領袖的系統性暗殺,意味著很少有領導人有勇氣冒著自己生命沒了的風險進攻,中東伊斯蘭的家產君主制要比封建歐洲更集權,一但自己死亡,財富能不能完整的留給後人都是個疑問,而歐洲至少有個封建法的繼承大家會去遵守,對於伊斯蘭政權來說,這樣暗殺的打擊也可能導致整個國家暫時喪失能力或徹底解體


很多時候歐洲人的刺殺其實都很明著來,比如 1392 年,布列塔尼公爵試圖在夜間伏擊他的宿敵法國警察長奧利維爾·德·克利松 (Olivier de Clisson) 那樣,帶一票人上去幹他,比較是中世紀常見所謂的 "暗殺"

最後是歐洲戰士本身還是一定程度受到基督教義的約束,至少在上帝的和平之後,教會勢力龐大的歐洲對於謀殺有政治上、道德責任上的譴責,一些靠近中東的歐洲國家比如東羅馬帝國或著是諾曼人這種喜歡採用各式各樣新方法的族群則很少受到暗殺是可恥沒有騎士精神的方式束縛,在諾曼人圍攻巴里 (1068 到 1071) 期間,諾曼人領袖吉斯卡德 (Robert Guiscard) 暗殺了拜占庭總督,拜占庭人本身不受騎士傳統的束縛,同樣肆無忌憚,並試圖暗殺吉斯卡爾,根據阿普利亞的威廉 (William of Apulia) 的說法,一名拜占庭殺手設法進入吉斯卡德的帳篷並準備殺死他,刺客使用的是一根毒標槍,結果是失敗了,自此吉斯卡德習慣住在石頭製的房子裡,嚴密防止任何人的暗殺企圖,而除此之外,所謂的教條不可能約束人多少,比如:

1.1119 年,英格蘭的亨利一世 (Henry I) 圍攻了布勒特伊 (Breteuil) 城堡,叛亂者就是他自己的女兒朱莉安娜 (Juliana) 朱莉安娜要求她的父親與她會面並討論投降條件,當國王走近時,朱莉安娜親自用弩射他,但沒打中。
2.1127年,佛蘭德伯爵查爾斯一世 (Count Charles the Good),在教堂裡施捨窮人時被暴怒的貴族捅死。
3.1369 年,塞浦路斯國王彼得一世 (Peter I) 被一群不滿的貴族謀殺。
4.1386 年,那不勒斯和匈牙利國王查理 (Charles III of Naples) 被伊麗莎白女王 (Elizabeth of Bosnia) 派遣的刺客暗殺。
5.1389 年,一位塞爾維亞貴族獲得了蘇丹穆拉德一世 (Murad I) 的接見,藉口是他想加入鄂圖曼帝國的事業。 他利用這個機會暗殺了蘇丹,但是失敗了。

但這些都不是有秩序的組織進行的暗殺,很多都是以外交使臣或獻禮的方式接近重要目標,然後藉機行事,即使是被派遣出去的間諜刺客,多半都是以個人為單位或著是及少數群體為了履行政治目的而進行,而且多半出現在中世紀王權與政府權力上升期,在此之前的中世紀前中期,大多數的刺客很多都是臨時兼差,或著是本身就有武藝,除了這些,在中世紀的暗殺多半是以毒藥為主,因為毒藥便宜又快速,遠比訓練一個人要來的更有成本效益,畢竟對於中世紀歐洲來說,兄弟會維持要有理想、有錢、有空間、要政治混亂、同時有反社會傾向與精神領袖去團結成員,實屬不容易,至少在腓力四世火烤聖殿騎士團後,這種希望以教宗為精神領袖的兄弟會已經不復存在了。


之後找到資料再寫中世紀怎麼暗殺人,下一篇應該會是中世紀的童年,不過要到明年了,這應該是今年最後一篇達人文,假如我稍微有空說不定可以再寫點,就降。

創作回應

卑鄙灰之柱
「據說席南的心靈感應能力被描述為非常強大,以至於他可以心電感應和閱讀未打開的信件」抓到,席南偷開金蘋果(X
不過看完依舊不是很懂伊斯瑪儀派到底是在追求什麼?甚至敘利亞的分支還刻意跟伊斯蘭教典的戒律反著來
2022-12-21 16:22:09
神秘怪客
信仰之躍 \ [T] /
2022-12-21 23:55:13
皇帝之手
帶著一群人對著目標大喊:前面的領主先生留步我們是來暗殺您的!!真的是很騎士精神
2022-12-22 18:38:55
看知識台介紹山中老人 他們的組織先收編小小孩 訓練他們並告訴他們只要乖乖聽話~就算死亡也能上天堂
然後某天給他們吸食大麻等迷幻藥 再讓他們進到一間特別的房間 有美食有美女 等嗨個幾天後就放他們出來
說那裏是天堂~只要效忠就能去那裡 然後不怕死的殺手就訓練完成 而反伊斯蘭教義是怕他們被吸收走(背叛)
不過這類的武裝私兵很容易被國家等級的武力給輾過去 剛好山中老人很會唬爛讓個方勢力覺得~他們可利用
但是這種手段最終只能拉到一些八加九 所以組織很難成長 最後碰上~你們到底在衝三小(你們沒價值)的蒙蒙
不過現在台灣還存在著山中老人的後裔 通常簡稱宮廟文化(開玩笑) 還是十字軍騎士團浪漫 祝福的煞氣寶劍
2022-12-22 20:31:24
Hen (DoubleHeat)
「中世紀君主之所以經常御駕親征,與缺資源有關西」 -> 關係
2023-02-02 08:47: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