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中世紀的兒童意象

帝國人 | 2023-08-14 08:00:30 | 巴幣 5310 | 人氣 1287



一、中世紀農村的兒童意象

在中世紀,兒童的生活實際上相當多樣化,12 世紀時的《聖安瑟姆傳》的作者伊德默描述了中世紀兒童教育的最佳典範,裏頭聖安瑟姆將兒童比作樹木,需要細心照料才能以良好的道德品質良好地發展。中世紀理想童年的概念與自然交織在一起,在對鄉村童年的探索中,我們還可以找到另一種二分法的形象。文學和媒體充斥著鄉村兒童與大自然接觸,抑或著是在有著大量家庭成員的情況下,父母並不細心的照料孩子導致死傷率較高的情況,上述兩種情況都有可能發生,然而中世紀對於家庭內部的狀況除非貴族,不然是很少提到如何運作的,比如英國的末日審判書 (Domesday Book) 本身也只記載了家庭的稅賦,而對於兒童來說,更困難的地方在於他們被認為是心智未開化,無法納稅也不能照顧自己的,也無法留下屬於自己的紀錄,因此除了書面資料外,我們也能用挖出來的骨骸來確認她們可能的生活型態。

中世紀月早期的孩童資料越少,故很多時候的資料多半是接近12~13世紀的資料

除了上述的困難外,也可以運用莊園中的紀錄,用於考察中世紀農民生活的主要書面資料是莊園的日常紀錄,這些是通過授予莊園主的家臣行政系統或著是教會的僧侶進行記載,因為富有的領主或修道院擁有大量金錢與資源,可以雇用眾多行政人員包括財務和訓練有素的文員和管理人員來悉心管理莊園,並長期保存相關的詳細記錄,莊園記錄也並非完全沒有問題,因為它們是從領主的角度寫的,領主沒有興趣記錄那些與他利潤無關的東西,但是也別忘了莊園主本身也管理著「繼承」跟「法律」,意思是農民的孩子繼承的東西、婚姻、或著是法律上的爭執,理論上都是由莊園主組織的封建法庭進行審理,目前就整理出來的資料而言,中世紀的兒童實際上是被希望成為早熟的人,其實就與這種紀錄有很大的關係,因為領主希望你早日可以工作,別讓莊園停擺了。

比如改道的河流造成災情、被泥污而堵塞的溝渠、維護不善的泥巴或石頭道路對所有農民和領主來說都是一種滋擾,對此基本上所有社區的居民有責任維護道路、道路和水道,未能履行這些方面責任的個人可能會被帶到莊園法院,並因不合作而被處以罰款,履行這些責任不僅取決於一定的財力或個人能力,還涉及與社區內成員進行談判的技巧,悶聲不說話的人注定要背負更多苦勞,但舌燦蓮花者則享有更大的模糊空間,而這又需要一定程度的成熟度、充分的人際關係以及社會、政治和經濟知識,一個負責任和成熟的莊園租戶所作所為要符合社區的利益,農民社會的生存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社區合作和復原力,而佃戶不能充分參與包括農業活動在內的公共事務,就會危及社區福祉和復原力

通常 7 歲後,就被認為是可以進行部分工作的社群成員了

因此所謂的農奴生活有提到農民的生活不僅僅是一直種田種田種田然後給領主虐待,實際上農民對於莊園的公共生活其實參與程度非常深與緊密,農民對於領主是以勞務服務為主,包括除草、耕作、為羊圈設置護欄、收割乾草、收割農作物、剪羊毛、貨品運輸跟建築、繳納實物租金等等,除了這些外,農奴也必須出席莊園中法庭並在其運作中發揮包括證人、蒐集證據與調查、了解法庭內的法律運作等等,這些日常生活與莊園社區的每個人的責任有關,農業社會強調團結合作,因此農奴常常會在開放的社區討論中,討論何時何地播種什麼穀物,組織田地和作物輪作的次數和人員調度以及治安問題,中世紀的領主其實人手並不多,意思是這些事情其實很大程度是農民跟領主的家臣共同決定的,這種緊密的公共生活互動其實也影響到孩子,他們必須盡快早熟獨立跟善於社交,加入莊園的運作之下


二、降生到世上

中世紀早期約莫九世紀的保力努斯 (Paulinus of Aquileia) 曾經說過,地獄的樣貌其中一個就是家庭不和,同時對於當時的農家來說,孩子其實並不是像一些人印象的那樣,生了一打丟下田去勞動,死了就算了的狀態,兒童跟成人之間其實有很大的分野,因為兒童的心智、體能以及身體的型態,注定了他們會有屬於自己的童年與時光,父母與此同時會給予食物、衣物以及玩具來照料他們,在中世紀,其實農民並不會一直生孩子,考慮到對於孩子們的影響以及在莊園內的運作穩定,實際上中世紀的農家一般只會生 2 個孩子,但實際上可能會更多,而一般人認為的家庭越有錢,生越少其實正好相反,中世紀有錢實際上就會生越多孩子,比如佛羅倫薩商人格雷戈里奧·達蒂 (Gregorio Dati) 曾詳細記錄了他 20 多個孩子的出生,其中只有 5 名孩童平平安安長大到成年。

根據耶魯大學尼古拉斯·奧姆 (Nicholas Orme) 的《中世紀兒童》一書,嬰兒,貴族的嬰兒在這裡先不論,平民嬰兒的母親若不夠富裕,通常會餵養自己的孩子,因此父母彼此的關係更加密切。但大家庭意味著母親要做更多的工作,比如之前的文有關於中世紀婦女的日常,就知道丈夫的工作可能因為天氣壞而打停、但家庭主婦的工作卻永無止盡,因此人手不足的情況下,年長孩子必須幫助照顧其他年齡較小的孩子,包括要幫他們搖搖籃、換尿布、洗衣服等。對於母親,護理嬰兒相對繁雜的織布或其他家庭手工業是一種受歡迎的休息方式。小嬰兒會被裹在亞麻布條中,並用不同種類的織物保持溫暖,這可以讓嬰兒保持溫暖並免受昆蟲叮咬,但其主要目的是確保嬰兒的他們細小四肢不會變得彎曲。這也防止了嬰兒四處亂晃和從搖籃裡掉下來,因為不少兒童強媬中發生事故多為被懸掛搖籃的繩子勒死,或者從木製搖籃中掉下來死亡

雖然中世紀不以普遍的識字率見長,但從13~14世紀開始其實已經出現了大量學校,來教育手工藝、農活、以及其他人文項目

根據中世紀的年齡分期 (下一段有敘述),人們認為嬰兒期會持續到七歲。在此之前,女孩和男孩基本上是受到同樣的待遇,他們會玩玩具,但男孩可以玩木製武器與木馬。青春期前的兒童七歲時,根據財力,會將孩子送到城鎮學校、家庭教育或寄宿,夠有錢的人家會被送到寄宿學校,他們在衣服外面穿著黑色長袍,以表明他們是學生,由於中世紀的寄宿與教會密切相關,相關作息自然也十分相似,他們在日出起床,祈禱,梳洗,穿好衣服,吃了一頓清淡的早餐,早上 6 點就去上課,上午 11 點左右,他們吃晚飯,這是在大廳裡吃的一頓大餐,或者如果他們住在城裡,他們就回家吃飯。下午是在學習或工作和娛樂中度過的,相對於僧侶,中世紀被送往教會學習的兒童通常不受教會施加的禁食和其他飲食限制。但也有一些虔誠的孩子選擇了履行這一限制,已表示虔誠。

農民租戶或著都市手工業者的兒女通常會學習父母會的專業技藝,農民的孩子至少在 12 世紀之後會在城鎮的學校學習農業相關知識,由於農村社群的性質相當緊密,因此男孩往往會在7歲左右就跟著父親叔叔以及其他親戚,一同前往農地或礦山中工作,當然他們軟綿綿的手跟有限的體力無法勝任粗重的工作,反之他會做一些較輕微的事,比如搬運稻草或遞交工具,逐漸地在 14 歲就能勝任不少正式的差事了,而女孩被教育成為家政婦,通常要求學習廚藝、紡織以及打掃房子、編織、縫紉、園藝、飼養小動物以及照顧年幼的孩子,中世紀的孩子還對於溝通有很深的理解,主要原因是購物上以及社群工作的分配上,所有人都有社交技能的要求,除此之外由於醫療的不普及,孩子們也會學著處理跟採集草藥。在城市則是從事學徒的工作並學習一項專門技術,但這就留下次再說了

傳統上人們以為中世紀並不呵護孩子,但實際上不然,但也非溺愛,而是如聖安瑟姆傳一樣,好好培育、快快成長


三、中世紀的父母與孩子

對於中世紀兒童的形象,一些傳統的著作,比如阿里埃 (Philippe Ariès) 的著作時常被現下之人誤以為高嬰兒死亡率阻礙了父母與子女之間情感的發展,中世紀父母與其子女之間的關係加上他對圖像學和肖像畫的研究,使他相信,中世紀文化並沒有將童年當作人生的一個獨特階段,對其也沒有有一個清晰的、有區別的理解,不過這裡阿里埃的想法是有童年,但界線是相對模糊的,實際上中世紀的父母不愛他們的孩子也是一個常見的誤區,特別是在一些好萊屋電影中,農村孩子髒兮兮在泥地裡打滾,而父母並不當心他們的景象比比皆是,同時中世紀的其他機構,比如農村所在的社區、教會也沒有考慮兒童和青少年的特殊需要,但中世紀的兒童並沒有被忽視、遺棄或蔑視,但相對於成年男人為主的歷史敘事角度來說,早期中世紀孩童的資料並不充裕但不是沒有。

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關係雖然常被當作個案來解讀,但實際上社會的系統氛圍會影響到民眾對於後代的教育與看法 (話說這他媽誰畫的,太醜了吧)

中世紀後期一般將童年和青年期分為幾個年齡段,分別是嬰儿期,從出生至 7 歲、幼年期 7 至 14 歲和青少年期,即 14 歲及以上,在中世紀 14 歲以上基本已經是性成熟以及有足夠自我意識來判斷事物和社會責任感,女孩可以在 12 歲結婚,男孩可以在 14 歲結婚,雖然兒童在中世紀因為各種因素死亡率較高,但是當時的社會氛圍對於照顧兒童的態度是十分積極的,這體現在中世紀的詩句、童話故事、教會的告誡等等,比如被稱為珍珠 (Pearl) 的詩歌,描述了一個過早逝世的孩子的母親憂鬱孩子是否能上天堂的故事,在詩歌中,珍珠的任務是糾正這個錯誤的想法,並減輕她因失去孩子而產生的憂鬱悲傷,詩歌中的女嬰從來不知道信仰,也沒有通過婚姻給家人帶來新的財富或機會,但詩歌告誡人們不要根據孩子所帶來的物質價值來評判他/她

對於中世紀社會來說,出生的正式記錄基本上不會被保留下來 (大規模文字紀錄仰賴龐大的官僚),因此,考慮到許多儀式化的生活事件都取決於年齡,必須找到其他方法來回憶,事實證明,這並不總是準確的,並且經常有人故意修改年齡以適應求婚者的目的,假如你是一筆大財產的繼承人,則你的年齡會被封建法庭詳細記錄下來,這種人通常會是富有租戶的後代,在黑死病之後,人力銳減下這種紀錄也越發詳細,比如說在溫斯洛 (Winslow),理查德·格夫斯(Richard Geffes) 的兒子約翰 (John) 於 8 月 29 日迎來了他的 6 歲生日。在埃爾德斯菲爾德莊園 (Eldersfeld manor),沃爾特·德·波伯默 (Walter de Pobmer) 的遺孤史蒂芬 (Stephen) 在1316 年 4 月的莊園法庭上被記錄為 21 周大,這些人都是有足夠財富方能使自己在莊園的紀錄本上留名與時間

孩子就是你的未來

而中世紀農民或其他非貴族的手工行業父母對於孩子的看法,是將其視為代表未來的希望,雖然他們不像貴族家庭的後代那樣被視為血統的載體,但一個家庭的生存和繼承仍然被認為很重要,1450 年在溫斯洛的記錄的一個案例那樣清楚地看到這種情緒,即使男主人明確知道遺產有可能會因為其他監護人而損失甚至被爭奪,他仍將財產交與了自己的親生子,男主人約翰·皮科特 (John Pycot) 在臨終前將溫斯洛屠宰市場的一家商店和一小塊土地交給了他的遺孀瓊 (Joan) 以及他們的女兒艾格尼絲 (Agnes),周遭的人們權衡了未來可能發生的不利情況,特別是母女兩人有可能因為各種狀況而失去財產,萬一艾格尼絲去世時沒有合法繼承人,商店和土地將歸還給約翰的抵押繼承人,然而父母對女兒艾格尼絲未來的希望和擔憂都被概括為一句簡單的話:"但願這一切不要發生"


四、未成年人的權利與義務

當一名孩子降世後,中世紀的父母並不能像以前一樣直接給他/她們取名,因為中世紀社會,施洗是一個重要的環節,在英格蘭早期盎格魯時代,基督教剛傳播不久,當時的名子仍舊是父母所取,所以你會在各地看到眾多與中世紀不同的名字,比如阿佛列德、艾瑟雷德一類的名字,但在基督教會取得施洗的取名權與諾曼人入侵英格蘭後,國王貴族與一般人的名字就變得十分制式化,約翰、大衛這類基督教中的名字被廣泛地運用。在孩子出世以後,中世紀與現代一樣認為在未成年前孩子基本上無力管理自己的繼承財產或其他財務,1349 年10 月,一處莊園、一處處女地、四英畝土地的繼承人是一個兩歲的孩童,由於他只有兩歲,於是土地被交給英國霍伍德 (Horwood,他所在的地區) 的所有鄉紳照顧和管理,抄寫員在法庭簿中指出,"該筆土地和繼承人的保管權被委託給霍伍德的所有鄉紳,以維持繼承人並履行職責

以社群主義角度來看,由於所有人承擔著義務與責任,扶植照顧較弱勢的成員也是義務與責任的一環,但不代表沒有人會鑽漏洞

中世紀的社區被部分學者認為,照顧孩子是整個社區的事,而不僅僅是他們的血緣或婚姻而來的姻親,一位名為布拉克頓(Bracton)的法律作家認為,中世紀未成年人必須由其他人照顧,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至於孩子的成熟度要怎麼判斷,則是以他的認知能力來判斷。 這樣做的目的與現在的限制行為人相似,是保護免受監護人和其他人的剝削,並由社區內德高望重者來負責監督,年輕人雖然可以對自己的資產行使一定的代理權,但未成年人在成年後做出一些不符其利益的處分,就有機制 (鄉紳否決該處分) 可以撤銷這些選擇。另一個例子就是聖奧爾班諾莊園 (St. Albans manor) 的繼承人愛麗絲,她從父親那裡繼承了一塊莊園和半塊處女地。 領地裡還有牲畜,但她本人患有惡疾,無法有效管理這些財產,以至於有代理租戶的存在替她管理這些財產,這些人也是本地鄉紳,雖然他們也可以從中獲益,但必須終身對愛麗絲提供充足的財務支援。

有趣的是,中世紀農村出生的兒童其實勞動的要比城市的少很多,通常在年輕人進入青春期後,體力、智力都有提升,人們也認識到他們的經濟價值開始上升,在都市中,孩子進入青少年期後,經常投身各行各業成為學徒、成為僱傭勞動者,並更積極地參與並管理父母的財產,學者穆勒 (M. Muller) 對中世紀英格蘭農村和城市青少年勞動的研究注意到農村因工作而導致的脊柱和關節壓力的跡像比城市要低,城鄉青年人的體力勞動強度差異較大,比工匠來說,都市的工匠學徒工作往往要在很小的空間內長時間勞動,而農村則以輪耕為主,有著充足的休息時間,簡單來說,農村年輕人更少從事繁重的工作。

7~14歲的孩子辛勤的工作是中世紀常見的景象之一 (有沒有這麼可愛的我不知道,應該有吧) 圖片來源: https://twitter.com/zenixdd

中世紀的孩童在 7 歲時,如上所述,成年人會認為孩子已經足夠大,能夠保護自己,因此可以簽訂契約,甚至可以將餘生奉獻給神職人員,進入修道院,或者訂婚,但這種情況比較少見,且社群對於撤銷機制的運作會將其視為不理智的而無效,一些早期的中世紀例子提到,7 歲的孩子可能會被指控犯罪,如果被判有罪甚至會被關進監獄,但如果他的父母還活著,這種情況很少見。在 10 世紀,有一些案例提到 12 歲的兒童可能會因大罪而受到審判,如果罪名成立,就會被處死,隨著平均年齡的增長以及對於兒童的重視 (特別是黑死病之後)  14 世紀的兒童在未滿 14 歲前不得向貴族或教會宣示或簽署商業契約,而且不能被處決,如果他們偷竊或其他輕罪,通常是他們的父母就會被帶上法庭 (也就是法定代理人的概念啦) 來解決自己孩子闖下的麻煩。

創作回應

閃電火
大大是怎麼找到這些資料的啊?
2023-08-14 14:30:57
帝國人
很多國外的開放式圖書館都有提供
線上借閱,這次Medieval child 就是
2023-08-14 14:46:43
帝國人
蠻推JSTOR 註冊有免費文章可以看
台灣一些圖書館也有原文書 給你參考
2023-08-14 14:52:56
帝國人
喔但 JSTOR 全文需要錢,所以一些論文下載網站也會用,假如有學校帳號的話更好,可以免費下載
2023-08-14 14:56:38
瀕死的赤目
終於等到帝國大更新了,中世紀有關小孩生活的資料不多,中文圈會寫這類文章的人更是鳳毛麟角。
2023-08-14 16:47:52
帝國人
謝啦 之後能比較常更了
2023-08-15 11:52:39
Reineke
該死的巴哈又出錯了,我根本沒看到通知……
2023-08-14 19:51:21
帝國人
太久沒更可能就觸及死亡
2023-08-15 11:52:57
一劍封邪兵燹
原來是小孩的過去啊!
2023-08-14 20:14:53
神秘怪客
社恐不能轉生去中世紀的時間綫 (笑)
2023-08-14 21:54:21
帝國人
確實 一出門就見光死
2023-08-15 11:53: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