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十六章 - 眼中所看見的

越神 | 2022-06-15 22:16:50 | 巴幣 6 | 人氣 47





第十六章 眼中所看見的
 


這處空間內只有一條石製的走道連接兩端,左右兩旁是深不見底的黑暗,上方是保持自然狀態的岩石頂部。這地方沒有任何柱子、牆壁等等遮蔽物,若有任何人在這裡馬上就會被注意到,在長條走道的中間側分出一條路連接著這處空間的唯一物體,一扇在牆上的巨門。
 
引路的金鳥飛到這扇巨大的門前盤旋了一下後便消失,這道巨門是由左右兩片門扇組成,雖說是門但厚度卻有1公尺,高度則約有二十公尺,由特殊的材質建造而成幾乎無法破壞。
 
「這……」薇媞仰望眼前緊閉的這道巨門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先嘗試看看各種方法。
 
她將水流凝聚成了跟門差不多大的兩個方形水體,一個緊貼著門,另一個離一段距離,接著操縱較遠的水體用力的撞上貼在門上的水體,同時維持住兩個水體的形狀。
 
就這樣重複了幾次,厚重的石門被推動了一點點,但薇媞已經快要用盡力量,畢竟在經過剛才的戰鬥後要做到此等術式操作實在是非常吃力。
 
「賀啊!」她努力推動兩個水體想把門至少打開到能夠鑽過去的程度,虎喵也用牠那小小的身子貼著門想幫忙。
 
「真辛苦耶,要不要喝個水休息一下啊?」
 
「啊!」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薇媞心跳漏了一拍。
 
小孟突然出現在薇媞身旁看著她辛苦地推著大門。
 
(她是什麼時候靠近的?我竟然完全沒察覺到,我記得她的能力是!)薇媞意識到危險性,手趕緊伸向玄武盾,但她從小孟身上卻察覺不到任何魔力的流動,(不對,我剛才明明有那麼大的破綻,她早該動手才對,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喝水?」小孟把手上拿著的瓶子遞給了薇媞。
 
「……」
 
「誰敢喝啊!」
 
「诶──喝麻!為什麼不要?」
 
「怎麼可能有人會在敵人的地盤喝下來路不明的東西呀!」
 
「嗚啊!可惡!果然應該再找更好的時機嗎!」
 
此時傳來一陣巨物劃過空氣的聲響,一把巨斧迎面飛來,薇媞趕緊閃避。但這一躲,原本就沒被推動多少的門隨即闔上了大半。
 
「嗚……」她奮力撐著兩扇門,即便傾盡全身的力氣巨門仍然無情的關上。
 
她深知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打開這扇門,一直以來凡事都靠自己不依賴他人的薇媞感受到了無力,現在的她身旁沒有任何夥伴可以依靠,她想起稍早對空藍說的話,或許那也是在說給自己聽的。
 
(多依賴別人一點……但是……我……只有一個人啊……)
 
「竟然有老鼠抵達終點了。」一個深藍色短髮的男人出現在走廊的一端,「是妳打倒了古斯特嗎?所有巡遊者都不動了。」
 
這名有著深藍短髮、眼睛的男子正是獄主之一的海爾,使用的術式是鍊金術,地獄的維護、增建、改造都由他負責。
 
「啊,爸爸!」
 
「小孟!妳在這裡幹嘛?那是入侵者!快點離開!」
 
海爾怕傷到小孟停止了原先要使用的大範圍攻擊,趕緊叫她離開。
 
同時,一個身影從上方降到海爾面前,他握著鐮刀擋著去路。
 
(終於來了,這樣就夠了吧。)小孟見狀轉身離開後竊笑了一下,露出了詭計得逞的表情。
 
「弗爾斯,你這是什麼意思?」
 
弗爾斯咬牙笑著:「呦!海爾。你不是最討厭有人亂破壞嗎?你這樣隨便亂扔斧頭怎麼行!」
 
「你這傢伙果然……」海爾瞬間鍊成一柄長槍刺向弗爾斯,戰鬥一觸即發。
 
「喵!」
 
在兩人戰鬥時虎喵注意到從他們剛才過來的方向有動靜,是法爾、雷娜、亞他、空藍陸續趕到了這裡。
 
薇媞看到其他人沒事露出了笑容,內心的不安漸漸散去,「大家!」
 
「神器就在這裡嗎?」法爾湊到薇媞身旁。
 
「你們都沒事吧?」薇媞問,「剛剛那個叫小孟的女生往你們過來的方向去,你們應該會碰到的?」
 
「咦?小孟?我們沒有遇到啊。」雷娜說。
 
(怎麼會?她到底想做什麼?啊!難道她已經!)薇媞想到或許小孟早已使用了她的能力,但看大家都沒有任何異樣便決定先不再想此事。
 
「雷娜!妳的傷,我馬上幫妳治療!」薇媞注意到雷娜腳上的傷趕緊要施展治癒術式。
 
「沒關係!我還能撐著,現在必須要減少魔力消耗盡快拿到神器,更何況妳剛才消耗了那麼大量魔力。」
 
「對啊,都波及到我這邊了。」法爾說。
 
「哈啊!我做的太過頭了嗎!」
 
「不,剛好幫了大忙。」法爾笑著說。
 
「沒錯,我也是喔!」雷娜眨眼豎起了大拇指。
 
薇媞聽聞後鬆了口氣,還好自己並沒有影響到大家的戰鬥。
 
「亞他,你行嗎?」雷娜大拇指指著身旁的巨門望向亞他。
 
「當然。」只見亞他毫不猶豫地走向眼前這扇巨門,雙手貼在門上深吸一口氣腳步踩穩用力一推,巨門緩緩被推開。
 
「哈啊!」薇媞驚呼。
 
法爾也被亞他的這身怪力給驚訝到,他從沒看過亞他展現這種力氣,「你這傢伙竟然有這種力量,下次跟我打一場!」
 
亞他咬著牙全身出力,身上流洩出了凌厲的魔力,「就說了不要!你很煩唉!」
 
戾氣向周圍擴散襲向大夥,面對這力量沒有人感到任何厭惡或一絲不適,他們絲毫不受影響地看著亞他打開大門,打從心底覺得這股力量令人讚嘆。
 
「真可靠。」空藍靜靜地說著。
 
「對吧!我們灰軍的參謀長。」
 
大夥對這種會傷害他人的力量沒有反感,這種安心的感覺讓亞他不自主的浮現微笑。
 
在一旁被弗爾斯牽制的海爾眼見情勢不對隨即發動了鍊金術,他的魔力瞬間擴及這條走道,地面開始震動接著碎裂瓦解,失去地面的支撐亞他無從施力,被打開的巨門又要關上。
 
走道快速崩毀,一行人就快掉到下方深淵,此刻亞他突然叫所有人都抓住他。
 
雷娜馬上意會到亞他想做什麼,「大家手牽起來!」
 
空藍瞬間張開翅膀,左右手握住法爾跟雷娜手腕,接著在空中將法爾盪去抓薇媞的手,薇媞再抓著亞他肩膀讓所有人都連在一起。
 
就在亞他施展空間術式的最後一刻,跟海爾戰鬥的弗爾斯突然藉著風讓自己向後飛移抓住了雷娜的手,來不及應對的一行人就跟弗爾斯一起移動到了巨門的內側,而巨門也剛好闔上。
 
「該死!」海爾大吼。
 
這扇門上面所刻的符文會讓術式無效化所以他也無法用鍊金術將其破壞,原本的防護措施此刻反倒成了阻礙。
 
「弗爾斯,就算你幫他們又能得到什麼?沒有鑰匙也解不開封印。」
 
「你這傢伙!」一行人到了門內,雷娜不清楚弗爾斯現在的立場究竟是什麼以及有何目的,在發現無法使用電流攻擊後馬上將弗爾斯的手甩開。
 
「我是你們這邊的!」弗爾斯說。
 
「為什麼術式沒辦法……」
 
「只要門關上這上面刻的符文就會變得完整,讓這空間內除了特定術式之外的術都無法使用,除了徒手將門推開沒有別的進入方法。」
 
「那我們不就等於是被關住了?」薇媞說。
 
「但同樣的,要從外面進來也需要時間,這反而讓我們能想好對策。」亞他說。
 
法爾握起拳頭,「你要是敢輕舉妄動我就揍你一頓!」
 
「信不信隨便你們!」弗爾斯瞪著法爾嘴角一勾,「但要打我隨時奉陪!」
 
「冷靜一點,先拿到神器比較重要。畢竟他剛才幫我擋住了獄主,我想他應該稍微可以信任……大概吧……」薇媞聲音越說越小聲,顯得自己也非常不確定。
 
在所有人對峙的緊張之際,空藍的聲音打破了僵局。
 
「怎麼會……」
 
眾人的視線跟著移動到了在眼前的黑色球體,比人稍大一些的球體上有個白色的「封」字。
 
「這……不是這裡嗎……」空藍看著球體瞪大雙眼,「這是……特曼斯。」
 
雷娜一聽驚訝的喊:「什麼!那個被關在地獄的天使?」
 
「哈哈哈!這種反應就對了!」在一旁的弗爾斯開口大笑。
 
「喂!你是什麼意思!你在玩什麼花樣!」亞他難得的大吼。
 
「冷靜冷靜,你們並沒有走錯地方。」弗爾斯舉起雙手說,「對了,我想知道你們到底想用什麼方法解開神器的封印,這種等級的封印術別跟我說想直接破壞啊。」
 
「我們當然知道,這點我們早就預料到了。」薇媞解釋著,「既然無法解開,那就連同封印整個帶走!」
 
弗爾斯聽完愣了一下,他從沒想過還有這種方法,「哈哈哈哈哈!真是一群瘋子啊!哈哈哈!竟然還有這種方式嗎!」
 
他邊笑著邊走向黑色球體背面的牆壁,「應該是這裡。」
 
弗爾斯對著牆壁用了某種術式後石牆的石磚開始往兩側翻騰移動,最後出現另一個空間,在空間的正中央是一個透明的三角體,在裡面的是一個藍色有著劍的形狀的物體,它那如同燃燒的火焰一般不斷閃爍著的型態就像是沒有固定的形體。
 
「這就是……妳所守護的東西……」銀色的眼眸倒映出神器,過往的回憶一一在腦海中浮現,接著他將衣服左袖捲起露出肩上的空心三角紋印,封印著神器的三角體開始發出強光接著從頂點開始往下消失。
 
即將取得神器之際一行人身後傳來巨響,無比堅固的巨門竟然碎裂,一股古老又深沉的魔力如大水般湧入,這種未曾感受過的窒息感令眾人感到顫慄,在飛揚塵土中一位穿著斗篷的高大人影浮現。
 
贏不了。這個想法佔據了腦海,在感受到此等幾乎是不同次元的力量後所有人此刻只想著該如何逃離,眼前這座高牆絕不可能越過。
 
塵土散去,黑影的樣貌越是清晰就越令人不安,在斗篷下的是個身體露出部分白骨的老人,他的皮膚像紙片一樣正逐漸剝落,最後全身只剩骷髏。那宛如深淵的漆黑眼眶中發出令人顫慄的紅光,三公尺的高大身軀,手上的巨大鐮刀所散發的鋒芒像會奪走生命般銳利,這種壓迫感無法言喻,感覺自身無比渺小。
 
地域的統治者──維塔.洛伊,髏族之王、死神。凡德斯大陸上三位擁有神之名的其中一人,掌管生命的古老存在。持有的武器是神器「生命之鐮」,一把三公尺長的鐮刀,被這把鐮刀砍中的人並不會受傷而是直接被奪走生命,是絕對不想遭遇的存在。
 
薇媞馬上發動玄武盾把整個房間壟罩,死神見狀單手揮下了鐮刀,兩樣神器碰撞出了強烈的能量,此時死神的背後展開了一對骷髏翅膀,鐮刀再度揮下,刃與盾碰撞,幾乎無敵的玄武盾出現了裂痕。
 
「亞他!靈薄獄!」雷娜著急地喊。
 
既然門被破壞就代表整個房間內的術被解除,術式已經能夠使用,亞他在看見門被破壞的那刻就著手施展術式,「已經在弄了!還需要一點時間……」
 
「玄武盾擋不了多久……該怎麼辦……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死……」空藍不斷翻著術式之書尋找任何可行的做法,即便知曉其真名但在對術式之書還不夠熟悉的狀況下要找到合適的術來用也不是易事,在死神這絕對的力量面前多數方法都是徒勞。
 
「看來只能這麼做了……」弗爾斯走向旁邊封印著墮天使特曼斯的黑色球體。
 
空藍看出了弗爾斯的意圖,「難道……你要放他出來!?」
 
「沒別的辦法了,還是妳想要全部的人都死在這裡?」
 
「……那就賭賭看吧。」
 
弗爾斯開始詠唱解除封印的咒文,究竟這個決定會造成什麼後果現在已經無法多想。
 
「解!」
 
黑色球體上的巨大白色「封」字跟著球體開始變形,接著竄出一條條黑色物體到弗爾斯手掌上開始崩解消失,在其中漸漸能看見一名穿著白袍的黑色短髮男子,最後球體消失轉而在弗爾斯手上縮成了手掌大小。
 
白袍男子跪坐在地看起來似乎很虛弱,他緩緩睜開那黑色的眼睛。
 
「這裡是……」
 
「地獄。」法爾說。
 
「我問你!你叫什麼名子?」雷娜問到。
 
「我……我是……特曼斯……這裡是地獄……怎麼會……」特曼斯似乎不明白自己會在這裡的原因,他環顧了一下四周。
 
「你忘了嗎?你是被天神給封印的……算了,這之後再說,現在的狀況比較緊急,你的力量應該足以跟擁有神之名的人一戰吧!」雷娜說。
 
特曼斯看著即將打破玄武盾的死神,對拿著術式之書的空藍開口:「把書……給我……」
 
「術式之書?怎麼可能交給你!你可是天使族的叛徒!」
 
「什麼?妳說我是……」
 
玄武盾的裂痕越來越大。
 
「各位!時間不夠,來不及開啟靈薄獄的門!」亞他喊道。
 
「那聽我說的做,我現在的力量……無法戰勝死神……」
 
瞬間玄武盾碎裂,爆發的衝擊力將所有人向後彈飛,薇媞感覺到她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
 
「痾……啊……好痛……」薇媞跌坐在地,虎喵也因為衝擊撞進她的懷裡,她看了看身後這裡是原本念斬劍的位置,「疑?」
 
「诶──!」念斬劍變成一縷藍光融進了她的身體。
 
「薇媞!」法爾著急地喊擔心薇媞會受到什麼傷害,其他人也急了起來。
 
「嗯……」薇媞站起身,似乎沒感受到異常,「我好像……沒事耶。」
 
雷娜幾乎把薇媞全身上下摸了一遍確認,雙手擠壓薇媞臉頰,「真的嗎?」
 
「尊……尊的。」被雷娜用力擠壓到噘嘴的薇媞說。
 
「快照我說的做!」特曼斯對著空藍大聲嚷嚷,「所有人靠過來。」
 
空藍照著特曼斯要她做的使用術式之書,「百式天書!」
 
書中散發出了強勁的魔力,死神見此情況使出了不同於魔力的另一種力量纏繞全身。
 
雷娜一眼就認出那是空藍曾展現給大家看過的,但這完全是不同級別,「那是源之力……」
 
「生命收割。」死神將鐮刀舉至右肩上方拍動髏族之翼高速的朝他們飛去,生命之鐮發出赤紅光芒。
 
「三角神盾!」空藍在空中使出了一個三角形的高級防禦術式。
 
雷娜見死神直接被擋下,「好厲害!竟然能直接使出這種等級的術式!」
 
「這只能擋一下,你們原本打算逃到哪?」特曼斯問了除了空藍以外離他最近的弗爾斯,他湊到特曼斯耳邊說了一些話。
 
「是嗎……那好。」特曼斯繼續指導空藍使用術式之書。
 
地面上隨即出現一個法陣,光芒包圍著眾人,接著旁邊出現三個法陣圍繞他們,正上方又接連出現了一個小法陣和一個跟地面的差不多大小的法陣。
 
「接下來會很不舒服……」特曼斯話未說完,死神已經突破三角神盾來到眼前,已經沒有任何方法能阻擋死亡的降臨,就在鐮刀揮下之際死神的動作似乎慢了下來,他的眼中看見了某些「東西」。
 
就在這毫秒間術式完成,一行人瞬間跟術式一同消失。
 
死神在他們消失後沉默了好一會兒,「原來是這樣嗎……」
 
「賀茂忠行!你來這裡幹嘛!」門口傳來海爾不悅的聲音。
 
「哎呀哎呀,海爾大人,我只不過想來確認一點事情,畢竟我的『六壬神課』一直都是很準確的啊。」一名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在門口輕快地說。
 
「你剛才跟我女兒說了些什麼?」
 
「哦──白孟大人好像對下界的事有點興趣,所以找我問了些事情。」
 
海爾在聽完後對弗爾斯的舉動還有小孟出現在這邊卻沒出手阻止黎明小隊一行人的原因有了想法,(弗爾斯那傢伙一直隱瞞念斬劍的封印鑰匙在他身上,還有小孟的行為也很奇怪……下界?難道……他們找到了?)
 
賀茂忠行逕自朝門內走去,「死神大人,難不成您是故意放那些入侵者走的嗎?」
 
一個眼神令他卻步,他馬上明白不該再多說。
 
看著空無一物的此處,回想在黎明小隊一行人以及特曼斯、弗爾斯身上看到的「生命」以及「神格」,死神此刻正思索著某些事。
 
 
 
 
 

地獄篇結束,接下來將進入下界篇,建議在下一章之前先接著讀外傳──守護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