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01_異世界召喚

鴆夢 | 2023-10-22 15:33:15 | 巴幣 0 | 人氣 101

連載中單篇
資料夾簡介
各種單篇的小說合集。
最新進度 01_選靈劍

  ——人為何要活著?
  對於這個問題我已經不知道自己的答案了,或許的或許曾經的我也曾填上過自己的答案來活著吧。自從大學畢業後已經過了12年,34歲的我是一名童貞和體重破百的肥宅大叔,還是個家裡蹲、尼特、廢材、垃圾、人渣,對於這樣的我來說活著只是不斷接受現實中的殘酷和痛苦而已。
  我不是沒有出門去找工作,只是都沒有人要錄用我罷了。這個社會對我這種人一點都不溫柔,是的,不是我的錯,都是這個社會有問題。不對,是這個世界有問題。
  ——如果能去異世界就好了。
  清晨,時鐘已經過了早晨9點半,我才從惡夢中醒了過來。
  ——又醒過來了嗎?
  從幾時開始有了自殺的想法呢?我已不記得了。每天、每日我都在努力、勤勉、堅強的活著,雖然連我母親都叫我快點去死一死好了。
  ——真的好想自殺啊!
  但我怕痛更怕死不成,也怕自己給家人添麻煩。所以我雖然腦中想著要去死,卻始終行動不起來。
  我從床上起身並走出我的房間,看到年邁的母親正在客廳看電視。
  「都快10點了你才起來嗎?你到底有沒有認真找工作啊?」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母親的話,所以我安靜的走到廁所,上廁所、洗臉、漱口,看著鏡中的自己這張臉如果瘦下來的話是張帥臉吧。但可惜的是我瘦不下來,我試過很多減肥的方法,但都失敗了,簡直就好像被肥胖咒給詛咒了一樣。
  然後我離開廁所走回客廳,坐在客廳的椅子上開始吃母親買給我的早餐,早餐可能是2個小時前買好的,所以現在都冷掉了。早餐是燒餅夾油條蔥蛋跟豆漿,這個燒餅要是用微波爐加熱會變得軟軟爛爛的,所以我就冷冷地吃。
  吃完了早餐很美味是吃慣的味道,接著我又去廁所蹲廁所了。幾分鐘後我走出了廁所,回到我房間開始我一天的目標,我想成為一名小說家,所以我每天都在跟文字較量、奮鬥著,但我的小說擺在網路上卻沒受到讀者的喜愛。
  我自己覺得自己的作品文筆很好,且故事很有趣才對啊?為什麼的為什麼不受歡迎呢?是因為我的人生沒有特別出色的經驗嗎?所以我才寫不出能引起讀者共鳴的作品嗎?因為這些讀者他們的人生都過得比我豐富更多嗎?
  ——真希望自己學生時代能過過熱血的青春歲月啊!
  可惜我從小就是個胖子,因此我沒談過戀愛,更沒跟人告白過,因為我知道一定會被拒絕的啊!小時候因為父母離婚後的轉學曾被霸凌過,因此我開始找不到該怎麼交朋友的方法了。話說我曾經有過朋友這種物件嗎?可能我真的沒有朋友吧。
  我曾經去找工作時,碰過要求在面試資料上寫下兩個朋友的電話號碼的問題,但因為我沒有朋友而填不上答案,所以那份工作機會就沒下文了。
  ——很抱歉,我沒有朋友。
  我打開筆電,操控滑鼠開啟資料夾的文字檔案,用文字編輯器繼續寫下新的故事。我知道那些真正有才能的作家只需憑一部作品成功後,就繼續寫下續集就好,但我仍再找尋那部讓我能夠成功的作品,今天能找到嗎?
  正當我開始文思泉湧專心在寫作上時,才想起今天是還書的最後期限。我向高雄市圖書館借了一整套的哈利波特,來當作寫作的參考資料,而我花了快一個月的時間才讀完整套。我最喜歡的一集是第四集火盃的考驗。
  我把筆電關上,拿起裝了一整套哈利波特共八集書本的袋子,然後我就走出了家門,搭電梯下到地下二樓,去牽我的機車。將裝書本的袋子在機車的龍頭上的掛鉤掛好,然後我便坐上機車後騎上一層又一層的斜坡,之後出了地下室,駛上平面道路。
  幾分鐘後我騎到了離我家最近的一間圖書館,河堤圖書館,我在停車場停好車,拿起裝書的袋子,走進圖書館中,這是一間在建築物中間有著圓形空曠花園的圖書館,我將裝書的袋子拿到櫃檯請服務人員幫我一本一本做還書的掃描,幾秒鐘過後服務人員說。
  「書已經還清了。」
  我並沒有立刻離開圖書館,而是走樓梯上了圖書館的3樓,因為這間圖書館有大面積的玻璃窗構造,所以看起來相當漂亮,我很喜歡走上來看看,從玻璃窗上可以看見對面的公園,有一群小朋友正在公園裡跑跑跳跳的玩樂。
  雖然我沒打算借書,但還是在書架間來來去去的走著,話說今天是假日因此有不少的學生們在這邊霸佔閱讀桌椅來用筆電寫報告。為什麼他們做這種事不在家裡做呢?然後我走著走著在某個書架發現了一本正在發光的書。
  「那邊那本書該不會在發光吧?」
  我走近那個書架並取出了那本書。
  「四聖勇者戰記?」
  我讀了下上面印著的標題,這是一本小說嗎?然後當我打開第一頁要閱讀時,奇怪的事發生了,我的腳底下的地板出現了像魔法陣運轉的發光圖案,然後我整個人就被吸進了書中了,當我消失後,書本也跟著消失了。
  我一直在奇怪的隧道中漂流,幾分鐘還是幾小時後,當我意識再次回復時,我躺在地上,睜開眼睛透過眼鏡的鏡片看向畫滿精美畫作的高挑天花板。
  「怎會還有一人?」
  是誰在說話呢?我坐起身體來晃眼四處,一堆修女教士打扮的人在教堂內各處圍觀。我發現除我之外還有另外3名和我一樣穿著現代服裝的人,正站起來觀望四周。
  「這裡是哪裡?」說話的是名長相清秀帥氣的男學生,身上還穿著學校的制服。
  「我剛…剛正在打電動來著?」說話的人的長相有點孩子氣的面貌的男生,但身上卻穿著美少女的痛T跟短褲。
  「頭好痛啊!我是酒喝太多產生幻覺了嗎?」說話的人是留著一頭長髮的男人,並用手梳著自己的頭髮,身上穿著的西裝看起來超像男公關的感覺。
  還有一個穿著OL服裝的女人仍然倒在地上昏迷的樣子,一旁的修女們走上前去關心倒在地上的她,並突然發光像是對她施展了某種魔法的樣子,然後她便清醒了過來。
  「…怎會?我還活著嗎?我記得我因為太累而從月台上摔下去了啊?」
  「看來五人都醒了,那麼我開始說明吧。」
  一個宏亮清澈的聲音將我們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去,聲音是出自一名相當年老的女性,她正站在這間教堂的大廳中我們的正前方。
  「你們五人是我們用召喚的魔法,從異世界召喚過來的勇者,但勇者應該只有四人才對,請你們先喊聲狀態使用魔法確認下你們的稱號欄上是否有寫勇者。」
  「你說我是勇者嗎?異世界我來了啊!對了,還得喊聲狀態確認下。」那名男學生似乎相當興奮的樣子。
  「好麻煩啊!喊聲狀態確認下就可以了嗎?」那名穿痛T的男生,沒幹勁的說話。
  「勇者是什麼啊?要喊狀態確認嗎?我是不是還在宿醉啊?怎麼突然腦中出現了像遊戲介面的資料畫面啊?」穿著像牛郎的男公關,似乎看到了某種別人角度看不到的東西。
  「只要喊聲狀態就可以了嗎?怎會我的腦中出現了數值資料的畫面。」那名OL正和一旁攙扶她起身的修女問到。
  「狀態。」我站起身來,並輕聲說出了這句話,然後我的腦中就出現了像似角色扮演遊戲的角色資料。名字鄭星鑄、年齡34歲、職業無職,稱號被捲入勇者召喚的一般人。怎會?難道我不是勇者嗎?
  「我是劍之勇者。」那名男學生用堅定的語氣說出自己的稱號。
  「我是這個弓之勇者。」穿著痛T的御宅族男生說到。
  「我是槍之勇者嗎?」男公關帶著疑問句的說到。
  「我是鎧之勇者的樣子。」那名OL的女人說到。
  然後那名相當年邁的女祭師將眼睛看向了我。
  「我是…那個…被捲入勇者召喚的一般人。」
  「看來你不是勇者的樣子,但被召喚來了的話直到異界魔物入侵結束前,都是無法將你送回到你原來的世界的,你得在這個世界生活一段時間。」
  「你說我們暫時沒法回到我們原本的世界嗎?」男學生說到。
  「是的,在異界入侵結束前,我們不會舉行送還儀式的。」
  「那麼結束後,我們可以選擇留下來嗎?」御宅族的男生說到。
  「我可不想跟什麼魔物戰鬥啊!趕快送我們回去吧。」男公關的男人說到。
  「我們要去跟魔物戰鬥嗎?」那名OL的女人說到。
  「是的,你們要去跟魔物戰鬥來守護我們的世界。菲雅,你帶那位不是勇者的先生去別的房間吧。」
  一名戴著遮住上半邊臉面罩的修女從一旁的對列中走了出來,那個面罩完全遮住了眼睛的部分,我真懷疑她看的見嗎?她優雅的走姿走到我的面前,並對我行個一禮。
  「先生,請您跟我走吧。」
  「等等啊!我不跟他們一起繼續聽說明嗎?」
  我現在心裡相當的不安,因為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對待不是勇者的我。
  「先生,請放心,我們教會會支援您在這個世界的生活的,所以請您跟我走吧。」
  周圍的修女教士們正在交頭接耳的輕聲交談。
  「菲雅,趕快帶他走吧。我要開始和勇者們繼續說明了。」
  看來現況,我只能跟在這名叫做菲雅的修女走了,我朝那4名勇者環視了一圈,沒人出聲一句要我留下來。然後她朝我伸出了手,我看到上面包滿了繃帶。
  「先生,請您牽好我的手以免走丟。」
  「恩,好吧。我跟你走。」
  我握緊了她伸出的手,然後我們便一起走出了這間教堂的大廳,接著經過了一個長廊,去到一間小房間中,裡面有床跟桌子和椅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