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01_突然的歸還

鴆夢 | 2023-10-22 15:19:44 | 巴幣 0 | 人氣 80

連載中單篇
資料夾簡介
各種單篇的小說合集。
最新進度 01_選靈劍

  17歲那年,我因為一場交通意外事故去到了異世界,然後在異世界我待了整整17年,34歲的我重新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但這不是我自願回來的結果。我在異世界花了整整15年才打倒了魔王,然後等待著我的結果卻是遭到放逐的人生,因為沒人需要勇者了。
  我在異世界並沒有結婚更沒有生孩子,因為一直都是在戰鬥,雖然有喜歡的女性,但她們卻都跟我的夥伴結婚了,或是因為教義的問題而不能結婚在一起。打倒魔王後的人生是很無趣平淡的,一場場婚禮跟葬禮。2年後的某天,我再次來到魔王的城堡,然後發現了隱藏起來的寶物庫。
  結果觸動了某種機關,底下的魔法陣突然發揮了作用,接著我便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了,我突然置身在車流交錯而過的馬路十字路口的中央。
  「這裡是哪裡?…」
  我話還沒說完,一輛公車便朝我駛來急剎。
  「少年唉!你不要命了啊!在馬路上亂走。」
  公車師機對我用台語破口大罵,看來我回到了台灣了。
  「抱歉,我這就走人。」
  我閃避串流的車輛跟機車去到騎樓下三角窗的萊爾富便利商店,我走進店裡,向女店員詢問。
  「請問這裡是哪裡?還有現在是幾年?」
  「便利商店啊!今年是2023年,話說客人你在COSPLAY嗎?」
  2023年?我離開的時候是2007年吧?整整17年過去了。
  「我是問這裡的地址,還有請問這裡最近的警察局怎走?」
  「喔,這裡是高雄市XX路XX號,警局的話就在對面公車總站在過去一點的地方。」
  當我聽到高雄市時,我的心稍微震盪了一下,我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
  「這樣啊!謝謝。」
  「話說你這身COSPLAY是在COS什麼角色?裝備看起來好真實啊!」
  裝備真實?我要是這樣去警局不被逮捕才奇怪,況且我身上裝備的是真劍。
  「你們這裡有廁所嗎?」
  「有的,就在那邊轉角走進去。」
  女店員用手比了比方向。
  「喔!謝謝。」
  我便離開櫃台走到廁所,接著打開門走了進去,並關上了門。
  「首先先確認能不能將裝備收納回魔法袋吧。」
  我拿下腰上的長劍,接著喊出。
  「收納。」
  魔法陣便出現了,然後長劍被吸入其中。
  「看來魔法還能用,那麼取出應該也能用吧。」
  我用手碰在腰上的魔法袋上,接著喊出。
  「取出。」
  接著視野的前方就出現一個魔力形成的操控介面,一格格放置的是我所有的家當與財產,我從中取出了我原本世界的錢包跟鑰匙。錢包中只有幾百塊錢跟一些零錢,畢竟當時的我還只是個學生。接著我再次將身上的鎧甲也收納了。離開時的我還是個學生,所以留在魔法袋中的是制服,現在這年紀穿制服也有點怪吧?所以我就沒替換了。
  「總之先去趟警局借電話打電話回家吧!」
  我的魔法袋當然還有收著我離開原本世界時帶在身上的手機,滑蓋機,但沒電了,也不可能打電話。接著我離開了便利商店,前往了警局。在警局的櫃台,接待的是年輕的員警。
  「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我的手機沒電了,我想能不能借電話?而且我迷路了,身上又沒什麼錢,不知道能否請你們送我回家,我家就住在高雄市XX區XX路XX號XX樓。」
  「喔!這樣啊!請來這邊用電話吧。你跟家人聯絡過後,我們再送你回家吧。」
  「好的,謝謝。」
  接著我拿起電話撥通了家裡的電話,響了幾聲後被接通了。
  「喂?請問哪裡找?」
  聽這聲音我有點印象,應該是我姊吧。
  「我是日日月,姊,我回來了。」
  「日日月?這是惡作劇電話嗎?」
  「姊我真的是日月啦!我現在人在警局,等等我讓警局的人送我回家。」
  沒有感動的再會更沒有感人的故事鋪成,只是單純的一句我回來了。
  「所以你這些年都去哪了?」
  「這有點難解釋清楚,我回家之後再跟你說吧。媽跟爸在嗎?」
  「媽跟爸已經過世了,日月你這些年都去做什麼了?」
  「媽跟爸已經過世了嗎?」
  我並沒有哭出來只是感到一陣錯愕。
  「恩,現在家裡就我跟我女兒居住。」
  「姊你結婚了啊!恭喜啊!」
  「恭喜什麼的?我早已經離婚了。」
  「這樣啊!那麼家裏還有我的房間能住嗎?」
  「你的房間自從你離家出走後就一直保持著原樣,媽跟爸一直都相信著你會回來。日月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裡?」
  無法在當下瞬間說出口的話語,我選擇默默結束對話。
  「姊,我掛電話了,我等等就回家了。」
  「日月!我話還沒說完啊!」
  我靜靜地將電話掛上。
  「跟家裏的人聯絡完了嗎?他們會來接你嗎?」
  「不會,能請你們送我回家嗎?我身上真的沒什麼錢,而且我迷路了。」
  「這樣啊!那麼我跟那邊的人員說下,讓他們帶你回家。」
  幾分鐘後我坐上警車,車上警員問了我很多問題,我都用啊!咿!嗚!唉!喔!來回答。很快我便抵達了我家在的那棟大樓,我向載我來的員警道謝,便下了警車。走過管理室,按照記憶中的內容,走到我家在的那棟樓,用鑰匙的磁卡刷過門鎖,搭上電梯,去到我家在的樓層。
  「呼!回到家了!」
  我用鑰匙轉開了門鎖,走了進去,然後客廳那邊就有個小學生的女孩朝我看了過來並大喊。
  「媽!有不認識的人闖進我們家了!」
  「啊!我是日日月是你的舅舅啊!」
  當我還來不及解釋清楚時,那個小妹妹便跑到廚房,然後我就看到我姊拿了菜刀衝了出來。
  「姊,我是日月啊!我回來了。」
  「你怎麼可能是日月?日月可是個胖子而且他有近視。」
  「我瘦了啊!並且眼睛我用治癒魔法治好了。」
  「治癒魔法是什麼?」
  啊!我剛照實說了。
  「啊!我說錯了!我是做過雷射矯正了。」
  「你真的是日月嗎?」
  我姊拿著菜刀在威嚇我,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等等,我錢包裡有身分證!」
  我立刻掏出錢包並從裏頭取出身分證給她看。
  「也可能是你檢到了他的身分證並冒充成他啊!」
  「我剛在警局用電話跟你通知過吧!」
  「那你說說看我叫什麼名字?」
  「日…日娟!」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畢竟我好多年沒叫過這名字了。
  「日日月!你這些年都去哪裡了?」
  「我要是跟你說我去了異世界你會信嗎?總之先放下刀子下來吧!我們好好談談吧。」
  我姊她便走回廚房放下刀子,再回來客廳,我則坐到我曾經坐慣的位子上,而那個小妹妹還躲在我姊身後偷看我。
  「日筱瑜來見見這是你的日月舅舅喔!」
  「日月舅舅?就是媽說過那個失蹤的弟弟嗎?」
  「恩,他回來了。」
  看來她總算相信我了。
  「原來你叫筱瑜啊!我是日日月是你的舅舅喔!對了讓你看看魔法吧。」
  我一邊用手碰觸魔法袋,並喊到。
  「取出。」
  接著我從中取出並放在桌上的是一個裝滿金銀珠寶的寶藏箱,這些裝滿黃金珠寶的箱子我有很多個。畢竟這17年間我搗毀了相當多的強盜集團,收集了相當多的金銀珠寶。
  「閃亮亮!舅舅!你是怎麼變出來的?」
  「啊!哇哇!日月你做了什麼?」
  「姊,這是魔法喔!這種裝滿財寶的寶箱我還有好幾個。」
  「你說還有好幾個?日月你這些年都去做什麼工作啊?」
  「姊,可以先上杯茶嗎?我會好好地跟你們說的。」
  「恩,我這就去準備。」
  「舅舅,你這些財寶是真的嗎?還是只是玩具?」
  「是真的啦!不信你拿拿看,重量就知道差別了。」
  筱瑜走過來碰觸財寶箱,並從中取出金幣摸了摸。我姊則去廚房的冰箱拿來了悅氏的茶花綠茶跟三個杯子,一個杯子放在我的面前,這是我用習慣的那個我的杯子,另外兩個杯子則放在桌上的其他地方。大瓶裝的茶花綠茶,就擺在我的面前,讓我自己倒茶。
  「這個金幣好重啊!」
  筱瑜正在把玩錢幣。當我倒完茶後,姊也拿起瓶子來倒茶,當茶倒滿後,她拿起來喝了一口茶,接著對我說。
  「所以你這幾年到底去了哪裡?」
  「我去了一個在異世界叫安蘇拉的人族國家,在那裏我成為了勇者,並展開和魔王的戰爭。」
  「這是什麼奇幻設定的嗎?請你認真跟我說話。」
  「啊哈哈!舅舅你這是什麼中二設定啊!」
  「不是設定啦!是真的發生過的事。不然讓你們看看真正的魔法。」
  我拿起眼前裝著綠茶的透明寶特瓶,並喊到。
  「冰凍!」
  接著就出現了魔法陣,然後綠茶就整個結冰了。
  「魔法!舅舅真的會魔法啊!媽媽!」
  「你把茶冰凍了!我們還怎麼喝茶啊!」
  姊對著我吐槽!
  「話說這是魔法喔!姊你的驚訝度也太低了吧?」
  「所以呢?你從那個世界回來了,想做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因為我是突然被傳送魔法給送回來的。總之先把這些黃金拿去賣掉,換成錢吧。」
  接著筱瑜開始跟我聊我在異世界解決了那些怪物敵人的武勇傳,而我姊則回到廚房繼續準備晚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