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01_我還活著

鴆夢 | 2023-10-22 15:31:43 | 巴幣 0 | 人氣 74

連載中單篇
資料夾簡介
各種單篇的小說合集。
最新進度 01_選靈劍

  現實世界是醜惡的,每天每日的電視新聞上都在播報著醜惡的事件,強姦、殺人、砍人、綁架、搶劫、竊盜、棄嬰、酒駕、自殺、霸凌,這個現實世界真的有病,所以我成了家裡蹲、尼特、廢材、啃老的肥宅,但我沒有傷害過任何人。
  ——這個世界越是善良的人越是無法輕鬆活下去。
  彷彿就像一種詛咒一樣,深深的詛咒著努力活下去的人們。人為何要犯罪?因為用正常的方式很難獲得自己想要的事物。所以就可以犯罪了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現代社會用著法律的規範來保證人們的生活安全,卻沒有一條規定去定義人是否能自殺。
  「今天的我又活了下來。」
  早晨的陽光射進我作繭自縛的房間,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就遠離了這個社會並將自己關在房間中,12年過去了,34歲的我。我躺在床上將手舉向天花板,想伸手去抓住什麼,卻總是抓不到那無形的存在之物,只能握緊拳頭再放下來。
  ——你是否曾經有過夢想呢?
  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我隨著年齡的增加而早已不知道了。或許的或許我曾經相當堅信自己的未來可能達成那個或那個的夢想,但當12年過去後,我卻發現我仍然困在這個房間中。曾經的曾經我想成為一名醫生,但學測失敗了。
  ——為什麼我們的人生要用考試來決定成敗呢?
  或許讀者你會說你會失敗都是因為你不用功、不努力才造成的。我不是沒有努力過,只是或許那些成功的人比我多付出更多的努力吧。這點道理我還是知道的,只是不想去承認自己的努力根本就不夠罷了,所以怪著這個世界、這個社會的錯,才造就了我們這種人。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不想起來面對現實,時鐘上的指針一點一點的走過,雖然早已過了一般上班族該起來出門去工作的時間,我卻仍躺在床上裝睡。
  ——我不想起來,我想繼續睡,讓我睡著吧。
  但怎麼躺著都無法順利再次進入夢鄉,房間的門外傳來年邁的母親的聲音。
  「這都10點多了,你還不起來嗎?」
  最近我越睡越晚起來了,或許是藥物造成的問題。我在服用一種治療精神病患的藥物,三年前一個特別的日子,我發病了,我以為自己成神了。經歷了成神的試煉並打敗了眾多的惡神,然後重起了這個世界,如今真正的神只剩我一個了。
  哈哈,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是否真的發瘋了呢?我聽到了我的天使們交談的聲音,我很確定我聽到了。但是在我開始服用藥物治療後就聽不見她們的聲音了,醫生說這是我的幻聽。但真的是這樣嗎?時間過去了這麼久,如今我仍相信那一個禮拜發生的事情是真的。
  好吧。或許我真的發瘋了也不一定,只是我是在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狀態下發瘋的。我住過醫院三次,所以我可以很明確的說明我和那些真正發瘋的人是不同的。第一次我住的是狀況最嚴重的病人住的醫院,那裏的人腦袋都像壞掉了一樣。
  第二次跟第三次我住的是同一間醫院,但這裡的病人也是不太正常的,他們會自言自語,或突然想打人,亂吼亂叫或是一直很開心的樣子,而我呢?我通常都在看書,當時我曾經因為藥物副作用而導致我的大腦功能下降。
  我的行動能力突然變得很緩慢了,洗澡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剩至有段時間失去閱讀能力。我第一次體會了看漫畫是一件相當辛苦的事,但我靠著不斷強迫自己去讀漫畫,慢慢的我的腦重新開啟了新的閱讀方式,我知道我現在讀書用的大腦區塊和之前好的時候是不同的。
  我無法記住一些很瑣碎的事,例如停機車,我停好幾分鐘之後我就會忘記自己停車停在哪裡,所以我學會用手機拍照來幫助記憶想起自己停車的地方。說起來現在我每隔28天會去醫院掛號看病,醫師總是說著重複一樣的話,然後我就去領藥接著去打長效針。
  一年內我總共得挨13針在屁股上,如今我到底已經打過幾次針了呢?我並沒有特別去記憶這件事。或許我終究逃不過該起來的命運,因為我媽走進房間裡來叫我了。
  「趕快起來吃早餐,現在都10點半了,這麼冷的天氣你卻只蓋件薄被,你要是大腦冷到生病怎麼辦?」
  「喔,我這就起來了,別動衣櫥了。」
  我媽正打算從我的衣櫥拿出厚被子來。
  接著我便跟在我媽的後頭走出了房間去往客廳接著去上廁所,上完廁所、洗完臉、漱完口後我再回到房間換好衣服,站上體重機測量一點意義也沒有的體重紀錄,自從開始服用精神病的藥物後我的體重就無法控制了,一直增加,如今我已經是個體重破百的肥宅。
  對於我這種有精神病的肥宅來說,這個世界並不溫柔,所以我找不到能做的工作,只能靠每月領的殘障生活補助3772元過活。
  ——真的不去死一死好嗎?
  自從開始服藥後我的腦袋就清醒了,整整12年的人生我都浪費掉了。我已經無法回歸社會了,因為這個社會不需要我這種人,而我自己也不想活在這個被詛咒的世界。
  ——真想去異世界啊!
  就像那些去異世界就能開掛的作品一樣的世界就好了,能過上一帆風順的人生並開後宮,有一群女性夥伴陪伴在身邊。但首先的問題是你得先因交通意外死亡才可以,因此對於幾乎完全不出門的我來說,這種事情連發生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從房間走出來到客廳後,我看著擺在客廳桌上的早餐,心裡想著怎麼又是飯糰?飯糰我終究喜歡吃小時候吃過的傳統飯糰,而不是現在這種自由選擇配料的飯糰。壞念酸菜、油酥、肉鬆、菜圃、蛋皮、油條合在一起的美好味道,不知道哪裡還能買到這種傳統飯糰。
  我在客廳自己常坐的位子上坐了下來,接著先用吸管插破飲料杯上的封膜喝起紅茶,話說這家飯糰店的紅茶跟飯糰漲了5元,我自己是已經不會買他們家的紅茶了。這3年台灣的物價一直在漲,因為基本工資增加了。
  這點對於只能領固定殘障生活津貼3772元的我來說,只覺得生活更難過了。怎麼不漲點補助款呢?話說我是輕度殘障,我完全不知道我這病的等級是怎麼去判別出來的,真希望能判定我為重度殘障,這樣我就能領更多補助,並且還能不用繳健保費。
  讀者你大概覺得我是個卑鄙的人,但我現在只能靠這個補助來過活了。我還活著,我還活著,雖然我真的很想去死,但我還活著,但我還活著。我知道這很矛盾,我一直在痛苦中掙扎,頑強地活著,簡直就像隻小強一樣蠶食社會補助過活。
  或許讀者你會說這些補助款該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但我的補助是經過政府機關審核通過的。是的,我的財務狀況必須依靠這補助才夠活著。我知道自己的臉皮很厚,但我是政府認定的殘障者。如果有一天我有錢了,就不需要再領這個補助了,但那一天終究不會到來的。
  因為這個社會不需要我這種人也能順利運行,我終究只是隻蠶食納稅人的小強。我卑鄙的、難看的、醜陋的活著。如果我們的政府通過安樂死法案,我一定會第一個去申請死亡。死其實並不可怕,因為我早就沒有足以牽掛著活下去的事物了。
  吃著吃膩的飯糰,腦中想著這些瑣事,活著一層不變的一天又開始了。我媽臭著一張臉的看著我說。
  「你最近有沒有去找工作?」
  「沒有,因為我在寫小說。」
  「你還在做著那個自己是夏目漱石的妄想嗎?」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認為我只剩寫小說這條路來謀生了。」
  夏目漱石是我在發病時曾經出現搶奪我身體的一號人格,二號人格是戚繼光,三號不知道是誰?四、五、六、七、八、九都是鄭奉明,鄭奉明是我的名字,當時我並沒有選個號碼,所以最終留下來的是沒有號碼的我。
  或許的或許,我當時應該選個號碼的。如果我知道在這之後我將面對的人生是如此痛苦,我當時就會跟他們交換了,而如今曾經想幫助我的他們都走了,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頑強地活著。活著原來是這麼一件如此痛苦的事。
  吃完早餐我就去蹲廁所了,蹲完廁所出來回到房間,我想起圖書館借來讀的哈利波特第8集該拿去還了,現在是2023年2月14日的情人節。想當然的我並沒有女朋友這種會送我巧克力的人存在,所以今天只是外出還書的日子。
  ——真想被汽車撞死算了。
  如今的我只剩下寫小說這個目的在活著,成為小說家並不是我的夢想,而是我想賴以為生的職業。一直寫一直寫直到從無職轉職成為小說家的那一天,但這真的是我所希望的嗎?其實我也不知道,但發在網上的作品總是無人問津。
  或許我並不像我自己想的那樣有寫小說的天分,我只是在堅持一個讓自己能活下去的想法罷了。而我的文字行間究竟向讀者透漏了什麼呢?
  ——答案,我想你已經知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