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劫 第四章

虛域碉堡 | 2022-04-17 20:30:02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起源星,一顆神奇又美麗的星球,一隻劫數化成的蝶正四處飛行。


如果還沒有看過第三章的朋友可以點我觀看喔: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36880
-----

陳尚獨自一人前往黑風山的古儀場,那是村子裡專用的祭祀場所。即使曾經因爲三十年前帝國展開的大屠殺行動而遭到破壞,但僥倖活下來的村民們在第一時間便將它修復完整。

天色徹底地暗了下來,夜晚的天空中透著微微的星光,纏繞在周圍樹上的燈火忽明忽滅。陳尚到了古儀場,附近正在活動與交談的人全是經歷過成年禮的黑風山居民。

古儀場是一個橢圓形的場地,左右兩側是給觀眾坐著的階梯,其地面上畫著一個深紅色的巨大圖騰。雖然陳尚並不清楚那個圖騰有著什麼樣的意義,但他一看見那個圖騰,腦袋便一陣眩暈。似乎又回到了昨天晚上,那時他站在古儀場的正中央,也是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飄飄的,靈魂彷彿要飛走了一樣。

「小子!不是跟你說過成年禮過後一段時間不要看地上的圖騰嗎!」一隻枯槁卻十分有力的手拍在陳尚的肩膀上,陳尚被這一下拍的突然驚醒,他搖了搖頭,露出一抹尷尬的微笑「抱歉孫爺爺,我下次會注意的。」

眼前的穿著祭服的老人便是黑風山年齡最老的一個人,名叫孫非人,負責處理黑風山村子裡大大小小的祭祀等重要的事務。黑風山跟黑風寨兩者是不同的,黑風寨是在之前經歷過帝國的屠殺行動後,由殘存下來又武功高強的青壯年所建立的,而黑風山的人都只是一些有基本武藝底子在身的村民。

在帝國屠殺行動過後,帝都以外可以說是生靈塗炭,可帝都內的貴族與商人那是整天酒池肉林,還賺的盆滿缽盈。於是這些活下來的村民們便有了一個想法:為什麼不建立一個山寨,在商隊的必經之路上向他們收取保護費呢?

有些藝高膽大的村民馬上開始行動,而在過程中他們發現,只要不觸碰到貴族的利益,帝國基本上不會理他們。那些被劫掠的小商隊也會乖乖地上繳保護費,看到那些嚐到甜頭的人,其他山村也有樣學樣,紛紛建立起山寨,黑風寨便是其中之一。

「行了行了,別在這裡打擾我做事,趕快去階梯上坐好。」孫非人有些煩躁的擺了擺手,示意陳尚趕緊離開。陳尚尷尬地撓了撓頭,說了聲孫爺爺再見後便轉身離開,可他並沒有發現,孫非人在他轉身過後露出的詭異神情。

「好羨慕啊……至高意志的恩惠……」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人出現在階梯上,陳尚隨便找了個位置坐著,咚的一聲,負責擊鼓的人拿起鼓棒開始打鼓,富含節奏感的鼓聲如暴風雨般急促,如雷聲般浩大,若是膽子小的人,必會被震的心驚膽顫,而此時,陳尚看到他爸媽跟大伯、伯母坐在對面的階梯,因為成年禮要開始了,陳尚便留在原地,沒有去找他們。

終於,鼓棒與鼓面迎來了最激烈的一次碰撞,隨後歸於沉寂,孫非人帶著一位身材壯碩、臉上掛著笑容的男子與一位身材健美、面容秀氣的女子來到古儀場的正中央,這兩人便是今天成年禮的主角—張和與盧小小。
        
孫非人拉起二人的手,開始跳起一種奇怪的舞來。陳尚卻覺得疑惑,因為他不記得他昨天跳過這種舞蹈。而且明明張順跟盧小小從來沒跳過舞,可從他們的動作來看,他們顯然十分熟練。

陳尚凝視著他們,他發現三人的眼睛仿佛被一層淡淡的紅色覆蓋著,他搖了搖頭,再次定睛一看,卻發現他們的動作已經停下來了,而且他們三個人都同時看向陳尚,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陳尚感覺他們三個人似乎同時對他笑了一下,他頓時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就在陳尚暗自驚慌失措的時候,孫非人拿起一旁祭祀專用的手杖,往地上一敲。一股無形的震波往四面八方蔓延,一個古怪的黑色空間瞬間籠罩住陳尚與場上三人。

張和跟盧小小彷彿大夢初醒一般全身一震,他們看不見任何東西,只看見一片黑暗,感覺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沒有任何力氣。一旁的陳尚試圖起身或發出聲音,不過都沒有用,現在的他無法行動,只能靜靜的看著。
        
孫非人撇了一眼陳尚,沒有理會他「張和!」洪亮的聲音響徹整個空間,孫非人拿著手杖走到張和面前「告訴我,你想要的是什麼。」張和現在連講話都懶得講,只淡淡的講了句「我想要看……」「看什麼。」「一切的事物,沒見過的事物。」「好,如果至高的意志願意回應你的祈求,便會降下賜福。」
        
孫非人話音剛落,一道金色的光破開黑色的空間,照向了張和的雙眼。陳尚想看清楚那道光是什麼,可當他凝神去看的時候,他腦袋突然一陣眩暈,隨即失去意識。

孫非人的臉上則是寫滿了震驚,隨即露出一絲苦笑,他內心不禁感歎道「千年沒降臨過的賜福居然降臨了第二次,果然新的時代要來了,真羨慕啊。」

光柱消失,張和也從空間內消失,孫非人看向盧小小「你想要什麼。」盧小小原本並不想講,可不知怎麼地,她卻不由自主地講了出來「我想要去冒險。」

孫非人搖了搖頭,這些孩子想要的一個比一個奇怪,不過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能被意志選中吧。

「如果至高的意志願意回應你的祈求,便會降下賜福。」語畢,又是一道光柱照向盧小小的頭,孫非人已經麻木了。這些人到底是什麼狀況,他完全無法理解至高意志賜福的理由,隨後盧小小也消失不見。

孫非人看向陳尚所在的位置,可陳尚竟然也消失了,孫非人雖覺得疑惑,卻還是拿手杖往地面敲了一下。黑暗的空間隨即消失,而對周圍的人來說,他們只看到孫非人拿著手杖,往地面敲了兩下而已。

孫非人看向四周「張和跟盧小小的成年禮結束了,兩位的家長可以把孩子帶回家好好休養了,謝謝各位的見證,下一次是謝家長子謝天宇的成年禮,由於最近祭祀的狀況有一些改變,請各位一定要出席,下個月的會議我會跟大家一並解釋。」
        
周圍的人漸漸離去,孫非人獨自一人留在場上似乎在尋找什麼。忽然他注意到了什麼,定睛一看不由得臉色一變,只見陳尚倒在階梯上,周圍圍著幾個人「這個是昨天剛經歷成年禮的陳家小子吧,怎麼倒在這?睡著了?」「不知道,找陳宇吧,他應該也有來才對,痾,孫叔叔?」

孫非人幾乎是瞬間移動到了陳尚的旁邊,臉色焦急「都先退開!讓我看看這小子有沒有事!」孫非人先探了探鼻息,確認是正常的過後這才放下心來,想來這小子應該是靈魂進入儀式裡的,休息一下應該就正常了

「呼,沒事,那個誰,王一航,去把陳宇叫過來。」

「叔叔,我就在這裡,能否請你到我家來解釋一下小尚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不知道什麼時候,陳宇跟嚴雲曦已經出現在孫非人身後,其他人看到沒事便先行離開了,孫非人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道「行,先送他回去吧,到那我們再詳談。」

陳尚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這樣的事,此時他正在一個純白的空間裡。他試了很多次但身體依舊沒有辦法動彈,也沒辦法發出任何聲音,他的內心只剩下無限的恐懼「孩子不用怕,你是因為靈魂強度不夠,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樣,連說話都沒辦法。」

一道身影出現在陳尚面前,陳尚看清楚身影的樣子後臉色一變。只見一個沒有眼睛、鼻子,身上長著幾十副嘴巴的人形生物來到了他的面前,在臉上的嘴開口道「不用害怕,我們沒有惡意,這次你會來到這裡只是一個意外,不過既然來都來了,聽我說一段話好嗎?」

人形生物並沒有管陳尚想不想聽,自顧自地說了起來「請你記得,你是我們挑選的希望,但不論你遇到什麼選擇,都由你自己決定,我們不會插手,我們只會在遙遠的命運彼岸注視著你。」

陳尚雖然短時間消化不了這句話的資訊,但他已經記下來了「把眼睛閉上,要送你回去了。」陳尚依言閉上眼睛,闔上眼前他似乎聽到了這樣的一句話「再見了陳尚,再見了,命運不定之人。」

陳尚的身影消失在了空間中,人形生物呆愣愣地站在原地,這時,在人形生物肚子上的嘴開口了「卡維斯,這樣真的好嗎,他現在的實力並不足以讓他知道太多。」

「我知道,這已經是他能承受的極限了。」臉上的嘴回道。

其他部位的嘴巴也開始講話了,人形生物手臂上的嘴巴道「我覺得他是應該知道這些,他是命運不定之人,我們講的這些話並不會干涉到他的命運,再說了,有些東西他背負的太多,提點一下並非是壞事。」

胸口上的嘴巴回道「行了吧,米拉,不論如何我們都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倒是妳,妳怎麼把妳的賜福給了一個性格這麼差,而且還被他們所控制的孩子。」

女性的聲音沉默了一下,隨即回道「那孩子也蠻可憐的,他有那份資質,我幫忙一下並不過分,不過他應該還沒意識到自己擁有的力量。林龍你跟凱薩琳的不是也給了兩個奇怪的小鬼嗎?」

「確實,是兩個奇怪至極的小鬼啊,哈哈,不過我想,以他們兩個人應該能好好發揮出那兩種力量,是吧凱薩琳。」

沒有人回應,場面頓時尷尬了下來,胸口上的嘴巴繼續說道「不過也真奇怪,最後的命運不定之人居然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想要的居然是什麼大家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卡維斯你覺得你的賜福給他真的好嗎。」

臉上的嘴巴回道「他是命運不定之人,我想來想去,給了他在這個星球最強的能力是最好的選擇,人們需要他對抗他們。」「你這是為他安排宿命,他這樣算什麼命運不定之人。」腿上的嘴巴回道。

臉上的嘴巴沒有回應,過了許久,人形生物消失,留下淡淡的一句話「或許,所謂的命運不定,也只是前人杜撰的而已。」

作者:軒轅
校稿:HÆÑK   地球人   秋風掃海棠
喜歡我們的文章可以追蹤我們,我們會在每週日至少發一篇文章。
這是我們的ig:xudb20210509,我們會分享一些創作遇到的事,動漫跟小說差異的趣聞,遊玩遊戲的心得與討論,想要了解更多有關動漫跟我們的事情就趕緊追蹤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