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窒友梅根》孩子愛的是假娃娃不是真媽媽?【影評|半瓶醋】

半瓶醋 | 2023-01-13 17:56:25 | 巴幣 236 | 人氣 726




由布倫屋與原子怪獸聯合製作,環球電影發行,溫子仁監制與傑拉德約翰史東執導的【窒友梅根】,相當符合布倫屋製作「低成本、高概念」與原子怪獸的奇想的風格,而且意外的這部電影在預告裡頭走的是黑暗恐怖路線,但電影本體的口味卻不是那麼的恐怖,而且還有許多黑色幽默風味。



【窒友梅根】的導演約翰傑拉德史東,梅根就在他身後


機械工程設計師傑瑪在玩具公司專門設計跟小孩互動的玩具,然而他的夢想是能製作出能自主思考與人類互動的機械人,因而與公司高層屢屢衝突,此時,八歲的姪女凱蒂因為雙親發生意外身故,而被傑瑪領養,習慣多年獨居的傑瑪相當愛凱蒂,然而卻無法適應與兒童相處,某天,傑瑪帶著凱蒂參觀他的工作室時,凱蒂看到傑瑪的機械人作品,告訴傑瑪:「如果我有這個,我就再也不想要其他的玩具了!」

這句話帶給傑瑪靈感與繼續研發的動力,幾天之後,傑瑪將原先停止開發的「梅根」M3GAN(Model 3 Generative Android 的縮寫)獨立開發完成,並且在開機之後,梅根與凱蒂的互動讓傑瑪的主管與老闆大為驚艷,傑瑪的事業與私生活自此春風得意。然而,傑瑪把梅根開發的太過聰明,擁有自主學習能力的梅根學得越來越快,自我意識越來越高,而它將原本設定的主要功能「保護凱蒂」發展到極致時,各種可怕的事件開始發生,傑瑪與凱蒂也陷入恐怖的夢魘中。




與日本對於機械人文化有好感截然不同,「機械人擁有意識」的題材打從佛列茲朗的【大都會】開始,就一直在歐美的文化中被視為一個恐怖的象徵,甚至可以說在更早的【科學怪人】,瑪麗雪萊就已經故事在明示「人類代替神創造生命會遭天譴」的中心思想,法蘭根斯坦創造出科學怪人之後就一直活在罪惡感當中,然後還矢志終結科學怪人,而多年後艾希莫夫在【我,機械人】當中創造出機器人三大法則,並且在自己的創作當中描述了不少即使機器遵照法則,但卻依舊造成不可避免的傷害的故事,不過到了詹姆斯卡麥隆的【魔鬼終結者】開始,機械人與其說是在乎人類,還不如說他們更執著於自己原先被賦予的功能與使命,因此他們的死腦筋與執著顯得更加恐怖,到了【普羅米修斯】,機械人開始思索哲學的時候,他們甚至還會說謊了,近十年的科幻作品,像是【艾莉塔】、【成人世界】、【人造意識】等作中,故事都讓專共比之前的影視作品更加的同情這些人造物,機械生命在影視作品當中變得更像是在影射弱勢族群的譬喻。




【窒友梅根】打從開場就非常的雞歪,一段宛如兒童版的【機器戰警】當中的嘲諷消費文化的插入廣告,以歡樂正向的歌詞唱著一個女孩的寵物死了也不用不難過,因為有智慧型的玩具可以代替寵物的陪伴。還有梅根在片中用兒童歌曲搭配著奇妙的歌詞:我刀槍不入、身體是鈦合金造的,那一瞬間忽然讓我回想起自己小的時候看的【無敵鐵金剛】的歌詞,原來小的時候我習以為常的兒歌內容充滿了肅殺與暴力與冷血,而這幾個片段在長大之後看到電影以這樣的形式展現出來的時候,那場面充滿了對消費文化的諷刺,為了要賣商品,廠商可以不斷的對孩童灌輸超奇妙的價值觀:輕視動物生命、宣揚商品價值,而且這種情況在今天可是天天在發生。




作為一科幻恐怖電影,【窒友梅根】另外一個有趣的設計,在機械人題材當中置入「親子關係」的探討,主角傑瑪被描寫為一個獨居多年的單身者,同時又是個機械工程設計師,因此傑瑪雖然身為女性,但是卻同時擁有許多中性的「宅」特質,她一絲不苟,房間裡頭的傢俱與餐具都習慣要符合定位,在與姪女相處的幾場戲當中,電影不斷的特寫杯子沒有放在杯墊上時傑瑪的反應,以此展現傑瑪那種「凡事要排程進行」的癖好,而像是把玩具當作收藏品放在書櫃,無法容忍姪女觸碰等描述,都讓我這個宅宅看了會心一笑,是啊,我們大人有自己的收藏與獨居的怪癖,而這種收藏最怕的就是寵物與小孩,怪癖最難以忍受的就是有他人介入與破壞,偏偏有的時候,這種收藏跟【蒙娜麗莎的微笑】不同,在世人的眼光當中是給小孩碰一碰也沒關係的,因此在【窒友梅根】當中就成為了一個展示主角無法找到與小孩相處方式的媒介了。




在主角這種逃避與小孩相處的心理狀態之下,梅根這台機器娃娃成為了傑瑪逃避責任的方式,他製造了一台可以代替自己照顧小孩的機器,然後告訴自己這可以解決自己的問題,電影的製作群藉由梅根與傑瑪的關係,影射家長在與兒童相處心力交瘁,因此利用3C商品轉移兒童的注意力,但是卻又對孩子的注意力被轉移之後感到恐懼與失落,其實,這種題材在1980年代也有【鬼哭神嚎】這種電影做過,不過在那個時候吸引兒童注意力的是電視,到了2022年的現代,就成了平板與機器人了。

有趣的是,當梅根代替傑瑪成為姪女最好的朋友之後,梅根的人類外型與人性的應對,讓它與主角的敵對與猜忌變得像是「兩個女人的戰爭」,甚至還出現了兩人都已開始相殺,卻在小孩詢問時合力隱瞞的橋段,在那一刻,梅根與傑瑪的仿佛像是夫妻在吵架的家暴現場,或者說,傑瑪與梅根的衝突,與其說是人與機器人的衝突,更像是一個多元成家的兩個女性對於管教孩童的價值觀爭執。




而梅根的女性人偶外形由於與【安娜貝爾】這種一開始就設計作為恐怖風格有所差距,(其實我這宅宅當年在看【安娜貝爾】的時候就曾經想過,如果時空場景轉換,製作安娜貝爾的人偶師做的是等身大的雷姆,然後那個孤兒院裡頭住的孩子全都變成男孩會變成什麼樣的光景,顯然氣氛一定會很不一樣)

甚至可說是介於性感與恐怖谷兩者之間游移的微妙狀態,我一度感覺到製作群企圖置入些許的情色元素在裡頭,而且還是那種戀物癖的情色元素,一幕凱蒂參加學習營會的戲中,凱蒂遇到了一個「發育外型與年齡差距極大的男孩」,這個男孩對於梅根的反應與互動(搶走梅根、騎在人偶身上,脫去梅根的鞋子),竟然還置入了點青少年對於非人類的物體的情慾暗示,但也只有那麼一點點,這場戲沒有大膽到公開探究此點。

而之後那段在成為網路迷因的機械舞橋段,梅根跳著機械舞追殺兩個大男人的片段也算得上是一種「女性獵殺男性」的影射,事實上【窒友梅根】片中男性喪命的比例遠遠高女性,而且女性的死亡畫面甚至完全沒有出現。(但也挺有趣的,才不過二十年前,【絕命終結站】這種電影還能夠很公開地在片中展示男性青少年對女性的性幻想,但到了二十年後的現代,這種情慾指涉卻變得扭扭捏捏,看來時代真的不一樣了。)

既然以人造意識作為主體,電影自然放了不少嘲諷當代機械工程的梗在裡頭,在【鬼娃恰吉】的時代,甚至是【安娜貝爾】的年代,要讓人偶有自主意識靠的魔幻力量,到了【窒友梅根】這個世代,機械人與智慧裝置已經不像20世紀的科幻作品那麼遙遠,片中一段工作人員對梅根的早期測試平衡性作出踢踹動作的紀錄畫面就令人莞爾,因為那就是在「致敬」波士頓機械狗的畫面,而當傑瑪對主管簡報完成梅根的示範後,主管的第一個問題是梅根的造價是多少:「不會比特斯拉貴吧?」傑瑪的回應也很有趣:「這要看是什麼型號」。




除了時事梗之外,【摯友梅根】自然也少不了科幻梗,在梅根展現出自主意識的時候,一段與傑瑪詢問萬物皆會死,那自己是否會死的對話,活脫就是【異形:聖約】中大衛與衛蘭博士的對話的再現,也是一樣,創造者無法回答被造物所提出的問題,於是避重就輕地逃避了談話,只不過這一次少了雷利史考特的哲學氛圍,取而代之的是黑色幽默,而且旁邊還多了兩個聽到毛骨悚然的助手。更有甚者,【魔鬼終結者】的機械人監視器主觀畫面充斥了整部電影,甚至到了電影的終場,赫然還出現了【異形2】的機械大戰。一場「無思考力、可控制的機械」與「自主思考機械」的打鬥,直白的顯示來顯現出歐美文化對於機械人自主思考的態度:工具還是不要太聰明比較好。




【窒友梅根】是一部很有趣的電影,這部電影有著恐怖電影的外皮,但是黑色幽默的比重可能還比恐怖的氣氛更多更大,編導將電影的主線悠遊自如地穿梭在消費文化、家庭管教、科幻省思、一點點的男性戀物癖情慾影射,與夫妻相處(?)等議題,這部電影給我極大的驚喜,驚喜之處是我竟然能在一部電影當中獲得如此多的共鳴,作為一部成本僅有1200萬美元的作品,【窒友梅根】自然沒有反映出太過深刻的議題,但絕對是一部擲地有聲然後又充滿娛樂的作品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月巴豆頁 楊伐善
但也挺有趣的,才不過二十年前,【絕命終結站】這種電影還能夠很公開地在片中展示男性青少年對女性的性幻想 哪一集阿
2023-01-15 15:07:42
半瓶醋
第一集就有啊~男主角看到女主角的報紙的報導,想了一想,就從書櫃裡頭拿出【閣樓】雜誌來幻想
2023-01-15 22:05:24
ハレンチ・von・ヤロウ
兒童+情慾=紅旗警報,一般Slasher類電影的主角是高中/大學生,不特別講年紀的話也可能是成年人
2023-02-01 02:10: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