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大聲公女孩》下篇

熟魚片 | 2022-11-17 22:47:14 | 巴幣 4668 | 人氣 389


  離開學校的時候,幾乎已經看不見其他學生了。

  天氣這麼好,實在不適合待在像圖書館那樣的地方,於是我們來到河堤邊散步。走了十幾分鐘,我們從飲料販賣機買了飲料,選定一個風景好的地方,靠在欄杆上。

  「我說,為什麼是那樣的人?」

  吹著有些過於溫暖的風,我開口說道。

  「……」

  「像他那種輕浮的人,就只是掛著一張好看的笑容,然後四處哄騙女生,最後再用他的肌肉──」

  ──啪!

  她打了我一下。

  斜眼瞥向她,見她露出不滿的眼神,嘴巴微微嘟起。

  只要她不高興的時候,就會直接採用肢體暴力,這是她從以前到現在的壞習慣。

  「好好……不說行吧。」

  「……」

  「妳看人眼光真的很差耶。」

  ──啪!

  意料之內。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說。不知道是不是個性使然,她似乎很容易喜歡上主動接近她的人,偏偏那些人總是懷抱某些意圖。

  「他們肯定很快就會分手啦,妳還會有機會的。」

  「……」

  這次她沒有打我。而後搖了搖頭,不知道是在對誰、又或是哪一句話表示否定。

  接著她抬起雙手,在胸前比畫。

  『……我真的很笨嗎?』

  「……」

  她大概是在耿耿於懷我剛才對她說的那句「妳這個笨蛋」吧。

  「很笨啊。」

  『哪裡笨?』

  「妳認真的嗎?」

  啪──!

  「喂妳今天也打太多下了吧?」我揉著手臂,傻眼地說,但想了想,「算了,今天就破例讓妳打到高興吧。」

  灌下一口檸檬汽水,嗶嗶啵啵的氣泡在嘴裡彈跳。氣體衝上鼻子的感覺,反而讓內心稍微平靜下來。

  或許不是她打太多下,大概也是我今天講話也比較尖酸吧。

  「我說,以後別在那樣做了吧。」

  『……哪樣做?』

  「妳知道我在說什麼。」

  她眨了眨眼,垂下視線,盯著微微晃動的水面和岸邊的狼尾草。隨風飄逸的水藍色頭髮,比天空還要搶眼。

  『但是那樣就沒人會接近我了。』

  「沒那回事。」

  『班上所有同學,都是因為這樣才願意和我說話。』

  「我不是。」

  『你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因為你從小就認識我。』

  「那個時候妳也和現在一樣啊。」

  『你會手語。』

  「所以呢?」

  『所以你才有辦法正常跟我交談。你跟其他人不一樣。』

  「…………」

  我看著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所以才說妳是笨蛋啊。

  「把手伸出來。」

  「……?」她偏頭表示不解,不過還是乖乖伸出她的右手。

  我稍微牽住她的手指,留下一點空隙,她的身子微微縮了一下,我假裝沒看見,轉而朝向空曠的水面。

  「──我可不是天生就會手語的。」

  聲音迴盪。

  水紋不知是不是因為我的聲音而有所變化。天空很遼闊,總覺得自己的聲音可以傳得很遠很遠。

  「…………」

  身邊的少女先是定睛注視著我,接著像是意會到了什麼,緩慢而深沉地倒抽一口氣,小心翼翼地縮回了手。

  然後她就像一顆石頭一樣石化。

  我也沒有立刻回應,只是繼續看向這片美麗的風景。

  暑假。

  不知道今年的暑假,還有多少機會可以看見這樣的景色。雖然提不起幹勁,不過受到父母還有同儕的壓力,我大概還是稍微努力一下吧。雖然本來就有報名學校的暑期輔導,因此跑也跑不掉。

  由於學區的關係,從國小到高中都和她就讀同一間學校,大學就沒那麼好運了。

  有很大的機率,我跟她會各奔東西,或許我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用到手語也說不定。但那也無所謂,因為從一開始,就只是為了她而學的。就算之後再也用不到,也不會感到可惜。

  只是,心裡的另一個某處,大概就會永遠空著吧。

  衣角被拉了一下。

  「怎麼了?」

  『……你是說真的嗎?』

  「沒有啦,其實我是手語天才,偶然在書上看到就無師自通了,妳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為什麼你之前都沒有說?』

  「要說什麼,彰顯自己很特別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是我不想那麼做。」

  我傾斜手上的寶特瓶,瓶底冒出的氣泡不斷上游。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自然而然地被妳看見。」

  話語也像是要脫離水面般湧出。

  『……!』

  我盯著那些微小的氣泡,簇擁在一起而後分離,最後不知道消失在哪裡,就好像看見茫茫人海中的自己。

  我的條件不算好,卻也差強人意。長得普通,身材普通,成績也普通。從沒挨過師長的罵,因為沒被注意過。做事不到位,總是漫無目的過日子。

  我知道這樣子的自己根本比不過人家。

  那時候的我,所做好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去把手語學好。

  「總會有人比我更適合,所以沒必要說。」

  我輕輕地說出這句話。

  我知道,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和自己說的話自相矛盾。只不過,一想到我們可能最多就到明年的這個時候,那樣的焦慮就使得心裡微微躁動。

  那傢伙之所以會選在這種日子告白,說不定也是為了給自己一個能好好衝刺的理由。

  如果被拒絕了,就可以死了這條心專心準備學測。

  而我擔心在某個我看不見的地方,她會再像今天這樣被欺負。不,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如果可以,能在身邊守護她的話,不論是以何種身分,那都沒關係。

  只是想把這句話說出來而已。

  或者更單純地,是希望能讓這最後一個暑假變得有意義。即便有可能提早結束。

  「…………」

  身邊的她沒有回應,雙手靜靜扶著欄杆。

  或許還是不應該在這種時間點說的,畢竟她才剛失戀。偶爾也讓妳嘗嘗我的滋味吧,我忍不住使壞這麼想。

  「如果妳最後還是沒人要,跑回來找我,到時候我會考慮的。」

  我以半開玩笑的語氣這麼說道,隨即把最後一口飲料飲盡,丟進回收桶。

  「走吧。」

  再下去可能氣氛會變得更尷尬,在變得無法收拾之前撤退吧。當我這麼打算,準備離開之際,背後的衣角又被扯住。

  一回頭,她的手輕捏在胸口,瀏海遮住眼睛,頭因吸氣而變得更低。然後她的手抬了起來──

  ──咚!

  捶在我的背後。

  她抬起眼,用力抿著嘴唇,卻露出不甘心的眼神。不,看起來比較像在生氣。

  『……為什麼不早點說。』

  她用力比畫著,從揮動的力道感覺得到她的情緒。

  「……啊?」

  『這種事為什麼不早點說!』

  「早點說?呃,說了又能怎麼樣……」

  她依然用一副倔強的表情瞪著我,可是一點威懾力也沒有。

  『就是你這種態度!』

  「態度?」

  『讓我以為……自己沒有機會……!』她的態度一度強硬,到了中途卻弱了下來。

  「……機會?啊……」

  我眉頭一皺,隨之某條線在心中連接起來,懸空的不確定感使疑惑脫口而出。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自己想。』

  說完,她徑直走過我的身邊。

  我頓了幾秒,隨即跟了上去,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所以妳喜歡我?」

  不小心被增幅──不,說不定我有點故意,大到讓路人都回頭的聲音使她嚇了一跳,猛地轉過頭來。

  『才沒有!』

  「哈……女人真難懂耶。」我有點無奈。

  『……誰叫你現在才說。』她不悅地表達。

  「這樣說也是啦,誰叫…………咦,等等,所以說……」

  搔著頭,我忽然察覺不對勁。

  她之所以動不動就喜歡上別的男生,是因為我讓她誤以為自己沒機會了?會這麼做,是為了在一開始要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親自把她送作堆的人,其實是我嗎?

  原來──我才是那個笨蛋?

  ……不會吧,這樣我也太虧了吧,不是說默默守護的男人才是最帥的嗎,我怎麼就被自己背叛了?

  「我還有機會嗎?」

  我厚臉皮地問。

  『這種事不要問我……』

  她看似有些鬧彆扭地轉過頭,不過腳尖並沒有轉向,看起來似乎並不是那麼無望。

  「為什麼啊?」

  她以眼神投以困惑。

  「為什麼是我?」

  雖然不是說自己毫無價值,可能頂多還有被螞蟻啃食的營養不良的蘋果那種程度,但是我絲毫無法明白她為什麼會對我抱有那樣的情感。

  她的成績好,個性善良,長相可愛。如果不是因為外在因素使得大家在看待她時容易戴上一層有色鏡片,她其實是個條件很好的女生。

  怎麼想都不認為我配得上她。

  『……你是唯一會平等跟我互動的人。』

  「哎?」

  她的目光微微低垂。模樣看起來不像在難為情,而是在回憶過往。

  『你對待我的時候,不會露出過度在意的態度。你會普通地跟我說話,普通地開我玩笑,普通地罵我。我覺得只有跟你相處的時候,能自在地做自己。』

  「……」

  『能讓我覺得自己像個正常人。』

  她抬起水潤的眼眸,微縮下巴。

  『很奇怪嗎?』

  「……嗯,不會。我覺得這樣的想法很正常。」

  正因為天生下來就和別人不同,所以才會更去顧忌他人的眼光。而且偏偏她又有點「特別」,導致自己像是活在牢籠中的觀園動物。

  可以理解,卻又有點遙遠。

  我們何嘗不是如此。活在他人給定的框架之中,做我們該做的樣子,而不是想成為的樣子。

  所以才渾渾噩噩,漂泊不定。伸長脖子祈求他人理解,卻不敢踏出一步,身子才會陷在泥土裡。

  這樣子做有什麼不對嗎?我看著她,思考這個問題。

  然後意識到一件事。

  她從來沒有向他人祈求些什麼。是她沒辦法像我們一樣靠話語來博得注意,還是因為性格使然,讓她無法替自己爭取嗎?

  都不是,只是沒那個必要。因為我們沒辦法改變環境,所以只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而比起她,我卻連這點事都沒做好。

  啊。

  這樣啊。

  原來導致這個狀況的人,是我自己。

  私自寄予期望的人,是看不到那隻手的。只有先嘗試抬起腳跟的人,才有資格去握住別人伸出的手。

  只有確切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才有可能遇見理解自己的人。

  就只是這樣子而已。

  「那個,我可以提一個要求嗎?」

  我開了口。她圓潤的雙眸瞅著我,水藍色的髮梢舞動,像乘風破浪的帆船。

  我轉身面向河畔,觀望即將落下的夕陽。

  「如果到時候我做到了,再給我一次機會。」

  『……』

  她沒有多問,靜靜地佇立在旁邊,像在等著我的答案。不,承諾。

  今年是最後的暑假。

  也可能是我和她的最後一個暑假。

  不過,在剩下這不到兩百天的日子裡,或許還有機會改變些什麼。

  必須是自己去做到的才行。不能靠著漸少的數字催促,那不會是自己想要的。

  非做不可。

  為了不讓明年的現在,成為我們分別的起點,我必須告訴她。

  而且不能借助她的力量。我不能像那些人一樣,總是將錯誤的期待放到他人身上。

  必須用自己聲嘶力竭,僅能代表自己的聲音,去抓住一切。

  去抓住她的手。這樣才能保護她。

  我將手掌緩緩移到臉頰兩側,深吸一口氣,然後──將這輩子希望能做好的第二件事,全力吶喊:

  

  「──明年,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吧!!」

  

  她的頭隨著夕陽輕輕點落。

  我帶著沙啞的喉嚨回以微笑。希望這一次,能夠好好地被她看見。



──《大聲公女孩》。完


【後記】

YO咪那桑,感謝閱讀

復健短篇,望各位觀看愉快

2022就快結束了,感覺這可能會是年底前最後一篇發文…有任何心得都歡迎留言告訴我,畢竟我出現的機會也是不多呢…(拭淚)趁這條魚還有活力的時候多戳幾下啊

聽說原創星球十一月底公布複選名單,在此預祝有參賽的各位都能入圍,明年順利上台領獎,然後摔獎盃出書

最後


我是熟魚片,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好吧,了解諾(*‘ω‘ *)
2022-11-18 14:25:22
熟魚片
我依然是那個良善守序的魚片
2022-11-18 15:35:38
西因娜
感覺這篇好多說得很好的話語,看得很有感悟呢[e16]
有時候不主動可能就會錯過好多機會,所以我要趁現在戳戳魚片!σ`∀´)σ)`ω' )(?
2022-11-24 16:04:10
熟魚片
嗯?真的假的,不都是男主角在耍白目嗎(
【恭喜西因娜獲得魚油兩滴】
2022-11-24 18:18:58
墮落之軀
神作目前大大的作品裡最喜歡的應該是這篇了(含長短篇)
2022-11-28 00:48:57
熟魚片
咦?沒輕⋯輸了嗎⋯⋯
2022-11-28 17:59:16
ソケノ‧諾
真的是難得的短篇(拿竹籤戳
不小心放大那一句「——所以妳喜歡我」好故意XD
魚片新年快樂~
2023-01-03 19:17:17
熟魚片
女孩系列快要絕種了,地方的魚片需要大家的斗內(捧碗
ソケノ新年快樂~
2023-01-03 20:54:06
ソケノ‧諾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那麼請魚片收下這罐「十分饗受」醬油膏(?
2023-01-03 21:18:05
熟魚片
哇,還真的給我斗,感謝啦qq祝你有美好的明天~
2023-01-03 21:36: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