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什麼──這個世界居然沒有輕小說!?》第三章02

熟魚片 | 2022-04-06 12:00:07 | 巴幣 254 | 人氣 159

連載中什麼──這個世界居然沒有輕小說!?
資料夾簡介
★原創星球第一屆寫作爭霸戰【大獎】得獎作品★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你說什麼,這個世界居然沒有輕小說嗎嗎嗎────!!」

第三章
在異世界尋求輕小說是否搞錯了什麼】02
──》》點我跳轉作品介紹《《──


  二十分鐘後,我翻過最後一頁的輕小說原稿,將其闔上。

  一抬頭,赫然發現緋璃夏不知何時搬了張椅子正坐在我面前,身子微微前傾、雙手緊握胸口,興奮問道:

  「怎、怎麼樣!」

  「嘩!別突然嚇人啊!」

  「如何如何?有什麼感想嗎?」

  緋璃夏似乎滿心期待著我的發言,兩眼睜得圓溜,金瞳閃閃發亮。

  我搔搔臉頰,停頓了幾秒後說道:「總體來說,是一部有趣的作品,沒想到妳真的會寫小說。」我將閱讀後的感受如實以告,接著補述。

  「雖然故事還進展不到一半,但不論是題材還是角色塑造,都給人很強烈的第一印象,劇情的部分也埋藏不少小巧思。」

  「真、真的嗎!太好了──」

  緋璃夏聽到這短短的評語後,開心地大喊,高舉雙手原地跳躍。

  ……有需要這麼開心嗎?

  「不過……也有一些我認為可以更好的部分就是了。」

  「咦?哪部分?」緋璃夏停止動作,歪了歪頭問向我。我重新翻開原稿,邊在腦中組織語句。

  「首先是開頭的部分吧,鋪墊有點長,如果妳是這種以奇幻搞笑風格為主的作品,可以在一開始就使用開門見山來吸引讀者目光。」

  「……」

  「然後在第三章的部分,似乎有點塞進太多資訊,扣合主線的話,只要稍微提及主角的心意即可,重點放在後續行動會比較好。」

  「…………」

  「再來是起到承的推進,有些過於冗長,相似的戰鬥場面重複太多次,可能導致讀者還沒讀完就喪失耐心,平衡要拿捏一下……」

  「………………」

  「最後就是……哎,妳還好嗎?」

  滔滔不絕講一長串後,我察覺到緋璃夏的狀態有異。那雙金瞳雖仍直勾勾地盯著我,眼眸深處卻隱隱閃動著一絲我無法理解的情緒。

  糟糕……!忘記作家都是自尊心很強的生物,我剛剛那自顧自的一長串評語會不會傷到她?覺得我很自以為是?

  怎、怎麼辦……沒遇過這種狀況……總之,先道歉不會錯。

  「那個,緋──」

  「車木魚,真沒想到!」

  「……咦?」當我開口準備先賠個不是,緋璃夏霍然傾身!

  「沒想到你能夠說出如此精闢的見解!我對你刮目相看了,原來你不是個只會利誘少女的肉體來補償自己的傢伙嘛!」

  「在妳心裡我是這樣的形象啊?」那擺明就是妳擅自腦補的吧。

  「之前看過我小說的人,都沒有能像你這樣道出具體評論,他們都只是露出狐疑的眼神,然後說一些很模稜兩可的意見……」緋璃夏說著,嘴角泛出一絲苦惱,但隨即她的雙瞳瞬間放大,身子迅速前傾,「吶,我很好奇!為什麼車木魚你會這麼懂呢?為什麼能夠一眼看出問題呢?」

  「啊……這個嘛……」突然被這樣一問,我有些木然,一時半刻無法回答。

  「嗯?怎麼不說話?告訴人家嘛,就我所知,一般人可是說不出像這樣的意見哦?」緋璃夏閃閃發亮的金瞳,徹底透露出她的旺盛求知慾,那股氣勢彷彿要將人死死釘在空中。

  看見她這副模樣,我哀聲輕嘆一口氣。

  「也沒什麼特別的,就只是我之前很喜歡閱讀輕小說而已,而且我也曾經──」

  說到這,我沒繼續說下去。

  「咦?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我搖了搖頭,接續說道:「我想說的是,這類東西看多了,自然對文章會有一定敏感度,就只是這樣。」

  我輕描淡寫地帶過,緋璃夏聽了,雀躍地微張她粉嫩的小口,好奇心似乎又提升了一個等級。為了怕她又問出什麼問題,省去回答的麻煩,我率先接續上一個話題。

  「話說回來,講到模稜兩可,這也剛好是我想說的最後一點。」

  「嗯?是什麼?」

  我輕咳幾聲,緩緩道出存於她作品之中,最令人感到費解的地方。

  「那就是──妳的題材過度奇葩啦!」

  「咦……咦咦咦!什麼意思,你剛剛不是才說很有趣嘛!」

  「有趣歸有趣,但是也不能過於超脫常人思維啊!」

  我將手指按住太陽穴,神色有些痛苦地回憶。

  「渾身肌肉的猛男型主角在某次意外不幸變成一隻筋肉兔人,不僅頭上冒出兔耳、屁股長出毛球,連體毛都變成粉紅色。如果沒有解除詛咒,主角經過三個月就會變成真正的兔子,結果他竟然遇到一個不願意幫他變回人類的病嬌女主角,希望他永遠保持兔樣當自己的寵物,如果不服從,就要把他做成燉兔肉……請問緋璃夏小姐,這都是些什麼跟什麼啊,恐怖小說?」

  順帶一提,這疊原稿最後的故事斷在主角即將與反派在屋頂上展開決戰的橋段,看來我之所以會淪落於此,都是拜這段劇情所賜。

  「──咦!但就是這樣才有趣啊!」緋璃夏驚呼。

  「有趣歸有趣,但也要顧慮一下讀者的感受啦……這種劇情誰吃得下去。」

  「不會吧!吃不下去嗎?那要怎麼辦……人家都已經寫到快一半了說……」

  緋璃夏罕見地露出苦惱的表情,抵著下唇撇過頭去。

  「唔……是還有修改餘地啦,大概就是換掉角色性別或屬性,調整主線任務及劇情,然後把讀者難以接受的發展拿掉。」

  「那不就是全部重寫嗎!」

  「原來妳聽得懂人話哦!」

  緋璃夏很快地打起精神,看向地板呢喃:「好吧,要重寫也不是不行啦……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人家是一旦開始創作就會完全投入的類型,沒有辦法像車木魚你這樣客觀地審視作品耶……如果再來一次,可能還是會有同樣的問題……」

  ……暴走型創作者是吧?和妳的性格如出一轍,都屬於完全不顧別人感受的類型呢。

  「──啊!!我知道了!!」

  看吧,就像這樣,毫無預警地大喊,置我的耳膜生死於度外。

  「知道什麼了?」我掏了掏耳朵、半睜著眼,不抱期待地看向緋璃夏。

  現在的我已經明白,只要緋璃夏說出「我知道了」這四個字,鐵定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下一秒,果然我的預感靈驗了。

  只是這一次,朝著我預料不及的方向發展。

  「──車木魚,你來當我的助手吧!」

  「呃……什麼?助手?」

  我一愣,緋璃夏陡然一踩,向前抓住我的雙手!

  「沒錯!只有你了……只有你有辦法……」

  隨著我們之間的距離拉近,我窺見她的眼中夾雜著一絲……不對,是幾乎快要滿溢而出的光芒!

  「什、什麼東西?等等,妳太靠近了,先離我遠一點!」

  雖然不像剛才倒地時的零距離接觸,但這次緋璃夏是有意識地將那張白皙臉蛋正對著我,溫熱鼻息直接吹在臉上,搔得我耳根發癢,不敢呼吸。

  「只有你有辦法……」

  「什麼辦……妳先放開我的手再說!」

  「──我不放!」

  「!?」

  無以名狀的強大魄力傾瀉而出,使我霎時一震。寄宿於她眼神之中的堅韌意志彷彿在告訴我:「你沒有拒絕的空間!」

  「我在剛剛全部明白了!只有你了,車木魚……只有你有辦法──完成人家的夢想!」

  「……!」

  緋璃夏的嬌軀向前傾倒,雙手更加緊握我的拳頭,一步步將我向後逼退。

  「妳、妳到底在講什麼?沒頭沒尾的,什麼夢──」

  話沒說完,我的腳跟頓時少了著力點,身體失去重心向後倒去,臀部隨之傳來柔軟的觸感。一看,墊在屁股下方的是塊枕頭。

  「人家的夢想……」

  緋璃夏的低語將我的注意力拉回,再次近距離對上她的瞳孔。

  凝縮於那雙瞳孔深處的只有對於所求之物的渴望,恍若飢餓的獵食者瞄準獵物般,緋璃夏以驚滔駭浪之勢,迅猛地對我道出令人為之一震的話語──

  

  「人家的夢想──是在這個世界成為輕小說家!!」

  

  就像被從天而降的轟雷狠狠劈中一般,我的眼前一片泛白,意識彷彿受到了極大的衝擊而剝離。明明只有短短三秒,我卻覺得時間靜止了好幾分鐘。

  「……妳說什麼?」我回過神來。「這個世界……沒有輕小說啊?」

  「我知道!」緋璃夏迅速回答。

  「既然知道妳還……」

  「那又怎麼樣!」

  猶如這是個蠢問題,根本沒有提問的必要,緋璃夏緊接著道出迄今為止、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妄言:

  「既然這樣,只要在這個世界建立輕小說文化不就得了!」

  …………

  我面容呆滯地望著眼前的少女,一雙炯炯有神的偌大金瞳也回望著我。

  時間再度凝結。

  ……有沒有搞錯,這女的是認真的嗎?為什麼她能把這種事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拜託一下,這裡可是異世界耶?在異世界大家只會想要冒險、開後宮或者成為勇者擊倒魔王吧?

  輕小說這種東西,才不會在這種地方出現吧?

  什麼輕小說家、什麼從零開始建立輕小說文化……連膝蓋上的毛孔都知道,這完全是癡人說夢!

  ……可是。

  可是為什麼……望著眼前這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紅髮少女,此刻的我卻認為,她的執念、她說的每一句話語、要求和妄言,竟不包含一絲虛假。

  「……為什麼是我?妳說的助手,是指幫助妳成為輕小說家對吧?我不是作家,也不認為有辦法幫得了妳,為什麼要找我?」

  「因為這是命中注定!」

  又來了,這女的又在胡說八道。

  「我才沒有胡說八道!」

  「妳會讀心術喔……」

  「會這樣說是因為!」緋璃夏加重語氣:「你和其他人不一樣,有辦法一針見血地提出對人家作品的實用建議呀!如果要寫出有趣的輕小說,成為厲害的輕小說家,絕──對會需要你的幫助!」

  聞言,我嘆口氣道:「換言之,妳所謂的助手,其實就是『編輯』吧?」

  希望我幫忙潤稿、提出修正建議,又要幫助她成為輕小說家,這不就和出版社的編輯一樣嗎……雖然真正的編輯要做的事包山包海。

  「啊……編輯,對耶!」緋璃夏恍然大悟,隨之歪頭,「但是這個世界沒有編輯吧?你在說什麼呀?」

  「這個世界也沒有輕小說啊!」妳才到底在說什麼!

  「──不管!」緋璃夏似乎打算直接跳過這個話題,朝我喊道:「總之我覺得呀,只要能夠跟車木魚你組隊成為搭檔的話……一定會發生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的!」

  「這種把我當成諧星的說法是怎麼回事?」

  「不是啦~你想嘛,如果不是遇到你,我就沒辦法順利取材,也沒有機會品嘗到那麼美味的龍蛋!而且而且,你還給了人家寫作上的寶貴建議,短短不到一天能獲得這麼多靈感和取材機會,都是托了你的福哦!」

  「我倒覺得要不是因為妳,我根本不會遇到這些鳥事。」

  「好過份!我們可是同鄉耶!」

  「正因為是同鄉,我才覺得加倍心痛啊!」

  好不容易在這個世界他鄉遇故知,對方卻是個滿腦子取材的暴走魔法師,一見面就把我家拆了、龍蛋煮了,還害我差點去見爺爺。明明只是來借宿一晚,卻莫名演變成緋璃夏敢死隊的招募會……

  我上輩子應該沒做壞事才對,為什麼遭受如此不幸?

  「啊~」緋璃夏忽然抵住下唇,像是想到什麼。「你是在擔心沒地方住對吧!放心,我會讓你住下來的!」

  「講得好像我已經答應了一樣?」

  「還是說車木魚你欲求不滿?」

  「為什麼結論是這個?」

  有理說不通。緋璃夏自顧自地手抵下巴,朝天花板望去,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我知道了!」

  緊接著再次喊出那受到詛咒的四個字。

  「如果車木魚願意成為人家的助手的話──我就替你實現一個願望!」

  「……願望?」我遲疑地答道。

  「沒錯,願望!」緋璃夏興致勃勃地接著說:「不論是要一棟房子、再幫你打一顆龍蛋,或是當你的一日女僕都可以哦!啊,但如果是那個那個的話就要考慮一下了。」

  「那個那個是什麼啦!」

  「怎麼樣,是個不錯的交易吧!」

  「……」

  頓時之間,面對緋璃夏的逼人氣勢和莫名其妙的提議,我竟答不上一個字。

  「不說話就是默認嘍?」

  「別擅自幫別人決定。」

  「咦~你就來當人家的助手嘛!在完成你的願望之前,除了包住包水包電還包三餐哦~就算沒了家也不用擔心吃住的問題!啊,但可能不會讓你睡就是了。」

  「又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乍聽下還以為是包養。

  我嘆氣、重新抬起垂下的頭,望向緋璃夏。只見她嬌嫩臉蛋上的堅毅神情,從剛剛到現在都沒變過。

  那雙緊緊握住的雙手,依舊不斷散發出「若你不答應人家就不放」的懾人氣魄,沒有鬆開的跡象。

  「……」

  就這樣僵持了一分多鐘後,猶如一腳踏入陷阱的困獸,最終放棄了垂死掙扎,我仰天長嘆,無力地朝緋璃夏問道:

  「……如果沒做到呢?」

  「咦?」

  「如果妳最後沒有辦法做到呢?寫不出心目中的輕小說,世人不願意接受妳的作品,搞不好還會被批評得一文不值……最終無法順利完成妳所謂的『夢想』,到時候……妳要怎麼辦?」

  「這種事情做了才知道吧?」

  毫無猶疑且迅速,緋璃夏以澄澈的雙眼、爽朗的口吻答道,好似我的問題對她而言根本不是問題。

  「妳……就不擔心會失敗嗎?」

  「嗯……會呀,怎麼可能不會。但這無法成為阻止人們追求心之所向的理由吧?而且對我來說,比起整天煩憂,先做再說還比較容易呢。」

  這瞬間,我理解了一件事。

  緋璃夏和我,是屬於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總是朝著光源前進,帶著衝勁和不斷燃燒的熱情,讓她的背影絢爛得彷彿照亮漆黑海洋的奪目紅寶石,讓底下的生物不自覺想要游近一瞧。

  「夢想……是嗎?」我的頭低垂,喃喃自語道。

  而後,我閉上雙眼,長吁一口氣,像是要做出最後的頑強抵抗。

  「啊啊,真是……」

  只不過,最終仍舉起雙手投降。

  重新抬起臉,我對著眼前這名無法捉摸的少女說道:「知道、知道了啦,我答應就是了吧?」

  「真──真的嗎!太好了!!」

  一聽聞我的答覆,緋璃夏高聲喊叫,揚起天真燦爛的笑容,猛拉著我的手上下晃動。

  「別、別再晃了了,快點鬆鬆鬆手──!」

  見我被晃得上氣不接下氣,緋璃夏這才收手,朝天比了一個大V字形的勝利手勢,高喊著「耶!」歡呼。

  我備感無力地垂下重獲自由的雙手。

  沒轍……真沒轍啊,就這樣上了賊船,未來會發生什麼簡直難以想像……

  就在我如此心想,像是呼應我的擔憂一般,一陣柔軟的觸感自手背傳來。明明才感嘆到一半,新的問題又猝不及防地發生。

  順著那道觸感,我暼向下方被我坐壓住一半的枕頭,再一掃視線前方的被褥和單人大小的床鋪。我吞下一口唾沫、抱著不安的心情開口:

  「那個……請問一下喔,我今晚睡哪?」

  「嗯?當然是睡床啊。」面對我的提問,緋璃夏理所當然地回答。

  「……那妳要睡哪?」

  「當然也是床啊。」貌似不明白我這麼問的用意,緋璃夏偏過頭,皺起眉梢,「睡覺不睡床的話,還能睡哪?」

  「……………………」

  我沒有立即追問下去,只是放任思考斷線,全身一癱,半躺在半硬不軟的床舖上。

  看來今晚,又是個漫漫長夜啊……

創作回應

符晴
作家強迫收編編輯
2022-04-06 12:43:25
熟魚片
我也去收一個好了
2022-04-06 20:19:1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自尊心很強的生物www
不過沐雲桑說得對諾(´,,•ω•,,)
2022-04-06 13:02:47
熟魚片
自古文人相輕,自尊心可說是作者的詛咒之一吶諾(´,,•ω•,,)口吻小精靈化
2022-04-06 20:22:05
ソケノ‧諾
暴走型作者聽起來很好笑ww
緋璃夏終於盧到車沐雲了,不過感覺是苦差事呀 (ノ∀` )
2022-04-06 13:33:11
熟魚片
要是也配上一個暴走型編輯說不定可以毀滅世界
2022-04-06 20:23:39
翔君
恭喜緋璃夏收服苦命編輯一隻,美少女願意為你實現一個願望,這種機會要好好把握啊車老兄!
認真講,我其實很喜歡緋璃夏,是現實世界裡遇到她這種女生的話會認真喜歡上的那種喜歡
(不過還是除去過度暴走的部分再說吧)
2022-04-06 14:36:53
熟魚片
進入了沒想像中好混的異世界成為菜鳥編輯,負責的作家還是有病火球女?

不可以!你要喜歡,就要喜歡她的全部!要有被燒成灰燼的覺悟,走向地獄的骨氣!上吧,翔君,就決定是你了——
2022-04-06 20:28:4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