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學長,請問可以坐你腿上嗎?》

熟魚片 | 2021-12-28 17:32:21 | 巴幣 6716 | 人氣 487


移動的公車上,喧囂的早晨,薄薄塵埃在窗外閃爍。車廂內擠滿了上學的人潮,襯衫、裙子、長褲、長襪,撇開性別不談,至少就有三種不同的款式。不論是男是女,每個人總是低著頭看著發亮的螢幕,耳朵戴著沒有線的機器,安靜地度過這平淡無奇的早晨時光。

我瞥著窗外熟悉不過的風景,手托著腮,感受這百無聊賴的氣氛。忽然,我看見在擁擠的人潮中,有一名黑影不斷移動,明明還沒有要下車。我心想大概只是想要喬個舒適的位子,並沒有在意。

那名黑影逐漸朝我靠近,最後停在離我不到零點五公尺處。

我坐在車廂中間的單人座位,旁邊原本站著一個男生,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他好像被擠到旁邊去了,能感受到他的餘光似乎正瞪著把他擠走的人影,不過並沒有聽到道歉。

一大早就有這麼沒禮貌的人,世界依舊和平。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學長。」

聲音似乎是筆直地朝我而來,為了確認,我轉過頭去。

是一名留著亞麻色長髮的少女,身穿與我同款的女性制服。

我眨眨眼,抬頭望去,看見一對圓潤的雙瞳正直勾勾看著我。我彎起手指比向自己,拋出一個疑惑的眼神。

「嗯。」只見少女點了一個頭,面露笑意。

我今年二年級,沒有參加社團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叫我學長。

「……怎麼了嗎?」

一大早被不認識的學妹搭話,難不成是要我讓位嗎?看她的手上提著一大包像是行李的背包,似乎很重。

「請問我可以坐你腿上嗎?」

「喔,當然可以…………蛤?」

我起身到一半,戛然而止,懷疑是不是自己幻聽。

「妳說什麼?」我抬起頭再次確認。

「請問我可以坐你腿上嗎,學長?」

看來聽力完全沒問題,太好了才有鬼。

而且車廂內的學生們就算戴著耳機,聽力似乎也非常良好,紛紛轉頭看向我們這邊。

「…………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

「知道,我想坐在學長的大腿上。」

「我也知道,我不是在問妳這──噗嗚!」

不由分說,少女像是在對空氣確認,自己點了個頭後坐了上來。如她所言,墊著她柔軟屁股的是我的大腿。

「妳妳妳妳、妳幹啥啊!」

突如其來的柔軟衝擊讓我失聲。

「啊,好舒服~」

「什麼好舒服,快下來!」

「學長,人家要不行了,這東西好硬,快要頂不住了……」

香氣撲鼻而來,腿上前所未有的觸感讓我幾乎失神,眼前少女卻像是美少女遊戲裡面的人物一樣用嬌甜的嗓音說著讓人誤會的話。

什麼好硬?我的拳頭才要硬,現在全車廂都往我這邊看了。喂,司機,好好看路!

「妳到底在幹嘛,快點下來!」

「可是……包包好重,而且那東西壓得我好痛……」

她用令人憐憫的嗓音如此說道,微微撇過頭來看著我。

「那東西是什麼東西!」

「包包裡面的東西。」

「那我起來讓妳坐啊!妳幹嘛要坐我腿上?」

「因為很舒服。」

「舒服個屁啊!怎麼想都是椅子比較舒服吧?」

「不要,人家就要學長的大腿。」

她的語氣非常堅定,甚至抱住手上的大包包,彷彿絕不退縮。

「…………妳知道全車的人都在看我們這邊嗎?」

「學長是會在意別人眼光的人嗎?」

「是。」

「但我不是。」

「乾我屁事!」

毫無進展的對話,我彷彿在跟一個NPC講話。

啊,不行了,雖然嘴巴上那樣說,但是我的某個部位卻不聽使喚開始有反應,這樣下去真的不妙,她坐得毫不留情,幾乎要填滿我整個大腿。

「妳不要亂動啊!!」

「可是一直車震,會滑下來嘛。」

「公車震動就公車震動,講什麼車震!」我真的要發瘋。

「學長,這個世間有許多無法掌控的事,你就認命吧。」

「為什麼是妳跟我說教?話說妳到底是誰啊,我不認識妳吧?」

那位自稱學妹轉過頭來,嫣然一笑。

「初次見面,學長,我是你的葉瑾。」


***


結果,我的大腿就這麼被霸占直到下車站,也就是高中門口。拜她所賜,我從下公車一路走到校門口內,只能用書包遮擋自己的下腹部,奇怪的走路姿勢,引來旁人的側目。

她就像陣風一樣,咻一下消失在我眼前,毫無責任感。

我的一大早被弄得疲憊不堪,精神遭受到偌大衝擊導致上午的課幾乎聽不進去。沒想到校內居然有一個這樣的怪人,明明已經第二學期了,我卻是前所未聞。

不過算了,之後大概也不會再見到她,或許晚點醒來還會發現這是一場夢。一場被眾人的目光羞辱的夢。

沒錯,我肯定現在也還在做夢,她又出現在我面前了。

「嗨,學長。」

「為什麼妳又來了……」

「什麼說法,好像我是蟲子一樣!」她略微鼓起臉頰。

現在是放學時間,但她卻像是刻意等我一樣堵在校門口。

「……有何貴幹?」

「陪我去一個地方,學長。」

「蛤?」

「走吧,再不快點就要天黑了。」

「喂……」

她拉著我的衣角,完全沒打算管我同不同意,就這樣一路來到公車站。

「要坐公車?」

「嗯。」

「我拒絕。」

「咦咦咦──!?為什麼?」

「這種問題還要問嗎?」

「學長會害羞?」

「妳已經打算那樣做了是吧?」說完,我調頭就走,就算走到腳斷掉我死也不搭公車。

「啊,等等學長!」

我沒有理會她的呼喊,徑直向前走去。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我不坐你大腿就是了嘛!」

「……」我轉過頭,回以質疑的眼神。

「相反的,學長要陪我去。」

她收起笑臉,用認真的眼神這麼說。仔細一看,她長得還挺漂亮的,其實不搞笑的話,很有女人味。

「……哎,我知道了啦。」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男人難為無女之約。眼前有個美少女用那種口氣哀求我,我還是必須得不負眾望讓故事推展下去。

我走回原位。「要去哪?」

「總之先回學長家吧。」

「喔,也好……不對,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

這女的總是平淡中出奇,順理成章卻嚇人。

「難不成妳在跟蹤我!?」

「學長在說什麼,你哪站上車,那兒就是你家不是嗎?」

啊……說的也是,如果她比我早在公車上,就會看到我從哪一站上車。

「可以是可以,但去我家要做什麼?」

「我想去學長家附近的某個地方。」

公車來了,我們上了車。

結果,她還是坐在我的大腿上。


***


我們來到我家附近的一間冰店,她說她想要吃冰,由於天氣頗熱,於是我也點了一碗,沒想到到最後送上來真的只有一碗。

「……妳的呢?」

我來回望著自己點的芒果剉冰以及葉瑾。

「我想跟學長吃一碗。」

「妳都這樣嗎?」

「什麼怎樣?」

「沒事就跟不認識的男生靠那麼近。」

她沒有回覆,只是笑著盯了我一會,然後拿起其中一支湯匙,舀了一口雪白的冰送入口中。

「難道學長會害羞?」

「我的問題才不是這個。」

我也跟著拿起湯匙,往不同的方向一挖,吃起眼前的剉冰。

「學長真純情呢。」

我沒理會她的調侃,剛剛在公車上又叫囂了一陣子,現在口很渴。

等到冰就這樣默默吃到一半時,嚴格來說是我沒地方好挖時,我抬頭問道:

「所以呢,妳就只是想來吃剉冰?」

「對唷。」

這理所當然又讓人有點火大的語氣是怎樣?

我放下湯匙,拿紙巾擦了擦嘴。

「那就這樣吧,我先走了。」

「嗯!」她邊說邊含下一口冰,面露笑容。

喔?沒想到挺乾脆的,還以為她會再糾纏我一陣子。

「學長,明天見!」

「明天……喂,我才不要。」

好險好險,差點又落入她的陷阱。

「咦……難道學長……不想再見到我了?你嫌棄我了?」

用堪稱一秒落淚的速度,她的細眉垂下,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我甚至無法判別這是做作還是開玩笑,只能愣在當場。

「學長是把女人玩完就丟掉的渣男嗎……」

「注意妳的說法,我什麼都沒做,反而是我被妳硬上兩次。」

「果然主動的女生沒有價值,媽媽說的都是真的……嗚嗚……」

「…………」

為什麼好像我變成壞人了?這是情緒勒索啊!

「啊啊,明天見明天見,走了掰掰。」

結果我只能丟下這樣的回覆。離去之前,葉瑾的臉上轉而露出嗤嗤的笑容,那副純真的嘻笑模樣讓我想罵也罵不下去,於是只好摸摸鼻子回家。


隔天,我又在公車見到她。她依然拿著大得不像話的包包,來到我的座位旁。

「學長,早安。」

「不要。」

「人家什麼都還沒說……」

「鋪毛巾也不行。」

昨天放學她在我的腿上鋪了一條毛巾,藉此假稱這是坐在毛巾上,而不是我的大腿上。

「這樣啊……那學長把褲子脫了。」

「!?」

此話一出,比昨天更盛的目光朝我丟來。我認得出來,裡面有一些和昨天同樣的人,八成已經在心中逐漸建構「啊~我們學校有個王八蛋」的形象。快別鬧了,我是無辜的!

「快點啊,學長。」

「我幹嘛要脫褲子!」

「這樣就是坐在腿毛上了,而不是大腿。」

「妳的價值觀有點奇怪!」

「學長再不脫的話,那就我脫了。」

說完,她真的放下行李,開始將紮好的襯衫拉出自己的裙子,準備解開裙子的扣環。

見狀,旁人開始朝我丟以譴責的目光。就說了我是無辜的啊!你們不能因為對方是美少女就這樣偏袒,這是歧視,歧視啊!

裙子被她脫到大腿的一半處,可以窺見底下黑色的布料。我趕緊伸手抓住她的手,汗珠不知何時已經爬滿整張臉。

「我、我知道了,我讓妳坐,讓妳坐就是了!」

「謝謝學長!」

於是,昨天的場景再度上演。

這次,周遭的學生們投以滿意的目光。


***


放學時分,校門口。

「嗨,學長。」

「…………」

我肯定是陷入了什麼萬劫不復的輪迴。

「今天要去哪呢?」

她撇頭道,手指抵住嘴唇,亞麻色的長髮流瀉而下。

「就去那吧!學長,一樣先回你家。」

我像是冥冥之中向什麼屈服了,抑或是擔心更加誇張的場面再度上演,這次我沒有反抗,乖乖跟她上了公車。當然,大腿依舊坐無虛席。

今天我們來到附近的一座公園,應她要求和她玩起了蹺蹺板。

已經好幾年沒坐了,屁股被擠得有點難受,但許久沒有體驗到的騰空感,還是讓我取回稍許童心。

晃著晃著,我開口問道:

「所以呢,妳該不會又只是想說,今天只是想來玩蹺蹺板而已吧?」

「是唷。」

她以與昨日相同的口吻回答。

「很好玩嗎?」

「很好玩。」

「那妳為什麼要找我來呢?」

「因為學長很好玩。」

我沉默著,思考著該如何與這個外星生物對話。

很顯然地,我想不到。

看見我靜默不語的模樣,這次換她問我。

「學長,你有想起什麼嗎?」

「……欸?」

我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學妹,露出了說是開朗也不是,說是微笑也不像的無可挑剔的笑容。她的眼睛圓潤,嘴角輕輕勾起。

「想起什麼……為什麼這麼問?」

「沒事,當我沒說。」

她乾脆地作結,然後跳下蹺蹺板,手上提著大包包,準備離去。

「學長,明天見。」

「喔、喔……明天見。」

她的身影消失於夕陽中,蹺蹺板再也蹺不起來。


***


今天大腿依舊被強佔了。

人類的學習力果然很強,除了新的乘客,已經沒有學生朝我投來奇怪的目光。感謝人類偉大的學習基因。

這次我們在公車上有一段對談。

「妳也差不多該告訴我了吧。」

「什麼,學長?」

「為什麼要一直找我?」

「我說過了吧,因為學長的大腿很舒服。」

「那妳為什麼不選隔壁大嬸的腿,看起來也很舒適,還比我大一圈。」

貌似是不小心說太大聲了,我感受到一股濃烈的惡意從旁邊射過來。

「不要。」

「那隔隔壁的女同學呢?她的腿肯定也很柔軟舒適喔。」

這次我有注意不要太大聲,結果反而勾引到一旁的男同學。整趟他都在假裝滑手機。

「不要。」

她再度回絕。

「我不是喜歡舒服的大腿,而是因為學長的大腿很舒服所以喜歡。」

「我開始聽不懂妳在講什麼了……」

「我倒是想問問學長。」

「啊?」

「如果不想讓我坐大腿,那你上公車後不要坐下不就好了?」

對耶,為什麼我沒有想到。人家都說人類會依照自己的潛意識真正的想法行動,原來我心底深處其實想被坐大腿?

「變態學長。」

「我覺得妳毫無資格這麼說。」

人果然是學習力很強的動物。我似乎已經適應大腿上軟綿綿的觸感,以及搔弄著鼻頭的香氣,還有那隨著車身晃動而清楚感受到的體重。

但就算再怎麼學習,還是有個部位一點長進也沒有。感謝人類偉大的繁殖基因。

唉,今天依舊是和平的一天。


放學時分,校門口。

「嗨,學長。」

歡迎各位來到輪迴第三輪。

「今天要去哪?」

這次沒等到對方開口,我率先拋出這個問題。

「學長家。」

「嗯,走吧。」

一如往常的答案,說完我走向公車站。嗯,真是有夠佩服自己的適應力,這種搶先一步的颯爽感覺真好。

「真的是學長家喔,有房間的那種。」

結果下一秒就被撂倒。

「……妳說什麼?」

「我想要在學長的家舒服一下。」

「用什麼舒服?妳要不要解釋一下!」

「當然是學長的大腿。」

她嫣然一笑,一點都不害臊地說著這種話。公車恰好進站,我愣在原地,被她硬是揪住領口拽上公車的座位,然後以下略。


「學長,我要喝麥茶~」

二十分鐘後,我的房間被妖怪入侵了。

「妳的大腦裡是不是沒有羞恥這個詞?」

「人家的羞恥全都被學長奪走了。」

這是我要說的話才對。

我嘆口氣,乖乖起身拿出冰箱的麥茶,倒進兩個玻璃杯中。

回到房間時,我看見她正襟危坐,意外地沒有亂翻我房間的東西,收斂起平時的玩鬧氣場,感覺看起來像是在緊張。

果然還是女生嘛,我心想。怎麼可能進到剛認識的男生房間裡會不感到擔心,我都擔心我自己了。

咦?這個意思是,終於可以換我捉弄她了嗎?

好吧,就讓妳見識看看男人的浪漫、殘酷的大人社會──

「學長。」

「啊?」

正當我有色無膽,想著要怎麼用言語捉弄她時,她以凜然的口吻對我說道。

「你有喜歡的人嗎?」

「…………………………………………………………啥?」

「有嗎?」她再次確認。

我吞了一口口水。

不會吧……竟是這種展開?

連日的早晨被少女強暴大腿,放學後進行沒來由的約會,然後對方主動進擊到對方家裡投懷送抱……?

從國小後就斷絕一切戀愛姻緣的我,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到來。

就算是我,也是會開心的。

不過,雖然開心,卻一點悸動也沒有。

「大概沒有吧。」

為了不傷到對方的心,我模稜兩可地加上了「大概」兩個字。

在這一瞬間,我的腦子閃過某種異樣的感受。

「是嗎。」

她面無表情地打開她偌大的包包,從裡面拿出了某樣與之不相符的物品──一個信封。

她將那個信封交給了我。

「那我走了,學長。」

說完,她便背起包包,乾脆地起身離去。我呆呆目送著她的背影從我房間消失,大門傳來砰的聲響,寂靜頓時渲染空間。

「……」

顯然地,我傷了一名少女的心,拒絕了讓自己脫單的機會。

不過本來從那天起,我就不再相信愛情了。

我打開信封,撕開了上頭的愛心符號,將裡頭折起的信紙打開來,上頭寫著──

「……咦?」

我眨了眨眼,將信紙來回翻轉,卻分不出正面及背面。

因為上面沒有寫字。

我再度審視手上的紙,發現這個紙張有點泛黃,很像小時候的空白筆記本樣式,適合用來傳紙條或是當作情書。

思及此,我的大腦又產生了異動。

那是一股莫名熟悉卻想不起來的感覺。和剛才回答她的問題時是一樣的感受。

這是怎麼回事。

回想起來,我的腦子裡鮮明地被那名留有一頭亞麻色秀髮、名為葉瑾的學妹所佔據。

似曾相識的感覺,卻又截然不同。

我想起這三天以來的相處。不斷坐我大腿,開我黃腔,手上帶著一個大包包,帶我去吃小時候常吃的冰店,還有熟悉的公園蹺蹺板。

來到我家的時候,也是熟門熟路地一下走在我前面,又像是發覺什麼似地退到我身後。

話說回來,我根本沒跟她說過我家有麥茶啊。

「…………」

惴惴不安的感覺逐漸在心頭擴大。

我端詳著手上的信紙,與遙遠的記憶中某個點相連起來,接著起身走向我的書櫃,搬出積了灰塵的箱子和雜物,拿出最裡頭的一個紙箱。

我拿出美工刀割了開來,打開紙箱蓋,拿出有點發霉的厚相簿。我隨意翻閱,裡面是我小時候大概五歲後到上小學後一年級的相片。我發現十張相片裡,八張都有另外一名短髮女孩與我相伴,而且都坐在我的大腿上。

我想起來了,以前那段時間,一直有個性格像男孩子的女生跟著我到處跑,她最喜歡窩在我的大腿上。以前小時候很單純,根本不在意那麼多。

只是升上小學二年級後,她就不在了。她因為家裡的關係轉學,我們從此沒有再見面,我甚至不記得我們最後說了什麼。

我放下相簿,然後往箱子深處翻,從一疊以前留下的作業簿和筆記本裡面,抽出一個信封。

上頭印著熟悉的愛心。

我的心跳逐漸加快,照著方才幾分鐘前的步驟,依序且相同地拆開來,小心翼翼拿出裡頭的信紙。

隨著步驟漸增,我的記憶也像是噴泉般逐漸湧現。

我打開折了兩半的信紙,盯著泛黃的紙張,雙手止不住顫抖。

下一秒,我奪門而出,大喊:


「────小葉!」


「唔呀──!」

一打開門,眼前閃現的黑影讓我不禁踉蹌,往前倒去。

「痛痛痛…………欸?小……小葉?」

我睜開眼,喊出了記憶中的名字。

相簿中的那個人──只是現在留了長髮,並且變得有女人味所以認不出來──彷彿跨越時空出現在我眼前。

「唔……學長……」

小我一歲的那個女孩,如今完全長成了我認不得的模樣。

「妳……」

她倒在我的身前,欸嘿嘿傻笑著。

「你終於認出我了,臭呆子。」

一反這三天以來的形象,她用了相當土氣、卻讓我熟悉不過的說詞。

我無可置信,不斷地眨眼。

「怎麼會……妳不是轉學了嗎?」

「是啊。」

「那妳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我轉學了啊。」

「咦……?」

「笨~蛋,好好看清楚。」她捏住我的雙頰,往她身體的方向看去。

「我這件制服都穿三天了,事到如今你還問這種問題?」

「……」我啞然。

這三天以來發生的事,全都在一夕間被我串上了。

「……妳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承認?」

「因為……我想看你什麼時候會想起來,結果……」

她像是很失望地這麼說,垂下雙眼,細長的睫毛抖動。

「……明明都帶你去小時候常去的冰店,一起玩的那座公園,給你的大腿瘋狂沙必死,結果……你什麼都沒想起來……」

接著,她轉以不悅的語氣,豎起眉毛。

「你這渾蛋。」

「怎麼罵人啊……」

說起來,她以前就是這樣,動不動罵人、掛粗口,活像個男孩子。

儘管如此,她還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對象。小時候的愛都是最純真無邪的,我甚至因為這樣……

「啊,那封信。」

「哼……終於想起來了嗎?」

「啊……嗯。」我搔著臉頰,有些害臊地說。見狀,她也微微倒抽一口氣,意識到我們談的話題,撇開視線,雙頰湧上紅潮。

那封信,是我小時候她來到我家時,我給她的信。

只不過,那封信最後她沒有帶走,人就這樣消失在我眼前。搬了家,轉了學,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展開了我不知道的人生。

當時年僅個位歲數的我,第一次嘗到失戀的滋味。

不過,現在的我知道了,那封信或許是她故意留下的,是為了在未來某一天重逢時,作為不被時光抹滅的信物。

我深吸一口氣,道出那熟悉的小名。

「那個,小葉……」

「叫我學妹,這樣比較有感覺。」

「喔、喔……那,學妹……」

「嗯……」

「請問妳可以坐……」

「……坐什麼?」

「就是、那個,可不可以坐我的……」

「坐什麼?重來一遍,我想要聽整句的。」

「妳好嚴格……」

「這不是當然嗎?我都說了這麼說次,換你說一次不會死吧?」

「我懷念有女人味的妳……」

「學~長~♪你說什麼~?」

「我知道了我說就是了拜託不要掐我脖子。」

我輕咳幾聲,重振旗鼓,深吸一口氣,然後將那句信紙上,小時候留下的約定脫口而出──


「學妹,請問妳可以做我的新娘嗎?」





【作者筆記】
一、那封信其實是學妹忘記帶走的
二、老是帶著大行李是因為等到學長想起來後要直接住進他家
三、關上的大門聲是學妹故意製造的聲音,為了躲在屋內嚇學長,結果自己被嚇到
四、公車上學妹脫褲子時露出的黑色布料,其實是安全褲

嗨各位好,當你讀到這邊時,代表你已經讀完了七千字的小說,請容我獻上由衷的掌聲,啪啪啪啪啪

本篇靈感來自九方思想貓的短文,想到了標題,結果莫名其妙就生出這篇,希望各位看得愉快,下次在公車上不妨也試試看,說不定會因此交到一名男/女友,或是進警察局

我是熟魚片,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肥宅鯊J shark
我也想要這種學妹
2021-12-28 23:00:57
熟魚片
我也ㄒㄧㄤˇ…對對對不起不要拉我耳朵
2021-12-29 12:29:09
愛的大叔
這麼可愛又傲嬌的學妹給我來一打!
2021-12-28 23:15:56
熟魚片
量產型d(`・∀・)b!?
2021-12-29 12:29:43
西因娜
直接住進去www,真是高效率的行動XD
學妹也很厲害,盡是用些擦邊詞彙,最後才發現,一直想歪的我才是真正的小丑啊![e17]
要是也能在公車上遇見可愛的學妹求坐大腿的話...Ψ( `∀)(∀´ )Ψ(等等
2021-12-28 23:18:19
熟魚片
坦白說本來的設定是學妹冒著離家出走的風險來找學長,如果最後學長沒想起來就要回家鄉,但後來覺得直接住進去更符合她的個性xd
沒事啦,想歪的肯定不是只有西因娜而已,可以瞥一眼樓上全都是共犯
那肯定是準備要被仙人跳了呢
2021-12-29 12:31:53
該隱
想當年我也幻想過自己會有個可以色色的青梅竹馬跑來跟我相認......結果最後找上門來的都只是想賣保險的嗚嗚嗚
2021-12-29 01:45:51
熟魚片
賣保險的青梅竹馬嗎?那真的是欲哭無淚,美好的少男心就這樣被摧毀了,但至少她還有想起你

…咦?原來是連青梅竹馬的屬性都沒有嗎
2021-12-29 12:34:14
柚子★
學長學妹的互動真的很可愛好笑又很甜,真棒♥,前面笑了不少次XD
看到中間以為是胃痛的失憶劇情(嚴格來講好像也是w,後面倒是意外的感人重逢,讚啦,就愛湊對
2021-12-29 19:57:40
熟魚片
好久不見(小說)的柚子,有笑就好,我自己重看也會笑xdd
篇幅這麼短要胃痛可能會讓讀者自律神經失調w我也最愛湊對了,high five!
2021-12-29 21:49: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