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永夜無光》第一章 穿越暨重生(3)

二日夾 | 2022-06-23 10:30:00 | 巴幣 126 | 人氣 46

第一集 永夜無光
資料夾簡介
恆久長夜,頌歌鳴響; 正義自由,絕不退讓; 永夜明日,亦將輝煌。


      就尤魯來看,重活一世的好處,就是臉皮厚度變得跟銅牆鐵壁差不多,可以抵禦各種意義上的外敵。他不止一次這麼想。

      證據就是當他面對著隊長的冷嘲熱諷也無動於衷,甚至臉上保持著一開始就反射性做出來的慚愧表情,正大光明的走神。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內心早就是個三十好幾的成年人的緣故,二十九歲的隊長在他眼裡就是個自大的後輩;而像這樣的人,前世的祁永曄在醫院裡看得可多了。

      「作為一個夜巡人,就該有夜巡人的樣子,成天遲到不守規矩像什麼樣。」隊長訓話時還高高昂著頭顱,眼神冷漠鄙夷,這種看人的方式再配上他那將近一百九的身高,頗有種睥睨天下的意思。

      難怪身旁同樣低著頭的泰特會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不過是他們遲到在先,給隊長抓到小辮子。自己理虧,再不滿也只能閉上嘴巴受著。

      看迪塞爾隊長平時也是這副高高在上,活像公雞走路時的模樣,真讓人好奇他到底為什麼都不會撞到東西。礙於身高問題,隊長仰著腦袋就根本看不到對方眼睛的尤魯毫無心理壓力的想著。

      那邊隊長還在絮絮叨叨的嘲諷:「真不知道教會養你們這群廢物巡守邊境做什麼,保護萊斯特由我們歐爾佳軍團和撐起光之結界的光明祭司們來做不就好了嗎……要是有聖子大人在,何懼『外界』那些低賤的蟲子和魔獸。」

      他愈說語氣愈是忿忿不平,顯然是陷入某種複雜的情緒漩渦,懷念、不甘、嫉妒、輕蔑等種種不同的情感混雜,揉合成一種瘋狂的神色。

      雖然不至於到感同身受,也並非完全理解,但尤魯多少能明白一點隊長的心情。

      迪塞爾.亞爾曼,一名有著鋼藍色銳利鷹瞳,神情相貌高傲的略有點苛薄,個頭瘦長高挑到不近人情的男人,出身於歐爾佳軍團的軍人世家──這點從他的姓氏便可知道。

      十歲便進入埃利奧特教會,侍奉當代的聖子。可以想見年少有為的隊長大人是多麼的風光得意,前途一片光明燦爛。

      畢竟在永夜曆時期,能夠侍奉聖子,向來是每個萊斯特的人民夢寐以求的殊榮。

      只不過,這樣的大好光景持續到他十五歲。

      永夜曆二百七十九年初冬月,聖子夫婦在一次尋訪他城中遭到暗殺,雙雙遇難,許多護衛亦是傷的傷,死的死,連二人年方四歲的獨生女也下落不明。

      當天空被陰雲遮住,艷陽被血月吞噬,阿卡迪亞進入了永夜的時代,萊斯特成為了人民的最後一道防線。在暗夜中苦苦掙扎求生的人們,唯一的光明就是籠罩著整個萊斯特的巨大光罩,由魔力構築而成的光罩同時也是一種結界,用以阻擋「外界」無孔不入的瘴氣與虎視眈眈的魔獸。

      而生來便具有強大光屬性魔力的聖子就是支撐這個結界的中心,其存在足以影響萊斯特、不,是如今的阿卡迪亞,是以歷代聖子都是從小生長在教會,由三方勢力嚴格保護──尤其數十年前的某代聖子遭到誘拐不幸命喪於外界後,對於聖子的防護措施更是做得滴水不漏,誰知憾事還是發生……

      最要命的是,時任聖子一職的人乃上一任亞方索親王的長女、當今親王賴恩殿下唯一的姊姊忒雅,她的丈夫海柏利昂既是聖子的親衛、教會軍隊的隊長,亦是歐爾佳軍團將軍的表弟。

      兩人的身份貴不可言,因此這場暗殺引起了軒然大波,教會、王室和軍團嚴格徹查,最後查出了是王室的政敵與某些激進的異端份子聯手,這場暗殺活動的審判牽連了許多人,連一些平民老百姓都被牽扯進去。

      當時身受重傷的迪塞爾是僥倖活下來的護衛之一,折騰了許久,好不容易康復,卻也因為護衛不利遭到嚴重降職。這之後兜兜轉轉了幾年,來到弗萊登城,成為尤魯他們這群夜巡人的上司,從此淪為圈內人的笑柄。

      「夜巡人」是埃利奧特教會於數十年前一場意外之後所設立的一個組織,在萊斯特內每個邊境城鎮都有設立,其職責是負責守衛萊斯特的邊界,防止魔獸進犯。

      因為該職位危險性極高,薪水福利也沒多好,一般不會有普通人想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所以如今的擔任者大多是教會孤兒,再不然就是一些窮苦人家的孩子,也有少數像泰特這樣的例外,故夜巡人是整個教會體制,乃至於在整個萊斯特人民認知中相當低階的職位之一。

      本就因為出身與少時的榮譽而自視甚高的迪塞爾,自然無法容忍自己與這麼一群社會地位低下的人被視作同等,儘管名義上他還是這群人的長官,屬不同階級。

      不過迪塞爾究竟是如何的有志無時還是郁郁不得志,那就不是尤魯想關心的事,畢竟這位隊長平時十句話裡九句帶諷,酸得讓人牙崩。

      至於剩下那一句?

      通常就是一個不屑的輕哼,有時是重重的一聲「哼」,有時則是輕巧的一聲「呵」,端看隊長大人今日的心情好壞程度,但無一例外的就是每回尾音都拖得老長。

      尤魯認真數過,最長能拖到五到七秒左右,拿來當作一句話也不為過,真是令人佩服不已。

      在他還沒恢復記憶前,早就習慣了隊長三不五時用言語人身攻擊的興趣──或者說以前的他從來就沒在意過對方到底是在發什麼神經,更何況是恢復了前世記憶,心理年齡一下增長了二十幾歲的現在呢。

      反正迪塞爾說來說去都是那些陳腔濫調,聽得他都能倒背如流,而按照以往的經驗,最後肯定是以一種大發慈悲的口吻來一句「趕快滾去工作吧」,再佐以一聲輕蔑的「哼」作結……

      尤魯面上仍舊保持著完美無缺的愧色,繼續光明正大地神遊天外,走神走的那叫一個心安理得。

      一旁低頭努力壓抑憤怒的泰特自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動,因此當他餘光瞥見少年面上那副極其濃重的慚色,頓時驚得連怒火都顧不上了。

      被人貶成這樣還能露出這種表情,他媽的也太厲害了吧?!他的心中頓時生出一股莫名的敬佩感,殊不知這其中誤會可大了。

      「……算了,跟你們這種不上進的人說再多也沒用。」

      話至此處,他神色中仍帶著掩飾不住的鄙視,正欲轉身離去時驀地身形一頓,回身瞪著他們惡狠狠地道:「下次神誕出巡你們最好給我皮繃緊一點,不要再遲到,讓祭司大人們看了笑話去……」

      聽到他這番語重心長,甚至能跟「叮囑」掛勾的話,尤魯那張完美的慚色面具,終於出現了一道名為「驚訝」的小小裂痕。

      「神誕出巡」,聽在外人耳裡應該是特別的神氣,畢竟「出巡」這個詞向來是與那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掛在一塊兒,何況還有「神誕」這個聽起來特別神聖的詞,感覺就像是某種神祇遶境的儀式……

      不過千萬別誤會,它可不是什麼值得受人敬仰膜拜的巡禮儀式,純粹只是他們這群夜巡人每個年末都要來一次的例行公事,尤魯記得「神誕出巡」似乎是一項攸關性命的大任務。

      然而,他臉上之所以會出現那條驚訝的裂縫,也正是因為這個。

      當時他成為夜巡人尚不滿一年,加入時又恰逢神誕出巡剛結束,再加上以前的他一顆心都撲在姊姊身上,一直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更沒有特別去了解這個任務的詳細內容。

      ──因為如此,此刻在他的腦中關於「神誕出巡」的資訊,完全是零,半點蛛絲馬跡都尋不到的那種。

      ──當然,最主要的驚訝原因,還是因為隊長大人今日的訓話時間竟然不到平時的三分之一,而且還沒有每回結尾必來一聲的尾音作結!

      光是憑最後那一點,就足以在尤魯的日記簿裡記上大大的一筆……

      絮絮叨叨的連罵帶貶,明嘲也明諷後,隊長大人總算肯低下他那尊貴的頭,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喉頭微動,輕飄飄的滾出了一個字:「哼──」

      隨即瀟灑的轉身,漆黑寬大的披風在身後如波浪般洶湧翻滾。

      那聲「哼」的尾音真是繞樑三日不絕於耳啊……雖說跟好聽完全搭不上邊。

      「……」這是還沒來得及驚嘆完就被打臉的尤魯。

      「……」這是終於繃不住表情滿臉猙獰的泰特。

      望著那位不聽人話的隊長逐漸遠去的身影,兩人不由得互看了一眼。默默相視了半晌,尤魯才拍拍前輩的肩膀,示意他把表情收一收。

      好在他們這會兒人還在夜巡所,大部分的同僚又是值晚班,並不在此處,不然泰特這副面部神經失調的表情放出去準會嚇到人。

──── 本章完 ────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目前僅在[POPO原創]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這集龍族姊姊沒出來Q^Q
2022-06-23 15:39:31
二日夾
哈哈哈這是不同故事啊 [e7] [e7] [e7]
2022-06-23 19:21: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