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金眼的魔族殺手2 第六章 血族姊妹

懶癌文手-彌亞(Mia) | 2022-02-07 01:19:55 | 巴幣 2 | 人氣 116



在東京的深夜中,青崎步葉穿著著治安維護者的衣裝跟一群人纏鬥著。

一身黑色的輕甲,以及外面只看的金色雙眼的面罩。

「今天賞金獵人是怎樣?竟然發了瘋全部一起來對付我。」步葉一邊不爽的說著一邊閃躲攻擊。

其中一個賞金獵人說著:「去問妳的同類【黑霧惡魔】啊!」

『早上炸掉那棟大樓的傢伙真的太誇張了,我原本預計幾天後闖進去的,是說目擊者講說雙眼是金色的,難不成‧‧‧‧‧‧』

來不及多想,又有賞金獵人對她開了槍,步葉驚險的閃過了那一槍。

畢竟賞金獵人用的很大機率是【對魔族專用彈】,雖然自己能再生但是多少能不被打到是最好。

步葉大概了解這些人都遷怒到她身上了,雖然她不知道【黑霧惡魔】對這些賞金獵人幹了什麼。

她對賞金獵人非常的反感,對付他們要很小心的下手。

畢竟賞金獵人並非極惡之人,殺了他們也沒好處。

步葉用小太刀的刀背進行反擊,都打在脖子後方或腹部。

一群賞金獵人有些已經失去意識了,有的還有些許意識。

此時步葉拉起了其中一個還有意識的賞金獵人問道:「那麼我問你,你們是在哪裡見到【黑霧惡魔】的?」

「在【中立酒店】,她就突然大搖大擺的走進去,然後用了不知道什麼怪招讓現場一半以上的人都昏過去了,包含我在內襲擊你的人都是勉強撐住意識的。」

聽到【中立酒店】,步葉疑惑的說著:「那邊就如其名是個中立地帶欸,她這樣一鬧老闆不會說啥嗎?」

「可能是因為沒有死傷問題,老闆就沒說啥了吧?我也不知道。」

等他說完之後,步葉一拳灌在他臉上讓他暈了過去。

『那傢伙的目標,看來應該是我沒錯了,我本身就有料到哪天血族中發現我存在的傢伙會來除掉我。』

步葉想著如果她會出現在那家酒店,或許是有足夠的自信跟老闆套到情報。

『那麼我就將計就計吧,我來看一下你到底是誰。』
  
  
此時的凱特琳,已經在現場埋伏了。

老闆給她的地址是一個碼頭,現在這邊在進行武器走私。

正在走私的武器是對魔族專用的槍和子彈,至於還有一些武器是還沒拿出來的。

果不其然,有一個黑影從另一邊竄了出來直接砍向其中一個人的脖子將其斃命。

所有人馬上拿起裝有【對魔族專用彈】的槍對準了那個黑影,而從黑影出現的正是【魔族殺手】

【魔族殺手】身上的氣息跟學校查到的痕跡完全一致,這次終於讓凱特琳找到了。

只見【魔族殺手】快速掏出了煙霧彈,之後就是一陣慘叫聲跟槍聲。
  
  
「人太多的時候還是得用煙霧彈,不然我是不喜歡用這玩意的,我又不像某個忍者風格的傢伙。」

步葉把走私的團伙一個不剩的全殺光了,最後還有一個人要解決。

突然間披著黑霧的凱特琳打算從背後用右手的爪子從右至左偷襲步葉。

這點步葉早就料到了,她往下蹲躲過了攻擊,隨後用左手的小太刀把對方的右手手臂砍了下來。

隨後凱特琳痛苦的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王之力啊!」

講完之後右手臂超速再生出來了,之後又笑著說:「騙妳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右手打出一個響指,之後被砍下來的那隻右手變成了炸彈馬上引爆。

但步葉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快速的跳開了爆炸的正中心,雖然多多少少有被炸到但輕甲有稍微扛住了。

「聽說你在找我?我人就在這。」步葉對著凱特琳大喊著。

不過現在雙方都是偽裝的狀態,對於凱特琳來說她並不知道【魔族殺手】就是步葉,反過來步葉也不知道【黑霧惡魔】就是凱特琳,而且雙方也都做過變聲處理了。

「明明是個混血雜種,反應卻挺快的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兩邊對視著對方,凱特琳使用了【恐懼之魔眼】,這是她剛剛在【中立酒店】使用過的招式。

這並不算魔法,如果有一定程度的血族都能使用。

突然間步葉的腦中彷彿像多出了一份記憶,那份記憶告訴她凱特琳使用的是【恐懼之魔眼】。

『之前還在想要怎麼解鎖那些艾莉森留給我的【血之記憶】,結果現在自動解鎖是怎樣?算了,這代表我也能使用吧?試試看吧。』

雖然步葉沒有因為凱特琳的【恐懼之魔眼】而倒下是意料之中,但接下來的發展卻讓凱特琳大吃一驚。

步葉只是想嘗試一下,同樣的放出了【恐懼之魔眼】。

凱特琳本能性的稍微發抖了一下,她萬萬沒想到對方也能使用。

「低等雜種居然也能使用嗎?我還真是低估妳了。」

不過她沒想到步葉其實是在幾秒前才學會的。

她把右手抬起伸向前方,前方立刻出現了魔法陣。

凱特琳使用了【魔彈】,魔法陣裡彷彿像機關槍一樣非常多小小的能量球體快速的擊向步葉。

此時【血之記憶】又解鎖了跟魔法有關的知識與原理,但可惜的是魔法需要門路去訓練才能使用,例如透過魔法書或是由別的魔法師來教導。

『日本可沒有魔法書這東西啊!』

步葉不爽的一邊在心裡吐嘈,一邊在閃躲【魔彈】。

在閃躲的同時也漸漸的接近了凱特琳,正要用右手的爪子攻擊凱特琳的臉時,她被好幾條鎖鏈纏住了。

「【偽‧天之鎖】!過去某個英雄所持有的神兵利器,雖然以現在的魔法技術沒辦法百分之百還原就是了,但這堅固程度也夠了。」凱特琳不慌不忙的笑著說道。

她的手接近了步葉的面罩,想要將其摘下。

不過後來步葉的舉動卻出乎凱特琳的意料。

只見步葉一個用力就把【偽‧天之鎖】全弄斷掉了。

掙脫【偽‧天之鎖】的步葉用左手的小太刀打算砍向凱特琳,不過好在凱特琳反應夠快只有肚子被劃了一刀。

「抱歉啊,我發現居然還有別的魔眼,稍微試了一下還真的成功了。」

步葉稍微嘲諷了一下凱特琳,畢竟一直被雜種雜種的叫讓她有些不爽。

剛剛步葉使用了【破壞之魔眼】,可以把看見的東西瞬間破壞掉的魔眼,不過並不能一直使用,簡單來說就是有冷卻時間。

只有【恐懼之魔眼】是可以持續使用的,其他魔眼都是有使用限制的。

凱特琳馬上用魔法拿出了【血腥凱特琳】準備全力時,突然間有股能量亂入了兩人之間引爆。

在爆炸產生的煙霧瀰漫時,有個穿著蘿莉塔衣服和骷髏口罩的女生拉起了步葉的手離開了現場。

步葉原本想甩開她的手,但對方似乎是用了超能力加強了自己的腕力導致她甩不開只能被拉著跑。
  
  
「這裡應該可以了。」

拉走步葉的人正是壘,她把步葉拉到了很長一段距離的地方。

「妳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阻礙我?」步葉非常不爽的說著。

壘嘆了一口氣並說著:「我跟某個人約定好了,不能讓妳接觸到她,即使沒約定好我也不希望妳跟她有所接觸。」

「我才不需要別人保護,希望那傢伙還在附近。」

步葉想趕緊回去,不過壘嚴肅的說著:「不用急著回去,妳的夥伴在幫妳喔。」

「妳說什麼‧‧‧‧‧‧?」

一個不爽她直接壁咚了壘,並用金色的雙眼憤怒的看著她。

壘則冷靜的說著:「關於那個吸血鬼的事情我也是聽她說才知道的,她說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妳接近她,畢竟約定好的事情我是一定會做的。」

「居然瞞著我,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寧願告訴一個來路不明的超能力者也不跟我說嗎?」步葉不爽著美汐瞞著她這件事情。
  
  
時間倒回半小時前,美汐化身為【紫色閃電】剛解決了一個搶劫老婦人包包的歹徒。

把他綁起來並用了對方的手機報警之後她就離開了現場。

「呦!妳還有時間在這邊解決罪犯嗎?」突然間壘出現在她面前,並用有些不爽的口氣說著。

美汐則是嘆了一口氣並回答著:「是【黑霧惡魔】的事情對吧?我總不可能因為她而停止打擊罪犯。」

「我這邊收到消息,那傢伙搞到【魔族殺手】會出現的地點了,現在趕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聽到壘說的話,美汐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

雖然知道這兩個人遲早會碰面,但沒想到這麼快。

「絕對不能讓這對姊妹互相殘殺,帶我過去!」

之後兩人討論好了把兩人分開的計畫。
  
  
時間回到現在。

凱特琳這邊,看到煙散掉後出現的人並不是原本的【魔族殺手】,而是【紫色閃電】。

「喂喂喂!還中途換人啊,搞什麼鬼?」凱特琳不爽的對美汐大喊著。

美汐則是回應道:「我是不會讓妳們姊妹互相殘殺的,妳們就不能好好的坐下來談嗎?」

「一想到那個雜種跟我留著相同的血我就不能忍!我再給妳一次機會,成為我的血之從者吧!」

面對凱特琳的問題,美汐則扔了一個苦無射向凱特琳。

凱特琳抓住了苦無之後用力的捏碎,並不爽的說著:「仁慈的給妳活路妳不選,硬要選死路是吧?我就拿【Bloody Caitlin】幫妳開刀!」

她剛剛才拿出【血腥凱特琳】要用來對付步葉,不過現在改成對付美汐。

金色的雙眼與紅色雙眼,血族與血之從者。

美汐突然間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凱特琳的背後有些許雷電時就轉身用【血腥凱特琳】擋下了苦無的攻擊。

「看來【恐懼之魔眼】對妳完全無效呢,那麼這招如何?」

只見凱特琳左手拿著武器右手產生了魔法陣對著美汐的腹部,美汐察覺到不妙瞬間往上跳躍躲開。

凱特琳的右手發出了很大團的火焰,如果剛剛沒躲開美汐可能就會被燒成灰燼。

美汐此時用雷電纏繞在飛鏢上,從上方往凱特琳的方向投擲出去。

「沒用沒用,哈哈哈哈哈哈!」

凱特琳右手往上一抬,一道防護罩展開檔下了雷電飛鏢。

『糟糕了,她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厲害,只能用能量苦無了嗎?可以的話我真心不想使用。』

畢竟能量苦無是挺有可能殺掉對方的,雖然她不清楚血族的再生能力到哪種程度就是了。

況且對方還會使用各式各樣的魔法來應對這些狀況。

美汐著地之後問著:「我說凱特琳,妳明明連見都沒見過妳姊,為什麼那麼執著於殺掉她呢?」

「因為那傢伙的存在母親大人才會整天心神不寧!妳知道原因又怎麼樣?」凱特琳憤怒的說著,並打算繼續施展魔法。

不過在凱特琳施展魔法之前,美汐突然變成了十幾個。

『分身術嗎?不對,好像是殘影。』

雖然知道原理,但是一時之間分不清楚哪個是本體,

凱特琳就這樣一直被美汐的苦無攻擊,身上被製造了不少傷口。

也許是因為美汐知道血族的復原能力,所以幾乎是卯起來打沒在收手的。

凱特琳打了一個響指,她腳周圍帽出了魔法陣,被魔法陣覆蓋的地面凸了起來。

高度大概像一棟公寓這麼高。

也因為這樣美汐的攻擊被中斷掉了,殘影也逐漸的消失。

「想跟身為血族公主的我鬥?不自量力!」

說完地面突出了一個地面材質一樣的巨大拳頭,直接打向了美汐。

不過在打到之前美汐扔出了爆炸苦無破壞掉了巨大拳頭,只是破壞完之後又修復好了。

「屬性被剋了嗎?石頭的確會阻斷我的電。」美汐不甘心的說著,並再次閃躲揮過來的巨大拳頭。

凱特琳會用各式各樣的招數,也會各種屬性的魔法,想當然爾當然也會知道屬性相剋的原理。

『如果用壘給我的能量苦無,應該就能‧‧‧‧‧‧』

原本想著用能量苦無應該可以瞬間化解掉現在的窘境,但是她又想到當時那個會為人類而流淚的凱特琳。

手原本觸碰了腿包裡的能量苦無,但又放下了。

美汐決定賭一把從來沒試過的方法。

她右手握著拳頭,並用最大的電力全部集中在右手中。

「想幹麻?被充滿雷電的拳頭打中絕對會傷的不輕,但前提是妳能打的中。」

凱特琳沒猜中美汐想幹麻,只覺得她在白費功夫。

她再次操縱著巨大拳頭揮向美汐。

而這次美汐躲都沒有躲,而是跳起來用集中雷電的右手揮向石頭做的巨大拳頭。

美汐咬緊牙關,將最大量的電集中在右手。

在凱特琳眼中,美汐是在白費力氣,但接下來的畫面讓凱特琳完全想不到。

巨大拳頭從美汐雷電拳頭的地方開始龜裂,最後全部碎成一片。

「What!?」

還來不急反應,美汐逼近了凱特琳的前方,右拳的雷電拳直接揍向了凱特琳的左臉。

凱特琳身上的黑霧被迫解除露出了原本的樣子,被打飛了出去,【血腥凱特琳】也因為她鬆手而被扔到了一邊。

美汐跳向她的方向逼近她,並對她向下踢擊踢到地面上。

凱特琳掉到了地面上,嘴巴吐出了一些血。

『這傢伙居然敢這樣賭,的確超高伏特的雷電是可以貫穿石頭的,這傢伙到底用了幾伏特?』

不過也能看出美汐本身也並非沒事,她的右手也傷的很重。

超出自己平常的伏特量,又加上剛剛打碎了石頭後又打向凱特琳的臉。

畢竟美汐還是人類,這種誇張的舉動絕對是雙面刃。

她壓著凱特琳,左手拿著苦無抵著凱特琳的脖子。

「我們其實不必這樣的,妳並不是什麼壞人!而且我不覺得妳是真心恨著妳姊。」

美汐還想試著勸說凱特琳,但凱特琳卻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妳真的是聖母到無藥可救耶,雖然我直到今日都還沒見到那傢伙,但是我知道我必須跟她做個了斷。」

說完之後凱特琳直接跳起來踢向了美汐的肚子,美汐因為遭受到攻擊往後退了幾步。

「一個人類可以跟我對抗到這種程度也算挺厲害的了!我就再給妳最後一次機會,成為我的血之從者吧。」凱特琳站在美汐面前伸出了手。

美汐用左手拍開了凱特琳的手,並用左手比出中指嘲諷的口氣說著:「I will kick your ass!」

此舉動讓凱特琳非常火大,她右手伸出了血族的爪子。

而美汐則用左手拿出了一般苦無擺出防衛的姿勢。

凱特琳正要攻擊的時候,突然有另一個人的手抓住了凱特琳的手。

「夠了!妳的目標是我對吧?」

抓住她的手的人正是步葉。
  
  
在美汐和凱特琳交戰的時候,步葉試圖逃離壘的視線。

但是壘的念動力實在是太強了,步葉根本打不過身為S級超能力者的壘。

只要壘有意思可以直接秒殺步葉的,只是她沒選擇這樣做。

「我是不知道妳跟她是有什麼關係,但是妳這樣只是在害她被對方幹掉而已。」步葉用不悅的口氣說著。

壘沈重的說道:「如果我說【黑霧惡魔】其實是妳妹,妳會相信嗎?步葉。」

聽到壘說出她的名字,步葉嚇了一跳。

「【黑霧惡魔】的真實身份是凱特琳‧康柏拜區,是妳同母異父的親妹妹,如果妳跟她繼續打下去就等於是姊妹互相殘殺的局面了,四谷那傢伙不希望妳們發展成那個樣子才打算一個人對抗她,也因為這樣凱特琳那傢伙到現在還沒查到妳,所以基本上妳不要主動接近她妳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壘把所有事情的真相講了出來,並有些歉意的說著:「我也想過自己去對抗她,但我沒辦法打持久戰!所以放了一個殺手鍵在四谷那邊,不過她的個性過於聖母,大概不到最後一刻根本不會去用到‧‧‧‧‧‧」

「抱歉,就算妳再怎麼阻止我我還是會去!我可不想把家務事交給別人處理,況且四谷對我來說是個很重的人,雖然不知道妳是誰,但直覺告訴我即使妳知道我們的真實身份似乎是不要緊。」說著她從壘身邊走了出去。

這次壘沒有阻止步葉,而是輕聲的說了一句:「要平安回來喔,不然麻伽會傷心的。」

雖然後面那句步葉沒聽到就是了。
  
  
「唉呀唉呀,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妳回來了我可高興了。」

現在的凱特琳並沒有用黑霧隱藏著自己的樣子,畢竟在剛剛的戰鬥中被打掉了。

雖然可以再次使用,但是在對方得知自己的身份後再使用沒什麼意義了。

「凱特琳,我有一件事情必須跟妳說。」步葉說著的同時,她關掉了變音器。

並把面罩拉了開來,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之前我說我是德魯伊是不希望別人知道我是吸血鬼,但如果我一開始就知道妳同樣也是吸血鬼我就不會隱藏了。」

說完之後她把面罩扔給了美汐,美汐用左手接住了面罩。

凱特琳則瞪大眼睛的看著步葉,並微微發抖的說著:「怎麼‧‧‧‧‧‧可能?How?我們見過面還聊過天,我都沒有在妳身上察覺到有血族的痕跡‧‧‧‧‧‧妳又不會魔法!怎麼可能隱藏‧‧‧‧‧‧」

突然間,她想通了。

「原來如此啊,妳身上的人類血脈幫妳隱藏住了血族的痕跡!我居然沒想過這點,真是失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時凱特琳精神幾乎崩潰了,畢竟她永遠無法想像自己居然跟最該痛很的人聊過幾次天,又甚至還把對方當成朋友。

「【Bloody Caitlin】‧‧‧‧‧‧」

凱特琳呼喚著自己的武器【血腥凱特琳】,而剛剛掉出一段距離的【血腥凱特琳】就這樣像磁鐵搬的吸回了凱特琳的手上。

「這是對血族公主最大的侮辱!我先幹掉妳再幹掉妳的【血之從者】!」

凱特琳這次徹底的生氣了,但除了生氣之外卻夾雜了其他的情緒。

由於自己元氣大傷本來沒有完全恢復,再加上剛剛又吃了美汐的雷電拳,現在的她不太能用魔法了。

『就算不用魔法,我也能幹掉妳。』凱特琳心裡這樣想著。

步葉按著小太刀上的按鈕,切換成了打刀模式雙手握著。

雙方都是金色的雙眼盯著對方,過了好幾秒雙方都還待在原地沒有動作。

『柳生學姊有說過高手與高手的對戰會互相注視非常久,看來此話不假呢。』在一旁觀戰的美汐心裡想著富由野之前跟她說的一些知識。

注視了不知道多久,雙方同時攻向了對方。

步葉的武士刀碰上了名為【血腥凱特琳】的法國長柄戰斧,凱特琳的武器非常棘手。

它可以是斧,也可以是錘,又可以當長槍使,斧刃能用來劈砍,錘頭能用來砸,槍尖能用來刺擊。

只要運用的當就是個全方面的冷兵器,論武器【血腥凱特琳】更佔上風。

劈砍、刺擊、砸鎚,三個攻擊模式互相切換,不過步葉也用了自己的戰鬥經驗應對凱特琳的攻擊。

「我一直‧‧‧‧‧‧一直認為我可以跟妳成為要好的朋友!結果妳居然‧‧‧‧‧‧」

妳居然就是我一直想要除掉的姊姊,後面這句話沒說出來。

正如富由野說的,她實在是恨不起來眼前這個人。

她痛恨那個讓自己跟母親疏遠的私生女,她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起就決定要找到那個私生女並好好的殺掉對方。

也許當初步葉並不知道凱特琳的真實身份所以說了點小謊,但除此之外開心聊天的情緒並非裝出來的。

我想跟這個人當朋友、我想跟她更親近,凱特琳對步葉的想法就是這樣。

但現在事實就是步葉就是她那個同母異父的姊姊。
  
  
不知過了多少次的攻防,誰也沒有傷到誰。

但是美汐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雙方都沒有使出全力。

「夠了,我懶個跟妳在那邊假惺惺了!下一擊直接定勝負比較省時間。」凱特琳用非常不悅的口氣對步葉說著。

步葉也不悅的回答:「我也有同樣的想法,雖然很微妙但真不愧是姊妹。」

「想到妳身上留著的部份血是跟我一樣的就令人做嘔,我要讓妳這個雜種知道妳跟血族公主的差距!」

表面上凱特琳是這樣說,但她參雜著另外一種情緒。

下一擊就結束了,打贏了之後再用另一把紅銀武器砍下她的頭帶回英國。

回到英國之後回去那所學校,然後‧‧‧‧‧‧

回去了又如何?那個地方也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也許身為【血族公主】是有的,但沒有名為凱特琳這個少女的容身之處。

『無所謂了。』

武器快要碰到對方時,凱特琳把【血腥凱特琳】扔到了旁邊。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母親的關注?根本就不是。

想要幹掉那個同母異父的姊姊?這根本就不是凱特琳想要的。

這一刻她才發現她只是想要有個容身之處,想要有個朋友。

只想要待在沒有人會把自己當【血族公主】,而是凱特琳的地方。

在這個不到一秒的時間,她想了很多。

雖然武士刀捅進自己的身體並不會讓自己喪命,但是不代表她不怕痛。

但是遲遲沒有等到刀捅進自己的身體,取而代之的是撞到了對方的身體。

「欸‧‧‧‧‧‧?」

凱特琳非常的疑惑,但步葉同樣也很疑惑。

「搞屁啊?正常來說我應該早就被妳的那把奇怪武器給捅了才對啊!」步葉非常不爽的口氣說著。

「妳不是被稱為【魔族殺手】嗎?還不趕快把我斬了!」凱特琳不爽的說著。

步葉也生氣的說著:「啊妳不是說要讓我這個雜種見識我跟血族公主的差距?現在是怎樣?」

突然間雙方都沉默了,兩人的武器就這樣躺平在地上,但雙方都沒有想去撿武器繼續打的意思。

沉默了許久,步葉先開口表示:「畢竟是親妹妹,也是我在這世上為數不多的血親,我沒有喪心病狂到能對自己的妹妹下手,所以想說被捅個一槍應該沒什麼關係。」

「妳瘋了是吧?我一開始的確是想殺掉妳的!」凱特琳激動的說著。

突然間她想起了步葉曾經說過的話。

『我不知道詳細,但如果妳姊的確做了對不起妳的事情,那麼她應該要負起責任去彌補,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那她應該也沒把妳當妹妹。』

在步葉知道凱特琳是她親妹妹之後,她早就做好了覺悟了。

「跟妳第一次碰面的時候就有一種熟悉感,現在總算知道熟悉感的來源了。」

此時美汐走了過來,並鬆一口氣的說著:「原本還擔心妳們會互相殘殺到分出勝負,而且妳們早就認識了嗎?」

「這種事情妳怎麼瞞著我這麼久?結果還是透過某個S級超能力者告訴我的,回去後我要好好找妳算帳!」步葉非常不爽的對著美汐說著。

對於那個S級超能力者,也就是壘,凱特琳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而美汐其實也稍微看的出來她是誰了,雖然沒辦法百分之百確定。

「我知道可能需要點時間,給青崎學姊一個機會吧!畢竟一直以來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個妹妹。」美汐微笑的對著凱特琳說著。

凱特琳疑惑的問著:「為了找出姊姊的真實身份,我多次的針對妳,妳不生氣嗎?況且還因為這樣妳的右手傷成這樣。」

「起初一開始是有啦,但是看到妳為了那個女僕流淚之後我就相信妳心中有良善的一面,不然我也不會把另一個【血之契約】的方式跟妳說了。」

聽到美汐跟凱特琳的談話,步葉不爽的說著:「四谷你他媽,到底瞞了多少事情‧‧‧‧‧‧?」

「我直接給妳看我的記憶比較快,頭低下來!」凱特琳有些不耐煩的說著。

由於凱特琳的身高偏矮,所以步葉也得低下頭才能讓自己的額頭觸碰對方的額頭。

兩人直接互相給予了自己的【血之記憶】給對方。
  
  
在交換記憶的過程,凱特琳看到了步葉從過去到現在的部份記憶。

她看見了以前步葉在京都時的記憶。

從以前一直以為自己是人類的時期,以及到發現自己是混血的血族的記憶。

還有看著自己的好友在自己面前死去的記憶。

「Oh my god‧‧‧‧‧‧」

凱特琳一直以為待在日本的步葉生活比自己好很多,但沒想到居然有這麼不堪的過去。

「我覺得比起我,妳的狀況比較糟糕吧?那個銀髮的女生居然對妳做出那種事‧‧‧‧‧‧」

同樣步葉也看到了凱特琳的過去,她看見銀髮女生對她做的一切。

「那傢伙喔,過去真心把她當朋友的我才是真的傻,在英國那邊的學校還跟她同班真的是有夠衰。」

兩人看見彼此的記憶,步葉也得知了這陣子她不知道的一些事情。

但也不是全部,因為凱特琳她刻意屏蔽掉了某個部份。

突然間凱特琳快速的拿起了武器並再次讓黑霧包圍自己,而步葉也快速的從美汐那邊拿回面罩戴回去並拿起了武士刀。

「看來我們被包圍了。」凱特琳嚴肅的說著。

步葉也沈重的說道:「看來是有人篤定了我們兩人會互相殘殺到最後吧?但很不巧我們可沒有如他們想的那樣。」

美汐、步葉和凱特琳三人互相背對背朝著三個方向。

「那個人數規模,原來如此,是傳說中的【魔鬼武裝集團】嗎?」

凱特琳之前也聽過關於【魔鬼武裝集團】的事情,不過還沒有實際上遇到過。

不過步葉和凱特琳分別感應到了還有兩個強大的能量反應,兩個人都在殲滅包圍她們三個的【魔鬼武裝集團】。

「援軍嗎?一個應該是那個S級超能力者,另一個我就不清處了。」

雖然步葉不清楚另一個人是誰,不過凱特琳知道對方的身份。

凱特琳也很訝異對方居然會跑來這邊。

「小圓!?」

她感覺到的人是小圓,畢竟是【血之主從】的關係,所以凱特琳能確定。
  
  
【魔鬼武裝集團】為了包圍,花了很久潛伏並準備從遠方開始包圍。

但沒想到出現了兩個人從外圍攻擊,但那兩人的戰鬥力異常懸殊。

「這是怎麼一回事?」

【魔鬼武裝集團】的負責人-垣生 侑芽花傻眼的看著這一切。

「一邊是上次那個臭丫頭,另外一邊卻是‧‧‧‧‧‧」

一個帶著金屬面具穿著女僕裝,手上拿著像是死神會拿的大鐮刀的女生揮著鐮刀像是割草一樣解決掉了不少士兵。

不過看得出來她沒有使用刀刃那面來攻擊,而是很盡量的用刀背來擊暈。

而壘也從另一邊解決了不少的士兵,隨後兩人直接殺到了垣生面前。

仔細一看會發現女僕戴著金屬面具之外還有那雙赤紅色的雙眼。

「雖然不知道妳是誰,不過看來我們目的一致啊!」壘對著女僕說著。

「我只是想趕緊到某人的身邊罷了,不過我一直以為【魔鬼武裝集團】是傳說而已,畢竟這集團非常仇視魔族與超能力者,經常使用暴力手段來解決治安維護者。」女僕露出非常不悅的口氣說著。

壘打量了一下垣生之後,並對著女僕說道:「我想妳要找的人應該是在不遠處,是說妳紅色的雙眼跟【紫色閃電】挺像的,我看順便把這傢伙綁過去看她們要怎麼處理吧。」
  
  
「看來全都被那兩個人解決了。」說著的同時步葉把刀收回的刀鞘。

而凱特琳也退去了黑霧,並把【血腥凱特琳】收回了異空間。

隨後她們看到到壘跟女僕走了過來。

雖然女僕戴著鐵面具,但是凱特琳立刻就知道她就是小圓。

壘把失去意識的垣生綁了起來用念動力運過來,並微笑的說著:「這個傢伙妳們想一下要怎麼處理,我就不打擾妳們團聚了。」

隨後壘用念動力讓自己飛起來並離開了現場,因為她有自己的理由必須趕緊離開現場。

小圓拿下了鐵面具,而鐮刀像液體似的被吸收到了她手上的一枚戒指裡。

「那是亨特的戒指和武器,沒想到妳居然有辦法使用。」

凱特琳很訝異這點,但她更訝異的是為什麼小圓會來到這邊。
  
  
時間到往前一點,小圓原本在凱特琳家睡覺。

她在睡夢中看見了一個表面上看起來非常優秀的,私底下卻非常寂寞的女孩子。

因為自己的身份而遭多數人忌妒,即使有些人表面上表現尊敬但私底下非常排斥她。

甚至因此被自己以為最要好的朋友給背叛了,也一直欺騙自己不需要朋友。

實際上她非常渴望朋友,一個不把自己當作血族公主而是一般少女看待的朋友。

小圓從這個少女身上感到了無盡的孤獨感,這個孤獨感彷彿就跟自己一樣。

不過隨著感到共鳴,她突然發覺到不對勁。

為什麼自己可以清楚的理解這份孤獨感?難不成自己曾經也經歷過同等份量的孤獨?

又或著是更多的孤獨感?由於小圓沒有過去的記憶所以並不清楚。

隨後小圓從睡夢中驚醒,她非常確定那絕對不只是夢。

「亨特說【血之主從】有的時候能看見對方的過去,那是凱特琳的記憶嗎?」

她走向了梳妝台,看著自己紅色的雙眼。

之前她聽亨特說血之從者的能力基本上是能自由控制的,但是小圓的狀況卻沒辦法自由控制。

也許是體質問題,也有可能是移植的器官過多所以從者化的狀況比較大,又或著也有可能跟失憶狀況有關係。

即使想有意讓自己的紅色雙眼變回原本的樣子,她也完全做不到。

凱特琳說小圓過去是一個非常幸福的人,小圓原先也接受了凱特琳的說法。

其實她多少也感覺到凱特琳隱瞞了什麼,甚至為此說了謊。

但她知道凱特琳是為了保護她而不跟她說真相的,所以完全不怪罪她。

小圓不想一昧的只被凱特琳保護,她也想要保護凱特琳。

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想見凱特琳。

現在凱特琳並不在家裡,而是在有些距離的地方。

她把穿著的睡衣換回了女僕裝,並打算出門。

「妳想找凱特琳小姐對吧?她現在待在的地方不適合妳這樣赤手空拳,妳把這個戴上試試。」

亨特拿出了一枚戒指給小圓,小圓雖然不太明白亨特的用意,不過還是照做了。

她輕輕鬆鬆就把戒指戴在了左手食指上,大小剛好吻合。

亨特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隨後轉為微笑說著:「看來妳被戒指認可了,這也說明了妳並非一般人。」

「這個戒指是?」

實際上小圓也感受到了這並不是一般的戒指。

「這原本是我在使用的,戒指裡頭算是一種異空間,裡面存放了我過去所使用的武器,如果能被戒指認可我想妳也能駕馭那把武器。」

聽完亨特的說明,小圓雖然沒有完全明白,不過也微笑的說著:「謝謝,我要趕去凱特琳身邊了,我現在非常非常想見到她。」

隨後在路上小圓也用戒指喚出了面具和大鐮刀,並用著【血之主從】的感應來尋找著凱特琳。
  
  
「其實我大概知道妳在我的過去這方面說了謊,不然我也不會從妳的記憶中感到一種共鳴感。」

被小圓這麼一說,凱特琳感到了一些罪惡感,不過她依然用嚴肅的口氣說著:「這部份算是我的傲慢,我不會主動告訴妳的過去!但是如果妳依然想起來了,我一定會陪著妳一起面對,妳不是一個人。」

「後面那句話我也要向妳說,妳也不是一個人,妳不介意的話我願意成為妳的朋友!」小圓微笑的對著凱特琳說著。

隨後小圓看向了美汐,同樣身為【血之從者】的兩人互相看著對方。

由於現在的美汐也是紅色雙眼,再加上金色雙眼的步葉也在旁邊。

美汐完全沒猶豫,直接拿下了龐克口罩。

「四谷美汐,跟妳一樣也是【血之從者】,是她的血之從者。」美汐說著的同時指著步葉。

步葉也脫下了機械面罩,對著小圓說著:「青崎步葉,半人半吸血鬼,然後同時也是凱特琳的姊姊,雖然這點我到現在還是很沒實感,畢竟才剛相認沒多久。」

「松本圓,凱特琳的【血之從者】,我目前沒有成為【血之從者】前的記憶,不然我原本連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來。」

三人之間互相的自我介紹,然而凱特琳望向被壘帶過來的垣生。

雖然失去了意識,不過凱特琳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妳們先帶好面罩面具,我想到該怎麼處理她了。」凱特琳露出了壞笑說著。

其他三人分別戴好了鐵面具、龐克口罩、機械面罩之後,美汐無奈的說著:「我可不想看嚴刑拷打,是說妳
不隱藏一下嗎?」

「嚴刑拷打?無聊死了!因為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不方便隱藏我的臉,相對之下要讓她看清楚我的臉才有作用,姊姊大人妳也最好也記一下我之後要做的。」

聽到凱特琳說的,步葉滿腦疑惑不知道她到底要幹麻。

只見她鬆綁了垣生的繩子,並用力的拍打了垣生的臉。

因為痛感所以垣生恢復了意識。

「Hello!」

凱特琳用金色的雙眼看著對方,垣生馬上掏出了小槍。

不過正要開槍前小槍馬上被凱特琳拍到另一邊去了。

「該死的魔族!我要殺光你們!」垣生憤怒的對著凱特琳怒吼著。

凱特琳露出壞笑的說著:「完全是典型的魔族歧視者啊,太可悲了吧?好像還附帶歧視超能力者的樣子?歧視就算了還想殺光的樣子~」

「你們就是一群人渣敗類!」

聽著垣生帶有強烈種族歧視的口吻後,凱特琳搖了搖頭。

她用最快的速度從垣生的口袋拿出了皮夾,並壞笑的說著:「妳的名字叫垣生侑芽花呀~明明有個好名字,結果卻整天想殺光魔族和超能力者,甚至還利用職權來滿足自己屠殺魔族與超能力者的私慾呢。」

「閉嘴!妳又懂我什麼?」聽著凱特琳的話,垣生氣急敗壞的說著。

突然間,凱特琳的手中冒出了火焰。

火焰之中出現了一份用英文寫的契約書。

契約書就這麼浮在空中,凱特琳用右手用力抓住了垣生的左手。

「垣生侑芽花,妳願意成為我凱特琳‧康柏拜區【血之從者】嗎?」

在一旁的美汐很想阻止凱特琳,畢竟她在垣生面前自報姓名還露臉。

而步葉則小聲的跟美汐說著:「我想她有自己的考慮,畢竟她可是我妹呢!」

「妳齁‧‧‧‧‧‧才相認沒多久就在炫耀妹妹,我前面擔心的要死所以才打算自己處理的。」

說著的同時她用繃帶纏著受傷的右手,她估計這個傷以血之從者的復原速度要兩天之後才會好了。

而垣生覺得自己被看扁了,她生氣的反駁凱特琳說著:「開什麼玩笑?我就算想殺我,我都不會屈服。」

凱特琳見到這反應,露出邪惡的笑容說著:「剛從妳的證件來看,妳跟家人住一起吧?地址我也看到囉~連家人的名字都被我看到啦~我不會殺妳,但我會殺妳的家人!來吧,妳要選擇妳的私慾還是家人?」

「妳這個畜生‧‧‧‧‧‧」

隨後她不再抵抗,讓自己的左手被凱特琳抓著移動到了契約書上。

「其實拇指印就可以了,不過我看妳就整個手掌蓋上去好了!」

垣生的整個手掌用力的被凱特琳蓋在契約書上,蓋完之後契約書上滿是垣生的掌印。

掌印就在契約書上發光,並隨著掌印發光之後,垣生的雙眼也逐漸變成了紅色。

「契約成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隨著凱特琳的狂笑,垣生憤怒的握著拳頭想要揍向她。

不過接下來的發展除了垣生以外,步葉、美汐以及小圓也沒想到。

「垣生侑芽花,在我們離開之後忘掉今晚發生的任何事情!」

原先垣生憤怒的想要嗆她,結果下一秒卻眼神空洞的說著:「知道了,凱特琳小姐。」

「再追加一條命令,以後不能對我和身後三人不得有敵意。」

聽到凱特琳的話,垣生再次空洞的回答:「遵命。」

說完之後,凱特琳朝著垣生的脖子後方敲了下去,隨後垣生就這樣暈過去了。

美汐看到這個操作,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原來只要有意,吸血鬼本人是可以扭曲【血之從者】自己的意識的嗎‧‧‧‧‧‧」美汐冒著冷汗說著。

小圓則微笑的說著:「我是不擔心啦,我相信凱特琳!」

「我對天和地獄發誓,我絕對不會扭曲妳的意識的四谷!」看到美汐的反應,步葉趕緊發誓著。

美汐苦笑的回答:「我只是第一次知道這點所以有些震驚,我是相信妳的!」

「妳這次瞞著我想獨自處理凱特琳這點,讓妳這句話很沒說服力。」步葉有些不悅的口氣說著。

這時美汐才想到,她完全欠步葉一個道歉。

而且再加上她也不知道步葉居然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早就跟凱特琳接觸了。

「對呀,姊姊大人妳真的該好好處罰她!」凱特琳笑著並跟著一起起鬨。

美汐則無力的吐槽道:「現在是姊妹聯手一起對付我嗎?真是的!」

不過比起姊妹相殺,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

「也正是因為凱特琳的姊姊是她吧,不然也許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了。」小圓微笑的說著。

「是說妳已經找到我了,那妳打算回英國了嗎?還是繼續待在日本呢?」步葉突然想到這個問題而向凱特琳詢問著。

凱特琳微笑的說著:「原本想把姊姊大人的頭用紅銀武器砍下來帶回英國的,不過沒必要了,我決定待在日本完成高中學業再說!也許大學學業都在這邊也說不定呢~那時候再說吧。」

聽到凱特琳原先計畫砍下自己的頭,步葉冒冷汗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突然間凱特琳的視野變得模糊,最後身體失去平衡倒了下去。

步葉趕緊攙扶她的身體,並擔心的說著:「短時間內用了兩次【血之契約】果然很傷,松本妳應該知道路,帶我們去她的住處吧。」
  
  
亨特在房間看著書的時候,突然間有人按了家裡門鈴。

他走到了玄關之後趕緊開了門。

來者正是攙扶著凱特琳的步葉,以及小圓和美汐。

亨特趕緊從步葉那邊接手了昏迷的凱特琳,並把她抱到房間的床上。

美汐和步葉也拿下口罩和面罩露出了真面目,以示自己沒有敵意。

「沒想到居然還真的找到了,血族與人類的混血女,老實說我還真希望凱特琳小姐不是帶著尋仇的心態來日本,而是單純可以暫時放下【血族公主】的身份而作為一名普通少女。」亨特心情很複雜的說著。

步葉微笑的說著:「沒事的,姊妹之間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雖然是誤打誤撞,但她也承認了我這個姊姊。」

「不過沒想到艾莉娜大人真的挺厲害的,看來她在懷孕的時候就對妳使用了特殊魔法才讓妳的外表幾乎偏向日本人那邊,在沒使用那麼魔法下不同人種結婚生下的小孩外表只繼承一邊的機率是非常非常低的。」亨特語重心長的說著。

「我猜母親甚至想讓我只繼承人類的基因,但好死不死我還是覺醒了吸血鬼的基因,不過我也是近幾年才發覺到的。」

步葉猜測著艾莉娜當年的用意,不過這點讓她心情非常複雜。

如果她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魔族,也許當年沙空就不會死了。

「突然想到我還沒問妳的名字呢。」亨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步葉則微笑的回答著:「步葉,青崎步葉!」

「步葉大小姐,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儘管吩咐我,實不相瞞比起效忠凱特琳的父親,我是偏向妳們母親這邊的。」

聽到亨特這樣說,步葉好奇的問著亨特:「母親她過得好嗎?」

「她在之後患有身心疾病,或許是因為強行把她帶回英國所導致的,我必須得說妳母親完全不愛凱特琳的父親,畢竟她最愛的人是妳的父親,不過這也是很長一段故事了,目前妳母親人算是安全的。」

亨特說著的同時想著當年的事情,甚至他心裡其實不認同凱特琳父親的橫蠻。

但那又是一段很長的往事了。

由於在離開碼頭之後,美汐解除了【血之從者】的狀態眼睛也變回了平常的黑色,小圓好奇的問著美汐:「妳都怎麼解除從者狀態的?」

「解除嗎?很簡單啊,就稍微放鬆一下就可以了。」美汐很自然的回答著。

小圓也閉上眼睛試圖讓身體放鬆,可是再次張開眼睛之後還是紅色的。

「還是沒辦法,果然我的狀況比較特殊嗎?」小圓嘆了一口氣說著。

雖然她自己也不討厭這雙紅色雙眼,但是這樣子出門會很麻煩。

「不用擔心,我相信凱特琳小姐會幫妳想辦法的。」亨特聽到小圓的煩惱,露出慈祥的笑容回答著。

看時間也不早了,步葉和美汐兩人走到了玄關。

「那麼我們先離開了,我跟四谷這家伙還有點事情要處理。」

說著的同時步葉拉著美汐的左手。
  
  
之後步葉帶著美汐單獨來到了她在【詛咒區域】的住處,在路上的時候兩人幾乎都沒有講話。

總算到達了目的地,美汐忍不住開口說道:「妳果然在生氣嗎‧‧‧‧‧‧?」

「凱特琳的事情妳瞞我這麼久,要我不生氣是不可能的,況且凱特琳也不是極惡之人,我更不可能殺她。」步葉口氣有些不好的說著。

美汐有些緊張的說著:「因為我認為我能獨自處理這件事,所以就‧‧‧‧‧‧」

「所以妳就寧願跟那個來路不明的念動力能力者合作嗎?那傢伙是S級超能力者!據說S級超能力者腦袋都不太正常,那傢伙好像還知道我跟妳的真實身份。」步葉用斥責的口氣說著。

聽到步葉如此生氣,美汐也低落的說著:「對不起‧‧‧‧‧‧」

步葉聽到美汐的道歉之後,嘆了一口氣說著:「當年沙空也是這樣,什麼事情都自己一個人扛也不跟我溝通,都自己一個人去承受!甚至她早就發覺到我是吸血鬼了卻在最後才跟我說,我不希望妳跟沙空走向一樣的結局。」

美汐才驚覺原來自己無意間觸碰到了步葉不好的回憶,但是她還是堅定的回答著:「我說過我不是沙空,我也絕對不會死!但是這次確實是我不對‧‧‧‧‧‧」

說完之後她把衣服的袖口移到了左肩膀,雙眼也變成了【血之從者】的紅色。

「就當作賠罪吧,我們繼續做上次沒做完的事情如何?」美汐露出邪魅的表情說著。

步葉看到美汐這樣子,雙眼也不自覺得切換成金色。

不過她還是有些擔心的說著:「妳右手受傷耶,沒問題嗎?」

「沒事的,以【血之從者】的復原力應該兩三天就會好了,別說這麼多了~妳很想要對吧?」

被美汐這麼挑逗,步葉也完全不管了。

她把美汐壓在地上,並直接用尖銳的牙齒咬住的美汐的左邊肩膀。

隨著美汐的嬌喘聲,步葉享受著許久沒嚐到的美味鮮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