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金眼的魔族殺手2 第一章 另一個吸血鬼

懶癌文手-彌亞(Mia) | 2021-07-16 16:04:08 | 巴幣 14 | 人氣 99


沒看過第一卷的這裡有傳送門
第二卷其他章節的傳送門

距離上次涉谷之戰後過了兩個星期,在暗巷中好幾個穿著夾克的流氓正包圍著一個戴著龐克鉚釘面具和鴨舌帽的女子。

女子穿著龐克樣式的上衣和深藍色熱褲,褲子裡面還有穿著黑色絲襪,絲襪上還綁著包包。

「妳就是那個【赤眼的紫色閃電】是嗎?雖然眼睛好像跟傳聞中的不太一樣就是了。」拿著釘槌的流氓老大一副期待的說著。

白天是一般學生,晚上是治安維護者,這就是四谷美汐目前的生活。

不過之前她作為治安維護者的事蹟幾乎傳遍了所有的都市傳說網站,並且也已經很多地下世界的人也盯上了她。

原本剛剛在巡邏的時候救了一個在暗巷被搶劫的女性,但沒過多久這些流氓全部都冒了出來,彷彿剛剛的搶劫也是為了埋伏而做的。

「我說你們無不無聊啊?你們已經不是第一批打我主意的傢伙了,我的人頭是有這麼值錢嗎?」美汐用自己作為電擊使的能力將聲音透過電力而發出跟平常不同的聲音說著。

流氓老大二話不說直接拿武器直接一副往死裡槌的樣子攻擊美汐,美汐也感受得到對方擺明是要她死。

不過這種程度的攻擊美汐三兩下就可以躲過,只是這個人數真的是有點多。

『二十個······不,三十個以上嗎?而且還不是一般普通找麻煩的混混,從他們的包圍模式來看很有組織性呢。』
  
  
過了幾分鐘之後,美汐總算是把所有的流氓全部打到失去意識了。

「累死人了,我真想知道我的人頭有多少錢呢,可以引來那麼多來找我挑戰的傢伙。」雖然目前周圍是沒人,但以防萬一還是用電音抱怨著。

而且剛剛從頭到尾美汐也控制著自己沒有使用血之從者的能力。

這是她自己對自身的約束,除非遇到非常緊急的狀況,不然能不使用盡量不要用。

正當美汐要把苦無收回腿包之前,突然間彷彿感受到了很強烈的殺氣。

能確定的是對手的等級比剛剛的流氓群還要高上好幾倍,美汐的本能告訴自己對方是個非常危險的存在。

眼睛一閉上之後,再次張開的眼睛變成了紅色。

突然之間美汐就像憑空消失一樣,下一秒人已經出現在敵人的背後直接來了一腳後旋踢。

對方來不及反應直接被踢飛了出去,不過由於這附近沒什麼路燈所以美汐並沒看清楚對方是誰,只是她隱約看到了對方的眼睛顏色。

「欸······?」

不過對方在被踢飛出去後馬上就跑走了,美汐直接追了上去。

她剛剛看到了對方的雙眼是金色的,那雙眼睛彷彿跟青崎步葉使用吸血鬼之力時一模一樣。

美汐清楚剛剛打算偷襲她的人是吸血鬼,所以她不打算留手想要一口氣解決對方。

不過追到了有路燈的地方後才發覺並不是光線問題,而是對方身體彷彿壟罩著黑霧般,只露出了金色的雙眼。

「一個血之從者能這樣偷襲我也挺厲害的,不介意的話說說妳的主人是誰?」籠罩著黑霧的吸血鬼笑著說道,發出聲音也明顯是做過變音處理的。

美汐用電音回答:「永遠不會是妳就對了。」

從對方的眼神來看,美汐能感覺出那雙眼彷彿釋放了什麼能量。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早就被那個眼神催眠了,但是美汐曾經看過同樣的眼神,跟當時步葉吸她血時所露出的眼神一模一樣。

「對於已經有主的血之從者果然沒有效果嗎?明明血之從者是我們血族的玩具才對,就給我乖乖當玩具吧!」

美汐聽得出對方對於人類的鄙視,跟以前那種重視血統的貴族沒兩樣。

一瞬間美汐的身影突然變成了好幾個,並且包圍了披著黑霧的吸血鬼。

「忍者嗎?日本真的是無奇不有呢。」

剛說完四面八方都充滿了飛鏢與苦無,全部朝著黑霧吸血鬼飛去。

原本他想硬扛這些攻擊,畢竟對吸血鬼來說冷兵器根本不痛不癢。

不過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靠近的瞬間,所有的飛鏢和苦無全部產生了爆炸。

美汐用光了所有的苦無和飛鏢以及火藥造成了超大範圍的攻擊,由於對方是身體能進行快速再生的血族所以她才敢這樣做。

不過爆炸結束之後卻不見對方的蹤影,但倒是留下了血跡。

「逃走了嗎?雖然知道一定殺不死對方,不過還以為她會攻過來呢。」

美汐看著自己的右手,發現自己在剛剛也有被輕微的炸傷。

以前的自己受到一點傷就會很緊張,自從開始了治安維護者的活動之後受點傷都是很平常的事。

即使自己是超能力者和血之從者,但身體構造依然是人類。
  
  
在另一邊,一個金色短髮、穿著白色洋裝的女生扶著牆壁,白色洋裝染上了血跡。

最明顯的是她雙眼是金色的。

「居然被低等的血之從者傷成這樣,這輩子能把我傷成這樣的妳是第一個!」

這就是黑霧吸血鬼的真面目,剛剛受到爆炸攻擊而受傷的身體逐漸復原著。

突然間走出一個穿著燕尾服的男人走了出來,並驚訝的說著:「終於找到您了凱特琳小姐,怎麼會搞成這樣?」

名為凱特琳的少女不爽的回答:「亨特啊?沒找到姊姊大人,不過倒是找到了她的血之從者!真是陰險狡詐的傢伙,居然在各種暗器上放火藥炸我!」

「原來剛剛那場爆炸是針對小姐您的,但好在血族的生命力沒那麼容易掛就是了。」

本來很不爽的凱特琳突然露出微笑說道:「雖說讓我受到爆炸攻擊,但她自己大意反而讓我得到了一些線索就是了,我知道要去哪裡找姊姊大人了。」

說完金色的雙眼變回了湛藍的顏色。
  
  
「什麼!?在所有暗器上放火藥炸向對方?所以今天早上的那個頭條說的爆炸案是妳幹的喵?」

一早在學校走廊,美汐跟樹音把昨晚的事情全部跟她說。

左乙女樹音─橘色短髮的貓獸人,目前在學校擔任風紀委員的工作,知道美汐所有的祕密。

「原來鬧這麼大嗎?我也沒有想太多就這樣做了,畢竟對方是吸血鬼所以我就沒留手的打算。」

美汐昨晚一回到家就洗澡、處理傷口之後就睡覺了,今天還差點起不來匆匆忙忙的準備並馬上出門了根本沒有去注意新聞。

兩杯特濃黑咖啡已經是她每天的標配了,在說話的同時現在手上也拿著一杯黑咖啡,另一杯則放在座位上。

「我說妳啊,也考慮一下後果啦!是說妳跟青崎學姊講了嗎?吸血鬼還是由吸血鬼來對付會比較好,雖然嚴格來說她是半個吸血鬼就是了喵。」

為了美汐的安全,樹音建議交給步葉處理會比較妥當。

「我想要進一步的確定她的目的再告訴她!感覺跟神秘組織沒什麼關聯。」

不過美汐認為對方的目的即有可能是步葉,因為黑霧吸血鬼第一個問的是她主人的身份。

當然美汐是絕對不可能出賣步葉的,可以的話她想盡量自己處理掉這件事。

樹音非常擔心的說著:「老實說我還是很擔心妳,每天晚上都這樣進行治安維護的行動,真的很怕哪天妳死在哪場戰鬥中。」

對樹音來說美汐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會更進一步加深交情也是因為意外得知了美汐做為血之從者的身份。

幾乎每天都在聽美汐說她在當治安維護者的種種,不過她也越來越擔心她的安危了。

「沒事啦!我好歹也是死過一次的人,如果我會怕的話我才不會成為什麼【赤眼的紫色閃電】了。」美汐帶著微笑回答著。
  
  
中午的時候,美汐剛吃完午餐正走出教室時遇到了學生會長。

一頭金色長髮和藍色雙眼外表的外國人,也是就讀二年級的學生會長─長渡智春。

「四谷同學妳最近還好嗎?看得出來妳有些黑眼圈喔。」學生會長擔心的說道。

美汐笑笑的回答:「沒事的,我很好啊!」

說完之後馬上喝了一口黑咖啡,完全毫無說服力的樣子。

學生會長嘆了一口氣問道:「妳平常晚上都在做什麼?都搞到那麼晚睡對身體很不好的!」

「嘛‧‧‧‧‧‧最近看漫畫看的有點勤,所以常常沒注意到時間就超過時間了。」

美汐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堂塞,畢竟總不可能直接說晚上在當治安維護者。

「總覺的妳在隱瞞我什麼,希望跟青崎步葉沒有關係。」學生會長盯著美汐的眼睛嚴肅的說道。

聽到這邊美汐緊張了一些,雖說會去做治安維護者是自己的意識,但也是因為步葉的把她變成了血之從者才會開始的。

原先的美汐本身是患有AIDS,也就是人們俗稱的「愛滋病」,稍微使用超能力身體會有很大的負擔。

曾經為了保護一名魔族小孩而過度使用超能力而死了一回,不過被步葉救了回來。

因為成為了血之從者所以身上的病也直接消失了,使用超能力再也不會有任何負擔。

「不過感覺妳比我當初見到妳的時候還要開朗很多,如果妳不方便說妳在隱瞞的事情也沒關係,但至少量力而為不要過頭了。」

說完學生會長就先離開了,美汐也立刻前往了目的地─劍道部。
  
  
在美汐來之前已經有人先到了,正是青崎步葉。

作為半人半吸血鬼的青崎步葉正是把美汐變成血之從者的人。

穿著劍道服的步葉拿著木刀練習著劍術,雖然她沒有受過正規的劍道訓練,但是從多次的戰鬥中被迫學會了劍術。

即使非常不正規,但是卻依靠了戰鬥經驗打倒了劍道部的部長─柳生富由野。

「我不是說過在學校盡量不要見面嗎?畢竟在怎麼說我也是『不良少女』喔!」步葉對美汐嚴肅的說著。

美汐則是微笑回答:「劍道部沒差吧?雖然不是你專屬指定的時間但現在中午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人來,而且說實話我也沒在擔心的,我並不擔心名聲被連累!」

「除了名聲以外還有假如哪天我們其中一個人的身份不小心曝光也比較不會互相連累。」

在步葉揮刀的同時,美汐微笑的說著:「想到我們第一次相遇就是在這裡,一個強顏歡笑的抱病少女就在這裡遇上了不良少女,然後在意外之下締結了血之契約,雖然是用極為亂來的方式結下的就是了。」

她講的抱病少女自然是自己,而不良少女就是指步葉。

「也是我自己的私慾罷了,不過還真沒想到妳會讓我繼續任性下去呢,明明我就抱著被妳痛恨的準備,老實說我不知道血之契約有沒有辦法解除。」

聽到步葉所說的,美汐馬上回答道:「我已經做好一生當血之從者的準備了,能不能變回去我並不是很在乎。」

但實際上步葉自己對血之從者也非常不瞭解,所以她也很怕美汐會被血之從者的力量吞噬掉而失去自我,尤其是美汐的雙眼每次變成紅色的時候彷彿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原本妳這個年紀的人類就是該好好享受一般的社團活動以及跟朋友好好的大玩特玩,而不是在晚上當治安維護者,更不該招惹地下世界的人而被盯上,雖然我沒什麼資格說妳就是了,只是上次的涉谷之戰後妳應該也嚐到了地下世界是多麼黑暗了妳卻還執意繼續。」

如果硬要一個名詞來形容美汐,那就是「聖女」或是「聖母」,本身這個地下世界就不適合美汐去碰。

「我說過了,我想做的事情一定會做到底!好不容易得到的第二生命我不想要白白浪費掉。」

對美汐來說也許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黑暗,不過因此她才更要挺身而出。

美汐走到了放竹劍的地方,拿起了短刀長度的竹劍,並把一般長度的竹劍丟給了步葉。

步葉接住之後把木刀先扔到了一邊,並淺淺的笑著問:「妳確定要用那把短的要命的來跟我打嗎?」

「妳又不是打正規劍道,就別跟我假正經了!況且我時常是拿苦無在戰鬥的妳又不是不知道。」

一說完美汐馬上就發起了猛攻,在沒使用電力加速的情況下就已經有一定的速度了。

明明才兩個星期美汐又變得更強了,步葉在猜想短時間內變強也許是血之從者的被動能力,在沒有主動使用能力的情況下也有生效的可能。

不然也有可能美汐本身就有戰鬥方面的才能,只是藉由血之契約而被喚醒了。

一瞬間美汐的攻擊從步葉後方襲來,但是步葉快速轉身擋下了攻擊。

但是攻擊並沒有因此而停止,而是快速的四面八方都迎來了攻擊。

這是美汐用自身的速度打出的攻擊,不過也已經比一般人快許多了。

步葉則是微笑了一下,輕輕的一揮之後美汐的攻擊停止了。

抵在美汐脖子前方的正是步葉的竹劍前端,勝負非常的明顯。

美汐苦笑的說著:「果然沒有那麼容易贏過妳呢。」

「速度是妳的優勢,因此妳往往能搶得先攻,甚至還能善用速度從我的視線死角中攻擊,雖說我沒辦法清楚的看見你的每一個攻擊,但是妳的攻擊模式還是很容易被預判。」

步葉講解目前美汐的弱點,途中喝了一口礦泉水之後繼續說道:「目前的妳還是不擅長打持久戰啊,不過好在你還會扔一堆暗器甚至還能用類似分身術的招式以及再搭配妳的超能力使出一些招,但那也只是可以讓你撐的稍微久一點罷了!遇上一般的三流混混沒什麼問題,但如果是有些底子的超能力者或魔族如果短時間沒打倒對方妳一定要逃!」

「我自己的程度我還是知道的,打不過我自然一定會撤退的。」

雖然美汐稍微有點不爽,但是步葉講的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也只能接受。

突然間步葉的雙眼突然變成了金色。

在四下無人只有兩個人的情況,又是血之主從兩人的情況下。

步葉瞬間背對著美汐,打算掩飾自己想要吸血的衝動。

「我‧看‧到‧了!給我把臉轉過來!妳果然想吸血對吧?畢竟自從那次之後就在也沒吸過了。」美汐露出詭異笑容的逗著步葉說著。

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多多少少對方的一些異常狀態美汐可以稍微感覺的到,反之步葉也能稍微感覺到美汐的狀況。

這就是吸血鬼與血之從者的血之羈絆。

「才沒有!況且如果妳又像上次一樣昏睡了怎麼辦?」步葉連忙辯解,而且她也很擔心像之前那樣子害美汐翹了整天課。

美汐則是壓低聲音邪媚的在步葉耳邊說道:「那就麻煩妳別吸太多了,不想吸嗎?我知道妳很想,我是妳的血之從者吧?」

不知何時她的雙眼也變成了紅色,紅色的雙眼跟金色的雙眼互相對看著。

「很調皮嘛······妳完了!」

一說完步葉把美汐強壓在牆邊,美汐則是又感受到第一次被吸血時產生的那種感覺。

全身發熱而且總覺得心跳跳的特別快,彷彿自己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似的。

不過她絲毫沒打算反抗這種感覺,她想直接順從這個感覺。

「剛剛應該讓妳換劍道服的,那樣就更方便了!妳這個下午就準備曠課吧,我要把妳吸到起不來!」

說著就把美汐的衣服拉到右邊脖子靠近肩膀的部分露出,想要好好的大快朵頤的釋放自己的慾望。

本該是這樣子的,但是劍道部的門突然打開,吃著麵包的富由野就看著美汐被步葉壓在牆上而且衣衫不整的樣子。

柳生富由野,三年級,藍色頭髮,平常習慣豎起馬尾,劍道部的表面部長。

兩人瞬間也反應了過來,雖然及時把瞳色變回正常的模式了但是完全來不及分開。

「妳們兩個是這種關係嗎‧‧‧‧‧‧打擾妳們了。」隨後富由野就往後退把門關上了。

不過她越想越不對,又立刻打開了門不爽的說著:「搞什麼東西!?這裡是劍道部而不是旅館!混帳東西!」
  
  
在走廊上,步葉和美汐兩人一起走著。

「丟死人了。」步葉臉紅害羞的說著。

後來是步葉獨自去跟富由野解釋了,不過這個責任是她自己扛了就是了。

美汐則是非常不好意思的表示:「對不起,是我的錯!」

「算了啦,是說先分開吧!反正也是要各自回自己的教室,況且如果被那種愛八卦的人看到就不好了。」

好在兩人的真實身份並沒有被富由野發現,不然真的會一發不可收拾。

「我說過了我沒差,要八卦就給他們八卦!是說妳到底跟柳生學姊講了什麼?」

美汐比較不解的是剛剛步葉到底跟富由野講了什麼,還刻意避開她。

步葉則是不耐煩的表示:「反正沒事了,妳只要記得這點就好了。」

「搞什麼神秘啊?真是的。」美汐感到奇怪的說著。

兩人教室在不同樓層,走了一段路後正要分開時突然有個人衝出來抱住了步葉。

抱住她的人正是米倉麻伽,特徵是黑色雙馬尾以及紫色的雙眼,常常黏在步葉身邊的人。

「給我下來!」

步葉不爽的把麻伽抓下來,而麻伽裝模作樣的說著:「整個午休都找不到妳,我好孤單喔嗚嗚嗚嗚嗚~」

「神經病!」步葉無情的對麻伽說著。

對於米倉麻伽的一些事情美汐也曾經問過步葉,因為美汐總感覺她應該不是普通人。

不過步葉也很清楚的表示麻伽只是一個普通人,甚至連步葉是吸血鬼這件事都不知道,平常她會喊步葉吸血鬼只是日常中二病發神經亂喊的。

可是當時會想到去找受吸血衝動而困擾的步葉也是因為麻伽的關係,聽步葉那樣說也只能單純判斷是巧合了。

「妳是‧‧‧‧‧‧?妳也是步葉的朋友嗎?」

聽到麻伽說出這句話,美汐反而很納悶。

美汐滿頭問號的回答:「是啊,是說米倉學姊我們之前不是有談過話嗎?妳不記得了嗎?」

「有這回事嗎?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是說妳的名字是?」

令美汐震驚的是麻伽對她完完全全沒印象,而且神情和語氣也完全不同。

「四谷美汐,叫我美汐就可以了。」不管如何她還是先自報了姓名。

麻伽也微笑的回答:「米倉麻伽,請多指教啦美汐!」
  
  
此時在秋葉原的街道上,凱特琳撐著洋傘悠閒的逛著街。

凱特琳本身就是英國人,再加上她的顏值又特別的高所以也引來了不少目光。

「那個,可以讓我拍張照嗎?這位漂亮的小姐。」一個拿著相機的路人向凱特琳搭訕著。

凱特琳則是微笑的說著:「可以喔,只能拍一張!下好籬手喔。」

之後就擺好了姿勢讓相機路人拍照,這個路人也非常的有信心的說著:「OK的,我對照相技能還蠻有把握的。」

他拿的相機屬於專業相機,以及他相機中橋弄的角度來看能看得出來這個人本身是有涉及這領域的。

『這個傢伙應該不是拍人像就是拍Cosplayer的攝影吧?感覺有些經驗啊,但抱歉了你今天遇到的是我。』

凱特琳心裡想著的同時按下了快門。

「欸‧‧‧‧‧‧?」相機路人不可置信的看著相機中的照片,完全失焦了。

可是很詭異的是背景明明就非常的清楚,但卻只有人失焦。

「抱歉啊,只能一張!那我就先走囉~」

還呆站在現場的相機路人還在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相機出問題了。

實際上並不是相機出問題,也並非是他的拍攝技巧笨拙。

如果凱特琳今天是人類或是其他魔族的話那絕對是角度非常完美又清晰的相片。

『不管是誰還是技巧再好,對著身為血族的我照幾張都一樣,笨蛋!』凱特琳在心中笑著說道。

原因出在凱特琳是血族,所以不管任何設備都沒辦法清楚的拍下她的樣子。

凱特琳總認為血族比人類更高一等,算是不折不扣的【血族至高主義者】。

她甚至認為這個世界本身就是要讓血族掌權。

不過凱特琳也並非特別厭惡人類就是了,只是前幾天的事情加強了她身為【血族至高主義者】的立場。
  
  
對於凱特琳來說自從她懂事以來母親幾乎都處於呆滯狀態,甚至也幾乎對她不聞不問,完全不像是一個母親該有的樣子。

身為步葉母親的艾莉娜自從被強行帶回英國之後就一直是這個狀況了,而在帶回來之後的一年後生下了凱特琳。

「母親大人!這是今天美術課的作品。」

依然沒反應。

「母親大人!我考到了全校第一名。」

還是沒有反應。

「母親大人母親大人,我考上了最優秀的中學喔!初中跟高中一起的六年制。」

不管凱特琳多麼優秀,即使在學校被稱為天才中的天才得到了不少的稱讚。

母親大人、母親大人、母親大人、母親大人、母親大人,不管怎麼喊永遠都沒有得到回應。

她最想要的就只是母親的一句稱讚,但不管怎麼樣艾莉娜幾乎常常彷彿在掛念什麼並經常自言自語的。

父親作為血族的統治者本身就很忙了,關於這部份她多少能理解。

但是母親整天待在房間裡處於恍惚狀態,彷彿在掛念什麼。

「為什麼‧‧‧‧‧‧?難不成我完全不被母親大人當成女兒嗎?到底為什麼?」

凱特琳看過不少母女相處的場景,不管是同學母親去學校接送也好,或是各種網路劇和電影的溫馨場面凱特琳從來沒有一次感受過。

她甚至懷疑過自己是被撿來的,不過這方面她也私下透過門路去做過檢查了也非常確定自己並非撿來的。

凱特琳也曾經質問過父親,雖說父親也很少陪伴自己但至少還算可以溝通。

但得到的答案也很片面,就只是艾莉娜罹患了精神病。

她知道精神病應該是真的,但是她能察覺父親在試圖隱藏什麼東西。

不過她知道父親有寫日記的習慣,於是她萌生了一個念頭。

她特別挑了一天偷偷潛入了父親的房間,房間裡的一個書架擺放著不少日記本。

不過書架上被施加了複雜的魔法術式,用蠻力也無法破除。

「雖然自己這樣說有點那個,但我好歹也是天才!這種術式根本難不倒我。」

說完右手只做了彈手指的動作,書架被施加的魔法術式被解除掉了。

於是她從最關鍵的年份,也就是她出生前的日期開始查詢。
  
  

她得知了來龍去脈後跑去質問了母親,甚至氣到雙眼直接變成了金色。

「母親大人妳在幾年前外遇了是吧?跟日本的人類在外面結婚是吧?妳身為血族的尊嚴跑哪去了?」

原本長年都處於精神恍惚的艾莉娜這次終於有反應了,她露出驚恐的表情問道:「為什麼妳會知道這件事?」

「我說母親大人啊,多年以來妳一直對我不理不睬我大該知道原因了,也許父親大人沒察覺到吧,但我估計除了那個人類之外妳還有雜種私生子或私生女吧?」

艾莉娜這次被戳到了痛點,她非常害怕凱特琳的父親去追查這件事情。

而看到艾莉娜的表情凱特琳知道自己猜對了,並威脅的口氣說著:「要我不跟父親大人說可以,我只想知道是男的還是女的就好了。」

「妳想幹什麼?拜託不要去做傻事!乖乖聽話好嗎?好歹妳也是我的乖女兒啊。」艾莉娜極力的勸說著凱特琳。

不過這句話讓凱特琳更為火大:「是嗎?現在才承認我是妳女兒嗎?因為我永遠無法替代她對吧?我想也不用問了。」

沒錯,凱特琳也大概猜出答案了。

從艾莉娜的表情來看凱特琳也確定自己猜對性別了。

「原來如此,是【姊姊大人】是吧?」
  
  
當天晚上凱特琳直接打包好行李直接離開了家裡。

「我要宰了那個臭雜種!」

從剛剛到現在雙眼因為憤怒變成了金色,到現在都還沒變回來。

「凱特琳小姐您怎麼了?莫非是要離家出走?」管家亨特追了上來,想挽留她。

不過凱特琳則是非常憤怒的說道:「別想阻止我,如果不宰了那個雜種私生女我無法釋懷!你如果要阻止我的話我連你一起解決。」

「如果您執意要走,請讓我跟著您一起吧!至少我這邊也多少能對您父親交代一下。」亨特非常有誠意的說著。

「也好,在這個家你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但你千萬不能告訴父親大人這件事。」

隨後凱特琳把來龍去脈跟亨特說了,她同意亨特告訴父親說自己去日本,但唯獨私生女的事情不能講。
  
  
時間回到現在,凱特琳一個人在秋葉原買了非常多動畫週邊,量多到她直接選擇郵寄到住處了。

然後她現在走到了一家女僕餐廳的面前。

『就是這家吧?我一直很想來的女僕店!好不容易來到日本了當然一定要來的。』

實際上凱特琳是不折不扣的御宅族,在血族的學校中雖然是非常優秀的人,但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並沒有什麼朋友。

因為她不確定分辨接近她的人是不是想陷害她,畢竟大家都知道她是血族統治者的女兒,有些眼紅的人則認為她的成績都是走後門而得到的。

她不知道有誰可以信任,在家裡能信任的也只有管家亨特,在如此孤獨的情況下她接觸到了御宅文化。

也是因為如此,雖然是【血族至上主義者】,但由於御宅文化是人類創造的,也就是這樣她並沒辦法完全討厭人類。

雖然她來日本的目的是想找私生女決一死戰,不過在之前她想享受一下秋葉原之旅。

至於為什麼她能篤定那個素未謀面的姊姊在東京有兩個原因,一來是東京本身就是日本的【魔族特區】,二來則是做為親姊妹的直覺。

即使撇除掉第二個原因,有第一個作為可能性已經足夠了。

原本亨特想跟著來秋葉原,但凱特琳執意要自己一個人逛,所以他暫時在日本的住處留守了。

「歡迎回來,大小姐!」一名漂亮的女僕來接待凱特琳。

「哇喔!比官方照片上還要漂亮好幾倍。」

凱特琳卸下了平常的形象,直接露出了發自內心的開心笑容。

女僕有微笑的回答道:「大小姐也很漂亮喔。」

隨後凱特琳被接待到了座位上,開心的看著菜單。

「大小姐應該是外國人吧?感覺妳的日語講得很流利呢。」

「我是從英國來的!別說日文了,我還能講法文、德文、韓文、中文以及義大利文,然後我要三號套餐。」凱特琳帶著微笑說道。

女僕拿著平板操作著,把剛剛凱特琳點的菜單透過平板傳給了廚房。

「對了,叫我凱特琳就可以了!我比較喜歡被叫名字。」

實際上凱特琳已經常常被稱呼大小姐了,好不容易來到這個幾乎完全沒人知道自己身份的地方,她反而不想在這個地方被亨特以外的人繼續稱呼為大小姐。

基本上她在這邊可以很自在的到處逛街,甚至連平常在英國使用的【辨識阻礙】跟【偽裝術式】都不需要用到了。

「好的,我是今天為您服務的女僕小圓!」名叫小圓的女僕微笑的說道。

『好可愛喔欸嘿嘿嘿······』凱特琳心裡已經充滿了粉紅色泡泡了,這是她第一次體驗到日本女僕店的魅力。

「凱特琳是最近來到東京的嗎?」小圓親切的問道,並倒上了開水。

凱特琳喝了口水後說道:「是呀,為了尋找我那住在日本的姊姊。」

「姊姊呀,妳們關係很好嗎?想說妳千里迢迢過來這邊也花了不少時間吧。」

聽到小圓這樣說,凱特琳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嚴肅。

「其實我跟她從未見過面,我也是前幾天才知道我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姊姊,我家庭狀況有些複雜就是了,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跟姊姊見上一面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然後殺了對方,只差沒有說出這句話了。

「感覺好像問到不該問的問題了,非常抱歉。」小圓為了自己的冒失道了歉。

凱特琳微笑的回答:「沒事的!而且我昨天也大致上知道姊姊會出現的地方了,明天如果順利就能見到面了吧我想。」

昨天凱特琳就找到了這個城市的其中一個治安維護者「赤眼的紫色閃電」,也得知了對方確實是血之從者。

一開始來到東京後也意外得知了都市傳說的網站。

原本她想直接找【金眼的魔族殺手】,估計那個就是自己想找的人。

不過她並沒辦法弄清對方的行動模式,相對之下【赤眼的紫色閃電】的行動模式反而很好猜,而順勢的就這樣遇到了她。

也確定了【紫色閃電】的赤眼確實是血之從者。

自己本身也花了很多天在東京的各個角落佈置了【感應術式】,然後昨天遭遇了【紫色閃電】之後更是縮小的範圍。

目前她也已經鎖定了一間學校,之所以能確定是因為她在之前遭遇【紫色閃電】之後稍微做了點手腳,再加上搭配了【感應術式】更能確定【魔族殺手】也在那所學校。

不過此時此刻的凱特琳只想好好享受女僕的服務。

「餐點來了!現在為妳獻上愛的魔法。」
  
  
下午放學之後,美汐也像往常一樣到了劍道部。

跟中午不同的是她這次好好換上了劍道服,拿的也是正常長度的竹劍。

揮的動作也是正規劍道的動作。

「進步了很多呢四谷同學。」

富由野稱讚著美汐,但彷彿好像想說什麼但又不敢說的樣子。

美汐看了劍道部目前也就她和富由野兩人,於是她直接放下了竹劍。

「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目前也就我們兩個而已,我猜一定是中午的事情對吧?」

聽到美汐這麼直接,富由野再也忍不住直接發問了:「四谷同學,妳喜歡青崎嗎?」

「喜歡啊,想不到討厭她的理由。」美汐想也沒想的就直接回答了。

富由野聽到後臉也有點紅了,她繼續追問;「所以妳們是那種關係嗎?」

「是那種關係沒錯啊,毫無疑問的,雖然青崎學姊叫我盡量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就是了,不過被妳看到我和她一起的樣子了所以還是對妳坦承會比較好。」

富由野頓時整個人臉更紅了。

「妳們什麼時候認識的?感覺妳們不像是會有交集的人啊。」

富由野會有這樣的疑問是很正常的。

雖說她知道步葉的本性不壞,但不管怎麼樣步葉的形象都是不良少女,而美汐則是乖學生的形象。

「開學第一天,而且剛好就在這邊呢。」美汐依然想也沒想的直接回答了。

聽到這些之後富由野差點沒撐住,訊息量過於龐大。

不過實際上步葉跟富由野理解的意思完全不一樣,甚至偏太多了。

首先剛剛第一個問題,富由野說的「喜歡」是指戀愛方面的,但美汐理解成親朋好友的那種喜歡。

而「那種關係」是指肉體上的關係,美汐理解成朋友關係。

然後聽到開學第一天就剛好在劍道部認識這點,因為基本上劍道部的都知道在早上的時候是步葉自己的使用時間。

美汐卻一個人打破了這個禁忌,然後仔細看美汐的臉也算是不錯看。

『兩人直接一見鍾情嗎?剛認識就吃掉了,青崎這家伙······』

富由野的想像偏離實際狀況太多了,不過美汐也幾乎沒有發覺到所以也沒反駁。

「我知道了,我也沒有權利阻止妳!看妳本身也接受那麼也只能祝福妳了。」

她彷彿豁然開朗也接受了一切,雖然這些全部都不是事實。

美汐則是有點問號的回答:「好的······?」

她在想一般朋友交流有需要到祝福這種程度嗎?不過也沒繼續想下去了。
  
  
時間到了隔天早上,美汐如往常一樣拿著兩杯黑咖啡進到一年B班。

「欸妳聽說了嗎?聽說有臨時轉學過來的外國轉學生喔!」

「外國人?是人類還是魔族啊?」

「根據消息是從該國家最一流的學校轉過來的。」

「不過這個時間轉過來還真的有點奇怪呢。」

班上的同學們都在討論這個話題,她走到座位上放好東西後問了旁邊的樹音:「怎麼回事啊?」

「就如班上所說的,昨天晚上班群組也有在討論了喵,妳都沒看群組嗎?雖然也想的到原因就是了喵。」

畢竟美汐晚上都忙著當治安維護者到處打擊犯罪,而且還時不時的還要提防想要她人頭的那群人。

沒過多久班主任就走進了教室,並大聲的說著:「大家安靜!不在座位的也趕緊回座位坐好。」

班主任的號令下大家全部都乖乖的回座位上了。

「就如昨天在班群組說的,今天很臨時的有國外一流學校的轉學生轉到我們的班級!請大家好好的對待她,可以進來了。」

說完之後,打開門走進來的是一個金色及肩短髮、湛藍色雙眼的女孩子。

她正是昨天還在秋葉原閒逛的凱特琳。

一進到教室大家就被她漂亮的外表給吸引了,甚至有男生已經在想一些完全不可能成功的想法了。

「我的全名叫做凱特琳‧康柏拜區(Caitlin Cumberbatch),來自英國!不過日文我算很擅長了,跟我對話平常的用日文就可以了。」

凱特琳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眼神看向了美汐。

『欸······?她在看我?是說康柏拜區這個姓氏我好像在哪聽過。』

她仔細回想了之後,想到步葉曾經說過自己的另一個名字。

不過基本上這個姓氏真的不太好記,尤其是這裡又是日本,基本上大部分的人也不太會去特別記外國人的姓氏。

正當她想起的同時,凱特琳微笑的說道:「我知道我的姓氏不太好唸也不好記,所以你們只要叫我凱特琳就好了,順帶一提我的姊姊也就讀這所學校呢!我沒記錯的話她應該就讀二年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