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金眼的魔族殺手3 第一章 月考危機

懶癌文手-彌亞(Mia) | 2022-06-18 22:45:34 | 巴幣 2 | 人氣 96



  
  在夜晚中,某個建築物基地裡引發了騷動。
  
  隨著警報聲響起,裡面發出了各種慘叫聲。
  
  其中一名小弟二話不說拔腿就跑,不過他沒跑多遠就被兩個奇裝異服的人擋去了逃跑路線。
  
  這兩個人分別是一個穿著龐克風格上衣與熱褲並戴著鉚釘口罩,右手還拿著忍者用的苦無,另一個則穿著女僕裝戴著鐵面具,雙手拿著一把大鐮刀。
  
  她們是最近都市傳說網站上經常被討論的【紫色閃電】和【死神女僕】,順帶一提【死神女僕】的雙眼是呈現赤紅色的。
  
  「該死!不過別想抓到我。」說完後小弟馬上往另一個方向死命的跑。
  
  而【紫色閃電】用經過電音處理的聲音無奈的說著:「真是的,在我面前比速度是沒意義的~妳說對吧小‧‧‧‧‧‧死神女僕。」
  
  「你們追不上我了吧臭娘們~」
  
  才剛說完沒多久並經過了轉角之後,馬上碰到了另外兩名治安維護者。
  
  一個穿著黑色輕甲與機械面罩,另一個人則是一團黑霧,而兩人的共通點則是那雙不寒而慄的金色雙眼,兩人分別為【魔族殺手】和【黑霧惡魔】。
  
  「還想跑?你以為她沒攻擊你是因為你逃的快嗎?只是因為要留個意識清醒的而已,不過我沒殺你同伴就是了,還不是因為某個聖女的請求‧‧‧‧‧‧」【黑霧惡魔】用壞笑的口氣並用做過特別處理的聲線說著。
  
  一說完之後,小弟身邊出現了好幾個小型魔法陣,從魔法陣中伸出了不少鐵鍊直接捆住了他。
  
  「對付這種傢伙用一般的鐵鍊就好。」
  
  【黑霧惡魔】這次並沒有使用金色的鍊子,而是使用了一般的普通鐵鍊,除非對手有能力掙脫一般鐵鍊,那她就會使用名為【偽‧天之鎖】的金色鍊子。
  
  而【魔族殺手】走向了因為被被捆住而懸空的小弟,並用變音器化為男人的聲音質問著。
  
  「把你所有知道關於組織的情報全部吐出來。」
  
  小弟則笑著回答:「我只是個底層人員,你覺得我是能知道什麼?」
  
  聽到這個回答,【魔族殺手】則向前靠近了他,距離不到幾公分,雙方的臉都快貼到對方了。
  
  「姊姊大人用了【恐懼之魔眼】,而且還越用越順手,連我都有點害怕了。」【黑霧惡魔】有些開心的想著。
  
  被【恐懼之魔眼】盯著看的小弟,由於被【黑霧惡魔】的魔法鐵鍊綁住所以無法別開那金色的雙眼,因此身體冒出了冷汗,如果硬要形容的話就是生不如死。
  
  「我招,我全招......」
  
  
  「差不多都被擊倒了,不知道她們兩個處理的怎麼樣了。」【紫色閃電】看著周遭倒地的人說著。
  
  【死神女僕】也確定了沒有敵人之後,把那比自己身高還長的大鐮刀就化為光粒子全部收進了她的戒指裡。
  
  她拿下了臉上配戴的鐵面具,並擔心的問著:「美汐妳是不殺主義對吧?能理解妳不想殺人的想法,但是步葉和凱特琳是會殺人的,不如說她們認為殺掉對方才算解決源頭吧。」
  
  【紫色閃電】──也就是四谷美汐沈重的用原本的聲音說著:「多多少少會,對我來說即使是極惡之人都是有機會改過自新的,但對她們來說極惡之人基本上是沒救了只能殺掉,也是因為這樣我老是被叫聖女或聖母。」
  
  「這樣啊......說到殺人,雖然我沒有過去的記憶,但我隱約覺得自己可能有殺過人,不過凱特琳完全不願意告訴我關於過去的松本圓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現在身為【死神女僕】的松本圓並沒有過去的記憶,最久遠的記憶是剛成為【血之從者】時開始,而且當下也只記得凱特琳。
  
  美汐微笑的回答:「某方面來看,這對姊妹真的很像,都習慣自己去硬扛壓力,想當初青崎學姊還想對我隱瞞身份,之後還是我用【血之主從】的感應才被我發現的。」
  
  才剛說完,原本從一開始就是呈現黑色雙眼的美汐,突然間變成了紅色,並拿起了苦無警戒著。
  
  小圓看著美汐的樣子,她也正準備從戒指中把鐮刀召喚出來。
  
  「是我們啦!妳也幫幫忙,想打自己人啊?」解除黑霧的【黑霧惡魔】──凱特琳‧康柏拜區無奈的說著。
  
  隨著凱特琳一起走過來的還有【魔族殺手】──青崎步葉。
  
  美汐的雙眼則是從赤紅色變回原本的黑色。
  
  「不對,我感覺到的是一種特別的視線。」美汐認真的說著。
  
  步葉則拍著美汐的肩膀說著:「如果有任何人類或魔族,又甚至是超能力者也好,妳覺得我和凱特琳不會察覺到嗎?我看妳已經連續熬夜好幾天了,估計是累到判斷錯誤了吧?」
  
  「拜託一下,我沒問題的好嗎?而且我白天課業也有顧好的!不用擔心我啦。」美汐笑著回答步葉。
  
  但步葉馬上拿下了機械面罩,並馬上壁咚了美汐。
  
  「妳再怎麼說還是人類,即使有了血之從者的力量不代表不用睡耶!妳繼續這樣血液裏的咖啡因越來越多,我只好去吸別人的血了。」
  
  聽到步葉這樣說,美汐激動的推開了步葉並馬上激動的說著:「絕對不行!不可以‧‧‧‧‧‧」
  
  凱特琳聽到這對話臉瞬間變得通紅。
  
  「雖然有料到姊姊大人應該吸過四谷的血了,但居然公然提及這件事‧‧‧‧‧‧」
  
  凱特琳腦中想著的同時,並微微的看向小圓。
  
  隨後她搖了頭想著:「不行,不能吸小圓的血!絕對不行‧‧‧‧‧‧」
  
  凱特琳現在最想守護的人正是小圓,雖然過去她總是認為【血之從者】就是拿來利用的道具,不管是用來幹見不得人的勾當還是用來吸血的,充其量就是用完就丟的工具罷了。
  
  但自從她來到日本之後,甚至自己有了【血之從者】,也目睹了步葉和美汐之間的相處,所以她對於【血之主從】的認知也改變了許多。
  
  說到【血之從者】,除了小圓之外凱特琳還有另一個,那就是【魔鬼武裝集團】的負責人──垣生郁芽花。
  
  當時凱特琳強迫她簽下了【血之契約】,所以她可以隨意的對她下命令,即使是嚴重違反個人意願的命令她都無法反抗,不過除了上次命令之後她到現在就沒有下令過了。
  
  然而凱特琳還有一個祕密,那就是她並沒有親口吸過別人的血。
  
  過去在英國時都是依靠家中買來的人血倒進杯子裡喝,目前在日本的住處也有不少庫存,再更近一步頂多用爪子抓傷對手舔過手上的血。
  
  事實上她有好幾次都萌生出想吸小圓血的衝動,但每次她都會用理性壓住然後取出家裡的人血喝下去。
  
  「凱特琳妳還好嗎?感覺臉色不太好的樣子。」小圓發覺到凱特琳的異常後擔心的問著。
  
  凱特琳擺出微笑的說著:「沒事啦,只是有點渴而已。」
  
  說完之後她直接用魔法從異空間中拿出一杯人血,像喝酒一樣慢慢的品嚐著。
  
  步葉看向了凱特琳,彷彿是看穿了什麼,不過為了顧及妹妹的面子所以刻意的藏在心裡。
  
  「月考也快到了,這段時間禁止妳治安維護者的活動,月考有及格才能繼續。」步葉嚴格的對著美汐說著。
  
  美汐不滿的說著:「那妳呢?好像一副成績很好的樣子是怎樣‧‧‧‧‧‧?」
  
  「妳還真沒說錯,我的話不知道為啥隨便看一下就能滿分了,小時候我還以為每個人都一樣,後來才發現我似乎有讀書方面的天份,然後由於我是學生會的眼中釘,所以完全沒在榜單上公佈過我的成績。」
  
  聽到這點美汐整個人驚呆了,而凱特琳則大笑的說著:「哈哈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姊姊大人!我以前在英國時也是這樣呢,果然妳也遺傳到了康柏拜區家的頭腦。」
  
  「兩個臭學霸‧‧‧‧‧‧」
  
  畢竟當初美汐也是花了非常多時間與努力才考上了這所東京最好的高中,然後現在身邊多出了兩個隨便考都能過的學霸讓她非常不甘心。
  
  「不用擔心啦,我也是個超級學渣呢!畢竟我失憶了嘛,所以等於過去學到的知識也歸零了,之後一起努力吧!」小圓露出天真笑容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凱特琳稍微發抖了一下。
  
  因為小圓是學渣的主要原因是小學沒讀完,當初小圓能轉學進來靠的是凱特琳花了大筆錢贊助學校這招才讓小圓成功轉進來的,不然小圓原先的狀況別說現在這所高中了,其他學校也不會想收。
  
  「至少在她恢復記憶前我一定要守護好她,假如她恢復記憶之後要恨我的話也無所謂。」凱特琳抱著一定的覺悟在心中想著。
  
  
  在另一邊,某個少女露出驚險表情的說著:「四谷的直覺真的很準確呢,明明已經用人偶替身了還能差點被發現,不過身為人偶的我還操縱著人偶這點也格外的諷刺呢。」
  
  
  一如往常的早上,美汐自然而然的把昨晚發生的一切講給了樹音。
  
  「兩個字送妳──活該!」樹音不留情的直接講了出來。
  
  美汐這次不像平常一樣喝著黑咖啡,而改成了果汁喝著說道:「不是啊!重點是姊妹兩都是學霸耶!雖然我不至於到學渣的程度,可以的話希望能有她們的天份。」
  
  「沒辦法,誰叫我們姊妹倆這~麼優秀呢?」
  
  突然間不知為何凱特琳出現在兩人之間。
  
  美汐和樹音突然被嚇到,因為她們已經挑了沒什麼人會來的學校頂樓,講話也放很小聲了。
  
  「佐乙女同學,原來妳知道我們所有的事情呀,怪不得常常看到四谷彷彿偷偷的在跟你說什麼。」
  
  樹音有些不悅的回答:「偷聽別人說話可不是正常人會做的事情喵。」
  
  「我的確不是正常人,如果妳經常聽四谷訴說的話不可能不知道吧?」凱特琳壞笑的說著。
  
  隨後凱特琳表情轉為嚴肅的說:「如果四谷信任妳,那我也會同樣的相信妳,但是以後盡量別再學校談論相關話題,如果像今天一樣被其他人偷聽到那後果不堪設想。」
  
  「總覺得凱特琳說的也有道理,畢竟也不能保證我們學校所有人都很單純沒有祕密身份。」美汐想著凱特琳會這樣說一定是深思過的,所以不打算反駁她。
  
  「是說松本沒跟妳在一起嗎?看妳們兩個常常一起。」樹音好奇的問著。
  
  凱特琳微笑的回答:「有同學在幫她複習考試進度,原本我打算親自下去教的,結果她在班上人緣意外的好,原本還擔心有人會想找她麻煩,誰敢針對小圓找麻煩我絕對不會放過對方‧‧‧‧‧‧」
  
  說著說著,凱特琳雙眼有一瞬間變成了金色,隨後她又趕緊切換回平常的藍色。
  
  「不用擔心啦,有我這個風紀委員在就不會讓妳擔心的事情發生的喵。」樹音自信的掛保證說著。
  
  凱特琳收回了嚇人的表情,並像美汐問著:「差點忘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妳。」
  
  「需要我迴避嗎?」樹音好奇的問著。
  
  「反正四谷之後也一定會跟妳說吧?我看就不用了,我主要想問的是關於米倉麻伽的事情。」
  
  聽到這名字,美汐表情凝重了起來。
  
  美汐想起了那個穿著哥德式蘿莉塔、戴著黑色骷髏口罩的少女。
  
  「果然那個自稱壘的少女就是米倉學姊嗎?不過我看青崎學姊也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美汐嚴肅的說著。
  
  當初凱特琳還抱著殺死姊姊──也就是青崎步葉的目標時,除了美汐和樹音之外還有人出來與她為敵,那個人正是米倉麻伽。
  
  「我分析了妳上次沒使用到的能量苦無,要是妳真的對我用了,我估計有三分之一的機率真的會死,而且範圍保證被炸出一個大洞,最少估計也有整所學校的範圍量了,這還只是保守估計而已。」
  
  說著說著,凱特琳也冒了點冷汗,她一想到當初她是真的打算致自己於死地,也瞭解了都市傳說中的S級超能力者的四大天王是多麼惹不起的存在。
  
  「要跟青崎學姊說嗎?我認為她有權利知道這件事。」美汐果斷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凱特琳擔心的說著:「老實說我很猶豫,首先她跟米倉認識的時間比我們還久,再者她平時的中二病形像跟S級超能力者完全不搭,最後就是──我擔心告訴了姊姊大人之後米倉會殺了我。」
  
  「米倉學姊上次來我們教室時我意外聞到她身上有兩種味道,而且是非常極端的那種差別。」樹音聽著兩人的對話,也決定加入了話題。
  
  凱特琳想著第一次跟她見面時的事情,當時她打算對她使用名為【鑑定】的魔法時卻被對方察覺,而且對方還能使用普通手機清楚的拍下她的樣子。
  
  畢竟一般人無法使用手機和相機清楚拍下純種血族的樣子,除非適用施過特殊魔法的才有辦法,否則拍下的照片會是呈現模糊的樣子。
  
  也因為如此,凱特琳更能意會到S級超能力者完全是規格外的存在。
  
  「假如依照佐乙女同學所說的她身上有兩種味道,那麼平常中二病的那面是米倉麻伽,那另一面就是壘,假設這點成立的話還有兩個問題,一來就是到底誰才是主人格,二來就是雙方是否清楚對方的存在。」凱特琳以現有情報推測著。
  
  美汐回想起當初她請求麻伽別讓步葉接近凱特琳,但沒想到麻伽──應該說是壘居然做的這麼絕。
  
  「我想不管是麻伽還是壘,都是真心把青崎學姊當作重要的朋友,不然她也不會為了青崎學姊做到那種地步。」美汐用肯定的口氣說著。
  
  凱特琳彷彿注意到了什麼,並嚴肅的說著:「先聊到這邊,有人上來了。」
  
  沒過多久,一名白色長髮、紅色雙眼的少女來到了頂樓。
  
  平時她身邊還會跟兩個比她還高的黑皮辣妹,但這次只有她一個人。
  
  凱特琳一看到她就會想起過去某個背叛她的人,曾經以為會是最要好的那個人。
  
  明明少女的髮色比她記憶中的還要淺很多,瞳色也完全不同,但還是會不自覺得想到某個銀髮少女。
  
  「凱特琳‧康柏拜區,我沒叫錯吧?」白髮少女用冷淡的口氣說著。
  
  平常白髮少女兩隻手都戴著黑色手套,但這次右手沒有戴。
  
  明明現在是春天,卻不知道為什麼感到一股強烈的冷空氣。
  
  「我已經注意到好幾次了,妳常對我投以敵視的眼神,我也知道妳不是普通人,妳有什麼目的?」白髮少女雖然口氣一樣很冷淡,但是眼神比剛剛還帶著更多更多的殺氣。
  
  原本凱特琳正要開口解釋,結果美汐和樹音擋在了她面前。
  
  「我想應該只是誤會,先讓凱特琳解釋一下吧!我以我的人格做保證她不會對妳不利。」美汐堅定的看著白髮少女說著。
  
  樹音打量了白髮少女一番後,並說著:「神夏雪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次使用冰能力阻止兩個男學生打架的也是妳對吧?雖然當時妳沒出手我也能搞定。」
  
  凱特琳馬上穿越美汐和樹音之間並站在最前方,並回答了神夏雪夜:「關於我對妳投以敵視眼光確實是我不對,非常抱歉,因為妳跟我以前在英國認識的人有些相似,不過我也知道這些不能正當化我的行為‧‧‧‧‧‧」
  
  聽著凱特琳帶著歉意的話語,神夏雪夜把右手的手套戴了回去,空氣中的冷空氣也隨之消失了。
  
  「不是針對我的話那沒事了,畢竟連風紀委員都幫妳說話了,我也就不多計較了,還有就是──我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會有這樣的膚色和髮色完全是因為白化症所造成的。」
  
  雖然一樣是冷淡的口氣,但眼神的殺意已經完全消失了。
  
  說完之後她走向了樓梯門,並直接離開了頂樓。
  
  「總覺得她不單單是為了自己,感覺的出來她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才刻意來跟妳對峙的。」美汐想著神夏雪夜的舉止猜測著。
  
  樹音則鬆了一口氣說著:「反正能和平解決就好了喵,如果她要動真格的話我們會直接被冰凍住了。」
  
  而凱特琳則低著頭,並露出害羞表情的說著:「謝謝妳們‧‧‧‧‧‧」
  
  凱特琳是第一次這樣被保護著,過去的她遇到任何事情都是獨自面對去解決,自己也老早習慣那樣子了,她也完全沒想到美汐和樹音會護著她。
  
  「這是朋友該做的!」美汐微笑的回答著。
  
  樹音用開玩笑的口氣說著:「我還以為妳的人設會說:『我才不需要妳們幫忙』,然後私底下其實很開心之類的,畢竟很多公主的形象都是這樣。」
  
  「不要瞎掰好嗎?又不是漫畫裡的公主,只是這也驗證的米倉說的沒錯,她確實是另一名S級超能力者,神夏雪夜戴的手套似乎是能壓制住超能力,假如兩個手套都拿下的話可能後果不堪設想。」
  
  凱特琳雖然無法測定超能力者的等級,但從剛才的對峙就能知道如果真的打起來了自己也無法全身而退。
  
  「也是時候該放下過去了,與其回憶著不好的過去,不如珍惜現在所擁有的。」凱特琳決定不再去回想那個銀髮少女了,現在的她擁有了過去不曾擁有的一切。
  
  「抓到!我拍!」樹音趁凱特琳還沒反應過來時用手機來了一張三人自拍合照。
  
  樹音馬上看了一下剛剛拍下的照片,但整個顯示模糊的樣子。
  
  「真是的,別說手機了,再高級的攝影機都沒辦法拍下我,拿來!」
  
  只見凱特琳拿起了樹音的手機,開了自拍模式之後美汐和樹音也擺好了表情,隨後她按下了快門。
  
  這次確實拍下了清楚的三人合照,三個人都露出了開心表情。
  
  「之後記得傳給我呦,我先去上個廁所,妳們也早點進教室吧。」說完之後凱特琳先行離開了頂樓。
  
  樹音苦笑的說著:「總覺得她變了很多呢,多多少少還有點不適應,想當初她還是我們敵人喵。」
  
  「這才是真正的凱特琳,畢竟她當初也一直不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什麼,也是因為小圓的關係她才能發現自己不是如她自己所描述的那樣。」美汐想著當初那個自稱【殘暴且無情的血族公主】的凱特琳,實際上擁有一顆溫柔之心的。
  
  
  如往常一樣,麻伽依然跟在步葉的旁邊。
  
  老實說步葉這幾天都有一種奇特的想法,那就是麻伽和那個自稱壘的超能力者的模樣經常在她的腦中重疊著,再來就是壘也知道自己和其他人的身份,如果是這樣一切都說的通了。
  
  「我有一件事情想問妳,希望妳能如實回答我。」
  
  麻伽聽到步葉的請求,也露出了別於平時中二病的認真表情。
  
  看到她露出這種表情,步葉也單刀直入的問了:「妳是不是超能力者?希望妳能如實回答。」
  
  「被發現了嗎?其實我也知道應該瞞不久了。」麻伽用沈重的口氣說著,頭也往下低了。
  
  看到麻伽這種反應,步葉原本想接著問,但才沒幾秒麻伽突然按住自己的右眼。
  
  「我乃邪眼的傳人!我的右眼啊!封印快被沖破了‧‧‧‧‧‧」
  
  聽到這回答與反應,步葉非常生氣的說著:「夠了,會覺得妳是超能力者的我太白痴了,妳絕對不可能是超能力者,絕對、百分之百!妳今天暫時別跟我說話!」
  
  說完之後步葉氣沖沖的離開了麻伽,麻伽也沒跟上而是待在原地。
  
  「對不起,唯獨就是不希望讓妳知道這個事實,麻伽希望能以一般人的身份待在你身邊,我自己也是如此希望。」
  
  此時說話的人並非麻伽而是壘,剛剛用中二口氣說話的實際上也是壘。
  
  「學麻伽的口氣說話實際上挺累的,而且總覺得我最近浮出的次數有點過多了‧‧‧‧‧‧」
  
  實際上麻伽的人格應該佔大多數的時間,但是最近發生太多事情而導致壘的人格佔了多數時間。
  
  壘負責處理麻煩事以及負面情緒,而麻伽只需要開開心心的就好,這就是麻伽和壘的關係,而壘知道麻伽的存在,但麻伽並不知道壘的存在。
  
  但要說超能力的話,實際上麻伽才是能使用全部能力的那一方,壘能使用的可能一半都不到。
  
  
  在一年C班,教導小圓功課人正是女同學A。
  
  由於小圓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像美汐一樣把【血之從者】的紅色雙眼切回原本的瞳色,所以她現在是戴著凱特琳施加過魔法的特別變色瞳變成像一般人一樣的顏色。
  
  「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再問我。」女同學A親切的說著。
  
  女同學B也親切的說著:「問我也可以喔。」
  
  「謝謝妳們兩個,不然隨著記憶一起失去的知識真的讓我跟不上課堂老師的進度。」
  
  看著小圓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她們想起了之前凱特琳私下找她們兩個人說的事情。
  
  「不准說出她沒讀完小學的事情,也不能提及她在小學給人的形象,之前妳們提到自己對不起她的事情就算了,但別在說更多關於她過去的事情了!如果妳們真心想要彌補的話就照我說的話去做。」當時的凱特琳是這樣跟她們說的。
  
  雖然她們還是搞不明白為什麼凱特琳會知道關於小圓的那麼多事情,情報來源又是哪來的,但能確定的是凱特琳非常在乎她,甚至感覺兩人的關係不只是朋友那麼簡單。
  
  她們兩人也做好了準備,假如哪一天小圓恢復了記憶,那她們兩人會任憑小圓處置。
  
  「不介意的話也能問我就是了。」茶色短髮的少女──御千緒 品帶著笑容說著。
  
  女同學A和女同學B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到。
  
  「別嚇人啊!妳存在感低就算了,還這樣從背後嚇人。」
  
  品笑著說道:「就是因為我存在感低所以特別喜歡這樣玩。」
  
  小圓看著品的笑容,她能發現品彷彿是在強顏歡笑,好像承擔著很大的壓力。
  
  不過她更訝異的是為什麼自己能發覺這些常人不會注意的細節,彷彿自己曾經這樣子過。
  
  「御千緒同學,如果平常心裡壓力太大,或著需要傾訴對象的話我可以擔任,雖然我不確定能不能幫到妳,但至少我能聽妳說。」小圓帶著微笑說著。
  
  聽到小圓說的,品有些納悶的歪著頭,她不太理解為什麼小圓會說這些話,但她還是帶著開心的表情說著:「謝謝妳松本同學,我沒事的。」
  
  小圓也看得出來品說沒事一定是騙人的,但她也不方便直接再進一步的詢問了。
  
  
  晚上的時候,美汐雖然心癢很想要換上龐克衣服跟口罩,但想到之前步葉給她的警告所以打消了念頭。
  
  「我還是乖乖的念書吧,畢竟我又不像那對姊妹一樣是超級天才。」
  
  說著說著,她打開了課本以及筆記加以複習。
  
  畢竟月考快到了,真的不能開玩笑。
  
  她還泡了紅茶放在桌上,邊複習邊喝。
  
  每天晚上換成龐克服裝和鉚釘口罩跑出去當治安維護者是她每天會做的事情,但突然做回一名普通學生讓她非常難適應。
  
  美汐突然回想起來到東京後所有發生的事情。
  
  跟樹音成為朋友,跟青崎步葉第一次的碰面。
  
  從一個AIDS的患者強行使用超能力救魔族小男孩而導致自己瀕死,隨後被步葉移植了肋骨而變成了【血之從者】,也因為如此一直被視為絕症的AIDS也完全痊癒了。
  
  穿著龐克打扮和鉚釘口罩成為了治安維護者,救了差點被車撞的人,還順便抓到了肇事者。
  
  跟【火焰死神】的對決,以及被【魔鬼武裝集團】包圍後用【閃電移動】帶著步葉和【火焰死神】逃離現場。
  
  搗毀了神秘組織的人體實驗室,還順便讓步葉見到了自己的親戚。
  
  隨後就是凱特琳知道了自己還有個姊姊之後直接殺來東京想幹掉她,但後來因為一些原因現在她跟自己的姊姊關係好的要命,也跟大家成為了朋友。
  
  這些也只是大概,實際上還有很多事情就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念書念書!別再想東想西的了。」
  
  講完之後美汐就開始專心的繼續唸書,不再分心了。
  
  
  此時在某個軍營中,其他軍人都在休息了,唯獨一個脫掉上半身只剩迷彩褲的男子正用練習用木頭長槍練習著軍用刺槍術。
  
  他雖然比平均男人的身高還要矮一些,但是他那結實的上半身肌肉可是貨真價實的。
  
  「報告邱人長官,垣生長官的狀況還是一樣把自己關在個人寢室不出來。」一名小兵跑來跟這位名為真壁 邱人(まかべ きゅうじん)的長官報告著。
  
  邱人雖然身高矮,但還是不失威嚴的說著:「好的,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
  
  雖然在軍中基本上小兵應該要叫長官的姓氏,但是邱人覺得太麻煩了所以決定一致所有人叫他邱人就好,可以的話連長官兩個字也不說對他其實也沒差,只是上頭說這樣會破壞紀律不太允許這個樣子,所以後面還是會叫長官兩個字。
  
  「垣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結果變成我要扛她的職務了,她已經連續兩個星期都這樣了。」邱人有些無奈的想著。
  
  不過邱人的理念跟垣生差很多就是了,垣生是幾乎把所有魔族跟超能力者當敵人,想找個理由殺光。
  
  邱人則是認為不管是普通人類還是魔族以及超能力者都有好人跟壞人,而且很多狀況也並非黑即白。
  
  也因為這樣,導致邱人來頂替垣生的時候士氣程度反而大漲,畢竟過去垣生完全是斯巴達式的在訓練這些軍人,甚至很多時候根本不讓這些小兵休息。
  
  邱人反而是把訓練和休息時間弄的很平均,該訓練就訓練,該休息就休息。
    
  他把木槍放回原本的位置,打算去洗澡的時候手機突然發出了鈴聲。
  
  邱人趕緊接了電話,並聽著打來的人所說的內容。
  
  「好我知道了。」
  
  放下手機之後,他有些無奈的說著:「看來接下來我真的有得忙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