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平行世界的魔鬼終結者 - 莉央篇09 美少女除靈師?!

Kansas | 2022-01-16 22:57:05 | 巴幣 1000 | 人氣 64


「小心!吉川!」
岸田健一猛地從噩夢中驚醒,坐了起來,看見陽光從一邊的窗簾縫隙中射進了房間,他轉頭想看看時間,發現吉川莉央正站在門附近,一動不動,正直勾勾地盯著門口的方向。
「早上好啊,岸田君,」
「等等,你就這麼站了一個晚上?」岸田有點意外,但沒感到不可思議,因為莉央身上的不可思議太多了,
「你的臉色很不好,有嚴重黑眼圈,」莉央回頭看向了岸田,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噩夢還是困擾著你嗎?」
「嗯,沒錯。」岸田用手捂著額頭,「我還是斷斷續續地夢見房間……那個怪物,哦,吉川你也在我夢中出現了,多虧了你,我感覺比一開始的噩夢好多了,你真是幫了我大忙啊,」
「能幫上岸田君就好,當下的問題是那個靈體,我昨晚沒發現任何靈體試圖闖入的痕跡,所以它似乎是通過心靈感應之類的方式在干擾你的心智,不解決掉可能還會持續給你造成傷害,」莉央停頓了一下,「所以,我打算馬上把它驅除掉,」
「可是,那個傢伙很大只的,我在夢中看到了,吉川,你確定能驅除它?果然還是找個除靈師來……」
「來不及了,」莉央斬釘截鐵地打斷了岸田,「如果不把它驅除,它可能會持續影響你,讓你無法入睡,」
她如此急著除靈,就是因為擔心靈體的心智干涉能力會傷害到岸田和公寓附近的人類,而且有可能已經傷害到了,比如之前的住戶。
這種行為,實際上多少違背了自己的任務目標。莉央自己也不得不承認,比起急於驅除這個靈體,從專業除靈師或超自然研究者那搞清楚這個靈體的背景,然後想方設法捕獲並研究才符合任務目標。因為能幹涉人類心智的活實體非常具研究價值,畢竟在天網世界,靈能只是都市傳說。怎麼想都不該貿然驅除這麼有價值的實體。
莉央現在的任務指令已經開始認為,保證自己的朋友和周圍無辜人類的安全,在優先順序上要高於任務目標,這種完全人類化的想法不知該讓天網失望還是高興:R-100真的很像人類——像人類那樣抗命。天網不是沒考慮過這種可能,所以當初給他們的任務只是「收集人類數據」這種很難產生道德衝突的任務。
「總之,」莉央對剛下床的岸田說,「我今天就要把它驅除掉,岸田君,為了你的心智,你最好躺在家裏。」
「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吧,畢竟那個怪物纏上的是我,不是你,」
莉央聽後,嘴角上揚了一下,她有點佩服起這個男生了,「好吧,你願意來也沒問題,但務必小心。真是很抱歉,要是當初我沒請你看房的話……」
「沒關係的啦,當時是我自己決定去的,別自責,吉川,」
等待岸田洗漱時,莉央看著倒下的門,若有所思,
「岸田君,你如果跟我回去就沒人看家啊,很對不起……」
「哦,不必擔心門的事情。一樓樓梯口附近的那間房裏住了個老大爺,他和我是這棟公寓唯二的活人,他每天這個時候到下午都會坐在他家門外的椅子上讀書,所以,待會我和他打個招呼就行了,」
「那就好,等今天除靈結束了,我就幫你修門,」
多虧了哈雷機車,兩人迅速趕到了莉央住的公寓。
岸田小心翼翼下了車,生怕碰到莉央。他可不能像加賀百合子那樣可以抱著莉央,還要想方設法和她保持距離,盡量不產生身體接觸,所以剛才他坐的不是很穩當,加上莉央的車速比較快,讓他感覺都搖搖欲墜。
「岸田君,你在這等等我,」莉央摘下了全罩式機車帽,「在除靈前,我得先回家拿個東西,」
「OK,」莉央上樓後,岸田望向公寓,總覺得心裏癢癢的,忍不住看向206室。不過,現在的206室在上午的陽光下顯得沒那麼陰森可怖了。岸田走近公寓,試圖走到昨天呆住的位置,看看今天有什麼變化。雖然明知公寓裏有不乾淨的東西,但自己還是忍不住想要看看。
當他走到昨天站著的地方時,沒感受到昨天那種惡寒。奇怪,怎麼沒有效果?是因為適應了嗎?正當他準備進一步靠近公寓時,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啊咧,這不是健一嗎?」
這不是古谷詩織的聲音嗎,回頭一看,看到兩個女生,嗯,古谷詩織和加賀百合子,她們倆應該還沒有很熟絡,怎麼一大早就湊在一起?(其實她倆只是剛好順路)從她倆的打扮可以看出不是一路人:百合子頭髮整潔,紮著單馬尾,身穿一件淺黃色連衣裙,看上去就很文靜,而詩織穿著牛仔褲和休閒夾克,還把頭發燙卷,嘴裏還叼著一根棒棒糖。
「早……早上好,古谷同學,加賀同學,」岸田很明顯有些意外,正當他尋思著如何與兩位女生交談時,詩織先一步開口了,
「正好正好,」她一邊拿著棒棒糖,一邊拉開挎包的拉鏈,「我正是來找你的,敏夫那傢伙,一大早就拜託我把之前你借給他的書還給你,說是應該昨天還的,但他忘記了,他今天去參加籃球部的活動了,」
「哦,我自己都忘了這事,謝謝你,古谷同學,」
「欸,別叫的那麼生分,叫我詩織就行了。話說回來,你怎麼一大早出現在這?這不是遠近聞名的鬧鬼公寓嗎?」説著,眯了一下眼,吹了聲口哨,「你果然也很感興趣吧?」
「嗯……」岸田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這時,莉央出現在了二樓樓梯口,把詩織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只見她換下了機車幫風格皮衣,身穿一件略顯寬鬆的夾克,不過防摔皮褲和軍靴沒換,還背著一個登山包。這副打扮,不僅讓詩織感到驚奇,也讓百合子很意外。
「莉……莉央醬,你這副打扮可真是有個性呢,」皮褲和軍靴,這種狂野的風格居然出現在那個才貌雙全的美少女轉校生身上?不過詩織聯想到她是那種騎哈雷機車的人,也沒覺得有什麼好意外的了。
「莉央,你是要去爬山嗎?」百合子之前和莉央約好今天一起打電動,還把自己的手提電腦帶了過來,沒想到剛到人家樓下就看到對方一副出遠門的打扮。
「沒有,我只是要去買些東西,」
「去買啥需要背那麼大個包?」百合子感到很迷惑,
「對這棟公寓進行除靈的工具。」
啥?除靈?三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岸田驚訝於吉川居然敢說這種話,要知道,陰陽眼可是很不受待見的,會被周圍人認為是神經病。結合自己的經歷,他可是深信這一點的。
百合子也感到很意外,第一反應是莉央在開玩笑,但看到她一臉嚴肅就知道她是認真的。從來沒聽過莉央有從事靈媒的經驗,突然說要去除靈什麼的真讓人搞不懂。而且,妖魔鬼怪什麼的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嗎?雖說莉央是自己的親友,也是個不可思議系少女,但百合子還是覺得她身上的謎團仍然非常多。每次問母親關於莉央的事,她都會滿臉堆笑地敷衍,從不和自己多談。
詩織驚訝之餘還特別興奮:沒想到這個轉校生還是個除靈師?而且馬上就要進行除靈?這……這簡直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得趕快記錄下來!手機呢,趕快拿出來,記錄下施法過程,然後發在ig上。
「欸,莉央醬居然還是個除靈師啊!不敢相信!你需要什麼道具?我能和你一起去見識見識嗎?」詩織非常興奮,沒想到加入同好會的居然是個JK除靈師,這可真是撿到寶了。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而且幹我們這行的總有些商業機密。」莉央故弄玄虛,當然不能讓其他人看到自己去拿混凝土塊。
「嗯……真是不甘心。」詩織一臉不甘,但出於尊重,她沒有選擇死纏爛打,但她決定留下來,看看除靈的過程。
「我房門沒鎖,你們可以到我家等等,百合子,麻煩你帶一下路。」
三人進了莉央的房間,圍著一張矮桌跪坐著,氣氛略顯尷尬,因為三人都談不上很熟,一下子竟找不到共同話題。
「……莉央的房間可真是簡樸呢,」活潑的詩織忍受不了這種氣氛,決定率先開口。
是啊,一個機器人需要什麼呢?和天網本體不同,莉央沒有裝修室內的興趣,她更喜歡把自己喜歡的書籍、漫畫、電影、遊戲等訊息以數據形態儲存在自己的「腦子」內。因此,她的房間內幾乎沒有任何飾品,只有一張矮桌、一張書桌、一把椅子、一張床和一個衣櫃而已。書桌上有一臺電腦——這還是她為了偽裝成人類才買的,平時她需要查資料或者娛樂的時候,都是把自己的系統接入互聯網來實現的,根本不需要電腦。爲了娛樂,她還在自己的處理器内整合了當今各個主流的電腦和家用游戲機的作業系統,方便打游戲。
如果這三個高中生仔細觀察可能會發現,這間小單元內極度缺乏生活氣息:灶台和衛浴乾乾淨淨,完全沒有使用的痕跡;書桌或地板上幾乎沒有任何紙質物品,別說書本了,連雜誌、報紙之類的東西都完全看不到,只有教科書和筆記本;床鋪過於乾淨,被褥上基本沒有皺紋。這間房怎麼看都不像有人正在住的,不過三人的注意力都在如何打破這尷尬的氛圍上,完全沒注意房間內的細節。
「莉央是個很愛乾淨的人,房間收拾得很整潔呢,」百合子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著詩織。接著氣氛又冷了下來,得趕緊找到話題才行。
「對了,」詩織一臉突然像想到了什麼一樣,擺出一臉壞笑地看向岸田,「健一啊,你這是第一次進女生的房間吧?害羞了嗎?」
「啊……不,啊?我,嗯,確實是第一次進,感覺真是不可思議呢,很……整潔,」岸田回答的有點心不在焉,因為他感到有些疑惑。
剛進莉央的房間,岸田就察覺到了一絲詭異的氣息。這種氣息不是鬧鬼的感覺……而是,怎麼說呢,岸田是靈視者中靈力較強的那種,能察覺很多一般陰陽眼看不清或看不到的東西,也能感知到靈力相關的「氣氛」,但當他走進吉川的房間時,卻完全感受不到「氣氛」。此時的他還不知道,這種「氣氛」在除靈師中被稱為「陽氣」,活人常常活動的地方,就會有陽氣這種「生命的氣息」。平時岸田習慣了常有人活動的地方的陽氣,以及不常有人活動地方的無陽氣,所以平常沒有感覺,但這次是第一次到本應該有人活動的地方,卻感受不到陽氣的情況,讓他的大腦暫時無法習慣,所以才感到詭異。
「健一啊,」詩織繼續補充問道,「我看你和莉央已經混的很熟了嘛,你怎麼沒說過她是個除靈師?」
「因為你沒問我啊,」
「切,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呢,我是說,你平常怎麼沒和別人講過?你和我家的敏夫平常不都無話不談的嗎?」
「嗯……那是……」岸田心中暗暗叫苦:吉川怎麼跟別人講這種事情,現在好了,怎麼解釋?
「哦,我懂了,」詩織俏皮地伸出右手食指,指著上面,「莉央醬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吧?能看見鬼怪的人?」
她說完後特意觀察了岸田的表情。由於詩織從小就對各種靈異怪談感興趣,看過不少記載這種事的書籍筆記(都是她祖父的藏品),也喜歡聽爺爺講各種神怪故事,所以她多少能從一些人的行為舉止中察覺出他是否有陰陽眼。她早在國中時代認識岸田開始,就強烈懷疑眼前這位男生有陰陽眼。只是對方一直不承認,而且似乎很反感這種問題,她才沒繼續問下去,但她內心相信這一點。
正如詩織所料,岸田的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百合子就搶先回應了詩織,
「古谷同學,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從沒聽過莉央講過這種這種事,而且,」說這話的時候,百合子情不自禁摸了下手臂,「鬼怪這種東西不存在的吧,」
「哦呀哦呀,」詩織立刻察覺到百合子是怕鬼才這麼說的,「百合子醬,你怕了嗎?明明玩過那麼多恐怖遊戲,」
正當百合子準備「駁斥」的時候,開門聲打斷了三人的討論。只見莉央扛著登山包回來了,裏面似乎裝著什麼重物。
「莉央醬,你包裏的是……」詩織很疑惑,什麼除靈工具,怎麼看上去那麼沉,
莉央沒有回答,而是裝出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把登山包放在了地上。詩織好奇地走上前,問道,「莉央醬,我能看看嗎?」
「待會你就知道是啥了,」莉央一邊喘氣一邊回答,「我休息五分鐘,然後準備開始除靈吧,可能有點危險,你們可以在這等我。」
「那怎麼行?」詩織掏出了手機,「這種畫面我很感興趣啊!讓我看看吧,除靈儀式,」
莉央猶豫了一下,但看到百合子也是滿眼好奇後,同意了他們,但是她堅決不允許其他人走進206室,詩織也沒讓步,而是繼續哀求著,希望這位「美少女驅魔師」能讓自己近距離觀摩。
「古谷啊,」岸田開口了,表情嚴肅,「這除靈可不是開玩笑,請不要去打擾吉川,」
聽到有靈視力的岸田這麼說,詩織也只好嘟了嘟嘴,「嘛嘛(好了好了),我只是開個玩笑啦,我也知道得交給專業人員處理,但是,果然還是不甘心啊。」
「專業嗎?專業個屁。」莉央暗暗自嘲。
莉央拿著鑰匙,背著沉重的登山包,走到了206室門口。三人面帶不同表情跟了過來:
岸田健一皺著眉頭,滿臉擔憂,雖然他見識過莉央的「驅魔」能力,但他始終認為這應該交給專業的除靈師;
加賀百合子一臉疑惑和好奇,夾著點害怕。她對幽靈之類的東西也感興趣,但與她媽一樣十分怕鬼。人類的好奇心是無止境的,即使害怕也想看。
古谷詩織則拿著手機,非常興奮,躍躍欲試。雖然她不會除靈,但深信靈體存在的她十分期待親眼目睹一下除靈的過程,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因為除靈師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從不輕易把秘密展示給外人。
莉央走上前,把鑰匙插進了鑰匙孔,打開了門,然後回頭,對三人說,「我要準備除靈了,你們最好離門遠點。還有,聲音可能會有點大,不要驚訝。」
三人不約而同點了點頭,退到走廊上,站在205室正對面,好奇地觀望。
莉央進入了206室,把門鎖好後,將登山包放在地上,從中拿出了「除靈道具」,一塊重約60千克、一端還插著鋼筋的混凝土塊。這是她剛才從附近剛拆除的房子廢墟那拿的。必要的時候,可以用這東西對敵人造成嚴重傷害。
莉央拿起混凝土塊,60kg的石塊在她手裏輕得跟玩具似的,然後走進了臥室。由於窗簾是拉上的,房間內昏暗無光,但莉央靠著夜視設備看得非常清楚,所以也沒必要拉開窗簾。
1LDK房非常小,開了門走過玄關就是唯一一間臥室。這裏不自帶傢俱,所以房內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除了角落裏的一坨散發著不祥黑色霧氣的「賈巴」——這是莉央看到這個靈體後給它起的名字,因為它體態臃腫,確實有點像《星際大戰》中的賈巴,只是體型沒電影中那麼大,五官也不清晰,莉央只能看見她的「頭部」有兩個發著綠光的小光點,正直勾勾盯著自己看。
秉承人道主義原則,莉央沒有馬上動武,而是走到臥室入口,盯著「賈巴」,開始問話,看看它屬不屬於智慧生物,和預想的一樣,這個靈體沒有回應。正當莉央準備走近點觀察時,「賈巴」突然從身體中伸出兩個觸手狀的「肢體」,飛快向莉央撲來。
這靈體速度還挺快的,雖然莉央早就預料到「賈巴」很可能懷有敵意,但沒想到它速度那麼快。看到倆條觸手向自己襲來,莉央判斷它想抓住自己,於是把混凝土塊丟在地上,放空雙手,準備抓住那兩條細長的觸手。
但「賈巴」完全不講武德,讓莉央失算了:兩條觸手不是沖著抓住她來的,而是像拳頭一樣,重重地打在了她的胸膛上。莉央完全沒料到這個怪物竟然會採用這種攻擊方式,一時措手不及,被擊飛出去,仰面摔倒在玄關。
外面三人都聽到「嘭」的一聲悶響。兩個女生感到有點不安,尤其是詩織,雖說她開始時說說笑笑,但她也知道這種巨大的悶響絕對不是什麼平安的信號,一向嬉皮笑臉的她也開始發自內心感到不安。三人都十分擔心,尤其是百合子,她打算開門進去看看,詩織也是,岸田則有些矛盾:一方面他也很擔心莉央,但另一方面他還是不想讓沒有陰陽眼的她們摻和這種事,因此一時難以開口勸阻這兩位女生。不過她們很快被莉央的聲音阻止了,她摔倒時就考慮了這種情況,所以很快將自己的音量放大,然後對著門吼道,「我沒事,你們別開門!」
能將近140千克的R-100擊飛,這力量也很強啊,看來必須得動真格了。莉央很快從地上站了起來,露出了終結者大開殺戒時的特有冷酷表情,然後不動聲色打開了「超頻」。
系統超頻本質上就是「電子腎上腺素」,早在T-850系列開始,大部分鈦鉭合金機體終結者都被天網加入了這項功能。此功能允許終結者在短時間內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獲得更高的敏捷度。但此功能不宜長時間開啟,否則可能會導致部件受損。莉央其實有點小題大做,平常狀態下的機體也是夠用的。
看到莉央站了起來,「賈巴」也擺出了進攻架式,準備和眼前的女孩來一場玄關大戰。它用自己那臃腫的身軀堵在臥室入口,把兩條觸手舉了起來,向莉央打了過去。
玄關太窄,莉央躲不開,於是她選擇迎面向「賈巴」沖了過去。在觸手擊中自己的一瞬間,她迅速放低身子,以滑鏟的姿勢滑到了惡靈面前,然後迅速起身,用雙手將它大力一推。這一下,「賈巴」如被狂風吹起的一片樹葉那般,直接原地起飛,直飛到房間的另一端,重重地砸在陽臺的玻璃門上,將其擊得粉碎,玻璃門框也被巨大的衝擊力砸成了扭曲的金屬條。窗簾也被扯了下來,蓋在這個怪物身上。
莉央也不含糊,直接抄起了地上的水泥塊,準備把「賈巴」徹底驅除。當她走上前,窗簾下冷不防地飛出三條觸手。莉央早有準備,馬上閃到一邊,躲過了觸手攻擊。但她手中的混凝土塊被擊中,脫手飛了出去,然後「轟」的一聲砸在了門上,把門直接撞開了。
正在走廊上的三人剛聽到房內的巨大聲響,都在猶豫要不要開門查看時,門突然轟的一聲自己打開了,把三人都嚇得尖叫了一聲。定眼一看,一塊碩大的石塊,不,鋼筋混凝土塊掉在了走廊上,把地板砸出了一個凹痕。
三人雖然被嚇了一跳,但還是馬上沖到了門口,急切地查看著屋內的景象:莉央已經用右腳踩著惡靈的三條觸手,俯下身子,抓住惡靈的身體,試圖用此方法將它的觸手扯斷。
這都是岸田眼中的景象,靈視者看得很清楚,而兩位女生的注意力完全被房內狼狽的景象所吸引:窗簾被扯了下來,陽臺和臥室內掉了一地碎玻璃。不過,她倆很快就能看到令她們難以置信一幕:
莉央踩著惡靈的三條觸手,抓住惡靈的身體,往房間角落的天花板方向丟了過去,果然觸手全部折斷,沒多久就化為黑煙消失了。「賈巴」的身體撞到了天花板,接著馬上落到地板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這個聲響只有莉央和岸田聽得一清二楚,兩位女生什麼都沒聽見,但她們也多少看見了這個惡靈:在她們眼中,莉央把一團不是很明顯,但確實存在的黑色霧氣丟了出去。「賈巴」的靈力強大,在遭受巨大痛苦時,靈能會暴走,從而讓沒有陰陽眼的人也多少能看見自己。
目睹幽靈,百合子已經完全嚇傻了,雙腿發抖的她只能用手握住門框,強撐著讓自己不癱倒在地。
詩織也被驚得目瞪口呆,她立刻開始用手機拍攝靈異照片,她此時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又興奮起來了。
而岸田的狀態就沒兩位女生那麼好了,作為靈視者,他切實感受到了靈能暴走帶來的影響。這時的他感到頭痛欲裂,癱坐在地山,雙手捂著腦袋,強忍著不發出嚎叫。
看到岸田的模樣,莉央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得快點解決戰鬥。於是她一個箭步沖出到了206室入口,撿起了地上的混凝土塊。這突然的舉動讓兩個女生感到疑惑不解,正當她們準備詢問,莉央無視了門口三人,拎著混凝土塊就走了進去。順著莉央的目光,她倆發現岸田坐在地上,正痛苦地以手抱頭。
兩人馬上走到岸田跟前,關切地俯下身,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房內傳來的聲響又把她們的目光吸引了過去。房內正在發生的事情又把她倆給震驚了,百合子用雙手捂著嘴巴,而詩織還舉著手機繼續拍。
莉央舉起了混凝土塊,對準「賈巴」砸了下去,然後重複剛才的動作。在兩個女生眼裏,莉央砸向的是那團黑霧。因為不知道這個惡靈要害在哪,所以莉央決定把它全身都砸一遍。
隨著物理除靈的進行,岸田那種頭痛欲裂的感覺逐漸減弱,然後消失了,他放下手,睜開眼往房間內望去,看到莉央已經放下了手中的混凝土塊,正盯著「賈巴」那一動不動的身體。詩織則剛拍完最後一張照片,正一臉驚奇地放下手機,她剛才甚至忘了錄影,只是機械地按著手機拍照鍵。
在莉央和岸田眼中,「賈巴」的身體化作一團黑霧消散了,就和之前的教室惡靈一樣;在兩位女生眼中,那團黑霧消失了。
「這樣就結束了吧,」莉央把混凝土塊丟在地上,「百合子,」
「是……是,」
「可以和靜子阿姨說,公寓內的鬧鬼問題解決了。」
「莉央醬……剛才的那個,真的是幽靈嗎?我看見一大團黑霧,你也看見了吧,百合子醬?」詩織放下手機,睜大眼睛問莉央和百合子,
「嗯……嗯,」百合子點了點頭,「我也看到了那團黑霧,那……真的是那種東西嗎?」
聽到這,岸田詫異地看向兩位女生,他沒想到那兩個沒有陰陽眼的人居然也能看到這個靈體,正當他準備問她們的時候,莉央開口了,
「沒錯,這就是鬧鬼的根源,可能是某種妖怪吧,不管怎樣,現在這傢伙應該已經被驅除了,不會再興風作浪了。」說罷,她恢復了平常的表情,然後轉過頭對三人說,「百合子,詩織,既然你們都看到了,我也不瞞著了,我和岸田君都有靈視能力,能看見那些東西,你們相信嗎?」
「吉川,你怎麼……」岸田覺得,在沒有陰陽眼的人面前自曝是不可取的,誰會信這種鬼話啊?他低下了頭,不想再去看兩位女生的臉,因為他實在不願回憶起以前其他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自己的經歷。
「別擔心,健一,」詩織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臉,略帶嚴肅又語氣親切地對岸田說,她看出了岸田的顧慮,「我很早就看出來你有陰陽眼了,我也相信你從不說謊,所以別擺出這副陰沉的表情,笑一個,好嗎?還有莉央醬,」詩織轉頭看向莉央,「你怎麼之前沒和我說你也能看見?這太把我當外人了吧?」
岸田面帶意外地抬起頭,看到了詩織認真的表情,看來她沒打算開玩笑或捉弄人,她是真的相信自己。
「莉央,你也應該和我說說的,」百合子之前一直插不上嘴,「我知道莉央不是那種會說謊的人,何況剛才我和古谷確實看到有什麼東西在房間裏,對吧?」
「是啊是啊,我們不蠢,不會對眼前的事實視而不見!」詩織補充道,
「唉,」沒等莉央回應,岸田先開口了,「你們……你們不會感覺難以置信嗎?你們不懷疑所謂的陰陽眼嗎?」
「這種事確實很難相信,」百合子說,「但剛才我和古谷也看到了,你和莉央肯定沒說謊,我相信你們,」
「嗯,沒錯,」詩織一邊點頭一邊說,「而且我從小就看過很多相關的記載,也聽爺爺講過各種故事,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是存在靈異,」
「你們……謝謝你們相信我和吉川,」岸田聽到兩位女生後如釋重負,看來這個世界上,在那些沒有陰陽眼的人之中還是有人願意相信自己。
「好了,有什麼事去我家再慢慢聊吧,我可不想呆在滿地玻璃渣的房間裏,」莉央對三人說,「我還得趕快通知靜子阿姨呢,」
「老媽那邊的話我剛給她發了簡訊哦,」百合子舉起自己的手機對莉央說,「她說下午會過來看看,」
之後,三人回到莉央公寓,圍坐在一起討論著剛剛的遭遇。岸田表現得最開心,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能完全敞開心扉和周圍人講自己的經歷和見聞。
隨著聊天越來越起勁,詩織興奮地對莉央說,「莉央醬啊,我剛才拍了不少好照片,我想把一些靈異照片放到ig上……可不可以呢?啊,要是你不願意就算了,」
「可以啊,詩織你放什麼照片都隨意,為啥問我?」
「因為這些照片都把你拍進去了啊,」
「哦,可以,把我的臉遮起來就行了,」
「謝啦,莉央醬,這下大家都會被這照片震撼到吧,」
「大家?」莉央感到有點疑惑,
「我在ig上加了個靈異照片分享群組啊,只是至今群友們發的照片都沒什麼看點,這張照片發出去絕對能震撼這群人。」
「我去,」百合子打了個冷顫,「詩織你心臟真強大啊,我光想到這些照片都會渾身起雞皮疙瘩,」然後她看向莉央和岸田,「真沒想到你們居然能忍受這種東西,比起能力,陰陽眼更像是詛咒吧,」
「是啊,因為這玩意,我從小沒少被人白眼,」岸田無奈地搖了搖頭,
詩織選擇了她剛才拍的最後一張照片。照片中的莉央剛解決掉「賈巴」,把混凝土塊丟在一邊,神情冷酷地看著馬上消失的惡靈。詩織用一個笑臉表情遮住莉央的臉后,把照片打上了一個「美少女除靈師」的hashtag發到了ig上,然後給莉央和岸田看了看,百合子不敢看。
莉央發現,她雖然能在「全譜主動光學感測器」的輔助下看清現實中的超自然實體,但她卻無法看到靈異照片中的,這也可以理解。
此時的莉央不知道,這張照片會在日後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雖然不是直接帶來的。

創作回應

白沙灣邊的白松
看來物理驅魔一般人沒辦法用的原因是力量拼不過怨靈呢~
不過這樣確定不會沒電?
2022-01-17 07:03:48
Kansas
不至於,別長時間開著就ok,終結者設定中氫燃料電池能供T-850運行一個多世紀
2022-01-17 09:27: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