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平行世界的魔鬼終結者 - 莉央篇13 暴風雨前的寧靜 (上)

Kansas | 2022-06-23 23:24:57 | 巴幣 0 | 人氣 59


「『櫻枝祭』下周就要開始了,那可是本校的傳統活動,希望諸位部員們能好好參加,度過美好的兩天。」
靈異研究部的顧問老師「鬼之松本」板著臉說完這些官話後,就離開了社團活動室。
在湊齊了岸田健一、吉川莉央、加賀百合子和自己四個成員後,古谷詩織終於能把「靈異研究同好會」升級為「靈異研究部」了,可是找不到願意來擔任顧問的老師,只有嚴肅刻板的「鬼之松本」願意來。
「松本老師今天也是一臉嚴肅呢,老師一定不願意陪我們胡鬧吧,」岸田看著活動室門口說道,
「沒那回事哦,」詩織一副「早知道你會這麼問」的表情說道,「松本老師是自願來擔任顧問的。你們沒聽說嗎,她已經確定要辭職了……」
「什麼!」三人異口同聲地驚叫了一聲,莉央最近忙著準備舊校舍除靈的事,都沒怎麼關心學校內的八卦,「他為什麼突然要辭職啊?」
「據說是家庭原因,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詩織攤開手,「所以她希望在走之前能替我們做點什麼。」
「這不是挺好的嗎,詩織,但你怎麼聽起來不是很高興啊,」百合子聽出詩織有些不悅,
「唉,」詩織歎了口氣,「我是很感謝松本老師的啦,如果她不願意來,我們社團的成立申請可能就又要被駁回了,但總感覺像是被人施捨了一樣,好不甘心。」
「那她辭職後,我們不是還要為顧問老師的事情發愁嗎?」百合子很現實地繼續問道,
「所以,」詩織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旁的白板,「今天社團活動主要討論兩個問題:如何防止因沒有顧問老師而廢部,以及在文化祭上應該搞什麼活動。各位部員,你們有什麼看法?」
按照傳統,文化祭上每個社團都要負責主辦一個活動,主題還必須要和社團契合,比如攝影部舉辦寫真展,話劇部表演話劇等。
「嗯,」百合子舉手,「既然我們叫靈異研究部,果然是要搞鬼屋冒險吧,因為我聽說一年A組也要搞鬼屋,所以我們乾脆在舊校舍搞如何?」
「舊校舍是個好主意,」說到這,詩織看向莉央,「莉央醬,你不是後天去驅魔嗎?如果你能成功搞定,說不定舊校舍的使用申請能批下來……」
莉央來學校後就和這三位朋友說了自己謀求加入除靈師協會的事。
「這你們不用太擔心,」莉央抬起頭看向詩織,「就算我搞不定,上坂女士應該也能解決。」
「唔,很好,祝你武運昌隆,」詩織點了點頭,「如果我們能在文化祭上好好表現,說不定就能吸引老師來當顧問。」
「啊喏,對不起,我能發表一下我的意見嗎?」岸田還不是很習慣這種集體活動,有點靦腆地舉手問道,
「說吧,健一,別那麼拘謹,」
「不喜歡神怪靈異的人是真的不想接觸這些東西的,」岸田皺著眉頭,以前的記憶仍舊困擾著他,「所以,古谷,我建議你還是別抱太大希望,既然沒有老師願意來,我們在文化祭上表現再出彩恐怕也沒用啊。」
「咕……」詩織擺出了不甘心的表情,「既然如此,我還有個辦法,不過於其說是辦法,不如說是賭博,看運氣。」
「啥辦法?」三人都有些好奇。
「我聽說,學校已經聘請了一個新的英語教師來接替松本老師,說不定我們能在那位新老師身上下點功夫。」
「可是過於主動的話可能會讓新老師感到困擾,這樣不太好吧……」百合子如此說道,畢竟她以前沒什麽朋友。
朋友們七嘴八舌討論著文化祭和顧問的事,莉央則基本沒講話,她還在計算後天該如何最高效地投入戰鬥。
回到學校後的莉央單獨去查看過舊校舍。她感測器全開對舊校舍做了一次地毯式掃描,現在那房子裏的地板上有幾條縫她都一清二楚。她也看到了所謂的「鬼嬰」,那東西的移動速度比她估計的還要快一些,所以她打算先測試自己的火控組件和機械臂,看看它們在鎖定、追蹤和攻擊超小型高速目標時的工作狀況。
根據日本《銃砲刀劍類所持等取締法》,莉央無法像在美國的T-800那樣輕鬆獲得大量武器,甚至連一些殺傷力強的冷兵器都難以合法取得,這也是她覺得在日本很麻煩的一個地方。
不過辦法總比困難多,既然無法獲得槍械或弩箭這類遠程武器,飛刀總可以吧?但很可惜,也是因為那條法律,市面上販售的都是運動用小型飛刀,莉央同樣難以合法獲得殺傷力足夠大的飛刀,所以,她準備就地取材使用市面上常見的廚刀來代替。
在理想條件下,自己的機械臂能把特製的飛刀以音速的1/3,就是大約110米每秒的速度投擲出去,普通的廚刀當然達不到這個速度,但產生的動能和切割傷害估計也足以驅除那些小鬼。
可是,一個女高中生,或者說一個人單獨購買大量廚刀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所以前兩天莉央還單獨花時間跑去不同的地方購買,一共買了十把剁刀(就是日本人所謂的「中華包丁」,她嫌日式包丁太小),這種刀刀片重量足夠,刀背也厚,便於投擲,能產生足夠大的衝擊力,對於莉央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為了攜帶這些刀具,莉央昨晚還用舊衣物和尼龍繩自製了一個小型戰術胸掛,看著比《逃離塔科夫》裏的宜家胸掛還要挫,但能用就行。為了能夠同時收納十把剁刀,這個戰術胸掛被設計得十分緊湊,十把刀全插上去後之後重量很大,抽刀時還容易割到手,普通人類是別想正常使用了。
做這麼多準備,應該足夠應對那些「鬼嬰」了,正好也回應一下上坂對自己物理除靈的疑惑。至於那位新來的英語老師,莉央則不抱太大希望,她覺得還不如等自己除靈後直接以此為人情請求理事長還比較實在一點。
所以她就坐在一邊,靜靜地聽著朋友們討論而沒說什麼。
「嘿,你們聽說了嗎,那位『鬼之松本』突然辭職了,」
第二天的教室裏,同學們七嘴八舌討論著松本老師離職和新教師的事情,
「希望新來的英語老師能溫柔一些啊,最好是個巨乳年輕少婦……」
「噫,男生真噁心,」一個女生不屑地罵了一句,
「不過,我聽說還真的是個美女教師,」一個八卦女生說道,「對了,莉央,你和隔壁班的那個古谷關係很好吧,她消息靈通得很呢,有和你說什麼嗎……莉央,莉央?」
「哦,對不起,」莉央還在想著優化自製胸掛的事,「我剛才分神了,你們在講那個新老師的事情嗎?」
「是啊,聽說她長得很標緻呢,看把那些臭男生高興的……你知道細節嗎?」
「嗯,其實我也不清楚啦,」莉央尷尬地笑了笑,
同學們的討論很快就被上課鈴打斷了,莉央還是低著頭想自己的事情。
「來啦,來啦……」男生們開始騷動了起來,看來新老師走進教室了,
「我去,真是個大美女啊……」
「沒想到是個洋妹……」
「欸,居然是個外教嗎……」
同學們驚歎著,好像看到了什麼珍稀動物。莉央也忍不住抬頭瞄了一眼,沒想到這一看讓她也嚇了一跳,這怎麼……
「Hi~」
新老師身材高挑,一頭金髮,皮膚白皙,一身OL打扮,還戴著一副紅框眼鏡,完全就是能把青春期小男生擊沉的打扮,正用成熟大姐姐的聲線加非常標準的日語做著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叫塔莉亞·尼古拉耶维奇·博格洛娃,叫我塔莉亞就行,nice to meet you~♡」
塔莉亞順手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哦!!!」男生們興奮得叫嚷了起來。
等同學們冷靜了下來,一個好事的女生舉手問道,「老師是俄國人嗎?」
「不是,雖然我祖先是俄國人,但我是個地道的倫敦東區人。How about my cockney?」
「考克……考啥?」女生有點疑惑,
「你可以理解為某種倫敦方言,」莉央故意大聲說著,然後死死盯著塔莉亞,
「啊啦,這不是莉央醬嗎?Long time no see~」塔利亞的這一回應讓全班的焦點都集中到了莉央身上,
「你這四百年前的老女人是怎麼過來的?」由於涉及不想讓外人知道的東西,莉央這次故意用希伯來語發問,搞得同學們都很疑惑。
「駭進人類的訊息網路,偽造身分、履歷、簽證,還有偷錢,簡直不要太容易,現代社會萬歲!還有,別以爲我會像個人類女人那樣被激怒,」塔莉亞也用希伯來語回答道,
這一問一答,搞得全班瞬間冷場,
「哦,對不起,同學們,」塔莉亞用回了日語對同學們說道,「莉央……吉川同學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剛才在測試以前教她的希伯來語呢~」
「這位老師還會希伯來語?」
「吉川她英語很好是沒錯,但她也會如此冷門的外語?」
「希伯來語……是啥?」
同學們又開始竊竊私語了,
「OKOK,同學們,該上課了,請拿出你們的課本。」
下課後,
「哦,我的天啊,」百合子伸了個懶腰,不自覺地用上了翻譯腔,「這新老師講課速度真是快,莉央你應該跟得上吧……」
轉頭一看,莉央早就不在座位上了。周圍很多同學都一臉疲憊,
「雖然老師很漂亮沒錯,但這講課速度比鬼之松本還快啊,」一個男生癱坐在座位上小聲抱怨道,
「麻生,我看你剛才一直盯著老師屁股看,才跟不上的吧,」另一個男生打趣道,
「你們別說了,那個老師日語也說的超好,被她聽到了可不妙……」
「啊?沒事的,你個死肥宅擔心什麼,看,吉川不是正在和她說著什麼嗎?」
「哇哦~兩個大美女站在一塊可真是絕景啊~」死肥宅猥瑣地點了點頭,
「臭男生……」百合子暗罵了一聲。
「前輩,你來日本幹什麼?你不是要在德國處理原材料的事情嗎?而且你這速度也太快了,」莉央逮住了塔莉亞,站在教室門口用希伯來語問話,
「我說過了,我的任務是維護你們,所以我必須和同伴待在一起,」塔莉亞一邊用希伯來語回答一邊扶了扶眼鏡,「而且,可能是我改變歷史的緣故吧,我發現去找日本的化工企業或許更容易獲得碲A-12……」
好奇地看著兩人的同學越來越多,塔莉亞趕緊和莉央告別:「莉央老妹,我還有課,有什麼事今晚再聊。」莉央給塔莉亞的報告裏有說自己住在哪,所以她也不擔心塔莉亞找不到自己。
「莉央你居然和新老師認識,真想不到,」
「吉川,能拜託你把我介紹給老師認識認識嗎?」
「莉央你會幾種外語啊?」
見塔莉亞走了,同學們把莉央包圍了起來,
「哼哼,」詩織從隔壁班走過來了,「莉央醬,我剛聽百合子說了,你和新老師是朋友啊,看來不用擔心廢部了,耶~!」
當天晚上,
「莉央老妹,我暫時沒找到住的地方,所以我想暫住你家~」
塔莉亞背著一個女士斜挎包,出現在了莉央家門前,
「反正我們不用吃喝拉撒睡,不會給你添什麽麻煩,」
「你呀,還是多學學日本人的謙遜如何?」打開門的莉央沒好氣地說,
「打攪了~」塔莉亞滿臉堆笑,自顧自走進了莉央家,「對了,莉央,我接下來準備搭建時空機,但不知該放在哪,」塔莉亞環視了公寓內,「這裏的空間顯然不夠大,」
「沒事,這個問題我早考慮好了,到時去拜託靜子小姐,她的修車廠旁邊有個空置廠房,正好拿來放那東西。」
「那真是幫大忙了,你考慮得很周到嘛。」
說完,塔莉亞突然湊了過來,讓莉央有些疑惑,
「身材不錯哦,蠻結實的嘛,該做定期體檢咯。」
塔莉亞的任務是為R-100們做維護,此時使命感編程正驅使著她去檢查莉央的機體,
「前……前輩,你幹嘛啊?!」莉央感覺有股惡寒,
「都幾歲了,還那麼害羞,來讓我看看你發育的正不正常啊!」
「我們可是機器人,發育什麼的……前輩,不要啦,」塔莉亞把手伸了過來,莉央下意識地推開了她,
塔莉亞後退了幾步,然後不緊不慢地摘下了眼鏡,
「聽話,讓我看看!」
「不要!」
「欸!」塔莉亞哼了一聲,一拳打了過來,
莉央因為她突然的攻擊舉動而感到意外,但也毫不示弱,直接接下了她的拳頭,然後試圖借力把她摔倒。但塔莉亞也不是吃素的,立刻收回了拳頭,然後按住莉央的雙肩,莉央似乎採用了她一樣的攻擊手法,也飛快地伸出雙臂按住了塔莉亞的雙肩,
兩人幾乎是同時發力試圖把對方推倒,但她們的機體是同樣的型號,接受的戰鬥訓練也是一樣的,因此一時半會誰都沒有辦法放倒對方,
「前輩,你沒下死手對吧?你不是真的想打我吧?」
「那是當然,這只是測試的一部分,」
「是嗎……」莉央聽到對方這麼說,稍微放鬆了力道,
「有破綻,」
塔莉亞見莉央稍微放鬆了,就立刻出力嘗試推到她,但這是莉央故意賣的破綻。趁塔莉亞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手臂上,她迅速移動手掌,掐住了對方的脖子。這一招反而讓塔莉亞有些不知所措,因為這不是標準的戰鬥程式。
就趁著塔莉亞這一秒鐘的分神,莉央抬腿用力一蹬,把塔莉亞踢開了。塔莉亞後退了幾步,重重地撞在了牆壁上,她便順勢躺倒在地,然後故意擺出大字。
「哈!打得不錯嘛,莉央老妹,」塔莉亞笑著說道,「我不像你們,沒有搭載額外的高級戰鬥程式,而是一大堆維護與檢測程式,所以不如你也正常啦,看來你的戰鬥程式正常運行,機體嘛看起來也沒啥問題。」
「要測試的話找個開闊地,你這樣會給鄰居帶來困擾。」
「你不是說這地兒鬧鬼嗎?能有什麼鄰居……」
「咚咚」,敲門聲傳來了,一同傳來的還有岸田的聲音,他這周剛搬過來,
「吉川,你沒事吧?」
「沒事,你進來吧,」
「打擾了,」岸田推開門,「我聽見你這傳來好大聲響,剛才牆壁都震了一下……啊,老師?您怎麼在這裏?還躺在地上?」
「Hi,岸田同學,」
塔莉亞躺在地上微笑著看向岸田,朝他揮了揮手,
「我只是來找老朋友敘舊,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吧?」
然後塔莉亞轉頭望向莉央,
「wow,你有個帥小夥鄰居啊,不考慮和他一起謳歌青春嗎?」
「得了吧,」這回莉央切換成了希伯來語,「這種事情最好丟給那個齊默曼,我沒興趣。」
第二天,也是預定要進行除靈作業的日子。
「請二年C組的吉川莉央同學速來理事長辦公室~」
廣播裏傳出通知,莉央沒想到理事長居然直接點名找她。雖然上坂御心提前和她說過,等她放學就去除靈,但這麼直接的點名還是讓她過於顯眼,更何況現在是放學時間,同學們更好奇理事長為什麼突然要找莉央。
「看來是除靈的事呢,」百合子小聲提醒著莉央,「待會的社團活動……」
「什麼社團活動,怎麼能不去親眼看看呢!」百合子話沒說完,就被突然蹦出來的詩織打斷了,「莉央,我們和你一起去!參觀除靈就是社團活動不是嗎?」
「那你們先去舊校舍那等我吧,記住,別幹傻事,」莉央說這話的時候專門看了詩織一眼,「好奇害死貓啊。」
「嗯……我說,羽奈,你有必要用廣播來通知那學生嗎?」
理事長室內,坐在沙發上的御心發問,
「你之前都沒講過居然是由本校學生來幹這事,」理事長酒井羽奈有些意外,「所以啊,我很好奇那個學生是個怎樣的人,」
「那也用不著全校通知……」
「唉,御心,我作為理事長,如果去教室找她,會給周圍同學帶來壓力的。」
「我直接通知她去舊校舍那裏見面不就好了麼?」
「啊……說的也是,嘿嘿~」羽奈做了個鬼臉,她只有在御心面前才會表現出這一面。
御心也笑了,看著理事長辦公桌上的巧克力餅乾,御心不禁懷念起兩人的過往:羽奈還是那麼愛吃。
高中時的御心由於害怕自己的靈視暴露,所以刻意和周圍人保持距離,而姬川羽奈(理事長結婚前的姓名)成為了她的好閨蜜。羽奈是個標準的吃貨,她似乎能把吃下去的食物轉換成生命力,所以在御心眼裏,她的生氣異常明顯,這給了她不少安心感。
她們的友誼一直持續至今,羽奈也是在最近才徹底相信陰陽眼這種東西。幾年後,隨著漫畫《陰陽眼見子》的出名,羽奈也開始拿神怪事物來調侃御心。
因為御心的發音和見子一樣,都是miko,而故事中見子的閨蜜百合川華的名字「華」發音hana,正好和羽奈一樣。
只是,和漫畫中只會躲避的見子不同,御心能輕鬆捏爆那些鬼怪的腦袋,而且以現在御心的性格,她在被騷擾時會毫不猶豫地這麼做。
兩人正在敘舊,敲門聲傳來,
「請進,」理事長聽到敲門聲後,立刻收起了笑臉,畢竟要在學生面前保持威嚴。
「對不起打擾了,」莉央開門進來了,「理事長好,」她鞠了一躬,
「吉川同學,」理事長擺著一副嚴肅的臉說著,「細節我都聽上坂女士說了,雖然有她陪著你,但舊校舍年久失修,吉川同學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故意板著臉說這麼多官話就是為了維持自己的威嚴嘛,呵,羽奈還是老樣子,真可愛,」御心偷偷笑了,
等理事長訓話完,御心站起了身,
「莉央同學,我想你準備好了,我們出發吧……」
御心不忘看了理事長一眼,這一看把她逗樂了,只見理事長像憋了一口氣一樣,臉紅著,一副自己好奇想看但又不好意思開口的表情,
「理事長,你也想看吧,一起來怎們樣?」御心直接開口邀請了閨蜜。
「可以,為了學生的安全,我陪同是必要的。」理事長的表情緩和了許多,她是那種什麼事都會寫在臉上的人。
「嗯……怎麼這麼多人?」理事長感到有些疑惑,
莉央藉口說要去廁所,於是理事長和御心先走到了舊校舍,沒想到門前就站著靈異研究部的三人。
「你們不用參加社團活動嗎?」
「理事長好,」詩織等人看到理事長來了,趕緊行禮,「我們是靈異研究部,這次專門來參觀除靈工作,」
「是嗎,但你們恐怕有所不知,這舊校舍裏可能真的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們知道,因為吉川同學就是本社成員,」詩織回答道,
「哦,她原來是這種社團的成員啊,也難怪她想成爲一個真正的除靈師,」
「理事長,」詩織趕緊抓住時機,「如果我們社團的成員成功除靈,還請您批准我們在文化祭期間使用舊校舍!」
「哦~」
理事長露出了微妙的笑容,強調吉川是社員啊,如果吉川同學成功除靈,就把功勞也算在社團頭上,以此來請求我嗎,這女生還挺有想法的,
「可以,我批准了,但前提是順利驅除裏面的東西。」
「謝謝理事長!」詩織露出了非常高興的表情。
眾人正聊著,看到莉央走過來了。她穿著一身看起來挺厚實的大衣。雖然已經到了十月份,但氣溫仍然比較高,穿這麼一身大衣非常顯眼。此外,新來的英語外教也跟過來了。
「理事長好,」塔莉亞鞠了一躬,
「博格洛娃老師啊,」理事長感到有些意外,「您怎麼也來了?」
「我和莉央……吉川同學是老相識了,有點擔心她,」
昨晚塔莉亞對莉央做了一次全面檢查,順便也調試了她的火控組件,做了一些優化。R-100的火控軟體比T-800系列的要先進很多,能準確計算出高速移動目標可能的移動軌跡,針對移動小型目標的命中率能提升不少,至少像T-800系列那種乾打打不中的情況發生率要小得多。
「上坂,一定要保護好她啊。」理事長擔心自己的學生,而且如果真有什麼三長兩短,被家長曝光出去的話,學校聲譽也會受損,
「你就放心吧,裏面的東西本來也不是什麼威脅很大的玩意,」
御心一邊回答著理事長,一邊丟出兩個紙人,瞬間出現的式神把岸田嚇了一跳,塔莉亞雖然也看見了,但她並沒有作出反應。
「理事長,」塔莉亞開口了,「吉川同學她自幼習武,強壯得很,是不會輕易出事的。」
隨後,莉央和帶著兩個式神的御心進入了陰森的舊校舍。雖然外頭天還亮著,但裏頭卻昏暗無比,顯得極不自然,而且,以木制構造為主的舊房子,走在地板上的時候會吱呀作響,仿佛還能聽見一股冷風的呼嘯聲。
「好,可以開始了,」
御心跟在莉央的後頭對她下達了「考試開始」的指示,已經控制著兩個式神的除靈師做好了防禦,除非莉央真的遇到了危險,或者自己受到了直接攻擊,不然御心是不會出手干涉的。
「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小姑娘。」御心如此想著,這句話她沒對莉央說。
莉央點了點頭,然後故意耍帥氣地脫下大衣,露出了藏在衣服下的自製戰術胸掛。昨晚塔莉亞還幫忙改進了胸掛的人體工學,讓莉央更容易抽出廚刀,同時還避免了走路時刀子互相撞擊而產生會引人注意的的金屬碰撞聲。
「這……這孩子在搞什麼鬼?這是什麼裝束?」
御心看到莉央這身詭異的行頭,有些摸不著頭腦:一個造型莫名其妙的「背帶」(她不知道那東西被稱為胸掛),直接套在水手服樣式的制服上,上面那是啥,中華包丁?她打算用這玩意驅魔嗎?雖然怎麼看都很奇怪,但御心也沒多說什麼,而是靜靜觀察著。
莉央不動聲色地抽出了兩把刀,雙手各拿一把,走近了左邊的教室。她通過全譜光學感測器,發現裏頭就有兩只「鬼嬰」。
那兩只怪物本來只是在牆壁上游蕩,看見莉央走了進來,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就聽見「啪」的一聲響,一把菜刀就以極快的速度飛了過來,斬在了一只「鬼嬰」身上。巨大的投擲力道使菜刀深深嵌入了木制牆體中,但怪物看起來還沒死透,於是,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另一把菜刀就飛了過來,砍在了那只被釘在牆上的「鬼嬰」的腦袋上,很快,它便化作一團黑煙消失了。
「果然是聞所未聞的手法呢,」御心暗暗稱奇,「看來她沒對我們說謊,但這手法,也太奇怪了吧?從未聽說有除靈師用這種奇怪的法子……」
另一只「鬼嬰」見狀,好像受到了驚嚇,開始滿教室亂竄起來,但它並未朝門口跑去,因為御心就帶著兩個式神站在門外,這對它很明顯有種威懾力。它到處亂爬的同時開始尖嘯了起來。
「唔……」聽到這聲音,御心眉頭緊皺,咧開嘴,露出了一副極端厭惡的表情。雖然御心已經是個資深的除靈師,但「鬼嬰」淒厲的尖嘯還是讓她感到十分不適。此時,門外的岸田也聽到了這令人不安的叫聲,但由於在門外,他的感受沒有那麼強烈,不過這也讓他感覺非常不舒服。
好在這種聲音沒有實質殺傷力,御心定了定神,繼續觀察著莉央。她感到很意外,沒想到莉央居然能面無表情地盯著那只滿屋亂爬的「鬼嬰」,沒有露出絲毫厭惡之情,看來她的心理素質異常強大啊,御心暗暗佩服,但也開始好奇她如何解決這只高速移動的傢伙。
莉央死死盯著「鬼嬰」,其實是在觀察它的移動軌跡,並計算出提前量,數秒後,只見莉央從胸掛上又抽出了兩把菜刀,分別朝天花板和牆角丟了出去,速度之快讓御心完全看不清。飛向天花板的菜刀落空了,但飛向牆角的菜刀準確擊中了「鬼嬰」的一條腿,受傷的怪物速度慢了下來,莉央趁機又快速擲出一把菜刀,把「鬼嬰」一分為二,驅除掉了。
「她是怎麼同時丟出兩把刀的?」
御心腦子裏的問號更多了。一般情況下,在投擲飛刀時都是單手,因為雙手同時發力的話很難協調,造成的後果是可能兩手投出去的飛刀都難以命中,而莉央居然能同時快速丟出兩把沉重的剁刀,而且她絕對不是亂扔的,是預估了「鬼嬰」可能的移動路線才這麼做的。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御心搖了搖頭,她打算先不想這麼多,看看接下來莉央怎麼處理剩下那的四個。
「鬼嬰」的尖嘯會吸引來周圍的同類,這也是很多除靈師忌諱的一點:在摸清楚它們的數量前貿然進攻,可能會面對大量的敵人。不過還好舊校舍裏只有六個,現在只剩四個了。
莉央本想走上前回收菜刀,但她發現這五把菜刀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雖然舊校舍的大部分構件是木頭,但超市裏的廉價菜刀顯然品質也沒那麼好,如果是新校舍那種混凝土牆體的話,保不准這些菜刀的刀刃會碎掉。
很快,走廊上傳來了「鬼嬰」淒厲的叫聲,它們來了。
御心趕緊從門口後退,給莉央讓道。莉央也聽到了叫聲,迅速從胸掛上抽出兩把刀,跑到了走廊上。
昏暗的走廊裏,御心用自己的靈力感知察覺到四只「鬼嬰」正在朝她和莉央的位置高速爬來,其中兩只分別在左右的牆上,另外兩只分別在天花板和地上。如此昏暗的環境,不知莉央能不能看清?
很快,御心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莉央的飛刀精準命中了天花板上的「鬼嬰」,直接驅除了它,但莉央投出的另一把菜刀射偏了:那只牆上的「鬼嬰」迅速躲開了莉央的飛刀,從牆上跳到了地板上。
「不好!」
御心暗自叫苦,剛才太沉迷於思考飛刀的事情,都忘了「鬼嬰」能極快地移動,莉央這幾把飛刀其實很難攔得住這四只「鬼嬰」,如果讓它們近身可就糟了。因為它們力氣很大,可以輕鬆撲倒一個强壯的成年男性,更何況莉央這種高中女孩。
「到此為止了!莉央,你退下來!」御心說著,準備讓式神上前攔住「鬼嬰」,
「我能對付!」莉央大喊了一聲,讓御心遲疑了那麼一秒鐘,
但也就這一秒的功夫,莉央不僅沒躲開,反而迎著撲面而來的「鬼嬰」,沖上前,一把抓住一只飛撲而來的怪物,用力一捏,竟把它捏「爆」了。
手上的黑煙還沒完全散去,另一只「鬼嬰」就已經撲到了莉央的腿上,死死地抱住莉央的小腿並咬了下去。
「你在做什麼!」
御心很意外,責怪莉央居然躲都不躲一下,還被「鬼嬰」抱住了。它們嘴裏面有類似倒刺尖牙一樣的東西,被它咬到的靈視者都會痛不欲生。
但接下來的一幕讓御心這個資深除靈師都不免心驚肉跳,只見莉央直接一把將腿上的「鬼嬰」扯下來抓爆驅除,眉頭都不皺一下,彷佛被倒刺尖牙撤下的皮肉不是自己的一樣。
「神啊……」
御心還從未見過如此頑強的人,哪怕是硬漢,在這種情況下也不至於表情都不變一下吧?而且,她居然真的如她自己所說的那樣,能徒手除靈。
「你……沒事吧?」御心幾乎是下意識地問道,
「沒事,」莉央依舊面不改色,「另一只好像跑了,沒有根性的傢伙。」
最後一只「鬼嬰」,也就是那只因為躲避飛刀而落後的傢伙,見情況不妙,並沒有撲上去,而是轉頭逃進了校舍深處。
「沒用的,」莉央語氣中帶著鄙夷,「御心小姐不是說過,它們身上的黑煙很明顯,根本躲不住嗎?」
「啊……嗯,確實,」御心好歹也是專業的驅魔人士,面對這種震撼她很快調整好了情緒,「但只有靈力感知特別強的人才能有效地察覺出來,」
「知道了,」莉央順手抽出了兩把菜刀,然後朝走廊盡頭的房間走去,「我看見它跑進盡頭的那間教室了。」
兩人走到那間教室,很快發現了「鬼嬰」藏身的地方。莉央看見牆上的木板脫落了一小塊,在牆體中間形成了一個小洞,裏面正冒著不祥的黑煙。
御心看見莉央已經盯著那個小洞,就知道她能看到。到此莉央已經證明自己的除靈能力了,這第二步算是通過了,但還要請板垣勇會長做最後的定奪。
「莉央啊,」御心走上前,「可以了,接下來就交給我,」
不是御心質疑莉央的能力,而是那個洞口實在太小,而且「鬼嬰」又會咬人,此時除了讓式神把它抓出來以外沒什麼好辦法,莉央看起來也不是那種會使用符咒或式神的除靈師,
「我可以解決,」
說罷,莉央自顧自走到了牆洞前,一拳打穿了牆壁,直接把「鬼嬰」揪出來,一把就抓爆了。
「……」
御心被驚訝得無話可說,更令她感到困惑的是,莉央身上仍然沒有一絲生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按古書記載,施法者在遮蔽自己的生氣時,必須氣定神閑,換句話說,正在除靈中的施法者是不可能,或者說基本不可能保持生氣隱藏的。
要麼就是古書記載有誤,要麼就是這女孩真就把生氣隱藏術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又或者是板垣會長主張的,那種秘術根本就只是沒有根據的傳說而已?但是……御心看了看莉央,隨著「鬼嬰」被驅除,舊校舍內也亮了起來,御心看見剛才了莉央身上的傷口:小腿上一處,剛才徒手抓怪時被咬了,因此手指上也有一處。
令御心感到有點意外的是,莉央的傷口看起來有些異於常人。御心以前也不是沒見過被「鬼嬰」咬傷的除靈師,傷口一般都會出不少血,初步估計是「鬼嬰」能或多或少阻止凝血,但莉央傷口只有非常輕微的傷痕,沒有流血,而且她似乎一點也沒感覺到疼,仍然維持一副正常表情。
「怎麼樣,御心小姐,我算通過了嗎?」莉央問道,
「嗯,我看可以,」滿腦子疑問的御心決定先去向板垣會長他們報告自己的所見所聞,「你的確單獨驅除了這六個『鬼嬰』,我們協會不會規定成員使用什麼手段,只要能單獨完成這種難度不高的除靈就算過了這一関。」
「這樣啊,」在對話時莉央也在收集丟出去的菜刀,「由介紹人來做新人的監督員,不怕徇私舞弊嗎?」
「這倒不必擔心,」御心笑道,「我們協會還是很注重信譽的,如果真有人這麼做,他就會被『殺生石流放』,」
「『殺生石流放』?什麼意思?」
「嗯,解釋起來有些麻煩。如果你成為非正式會員,我們會舉行一個儀式,給你頒發一個『資格證書』以及簽訂『石合同』,這是所有正規除靈師都擁有東西,是被業界承認的。因為我們屬於特殊行業,所以并沒有一般社會中的工作合同之類,所有的契約以及相關的糾紛都得按照『石合同』進行仲裁。『殺生石流放』就相當於某除靈師破壞了『石合同』,在整個行業內他的信譽會受損,想找高報酬的除靈工作就難了。」
「謔……」莉央覺得有點意思,順手撿起了剛才丟在走廊上的大衣然後穿上,「我還以為除靈師這種行業沒那麼複雜的規矩,」
「唉,」御心稍微露出了一點「我是大人,你是小鬼」的自豪表情,「莉央啊,任何行業都得有標準不是麼?我們再怎麼說也是人類啊,人類社會充斥著各種契約,我們除靈師社會也是一樣的。順帶一提,現代除靈師行業內的各種合同標準還是板垣會長制定的呢。」
「嗯,人類社會嗎,」莉央露出了微妙的笑容,「那麼,除靈師行業內的仲裁機構是什麼呢?監管機制又是如何運行的?」
「別急著問嘛,」兩人已經快走到舊校舍門口了,「等你有空再聯繫我們,我們會為你安排一個時間進行儀式,到時你到我們協會的辦公處,就是上次的那個小樓那裏,我們會告知你所有細節。」
「行,我週末再去,畢竟我還是個學生。」
舊校舍外的眾人已經等得有些擔心了,所以看到兩人走出來,馬上走上前去詢問,除了塔莉亞,她沒表現得很著急。
「吉川,你還好吧?我剛才聽見裏面傳來恐怖的叫聲,」岸田焦急地詢問著。理事長沒表現出多驚訝,因為剛才岸田已經說了自己也能看到。
「誒呀,吉川同學,你這不是受傷了嗎?上坂,不是叫你要保護好我的學生嗎?」理事長看到莉央身上的兩處傷口,略帶不滿地對御心說,
「我沒事,理事長,這只不過是皮肉傷罷了。」莉央在御心說話前回應了理事長,
「嗯,」理事長沒深究這件事,因為莉央的傷口看起來確實只是小傷,「上坂,裏頭的惡靈已經驅除了嗎?」
「解決了,理事長你想進去確認一下嗎?」
「不用了,我相信你,」畢竟你我這麼多年的交情,「而且我也看不到吧。」
「嗯……就這麽完了?」一旁的詩織一臉疑惑,「我怎麽感覺啥也沒看到?」
「那不是當然的嗎,」百合在一旁提醒道,「你又不像岸田那樣看得見,」
「嗚……那我來不就參觀了個寂寞嗎?」
「……」
就這樣,莉央完成了第二步,終於可以訪問她夢寐以求的資料了。她還通過「腦內的」社交軟體向站在一旁的塔莉亞發了個自豪的表情。
「莉央老妹,」塔莉亞悄悄回復了她,「你確定這種秘密結社沒問題麼?」
「前輩,你覺得哪里有問題?」
「我自從見面開始就在偷偷觀察著上坂御心,她好像一直在窺探著你。」
「啊,畢竟她是我這次除靈的監督員啊,而且我的手法對於她來說確實罕見。」
「不,我指的不是這個,她似乎對你保有很大的疑問,通過她表情變化的分析數據,我覺得,她一直嘗試在你身上找出些什麼,她難道已經察覺出你不是個人類了嗎?」
「這怎麼可能?如果真是這樣,她早就問我了。不管怎樣,我可不會關心那些人類對我有什麼疑問,我只關心超自然實體的情報。」
「嗯……就暫時這樣吧,我很期待你能從這些人類那裏挖出未知的情報,不過,我建議你小心為上,畢竟我們正在和沒法用科學解釋的東西打交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