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平行世界的魔鬼終結者 - 莉央篇12 謀求入會

Kansas | 2022-06-20 00:03:34 | 巴幣 2 | 人氣 48


在回程的飛機上,莉央在「腦中」寫了一份「行動報告」,詳細講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的經歷,其中「超自然實體」是重點內容。
為此,她花了大量的篇幅詳細描繪「超自然實體」的各種特徵,以及自己如何與其戰鬥,還有關於除靈師的相關的訊息等。
莉央用天網通訊密碼把這些訊息寫好後,保存成了一個特殊格式的文件,算是二重加密吧,這種格式的文件只能在天網的操作系統中打開。
在伊斯坦堡等待轉機時,莉央把這份文件發給了塔莉亞。雖然她在飛機上的時候能駭進民航通訊系統來發送文件,但她不想這麼做。
很快,塔莉亞回復了莉央:「老妹,我知道你的遭遇了。」
「就這?你沒對那些超自然實體產生興趣麼?這可是個全新的領域啊,」莉央用密碼寫出了這些疑問,然後用LINE給塔莉亞發了過去,
「莉央,原來你對鬼故事感興趣啊,但我對那些玩意興趣不大,」塔莉亞有點冷冷地回復,「而且,我當年經常打開高級光學感測器,但從沒看見過你說的『超自然實體』,」
過了一會,塔莉亞可能覺得自己說的有些薄情,於是她補發了一條新訊息:「我並非不相信你,只是,你說的超自然實體可能存在地域分佈差異,至少我當年在德國完全沒見過,」
「抱歉,我的語氣可能有些冷淡,因為我正在處理一些事情,關於時空機原料的,所以你可以晚點再聯繫我。對了,雖說我不是很感興趣,但不可否認它們的情報確實很有價值,你以後若能與我分享關於超自然實體的情報,我會很高興。」
「OK,如果我的資料庫更新了會通知你的。」
莉央抵達東京時已經是週六的早上,等趕回長野更是到了下午。不過正好,她的朋友們都在家,於是莉央馬不停蹄地趕往了加賀母女、古谷詩織和岸田健一的住處,把伴手禮送給他們——出遠門旅行後給親朋好友帶當地的「土特產」是日本的習俗。莉央沒忘記在阿森納國際機場的免稅店裏買了幾包餅乾,包裝上都是德文,就當是德國的「土特產」吧。
雖然這些餅乾都是Made in Vietnam,不過朋友們也都笑納了,畢竟只是個禮數,而且在全球化的21世紀初,這種現象十分常見。
「莉央醬,太謝謝你了,你還記得給我們帶伴手禮,」訪問加賀家的時候,加賀靜子非常熱情地把莉央請進了自家客廳,「百合子,去把茶水端出來,」
支走女兒後,靜子語氣神秘地小聲詢問道:「莉央,你之前和我提到要去德國見一個朋友吧,她和你一樣是個機器人?還是個未來人?」靜子十分好奇,
「她就如同我的親生姐姐,」莉央故意打趣,
「哦,你們是同一個生產批次?」
「算是吧,」說真的,莉央不太想讓靜子知道太多關於塔莉亞的事,但耐不住對方的好奇心,「她就是那個原定要來接應我的人,但不知什麼原因,她被送到了德國……」
「嘿,茶端上來了……」百合子的出現及時打斷了靜子的問話,「你們在說啥呢,這麽起勁?」
沒等靜子開口,莉央率先說道,「就是我在德國的那個朋友,她……就如同我的親生姐姐,從小就認識,也是個通曉多國語言的了不起的人,哦對了,我對外語的興趣還是拜她所賜……」
「……」百合子表面上波瀾不驚,但內心又多了一份疑惑:「莉央,你之前不是說是個親戚啟發了你對希伯來語的興趣麼,怎麼又冒出個德國老友?還親如姐妹?你不是個孤兒嗎?」
感覺,莉央在解釋關於自己的事情的時候,總會搬出一些乍聽之下莫名其妙的故事,就跟柯南的「在夏威夷學到的技術」那樣,有股刻意編造的味道。她肯定隱瞞了很多關於自己身世的訊息。
「不過嘛,人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百合子端起茶喝了一口,「只是……對於自己的好朋友也要隱瞞,雖然可以理解啦,但總感覺有那麼一絲不爽……」
百合子隨後旁敲側擊詢問了一些關於莉央的「德國姐妹」的訊息,但得到的回答都很敷衍,似乎她並不想深入談及這位朋友。等到莉央告別加賀母女準備回家時,百合子本想禮節性挽留對方留下吃個飯什麼的,但意外地發現母親非常淡定,沒有任何挽留的意思,所以她也沒出聲,只是友好地與莉央道別。
莉央走後,百合子搖了搖頭,然後問靜子,「老媽,我實在憋不住了,那位莉央『表姐』到底有著怎樣的身世?和我們家到底有啥淵源?她身上的謎團實在太多,我都搞不清她說的哪些是實話,哪些是故事……」
「對不起啊,百合子,」靜子微笑著打斷了女兒,「我也是被她下了封口令,」
「封口令?」百合子有些驚訝,第一次聽母親提到封口令的事,而且,晚輩對長輩做這種事不會很失禮嗎,
「百合子,對不起以前一直敷衍你,但我確實不能說她的身世,我承諾過她的,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莉央絕對不是壞人,而且我相信她總有一日會告訴你的,在那之前,一定要和她好好相處哦。」
「既然老媽都這麼說了……唉,好吧,不過我總一天會問個水落石出,總感覺心裏癢癢的……」
百合子覺得,怎麼老媽和莉央反而更像一對好閨蜜,而自己只是個朋友。
莉央其實也有些苦惱,因為她也知道,自己的不斷敷衍絕對會讓對方產生懷疑,而且瞞著朋友也會讓這位機器人產生某種類似內疚的回饋,但自己的主程式總是在不斷暗示要盡可能隱瞞真身。其他同伴是怎麼做的呢?找個時間問問塔莉亞吧。
不過,在此之前,莉央還有件她認為更重要的事:聯絡上坂賀一郎,討論參觀秘密除靈師結社「信州民俗學研究會」的事情。於是,她一邊騎著機車一邊用「腦波」給上坂發了條簡訊,問他第二天有沒有時間安排一下,她想參觀下研究會。
「嗡嗡~」上坂賀一郎的手機在茶几上震動了一下,提醒主人有新訊息。
「哦呀,」上坂有些意外,
此時,上坂賀一郎副會長正和他的妻子御心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接待著一個客人。那是一位看上去七八十歲的老頭,只見他身穿黑色和服坐在上坂夫婦對面的沙發上,左手拄著拐杖,右手捋著鬍鬚,頗有些仙風道骨。
如果具有靈視能力的話,還能看見老人身後站著兩個沒穿西裝的「瘦長鬼影」,那是老人的式神,負責攙扶他走路的。而上坂夫婦對其早就習以為常,畢竟他們自己也經常使用「瘦長鬼影」一樣的式神,和老人同款。
因為老人家是他們的老師,無論是在除靈方面還是學術方面,同時他也是這個除靈師結社的會長,信州大學的退休教授,板垣勇先生。
「對不起,老師,我收到了簡訊,請容我先查看一下……」上坂賀一郎畢恭畢敬地對板垣先生說道,
「你先忙你的,和我這個老朽不同,一郎你還沒退休,應該挺忙的,」會長看起來不是很著急,悠閒地端起茶几上的咖啡——雖然身穿和服,但比起綠茶老人更喜歡咖啡,
「老師,」看到丈夫拿起手機,上坂御心直接進入了正題,「您剛出差歸來就蒞臨寒舍,想必是有要事,」御心停頓了一下,「是關於那位『女高中生除靈師』的事情吧?」
「沒錯,」板垣緩緩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收到一郎的消息,老朽都被嚇了一跳。單槍匹馬驅除『忽』、用物理攻擊除靈的女高中生,我還以為是一郎看了什麼奇怪的動漫然後做夢呢。這不,老朽在辦完事後就馬不停蹄趕到你們這了,我想聽聽細節。」
「還有,御心啊,」板垣抬頭看著御心,「一郎還告訴我說,你完全察覺不到她的氣息,一個大活人,怎麼會沒有生氣?連你都察覺不到,這怎麼想都不可能,」
板垣勇在除靈方面是「疑古學派」——結合自己多年的研究和實踐,他並不相信很多古書上記載的關於陰陽師和除靈的內容,對於什麼隱藏活人氣息之類的的秘術更是嗤之以鼻,認為那只是純粹的傳說故事罷了。在這方面,他和自己的學生上坂夫婦存在分歧。
御心正要回話,賀一郎開口了:「老師,御心,你們不用討論了,剛才那姑娘給我發了簡訊,說她明天有時間,想參觀一下我們的俱樂部,」
「哦?」板垣有些好奇,「一郎,你之前不是說她要兩周嗎?現在的年輕人辦事效率有這麼高?也好,老朽我想親自看看,她是怎樣的一個人物。」
「早上好,吉川小姐,這邊~」上坂御心朝著莉央揮手。
第二天一早,莉央便按照約定,來到了和上坂見面的地點——信州大學附近的一間名為「貓又」的貓咪咖啡館外邊。昨天上坂賀一郎告訴莉央,自己的妻子會去接待她,其實是御心不想丈夫和莉央獨處,哪怕幾分鐘,所以主動提出去和莉央見面。
莉央一眼就認出了上坂御心,因為她記得上周和賀一郎見面時這個女人也在場,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啊,莉央暗自發笑,人類的這點小心思可瞞不住有錄影功能的自己。
在莉央朝這邊走來的時候,御心開始打量這個年輕女孩:她沒有像上周那樣穿著一身風衣皮褲軍靴的摩托幫打扮,那副打扮在上周可是很吸引周圍人的眼球,這次她穿的反而很正常,就是那種常見的年輕女孩的潮流打扮,還挎著一個包包(莉央用它來裝無人機收納盒)。這副行頭其實是古谷詩織教莉央的,畢竟她平常的那身機車黨打扮在日本實在過於顯眼。
打過招呼過後,莉央就在御心的帶領下走了一陣子,轉過一處街角,很快兩人就走到了一座不顯眼的兩層小樓前。莉央掃描了一下,發現這座灰色的小樓除了門邊掛著的「信州民俗學研究會」的牌子外沒有任何顯眼的地方,想必是他們這個除靈師協會的辦公地點了。莉央還通過先進熱成像發現,樓上的單向玻璃後站著兩個人,一個體型與賀一郎相近,想必就是他了,而另一個有點佝僂,貌似還拄著拐杖,是個上了年紀的人類,那是結社的領導人嗎?
「這氣息……隱藏的也太好了,」站在玻璃窗後面的板垣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說老朽我的『洞察力』不如御心,但是……這跟死人沒什麼兩樣了。」
「老師,您這麼說對那姑娘有些失禮啊,」上坂賀一郎笑道,「我沒說錯吧,那姑娘果然隱藏了自己的生氣對吧,」
「唔……」板垣繼續看著莉央,「等她上來我再仔細觀察一下吧,難不成她真的用了什麼『秘術』?不,這不可能……」
回到樓下,此時御心正在為莉央開門,
「吉川小姐,這裏就是我們俱樂部的辦公地點了,請進,」
說著客套話的御心實際上在觀察莉央的反應:二樓房間入口處就站著一個「瘦長鬼影」,從一樓樓梯口往上望去就能看見,那是板垣的式神。他故意讓這個式神站在顯眼的地方,擺出詭異的姿勢,以此來試探新人的靈力感知能力,如果一個人的靈力較弱,他就無法看見那個式神,自然就不會表現出任何驚訝。實際上,每一個首次拜訪俱樂部的靈視者都曾被它嚇過。
讓御心感到意外和疑惑的是,莉央並沒有表現出任何被驚嚇的樣子。這就很反常了,除非這個女孩定力遠超常人……不,也不對,因為御心以前也不是沒見過心理素質強大的訪客,他們雖然不會一驚一乍,但也會很好奇地盯著式神然後詢問,可眼前這位吉川同學一丁點反應都沒有,這就表明,她看不見。
雖然感到不解,但御心也沒有問什麼,而是與莉央一起走上了樓。最後這孩子能不能加入俱樂部也不完全是自己說的算,而且都能單獨驅除強力妖怪的人,怎麼可能看不見呢?等等,此時御心腦中出現了一個念頭:吉川確實和「忽」一起出現在詩織拍攝的那張靈異照片中,但並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是她驅除了妖怪。難道說她是假的除靈師?不不,沒點真材實料怎麼隱藏自己的氣息?或者說她只是個代理人,而背後另有神人?但她只是個高中生……
腦子有點亂的御心推開二樓的房門,隨著門被推開,莉央看見了樓上的兩人,
「老師,這位就是吉川莉央小姐,」賀一郎對板垣介紹道,
「我叫吉川莉央,請多指教,」機器人向人類低下了高貴的頭顱,鞠了一躬,
「老朽我叫板垣勇,是這個俱樂部的會長……」板垣一邊做著自我介紹,一邊觀察這個年輕女孩的表情,很快,老人臉上浮現出了不滿和疑惑,看來他出現了和御心一樣的疑問。
「吉川,你看不見門口的式神嗎?」老人語氣有些不悅,開門見山地直接發問。
莉央這才想起來打開高級光學感測器,趕緊打開,然後看了看門邊,回答道,「會長先生,我剛才沒注意看……」
「不必多說了,」板垣打斷了莉央,拂袖轉身,臉上的不悅變得更明顯了,搞得賀一郎有些尷尬,「小姑娘,回去轉告你幕後的那個傢伙,叫他堂堂正正出來見我,別把一個什麼都看不見的孩子推到前面來。」言罷,板垣還小聲說了一句,「就算找代理人也應該去找個大人,把女高中生推出來簡直不像話……」
「那位式神看起來很瘦,外表蒼白,面部無明顯五官,身高大約1.9至2公尺,正駝著背,雙手垂下,我沒說錯吧,板垣會長?」開啟了高級感測器的莉央盯著門口看,御心非常貼心地按著門沒讓它關上。
板垣聽罷,又仔細地打量了一下莉央,然後隨手丟了一個小紙人在地上,一陣只有靈視者能看見的煙霧過後,另一個「瘦長鬼影」出現在了房間內,
「現在這個式神擺了什麼姿勢?」板垣覺得應該再確認一遍。
「雙手舉高,站得筆直。」
「唔……」板垣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下,「小姑娘,對不起錯怪你了,你的定力不錯,所有進過這個房子的靈視者沒有不被嚇到的。好了,我也不多說廢話了,你想先參觀本社是吧?」
賀一郎對板垣說過,莉央想先看看結社中只開放給會員的資料庫。板垣一開始覺得這小姑娘語氣不小,但賀一郎解釋說,想搞清楚關於她的疑問,所以才處處順著她,盡可能把她拉入會。今天親眼見過後,板垣也理解了賀一郎的想法。
不過,作為專業的除靈師和協會會長,板垣也不打算輕易同意對方入會,畢竟他只接受專業的人,只有三腳貓功夫的傢伙絕對不要。
「是的,板垣會長,」莉央語氣平靜地回答,「我對除靈師的工作以及靈異相關的事物非常感興趣,但外面的相關訊息實在難辨真假,請問貴社有沒有可靠的資料?」
「這麼說來,你是為了情報才謀求入會的咯?」
板垣之前就聽賀一郎講過,這姑娘對靈異事物本身的興趣超過對除靈或賺錢的興趣。這讓他感到有些意外,因為之前來謀求入會的人從未表現出這種態度。
「信州民俗學研究會」在除靈師圈子裏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結社,因為板垣勇不僅能通過人脈獲得高報酬任務,而且分成給的非常高,管理上還很「寬鬆」,所以有不少除靈師都曾慕名前來,希望拜入其中。
「是的,會長先生。」
這時莉央掃描了一下二樓,發現這裏跟柯南中的毛利偵探事務所有點像,一臺擺著電腦的辦公桌放在窗邊,中間則是一張茶几和幾張沙發,最顯眼的就是房間最裏邊靠牆放著兩個巨大的書櫃,裏面密密麻麻排布著大量的書籍和文件夾,想必這就是重要的資料吧。
莉央早就動用駭客模組黑了板垣的電腦,但很可惜沒有電子版的可靠資料,裏面除了些郵件還有消遣用的小遊戲外沒什麼東西,用的還是Windows XP系統。
「嗯,我知道了,」板垣眨了一下眼睛,「老朽我很欣賞你的直白,但是你也要明白,本社只要最頂尖的人,所以你想正式入社的話需要滿足一些條件。
若想成為會員,首先必須要由本社正式會員介紹,還要具備一定的靈能感知力,門口那個式神就是考題,不僅要能看到,還要準確描繪它的樣貌,若靈視力不足則只能看見但看不清。你已經通過這一步了,但接下來的兩步可不容易;
第二步,就是在本社監督員的陪同下獨自完成一次難度『不高』的除靈。完成後就能成為非正式會員,可以查閱本社內關於除靈的資料,但不會被優先分配除靈工作,也無法獲得分成。你如果真如一郎所說,只是奔著情報而非報酬來的,做到這一步就可以了,我不強求你完成第三步。」
「請問第三步是什麼?」莉央語氣輕鬆地問了一句,她有點意外,就這?這麼輕易就能獲得內部資料了?
板垣聽出了莉央語氣上的輕微變化。不得不說,R-100已經能在語氣上表達出自己的感情變化了。
「小姑娘,別小看這份工作。本社不會浪費時間在新人指導上,要麼擁有除靈能力,要麼慢走不送,很多人可是連第二步都做不到。不過你想知道第三步我也可以告訴你,那就是單獨完成一次本社接手的棘手除靈任務。這些任務中的妖靈都是非常強大的,一個不小心連命都不一定保得住。如果能完成這一步,那麼就恭喜你成為正式會員。此後能被優先分配任務,抽成比率90%,這可是其他任何除靈師結社都沒有的待遇。」
板垣停頓了一下,沒等莉央回復,他接著說,「當然,前提是你能完成。這一步非常困難,能完成的除靈師屈指可數,當然這也是有好處的。不是老夫我自誇,我們能處理其他協會的人無法搞定的棘手任務,所以有不少大客戶都願意找我們,給的傭金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因此,我們只要最優秀的人才,如果完成不了考驗,就請回去吧。」
「我明白了,」莉央還是滿不在乎地回答道,「我上次終結的『忽』不算完成第二步嗎?」
「嗯……不算,」板垣愣了半秒,終結?這用詞有點奇怪,「必須要在本社正式會員監督下才行,而且恕我直言,你上次也只是出現在靈異照片裏,並無直接證據證明是你單獨驅除了『忽』,」板垣說的很不客氣,
「……」上次在公寓裏除靈的時候,莉央實際上錄下了全部過程,不過她考慮到還需要協會正式會員監督,所以估計就算把錄影給板垣也不會被承認吧,
「按照慣例,」板垣繼續說,「你的介紹人會成為監督員,所以,」板垣看向了上坂御心,「御心,你來做這位小姑娘的監督員吧,你們夫妻最近不是接到了一個小委託嗎?」
御心看著板垣點了點頭示意,
「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嗎?」
莉央想了一秒,回答道,「沒有了,謝謝會長,」然後她又鞠了一躬,
「來吧,吉川小姐,我送你去車站,順便談一談除靈的事宜。」御心一邊幫莉央開門,一邊對著丈夫和板垣使了一個眼色。
兩位女士走後,板垣還是皺著眉頭,望著身旁的上坂賀一郎說道,
「一郎啊,那個女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完全不暴露出一點生氣。剛才她在樓下時我還看得不是很清,等她走近了,老朽我無論怎麼看,都看不出一點破綻,御心也看不出來,」剛才御心使的眼色的意思是:我不懂,
「所以老師才派御心去做她的監督員是嗎?老師您不是……」
「別說了,」板垣揮了揮手打斷了賀一郎,「根據古代傳說,這種隱藏生氣的秘術在施法者精神分散時容易露出破綻,這樣的話御心更容易看出來吧?」接著,板垣轉頭看向一旁的賀一郎,「你知道,老朽我雖然一直對那些古代傳說抱有懷疑,但現在面對這情況我也只能選擇去觀察了,不是嗎?」
雖然感覺自己所見正在推翻自己的論點,但老先生還是堅持使用「古代傳說」而不是「古書記載」。
「要不我們乾脆直接問她如何?」
「唔……」板垣想了想,「還是再觀望一下吧,我想確認,她這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秘術。我感覺,那個姑娘的整體氣質,嗯,總有些地方不對勁,但我也說不出具體什麼地方……」
「感覺我們俱樂部怎樣啊,莉央?」
在去車站的路上,御心一邊與莉央交談,一邊不動聲色地繼續近距離觀察。使用名來稱呼對方也是為了套近乎,
「還行吧,就是會長講話有點……嚴格,而且你們的入會手續挺複雜的,」
莉央有些失望,因為她最感興趣的還是情報,但現在又必須完成一項除靈來證明自己,
莉央可以直接打進去搶,但她不是執行暗殺任務的T-800,不能這麼張揚,而且門口的式神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好惹的樣子。雖然自己不至於打不過,但她不想弄出太大動靜。
「哈,這點我不否認,」御心笑道,「當年我和一郎可沒少被他批評,但得益於他的嚴格,我們才能在除靈師協會中成為一流,」
「話說回來,會長提到的那個小委託是啥?」
莉央並不關心會長的個人特質,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儘快做完第二步然後獲取情報的訪問許可權才是她最關心的,
「哦,那個委託啊,你知道私立櫻枝高中嗎,那裏的舊校舍有點問題,」
「櫻枝高中?我就是那所學校的的學生,舊校舍還是『櫻枝八大不可思議』發生地點之一呢,」
古谷詩織和莉央他們閒聊的時候提到過,傳說舊校舍鬧鬼,但細節她沒說清楚。
「那可真是巧了!」御心感歎道,「我,還有我丈夫,和你們學校的理事長是老同學,她拜託我去處理一下你們學校的舊校舍。我前兩天去看了,順便也調查了另外那七個不可思議,不過只有舊校舍真的有問題,剩下的全是假的。」
「欸……請你們協會不是很貴嗎?為什麼理事長不先去找其他除靈師?」
「這是我和丈夫的個人委託,不算協會的,」
「嗯,那麼舊校舍裏面有幾個靈?」
「一共有六個『鬼嬰』,」
看著莉央好奇的眼神,御心知道丈夫所說的,這女孩完全沒有除靈相關知識的說法看來是真的了,她只能解釋道,
「『鬼嬰』是這種妖靈的名稱啦,跟『忽』一樣。它們體型跟嬰兒差不多,還會發出尖嘯,製造心理壓力,因此絕對不推薦新手去處理它們。此外,那種東西移動的速度很快,還能飛簷走壁,挺煩人的,但是它們身上的黑煙比其他妖靈多,所以要發現他們比較簡單。」
「哦,我明白了,」
移動速度很快是嗎,看來不能像以前那樣單純用蠻力了,
如果日本像美國那樣開放持槍權,莉央有信心在5秒之內把它們全部物理驅除。正所謂驅除妖怪,一次一顆子彈,但根據前兩次的交手經驗,莉央認為,以那些超自然實體的身體強度,估計得用上不止一顆子彈,或者加大口徑和裝藥,畢竟沒什麽不是一發RPG就能解決的,如果有,就來兩發,
「御心小姐,你們一般怎麼對付它們?」
「我們一般使用式神,對付『鬼嬰』這種滿屋亂竄的小怪還是用式神比較高效,一抓一個准,就是有時得花點時間找它們。」
「聽起來不是什麼難纏的敵人,」
「那你就太小看它們了,」御心皺了一下眉頭,「它們數量多的時候相當麻煩,而且別看它們體型小,力氣可一點都不小,被好幾個抱住的話可就完了。你們學校前年文化祭,有人跑去舊校舍找刺激,結果好幾個人受傷,你應該知道吧?」
雖然對方據説單槍匹馬幹掉了「忽」,但必要的提醒還是應該的,更何況對方還年輕,經驗應該不足,
「好幾個人?」莉央有些疑惑,「我聽同學說只有一個人被嚇壞了,」
「是嗎?但理事長告訴我的版本可不一樣,」
御心眯了一下眼,不過她也不關心背後的具體原因,
「理事長還説,正因如此,她準備在你們學校今年的文化祭結束後就拆了舊校舍,不過在此之前得找個專業的人來驅魔。」
說著說著,兩人走到了電車站。
「御心小姐,我們什麼時候去除靈?」
「週四,理事長出差了,要週三才回來,莉央你也去做些準備吧,」
「好的,那週四見。」莉央答應得很乾脆,雖然她想盡快完成這一步,但考慮到對手的的特點,她決定回去想辦法弄些遠程武器,這三天的緩衝正好辦這事。
「再見。」
望著莉央的背影,御心終於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被稱為最強靈力感知者的她,近距離仔細觀察了這麼久,居然一點也看不出這女孩的生氣。如果不是這女孩真的把氣息隱藏術修煉到了極緻,就是自己的修行還不夠,想到這,御心搖了搖頭。
御心不知道的是,終結者也在觀察自己。莉央通過掃描御心臉部的表情變化,能分析出對方不知為何似乎對自己抱有很大疑問,總是在打量著自己。
不過莉央並不關心就是了,管那些人類在疑惑什麼呢,目前最重要的是弄到關於超自然實體的可靠情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