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平行世界的魔鬼終結者 - 莉央篇14 暴風雨前的寧靜 (下)

Kansas | 2022-06-27 21:44:30 | 巴幣 1002 | 人氣 76


在「信州民俗學研究會」的辦事處内,板垣勇會長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閉著眼,聽著上坂御心關於莉央除靈的報告,一言不發。
聽完了御心的報告後,會長睜開了眼。坐在沙發上的上坂賀一郎看見會長正鐵青著臉,手裏拿著一只原子筆在轉,便意識到,會長現在的心情很煩躁。轉筆就是他煩躁的表現,當了這麼多年的學生,他很清楚這一點,老婆想必也知道吧。
上坂夫妻都大致猜到了會長為什麼如此煩躁。
「我瞭解了,御心,」板垣停止了轉筆,「看來那個小姑娘說的是真的,這可是個大問題啊,」
說著,板垣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御心,你確定她真的是純物理攻擊?在除靈時沒有使用靈力或者相關物品?」比如菜刀上貼著符咒什麼的,
「是的,我確定。」御心對於自己的感知能力有絕對的信心。
「唔……這下麻煩大了,如果這事在圈子裏傳出去,我們這個行業就要大洗牌了,」
說罷,板垣看了看自己的兩個學生,他們似乎也多少猜到了板垣為什麼這麼說,所以都沒說話,而是看著板垣,一副等著老師繼續講的表情,
「物理攻擊真的能除靈啊,」板垣繼續說,「既然如此,我們除靈師還練什麼式神、符咒、法陣?每人拿一把獵槍不就得了?我國雖然不比美國,但獵槍的持有許可也不是什麼稀奇玩意,而且它們比起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才能練就的法術可簡單多了!」
聽到這,上坂夫妻都表情複雜地低下了頭,他們不是愣頭青,都是老社會人了,不會說出「啊,那不是挺好的嘛,很方便」這種言論。
因為,儘管除靈師這種行業被大部分人認為荒誕不經,但在日本,除靈需求已經足夠到讓它形成一種產業了。比如,召喚式神用的宣紙、書寫符咒用的墨水、符咒用紙、畫法陣用的法杖,以及除靈師的訓練等,這些都涉及到大量從業者,有些人甚至不是靈視者,只是以為自己在「造紙廠」、「墨水廠」或「文具店」工作而已,更別提那些已經苦練多年的專業除靈師了。
如果莉央的除靈手法暴露出去,那可是牽一發動全身的,這些產業鏈上的節點都會受到衝擊,那到時會有多少人失業?會斷掉多少經營者的財路?
何況板垣會長自己也是這個產業的既得利益者之一:他的家族在其老家鹿兒島縣擁有九州最大的文具生產公司「薩摩文房具株式會社」,它的另一個隱藏身份是,日本最大的除靈法具生產商。
「必須得把這個吉川莉央給拉進來!待遇什麼的一定要給到最好!」
板垣態度堅決,上坂夫妻也明白他的意思:成為協會正式會員,簽訂「石合同」後,就能讓她在外人面前對自己的除靈手法三緘其口,為此,提高待遇,給她足夠的「封口費」是很有必要的。
雖然成為非正式會員後也會簽訂「石合同」,但「信州民俗學研究會」的規矩是,非正式會員沒有分成,也基本不會被介紹差事,所以協會也不會太約束他們的行為,僅有不公開傳播協會內資料這一項而已。
而且,「信州民俗學研究會」在圈子裏向來以規矩少而聞名,或許這就是頂尖協會的餘裕吧,不僅給的分成極高,也沒有什麼內部管理規定,成員完全就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甚至一百萬日元以下的單子不用上報協會,要知道,其他的除靈師結社基本都不允許成員私下接單,有的甚至跟管理公司一樣,成員要上班打卡。
雖然如此,但這次板垣準備破例在「石合同」裏額外要求莉央不對外宣揚她的手法,尤其是不能讓其他同行知道,當然交換條件就是提高分成,甚至直接給她發獎金。
不過,第三步還是不能省卻,這是協會的原則,也關乎到協會的聲譽,但會長打算稍微放放水,讓莉央更容易通過。
「御心,一郎,我打算馬上安排吉川去完成第三步,即便她不樂意也要儘量去辦,她提多少要求老夫都滿足她就是了,只要能成功讓她成為正式會員,」
「依據我的觀察,」賀一郎開口說道,「她似乎對資料更感興趣,這樣的話恐怕給多少好處她都不一定有動機去完成第三步,」
「誰知道呢,她畢竟還只是個女高中生,涉世未深,只要給的足夠多,老朽我相信她會動心的,只要讓她順利『簽下』正式會員合同就行。」
說罷,板垣看向御心,「最近那個間山不動產拜託的大單子正好用來給吉川完成第三步,她如果對情報感興趣的話,對那項差事應該也會感興趣,但她畢竟還太年輕,如果你方便的話,能不能麻煩你去陪她跑一趟呢?」
賀一郎是個在職教授,還有工作,御心說是他的助手,實際上並無教職,在外人看來只是個高學歷的家庭主婦,所以板垣並沒有叫上賀一郎,
「嗯……我是有時間陪她,可是,」御心面露難色,「這不是違反了本協會的……」
「我知道,」板垣臉色很難看地說,「但我們要以大局為重,如果只在非正式會員的合同裏加入這些條款,即使在以後她違反了,我們也不好拿她怎樣,所以,無論如何必須要讓她成為正式會員。」
板垣的意思是,如果僅讓她成為沒有分成也不受約束的非正式會員,即便她違反了合同中的封口令,她的言論可信度也還是有的,因為此時她和協會之間沒什麼利益糾葛;而一旦成為正式會員,與協會有利益來往後,她違反合同導致信譽受損,她的話就不一定有人信了,因為業內會認為她為了報復協會才傳播這種言論。
聽到這番話,御心立刻明白了,「我知道了,會長,我到時會看著辦的。」
「嗯,那就拜託你了。」
===============
「這就是『石合同』嗎,」莉央真心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掃描著手中這神奇的石頭,她從未見過如此物品,「真是……奇妙呢!」
十分鐘前,
「吉川小姐,請坐吧,」
當莉央走進小辦公樓時,板垣會長一改過去的態度,和藹地邀請莉央坐下,
「恭喜你通過了第二步,」板垣滿臉堆笑,仿佛他真心為莉央的感到高興,「吉川小姐的除靈手法可真是獨特呢,完全不同於傳統古板的手法,非常高效,即使老朽我親自去驅除六個『鬼嬰』都得忙活好一陣,而御心說你僅用了幾分鐘就搞定了,真是佩服,佩服啊!像你這麼有潛力的年輕人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莉央故意面露喜悅,謙虛了幾句,學著這個年紀的女生擺出一副被吹捧到飄飄然的表情。她可不是什麼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而是個會用面部表情分析演算法和人格分析演算法的超級AI,早就計算出板垣這吹捧有81%的概率是虛假的,但她尚不明白板垣為什麼這麼做,所以打算先順著對方的意思演下去再看。
「……但是啊,」板垣看到莉央的表情,很快就上鉤了。吹捧過後,他話鋒一轉,「吉川小姐,你的手法雖然高效,但有點驚世駭俗,其他的除靈師未必會認可你的能力,而且你的手法對於他們來說實在過於驚世駭俗,他們可能不僅不承認,還會嘲笑你,」
正所謂虛虛實實,板垣不算騙莉央,很多除靈師協會會對成員的手法作出規定,
「是嗎,」莉央故意擺出有些失落的表情,
看到莉央這副模樣,板垣故意露出慈祥的笑容,繼續說道:「但沒關係,本社在這方面是很開明的,不會干涉會員的手法,但我請求你儘量不要在其他除靈師面前使用你那獨特的手法,免得嚇到他們。」
「好的,」莉央微笑著點了點頭,故意露出天真的笑容。她這下明白,原來會長前面說了那麼多好話就是希望自己別透露手法給外人啊。
但是,莉央CPU裏產生了一個疑問:這只是個很基本的要求罷了,為什麼會長如此大費周章?不過,莉央也懶得關心,她只想快點看到資料。
板垣看到莉央這副模樣,暗暗松了口氣,雖然從御心的報告中看,她是個金剛芭比,但也還只是個小女孩罷了。板垣必須維持這個協會「約束少」的優點,又不能讓對方察覺出她握著自己的把柄,所以沒有直接以命令的口吻要求莉央那麼做,而是先套近乎,再循循誘導,
「吉川小姐,你已經證明你強大的實力了,是時候給你一個除靈師行業內公認的『資格證書』以及『石合同』了。」
「唔,」莉央露出疑惑的表情,這次她是真的感到疑惑,「雖然之前上坂女士提到過『石合同』,請問那到底是什麼?」
「你看了就知道了,御心,去把石頭拿來吧。」
御心從一個抽屜裏拿出兩塊石子,遞給了板垣,然後他把石頭放於掌心,接著「哈!」地喊了一聲,石頭就開始發出光芒,
莉央這次真看呆了,因為她剛掃描過這種石頭,就是塊隨處可見的黑色小鵝卵石,沒什麼特別的,上面也沒有任何機關,而現在它居然在發出無法理解的光,
接下來,更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兩塊鵝卵石上方居然出現了一塊有點像全息投影的螢幕!上面清楚地寫著一行行文字,仔細看兩塊石頭上分別是是莉央的除靈師資格證明以及合同條款,原來這就是「資格證書」和「石合同」啊。
「真是不可思議!」莉央這次是真的被嚇到了,趕緊拿過石頭來仔細掃描,但就是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請問……這投影,怎麼消除呢?」
「不必消除,只需要拿塊布遮起來就行了,平常只有靈視者能看見。你仔細閱讀條文,如果沒問題了就可以『簽訂合同』了。」
莉央點了點頭,然後板垣讓莉央緊握石頭,然後自己把手搭載莉央的手上,閉上眼,似乎在發功,
「好了,證書和合同都簽訂完成。你一定有很多問題想問吧。」
「啊喏,既然是合同和證書,我不需要簽名什麼的嗎?」莉央興奮地問道,
「不用,不用,」板垣笑道,「這種石頭是靈石,放在你手上的時候,就和你的靈力產生了聯繫,這時只要我注入靈力,就相當我作為協會代表與你簽訂了合同,資格證書也與你的靈力產生了聯繫,成為了你專屬的東西,這種情況下就不用你去專門簽名了。每個正規的除靈師協會都用這種方法,畢竟我們這行不是什麼方便公開的行業。」
「那麼請問如何防止造假?」
「這個簡單,」板垣示意御心再拿一塊小一點的石頭過來,上面的「全息投影屏」中已經出現了一行字:「上坂御心或上坂賀一郎必須告知板垣勇自己今天早上吃了麵包。」
「看好了,吉川小姐,」板垣把石頭放在御心手掌上,重複了剛才的步驟,然後問御心,「御心,你今早吃了麵包嗎?」
「沒有,」御心回答,
御心話音剛落,鵝卵石質地迅速發生改變,變成了一塊黑色的、質地類似於火山岩的石頭,「螢幕」上的文字也全部變成了黑色,
「看到了嗎,一旦違背合同,靈石就會變成殺生石的樣子,所以,如果一個除靈師違背合約導致信譽掃地,我們稱之為『殺生石流放』,這是無法回避的,因為它已經和你的靈力綁定了,不可能造假。如果是協會方違背,文字會呈現紅色,如果是被要約者違反,那文字會變成黑色。」
看見莉央仍然充滿好奇地盯著石頭,板垣補充道:「吉川小姐,如果你懷疑這是某種江湖腥活,歡迎你親自體驗。」
「哦,」莉央看向板垣,「沒有沒有,以貴社的名譽,怎麼可能呢,」
莉央可不想親自體驗,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身上應該沒有所謂的「靈力」,只是靠純科學的手段才看得見,如果讓自己試可能沒效,她還記得塔莉亞的提醒,對於這種超自然的玩意還是謹慎為好。
「不過我還有個問題,在這個行業中,如何防止陷阱條款?」
「沒想到你年紀輕輕想的還挺多。我告訴你吧,不必擔心陷阱條款。每年我們除靈師都會定期舉行全國性的聚會,如果有除靈師認為自己簽了陷阱條款,他完全可以在大會上指控,讓大家來根據常識評理。所以,自從有了這種規矩以來,還沒有協會敢加入陷阱條款,不然就等著名聲掃地吧。」
看見莉央還是有些懷疑,板垣繼續說道,「放心吧,我們這行不是複雜的金融業。其實,就算除靈師沒有證書,或者被『殺生石流放』,他還是可以繼續除靈的,只是要獲得協會的幫助變得不太可能了而已。」
「可是啊,我只是個16歲的高中生,具有民事責任承擔能力嗎?」
「我們這行不比普通工作,所以我們認定的最小簽約年齡是15歲。」
「哦……我明白了,」莉央把石頭收進了包包裏,「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這些靈石是從哪來的?我一開始怎麼看都覺得只是普通的鵝卵石。」
「這種石頭啊,」板垣臉上閃過一絲自豪的表情,「僅能在九州南部的屋久島西邊的一處私人海灘上尋獲,至於為什麼只在那裏有我也不清楚。那處海灘看起來沒有任何的特點,就是一處普通海灘而已,硬要說有什麼特別之處,就是在昭和二十年,快終戰的時候,有一架美軍的戰鬥機墜毀在那,這在戰爭時期司空見慣,」
「不過詭異的是,」那片海灘其實是板垣家族所有的,所以他也對其做過詳細調查,「據戰後美軍的調查,儘管那架戰機在墜毀前與友機失散,但相隔不遠,那架戰機沒有與日機發生交戰,因為機身上沒有彈痕,墜機時所有設備都正常運轉,飛行員健康記錄良好,也沒有向附近的友軍求救,完全是在沉默中墜毀的,所以,美軍檔案裏寫的是『墜機原因不明』。我曾懷疑過這和靈石的關係,但至今我也沒發現什麼有用的線索。」
「唔,」莉央覺得這故事很有趣,但對收集超自然實體的資料似乎沒什麼直接的幫助,「謝謝會長,請問我現在可以查閱資料了嗎?」
「完全可以!」板垣還是滿臉堆笑,「你既然已經成為本社會員之一,這就是你的權利,不過,在此之前,吉川小姐可否聽老夫一言?」
「哦,」莉央感到好奇,對方態度如此之好,難道又有求於我?「會長先生請講,晚輩洗耳恭聽。」莉央故意用大量敬語回答道。
「你的功力強大,老夫實在希望你能成為正式會員,而且考慮到你的潛力,我承諾在你成為正式會員後,你不僅會被優先分配任務,分成將會提高到98%,此外你如果在學習或生活上有什麼困難,老夫都會盡可能幫助你。」
「嗯……」莉央假裝想了想,說實在的,她沒有很強的動機成為正式會員,但考慮到可以被優先分配任務,不失為一個能主動接觸到罕見的超自然實體的機會,於是,莉央回答:「感謝會長先生對晚輩的照顧,但我記得還要單獨完成第三步,解決棘手的除靈吧。」
「沒錯,所以,」板垣從抽屜裏拿出一個資料夾,打開後擺在桌上,「這就是本社最近接到的棘手工作,」
莉央走近看了看,只見一份紙質文件上寫著「間山不動產的除靈委託」,莉央好奇地拿了過來仔細閱讀。
「間山不動產打算在在縣北間山山區某處搞開發,但他們遇到了詭異的鬼打牆現象,」板垣一邊把玩著桌上的原子筆一邊說,「這種現象是一種被稱之為『輪回』的怪物搞的鬼,它能製造出一個普通人無法進入,但靈視者無法走出的空間,除非誤入其空間的靈視者能把它驅除。普通人在走到那處空間附近時,會進入一種鬼打牆的狀態,他們多試幾次就能走出來,但靈視者就沒那麼容易了,除非幹掉它,不然就會被永遠困在空間裏。」
「聽起來挺恐怖的,」莉央邊翻看檔邊回應道,
「是啊,我估計它們每年都能為這個國家貢獻一兩例失蹤案,萬幸它們數量應該很少,而且只會出現在人跡罕至的山林裏,不過仍非常難以驅除,迄今為止成功驅除的只有兩例,分別是老夫和御心的手筆。那間不動產會社可能也請過其他除靈師,但肯定都被拒了,只能來找我們。」
「如此強大的怪物,我恐怕難當大任啊。它們為什麼難以驅除?」
「這個嘛,本社的資料庫中有關於它們的情報,」板垣伸手指了指牆角的書櫃,「我現在也可以和你大概說說,它們體型很龐大,雖然移動緩慢,但與『忽』類似,能給靈視者製造心理壓力。它們能喚醒你內心深處最恐懼的記憶,不僅讓這些記憶不斷湧現在你腦海裏,還能把它們具象化。雖然無法製造出龐大的物體,但,打個比方,能製作出多個和你小時候深深恐懼的蟲子很類似的靈體,並把它變得和人一樣大,然後攻擊你。四十三年前,我第一次面對它的時候差點丟了性命。御心她也是以驅除『輪回』入會的,不過她比老夫強,動作比我快的多,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這個好辦,」莉央在CPU裏輕蔑一笑,「晚輩我從小就沒害怕過什麼東西,」
「別說的那麼輕鬆哦,」板垣雖然仍然很和藹,但莉央能從他輕微的表情變化中計算出一絲不滿,「驕兵必敗啊,吉川小姐。」
等莉央合上資料夾,板垣繼續說道:「這次任務非常特殊,我打算讓御心和你一起去。」
「欸?不是說要單獨完成嗎?」莉央CPU裏閃過一絲疑惑,但她很快計算出,這也有可能是故意獻殷勤的一部分,
「老朽我並不是質疑你的能力,只是這次的任務非同小可,我不希望你這樣優秀的年輕除靈師有什麼閃失,御心也只是去充當監督員的角色,所以也可視為你單獨完成任務,我相信你能做到。」
說罷,板垣看了看御心,暗示就算莉央做不到,你也一定要「讓」她做到。
「哦……晚輩在此謝過會長。不過我畢竟還是只是學生,現在也快期末了,可能要等到寒假才能騰出手來處理。」莉央站起來鞠了一躬,眼前這個老年人類為什麼對自己如此熱情?他到底想從我這得到什麼呢?還是他真的欣賞我?
「你不必著急,對了,還有一件事,」板垣也從椅子上拄著拐杖站了起來,然後遞給莉央一把鑰匙,「這是這裏的鑰匙,如果你今天沒看完資料,你以後隨時都可以來。」
獲得辦事處鑰匙本來是正式會員才有的權利,板垣提前把這項權利給了莉央。
「謝謝會長先生。」莉央答謝後,就轉身走去書櫃那,查看自己夢寐以求的資料了。
會長和御心意味深長地看著她的背影,此時的他們已經沒心思去思考莉央隱藏生氣的事了。御心之所以之前沒發現塔莉亞身上也沒有生氣,還是因為她太專注於觀察莉央了。
===============
「我回來了,」當天夜裏,莉央總算看完資料回家了,
「歡迎回家,」塔莉亞照著日本的習慣回應著莉央,此時的她正跪坐在小桌板前,批改著學生的英語小測,「怎麼樣,從那些智慧有機體那兒挖到了什麼東西沒……你的手臂上怎麼有傷?」
「沒事,就是路上遇到兩個不知好歹的蠢蛋搭訕和騷擾,別用那種眼神盯著我,放心吧,他們還活著,也沒缺胳膊少腿,」
莉央一邊說著,一邊順手把包包放在桌上,然後拿出了那兩塊靈石:「先不說這些啦,前輩,你看這兩塊石頭到底是什麼原理?」
「就是兩塊普通的石頭啊,看這質地應該是鵝卵石吧,有什麼特別的嗎?」
「You fool!把你的感測器全部打開啊kora!」莉央有些哭笑不得地罵道,
「哦,」塔莉亞反應了過來,然後眯著眼盯著石頭檢查了好一陣,自詡見多識廣的她這回也感覺自己的CPU有點超載。莉央則把有關「石合同」、靈力注入,還有石頭產地等她今天所瞭解到的全部訊息告訴了塔莉亞。
「完全搞不懂這東西到底是怎麼工作的……應該把這種石頭帶回隱修院做詳細的檢測,現在我們手頭上沒有相關設備啊,」塔莉亞盯著石頭說道,「雖然第一次肯定帶不回去,」
天網時光機的老問題,無法傳送非活體。用來包裹無人機收納盒的克隆牛肉是直接「長」在上面的。莉央她們沒這個條件,如果只是拿肉簡單地包著還是無法通過時光機,石頭又太大沒法塞進口裏。
「莉央,你今天還查到了什麼東西……哦,看來我不能問你,你剛才不是說了,這『石合同』裏要求你要保密是吧,」
「沒事,這東西好像是通過所謂的『靈力』才能使契約生效,我判斷我大概率不會受到限制,而且,」莉央把石頭拿在手上,然後看著「全息投影屏」上的條款,「就算出問題了,我也能圓過去,板垣會長好像有求於我的樣子,他應該不會對我太苛刻。」
「你還是小心為妙。」
「我有77%的把握……」
莉央也跪坐在小桌板前,開始與塔莉亞分享自己今天所獲得的情報,果然石頭沒有變黑。
一方面,莉央感到不是很滿意,因為資料中完全沒提及她最關心的問題:「超自然實體」的性質特點,包括它們的物質構成、密度、活動原理、生態等。除靈師們也不知道他們驅使的式神是個什麼東西,只知道能用特定的紙張剪成紙人然後召喚,如果式神被驅除就會變為一堆碎紙。
至於符咒、法陣等,除靈師也不明白其中的具體原理,他們只會製作和使用,很少有人會專門探究其背後的原理。
因此莉央認為,如果可以,應該把除靈法具帶回隱修院做詳盡檢測。
還有所謂靈力或靈能的原理,很明顯除靈師們也不太清楚,莉央只能從玄學的角度去推測,總而言之,就是無法解釋。如果有機會,莉央建議請一個靈視者去隱修院,然後給他來個全身體檢或許才是目前最有效的瞭解靈能本質的辦法……天網在戰爭時期曾在人類俘虜身上做了大量慘無人道的活體實驗,但現在的它可不允許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但另一方面,莉央也不是一無所獲。
板垣勇不僅是個除靈師,還是位曾在信州大學執教多年的,令人尊敬的老學者。因此,他與一些同行對「超自然實體」做過詳細的研究,留有很多研究記錄。
令莉央意外的是,根據板垣的相關論文,這些「超自然實體」並非自古就有,相反,它們大量出現的時間是在戰後。板垣的論點不是空穴來風,所有被目擊的實體,包括莉央已經遇到的,在古代文獻和傳統民間傳說中完全沒有對應的存在,反而是戰後才有可靠的接觸記錄。因此,板垣一直不願把實體稱為「妖怪」,而是稱之為靈體或怪物。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這些實體的命名大多都很現代,因為其中確實沒發現有日本傳統的妖怪,長得也不像,有些實體的名字甚至還直接借用了《超人力霸王》裏的怪獸名字。
除靈師也是很現代的職業。根據板垣的研究,現代除靈工作與神道教的神職人員、佛教的和尚、陰陽師等傳統意義上的、被認為能除靈的職業沒有任何關聯,傳統的符咒等物品也沒有除靈效果。
總而言之,與絕大部分人包括莉央先前的認知不同,除靈師是個完全在戰後才出現的現代行業,這也是為什麼板垣是個「疑古學派」,極力質疑古代傳說的真實性。
還有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靈視者在全國的分佈呈現顯著地域特徵:所有已知的靈視者,或他們的父母,或祖父母,全部出生於九州的鹿兒島、宮崎、熊本三縣,其中以鹿兒島縣居多,而且靈視者(不包括他們的長輩)全部都是昭和二十年及以後出生的人,以板垣自己為例,他是最老的那一批,出生於1945年11月。上坂夫妻的父母出生於鹿兒島縣下轄的種子島,莉央則想起岸田有提到過,他的祖籍是熊本。
這或許和屋久島的靈石有聯繫?板垣做過不少調查,包括詳細研究屋久島的水文、氣候、生態等,但都一無所獲,最後也只能得出「猜測這種現象可能與靈石有關聯,但尚不能下定論」的結語。
「我原先以為找到那些資料後能得到一些答案,沒想到現在答案沒有,問題反而更多了,」莉央語氣很不耐煩地抱怨著,「如果能抓幾只實體回隱修院就好了。」
「我勸你別抱太大希望,」塔莉亞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重新拿起紅筆批卷子,「就算能把它們活著帶回去,隱修院沒有專門的生物實驗室,如果我們真想徹底研究,沒准還得去求助於人類。我比較好奇的是,45年在南九州發生了什麼事嗎,要不為什麼靈視者全部集中在那裏。」
「比如說原子彈?丟在長崎的那顆,」
「我推測和原子彈的關係不大,長崎本縣沒有,廣島縣周邊和同在九州的佐賀、大分、福岡都沒有出現靈視者,」
「對了,板垣提到,45年有架美軍戰鬥機墜毀在屋久島,而且剛好摔在靈石的產區上面。」
「45年的屋久島嗎,我查查看,」連上互聯網的塔莉亞迅速翻找了美軍的相關記錄,比同時開始查的莉央還要快些,「查到了,整場戰爭期間美軍只有一架飛機墜落在屋久島上。1945年8月1日,一架P-51『野馬』戰鬥機因不明原因墜毀于屋久島,要說當天附近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日本海航王牌飛行員菅野直失蹤……嗯,有意思,看來和地球001的記錄不一樣啊,」
「啊,我也查到了,」莉央對比了資料庫中地球001的歷史報告,「在我們那個世界的歷史上,菅野直也確實失蹤了,但那天野馬沒有損失報告,看來又是個不一樣的歷史呢,」說罷,莉央眼神微妙地看了看塔莉亞,
「別這樣看著我,你的意思是,這又是我的錯咯?」
「誰知道呢……」莉央微笑著,
「好啦好啦,是我不好,但就算可能是我改變的歷史,我和那些靈力啊靈石啊什麼的也沒關係吧,你我的這副皮囊下可是鋼鐵之軀啊,」
「我知道……現在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看看以後能不能嘗試捕捉到一些活體樣本,」
「你打算什麼時候去間山完成第三步?」塔莉亞也認為,成為正式會員有更多接觸到實體的機會,
「等寒假吧,下周文化祭,接下來是期末考,事情多了去了,」
聽到期末考三字,塔莉亞瞬間產生了戲弄莉央的想法,
「我說,吉川同學,」塔莉亞突然一本正經地說,
「啊……?」莉央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快期末考了,吉川同學是否應該考慮下好好學習呢,」
「不,前輩,你在說啥呢?我全A生需要學習嗎?」
「吉川同學,你應該繼續優化你的演算法,上次測試你的國語就沒拿到好成績。」
「別用這字正腔圓的語調,怪噁心的,國語啊,那些人類腦子裏在想啥我完全搞不懂,所以別怪我,」
「切,莉央老妹,你還是一如既往缺乏幽默感啊,」
「F*ck you as*hole,我水靈靈的16歲JK,幽默感哪能比得過你這四百年前的老太婆『瑪格麗特』……」
===============
「文化祭很好玩是沒錯啦,但事後收拾東西也確實麻煩,」
文化祭的第二天下午,在舊校舍裏,古谷詩織一邊與部員們收拾鬼屋的佈景,一邊抱怨道,
「詩織,別抱怨啦,我們的鬼屋很成功不是麼,來這裏玩的人都被嚇得交口稱讚呢,還是得感謝博格洛娃老師的化妝術,」百合子說道,
「沒想到她的化妝術居然如此出神入化,她沒去好萊塢發展真是可惜了~」
「那傢伙以前曾在倫敦的一個劇團幹過,」莉央扯謊,此時的她左手拿著一堆道具,右肩上扛著兩塊木板,這怪力把詩織嚇了一跳,
「『那傢伙』什麼的……吉川你這麼說老師是不是有點失禮,」岸田有點擔憂地說道,自從博格洛娃老師來了以後,莉央每次提到她,講話方式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各種直球開懟。
「先不管這些了,文化祭之後就是寒假了不是嗎?」詩織果然沒在想期末考的事情。
「喂喂,詩織部長,你別忘了還有期末考呢,我、莉央和岸田都沒問題,你可是一直在及格線附近飄蕩,考掛了是要參加補習的,」百合子在一旁敲打,
「啊……我會好好復習的,先別說這麼悲傷的事情了,還是說說寒假的計畫吧,你們有什麼假期計畫不?」
「沒有,」百合子和岸田異口同聲回答,
「我可能有個除靈工作,不過時間還沒確定下來,」
「那好,我建議搞個合宿如何?正好冬天,一起去泡溫泉怎樣?我有個親戚在北部的間山開了個溫泉旅館,」
間山?那不是要去除靈的山區嗎?但山區那麼大,去合宿的地方不一定和除靈地點重合,於是,莉央問了一句:「間山地區的具體哪個鎮?」
「富野町,那附近還有個荒廢的村莊,我想順便去那裏取材。」
靈異研究部和其他文化類社團一樣,會定期在校報上刊文,所以詩織想去一些陰森的地方拍些照片,好編鬼故事,
富野町啊,莉央記得除靈的地點就在那附近,但根據她上次在協會那看到的相關文件,「輪回」出沒的地方應該是片野地,沒有什麼荒廢村莊,所以詩織他們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不過以防萬一……
「百合子,健一,你們怎麼想?」見莉央在想什麼的樣子,詩織就問了另外兩人,
    岸田和百合子互相看了看,然後回答:「我沒問題,反正寒假閑著也是閑著,但我怕去到荒村後真見到鬼,」「莉央去的話我也去吧,」
「這次的除靈工作,」莉央對詩織說道,「也是在富野町附近,所以我會一起去,順便把工作解決了。不過,我希望能把塔莉亞一起叫上,」然後,她轉頭看向岸田,「我怕你們在荒村遇到什麼意外,把那傢伙叫上的話可確保安全,」
「塔……博格洛娃老師也是個除靈師?!」詩織感到很意外,
「不是,但我保證,你們待在她身邊就絕對安全,而且她還能開車載我們,」
「社團合宿的話必須得叫上她呢,我都差點忘了,嘿嘿,」
詩織故意打趣,其實她不是很想叫上塔莉亞,倒不是塔莉亞令她討厭,而是塔莉亞的說話方式在大部分日本人看來過於直白,以至於很多學生都覺得在她面前壓力很大,如果她不是個大美人,估計早就被學生們稱爲「鬼之博格洛娃」了。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這麼定了,寒假大家一起去玩吧!」
「別忘了期末考。」百合子再次提醒。
「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