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平行世界的魔鬼終結者 - 莉央篇10 同伴的綫索/不速之客 (上)

Kansas | 2022-01-22 20:40:31 | 巴幣 0 | 人氣 127


「話說莉央啊,你真打算在這個『靈異研究同好會』繼續呆下去嗎?」
此時莉央和加賀百合子正坐在文學部的活動室旁的一個小房間裡,等著「會長」古谷詩織過來。既然加入了同好會,就得在每天放學後參加活動,等同於社團活動,這是學校的規定。
經歷了上周的除靈,岸田健一与百合子和詩織的關係近了很多,因此詩織已經差不多要說服他加入同好會來升級成社團了,但岸田回家後就得了重感冒,推測可能是「賈巴」留下的後遺症,導致他這周都請假在家。詩織明知道三個人不夠成立社團,但還是在岸田缺席的情況下去遞交社團成立申請表,讓莉央和百合子在房間內等她
「是的,你不覺得這裡很有趣嗎,」莉央一邊翻著詩織帶來裝逼的德語古書,一邊壓低了說話聲回應百合子。由於同好會沒有自己的部室,所以必須和文學部共用一個。文學部長是詩織的老友,所以允許她使用活動室旁的一個閒置儲存間來作為臨時會室,但不能打擾隔壁文學部的活動,所以莉央和百合子不能大聲說話。
「是嗎……」百合子還是更想回家打遊戲,但為了親友,還是陪她玩玩吧。百合子看到莉央在專心翻書,不禁也想去拿幾本來看看,不過每次看到《日本十大靈異地點》、《美國史上著名騷靈事件》之類的標題就寒毛直立,不敢拿來看。想找莉央閒談吧,看她如此專心讀書又不好意思打擾她,於是只能掏出手機,自顧自地刷新聞。
「中國威脅日益加劇,海上自衛隊正考慮讓博物館船『信濃』重回現役……唉,東亞上空烏雲密佈啊(東亜の空に雲暗し)……」一邊看新聞的百合子一邊小聲自言自語咕噥,沒想到這一句話,直接讓正在專心看書的莉央抬起了頭,用難以置信的眼光盯著自己。這讓百合子很意外,從沒見過莉央露出這副表情,
「嗯……莉央,怎麼了嗎?遇到啥問題了?」
「你剛才讀的新聞是啥?」
「哦,新聞啊,嗯……政府可能會考慮重新啟用那艘停在廣島的大傢伙,沒想到這個老兵還有披掛上陣的一天,難以置信……」
「不是不是,那艘船,啥名字?」
「蛤?」這回輪到百合子驚訝了,「空母信濃啊,這……莉央你居然不知道?」
「信濃?大和級三番艦信濃?」
「對啊,要不莉央你以為是啥咧?」
「她不是早在194411月就沉了嗎?被美軍潛艦給……」
「蛤……?」百合子被嚇得坐直了身子,十分疑惑地問道,「說什麼傻話呢?那可是日本現存最大的船,舊日本帝國最後的奇跡啊,怎麼對軍武這麼瞭解的莉央也會犯迷糊?」
「哦……沒事沒事,我可能有點……記錯了吧,確實是這樣啊,嗯。」莉央雖然很驚訝,但還是反應了過來,這裡是平行世界,是平行世界!不要驚訝,趕快搜索相關內容:
信濃號航空母艦,日本海軍史上建造的噸位最大的航母,大和級三號艦改裝……嗯嗯,都沒啥問題,但是,有幸在二戰中倖存。由於機庫空間很大,保存狀況良好,被當作賠償艦轉移給了美國海軍,改名「珍珠港號」(USS Pearl Harbor)。經歷過數次改裝,參加了韓戰和越戰。1973年退役,在日本政府和民間組織的努力下,成功讓美國歸還了此艦,名字又被改回「信濃」。之後一直作為博物館船停泊于吳市,得到了政府的細心維護……直至21世紀保存狀況仍然非常好,具備航行能力,被一些人批評為日本試圖突破和平憲法框架的表現等等……
媽的,搞什麼鬼?雖然知道這個平行世界的歷史發展脈絡大致和地球001以及「家鄉世界」一致,只是細節略有不同,但原本不該存在的巨艦仍然存在,這個「細節」未免有點大,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嗯?莉央發現,當年擊沉信濃的美軍潛艦「射水魚」的艦長不是自己世界歷史上的約瑟夫·F·恩萊特,而是一個不存在於地球001歷史上的大衛·J·謝爾。嗯,有趣。
莉央正在思考,開門聲打斷了她,原來是詩織回來了,略顯垂頭喪氣的她順手把社團成立申請表丟在了桌上,
「唉……果然還是不行啊,老師說要百分之百確認有四個成員才能升級,看來在健一那小子回學校之前是沒戲了,」
「岸田同學沒說一定會加入吧,」百合子提醒著詩織,別盲目自信,
「百合子醬,不給我點安慰嗎,」詩織裝出哭腔,「莉央醬也是好冷淡哦……哦呀?」詩織注意到莉央正在翻看德語古書,「莉央醬,你能看得懂這本書?!」
問這個問題時,詩織不忘轉頭看了看百合子,因為她認為,百合子也會被驚到,但百合子讓她失望了,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她早習慣了莉央突然展現出的奇異能力:怪力女、駭客、英語會話能力者、除靈師,現在再來個懂德語也沒啥好奇怪的。
「嗯,我是看得懂德語……一點,」莉央說著,同時合上了書本,她發現書上的內容對研究/收集超自然實體的訊息並無實質幫助,正當她準備詢問詩織還有沒有別的資料時,詩織搶先一步開口,用滿懷期待的語氣問道,
「莉央醬,這本書講了什麼內容?」
「怎麼,詩織你不知道嗎?這可是你帶來的書欸,」
「我又不懂德語,而且爺爺在世時也沒和我講過這本書,」
「這本書的內容是,嗯,大概是記錄了18世紀一個巴伐利亞商人的生平,行文不像史書或傳記,反倒像小說,所以內容到底是真的還是杜撰不知道,也許兩者都有吧,反正不是記錄靈異事件的書籍,」
「哦……原來如此,看來我帶錯書了,嘿嘿,」詩織有點不好意思地做了個吐舌鬼臉,「不過我家裡確實有一些記錄神怪的外語古書,大部分都來自歐洲,都是祖上傳下來的藏品了,」
「詩織你家裡有看得懂那些外文的人嗎?」莉央有點好奇,不懂外語的詩織是怎麼知道書中內容的。
「沒有,至少從我爺爺那代起沒有,」詩織聳了聳肩,「但是從插畫可以看出來啊,裡頭都畫著一些奇怪的插畫,什麼女巫攪大缸、狼人、星象圖、神秘儀式之類的。感覺它們的格調沒這本全是文字的高,所以也就沒帶過來,」
「嗯……格調,你被隔壁文學部的那群人傳染了嗎,」莉央吐槽了一下,但她也一下子對古谷家的古書來了興趣,「那,詩織,能不能去你家打擾一下,我想看看這些古書,」
「可以啊,」詩織立刻同意了莉央的請求,「有朋友來我家玩,求之不得!莉央醬你啥時候有空?這週末怎麼樣?還有百合子醬,你也一起來嗎?對了,如果健一病好了也把他一起叫過來吧,」
「那就這週六吧,」莉央恨不得現在就去,但得遵循人類的活動習慣,
「我?嗯……既然莉央去的話我也去吧,」百合子說,
OK,一言為定,週末見。」
「好大……」看著眼前的宅院,百合子發出由衷的感歎,「這就是詩織的家嗎?」
在詩織和莉央眼前的,是一座很大的宅院,圍牆和裡面的建築都充滿濃厚的日式風格,看來宅院的主人肯定是個富有而且傳統的日本人,但來開門的卻是一個年輕活潑的女孩子,
Hello!來的很準時呢,啊咧,健一那小子呢?」
「他病還沒好,頭還在疼,」莉央回答道,
「詩織……這是你家?真是氣派啊,」百合子沒想到,自己身邊居然有個土豪,
「看到這麼古樸的宅院,我還以為你會穿著一身和服來開門呢,」莉央試著開玩笑,
「哈哈哈,」詩織被莉央逗笑了,順手摸了摸後腦勺,「也沒那麼古樸啦,是戰後昭和時代建造的,據說是由我曾祖父親自設計,只是被設計成這樣子的啦,」
三位女生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在詩織的帶領下走進了庭院。莉央發現,這是一個築山庭,院子裡有一些假山奇石和石燈籠之類的裝飾品。在院子最裡頭的角落有一個約30平方米的小倉庫。
走過一段石板鋪成的小路,就到了宅子的大門。莉央和百合子進門時,沒忘記喊出「打擾了」這一日本人在拜訪他人住家時的禮貌用語。兩人剛進門,就看到了一個家庭主婦打扮的夫人,是詩織的母親,
「啊啦啊啦,」主婦看見兩位訪客,露出了大和撫子式的微笑,「詩織的朋友嗎,歡迎來玩,」
「您好,阿姨,抱歉打擾了,」兩位女生例行行禮。
寒暄完畢,進入正題。幾位女生閒聊了一會後,詩織就把百合子和莉央帶到了院子角落的倉庫前,
「那些古書就在這倉庫裡了,上次打掃是幾個月前的了,可能有點積灰,」
說罷,詩織用鑰匙打開了倉庫的大門。雖然像詩織說的,近期沒有打掃過,但裡面非常整潔,只是莉央沒直接看到任何藏品,因為它們都被收納在紙箱裡,整齊地碼放在倉庫中。
「爺爺在世的時候會經常把藏品擺出來,但現在它們只能在倉庫裡吃灰,」詩織的語氣帶著些無奈,年輕人都比較懶,也不像老人有那麼多閒暇時間,「莉央醬你等等,我得去找找,我忘了放書的箱子是哪個,」詩織一邊說著,一邊在倉庫裡翻找起來,
「哦呀,那面鏡子好漂亮,」百合子看到詩織從紙箱裡拿出了一個精美的手執鏡,「看著風格,應該是歐洲產品吧,」
「啊啦,」詩織忙著找書,聽百合子這麼一說注意到了鏡子,看著它,詩織的臉上閃過一絲壞笑,
「百合子醬,」詩織拿著靜子走到百合子面前,「這可不是一般的鏡子,據說是當年英國女王瑪麗一世用過的,就是那個血腥瑪麗哦,」詩織故意拿著鏡子在百合子面前晃了晃,
「而且,據說看到這面鏡中自己的倒影的人,晚上就會被血腥瑪麗的靈魂拜訪!」詩織故意用講鬼故事的口吻說著,把本來就怕鬼的百合子嚇了一大跳,
「詩織你這笨蛋,快把那東西拿開啊!」百合子尖叫著,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把你嚇到了?」詩織滿臉壞笑,整蠱大成功,
「我他媽的心臟都要被你嚇驟停了!」
「對不起啦,這面鏡子傳說是血腥瑪麗用過的不假,但後面的都市傳說是我編的啦,」
「真是的,」百合子冷靜下來了,
正當詩織在整蠱百合子時,莉央自己走進了倉庫,很快就掃描到一個看起來放滿書籍的紙箱,
「呐呐,詩織,這個就是吧,」莉央指著那個紙箱,
詩織走上前,果然是啊,「莉央醬,你怎麼找的比我還快?」
打開紙箱,撥開多層報紙和油紙,裡面果然放著五六本古色古香的書籍,看上去都有上百年歷史,但保存得非常完好。詩織小心翼翼地拿了一本出來,翻了一下,「沒錯,莉央,這些就是我之前講過的記載超自然的書籍……應該是吧,你看上面的插圖,」
莉央把臉湊過去看了看,掃描了一下詩織翻開的書頁,嗯,看來不懂外語的傢伙說的話肯定不靠譜,看到幾個狼人女巫的插圖就想當然認為是什麼聊靈志怪,看看旁邊那頁的拉丁語,這只是一本宗教宣傳冊子,說的是什麼狼人和女巫如何為害鄉里,必須剷除之類的,十六七世紀流行於歐洲的陳詞濫調,只是這些廢話在當年害死了很多無辜者。
「謝謝你,詩織,」雖說如此,但莉央也不好意思打擊詩織,而且,還有好幾本呢,誰知道能不能從中挖掘出什麼有用的東西?「我能把這些書都拿出來看看嗎?」
「沒問題,但恐怕莉央醬你不一定能全部看懂,這些書都不是用英文寫的,全都是歐洲語言,什麼德文法文之類,還有些書的語言我完全認不出來,」
莉央沒說什麼,禮貌道謝後,就把紙箱搬到倉庫門口,坐在臺階上,小心地把這些書一本本拿出來讀。說「讀」有點不對,應該是掃描才對,所以她看書的速度比常人要快很多。為了偽裝成正常人類,她還刻意放慢了速度,但在百合子和詩織看來,她翻書速度還是很快,不過她們理解為「莉央應該不是很懂,只是粗略流覽。」
在莉央專心掃描書時,兩位元女生就在倉庫中把一邊玩詩織爺爺收藏的小物件,一邊閒聊。雖然詩織順口說是她爺爺收藏的,但很多小東西其實都是祖傳的,年代久遠,都是文物,所以兩位女生在把玩時都很小心。
過了十分鐘,詩織看到莉央還在翻書,不禁有點疑惑。照她的想法,莉央應該只是粗略翻翻,不會花很長時間,怎麼現在莉央還在翻書。好奇心驅使她走上前,看到莉央正在翻的那本書是用很自己不認識的奇怪文字寫的,
「莉央醬,你還在看書啊,」
「嗯,」
「你看得懂這是什麼語言嗎?」看到莉央讀的津津有味,詩織不禁發出了疑問,
「希伯來語,」
「希……啥語?」
「哦,我懂,」百合子也從倉庫裡走了出來,「詩織,希伯來語是以色列猶太人的語言,是吧,莉央?」
「嗯,沒錯,而且看內容應該是《塔納赫》,就是舊約聖經或曰希伯來聖經。雖說是希伯來語,但這本應該成書於十八世紀,不是什麼很古老的文本。」
「哦……」詩織好像明白了什麼,咦?不對,莉央懂德語還不算很奇怪,但希伯來語?如此生僻的語言她怎麼也懂,不會是裝的吧?
「莉央醬,你真看得懂?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段寫了什麼?具體內容,」詩織順手指了指右邊那頁最下面的一部分,
「哦,這段啊,這一段是出埃及記第十九23至25,內容是:
西 西
西 。」
聽到莉央用《聖經》的日語翻譯文本一板一眼地念出這段話,詩織被驚得張大嘴巴,
「莉央醬?你剛才念叨的那一大段東西是啥?」
「舊約聖經啊,」
「不是……那個……你認真的?你真的看得懂?」
I am not shitting you.
詩織還想再問,莉央這時才想起來偽裝的事。糟了,太飄飄然了,得蒙混過去,
「嗯……詩織啊,我可能之前沒和你們說過,我從小就很有語言天賦,學過很多語言,談不上精通,但多少都能看懂……嗯……」莉央一邊滿臉尬笑,一邊試圖解釋,
「詩織,你沒聽過『C組的英語會話王』嗎?說的就是莉央啊,」百合子及時過來打圓場,她也很驚訝莉央能看懂希伯來語,但她不僅習慣了莉央的這種表現,而且她也感覺的出來,莉央可能有什麼難言之隱。
「聽我是聽說過啦,C組轉校生英語很優秀之類的,但希伯來語再怎麼說也……」說到這,詩織想起了這個世界上有個叫Google的東西,於是她趕緊把聖經從莉央手上拿過來,然後掏出手機,搜索關鍵字「出埃及記 日語 希伯來語 對照」。
「不……不敢相信,」莉央翻譯的古書,和搜索出來的結果基本沒區別。雖然她看不懂希伯來文,但對比圖案還是會的,
「斯國以……(真強),莉央醬,你是怎麼學會的?」
「我以前有個親戚是個宗教研究家,教過我一些,」
「啊咧?你之前和我說過,你從小孤兒,五服以內沒有親戚,是爺爺撫養來著……」莉央前後矛盾的話讓百合子心生疑竇,不過她沒有當場詢問莉央,
「不管怎樣,詩織,」莉央趕緊撇開話題,「你們家的藏書還挺豐富啊,如果哪天想賣,一定會有很多收藏家願意出大價錢,」然後順手紙箱裡又拿了一本書出來,
「可是啊,中東那邊的語言和日語英語差別都很大,莉央醬是怎麼……」詩織還是不願放過這個話題,
「吼啦(嘿),看我找到了什麼?」莉央看了看剛從紙箱裡拿出的書,「一本故事書,裡面肯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一起來看看吧,這本書是德語寫的,比剛才那本希伯來聖經好懂也有趣得多,」
「讓我康康,」百合子把頭湊近,「標題好長,莉央你能看懂那是什麼意思嗎?」
「《17世紀德意志民間故事》,出版於……我看看,1885年,弗雷德里希-威廉大學,就是現在的柏林洪堡大學吧,的文學-民俗學教授威廉··海森堡著,」
看到百合子被故事書吸引,詩織也不好再追問莉央,只能也湊過來看,
「什麼嘛,」詩織說道,「民間故事書啊,聽這名字更像是學術著作吧,我還以為是什麼靈異相關的東西呢,比如死靈之書啥的,看來爺爺收藏了很多不同領域的書籍呢,」
莉央沒理會詩織的「抱怨」,自顧自地翻開了書本,
「嗯……第一部分,『瑪格麗特女士的傳說』,」莉央把內容念了出來,分享給另外兩位女生,
「哦~」詩織和百合子異口同聲地發出感嘆,
「德國的『瑪格麗特女士』嗎?」詩織的語氣有點意外,「這可是個很出名的童話故事呢,沒想到也能在古書上讀到,」
「是啊,」百合子結果話茬,「很多童話書中都提到過這位『瑪格麗特女士』,只是……她的形象不太好,以前的形象,」
「『瑪格麗特女士』?出名的故事?沒怎麼聽過呢,」莉央發出了疑問,這是什麼故事,有那麼出名?資料庫中完全沒有啊,
「莉央醬你沒聽過嗎……?」詩織疑惑地問,但馬上被百合子打斷了,因為她以為,莉央小時候是孤兒,可沒有父母給她講睡前故事,
「相傳『瑪格麗特女士』是個古代德國的女巫頭領,帶著一群女巫,會吃小孩的那種,但是被正義的騎士們擊敗了,以前的話大概就是這麼個故事,」
「俗套又充滿偏見,這種故事在童話裡相當多,也不知道濫觴是哪個,怎麼會出名呢?」莉央發問,
「因為這故事很離奇,顛覆人們的想像:她雖然是個女巫,但力大無窮,她能舉起一頭牛,還用一根巨大的原木橫掃了來圍攻她的士兵呢,但是百合子醬,我記得故事裡沒有她吃小孩的情節啊,而且她的形象蠻正面的,」詩織看的故事明顯和百合子看的不是一個版本,
「那是現代的童話版本,」百合子回答,「我小時候,父親和我講過他小時候的版本,都是什麼邪惡的吃人女巫之類的,但現代的版本就成了解救女性的俠盜,就是那些被誣陷為女巫的女性,當年歐洲的獵巫不是很恐怖嗎?當然她女巫的形象也被保留了下來,」
「看來海森堡教授和現代人的觀點不謀而合,」莉央一邊掃描一邊插嘴,「他認為,『瑪格麗特女士』的故事有很多添油加醋的成分,很可能就是個女性土匪頭子,或是農民暴動領袖一類的人物,這類人在17世紀初那戰亂的年代很常見,不是什麼女巫吃小孩這種無稽之談……嗯?」
莉央翻到下一頁,發現作者提到,「瑪格麗特女士」很可能是個猶太人,因為在很多傳說裡,她都會向周圍人訴說著同樣的,類似詩歌一樣的語句,其中涉及猶太文化相關,就是詩歌內容有些晦澀,
「百合子、詩織,在故事裡有提到『瑪格麗特女士』是個詩人嗎?」
百合子:「有啊,傳說她會用魅惑的詩歌勾引市井無賴幫她完成邪惡的計畫,」
詩織:「那太負面了,現在的版本是,她會用詩歌鼓舞他人,我不記得具體內容了,好像有用雄獅、雄鷹做比喻來鼓舞士氣什麼的,」
「有了,」莉央翻到下一頁,「海森堡教授記錄了一段,嗯,他認為最接近真實內容的一個版本,我看看,你們想聽聽嗎?我可以翻譯出來,」
「廢話,」二人又異口同聲說道,「當然啦!」
莉央立刻掃描了那首詩歌,她一開始沒在意,但當她念出來時,她整個人都被嚇傻了,沒錯,終結者也被驚到了,
在耶路撒冷的晴空上,
在加利利海的倒影中,
大衛王的雄鷹展翅高飛,
幻象,幼獅,幽靈,飛翔的天鷹,
擊潰我們的敵人,
魚床,壁畫,狡猾的農夫,
用天火和天劍,
捍衛著我們的應許之地。
「這他媽的……怎麼回事?」一貫沉著冷靜的終結者坐不住了,大聲驚叫起來,
「莉央,那是……開玩笑的吧?」百合子聽後也是一臉懵逼,
「莉央醬,百合子醬?怎麼了?這首詩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詩織看到莉央和百合子都在驚叫,連忙發問,
「當然奇怪啦!莉央,你要不要再確認一下?」百合子說道,
「千真萬確!」
「啥?到底怎麼回事啦?」詩織被她倆搞蒙了,
「這個『瑪格麗特女士』,一定是個穿越者!」百合子驚呼,
「是的,要不就是個大預言家,」莉央轉頭看著詩織,「詩歌中提到的幻象、幼獅、天鷹、幽靈,都是20世紀後半葉以色列空軍裝備的的戰機名稱!分別對應幻象3KfirA-4F-4。而且,你回味一下,大衛王的雄鷹,在空中和水面倒影什麼的,這意象,分明就是空軍和戰機啊!」
「而且,」沒等詩織回應,百合子也是一臉震驚地說,「魚床是北約給蘇聯戰鬥機米格-21的代號,至於後面兩個,農夫?還有個啥,應該也是蘇聯軍機代號,吧,」
「農夫和壁畫,米格-19和米格-17的代號,都是當年阿拉伯空軍裝備的,絕對沒錯!天火和天劍,難道不是火箭彈或飛彈?擊潰它們,這分明就是在描繪中東戰爭啊!」莉央補充,
「啥?……啥?幻象?米格?大衛王?中東戰爭?我頭都要炸了,拜託你們倆說慢點!」詩織對這些東西可是一竅不通。
莉央和百合子不得不花些時間科普相關歷史知識給詩織,頗費口舌解釋了一番,總算讓詩織明白了個大概,
「我艸,」詩織感歎,「如果這是真的,我們可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啊!為什麼之前沒有研究者提出過這個問題?」聽她的語氣,她不是很相信,
「可能研究者們都不會往這個方向想吧,畢竟這種事情再怎麼說也很讓人相信,」百合子兩手一攤,
「莉央醬,」詩織的口吻帶著懷疑,「你確定沒翻譯錯?」
「嗯,我很確定。如果只是MiragePhantom的話我還不能百分百確定,但都出現Fischbett這個把德語的魚和床生硬拼起來的、刻意造出來的單詞,我基本就能確定,這首詩的作者,傳說中的『瑪格麗特女士』絕對就是我們剛才說的那樣,在暗示未來的事情。」
驚歎完畢,莉央才想起翻書,下一頁出現的內容讓她恍然大悟,徹底搞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下一頁出現的,是傳說中「瑪格麗特女士」以及她的追隨者喜歡用的圖案:一個直角朝上的等腰直角三角形,中間有一個顯眼的「Y」字形圖案,如圖所示:
「這個三角形我記得,」詩織看到了書上畫的圖案,「故事中,『瑪格麗特女士』和她手下的俠客們會使用這個圖案,而且喜歡畫在他們到過的地方,和怪盜吉德的卡片一樣,不過好像大部分童話書的插圖中沒有中間的那個Y字符號,就是單純的三角形。」
「那是當然的啦,」莉央心想,但沒說出來,裝作很認真地研讀,實際上她的CPU正在高速運轉想別的事情,
這不就是天網的標誌嗎?那位所謂的「瑪格麗特女士」根本不是什麼女巫,而是莉央的同伴,同樣被錯誤傳送到這裡的同伴!她怎麼沒按標準程式休眠,反而搞出了這麼多大新聞?她現在甦醒了嗎?還是說,她的機體損壞了?不,別想那麼多,先確認一下她到底是哪一台機體吧。
「百合子,詩織,在故事裡『瑪格麗特女士』長什麼樣?長相上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莉央一邊問一邊繼續翻書,看能否獲得更多線索,
「長什麼樣?」百合子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搞得有點疑惑,「就是標準的西方人長相啊,金髮碧眼,」
「沒聽說過故事裡有特別提及她的長相,」詩織搖了搖頭,
那就基本可以確定了,莉央心想,這個所謂的「瑪格麗特女士」就是同樣傳送出錯的R-100-009,因為另外一個傳送出錯的012和自己一樣,是東亞人外觀。但是莉央記得009的名字不叫瑪格麗特,而是「塔莉亞·博格洛娃」。還有個問題,她偽裝的角色是個以色列人,準確來說是「俄裔猶太人化學家,以色列公民」,說她是個猶太人也沒錯,傳送目的地是以色列的內蓋夫沙漠,怎麼跑到歐洲去了?難道傳送地點也出問題了嗎?不,她肯定會留下些線索,比如像小廣告一樣到處張貼的天網logo和預言一樣的詩歌。
這涉及到任務,莉央些後悔剛才與兩位女生聊太多有的沒的,現在最好別張揚這件事,想到這裡,莉央也顧不得繼續翻書了,她把書本合上,然後對百合子和詩織說道,
「這種事情雖然離奇,但我覺得最好不要聲張,」
「為什麼啊?這可是『重大發現』呢,不發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就可惜了,」正準備把剛才的事情發到ig上的詩織發出疑問,
「發出去也只會讓別人笑話,那麼多專家學者都沒注意到的東西,被我們幾個女高中生看出來了,這怎麼想都不會有人相信吧?何況這確實很離奇,或者說,這種結論很離經叛道,沒人會信的,」
「沒事的啦,被嘲笑就被嘲笑吧,反正之前發的靈異照片也有很多人酸,習慣了啦,」
看詩織執意要發,莉央也不好再說什麼,發就發吧,反正沒人會信這種都市傳說一樣的東西。唉,剛才真不該多嘴。
正當詩織擺弄手機發ig時,院子入口處傳來她母親的聲音,
「詩織,快過來打個招呼,有客人來了,」
三位女生抬頭望去,詩織的母親身後跟著一個身穿便服、戴著眼鏡、頭髮整潔的中年男子,正抱著一個紙箱。
「啊啦,好久不見,上阪叔叔!」詩織放下了手機,小跑上前和男人打招呼,
莉央和百合子也向男人打了招呼並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然後詩織向兩人介紹到:
「這位是上阪賀一郎先生,我爺爺生前的忘年交,也是個靈異方面的大專家,信州大學的民俗學教授哦,牛不牛逼?」
「專家什麼的,不敢當不敢當,」男人抱著紙箱走上前,把它放到了倉庫裡,然後轉頭對著詩織母親舉了個躬,「古谷夫人,請代我向您先生道謝,真是太感謝他了,這些資料可幫了我大忙啊,」
「哪裡哪裡,」詩織母親還禮道,
「哦,對了,」詩織像是想起什麼,「莉央醬,剛才上阪叔叔搬進來的紙箱裡是專門記載靈異事件的古書,我忘了之前爸爸把它們借給上阪叔叔了,抱歉啊,」
「對不起啊,小姑娘,好像給你添麻煩了,」上阪臉上掛著禮節性微笑,不過莉央察覺到,他在看自己時臉上似乎僵住了那麼一小會,但很快就恢復正常,
「沒有沒有,請多指教,」莉央不動聲色地回禮。
詩織母親正在做家務,於是回房了,把接待工作丟給了女兒。上阪乘機對詩織說,「詩織啊,你之前發的靈異照片已經在圈子內出名了,」
「啊?之前我看留言區下面不是有很多人說風涼話嗎?」詩織疑惑地問,
「那些人當然看不出啊,我說的是,你那張照片在靈視者圈子裡出名了你知道嗎?」上阪的語氣開始變得嚴肅了,「下次別幹這種事了,非常危險,你恐怕都不清楚你拍到了什麼。」
「欸,上阪叔叔,別那麼嚴肅嘛,反正惡靈都順利驅除了,沒事的啦。」
「唉,這可不是開玩笑,對了,詩織你能告訴我,那位除靈師是誰嗎?」
「嗯……這個可能需要本人同意……」說是這麼說,但詩織眼珠子不自覺地瞄向了莉央,
「哈哈,」這調皮的眼神把上阪逗樂了,「你還是和小時候那樣,不善於撒謊啊,」
「嗚嗚……」
上阪走到了莉央面前,「你就是照片中的『美少女除靈師』?年紀輕輕,後生可畏啊,」沒等莉央回話,上阪繼續說,「你的手法實在太過粗糙了,我很驚訝你居然成功除靈,還能完好無損地站在這裡,」
百合子聽到上阪的語氣和態度,有些不悅,「上阪先生,您什麼意思?」
上阪歎了口氣,嚴肅地說,「初生牛犢不怕虎,你們知道上週末你們幹了什麼蠢事嗎?你們知道照片中的那個怪物是什麼來頭嗎?」
百合子被這語氣鎮住了,下意識地搖了搖頭,詩織也被說得收起了嬉皮笑臉,莉央則歪了下頭,盯著上阪,只聽他繼續說,
「上周除靈時在場的人有受傷嗎?」三位女生搖搖頭,
「那,有人因此患病嗎?」
「啊!」三位女生不約而同發出了驚呼,「岸田君,」「岸田,」「健一那小子,」
「果然,」上阪帶著擔憂和焦急的語氣問道,「他住哪?能帶我去嗎?我能幫他解決麻煩。」
「沒問題,」沒等另外兩位女生說話,莉央立刻回答道,「我也希望您能分享關於那個怪物的詳盡訊息,」
「當然可以,」上阪爽快答應了,「我也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吉川莉央小姐。對了,最好把上周在除靈現場的人都叫過來,原因待會解釋,」
「嗯……除了我們仨就只有那個男生了。」詩織說道,
「很好,事不宜遲,如果可以的話我建議你們和我一起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