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影之痕03 3-6

雜魚小說家秋茶 | 2021-12-25 12:59:26 | 巴幣 122 | 人氣 197

連載中05影之痕本傳
資料夾簡介
影之痕系列集大成之作

【三章之六:應許之地

 
  哨管發出深沉悲壯的音色,迴盪空曠的教堂大廳。

  彈奏管風琴的安東尼手腳並用,在鍵盤和踏板上交錯按踏。

  每當故鄉的音樂響起,異界教主的鄉愁便能獲得紓解。

  沉重的大門緩緩開啟,神聖的廳堂遭到了入侵。

  埋首奏樂的主教這才停下演奏,十指按壓琴鍵,風琴發出震耳欲聾的淒厲悲鳴。

  精心培育的聖裁部隊,終究不敵這個世界的戰士。

  諷刺的是,事隔數十年後,他又再度被敵軍圍困在教堂之中。

  鳴響止息後,安東尼從座位起身,面向踩踏紅毯走來的曉神。

  「你就是虛影吧?」

  曉神視線在安東尼和聖扉上來回,有著美麗風景的巨大門扉,已經敞開七成,門內卻沒有照出任何景色,只有著一片暗紫色的半透明物質。

  面對入侵者的問候,飽經風霜的獨眼老人答道:

  「正是本人,敢問閣下是?」

  「魔影‧戰神。」

  聽到宛如玩笑般的名諱,安東尼挑高一側的眉毛。

  「沒想到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惡魔獵人。」

  「怎麼,你認識我?」

  「曾在歷史留名的大英雄我當然知曉,在這個充滿異能的世界,就算死者從墳墓裡爬出來也不稀奇。」

  「喂喂、別隨便咒別人死。」

  安東尼拿起靠在風琴的手杖,兩手按在杖頂問道:

  「那麼魔影閣下,作為世界管理者一側的妳,打算制裁我這個弱不禁風的老人嗎?」

  「淨說些聽不懂的話,你要是識相點自己把這扇門拆了,我倒是能夠放你一馬。」

  曉神在心裡盤算該怎麼讓這扇門關上,這麼大的門扉想必得用蠻力以外的方式開關。

  「摯愛的祖國就在眼前,妳要我放棄這個夢寐以求的大好機會嗎?很遺憾的,我沒辦法答應。」

  目光如炬的獨眼,透露出不容撼動的堅定信念。

  面前的老者散發一股老兵特有的傲氣,可見他曾歷經過無數的戰鬥。

  「那麼就只好請你躺下了。」

  架起赤槍的曉神眉間微皺,她覺得自己的發言像是電視劇裡出現的反派。

  「那得看妳有沒有這個能耐──岩柱術。」

  安東尼手杖輕敲地面,引發一陣劇烈的晃動,無數的石柱突破地板,持續上升增高。

  曉神在成長的石陣中朝虛影奔去,一根猛然竄出的石柱擋住了她的前路。

  在天花板前停下的石柱,使廣闊的廳堂成了充滿障礙物的空間。

  「那傢伙上哪去了?」

  原本就不怎麼明亮的教堂,牆上的照明和吊燈被石柱遮掩後,就顯得更加幽暗。

  「地矛術。」

  低沉沙啞的聲音從右側傳來,曉神注意到腳下的異狀,立刻往旁邊跳開,尖銳的石矛又一次貫穿地板,刺向她前一刻所在的位置。

  「那邊嗎!?」

  她往人影所在的方向追去,只見安東尼躲回柱子前,隨手拋了一個松果狀的物體出來。

  直覺有詐的曉神長槍一揮,將其打擊出去,擊中玻璃壁畫的手榴彈爆炸開來,破片與琉璃色的碎末四散一地。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沒有多餘的空閒思考,安東尼下一波的攻勢已經發起,碩大的冰錐朝曉神飛了過來。

  事到如今,曉神不再糾結對方為何能夠使用魔法,反正把敵人通通打倒就行了。

  事實上虛影能夠使用魔法的關鍵,在於手杖內部包覆著魔導書的殘頁。

  據說最初賦予人類魔法的大法師格索埃,在隱世前贈與基瓦德蘭國王一本魔導書。

  由於上頭的文字是用惡魔之血所撰寫,能自動吸收汲取大地的魔力,因此僅需觸摸並詠頌文字即可發動法術,唯一的缺點是相同法術無法在短時間內連續施放。

  這本魔導書遭到北境的極皇搶奪後,落入第二皇子帕帕里爾手中,其後又在基烏魯內戰中失去蹤影。

  幾經易手的破損魔導書四散到大陸各處,安東尼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蒐集這些未被銷毀的殘頁。

  擁有魔導書之力,以及異世界槍械的安東尼,不需要天賦異秉的武藝也能牽制古代的大英雄。

  藏身石柱後方的他,從虛空中取出一把左輪手槍,嘴角浮現淺淺笑意。

  「愉快的狩獵,現在才要開始。」



 
 
  黑夜的公園裡,刀刃與刀刃相互交鋒,發出響亮的金屬碰撞聲。

  正面不敵的景杉且戰且退,逃進附近一處小公園,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在哪,因此只要拖延住對方,就等於贏一半了。

  緊跟在後的喬治,以公園內的障礙物作為踏板,踩踏長椅躍至販賣機上頭,在景杉面前落地,攔阻他的去路。

  喬治揮動手臂,起身便是一記揮砍,迫使脫逃的少年展開第二輪搏鬥。

  「怎麼啦怎麼啦,剛才的自信到哪裡去了?」

  滿面笑容的狂氣神父窮追猛打,融入陰影的墨色反曲刀,沒能反射路燈的光芒,有如兩條潛伏陰影的蟒蛇,直逼目標的咽喉。

  「這傢伙有夠難纏的!」

  景杉勉強擋下斬擊,僵持的反曲刀沿著紋風刃刀身滑行,險些劃過景杉臉頰,斬下一搓劉海。

  交手不到三個回合,景杉就明白曉神所說的這人不好對付是什麼意思。

  發起進攻的景杉一再被對方近身,無法仗著武器長度有效牽制。

  並非攻擊的套路被看透,而是對手根本不在意鋒利的刀刃,除了大幅度的揮擊或突刺外,他都會無視刃鋒直接貼上來。

  大大小小的擦傷劃破黑色外袍,不受影響的喬治又一次捨身上前,一刀刺進景杉的左大腿。

  「可惡!」

  狠下心來的景杉,朝喬治空著的脖子全力劈砍,神父竟鬆開刀子往後退開,盯著景杉流血的左腿咧嘴笑道:

  「懺悔吧少年,現在還來得及,聖主會在死後赦免你那愚昧的靈魂。」

  「你們這些攔路傳道的教士實在很固執。」

  景杉活動受傷的腳,雖然跑不起來,至少還能夠活動。

  「聖主慈悲為懷,深愛世人,我等不過是幫助迷途的羔羊回歸正道。」

  右手中指調整眼鏡的喬治,拉近距離的同時反握手中僅存的刀刃。

  前腳微微挪動的景杉,搶先發動攻勢,左上斜下的斬擊,不深不淺的砍進喬治毫無防備的肩頭。

  面對無動於衷的對手,景杉雙眼因恐懼而瞪大。

  「倘若要殺死對方,每一下都必須帶著殺意出手才行──就像這樣!」

  喬治抓住插在景杉左腿上的刀柄,利用疼痛封住他的行動,隨即左手的反曲刀奮力一揮,炙熱的血液霎時濺灑四方。

  鮮血沿著被剖開的胸口浸染開來,搖搖欲墜的景杉,在喬治拔出反曲刀後順勢往前倒下。

  俯瞰趴倒在地的少年,手握凶器的喬治,在頭胸比劃出十字架形狀,語帶遺憾的唸道:

  「安息吧,無知的罪人。」

  血泊中的景杉視線逐漸模糊,只聽得見地面傳來逐漸遠去的腳步聲。

  (到頭來……我連拖延時間都做不到嗎……)

  才說完帥氣的台詞,結果沒兩三下就被幹掉,景杉胸中悔恨的情緒隨著溫熱的血液蔓延開來。

  對這位剛毅木訥的少年而言,唯一令他感到火大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軟弱無力,一無是處的自己。

  背對景杉的神父,在公園中央停下步伐。

  公園時鐘的指針停在十一點整,子夜已至。

  相較陽氣鼎盛的午時,子時是妖怪最為活躍的時刻。

  頭頂長出尖角的景杉,以刀刃撐地而起,站在血紅色地面的他,宛如從地獄歸來的惡鬼。

  景杉雙目佈滿血絲,胸口停止流血,左腿完全恢復,絕非人類該有的自癒能力。

  「我早該料到的,與惡魔同流合汙的,自然是邪惡的魔鬼。」

  轉過身子的神父,心中已不存有任何一絲憐憫。

  喬治再度拔出雙刀,帶著滿腔怒火拔腿衝向邪惡的存在。

  「行走於世間的陰影,在聖主之名下顫抖吧──!」



 
 
  聖卡拉多教堂內,法術肆虐過後的大廳碎石遍地,響亮的槍聲不絕於耳。

  避其鋒芒,擊其不備,是游擊戰的基本。

  以隱蔽性掌控戰局的安東尼,一輪射擊完立即變換位置,移動的同時從虛無中抓取彈藥裝填。

  聖扉已開啟九成,為了確保通道的安定性,在其完全敞開前,安東尼都不會輕易通過。

  憑藉彈殼掉落聲,曉神又一次確認安東尼所在的方位,無奈林立的石柱阻礙視線,戰鬥裡險些被雷彈、飛刀雨及腐蝕液體擊中的她、不想再冒著踩進陷阱的風險進攻。

  當然她可以直接用滅轟雷擊,把虛影連同半個教堂一起炸飛,但是這等於是拿路徑上居民的性命當賭注。

  「怎麼了,沒想到傳說中的英雄,連對付一個老人都會陷入苦戰。」

  從石柱後方探頭的安東尼,藉著地面融冰的積水,窺探曉神所在的位置。

  「你這藏頭露尾的鼠輩,就不要給我逮到!」

  確信自己不敢靠近才開口揶揄這點,讓曉神更加的火大。

  「這場追逐遊戲我玩得很開心,但也是時候該畫上句點了,畢竟祖國正張開雙手迎接我的回歸。」

  主動現身的安東尼,朝紅毯彼端的門扉快步走去,曉神這才注意到,那扇詭異的大門幾乎要完全打開了。

  「不會讓你得逞的!」

  安東尼側身舉起左輪,邊移動邊朝追來的曉神開火,後者則張開翅膀防禦射擊。

  「……四、五、六,很好!」

  曉神在戰鬥中察覺到了關於槍械的規律,那種奇特的武器擊發六次就必須重新進行裝填。

  收合翅膀的曉神往前邁步的瞬間,一顆子彈擊中了她的右小腿。

  「──什麼!?」

  難掩吃驚的曉神,看向虛影左手的第二把槍。

  持續用一把槍射擊本身就是幌子,目的是讓曉神產生只有一把的錯覺。

  見防禦用的翅膀再度張開,安東尼抬起手臂,轉而射擊上方的吊燈。

  墜落的吊燈在曉神面前砸毀,雖然沒有擊中,但是成功拖住了她的行動。

  安東尼趁著空檔撿起落下的手杖,輕敲地面掀起一陣強勁的氣旋,將曉神與自己相隔開來。

  「這次真的該說再見了,可惜我的孩子們無緣前往主的國度。」

  風景一個又一個不斷轉換,其中不乏有安東尼記憶裡所熟悉的城市。

  只要能回到主所在的世界,不論前往何處他都無所謂。

  和平已然降臨澳丁格爾大陸,或許將來還會興起新的紛爭,但是至少沒有進行地毯式轟炸的飛機;沒有血肉之軀無法抗衡的坦克,這類真正屬於惡魔的發明。

  這個世界十分美好,安東尼發自內心這麼認為,甚至可以說比他原先所待的世界要好。

  但是他必須回去,回去祖國;回到主的身邊。

  安東尼將手槍隨地一扔,走至隨時會完成的通道前。

  來自異世界的旅人,睽違數十年的時間,終於要結束這趟漫長的旅途,回歸他所生長的故土。

  隨著聖扉完全開啟,持續變換的風景終於落定。

  出現在安東尼面前的,既不是景色宜人的大自然,也不是因過度開發、為人詬病的城市。
 
  ──而是眼珠,一顆與門扉同等大小的眼珠。
 
  緩緩睜開的眼睛,像是在確認環境般左右張望。

  深邃怪異的瞳孔,絕非世上任何一種已知的生物。

  不明生物的視線,落在門前的渺小人類身上,看似高興地瞇起了眼睛。

  安東尼因過度震驚而靜默,聖扉本身並沒有出現異常,確實開啟了通往原本世界的道路。

  那麼,眼前的生物又是什麼呢?

  目瞪口呆的他,想起某位作家憑空杜撰,應當不存於世的虛構神祉。

  於是,失了魂的主教臉色發白,用顫抖的聲音擠出隻字片語。

  「…………克蘇魯。」



 
 
  稍後趕至教堂的絕,一進來就撞見出現在門內的巨大眼珠。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絕不曉得其他世界的生態系長什麼模樣,但是這個生物遠超出他所能理解的範圍。

  下一秒,無數的觸手奪門而出,將安東尼主教整個人包覆住。

  「主啊!唔唔唔──!」

  虛影發出悲鳴,扭動身體抵抗掙扎,卻仍徒勞無功,烏賊般的碩大觸手將他拖進門的另一頭,發出骨肉分離的撕裂聲。

  不敢掉以輕心的曉神,擺出架式與詭異的巨眼對峙。

  「曉神小姐!」

  「絕?景杉他們還好嗎!?」

  「抱歉,我沒時間確認就趕來了。」

  無數的觸手從內部伸出,支撐住闔上的門扉。

  瀰漫四周的恐懼清晰可見,顫慄的空氣讓人起雞皮疙瘩。

  面對異界邪眼的兩人,都知道絕不能讓它通過這扇門,否則將會迎來末日等級的災難。

  『絕,你現在人在哪裡?』

  注意到異狀加劇的影神,理所當然的聯繫上自己的代理人。

  「影神大人,我正在聖卡拉多教堂內。」

  『虛之名已確認遭到消滅,但是那扇門並沒有關上,通道似乎被什麼東西給卡住,你有頭緒嗎?』

  「有一隻烏賊、也可能是章魚,總之就是某種龐然大物正嘗試通過!」

  『烏賊?你究……在胡……什麼──』

  對話突然受到不明因素干擾,通訊就此中斷。

  「影神大人!?」

  「你到底在跟誰講話?」

  「那不重要,總之現在必須擊退那頭怪物,才能夠關閉這扇門。」

  絕在腦裡思索一切可動用的手段,遠程攻擊幾乎都是對人專用,拉近距離又擔心像虛影那樣被觸手給拖進去。

  加上無法確認大門為雙向通道,越過這扇門很有可能將一去不回。

  越來越多觸手抓牢門框,準備讓不可名狀的本體通過。

  絕將半殘的右臂袖子捲起,露出一條繫在右腕的粉紅色緞帶,掐住一頭的他,對於是否要將它解下猶豫不決。

  「只要擊退就可以了對吧?」

  帶著自信笑容的曉神,將魔槍恩迪魯斯斜置地板,右腳向後挪動,槍尖直指聖扉。

  她開始轉換儲存在體內的影之力,紫色的電光在全身流竄,烏亮的髮絲微微飄動。

  「曉神小姐,難不成妳要用那招!?」

  「抱歉啦,此刻不用更待何時,我想你應該也贊成才對。」

  其實就算絕反對,曉神也堅決要將那個鬼東西轟個稀巴爛。

  「轉換完畢,魔力裝載開始──」

  高速運轉的魔力激流,透過炙熱的槍身傳導至槍頭中心部,凝聚成耀眼的紫電光團。

  刺眼雷光照亮黑暗的教堂,感受到威脅的不明生物瞳孔張大,視線變得銳利,展現出明顯的敵意。

  極大壓縮的魔力球體,刺耳的雷鳴逐漸升高。

  門內飛竄出數條粗大的觸手,意圖阻止曉神,卻遭到虛空中飛出的鎖鏈綑綁拉扯。

  「這些雜魚就交給我對付。」

  心無旁鶩的曉神,堅毅眼眸緊盯心生畏懼的異形。

  增援的觸手幾乎填滿大門所有縫隙,肉塊形成的浪潮向曉神席捲而來。

  「吃下這一發,給我滾回去──!」

  壓縮光球一口氣釋放,耀眼的雷光噴射而出,震耳欲聾的光砲打穿觸手構築的防壁,直擊後方的巨大眼珠。

  轟然作響的雷鳴,震碎教堂剩餘的窗戶,撼動地面的融水。

  因痛苦而掙扎的觸手劇烈跳動,大面積燒傷的眼珠持續退後,縱使更多的觸手遮擋光束,也無法阻擋噴發的雷擊。

  魔影‧戰神最強的攻擊手段,不留餘地的全力發射。

  「■■、■■■──!」

  驚天動地的光砲,終於打穿了異世界的眼珠,門後的不明生物發出淒厲嘶吼退開,化作焦炭的無數觸手落地粉碎。

  連接兩個世界的門扉,失去外力阻擋後靜靜關閉,闔上的瞬間失去形體,最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眼看大功告成,如釋重負的曉神,將前端冒煙的魔槍置於地面,滿臉倦容的說道:

  「不管哪個世界的海洋生物,都恐怖得要命呢。」



 
 
  隨著虛影野心的殞落,世界恢復了平靜,興起於聖夜的戰爭卻尚未結束。

  夜鬼之名的少年與聖主使徒的神父,兩人進行著最後的廝殺。

  雙眼血紅的景杉滿懷殺意,失去精密度的刀刃,換來的是驚人破壞力,每一擊都震麻喬治的手臂。

  墨鯊牙齒製成的刀刃,利於切碎砍剁,並不適合招架攻擊,僅僅承受數下猛牛般的打擊,左手的反曲刀就已斷裂。

  「聖主的榮光與我同在!」

  喬治果斷放棄防禦,趁景杉舉刀空檔捨身突擊,在他胸前留下一道深
深的切口。

  沒能放倒對手的他,遭到反擊的刀刃砍進右臂,霎時鮮血四濺。

  「嗚!?」

  往後跳開的喬治,咬牙按壓被血流如注的右臂。

  「嘖,這手感簡直像在砍沙包一樣。」

  鬼化後的肌肉密度大幅強化,加上超人的治癒力,即便傷及要害也難以阻止行動。

  神父流溢鮮血的場面,讓性格溫和的景杉稍微找回了意識。

  握著紋風刃的他,手裡還殘留刀刃砍進肉中的觸感。

  「喬治神父!」

  不知何時散去的霧裡,出現了瑪莉亞的身影。

  「瑪莉亞姐妹,真高興見到妳平安無事。」

  面有難色的她,手中緊握黯淡無光的十字架。

  「不用再繼續戰鬥了,安東尼主教已經……」

  「──已經被你們的神給吞下肚了,那個叫作安東尼的。」

  同樣圍聚過來的,還有剛解救完世界的曉神及絕。

  見到兩人平安無恙,景杉這才鬆了口氣。

  「曉神、絕,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

  比出勝利手勢的曉神,注意到景杉的異狀,忍不住驚聲詢問:

  「景杉,你頭上怎麼長了對奇怪的東西!?」

  「我回去再解釋啦。」

  景杉朝曉神走去,喬治神父卻突然開口,高聲讚揚道:

  「……那又如何?聖主常在我心。主教是我的恩人,是我的父親,他帶我認識了聖主,我敬愛他,但我更愛聖主!」

  喬治大幅擺盪半殘右手,將反曲刀拋過頭頂,再用左手接住。

  「來吧!應當埋葬的魔鬼們──!」

  傷殘的神父齜牙咧嘴,散發無與倫比的鬥氣。

  安東尼將喬治帶在身邊的原因,正是因為他狂熱的信仰心,能夠增強自己的能力。

  他可以保證,『喬治‧安東尼』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虔誠的信徒。

  「快停手吧,你難道不怕死嗎!?」

  對方不管怎麼看都沒有勝算,這種近乎瘋狂的尋死行為,景杉無法理解。

  「聖主是我的道路;天國是我的歸屬。死亡既是安祥,又何須畏懼。」

  哪怕肉身千瘡百孔,這個男人的信念也不會動搖。

  視死如歸的聖主信徒飛奔上前,發起最後的進攻。

  「聖主與我同在────唔哦!?」

  「喬治神父!」

  纏繞鎖鏈的短接劍,精準地刺穿了他的胸膛。

  「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

  「該死的……影神走狗……」

  胸口被貫穿的喬治,嘴中嘔出大口鮮血,努力支撐搖搖欲墜的身軀。

  表情冷漠的絕,纏繞鎖鏈的手腕硬生一扯。

  心臟遭破壞的神父,炯炯有神的雙眼失去光澤,張開雙臂後仰躺地。

  陰鬱的天空,再一次飄降下白雪。

  靜謐的雪花,憑弔今晚死去的信徒們。

  在這個死寂所籠罩的平安夜,戰爭結束了。

創作回應

看來這是個只是想要回家,但最後被大烏賊吃掉的故事
2021-12-25 16:58:09
雜魚小說家秋茶
傳送門抽中SSR地點了
2021-12-25 17:46:25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2-25 17:08:3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抽中克蘇魯也太倒楣,不過這發展確實出乎意料
我以為會是有聖子穿越門扉成功進來的
2021-12-25 20:24:42
雜魚小說家秋茶
克蘇魯就是神聖的聖子(被洗腦
2021-12-25 20:56: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