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影之痕03 2-4

雜魚小說家秋茶 | 2021-11-28 10:52:37 | 巴幣 138 | 人氣 161

連載中05影之痕本傳
資料夾簡介
影之痕系列集大成之作

【二章之四:翩然飄至的雪花(四)】


  這天夜晚,加熱的烤雞端上桌後,全員坐定的麻鬼家,等待著餐桌的女主人一聲令下,覺得少了什麼的織夜,卻遲遲沒有宣佈開動。

  抱胸沉思的她,好一會才忽然合掌驚呼:

  「對了是音樂啦!沒有音樂派對怎麼開始,哥哥快點去放音樂。」

  「知道了、知道了。」

  景杉慵懶地走向電視櫃,從裡頭拿出一組音樂光碟,印象中是去年別人送給爺爺的禮物。

  確認目錄裡面有聖誕音樂後,景杉將光碟放進托盤,充滿聖誕氣息的鈴鐺聲洋溢整間客廳。

  「大家可以開動囉~!曉神盤子過來我幫妳盛。」

  織夜率先用刀叉切下一隻雞腿,同裡頭的蔬菜佐料放進曉神盤子裡,之後自己也如法炮製,順勢拿走了另一支的雞腿。

  「嚼嚼……要是有酒就更好了。」

  對烤雞沒有興趣、顧著吃炸雞塊的丸香,毛茸茸的耳朵跟尾巴,同白天那樣隱藏了起來。

  原本沒抱持太大期待的曉神,模仿織夜連著蔬菜與雞腿一起咬下。

  「嗯嗯嗯──!?」

  每天都與各種現代美食邂逅的她,認為古代隨處可見的烤雞,就算過了八百年也不會有什麼改變,結果嘴裡受到了一番震撼教育。

  「很好吃對不對,這就是現代的烤雞喔!」

  糖、胡椒、奶油等調味料,將樸實無華的料理提升了一個層次。

  內部的蔬菜佐料,更加襯托出雞肉本身的鮮美。

  回過神的時候,盤子裡只剩下一乾二淨的骨頭。

  靜靜享用餐點的悠紗,帶著溫煦微笑注視麻鬼家的餐桌風景。

  除了學校以外,很少與這麼多人一起吃飯的她,對這樣子的飯桌感到很新鮮,在三村家絕對看不到這種熱鬧的場面。

  坐在悠紗身旁的景杉,過於在意手肘會不會撞到對方,用餐姿勢十分拘謹彆扭,第一次產生了自家餐桌太小張的錯覺。

  所以在悠紗夾完菜以前,乾脆就放下餐具專心喝汽水。

  看著家人的開心笑容,他覺得今天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

  面對充滿未知的明天,暗自慶幸能藉機留下美好的回憶。

  作為主菜的烤雞被分食殆盡,其餘菜餚也陸續見底,酒足飯飽之際,織夜從櫃子裡拿出了一袋東西,興高采烈的喊道:

  「好,今天的壓軸好戲要登場囉!」

  「除了烤雞妳還買了什麼,天氣這麼冷,該不會又是冰淇淋吧?」

  「才不是哩,派對當然必須要有餘興節目,所以我準備了這個。」

  擺上桌的塑膠袋一拉開,裡頭出現了五個用紅襪子封起來的福袋。

  帶有驚奇感,金額又合理的最佳選擇,是織夜在結帳區突然撞見的季節性商品。

  「來來來,大家抽一個聖誕禮物~」

  不覺得會在超市福袋中什麼大獎的景杉,配合妹妹一時興起安排的活動,第一個伸手挑了襪子將其打開,對內容物表示疑惑。

  「……為什麼聖誕福袋裡面會有香皂?」

  仔細一看,上面印有聖誕樹的圖案,勉強有產生關聯。

  其他人也依序抽了福袋,接著打開襪子的丸香,從中拿出一對針織手套。

  「手套啊,這圖案跟我的衣服不怎麼搭。」

  雪花代表的季節,與衣服上春色盎然的花瓣相反。

  第三個打開的織夜,拿到了相同款式的手套。

  「丸香,我也拿到手套了,我們是一對的耶!」

  「手套就已經成雙,哪有什麼一對啦。」

  「啊,這種風格我挺中意的。」

  悠紗拿到的則是手機吊飾,微微融化的打瞌睡雪人,散發出一股慵懶的氣息。

  最後開獎的是曉神,初次接觸抽獎這種未知的體驗,兩眼發亮的她滿懷期待的打開了襪子。

  「悠紗小姐,請問這個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個鹿角造型的髮箍,單從外觀上無法辨別用途。

  「這是戴在頭頂,裝扮成麋鹿的道具。」

  「……像這樣子嗎?」

  曉神遵從使用說明,將髮箍戴在頭上,烏黑的頭髮搭配棕色鹿角意外地適合。

  「沒錯沒錯,很可愛哦。」

  「原來如此,過去鄰村的祭司也會在節慶時打扮成動物,沒想到現代還保留有這種法術儀式。」

  「曉神先不要動,我要拍下來設成手機畫面。」

  放棄導正觀念的織夜,顧著拍下一張張紀念照。

  見餐桌一片杯盤狼藉,餘興節目也告個段落,認定派對就此結束的景杉,捲起袖子準備要洗碗,結果遭到妹妹的喝止。

  「哥哥,那些碗盤等一下再洗啦,派對可還沒有結束呢。」

  「該不會要表演才藝吧?我什麼都沒有準備喔。」

  「我才不會自找麻煩呢,鏘鏘、紙牌時間到!」

  笑盈盈的妹妹,拿出了任何場合都能迅速炒熱氣氛的完美遊戲。

  「紙牌嗎?這次就算丸香再作弊我也不會中計了。」

  前幾天才在這個遊戲上慘敗的曉神,躍躍欲試的準備一雪前恥。

  「說什麼話,是上當的人自己糊塗喔。」

  就這樣,大夥玩了近一個小時的紙牌,直到這天真正迎來尾聲。

  「麻鬼同學,小織夜,謝謝你們今天招待我過來。」

  穿好鞋子的悠紗,在玄關與前來送客的麻鬼兄妹致謝。

  「哪裡,有機會再來玩吧。」

  當然這只是場面話,經歷鈴心的事情、景杉已經不想再把班上的同學牽扯進來了。

  舉辦派對並非景杉的本意,但是他也玩得很盡興,結束以後心中總有股油然而生的惆悵感。

  「哥哥,你送悠紗姐回去。」

  「沒關係的,一小段路而已。」

  距離四葉雀散步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不想給別人添麻煩的悠紗搖手婉拒,織夜卻堅持的重述了一次。

  「就是一小段路才要送,哥哥快點去啦。」

  後頭的曉神正要開口說『護衛我很在行』時,就被丸香先一步拉進客廳。

  不明就裡的景杉,只好穿上鞋子送悠紗一程。

  「那我就出門了。」

  兩人關上大門離開後,久站在玄關的織夜才捧著雙頰,嘴角泛起濃濃笑意自言自語:

  「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從今天起要不要改叫助攻王織夜呢~」

  客人離開後解除幻術的貓妖,露出毛茸茸的耳朵跟尾巴,在洗水槽前隔空喊話:

  「那邊的助攻王,今天的碗盤很多,可以過來幫忙嗎?」



 
 
  呼嘯而過的寒風吹擺路邊的枯枝,頂著烏雲密布的天空,景杉與悠紗並肩走在下山的坡道。

  比昨天更寒冷的夜裡,呼出口的白霧稍縱即逝。

  下了坡道以後,兩人沿著不久前才發生過戰鬥的綠森公園外圍漫步,這裡可以說是彼此結下緣分的場所。

  一路上他們想到什麼就聊什麼,氣氛已經不像在海生館時那麼僵硬了。

  話題多半圍繞在丸香和曉神的日常,畢竟與妖怪和古代人住在同個屋簷下生活,絕對是獨一無二的生活體驗。

  「送我到這裡就行了。」

  隨著抵達目的地,閒話家常也到了盡頭。

  「嗯,那我就先──哈、哈啾!」

  穿件薄外套就出門的景杉,忍不住往旁邊打了個大噴嚏。

  「……抱歉,天氣好像又變得更冷了。」

  他抱住手臂來回搓弄,試著在微微吹拂的寒風中止住顫抖。

  悠紗同樣因為寒風縮起脖子,注意到只有自己擁有溫暖圍巾的她,不作他想的走上前去。

  「麻鬼同學──」

  解下圍巾的悠紗,將其繞過景杉冰冷的臉龐,輕輕披在他的肩膀,對眼前略顯驚訝的少年燦然一笑。
 
  「聖誕快樂。」
 
  因為他看起來很冷,就只是這樣簡單的理由。

  在景杉眼裡,悠紗的笑容就像冬夜裡綻放的花朵。

  翩然落下的雪花,越過兩人注視著彼此的視線,吸引他們望向天際。

  趨近零度的空氣,鉛灰色的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雪。

  受這片景色吸引的景杉,視線離不開白雪點綴的天際。

  先一步回神看向對方的悠紗,想起景杉潸然淚下的那個黃昏,不禁感到心頭一緊。

  下定決心的她鼓起勇氣,將醞釀了一整天的話語說出口:

  「麻鬼同學,請讓我幫忙你們好嗎?」

  仰望天空的少年,望向少女澄澈的眼眸。

  「小織夜跟我說了很多關於法術的事情,說第一次就能觸動紙人的我很有天份,如果繼續修行下去──」

  「不可以!」

  景杉訝異自己過於激動的怒斥聲,刻意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我們沒問題的,一切就快要結束了。」

  「但是我聽說神社現在毫無防備,要是這段期間有什麼狀況……」

  「這些事跟昭月同學無關,就算妳出於好意幫忙,對我而言只不過是礙事罷了。」

  悠紗誤以為這場雪是連接彼此的橋樑,實際上卻是阻隔兩人內心的牆壁。

  「為什麼你不願接受幫助?」

  「……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此受傷了。」

  臉色一沉的景杉瞇起眼睛,他想起受傷的妹妹、死去的爺爺,昏迷不醒的鈴心,為了向前邁進,已經付出了太多代價。

  如果再害悠紗出什麼事,他將永遠也無法原諒自己。

  悠紗看得出來,眼前的景杉只是在逞強。

  就像遭到拋棄的狗兒,為了不再次遭受傷害,拒絕他人伸出的援手。

  出於善意築起的高牆,自然得用善意去瓦解。

  她認為正確的事情,就該義無反顧的去做。

  退一百步來說,發自內心幫助某人的念頭,也絕不該是錯誤的。

  悠紗右手輕按胸前,帶著明亮的表情說道:

  「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如果我無法重新佈下結界,那麼以後就絕不會再干涉麻鬼同學的事情。」



 
 
  於此同時,聖卡拉多教堂大廳,近三十名的聖職人員,正在兩張長桌共進遲來的晚宴。

  分散在世界各處的兄弟姐妹,熱烈地彼此交談,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

  大廳兩側放置著各種用於殺伐的兵刃武具,為了即將到來、僅此一次的聖戰,這點程度的褻瀆是可以被寬恕的。

  看似一文一武的喬治與馬爾傑斯,兩人左右隨侍下,拄著拐杖的安東尼走進大廳。

  注意到安東尼的出現,聖職者們紛紛停止動作起身,直到他伸手示意大家坐下繼續用餐。

  「聖主的孩子們,請好好享受這最後的晚宴。」

  走至兩張桌子前方的安東尼,雙手交疊按在杖端,宛如一名劍尖立地的老騎士。

  「明日此時,我等將進行聖扉的開啟儀式,通過聖扉前往應許之地,即是聖主教長年以來的願望。」

  慈愛與威嚴並重的語氣,迴盪在寬敞的聖堂裡。

  「託這場戰爭的福,原先預計要花費數十年累積的信仰,眼下只需片刻即可達成,鑰匙已然握在我們手中,明晚我將帶領各位前往嶄新的世界。」

  「然而,開啟連接世界門扉的偉大神蹟,這個世界的偽神必將阻撓,我等絕不允許這種情形發生。」

  微微抬起的手杖,重重敲擊地面,安靜的廳堂響起清亮撞擊聲。

  「聖主指引的道路即將敞開,拿起武器奮戰吧,為了前往應許之地!」

  「「「哦哦哦哦哦!!」」」

  安東尼慷慨激昂的演說,讓一向清幽的教會發出擾亂夜晚寧靜、如雷貫耳的振奮呼聲。

  其中也有不發一語,默默融入這幅光景的人在。

  他們是不相信神明的聖職者。

  被賦予聖主手足使命的聖戰士。

  無論『應許之地』存在與否,都會為了安東尼主教的理想奉獻性命。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28 14:33:0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打贏就能通往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這對聖職者來說吸引力有夠大ww
雖然現實的應許之地並沒有那麼美好就是了....( ´・ω・`)
2021-11-28 15:04:03
雜魚小說家秋茶
十字軍要出征了
2021-11-28 15:06:4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戴髮箍的曉神好萌噠\(*´∀`)/
2021-11-28 15:05:20
雜魚小說家秋茶
戴著上戰場
2021-11-28 15:07:10
悠紗突然說出自己要作為術士跟他們一起戰鬥,想當然會被阻止,不過景杉也拗不過的樣子
其中一個原因是她也很在意祭影怎麼突然消失了吧
2021-11-29 16:48:02
雜魚小說家秋茶
同齡男性的魅力,總是敵不過半夜會從窗戶拜訪的危險叔叔
2021-11-29 16:52: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