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eresy第一章:殞神》 -07.蠶食-

巖覺梵 | 2021-12-05 16:59:54 | 巴幣 2 | 人氣 70

連載中Heresy第一章:殞神
資料夾簡介
命運的齒輪再次轉動,牽連著失去記憶的少年范特斯,與神秘的組織"異教"展開的故事。

-07.蠶食-


也許是過度勞累,我不知何時已經沉沉的睡去。

朦朧中,我聽見了耳畔的噪音。
聽起來像戰場。

無情的戰場。

刀尖上淌下鮮血,灑落在無語的黃沙上。

即使我犧牲了一切,卻無法挽回……她。


「!」

猛然一驚,眼前是冉冉升起的黑煙,腳下是鬆軟的沙地。

看了一眼身旁的雨,范特斯還在茫然,口中卻自己迸出了提問:
「……先……先鋒部隊呢……?」

「……你在開玩笑嗎?」雨的帽沿陰影幾乎蓋住了她的雙眼。
「先鋒部隊……不是全躺在你面前嗎!?」

「躺在……?」猛然回首,眼前的沙地已經是一片腥紅,數十具身上插著箭的屍體七橫八豎的倒在地上。

戰場。

該死……不是夢。

我現在身在戰場。


「放箭!」遠方傳來一聲響亮的號令,數以百計的箭矢伴隨著讓人頭皮發麻的嗡嗡聲拋射而來。

已經被沖散了陣型潰不成軍的重盾兵們,吃力的硬拖著架起沉重的石盾,幾個負傷倒地的士兵被縫隙中穿入的箭矢命中,掙扎了幾下後便沒了動靜。

重盾兵們迅速架起了抵擋箭矢的防線,范特斯跟其他沒有防禦的步兵們鑽進了盾牌的掩護範圍內。箭矢墜落在石盾上發出的劈啪巨響有如一場橫掃過境的鋼鐵驟雨,眾人繃緊神經靜待著箭襲結束。

「為什麼…….我們中了殞神軍的埋伏嗎?」腦袋一團亂的范特斯歇斯底里地自言自語:「為什麼他們會知道我們進軍的時間跟路線!?」

「首領…….請冷靜一點。」盾兵吃力的撐著沉重的石盾:「我們不是被襲擊,是我們在行軍時碰上了他們新編建的營寨…….況且…….是首領您下令進攻的啊?」

范特斯愣愣的看著那個士兵,任憑他想破頭也對他說得一切完全沒印象。

「*粗口*該死的記憶喪失…….該死的!」范特斯焦躁的敲打自己的腦袋,這詭異的舉止讓周圍的士兵們都不安的看著他。

「放箭停止了!」遠方傳來高喊,范特斯從掩體後小心的探出視線,煙硝沙塵中,兩片山壁之間只有一條小道能讓部隊前行,而那座戒備森嚴的營寨就坐落在小道的中央,形成阻斷進軍的一道關口。

「原來如此…….確實有非攻下這座營寨不可的理由。」范特斯嚥了口唾沫。

「趁他們還沒展開下一波射擊,直接攻破營寨的防禦!」督軍扯開嗓門,竭力將命令傳達至全軍:「所有人握好武器!準備衝鋒!」

對了,武器。

范特斯兩手空空,發現自己唯一的武器長杖並沒有握在手上。

「忌.....忌界傳喚。」他大口喘氣讓自己慢慢恢復冷靜,也同時想起了出征前傑勒神官傳授給自己的知識。

在軍隊們籌備軍械裝備時,兩人在聖地內的練兵廣場進行了第一次的戰鬥訓練。

「為了在長時間行軍時減少不必要的負擔,大部分的時間當中,督軍級以上的成員都養成習慣把武器放置在叫做『忌』的空間裡面。」傑勒雙手抱胸,不疾不徐的解釋道。

「……『忌』?」

「『忌』是存在於三大世界之外的空間,一個沒有時間與容積概念存在的獨立區域。只有經過特殊訓練的鬼族才能藉著詠唱的魔法陣輔助,用意念連結『忌界』。而瞬間將自己自身以『忌界傳喚』到其他座標地點的技術。」

「所以,你們那時候說我之所以逃開了克多默的爆炸,就是用忌界傳喚達成的瞬間移動......」

「理論上沒錯,我猜測你是因為失憶影響而忘了這些知識,但是身體仍保留了使用這項能力的記憶。」傑勒說著,那僵硬的義肢也揮舞著在空中畫出一片藍色的圓形陣法:「那麼,接下來我將再教導你一次,忌界傳喚的使用方法。」

戰場上,范特斯回過神,開始在腦海裡附送傑勒那天教導自己的「思想引導」方法。
他本能的伸手向前一抓,兩個魔法陣立刻展開,那藍色的光芒消失時,他手上已握實了蒼輪杖。

忌界傳喚……自己確實本能般的掌握住了訣竅,看來失憶前的自己確實已經相當熟練忌界的使用。

但現在並不是分神思考這些的好時機。

雨飛身翻過大營的尖銳拒馬,衝向了反應不及的弓箭陣,凌厲的刀光穿行在弓箭陣之間,如風卷紅葉般的血花串串噴濺。

兵侍們也緊跟在雨身後與營寨門口的守軍近身拚殺。

黃土上插滿了箭矢,有如一片高高升長的草地,只是與草原的生機蓬勃不同,這裡只瀰漫著死亡的氣息。

眼見弓箭兵已被清理乾淨,雨趁機對著身後的部隊喊道:「第二縱隊!填補陣線,轉移傷員!」但當她再回頭看向營寨時,卻只見到眼前濃濃的狼煙……

「……?」雨東張西望。

濃煙沿著營寨兩旁的峽谷山壁順勢瀰漫開來,身旁的其他士兵也都消失在遮天蔽日的煙霧中。

「糟了……」

「……這是,敵人釋放的煙霧……?」范特斯環顧四周,驚覺原來營寨大門如此輕易就被他們攻破,正是因為要引誘他們深入後使用迷霧。

「這……這些煙……是什麼?」
士兵們摀著口鼻,有些亂了陣腳。

「別慌張,這不是毒煙。」身在軍陣左翼尚未進入寨內的凌寂冷靜的作出判斷:「敵人意圖很明顯……就是把我們各個擊破。所有人就地維持陣型!不要分散!」

「瑪拉拉督軍。」凌寂轉頭對換穿整齊軍服的瑪拉拉說道:「你帶上機動性高的輕裝游擊步兵沿著大寨的側翼巡邏,以防止敵軍從側面包夾我們。」

「喵。」她點點頭,拔出軍刀轉身離去。

沉重的迷霧中開始不斷有敵軍殺出。范特斯疲於應付,吃力的找回了方向感。
「雨!」他扯開喉嚨大喊。

「少主!」煙霧的其中一個方向傳來雨的應答聲。

「立刻傳令所有部隊後撤!不要迷失在煙霧中!」范特斯擦掉額頭上的汗水,努力壓制砰砰狂跳的心臟:「我先朝著煙霧吹來的方向去刺探!不要跟上來!」

「什…….你一個人去?」雨大驚:「這樣太危險了!少主!你必須跟我們一起撤退!」

「不…….必須有人去摧毀煙霧產生的源頭。」范特斯說完抄起蒼輪杖就衝了出去:「保護好我們的人!拜託你了雨!」

「…….該死。這亂來的傢伙…….」雨咬牙:「先鋒軍!跟著首領推進,其他人立刻向後撤退!」

懸崖上,一個綁著長辮的少年跨著腳踩在正在朝戰場灌撒濃煙的風箱,看著下面一團混濁的濃霧。
「在狼煙裡慢慢被蠶食殆盡吧……異教……給我們糾纏如麻的孽緣在此終結。」
正當他滿臉陰鬱的關注著底下的戰局變化時,一個身影緩緩來到了他身後。

「……看來,你並不會打算讓我好好辦事對吧?」少年雖沒有回頭,但顯然早發現了來者。

「無誤。」黑色風衣,鮮紅的眼罩,神官傑勒。

周圍的數十名護衛隊已不知何時悄然無息的被他一人殲滅。只見他的調整著左手臂,裂開一條縫微微打開的義肢外殼下發出燈火似的光點,隨後喀的一聲關上。

少年無奈的轉過身直面著他,在看到傑勒之後,他困惑的皺眉:「……你為什麼罩著雙眼?」

「一點小意外。」傑勒刻意晃了晃那雙義肢手臂:「不礙事,我有自己的方法能感知周圍。」

「是嗎?」少年顯然並不在乎。

「在下二席神官傑勒。」傑勒主動報上了姓名。「為與殞神軍了結一戰而來。」

「苦希斯。」惜字如金的苦希斯並不打算多做閒聊,只是慢慢蹲下身做出了戰鬥姿勢:「那麼……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吧。」

懸崖上,對峙正在展開。而崖下,異教各部隊隨著狼煙的蔓延開始向後撤離,除了一小支反其道而行的隊伍。

「跟來就算了,還給我跟這麼多人。」范特斯不悅的抱怨:「雨那傢伙,看不出來這是低調潛入嗎。」

「放心吧首領。」士兵們堅決的回應:「潛行作戰是我們先鋒的專長。」

「不過首領,你原本真的打算自己一個人來嗎?」

「嗯。從這種引我們進入營寨內,然後放煙迷惑的戰術,我猜他們是想用這樣的分散劫殺來彌補人數的差距......」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應該將主力全放在追擊我們撤退的本隊,發煙的位置如果是在營寨後方,他們很有可能無暇撥出兵力防守。」

正說著,范特斯突然發現他們破霧而出,印入眼簾的,是山壁另一端的開闊山谷。

「......奇怪,已經走到營寨另一頭了,煙霧來源......」范特斯回頭觀察著仍然壟罩在迷霧中的營寨:「難道是在懸崖上......」

突然,遠方傳來陌生的號角,劇烈的壓迫感襲擊而來。

范特斯等人不知為何突然汗毛直豎,紛紛轉頭看向山谷。

當他分辨出那片蔓延至地平線的黑影是黑壓壓的殞神軍地面部隊時,敵人鋒利的刃斧已經揮舞著朝他們的方向衝殺而來。

「……該死......」范特斯唇齒打顫,沒想到殞神軍的主力部隊,居然已經趕到這小小的前哨營寨!

目測千人以上的大軍,趁著迷霧的掩護,即將如收割生命的海嘯拍向現在如盤散沙的異教軍。

現在撤退已經來不及了!一但在那團煙霧中迷失方向,最終非但無法跟本隊會合,還可能被營寨內的守軍及眼前的大軍前後包夾!

無數面打著龍首顱骨圖騰的巨大旗幟揮舞著。

身高九呎,拖行著沉重石棍的重裝巨人發出沉重的呼吸聲,面具下那對嗜殺成性的雙眼搜尋著自己的獵物。

「擺陣!」

「掩護首領!」跟隨在范特斯身旁的教團先鋒長槍手不敵橫掃而來的石棍,伴隨著慘叫與撞擊悶響化為漫天的血霧。

范特斯一腳踏下,將長杖自倒地氣絕的敵軍身上拔起,怒不可遏的瞪著前方勢不可擋的巨大重甲兵踩過士兵們濺血的盔甲步步進逼而來。

「重整防線!阻擊!!」他聲嘶力竭的怒吼,身後的兵侍高舉武器,他們心裡清楚,此刻若無揮舞刃器的決心,則將只有被屈辱屠戮的結局。

帶著邪惡笑意的雙眼和高高舉起的石棍近在眼前。但就在這時,數十隻鋒利的長矛破霧而出,猝不及防的擲向重裝巨人,數個高大沉重的怪物受到重創跪倒在地。

眾人朝同一方向看去,迷霧中傳來混亂吵鬧的吼叫,一群高舉著獵刀的不明部隊衝進戰場,穿過范特斯他們撲向了殞神軍!

領導那群戰士的男人走到范特斯身旁,他赤裸上身露出結實壯碩的身軀,身上的服飾破舊不堪,但鮮紅色的頭巾依然十分搶眼。

「你是什麼人!」范特斯朝那男人喊去。亂軍之中,對任何無法辨識身分的人都要警覺。

男子被這麼一問,反而有些錯愕。但他隨即爽朗乾脆的回答:「哈哈哈,叫我阿青吧!」

「你這身衣服,不是軍隊,你難道是……山賊?」男人走近時,范特斯注意到那頭巾上的繡花圖樣與部分殞神軍士兵身上攜帶的衣物飾品類似。

「不錯,但我們是殞神軍的敵人!」阿青抽出腰間的彎刀,呼喊著與其他人不要命的朝著敵軍發起進攻。

「真是群莫名其妙的傢伙……」范特斯迅速向前一躍,把杖重重的往前砍去。

因為這群突然殺出的亂軍,殞神軍先鋒頓時陷入不小的混亂,范特斯衝在前頭,帶領剩餘的先鋒緊隨其後展開反攻,眼看有望能壓制他們進軍的步伐。

砰!!!

恐怖的堅錘突然橫掃出來,正在與殞神軍士兵僵持的范特斯一驚,下一秒旋即被風壓吹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一塊巨岩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