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eresy第一章:殞神》 -01.異教-

巖覺梵 | 2021-11-21 22:55:32 | 巴幣 2004 | 人氣 82

連載中Heresy第一章:殞神
資料夾簡介
命運的齒輪再次轉動,牽連著失去記憶的少年范特斯,與神秘的組織"異教"展開的故事。

-01.異教-

放學的鐘聲如久旱後的甘霖喚醒了學生們乾枯的精神。
不用幾分鐘的時間,教室裡已經空無一人。

橘紅的夕陽拉長了少女和桌椅的影子,儘管已經刻意放慢了收拾書包的速度,但顯然小雪還不打算放下手中的書。

糟,再這樣下去“一起放學計畫“就要破功了。快想想辦法,范特斯。
然而對於我這種個性內向到不敢看人的邊緣人來說,要跟女生搭話簡直是此生最艱鉅的挑戰。

「小、小雪,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嗎?」我羞澀僵硬的擠出了一坨猛一看智商堪憂的笑容。小雪微笑,依舊專注的看著書頁上密密麻麻的字。「正好到精彩的地方呢。」

「你在看的是什麼?原文小說嗎?」我好奇的歪著腦袋湊上前,書頁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外文,不知道是哪一國的文字。

「這個嗎……算是吧,是個長篇故事喔。」白皙的玉手來回撫摸著書頁上的文字,彷彿這種奇怪的動作可以讓她吸收字裡行間散發的力量。「你願意聽我分享書上的故事嗎?」

我拉開了小雪面前的椅子跨坐了上去,望了一眼教室牆上掛著的時鐘,五點半。很好,雖然跟原先計畫不同,但這是能和小雪獨處的珍貴機會。熬到晚上再回家我都樂意奉陪。

她笑著點點頭,緩緩的將厚重的書本翻回頁首,一個倒三角形的圖騰引入眼簾。

「三界。」小雪緩緩的開了口。「也就是三個世界匯集的總稱。」

「其中包含了我們所在的人間界。」她指著三角形的左上角,順著線條朝右邊滑去。「由無數破碎漂浮的大陸組成,居住著叫做聖靈的天使們的虛靈界。」

「以及,被稱為鬼族的物種們居住的惡劣荒涼黑暗之地,黑冥界。」指尖停留在了三角形最底的那個角,我靜靜的看著她手指的落點處。「我要說的,是發生在黑冥界的故事。」



「冥界,我們對這個名詞第一直覺的聯想便是死後的世界,但事實上它只是無數與人類世界共存並且互不干涉的世界之一。

而居住其中的鬼族,是與我們一樣的人形物種,擁有自己的文化、語言、社會組織。

聽說幾千年前的古代鬼族們是一群個性兇殘野蠻、長著犄角與獸翅、身覆黑毛,叫做『蠻鬼』的生物,而就如猿人進化成了智人,蠻鬼也成了如今的鬼族。」

「你剛剛說的蠻鬼。」我趴在椅背上看著窗外站在枝頭上的麻雀,以最放鬆的姿勢慵懶地聽著她口中的故事。「那個外表聽起來很像惡魔。」

「對!」小雪興奮的點頭,好像很滿意我提出的觀察:「事實上,鬼族在古代是曾經在人間界與人類共同生活過的,直到那場戰役發生之後……」

「戰役?」

「三界大戰,三個世界的種族發生了一場毀滅性的衝突。」小雪壓低聲線。「在那之後,人類與鬼族決裂,我們被趕回了自己的故土黑冥界......」

「……我們?」我眉頭一蹙,從她的話中聽出了一絲奇怪的違和感。「但我們不是居住在人間界嗎?」

小雪愣了一下:「啊、因為這個故事是用鬼族的視角,所以我說我們啦!別介意。」

「黑冥界,以我們的標準而言是一個非常不適宜居住的世界。
會讓人精神錯亂的黑暗迷霧,極端的沙漠風暴與高溫,
兇猛的野生物種;以及稀缺的自然物資。」

「在這樣的環境下,要確保整個物種的存續無疑是一項艱難的挑戰,鬼族們當然也深知這個道理。」

「他們選擇群居在一起,共同為了種族的存亡努力,他們在一處三面環山的安全區域建立了名叫『陷巒城』的城邦,興起了巨大的城牆將陷巒城的廣闊腹地保護在群峰山巒內。

並且為了更好的管理數量龐大的鬼族,組織起了集軍事、行政、法治於一身的最高單位……異教。」
小雪邊說邊慢慢把臉湊近,彷彿要貫穿靈魂的淡黃色雙眸投來灼熱的視線。

「……異、異教……很有特色的名字……」從來沒有被女生這麼近距離用充滿熱情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看,我感覺耳根有些發燙。

小雪慢慢坐了回去,翻動些許泛黃的書頁。
「異教內部由首領領導著其下數十名的神官,及數萬名忠誠於教團的士兵所組成的軍事組織,從上到下皆必須服從於嚴明的軍紀與教條行事。」

「藉著這樣的軍事化管理,我們守護著鬼族撐過了數千年的風雨,來到了現今。」

「然而就如人類歷史時而分裂內戰……『殞神軍』,這便是異教眼下最大的威脅,是在黑冥界崛起的叛亂組織...原本只是異教通緝的重大逃犯與一盤散沙依樣的山賊亂黨,近幾年卻突然有組織的集結在了一起,成了現在如此強大的軍勢。」

講到這裡,小雪的語氣沉寂了下來。
「一虎難敵眾犬,他們四處游擊劫掠,異教在這場內亂中死傷慘重,甚至失去了他們的首領。」

「首領也死了?」從前面的說法,感覺首領的重要性就如軍隊的總指揮官,連如此重要的人也死於這場內亂,這故事的劇情發展讓我大感意外。

「那麼,介紹完了,正式進入我們的故事吧。」小雪輕輕把掌心蓋到了我手背上。

「咦......現在才要正式開始嗎?所以剛剛那些只是世界觀介……」她的食指輕輕貼到了我的唇上,安靜無聲的傍晚教室,只剩下我心臟劇烈的跳動聲。

「閉上眼。」她的呢喃軟語,在空蕩蕩的教室內,聲音像羽毛一樣輕盈溫柔。

緊接著,小雪以不疾不徐的速度向我娓娓道來接下來的故事,當我聽聞她所訴說的一字一句時,無比清晰的畫面片段在我眼前展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