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eresy第一章:殞神》 -03.死後的世界-

巖覺梵 | 2021-11-28 14:45:11 | 巴幣 2004 | 人氣 57

連載中Heresy第一章:殞神
資料夾簡介
命運的齒輪再次轉動,牽連著失去記憶的少年范特斯,與神秘的組織"異教"展開的故事。

-03.死後的世界-

我睜開眼,閃著藍色火光的提燈離我太近了……眼睛很刺痛……

黑暗中,三個模糊的身影被照亮。不是別人,正是故事中找尋聖棺的三人,樣貌就跟我在聽故事時腦海中想像的畫面如出一轍。

而他們此時正用看到死人復活的驚恐表情看著我……可惜傑勒似乎看不到?

我慢慢的坐了起來,手碰觸到黑暗中那冰涼堅硬的滑石觸感。

果然沒錯……我躺在棺內。

「……呃、你……」雨略帶警戒的對我擠出了兩個字。

看來語言是通的。

很好,保持冷靜,先慢慢整理一下現場的狀況……

我逕自站了起來,可能是在棺內沉睡多年的後遺症吧,我感到雙腿無力,險些重心不穩。此時我注意到自己身上穿著的也不再是學校制服,而是一套陳舊的藍黑色長袍,看起來像是古代的長袍馬褂一類。

鬼族都是穿的這種設計古老的衣服嗎……

鬼族……我是鬼族嗎?

還是人類?

那間教室、那個白如雪的女孩浮現在腦海。

「……雪……」我脫口而出,瑪拉拉他們瞪大了眼睛,但還沒來得及開口跟我做更多的交談。
「……噁嗚……」太多東西同時湧入大腦,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轉,乾嘔了一聲捂住嘴奪門而出,衝上了樓梯。

顧不得他們三人驚呼與緊追在後的腳步聲,我當下唯一的念頭便是離開這潮濕陰暗,讓人窒息的破爛墓穴。

是的,整個場景完全與想像的一致,我熟門熟路的繞過樓梯出到室外。

雨趕到身後,看著仰頭大口換氣的我。

凝視著沉重的讓人喘不過氣的天空,我絲毫沒有能得到舒緩的感覺。
這整個世界,對我而言是如此的陌生。

什麼異教、黑冥界、鬼族,我完全沒有任何記憶,我甚至無法分辨眼前的一切,與那間教室,究竟哪個是現實、哪個是幻覺。

我應該要是個人類,是個高中生,但我卻驚恐的發現,我所有的記憶都是如此的含糊。

"在你的記憶中,你是誰?"
"抱歉呢……事實上,這不是你的記憶。"

小雪愧疚的表情,奇怪的話語,無數的疑問如狂風暴雨般向我襲來,我瞬間被恐懼與茫然的浪潮淹沒了理智……

我轉過頭看了一眼雨,不知道當時的自己臉上是什麼表情。

眼前一黑,我混亂的記憶就此中斷。








又一次甦醒,這次眼前終於不是詭異的超自然場景,而是雪白的天花板。

果然是夢啊……怎麼可能有什麼冥界,這不是好端端的睡在床上嗎。

一如往常的天花板、被單、燭台……

……燭台?

猛然坐起身,我發現自己睡在一張陌生的床上,房內除了床外沒有其他的家具,唯一的光源來自牆上點著藍色火焰的燭台。

「黑冥界……嗎……」
下意識的用手摀著臉,頭痛欲裂,深怕一不小心會吐在床上。

此時床底下響起一陣窸窣聲,一道小巧的黑影猛然從床底下竄出,嚇得我差點驚呼出聲!

定睛一看,一隻黑貓窩在牆角,直勾勾的盯著床上的我看。

黑貓瞇起眼伸出後腳撓了撓脖子,突然朝著床狂奔而來,隨即被高起的床緣給擋住。
范特斯好奇的撇過頭想從床緣側邊窺探黑貓的去向,沒想到一隻細小的手臂卻猛地從床下伸出,抓在了床緣!

這次范特斯沒忍住,發出驚聲輕嘆。

一個少女從黑貓身影消失的床緣靈巧的爬上了他的床,范特斯冷靜下來,立刻認出了眼前這個黑髮褐膚的小女孩。

「瑪拉拉……」

「喵?」少女很驚訝:「主人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知道……是啊……我知道。」緩緩嚥下了一口唾沫,短時間內經歷了如此劇烈的變故,他只覺得腦殼嗡嗡作響,千絲萬縷的想法和疑惑把腦迴路塞的水洩不通。

也許,自己該試著和他們交換一下情報來判斷當前的狀況。

「……你為什麼叫我主人?」

「這是、雪告訴瑪拉拉的,要我對下一任的異教首領抱持著與她同等的忠誠。」說完,少女注視著范特斯,畢恭畢敬的行了個禮。

「雪。」大腦嗡嗡作響,模糊的輪廓與雪白的長髮,范特斯激動的撐起身子。「雪……!她在哪裡!?」

「……呃!」見到范特斯突然的加大音量,瑪拉拉嚇了一跳,張著嘴呆愣在原地。


「雪首領……已經殉道了。」聞聲望去,說話的是剛推開房門的『雨』。

「在與『殞神軍』對陣時戰死。」

「……啊……」我看著瑪拉拉悲傷的眼神,突然有些內疚。

是啊。

"一虎難敵眾犬,鬼族在這場內亂中死傷慘重,異教甚至失去了他們的首領。"

小雪在故事中和自己說的那句話,那整個故事,都是眼下這黑冥界真實發生的狀況。
但是如果是這樣,那個在教室內與自己說故事的女孩,又是什麼?
是雪的亡魂?是一場夢?又或者是埋藏在自己所喪失記憶背後的不明線索?

范特斯抓著腦袋,頭痛欲裂的感覺依然沒有緩解。

「那麼,請容許我自我介紹。」雨走進房內,原本的愁容轉變成了欣慰的微笑,深深的鞠躬:「打擾了。」

「您終於醒來了,范特斯少主。」

看著雨畢恭畢敬的態度,范特斯真的感到害臊又不自在。
「你是……雨對吧?」

「您認得我嗎?」雨露出驚喜的表情。「看來預言說的沒錯,您就是我們要找的……!」

「呃不、關於這個……」范特斯慌亂的解釋:「對不起,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其實我……除了知道你們的名字外,其餘的……」

「我的腦袋一團混亂,我……我沒有任何記憶……」

雨聽完,沉思了一下後,拿定了主意。
「這不是問題,少主。也許我們有方法能嘗試幫您找回記憶。」

「恢復記憶?」范特斯的雙眼立刻有神了起來,激動的坐了起來。「辦的到嗎!?」

「我一定竭盡所能,少主。」雨認真的點點頭:「請稍作梳洗,稍後我要帶您前去議事堂。瑪拉拉,麻煩你協助一下少主。」

幾分鐘後,雨領著范特斯穿梭在錯綜複雜的神殿廊道間,不滅的藍色燭火與窗外透入的微光朦朧的照亮前路。

「這裡,是什麼地方?」面對眼前規模驚人的建築群,范特斯邊走邊好奇的四處窺視。

「這裡是我異教的核心根據地,貝約聖地。」雨邊說邊點起了手中的香菸,先不說原來雨是個會抽菸的女孩子,黑冥界原來是有菸和打火機的嗎?
「自數千年前,異教便一直居住在此。」

「數……千年,難怪這裡看起來這麼古老,簡直就是住在古文明遺址裡一樣。」

正說著,他們來到了長廊盡頭的雙扇門前,正好有個身影從走廊另一頭來到了門口,此人正是之前和雨一起來找自己的蒙眼黑衣客傑勒。看著三人前來,他主動的向范特斯打招呼。

「范特斯首領,我是神官傑勒,很高興看到你現在精神狀況不錯。」

「啊、謝謝你。」范特斯連忙點頭。雨握住門把,輕輕地往前推開,光線自門縫中滲入。進入大廳內,廳堂正中是一張大方桌,兩道排開整齊的數十個座位,有三個人已經坐在席間。

「雨,你說的就是他嗎?」坐在其中一個席位上正專注看著書的少女頭也不抬的翻過了一頁。少女語氣犀利簡短,紫色的短髮以及一身法師長袍,一如我們想像中古代法術研習者的樣子。

只見她一手翻閱著書頁,另一隻手握著一隻長杖,金黃色的杖身前段有個類似鳥眼的鏤空結構,中間鑲著碧綠色的大水晶,看起來十分華麗貴重。

「沒有錯。」雨有意無意的調整了一下帽沿。

范特斯感覺氣氛有些詭譎,就在這短短一瞬之間,他發現少女本來坐著的地方只剩下那本翻開的書,書頁被一陣風吹著接連翻了好幾頁,發出啪啪的紙張聲響。

「平庸至極的反應速度。」少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范特斯突然背脊一涼,方才那隻長杖鋒利的尖端正緊緊貼在脖子上!

「這種人真的是我們的首領?」

「凌寂!不得冒犯!少主是我根據銘刻的內容找到的……」雨才正打算解釋,坐在同桌雙手抱胸似乎在休息的少年,緩緩睜開右眼。

「但是你也看到了啊、雨團長……這小子連凌寂刻意放慢了速度都反應不上。」
穿著一身輕便薄甲的少年開口,眼神銳利的觀察著眼前的"新首領"。

「如果連我都沒辦法應付,嵐就更不用說了。」范特斯緊繃著身體一動也不敢動,直到凌寂緩緩將她的杖放了下來:「我斗膽想請團長再次斟酌,真的打算要讓他成為下任的首領嗎?」

房間內的氣氛一下子降到冰點,瑪拉拉不安的咬著下唇,傑勒則雙手抱胸,面無表情的靠在門邊。

磅!!

雨用力的一掌拍在桌上,低頭瞪著方桌:「……我……帶他去終焉峽谷。」

此話一出,整個廳堂陷入一片死寂,除了范特斯之外的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雨。

「以前代之名起誓,我會證明他就是首領繼任者!他會通過"守門犬試煉",屆時你們就心服口服了、對吧?」雨說完,轉身就往門外走,瑪拉拉急忙拉著范特斯跟在她後面。

「讓這小子去終焉峽谷……」凌寂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離開議事堂的三人。

「希望雨真的確定了這小子的實力……否則送他去試煉,無疑就是讓他去那裡送死。」嵐搖搖頭:「你說呢?」

傑勒遲疑了一下,沒有答腔,只是看著雨他們的背影消失在長廊盡頭。



長廊上,范特斯和瑪拉拉加快腳步緊跟著氣沖沖的雨。

「……雨團長。」瑪拉拉鼓起勇氣輕聲呼喚:「真的要現在就讓主人去嗎……守門犬試煉?」

雨突然停下了腳步,攥緊拳頭回首瞪著瑪拉拉:「你也不認為少主能通過試煉嗎?」

「不是的……只是……」瑪拉拉垂著尾巴躲在范特斯背後,害怕地抓緊他的衣角。

范特斯一頭霧水。「那個試煉,很困難嗎?」

「根據銘刻的預言,少主你是肯定能通過試煉的。」雨的語氣依舊很堅定,似乎那個所謂的"預言"便是雨堅持至今的一切依據,甚至能看出她對方才那幾個不相信預言的神官相當的不滿。

「關於你說的預言,能讓我多了解一些嗎?」范特斯搔搔頭:「老實說,剛才議事堂內的狀況讓我有些不安,也很挫折。現在的我並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為何在此,更不明白我為什麼會突然的就成了妳口中的首領繼任者?」

雨聞言,情緒漸漸鎮定了下來。

「……是,這部分確實是我的疏忽,是我沒顧慮到那幾位神官的想法,才會讓少主遇上這樣尷尬的局面。但是,以現狀來說解釋起來恐怕會更加複雜。」

「我之所以急切的要讓少主前去試煉是因為,通過守門人考驗,極有可能是能讓少主恢復記憶的關鍵。」

一行人走出了"貝約聖地",外面是一大片蠻荒沙漠,地平線模糊消逝在遠方滔天滾滾的黃沙與綿延的岩谷中。沙丘上留下了三人長長的足印,范特斯回頭一望,”貝約聖地”的外型有如一座巨大的教堂,四周環山,數量龐大的護衛巡視著周圍,整個戒備森嚴的聖地壟罩在神秘的霧氣當中。

「雨,所謂試煉,是要我做些什麼呢?」

「詳細的流程恕我無法告知,這也是試煉的一部分。但我能提供給您的情報是:在峽谷內,少主將在那裡接受看門犬的審核。」
雨語氣說的輕鬆,但跟在後面的瑪拉拉從頭到尾都是一臉擔憂的表情。

「你只要通過這次試煉……這樣異教的神官們將會真正認可你的實力。」
雨停下腳步,指著前方的峽谷深處。

「深入山谷內,就會看到守門犬了……請你前往開始試煉吧,范特斯少主。」

「主人……」瑪拉拉緊抓著范特斯的衣角,但眼神已由擔憂轉為堅定。

「加油,還有……請一定要平安回來。」

面對前方未知的挑戰,要說完全不會感到不安肯定是騙人的,但同時,前方也是找回失去記憶的關鍵,繼續向前,自己將離身世之謎更近一步。

范特斯深呼吸,下定了決心。他摸了摸瑪拉拉的頭,鼓起勇氣向峽谷走去。




在能見度極低的濃霧中前進,范特斯扶著岩壁,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山谷的路每隔一段就開始急轉下坡,越深入,從峽谷縫隙透下了光線也越發昏暗。

轟隆……

「……那是……山谷的迴音嗎……?」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不對……等等……地震嗎? 」
范特斯停下腳步,腳邊的碎石因源頭不明的地震而喀喀跳動,前方的濃霧中……隱約出現了一團黑影。

然後,黑影越來越大。

「……這是……看門”犬”???」


巨大的紅色瞳孔在迷霧中睜開,出現在范特斯面前的……是一隻足足百米長的巨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