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eresy第一章:殞神》 -04.守門犬-

巖覺梵 | 2021-12-02 22:35:44 | 巴幣 1002 | 人氣 57

連載中Heresy第一章:殞神
資料夾簡介
命運的齒輪再次轉動,牽連著失去記憶的少年范特斯,與神秘的組織"異教"展開的故事。

-04.守門犬-


貝約聖地北方。
終焉峽谷。

蜷縮在巨石後方,調整著雜亂的呼吸。

恐怖的咆哮響徹整個峽谷,再次切亂了范特斯的思緒。

「逗我呢......」范特斯偷偷探出頭窺視。

「這種東西……哪裡是什麼"看門狗"了…….」

巨龍口中吞吐著炙熱的火煙,一掌往范特斯躲藏的巨石踏去!

該死!被發現了嗎!

范特斯立刻抽身狂奔,但噴濺的石塊碎屑猛烈的把他擊倒。

他重重的摔在地上,轉頭一看,巨龍的大爪已經直逼眼前!

顧不得全身的劇痛使勁全力往旁邊一滾,地面隨即被刮出三條深深的鑿痕。

山崖上,雨跟瑪拉拉看著下面發生的一切。
「雨!必須停止!再這樣下去……」瑪拉拉焦急的準備往崖下去,卻被雨一手拉住。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不能終止試煉。」雨嚴肅的看著谷底:「否則……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


身體各處都在向大腦劇烈的抗議著。
究竟有哪些部位受傷了?
不知道,也沒辦法知道。

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有不斷狂奔。
不可能贏的……
連活下來都很困難……
這種實力不對等的戰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雨是真的打算讓我死在這嗎!?

思緒亂如麻,靠著腎上腺素的支撐奔跑著。
范特斯很清楚,身體已經無法再支持太久。

如果要打贏這怪物……至少要武器阿!
沒錯,武器……

我要我的武器……

我的……武器……?


突然停下腳步,范特斯頭昏眼花的站在原地。
身後的巨龍已經逼近,口中炙熱的火光逐漸凝聚……

「!」瑪拉拉跟雨看著谷底,一切彷彿凝結在這短短的數秒之間。


「我的武器……」
范特斯突然下意識的伸出手,朝著前方一握。

「呼嚕嚕……」巨龍遲疑了一下,但口中的烈焰仍然沒有停止流瀉。

范特斯手中發出一陣藍光,向兩旁擴散出去,光芒散去後,范特斯手上多了一把長杖。

如長槍般餘長兩米的漆黑杖身,連結著一顆耀眼的圓形青藍寶石,外圍環繞的五顆菱形晶體,如鋒利的矛尖般寒光攝人,以半月型的排列方式襯托著中央的主石。

巨龍與范特斯四目交接,幾乎要噴吐出的火焰急速的降溫,只剩下不斷冒出的灼熱蒸氣。

「……!?」快魂飛魄散的范特斯完全不知道這把杖是怎麼跑到自己手上的。

巨龍的眼神從憤怒逐漸緩和。


懸崖上的雨看著此景,整個人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主人……會使用『忌界傳喚』?」瑪拉拉一頭霧水:「還有那把武器……到底是……?」

「那把長杖,來歷非同小可......阿貝司肯定也是從那武器認出少主的身份。他已經完成了試煉。」

阿貝司慢慢蹲伏了下來,像是隻溫馴的大狗。

「……『蒼輪』。」范特斯迷茫的看著手上的長杖,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屬於這把武器的名字。

接著早已精疲力盡的身體,一個踉蹌無力的摔倒在地。

「首領。」迷迷糊糊中,耳邊傳來雨的聲音。

身體搖搖晃晃的感覺逐漸清晰起來,范特斯幽幽轉醒,發現自己正被瑪拉拉和雨一左一右攙扶著,在返回貝約聖地的路上。

「主人醒來了!」瑪拉拉眼睛閃閃發亮。

「我剛剛怎麼……」范特斯晃晃頭,感覺昏昏沉沉的,就跟不久前在古墓昏倒時一樣。

「完成試煉後你就失神了,雖然是醒著,但是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是嗎……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

「不會的,重要的是,你的記憶是否有所恢復呢?」

「……很遺憾,我並沒有想起什麼具體的回憶,只是突然……那把長杖就出現在了我的手中。」

「是嗎……」雨點點頭。「但足夠了,這仍舊是重大的突破。」

「遠遠不夠啊……」范特斯懊惱的看著手中的長杖。
「沒有實質的記憶,只是多了這來路不明的東西,不就等同於什麼進展都沒有嗎。」

「不、恰恰相反。這把杖才是關鍵。」雨邊說邊端詳著杖上的寶石。
「在異教的史籍當中,有一把名叫『蒼輪』的兵器,其外型的描述......和這把長杖完全一致。」

「而它的使用者……是異教第四十五代首領,奎羅.咒薩斯。」

「奎羅.咒薩斯……」

「主人對這個名字有印象嗎?」

范特斯閉上眼,想透過沉澱來搜索腦海內的記憶,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完全沒有印象......能告訴我關於他的事嗎?」

「……呃、這個……」雨面有難色:「非常抱歉,首領。事實上我也僅只是知道有這位先代的名字而已,畢竟已經是前朝時代的人物了。」

「嗯……對了,雨。」范特斯注視著雨:「我在參與試煉之前,妳不斷反覆提及的那個預言,以及所謂的銘刻,能向我解釋一下嗎?」

還沒等雨開口,聖地遠方的另一個沙丘處突然傳出數聲爆炸悶響,隨後濃煙飄了起來。

「……!」雨瞪大眼睛,范特斯看著她的表情,知道出事了。

「……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方向是……我們東北的前線哨點。」





「援軍還沒到嗎!」

「堅持住!維持防線!」

「我的腿!啊!救我!」

濃霧中,不斷傳來鐵器的鏗鏘聲,數聲震天價響,伴隨著遍布整個哨點的哀號。

雖然今天的霧比平時更加濃重,但沒有人預料到,殞神軍居然會發動如此毫無徵兆的大規模突擊。

「異教軍完全無法抵擋我們的攻勢,現在已經潰不成軍了。」

「嗯……在那些麻煩的傢伙出現之前處理掉這個哨點。」說話的是個嗓音低沉沙啞的男人,他那一頭凌亂的黃棕色飛機頭和臉上扁平詭異的面具,品味十分特殊。

「這些廢物構不成威脅……」稟報的士兵回報完畢,重新戴上了同樣怪異的面具。事實上,整支襲擊哨點的士兵都佩掛著同樣的面具,身上均裝備著一管狀似火箭筒的武器,這些能遠程射擊的武器,對上只配備了冷兵器的異教軍可說是佔盡了優勢。

守軍在接連的爆炸中成片倒下,遍地的焦土與屍首。防線不斷在後退,眼看著幾乎潰散。

突然,霧氣中一個人影高高躍起,像是旋風般快速逼近。

「嗯!?」他們迅速發現那道身影。

只見那身影的雙手各夾著三把長刀,以展翅的姿態向下脫手而出!

「注意左方!」其中一名砲兵高舉起肩上的發射器,卻突然停止了動作。

"啪——"

眾人看著那名肩扛火砲的士兵臉上的面具裂出了一條縫,接著,半邊腦袋隨著破開的面具一起無聲滑落。

周圍的幾個士兵也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不知何時噗通一聲掉落在地的臂膀,整個區域瞬間被慘叫聲壟罩。

短短一瞬之間,血霧四濺。帶著銀絲的飛刀來回掃過軍陣,所經之處砲兵部隊無不身首異處。

「撤……退!快撤退!是......是雨……」雙腿被削斷的士兵痛苦的掙扎爬行,但他的警告並沒能來得及傳達給其他人,就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段段肢解。

「是雨團長!」

「援軍終於來了!」

「快趁現在轉移傷員。」雨將飛刀收回手中,遠處卻突然飛出一個呼嘯而至的不明飛行物,拖著刺眼的尾焰沖開迷霧筆直的朝她射來!

她本能的擲出飛刀,但那物體在與刀刃碰撞的瞬間猛烈的爆炸成一團火球,連旁邊倒地受傷的殞神軍都捲入火海當中。

「雨姐姐!」雨被爆炸的震波掀飛,在地上連滾了好幾圈。瑪拉拉緊張的衝上前確認她的狀況。

「妳沒事吧?」

「我......沒事……」雨啐了一口血,拾起沾了砂土的紳士帽拍熄上面的火星:「那個武器……以前沒見過……」

「那個東西是……火箭彈。」在遠處觀察已久的范特斯單膝跪地,語氣雖然虛弱無力,但銳利的目光仍保持著極度的警覺性。

「火箭......那不是人類發明的武器嗎?」看著雨迷惘的眼神,范特斯知道,這種武器對鬼族而言恐怕是十分的陌生。

從四周的士兵們幾乎都裝備著刀劍這點來看,顯然黑冥界的軍武科技水平仍然停留在冷兵器的時代。

「雨!瑪拉拉先帶著主人撤回貝約聖地,然後請求支援!」

「不,慢著。」范特斯拽住了準備把自己扶起來的瑪拉拉:「因為濃霧的掩護,我們現在沒有被他們的炮火鎖定。但是一移動,我們將變成顯眼的靶子......」

「那我衝出去吸引他們注意。」雨說完抽出飛刀準備拚殺,卻也被范特斯一把拽住。

「不要這麼莽撞行嗎聽我說完!」范特斯壓住音量,示意要兩人先別做任何動作。

接著他鎮定的等著爆炸粉塵慢慢散去,同時不停的掃視前方,似乎在尋找什麼。

突然,他像是發現了目標,雨和瑪拉拉也困惑著朝著范特斯凝視的方向望去。

一名被炸斷雙手的士兵痛苦的跪在地上,茫然的看著周圍的屍塊與彈坑,顯然已經被嚇破了膽。

「啊!」雨大駭:「還有生還的傷員,要立刻把他轉移……」

「站起來!」范特斯突然衝著士兵吼去。「他們停火了!快往這裡撤退!」

士兵一驚,本能的站了起來,跌跌撞撞的跑了起來,但這陣騷動,立刻引起了殞神軍的注意,原本遠處一片詭譎死寂的濃霧某處閃出一道火光。

接著,恐怖的巨響隨即無情的吞噬了那名倉皇逃命的士兵……

雨和瑪拉拉看著炸裂開來的暗紅色煙霧,恐懼的瞪圓雙眼。

「右前方三名砲手,其餘的都是沒帶發射管的步兵!」范特斯擦掉額頭上的汗珠,大聲喊出情報。

「少主……您為什麼……」冷汗滑過雨驚恐的臉頰。

「剛剛衝擊波把霧沖開了,我趁著爆炸的煙塵還沒揚起時觀察敵人的陣……」

「我不是說這個!」雨打斷范特斯。「您剛剛該不會是......明知敵人正在守株待兔,卻讓他當誘餌......?」

「……?」范特斯露出疑惑的表情。

雨看著眼前的范特斯,一股莫名的陌生感劇烈的湧出,此時此刻他的眼神和剛甦醒時相比,就好像換了個人似的。

那雙眼神中充滿的是蔑視生命的冷酷、飽經戰火的理性,和一絲讓人無法忽視的瘋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