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EASTARS同人]阿德勒的影

赤月 | 2021-10-18 15:31:12 | 巴幣 0 | 人氣 28

連載中以阿德勒之眼
資料夾簡介
此作品是將原著作品漫畫「Beastars」中的劇中劇,「死神阿德勒」,單獨拿出來編寫的類話劇作品。

      「違抗命運的話,就會遭遇到這種情況。」阿德勒舞起手中的長劍,幽暗的靈體紛紛在其劍下化做碎片消散。「沒關係的,交給我吧。」死神以甘願違抗命運之姿,擺出架式。「在我殺了妳之前,不會讓任何東西碰到妳的。」阿德勒擋在艾琳身前,以死亡本身的姿態說道。


      「第十五幕可以了,稍微休息一下。」薩努突然出聲打斷練習。「哈,為什麼啊,薩努?之前在彩排中都沒有休息的啊。」我對鵜鶘提出疑問,身為部長的他從來沒有這麼做過的。
      「啊,嗯……休息個十五分鐘左右吧。」薩努迴避我的問題。「我和你那麼熟了,你的動作有些不流暢我是知道的。」他走了過來像我遞出毛巾小聲說道。「身體的狀況……怎麼樣?」他小心的選擇措辭,低聲的問道。偶爾,在無數庸庸碌碌的普通動物之中,還是會有可以信賴的夥伴存在。
      「不用這麼偷偷摸摸的過來問我,我沒事的。」僵硬的動作被發現了嗎,看起來我的覺悟並不夠呢。「迎新的公演是在校內演出中最重要的事情,必須讓新生知道戲劇部的重要性。」我擦了擦汗,將毛巾掛在角上,舒展一下身體。「根本沒時間說什麼身體的狀況了。」比起偶爾才會出現的可信任夥伴,往往一無是處的傢伙則滿地都是。
      「啊……是這樣……的呢!」在我的瞪視之下達奧顯得有些慌亂的說道。黑豹說話的時候,露出了他銳利的尖牙。那是什麼意思?是想告訴我,肉食動物總是會在不經意中展現自己的力量嗎?是在挑釁我,讓我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嗎?
       「認真的上吧。」我感受到部員們的目光集中到我身上,鬆懈的時間結束了,表演繼續。「我一隻鹿既然能演阿德勒,你們肉食動物應該也能動真格的來襲擊我。」來吧,通通一起來吧。「把這些都在舞台上展現出來,下次要強勢一點!」露出你們的獠牙,讓我看看你們滴著口水竊笑的樣子啊。共存和共榮,不就只是想要表示草食動物也是能有力量和肉食動物相抗衡的嗎?
      我走到了布幕之後,進到了後台。啊,真的好痛。我將背靠上牆,緩緩坐下。原本只是稍微扭傷而已,現在不但滿布瘀傷,還都腫起來了。我太亂來了嗎,這種易碎品般的肉體,是要怎麼帶著我走上巔峰,成為草食和肉食動物的頂點,成為Beastar?
      「第十六幕現在開始!」所以,我必須要拋下這個殘破的弱小身軀,強大的動物不是長這樣子的,讓死神酒紅色的外成為我的皮膚,無生氣的獅子骷顱成為我的面容。
      「讓我們開始吧。」我對自己說道,重新進到了眾多目光之下,是屬於演出的時刻了。燈光點亮,音樂響起。吾乃死神阿德勒,我將以死亡那般最真實的相貌,對命運發出挑戰。


      四周的動物們,在我靠近的時候都會自動為我讓道,就像感覺到我們之間的差距,被無形的壓力給推開了一樣。
      「是路易!」「紅鹿路易!」「快看,是路易!」在我身後,在我兩旁,他們興奮的低語著,所有與我直接對上視線的動物都低下頭,退到一旁。草食動物們,就是這樣子的嗎?因為脆弱不堪,所以聚集成群;即使聚集成群,仍然弱小到不堪入目。我忽略他們,繼續領著戲劇部的成員們往前走去,禮堂的大門為我而開。
      「讓我們歡迎戲劇部入場!你們跨越了種族間的壁壘,在各個大會中都取得了優秀的成績,為本校切里頓學院的繁榮,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走上舞台,走進泛光燈的照映範圍之內,這裡,就是我的領域了。
      「因此,為了表彰這些成就,將頒發切里頓學院榮譽獎給戲劇部。下面開始表揚典禮,有請校長親自授獎。」空氣更加輕盈,光線更加璀璨,世界在這裡顯得更加真實。腳下踩踏上木質地板的觸感是那麼熟悉,就像認出我來了一樣,我們歡迎著彼此。目光所及的範圍之內便是舞台,舞台之上我即為主角,我將於此為起始,進而宰制世界。
      「我很期待戲劇部今年的活躍喔。」我接下獎狀,鞠躬後恢復站姿時校長西伯利亞虎岡說道。
      「不會讓您失望的,校長。」司儀遞上了麥克風,啊,是話語的權柄。「共存和共榮,這高貴的理念,我們戲劇部將會在舞台上展現給大家。」聚光燈照在我身上,和整個禮堂內動物們的目光相比根本不算什麼。不過是哪個白痴在操作聚光燈呢,光線太強了啊,現在我的視野一片空白。
      「兩天後的迎新公演請各位賞臉光臨。」我是這裡的宰制者,看不見東西這種小事情根本不可能妨礙我的演出,我向觀眾做出完美鞠躬,接受屬於我的掌聲。就在我要走回部員之間的時候,受傷的左腳突然抽痛了起來。
      該死,是要造反了嗎?所有動物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不可以露出即使只是那麼一瞬間的破綻。現在是崇拜著的眼神,但這種期待隨時會因為發現偶像和自己的想像不符而破滅,所以這一雙雙眼睛事實上更像是掠食者的目光,只要一點點軟弱在剎那間被察覺到,便是永恆的死亡。
      就像所有其他無關緊要的事物一樣,我忽略著疼痛,現實因為我的意志而臣服。這又將會是一次完美的演出,每一次的成功,都將我更往最終的目標推進一點,我大步邁開步伐,朝著那閃耀至極的明星而行,我必將君臨這個社會的頂點,立於一切動物之上,成為超越我自身的存在,超越我天生帶著的弱小詛咒。你們就繼續帶著羨慕和忌妒的目光崇拜著吧,就像是將我送上寶座的……什麼,那是什麼?如此灼熱的視線,和周遭所有朝我投過來的神情都不同,僅僅一匹就能給我如次強大的壓力,就像他看見我的本質,直直盯著我的靈魂一樣。那並不是欽慕或是忌妒的目光,是同情的眼神。同情的眼神!?
      不,冷靜,不能慌亂。我的弱點被掠食者看穿了,廉價的偽裝在真正強大的食肉動物面前根本毫無用處。這匹可惡的大灰狼,一個不小心讓他看見了我受傷的樣子,現在是聞到血腥味要撲上來了嗎?
      不,那並不是戲謔,或是嘲弄,大灰狼那溫柔的雙眼,是最真誠的擔憂。你以為,你是什麼角色?就憑著你,是強大而有力的肉食動物,就自以為有資格來同情弱小脆弱的我嗎,只因為我是草食動物?
      比起隨時對我虎視眈眈,巴不得在我一犯錯便將我一口吞下的貪婪目光,這種自以為高我一等的憐憫更令我噁心不已。這下可好,現在不只左腳的傷,連右腳刻印著的弱者詛咒都跟著隱隱作痛了起來。
      但是在這裡,我是無敵的,完美的主角是不會因為這種小困難而煩惱的。我走下了講台,打算從後門離開,但演出仍在繼續,布幕還沒落下呢。觀眾們唯一應該做的,就是在欣賞我無暇的身姿之後,給與最熱烈的喝采。


      好痛,這麼痛正常嗎?不,阿德勒會痛嗎?疼痛是限制弱小動物們的感受,像是紅鹿路易這種存在才需要擔心的事情。
      「吾乃死神阿德勒,是新生幼崽所發出的第一次哭號,是臨終老者最後的嘆息。」我既是開始,也是終結。
      「吾乃死神阿德勒,規則的執行者,萬事萬物對於世界的最後一瞥。」我即是規則,不可違逆。
      「吾乃死神阿德勒。與我共舞,艾琳。」我們將跳著永恆的舞蹈,我與阿德勒,阿德勒與我,舞蹈將永恆的融合我們。
      「他看見了我的軟弱。」什麼,專心!
      聚光燈完美的配合著我的動作,舉手,投足,強調著我的力量,強調著我的表情。
      以前,我就注意到了,他總是能那麼完美的配合我的動作。我感受到了那跟蹤狂似的視線,直直的朝我望過來。躲藏在強烈的燈光之後,我只能很勉強的辨認出兩個發著光的小點。那匹該死的大灰狼,明明身形如此高大,一舉一動之間都投射出如此不經意的強大,卻總是畏畏縮縮的想要隱身在黑暗之中。
      是要我對你露出忌妒的眼神,哭著求你同情我這個弱者,是不是才會順了你的意了啊?是不是就符合了弱小如我,強大如你,讓草食動物乞求著肉食動物的慈悲,順從我們注定了的角色設定,順從了這個世界的規則啊?絕不,在這個世界,這個舞台之上,我就是阿德勒,我就是規則,世界就是我的舞台!
      我從來沒有蜷縮在黑暗之中哭泣過,自然更不可能在肉食動物面前掉淚!你看見了我的軟弱嗎,那你就好好看著吧,直到我將你,將你們這些肉食動物,連同刻印在我右腳的下的詛咒一同踩在腳下之時,你就可以好好欣賞我的軟弱了。
      我將會直視著你的眼睛,發狂般而止不住的大笑著,因為一時過於激動,一不小心的鬆懈,那個時候,我流下的淚水絕對不會對你有所保留的。在那之前,與我共舞吧,阿德勒。強大,有力,無情,不可違抗。
      將所有的希望,注入角色;將所有的遺憾,注入台詞;而所有的願望,都化做死神阿德勒。承載著何等份量的情感,背負著何等沉重的期待,阿德勒都毫不在乎,因為強大如此,絲毫不需要任何的猶豫。
      強烈的光芒,照射在死神的身上,將其最不堪的姿態,投影在阿德勒的腳邊。紅鹿路易才是地上的影子。生於黑暗中的動物,終究是只能待在黑暗之中的。黑暗中的光芒更耀眼,即使並不持久。
      阿德勒不會痛,不會愛,他是純粹的力量,是將解放所有被弱小的枷鎖和脆弱的詛咒給束縛住的動物們。你,看到了嗎,有看清楚我的身姿了嗎?我看向光照來的方向,如此耀眼,但是對阿德勒來說不算什麼,死神的眼眶之中只有深不見底的空洞。死神將會昂首而立,向那道光芒挑釁著。阿德勒漆黑的影子在強光的照射之下,特別明顯,但我現在沒空注意那種小事情。
      看見了嗎,高高在上的那個,隨時散發著耀眼的光彩,你看見了嗎?你看見強大如我的身姿了嗎?好好欣賞吧,因為我只會更加耀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