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EASTARS同人]阿德勒的手

赤月 | 2021-10-19 00:04:15 | 巴幣 0 | 人氣 64

連載中以阿德勒之眼
資料夾簡介
此作品是將原著作品漫畫「Beastars」中的劇中劇,「死神阿德勒」,單獨拿出來編寫的類話劇作品。

      「……這就是阿德勒這個角色所背負的詛咒。」看著他自阿德勒酒紅色的斗篷下伸出了黑色條紋交雜的粗壯手臂,心裡真有點不是滋味。美術組的居然在一個晚上就把服裝給趕出來了。不過小貓咪,你繼續抱著這麼輕浮的態度是會踢到鐵板的喔。「如果被這個詛咒給壓垮了的話,肯定不只是斷一條腿那麼簡單。」
      該說的都說了,這裡看起來也沒有我的事了。交給比爾應該……我的肩膀上傳來大貓的重量和溫度,差點讓我的草食動物本能開始尖叫並拔腿狂奔。當然我在第一時間便壓抑住了。
      「我來幫你開門。」什麼,是這麼圓滑的嗎,這隻笨貓?「這是我的堅持。我想讓路易前輩你在個好位置欣賞演出,讓我帶你去吧!」他的表情看起來很真誠,雖然根本就是想表示讓我好好欣賞你的演出的意思吧。真是放肆,剛剛不是警告過你了嗎。算了,我也沒有不喜歡這種真性情。
      「你的交際能力這麼強大,真希望可以分一點給某匹狼。」這不是反過來了嘛,獨來獨往的孟加拉虎反而更擅長社交。不過想到某匹狼那個畏縮的蠢樣子又讓我心煩了。
      「路易前輩你這麼在意雷格西啊?」嘖,在瞎說什麼你這隻笨貓。「只是覺得不爽罷了。」那個姿勢。「那傢伙老是站在弱者的位置上頭,」那個表情。「讓身我紅鹿的我,」還有那個眼神。「看了就噁心。」拐杖用起來比我想像中的容易了許多,或許斷了一隻腳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方便。「你們兩個是完全相反呢,看了也真好笑。」我看了比爾一眼,投去個嘲弄的目光。大貓看向一旁,不知道內心在想什麼。
      「我才不想活得那麼虧,」哼,牙齒都露出來了呢。「我打從心裡覺得,身為老虎,真是太好了。」但是其中所訴說的言語是如此的真誠。「和那傢伙不一樣,我有身為大型肉食動物的資質。」可不是嗎,誰會知道,原來以哪種動物降生,又能成為哪種動物,是需要資質的。


      只剩下我的醫務室,顯得有些過於空蕩。明明有一張張的病床,卻只有我獨自一匹躺在這上頭。大家,都走了呢。我還以為,雷格西,應該會說些什麼的呢,結果也是走了啊。那跟蹤狂似的目光,甚至沒有回過頭來看我一眼。是不忍心直視著我這悲慘的樣子嗎?還是對於心目中偶像露出了真正的樣子感到破滅?所以,不過就是在憐憫我嘛。
      我甩甩頭,把那匹畏頭畏尾大灰狼的身影從腦海中抹除。月亮,正看著呢。柔和的光芒,自我身後,穿過透明的窗戶,將影子投射在我面前。這是讚賞嗎,還是在批判我呢?我微微回過頭,對月亮展現了我最精雕細琢的表情。只要有觀眾,就是舞台。我輕輕的左右轉動脖子,看著那巨大鹿角所形成的陰影,跟著我的動作,左右擺動著。


      我從昨夜的情緒中抽離,回到現實。現在不是放鬆的時候。不過說來可真有點尷尬呢,這個時候突然想上廁所。
      我收回剛剛什麼「拐杖用起來比我想像中的容易了許多」的愚蠢想法,我從來都不知道爬樓梯可以是這麼辛苦的事情。該死,這破破爛爛的身體。所以我說,那個無障礙設施呢,堂堂切里頓居然連這個都沒有考慮到?等我成為Beastar之後,一定要推行所有場所強制無障礙化設計的法案。
      終於抵達了廁所樓層,我確認了一下四周,沒有其他動物的身影。累死了。我擦擦眉毛上的汗珠,調整個呼吸。下次如果再受傷,我看乾脆一點直接截肢,換上義肢應該會比較輕鬆。嗯,那是比爾的聲音嗎?


      該死,我就有一點擔心會出亂子,但是沒有想過會是這種程度的脫稿演出。雖然比爾被痛揍時所發出的聲響我得承認,那拳頭與肉體的碰撞聲,實在是有點療癒。我的壞心情都一掃而空了呢,甚至連腳都不怎麼痛了。我是不是應該要坐下來繼續欣賞雷格西的出道作啊,其實挺精彩的不是嗎?阿德勒的面具,靜靜地躺在舞台上,也給了我一個贊同的微笑,那種心照不宣的表情。
      嗯,怎麼有股……血腥味?我稍微探出頭,確認最新的發展。喂喂,這也太過火了吧?鮮紅的血液,一滴,一滴的,自雷格西的背上落下,在舞台上,濺開,如最火紅的玫瑰那樣綻放。想在舞台上揮灑著你的熱血嗎,雷格西?我都不知道,原來你是那麼敬業呢。好吧,以同為在舞台上,用鮮血訴說著自己故事的對等身分,讓我向你認真的覺悟致上同等的敬意吧。阿德勒靜靜的對我發出由衷邀請,看來死神也是這麼想的呢。就這麼辦了,既然舞台都已經搭好,再讓觀眾等下去就太不厚道了。


      「好像玩得很開心啊?」拿開你的腳,臭貓。把肉食動物踩在腳下,是我的專利。「慘劇到此為止。」比爾對我擺出了十分驚愕的表情,就像一時無法理解發生的新變化。不好意思,現在就要請你回到反派去了,因為那和你的角色更匹配。啊,那隻瘀青的眼睛也是,和你挺搭的呢。我戴上面具,阿德勒與我,我與阿德勒,表裏一體。
      「路易前輩……為什麼?」還想要掙扎嗎,笨貓?好吧,也不是不行,畢竟那也是你這種角色最後應該要做的事情。
      「有什麼不對嗎?」死神輕輕轉動手腕,讓手中的長劍替他發言。「只不過是真正的主角來了。」我向坐在地上的雷格西下達指令,要他別讓觀眾看見背上的傷痕。
      「……好的。」雷格西回應道,看起來也是還沒有反應過來。
      「是路易!」「路易!」「真是帥氣!」「是真的阿德勒!」
      細碎的聲響,自舞台下方傳來。你們,是在叫誰呢?再說了,阿德勒,怎麼會有假的呢?但是,觀眾們在鼓譟了,燈光也以我為焦點,撒了下來。是不是,該開始了呢。
      「那麼,就讓我來告訴你吧,小貓咪。」小貓咪都出汗了喔,舞台上的目光,對你來說是不是太灼熱了一點,無法承受?「死神阿德勒早就看穿你所做的壞事了!」你踏進了我的領域之內,便受我主宰。「不如也喝喝看我的血,」阿德勒展開他酒紅色的雙翼,顯現出死神真正的姿態。那是無數乾涸血液沾上去的顏色。「說不定能變成真正的死神啊!」巨大的羽翼,投下深沉的黑影,覆蓋著舞台。小貓咪在其之中顯得無比渺小。幾片酒紅色的羽毛,凋零著,就像是死亡本身的樣子。「怎麼了,」阿德勒欣賞著那驚駭的目光,那是所有動物看到死神最真實的姿態時,總會露出的表情。那樣的驚恐,想要討價還價,但是最後,都是無一例外的只能接受自己的命運。「這裡可沒有假貨的事!」小貓咪夾著尾巴逃走了,嘴裡好像喃喃念著什麼,但是阿德勒不會想知道假貨想要表達什麼。
      「站起來,少年。」死神向年輕的狼伸出手。「沒事了,」阿德勒如此安撫他。這是強者應有的行為,擁有力量者的責任。「你的想法是正確的。」規則的執行者,其空洞的雙眼,只會看到真相,以平等的視角,對待所有動物,一視同仁的看待所有生命。一樣的降生,一樣的離開,所有生命,都是一樣的。
      這是,有正義感的肉食動物的樣子嗎?死神阿德勒什麼樣的奇異動物沒有見過,但這還是頭一遭。存在了這麼久的死神,第一次對世界感到了一絲的新鮮,還有好奇。大灰狼依然看著阿德勒伸出的手,那表情,不知道在想什麼。是景仰,還是崇拜?這種目光,阿德勒倒是很熟悉呢,只是沒想到會從你身上收到就是了。阿德勒的影子不耐煩的顫動著,這個反應只是讓死神笑了出來。有點氣度好嘛,真是的。
      阿德勒對上大灰狼的澄澈的目光,投去鼓勵的表情。站起來吧,好好站著,年輕的狼,站起來。在死神的注視之下,大灰狼的表情,變得堅定了起來。不愧是讓死神感到有趣的狼呢,以後,還有什麼更有趣的故事可以讓我期待嗎?阿德勒再次示意,讓大灰狼站起來,而他回應了死神,握住了我的手。


      雷格西握住了我的手。
      舞台下窸窣的聲響全部都消失了,舞台上的光線只剩下打在我們身上的聚光燈。空氣中,好像有什麼懸浮著一樣,我們末端的毛髮,微微的閃著光芒。我花了一點時間才反應過來,雷格西握住了我的手。穿過表面、穿過面具,無視所有表象之上的樣子,他碰觸到了我。就像一匹普通的動物,碰著另一匹普通的動物一樣。
      雷格西對上我的視線,看見了我真正的樣子。抓著我纖細的手,靠著弱小的紅鹿,雷格西站了起來。那個瞬間,我看見了,他真正的樣子。好亮。在舞台之上,他是如此的耀眼,一次閃耀就驅散了所有假象的迷霧,讓未來的可能顯現了出來。在故事的終幕,我們共同的獨白訴說著跨越種族相互理解攜手共進的可能,如果這一切必須有個起點,那麼,就是從這個瞬間開始的。
      但是幕起總歸是要幕落的。台下漸漸喧騰的掌聲和歡呼聲,都在緩緩的侵蝕這個只屬於我們的結尾。今天,我們眼中所見到的彼此,會不會只是舞台上光影之間的把戲所造成的虛幻假象?還是那就是我們最赤裸、最真誠,最毫無保留的靈魂?又或者,我們在對方眼中,最完美,傾注了所有祈願的投射呢?或許,答案就在我們必須奮力前行的遠方。
      布幕就要落下來了。我們都將褪去有著堅定目光的大灰狼,還有強大死神阿德勒的外貌,回到大灰狼雷格西還有紅鹿路易的角色之中。在這部劇本裡面,我們能夠再次真誠的碰觸彼此嗎?我不知道。但我想,我剛剛好像已經看見了這樣的機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