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擬仿物>序幕(2)薇絲奇<預言師> (奇巧計程車ODDTAXI同人)

幸運兔奧斯華 | 2022-06-18 01:33:02 | 巴幣 4 | 人氣 107


《擬仿物》


序幕(建議開啟閱讀模式閱讀)
(2)薇絲奇

音樂:

場景:某基地上的太陽室

    (在太陽室內,透過分散紫外線的玻璃天花板,薇絲奇可以往上看見萬里無雲的藍天和太陽,她坐在人工草皮上,仰望著天空。)
    所謂的群體就是一個樹枝狀系統。
    人群們依托著一棵名為價值的大樹而活,沒有了大樹,人群便沒有了聚集的根基,有了大樹,人群才能有棲身的處所。
    人是樹。
    社群即樹群。
    樹群既是一堆樹又或是稱作一座森林。
    人與人之間,樹與樹之間的關係,人和社會的關係,樹和森林的關係,任何串聯而形成整體的組成內容,那即是體系。
    人們靠著和體系之間的連結而在各層面上存活於世界上。
    人們之間的連結即是文化和信念。
    人們從而需要依靠某些看不見的東西才能生存在世界上。靠著某些信念支撐著自己克服生活的困難和與生俱來的心理障礙。
    若脫離了體系的軌道,個體便容易在各方面都陷入困境,進而無法生存在世界上。
    所以人們害怕脫離群體。
    對此,世界上的人們有了各自不同的解讀和行動。
    有的人靠著崇拜偶像、有人靠著推崇作品、有人靠著批判虛擬角色。
    薇絲奇看著藍天這樣想著。
    所有人都是在太陽下活著,但從不知何時開始人們已經不再看著同一個太陽,這麼漂亮的藍天,多耀眼舒適的陽光。他們已不屑一顧。
    廣大的宇宙,多樣各異的世界出現了異化。
    身為觀察宇宙流動、感知天地之心和世界共通語言的預言師,薇絲奇可以感覺到宇宙間那不斷穿梭流動的心靈之語在訴說著人群內心的一切情感立場。
心靈之語跨越無盡黑暗的宇宙,彷彿像是重力波或電磁波一般,將宇宙各地人們的透明的心話傳給薇絲奇。
    感受宇宙的心靈之語,浸身於樹枝狀交織的天地之心,解讀網格狀系統的世界語言。
    心靈之語的脈動,是未來事件的徵兆。透過與心靈之語對話,得到一部分的預言片段。這是薇絲奇預言的方式,也是她和其他人大大不同的原因。
    世界已經改變,將會發生巨大的變革。
    她得到了預言。
    創造者和創造物之間的交織將會加劇,宇宙不再平靜,戰火將席捲所有文明,世界和聯邦的衝突將會進入最大化,宇宙將邁入漫長的戰爭期。
    薇絲奇在心裡思索著前不久她所獲得的文字式預言。
    那個在意料之內又令人不安的預言。
    〝作為大戰的開端,奇巧計程車的觀眾將為他們的行為負起責任,無數的靈核將被屠殺,事件將成為戰爭的序幕,鮮血將染紅星球,創造物將被引導,戰爭結束,血和淚將會回收〞
    這個預言薇絲奇已經口述了無數次。
    殺戮,這是這個世界的人們所冀求的。
    奇巧計程車的觀眾所暗自期望卻又畏懼不已的東西。
    踐踏弱者、殺害他人、痛苦的臉龐。這些奇巧計程車觀眾想看到並施加在別人身上的東西,將來都會如他們所願,一一實現。
    奇巧計程車的觀眾大概不認為有一天他們會需要為他們的行為負起責任,只要好好地躲在網路和臨場內,他們就不用去承擔他們的罪與罰。
    薇絲奇繼續看著藍天想著。
    這只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既然都在做,為什麼他們需要負責呢。
    想必直到臨死之前的最後一刻,奇巧計程車觀眾都會想著這樣一個問題吧。
    畢竟自己看動畫只是為了得到別人的關注和虛偽的優越感,所以去肆無忌憚的霸凌別人和對他人的不幸感到幸災樂禍而已,為什麼所有人類都在做的事情有一天他們會需要去承擔他們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呢?
    薇絲奇(喃喃自語):「但是不用對此感到徬徨,也不用對此感到恐懼。」
    薇絲奇:「因為這都是你們所深深渴望的東西,也是你們一手決定的,未來的一切都是由你們的選擇而促成。而你們的死亡將帶來戰爭的開始和結束。」
    薇絲奇只是預言師,她無權和力量去改變因果律。
    她無法改變未來,那她只能帶著自在的神情去接受這一切。
    因為她無法改變群體的信念和決定。
    所以保持愉快的表情走下去吧,她唯一的自由就是決定要擺出高深莫測的苦瓜臉或是露出笑容。薇絲奇比較喜歡後者,因為帶著微笑會讓她更好迎接要面對的事情。
    她想著差不多快到了。
    薇絲奇站起身來,久違的曬太陽令她感到愉快。
    門口開啟。一個小小的獸人朝薇絲奇走來。
    小維西:「您好,薇絲奇小姐,我是小維西情報官,承蒙軍長的指派,接下來將擔任您的隨身副官…能受到您的青睞我不勝感謝…」
    薇絲奇:「哇~比照片上的還可愛。」
    薇絲奇一把抱住小維西。
    小維西:「…不好意思。」
    薇絲奇:「小維西,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部下,也是跟我無話不談的朋友。」
    小維西:「謝謝,只是我還未和您結成心誓,還不知道下官是否適合成為您的誓約人…」
    薇絲奇:「不~一定可以的,小維西有著一個單純的心,我很快就能和你完成心誓,一起坐下吧。」
    薇絲奇抱著小維西坐在了地上。
    小維西:「這樣沒關係嗎?薇絲奇小姐。」
    薇絲奇:「我希望我們之間不要有多餘的稱謂,這樣才能更好完成心誓。我就叫你小維西可以嗎?」
    小維西:「嗯~我希望叫我維西就好了,我已經不是孩子了。」
    薇絲奇:「嗯,不過我覺得你很可愛耶,我很喜歡。」
    薇絲奇把臉放在小維西的頭上。
    薇絲奇喜歡這種感覺,她知道小維西也喜歡。
    薇絲奇:「你喜歡這個藍天嗎?我喜歡不定時來到這裡坐坐。」
    小維西:「太陽室…我很少來,但仔細一看這個天空真是漂亮。」
    薇絲奇:「待在這裡可以暫時忘掉一切。」
    小維西:「我了解。」
    薇絲奇:「小維西,你對同盟的感覺如何?」
    小維西:「嗯~我很感謝同盟收留了我,不過我還是想過回家。」
    薇絲奇:「小維西原本生活的地方很棒吧。」
    小維西:「嗯!那裡很漂亮!食物也很好吃!大家也都很友善,雖然經常有衝突,我還是喜歡故鄉,嗯~只是我不能回去。」
    薇絲奇:「聽起來很棒呢,有一個喜歡並且歸屬的地方。」
    小維西:「薇絲奇……(忍住)阿…」
    薇絲奇(開心):「有在注意呢,很好啊。」
    小維西臉紅。
    小維西:「薇絲奇原本的故鄉呢?」
    薇絲奇:「呵呵,我不是很喜歡呢。」
    小維西查覺到薇絲奇的心態發生改變。
    小維西:「對不起,薇絲奇。」
    薇絲奇:「……嗯~~~小維西有這個顧慮很好,只是在我們結成心誓的時候我的一切你也會完全知道,所以提起這個是沒什麼問題的,小維西,」
    薇絲奇:「你將完全知道我的一切,我的裡裡外外都將被你看透,相反的你也是如此,嘿嘿,這樣小維西的祕密就都被我知道了。」
    小維西(臉紅):「那些秘密沒什麼啦…只是,我們也不需要特別說出來吧。」
    薇絲奇:「嗯,所以在結成心誓後,我希望小維西也能別提及我的事,這是我們之間的事,只有我們兩人知道。」
    小維西:「薇絲奇…只是我不覺得我有被選上成為您的隨身副官還有重要的誓約人的資格。」
    薇絲奇:「小維西有,而且比任何人都適合,這是我這個預言師的保證。」
    小維西:「為什麼呢?」
    薇絲奇:「小維西感到困惑了呢,不過有些事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就很容易了解了,為何在上千名副官名單中,我選擇了你,軍長也同意這個要求……」
    小維西:「嗚,我不懂,我不覺得我比那幾千人更優秀,我的戰鬥能力也不強…」
    薇絲奇:「呵呵,那些事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不過有一個地方我可以悄悄告訴你…」
    薇絲奇低下頭靠近小維西的耳朵。
    薇絲奇(低語):「我說過你很單純,所以我更好看透你,小維西是多麼單純沒有所求,跟其他人比起來的話……」
    小維西:「……」
    薇絲奇:「我需要一位隨身副官,而且是一位有經過心誓的人成為我的夥伴,我需要他幫助我完成生活鎖事,以及為未來做好準備……所以必須要能彼此信任,保護對方。」
    小維西:「嗯,大家都是這樣想的阿,他們都想成為妳的隨身副官,保護和輔佐預言師,這是無上的光榮呢。」
    薇絲奇:「呵呵,呵呵呵。」
    小維西:「怎麼了呢?」
    薇絲奇:「不是每個副官人選都是心無旁騖的,他們大多數有自己的意圖,少數人甚至,是在某些人的授意下來做副官的,考慮到我的立場,他們有這層戒備和顧慮也是理所當然的呢……」
    薇絲奇輕聲細語道。她溫柔地撫摸著小維西的頭。
    小維西:「……」
    薇絲奇:「我是個需要被堤防的人,所謂預言能力對他們來說也是麻煩,他們很需要有人來監視我,在軍長的幫忙下我還不至於被無時無刻監視…但可能會打算派個經過心靈印契的臥底長年待在我旁邊,雖然說這一點意義也沒有,就算是經過心靈印契的人我一樣也能看透……」
    小維西:「……」
    薇絲奇:「而且在計畫副官職位時我就強烈要求該副官是要跟我結過心誓的人,我不需要一個為同盟效忠並且對我不利的人,我需要一個會站在我這邊跟我一起開懷大笑的人,而那個人就是你,小維西,在幾千人中你是唯一的一個,而且我很喜歡喔。」
    小維西:「可是薇絲奇是怎麼知道的呢?」
    薇絲奇:「我能看透這幾千人的心理,用各種方式,同時我也做了個小小預言,知道誰會在經過我的挑選後會成為我的誓約人。」
    小維西:「嗚…這種事告訴我沒關係嗎?我不一定能和妳完成心誓。」
    薇絲奇:「小維西有朋友嗎?」
    小維西:「有一個,他是我重要的朋友……」
    薇絲奇:「我能感覺到呢。」
    薇絲奇把手放在小維西的胸上。
    薇絲奇:「你跟他同病相憐,彼此為對方著想,同時你也擔心著在這個必須戰鬥的時代,你能做什麼對你們是最好的。你也擔心著你和他的病情是否能治好,你是否能回去故鄉。」
    小維西:「嗯。」
    薇絲奇:「…帶著這些迷惑走下去吧,有時這些迷霧反而才能讓你保持原本的初心。」
    小維西:「嗯。」
    薇絲奇:「小維西覺得我怎麼樣?」
    小維西:「……跟我印象中的預言師差很大,但我喜歡薇絲奇…感覺年紀比較小我比較好相處。」
    薇絲奇:「我理解,嗯~~我喜歡小維西,我覺得小小的你會是個很好的同伴。」
    薇絲奇摸著小維西的毛髮。接著她起身。
    薇絲奇:「走吧,去完成心誓。」
    小維西(緊張):「嗯。」

場景:某基地上的乙太池

    薇絲奇:「小維西知道怎麼做吧。」
    小維西:「嗯…知道。」
    薇絲奇:「會緊張嗎?」
    小維西:「有點。」
    事實上小維西很緊張。
    乙太池的房間沒有開燈,整個房間都被乙太池的藍光壟罩。
    乙太池能很清晰地看見池子地板,如果不是它發出的藍光小維西大概不會知道池子裝著液體,池子也沒什麼流動感。
    兩人各自在池子兩端站好,確認彼此已準備好。
    薇絲奇:「接下來就開始吧。」
    小維西:「…嗯。」
    小維西的腦中感到空白。他想辦法回憶起在被通知要成為薇絲奇的副官時他被告知的心誓說明。
照著原本被教過的流程,薇絲奇和小維西開始脫下衣服。
    心誓是兩人透過乙太池完成互相知曉對方並感知對方思想的儀式。
    身心的交流,成為了彼此。
    小維西一邊脫衣服時一邊想著。
    他看向薇絲奇,薇絲奇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他們的身體在藍光渲染下變成倉藍色。
    接著他踏進池子,薇絲奇亦是。
    小維西看著自己被乙太池藍光所染藍的白色毛身,他感覺乙太池不像一般的游泳池,與其說是液體,不如說是膠狀的果凍。
    乙太池彷彿有自己的意識,一種無法言喻的精神如煙霧般壟罩著小維西,讓他的一切都暴露在這個藍色乙太中,無所遁形。
  他感覺到自己被這個乙太所圍繞,他的思緒漸漸空白,他的感知不知為何漸漸消失,而乙太池的觸覺和一個如白板般的精神狀況逐漸取代了他的感官功能。
    他的意識已經由乙太池取而代之。
    小維西和薇絲奇靠近了彼此。
    小維西的腦中出現越來越多關於薇絲奇的各種畫面。
    想像中的,沒看過的,小時候的。
    小維西感覺到,他想更了解薇絲奇,他還知道的不夠多。
    他失了神,他想碰觸薇絲奇,他想把尾巴纏繞在薇絲奇的腰部上,他想摸她的金髮,把臉貼近她稚嫩的臉頰,那個如幼童般純真卻帶有成熟知性的臉龐,他想盡可能增加他和薇絲奇毛皮與肌膚接觸的面積。
    讓他更了解眼前的這位女孩,這位傳聞中的預言師。
    他們緊緊抱住了彼此。
    小維西的腦中出現越來越多薇絲奇的身影,她說過的話,她學過的一切,她所知道的一切,她的認知和信仰。
    她心裡深處的一切和秘密。
    以及她不能讓同盟和聯邦知道的身分。
    小維西明白了為什麼薇絲奇不喜歡她的故鄉。
    想必薇絲奇也透過乙太池了解了小維西吧。
    然後小維西把頭貼在薇絲奇的胸上。感受著她的體溫和心跳。
    薇絲奇將他抱得更緊,她把臉貼在小維西頭上。
    然後他們沉入了乙太池中。
    小維西在散發著藍光的乙太池裡也能呼吸和睜眼。
    他們彼此對視,看著全身被藍光和透明乙太圍繞的對方。
    薇絲奇的長髮在乙太之中漂逸著。
    我接受了妳。一個聲音在他腦中迴響。
    讓我們彼此交融,沉浸在了解對方的愉悅裡。
    不管世界如何運作,薇絲奇的身影都將在小維西的心中留下一處歸宿。
    對方的身形及所想互相烙印在腦中。
    這就是心誓。
    小維西接受了薇絲奇。
    他們彼此將額頭緊貼對方,沉浸在藍光的乙太池裡,外在和精神都彼此交織著。
    乙太池的藍光彷彿是在慶祝這一對互相知納的誓約人般,散發耀眼藍光的祝福。

場景:某基地上的軍長室

    (薇絲奇和小維西一同進入了軍長室。軍長已在前等候。)
    軍長起身。
    軍長:「薇絲奇小姐,小維西先生。」
    小維西敬禮。
    軍長看了看小維西。
    軍長:「薇絲奇小姐,您已經確定小維西先生要成為您的隨身副官了嗎?」
    薇絲奇:「是的,我和小維西已經完成心誓,我和他之間將不受軍事規定規範,我和他也享有誓約人的靜默權。」
    軍長(有些訝異):「第一次就完成了?」
    薇絲奇:「是的。」
    軍長:「一般的心誓準備期都是半年到兩年時間……這比預想中的……還要順利。」
    薇絲奇:「我說過,小維西一定會成為我的夥伴。這是無庸置疑的。」
    軍長:「嗯,這是您預言的一部分嗎?」
    薇絲奇:「是的。」
    軍長:「這樣看來……您找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誓約人呢…真是巧阿。」
    軍長看了看薇絲奇。
    薇絲奇:「……是阿。」
    小維西:「…所以我已經正式成為了薇絲奇的隨身副官,根據薇絲奇和同盟的合作協議以及同盟軍事法規定,我現在已經不屬於同盟的軍事人員,我是同盟外的御用預言師薇絲奇的隨身副官。將執行保護、助理、處理瑣事等任務,根據誓約人條例我不能再被調派至其他單位,但我還是能持有薪俸、保險、軍事人員福利、和退休基金。以及持有同盟護照。」
    現在我已經不屬於同盟軍了。
    除了一些當軍事人員的福利,小維西就只剩下薇絲奇可以依靠了。
    軍長:「相關規範讀得很熟。」
    小維西:「是的,我原先在情報部的同盟直屬領地情報收集局擔任情報官,所以軍法的相關條例我很熟。」
    軍長:「軍事訓練呢?」
    小維西:「我在同盟基地有基礎輕武器、聯邦型號單兵雷射武器、聯邦規格輕型飛行器、輕型軍用地面載具,還有……異種戰鬥等訓練證明。」
    軍長:「…還可以,已經不錯了,薇絲奇小姐認為呢?」
    薇絲奇:「我非常滿意,小維西要成為我的朋友。」
    軍長:「我了解,經過心誓的人都是那樣…對彼此異常地,熟悉…既然已經確定好,那我們就來談任務吧,薇絲奇預言師,我們有一個非妳出任不可的任務。」
    薇絲奇平靜地看著軍長。
    軍長:「既然小維西先生已經正式成為副官和誓約人,小維西在臨場分析師分析後認為小維西也可以跟薇絲奇小姐一同執行任務,不如說,是非常需要。」
    軍長:「所以我接下來的話將同時告訴你們二人,你們已經是共同體般的存在了。」
    軍長:「你們在幾天前有收到關於監獄行星的報告了吧,還有那裡在兩年前發生的事情。」
    小維西等著薇絲奇回答,誰知薇絲奇用手碰了碰小薇西要他來負責應答。
    小維西:「是的,關於監獄行星的歷史,生態,還有之前在聯邦掌控下的處境,以及那天直播日。」
    軍長:「那裡原先是聯邦用來關押進行生存遊戲直播的行星,將從世界各地抓來的創造者和創造物丟在那進行各種用來娛樂臨場的「直播」,這項監獄行星專案已經持續幾十年了。」
    軍長:「幾十萬名創造者和創造物散布在星球上,和人口日漸減少的當地原住民生活,不,應該說是苟延殘喘的在那裏活下去,處於聯邦的監視和玩弄,直到……」
    軍長:「…直播日當天為止。」
    軍長:「接下來在監獄行星發生的事情你們都在臨場直播還有同盟的衛星影像知道了。」
    軍長:「被抓來當作直播對象的創造者和創造物,在聯邦紀念日全臨場直播慶祝之日,襲擊了中央塔……在兩名創造者的領導下。」
    那個人盡皆知的監獄行星直播日。
    軍長:「他們當時的行為和在直播前的宣言徹底的震撼了全臨場……以及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類。」
    軍長:「最後的情況並沒有任何影像紀錄發生了什麼事,只有聯邦單方面的對外公告兩名最後領導的反抗者被殲滅…他們的單方面說詞。」
    軍長:「而情報部已經在兩星期前找到了這兩人的行蹤,這兩位奧斯華目前是被聯邦秘密軟禁的狀態,雖然不知道為何聯邦要這麼做,但兩名奧斯華還活著的事在聯邦都是極機密的事,藏的也很隱密,情報部推測聯邦是想研究這兩名奧斯華在監獄行星從事反抗軍時使用的武器。」
    小維西很驚訝,因為兩年前聯邦就大肆聲明兩位奧斯華已經被直屬軍團給擊斃。而薇絲奇則面無表情。
    軍長:「在參事會的評估決議後,我們被指派了營救任務,要分別營救這兩位奧斯華,而優先評級是……不惜一切代價。」
    軍長:「他們的戰略價值你們也知道了,假如能讓他們為反抗軍效力,並發揮他們的戰術價值,結果不可估量,他們是我們能戰勝聯邦的關鍵……」
    軍長:「我們將代號稱為奧斯華行動,而其中一位奧斯華就是你們的任務目標,另外一位奧斯華是由另一個特別小組負責,兩個小組的行動都由我來指揮,另外,臨場的民眾雖然對奧斯華並不了解,但那群把自己塞在一個盒子裡的人大概也知道兩位奧斯華的「威脅性」,他們為了區分兩位奧斯華用了兩個代號來稱呼他們,分別是「創造」的奧斯華和「判罪」的奧斯華……說實話這個代號確實很貼切,也側面說明了不論是臨場的人民還是聯邦範圍內的奇巧計程車創造者觀眾,他們都很害怕那位「判罪」的奧斯華對他們的控訴和思想。看來不管是以前的漫展直播記錄還是奧斯華在監獄行星的所作所為,他們真的是被嚇傻了……畢竟在這之前全宇宙都認為聯邦的軍事力量是所向無敵的,只要在這個宇宙超級大國的庇護下他們就可以仗著自己是臨場觀眾對創造物為所欲為……」
    軍長:「關於這位你們要營救的奧斯華……」
    軍長拿起桌上的照片還有文件。
    軍長:「我想你們對他的印象都來自直播還有監獄行星的紀錄片對吧。」
    小維西:「是的。」
    薇絲奇:「不完全是。」
    軍長看向薇絲奇。
    薇絲奇:「我在預言的記憶裡有隱約看過他。」
    軍長抬起眉毛。
    薇絲奇(略為不耐):「過於隱約的我就沒有上報了。」
    軍長:「關於兩位奧斯華的資料我們所知的不多,很遺憾,但多虧了監獄行星的直播紀錄,我們已經對他們二人做了心理分析…」
    小維西感到厭惡,他很討厭軍方或是警方用整個組織的力量和大量公帑去把一個人的內心剖析乾淨。那種一群人坐在一起討論一個人怎樣怎樣指指點點順便嘲笑一番的場面,一個國家層級對一個人的霸凌,而那卻是大部分人類都喜歡甚至以此為樂的制度。
    軍長:「我們不知道奧斯華會不會願意加入我們,潛入他被軟禁的地方有很大的風險,是個長時間且高危險的任務,除了需要長時間在臨場不被發現,還需要和奧斯華取得聯繫,並和他溝通獲取情報並說服他加入我們,必要時我們需要出動所有營救人員的力量將奧斯華的意識從臨場登出。」
    薇絲奇:「那他的身體呢?」
    軍長:「小組也會準備好在奧斯華登出時同時將身體給帶走,這是我們的大略計畫。」
    小維西心裏感到震驚,他們現在竟然要去營救那位兩年前在監獄行星的傳奇人物。
    薇絲奇也拿起桌上的兩張照片,她看著這兩張照片不發一語。
    軍長:「長時間在聯邦領地還有由他們管理的臨場內活動不是容易的事,我們需要一位高頻率的預言師來幫忙掩護,您的能力無疑可以大幅提高營救小組的成功率,以及如您一再強調的……您可以和那位預言中的奧斯華進行交流和溝通。」
    薇絲奇:「……預言師公會怎麼說?」
    軍長:「他們表示沒有人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來執行任務,但他們願意用好的條件來交涉看看。」
    薇絲奇:「保持距離,觀望事態,不輕易行動……很符合他們的作風,但沒有必要了…因為我一定會去。」
    軍長:「就像我們談過的……薇絲奇小姐。」
    軍長和薇絲奇沉默地注視彼此。
    軍長:「你們應該知道這兩位奧斯華和一部動畫奇巧計程車之間的關係吧。」
    小維西:「知道,有各種記錄和影片……他們經歷這麼多一般人無法承受的事。」
    軍長:「他們對這部動畫的執念,還有他們對創造物,田中的感情。」
    薇絲奇:「他們為了創造物戰鬥,即便他們是創造者。」
    軍長:「執念的力量總是強大的,這在他們兩個人身上得到了證明,而接下來恐怕奇巧計程車這部迎合觀眾和臨場的營銷號動畫還要深深的糾纏著他們。」
    軍長:「這件事只有一些人知道……他們的軟禁地點,分別是在……以及臨場的……場域。」
    軍長:「…而他們在那裡和……和……生活著。」
    小維西和薇絲奇在聽到兩位奧斯華被軟禁的地點後都震驚的瞪大雙眼。
    薇絲奇在得到這件情報後她的腦中閃過了什麼。
    小維西能感覺到薇絲奇似乎得到了什麼資訊。
    薇絲奇:「……真是……有意思。」
    軍長(無奈):「為什麼聯邦要這麼做我們還不清楚,兩位奧斯華的事情讓我們知道同盟了解的情報太少了,如果能得到奧斯華的協助,或許情況就能大大改善。」
    軍長:「這些文件請你們拿去,大概幾天後準備好後就要搭乘屏蔽信號的快速艇出發了。」
    薇絲奇:「……」
    小維西敬了禮,然後兩人離開了軍長室。
    小維西:「薇絲奇,妳早就知道這個任務了嗎?」
    薇絲奇:「嗯,算是。」
    小維西:「我可以感覺到妳的想法…隱隱約約的。」
    薇絲奇:「誓約人之間的心靈紐帶,我們接觸並接受彼此,共同的心靈之語將我們連接在一起。」
    小維西:「……那些妳的事情…我不太懂,但我不會說的。」
    薇絲奇看著小維西笑了笑。
    薇絲奇很喜歡小維西。
    薇絲奇:「謝謝……這個任務你會緊張嗎?」
    小維西:「嗯……有點。」
    薇絲奇:「到時你就知道了,這個任務將大大的改變一切,包括我們。」
    小維西:「跟那個奧斯華有關係嗎?」
    薇絲奇:「沒錯,預言中的奧斯華,雖然我還不清楚是這兩位奧斯華的哪一人要改變世界,但預言的宿命指引著我,很快我們就會知道了…只要耐心等待。」
    薇絲奇沒有說,剛才她得到了一些預言片段。
    還不應該上報,片面太少了,最好不要太早說出來以免參事會和預言師公會過度解讀。
    但這個預言讓她對其中一位奧斯華有了些許期待。
    妳會經歷過並改變的,到時妳的一切價值和信仰都將被挑戰。
    薇絲奇心想。
    麥凱:「薇絲奇…小姐。」
    薇絲奇(愉快):「阿~是麥凱先生~是要見軍長的吧。」
    麥凱:「我聽說了…您也要參與奧斯華行動。」
    薇絲奇:「您也要作為另一個奧斯華小組的預言師吧,辛苦了。」
    麥凱:「公會指示我要去。」
    薇絲奇:「那就表示你有公會的特別任務在身吧~那表示你受到青睞吧,這是件榮譽的事啊~麥凱先生還這麼年輕就深受重任~」
    麥凱:「薇絲奇小姐能看的出來啊……」
    薇絲奇:「麥凱先生,既然你來了,我正好想告訴你一些事情。」
    麥凱:「…是有關奧斯華嗎?」
    薇絲奇:「是~但也跟你有關,我覺得做了個你的預言就應該讓你知道~你也是預言師,預言的意義你應該很清楚~」
    麥凱:「……這應該要上報給預言處。」
    薇絲奇:「這不是我和公會的作風,你應該很了解吧。」
    薇絲奇走向麥凱。
    薇絲奇:「麥凱先生,你會接觸到那位「創造」的奧斯華,在很久以後你會在死前為你向她隱瞞的事情感到悔恨和道歉…」
    麥凱:「……真是片面的預言阿。」
    薇絲奇:「話都說完對你可不好啊~」
    小維西驚覺到薇絲奇說了謊,麥凱的未來薇絲奇其實只有預言到一小部分而已,薇絲奇只是想要讓麥凱混淆視聽才這麼說的。
    薇絲奇:「關於那位奧斯華…很遺憾雖然我為她預見了一些難得的視覺性預言,但可惜要和她交涉的人不是我,但我想要把那位奧斯華將會發生的事情告訴你,你自己來決定要不要把預言告訴她…」
    麥凱:「……」
    薇絲奇:「妳將為了保護妳所愛的創造物殺死妳最好的創造物朋友,同時也將為了保護妳所愛的創造物殺死那位代表著動畫觀眾的奇巧計程車創造物,在那之後妳熟悉的一切都將化為烏有。」
    麥凱:「……我會視情況決定要不要把這個預言告訴那位奧斯華的。」
    薇絲奇:「這個行動是會改變一切的,也包括你在內,公會最好曉得他們不要試圖插手太多不確定未來的事啊,麥凱先生~」
    麥凱:「……」
    薇絲奇拉著小維西離開。
    雖然薇絲奇很遺憾她無法見到創造的奧斯華,但相對的她也期待著見到那位判罪的奧斯華。
    真想趕快見到你,奧斯華。
    薇絲奇想著。
    將會改變一切的奧斯華是哪一位,薇絲奇期待著知道問題的答案。
    那位將開啟戰爭,引導創造物,預言裡的奧斯華。



前言:

此故事是包含了奇巧計程車、麥穗與田中,以兩位奧斯華為主角的科幻故事,其中一項分類上屬於奇巧計程車的同人故事。
該故事以劇本腳本形式呈現,及特定場景片段,搭配上網路音樂和插圖。

聲明: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假如與真實事物或現實人物雷同(不論生死)皆純屬巧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