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巧計程車 ODD TAXI 同人小說 <麥穗與田中> 3 ((倒)序章 監督的電台採訪)

幸運兔奧斯華 | 2021-12-26 23:44:09 | 巴幣 2 | 人氣 248



麥穗與田中

暴力和喜劇不過是時代的症狀,但能揭露許多真相。它們暴露了人們(觀眾)的心理調性”--《XX


(倒)序章 監督的電台採訪
3.
    「我們非常感謝,也非常榮幸監督在今晚來應邀出席我們的小小電台進行採訪。」
    主持人的語調帶有一絲自我調侃的意味,暗示著對他來說他們電台的分量和受邀者多少有點差距。
    「不要這麼說,對我來說能夠推廣作品給更多人知道就是我的榮幸,只要有機會我就會盡可能去做。」
    他眼前的這個人,他們的來賓奧斯華一邊說著一邊低頭看了下桌上的稿,上面寫著今晚採訪內容的問題還有流程。
    這裡是他工作多年如戰場般的工作場所。小房間裡一層透明玻璃的牆壁,一張桌子,二至好幾人,一個收錄說話者聲音的麥克風,一位如羔羊般需要被引導的來賓以及一位會掌控時間跟進度說話滑順流利的個性主持人。
    「哎呀,雖然之前就有聽說過監督是一位女性,想不到親眼一見才知道您這麼漂亮,以一位監督來說年輕的女性還真罕見。」
    對主持人來說,奧斯華女士是一位很有特點的人,不太容易忘記,這不只是因為她的淡金色頭髮,深邃的眼睛,還有一身黑色修身的女性西裝行頭,黑色西裝的特點除了修身它前方的領口是金色邊令人眼前一亮。另外從桌邊勉強可以看見奧斯華的腰間露出一根棍頭,主持人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根棍子,那算是權杖?還是魔杖?她身上的神情和氛圍給人一種深沉的宿命感。這讓天天跟生活費、電車、房租、帶著假面具的來賓、永遠笑嘻嘻的聲優、輕改動畫為伍的主持人感到不自在,儘管在這個小房間裡他可是牧羊人,在這個沒有幾坪的小空間裡每個人都必須聽他的話,被他引導,被他用藝術家審視作品的目光掃過一遍。奧斯華給他一種他們彷彿身處不同世界的感覺。這位奧斯華真的是一位動畫監督嗎?主持人的內心深處不禁產生這樣一個小小疑問。
    奧斯華聽了只是露出淺淺的微笑作為應對,但她似乎忽然想到他們是在電台進行廣播,聽眾可看不見微笑,她趕緊在主持人打手勢提醒前回答說:「每個人都這樣說,第一次跟委員會的顧問交涉時他們也很驚訝呢。」
    這樣的回答有點令主持人不太滿意,他的表情在一瞬間有非常短暫的停頓,這一瞬間他就思考好要怎麼把話題繼續。
    「今晚我們是來採訪您去了解有關於您作為監督所參與的在去年十月所推出的動畫的製作過程。」
    「是,非常感謝你們的採訪。」
    「去年十月真的有許多事情呢,尤其是奧斯華小姐指導的動畫,很多觀眾都說,這是好幾季來少有沒出事又能符合觀眾需求的劇情動畫。」
    「謝謝……我記得剛開播的時候我有關注過關於卡舒吉的深度報導,那是一件令人傷感的事情。」
    「阿,動畫近日以完結,這部動畫可以說是非常成功呢,在網路上的討論度高,播放量多,不僅監督您有了人氣,想必投資方對此也感到很滿意吧。」
    主持人一邊說著已經不知道多少次的陳腔濫調屁話,一邊看向隔壁隔著透明玻璃的導播,確認目前沒有問題。
    「是的,不過,當初把劇本跟大綱給製作人看的時候,我們都不確定這是否能成功。」奧斯華緩慢的回答。她似乎來參加電台節目的經驗不多,所以有一點緊戒和謹慎,表情有一點緊繃,但這在主持人的預料範圍內,新來參加電台節目的人向來都是這個樣子。
    「哎呀,說到這個,的確在動畫播完後網路上有很多關於劇情的討論。」
    主持人慢慢帶著話題走向。時間上?可以。進度?也不錯。更重要的是,他們將要聊的東西可是獨家,如果他可以挖掘出更多有關動畫跟奧斯華的東西,他們電台的人氣是會跟著動畫水漲船高的。
    「對我們來說,網路上有很多對劇情的討論是非常樂見的。」奧斯華答道。
    然而這句話逃不過主持人的耳朵,他已經聽過好幾年人們說話的話語,人說話中的情緒和想法他分辨得出來。
    奧斯華監督在回答我的問題時,她的主詞從我變成我們。主持人這樣想著。這代表她排斥有關網路上對於劇情討論的事情。這個情報給了他一個很好的方向,一個可以打聽出獨家消息的切入點。
    「不過,當中有很多質疑也一樣是你們樂見的嗎?」
    奧斯華的眼睛微微的瞇了一下,眼神中閃過一道光。
    「一個會有各種不同意見和聲音的劇本就是我所樂見的。」奧斯華用帶了些微冷淡的語氣答道。
     主持人在短時間內思索著她的回答,可是一瞬間他便發現了。她知道我的意圖了!她知道我想從劇本上刺探她!查覺到這一事實令主持人有些害怕,他在電台主持了這麼多年,跟這麼多人打過交道,監督,聲優,系列構成,製作人,編劇。從沒有人可以察覺出他在套他們的話,尤其是一個在電台沒有多少經驗的人。
    「阿,劇情當然受歡迎了阿哈哈,畢竟這是劇情故事嘛,不過有很多動畫觀眾質疑,這部動畫的劇情雖然人物塑造很好,可是跟現在的主流動畫用人設來製作角色有很大的差別,每個角色都有優缺點,他們的性格反而製造了劇情的推進和衝突,沒有一位是真正的英雄主角跟壞人反派。」
    主持人決定不演了,直接對奧斯華丟直球。既然奧斯華已知道他的意圖,他也沒必要遮遮掩掩的了。
    「是的。」奧斯華答道。
    「我們可敬的動畫觀眾認為,這部動畫在人物塑造上有點太真實了。」
    「是。」
    「所以他們覺得,太現實的角色不太符合…ACG圈的政治正確。」
    「是的。」奧斯華聽了只是淡定的微笑。不知為何,聽到這些話她的表情反而放鬆了些,微笑也變得輕鬆且從容。
    主持人不能理解。這位動畫監督到底憑什麼可以坦然面對觀眾的質疑,觀眾的「不喜歡」可是攸關監督的職業生命的。
    「雖然這麼說有些奇怪,但當初我說服製作人製作這部動畫的時候,我告訴他這部動畫就是要用特立獨行的風格去製作的。」
    「喔~是這樣啊,奧斯華小姐願意跟我還有聽眾解釋這一部分嘛,我想現在聽眾也很想知道,奧斯華小姐對於動畫的理念和堅持。」
    「嗯,當然了。」奧斯華帶著笑容回應道。
    主持人感到很滿意,這樣子他就可以採訪到動畫製作的核心理念,以及只有奧斯華知道的內幕了。
    「那麼,首先,奧斯華小姐,這部原創動畫的原案是您構思的同時也是您第一次身為負責監督的工作對吧,之後,除了監督的工作您也負責腳本?」
    「是的。」
    「咦?這樣的工作量對第一次當監督的人來說是一樣很巨大的工作量對吧?」
    「是的……」
    奧斯華小姐的臉上顯露出一絲疲態的苦笑。以現在的時間來說,動畫才剛播放完,而制作已經結束一段時間了。
    「因為對工作還不熟悉,我死纏著每個崗位的人問問題,知道要怎麼做和要求才能達到我想要的效果,結果現在動畫師,攝影和編劇一看見我就會逃跑。」
    「在當監督前奧斯華小姐原本是一位制作管理對吧?」
    「是的,有幸在成為監督之前晉升為組長。」
    「奧斯華小姐是想當導演嗎?」
    「……是的,我很想創作出一部我想制作的動畫。」
    「诶~就算是監督,想要制做一部自己想要的動畫也是很不容易的,想必跟製作人和動畫公司商討時溝通了很久對吧。」
    「是的,感謝製作人和社長的信賴,我才能在故事上有這麼高的決定權。」
    「想必也是因為您在該公司工作了很久吧,他們都很瞭解您。」
    「是的。」
    主持人看了看手錶,確定時間上還符合進度,玻璃窗後的導播也沒有示意。
    「說到這個故事,請問最初奧斯華小姐想制作這部動畫的理由和初衷是什麼呢?」
    原先奧斯華只是面無表情地沉默著,似乎在思考著某些事。經過一個短暫的沉默後,奧斯華緩緩地開口。
    「最初的話,是為了一個我認識很久的人,我想達成他的心願還有和他的約定,還有為了去描寫田中這個角色,這是我製作動畫的初衷。」
    太好了。主持人這樣想到。一個只有他們電台的最新獨家。
    「哎呀~說到田中,不就是我們本動畫的主角嗎?難道整部動畫創作的原點是因為他啊?」
    「是的。」
    主持人的問題換來了一個常聽到的簡短回答和一個笑容。
    「這部原創新番動畫奇巧計程車˙田中的主角,田中?」
    「是的,奇巧計程車的主角,他便是整部劇的核心,可以說,沒有他便沒有了奇巧計程車。」
    明明奧斯華說的是她想說的事,但此時她的眉頭微微一皺。
    難道說奧斯華對這句話的一些地方有所反感?為什麼?
    果然對主持人來說他很難摸透奧斯華的想法,奧斯華對一些事情的反應跟其他一般的動畫監督實在差太大了,簡直不像一個正常的監督。
    「真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啊,為了一個角色去製作了動畫,請問您對田中這個角色有什麼理念以至於您以他為核心創作了奇巧計程車。」
    「是奇巧計程車˙田中。」
     奧斯華小聲提醒道。
    「喔,抱歉抱歉。」
    「……是的,不僅僅是因為我和他的約定,我也非常想要把田中的一切展現出來,優點,魅力,給他一個公平的劇情,並且糾正動畫觀眾對田中的偏見和施加在田中身上的私慾。」
    「聽起來,您是想塑造一個好的人物形象,而且是可以賣座和賣錢的。」
    「是的。」
    奧斯華前面說的話主持人有些不懂,但他能理解到在創作動畫主角田中時似乎是有靈感來源的,但那來源有可能是有一些不能明說的問題。
    如果是這樣主持人反而不好問下去,因為要是奧斯華接下來說的話有「危險」的話,那會危及到電台的聲譽。
    主持人知道接下來必須小心謹慎,在不出問題的狀況下問出一些有料的獨家內容。所幸奧斯華似乎也知道他的想法。
    「請問監督您喜歡田中這個角色嗎?」
    「是的,非常喜歡。」
    奧斯華再度露出笑容,不過這次的笑容相當單純,好像原本存在她身上深層次的氣場暫時消失似的,變成了一個十幾歲的單純女性。
    「您認為在創作人物上田中有什麼特別的嗎?」
    「我認為他是最真實最立體的角色,不僅是設定上,在行為上也是,我指的是,真正田中的行為,而不是那些在原創榮光動畫背後藏有心機的劇情編排下為了其他角色服務的田中,那不僅不真實,也完全不符合邏輯,也完全不燒腦懸疑推理,只不過是變態導演和那些心理扭曲觀眾將自身的偏激性格發洩在田中身上而已。」
    主持人再一次聽不懂奧斯華說的話,因為她說的話,不僅跟他所知的有矛盾和衝突,這一刻他開始對奧斯華有些惱怒。除了電台節目的談話內容是必須要簡單直接易懂這些規則之外,奧斯華的話中有話讓他聽不懂,而他痛恨在他的錄音室小王國內有他無法掌控的事情。
    「這跟其他動畫主角有不同嗎?」
    「我想應該是田中展現魅力的方式,田中跟那些動漫畫輕小說主角不同他不是用討好觀眾的方式來展現自己,而是用貼近現實卻帶有單純跟夢想的性格來塑造自身魅力,而那是只屬於田中自已的,不是為了譁眾取寵來增加熱度跟市場性。」
    「嗯,說到這個,剛剛我們有提到就是因為動畫角色太真實所以才有網路上網友跟觀眾的爭議,田中身為奇巧計程車的主角更是明顯,請問身為監督對此有何看法呢?」
    「…在創作人物跟劇本時我就很希望能創作一個不完全是為了迎合市場的故事,當然觀眾和市場反響當然重要,不過最初我確實是為了寫好田中這個角色,一個用真實和單純帶來魅力的主角,所以說,觀眾對主角有微詞是在我們預料之中的,而這也是我想在作品以及田中身上表達的,當然了我想要田中這個角色能受到歡迎,在不走尋常路的前提下。」
    「當初製作人和社長沒有建議應該要用更好賣的人設嗎?」
    「當然,他們當初都持反對意見,但我後來花了很多時間成功說服了他們,因為創作田中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
    「诶~想必當時要說服他們應該很辛苦吧。」
    「是的。」
    奧斯華露出苦笑。這一刻主持人心裡有了感同身受的感覺,自己要跟上級和資方據理力爭某些東西和資源的時候。
    「不過,現在田中的商品賣得很好呢。」
    「是的,我很高興事情的發展沒有變成原來那樣。」
    再一次的話中有話。
    「對了奧斯華小姐,您剛才說創作動畫是為了一位認識很久的人,您和他有約定。」
    「是的,我下定決心成為監督的契機是因為他,是他讓我去做這個夢想,我和他約定好要為田中製作動畫。」
    「還真是特別的約定和契機呢,在監督們中這種約定真的很少見,奧斯華小姐的決心和毅力很好所以就達到了今天的結果。」
    「不,其實雖然一開始我有決心,但在十月剛開播沒幾周,我就對自己產生了質疑,我到底做的是不是正確的。」
    奧斯華淡金色瀏海的眼睛顯露出一絲落寞。
    「奧斯華小姐對創作動畫有了疑慮呢,是對動畫的事情還有主角田中嗎?」
    「是的,最初我很希望,也相信著只要為田中做好動畫,將他的故事寫好……他就能脫離原本的命運,改變一開始觀眾和那個私貨腳本賦予他的社會位置,我天真的以為,只要把我想說的故事說好,觀眾就能有所改變。」
    「聽起來後來事情的發展不是那樣。」
    「是的,我以為,提早製作動畫,去改變奇巧計程車,就能改變這個社會和觀眾對田中的認知偏差還有原本導演洗腦奇巧計程車動畫觀眾的庫里肖夫效應。」
    到這裡主持人必須承認他不懂這些話大部分的意思,這段話聽起來像是沒看設定和人物介紹就去看一本超厚奇幻小說一樣,要聽不懂的。但或許奧斯華就是故意這樣子話中有話?
    「但是那或許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在動畫開播沒一兩星期,我遇上的事情讓我深深的懷疑我做的一切,這樣子真的能去幫助或解救田中嗎。」
    「嗯~我覺得從動畫開播到現在的反應來說應該是這樣沒錯。」
    畢竟動畫賣座,那位叫田中的角色也受歡迎。主持人一邊回想著今晚節目之前他們助手交給他的網路上關於動畫的資料一邊說著。
    「嗯,但當時我所看見的真相足以讓我覺得動畫很可能不賣座,而奇巧計程車的觀眾……期待著動畫(田中)的失敗。」
    比起最後一句感覺充滿矛盾的話語,主持人更好奇奧斯華所說的真相,他很想詢問那是什麼,但他想到這個所謂的真相肯定是屬於電台不能討論的黑色地帶因而作罷。
    「那,又是什麼因素讓您重燃起對動畫和故事的信心呢?」
    「我有幸遇上了一位想探究真相並面對一切的人,是他說服了我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想說的故事,相信田中,是他說服我就算有可能無法透過動畫還有改變觀眾的觀點來拯救田中也要去面對真相,這樣才能真正的幫助田中。」
    他們今晚的節目從動畫訪談變成了懸疑說唱節目。主持人這樣想著。可是,似乎如果要奧斯華說出所謂的獨家內幕,奧斯華要說的東西就會因為一些大人還有小學生還有國中生還有高中生還有大學生的理由沒辦法明說,所以勢必得這樣隱蔽的說話,那或許同時也是奧斯華的期望。隱晦的說出她對聽眾的「動畫製作理念」。
    「原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那我想我們很想知道這位協助您堅持初心的人是誰,您的朋友嗎?還是動畫的工作同事?」
    「他是我在動畫首播日認識的朋友,我很高興能跟他聊起有關田中的事。」
    「你們對主角田中有共同喜好呢。」
    「嗯,沒錯,他讓我重新拾起對動畫的信心,還有即便所有動畫觀眾利用和嘲笑田中,也要去直面自己喜歡田中的心情。」
    「……真是一位很有想法的朋友呢~請問奧斯華小姐願意洩漏一下他的名字,或是他是什麼動物嗎。」
    「這個嘛,他是一個人類,不過他很像灰狼,有時候我會覺得我是在跟一隻穩重的狼說話而不是人類。」
    「一隻狼阿,真讓我羨慕,身為一隻鼬鼠我很像那些大型動物一樣呢,那他的名字呢,想必他很有名氣。」
    「嗯,他叫做倉本,一個總是直面真相,就算前方多殘酷也會往前走的人,為了他愛的人……他願意付出一切。」
    「阿~難道他是奧斯華的心上人?」
    主持人發揮他拿手的愛情猜猜看,曖昧和愛情向來都是收視率良藥。
    「不不,倉本先生已經有心上人了,我們單純的只是朋友。」
    奧斯華帶著笑意答道。她藍色的眼神是那麼深邃,表情是那麼深沉,似乎經歷過無數主持人難以想像的經歷。
    這位奧斯華監督跟那個叫倉本的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應該是這幾天裡主持人最好奇的事,但是主持人知道他並不想去知道奧斯華的事情。奧斯華的世界跟他是完全不同的,那不是他所能體會和經歷的世界。
    今晚採訪的時間差不多到了。主持人看見玻璃窗後的導播揮手示意。
    「我們今晚非常感謝原創動畫,奇巧計程車˙田中,ODD TAxiNAKA 的監督接受我們採訪,請問最後奧斯華監督對觀眾有什麼想說的嗎?」
    「嗯……」
    奧斯華微微的思索了一下。主持人看見她的視線因思考而低垂盯著桌面。
    「果然,比起像他們一樣討好觀眾然後利用某個角色去遮掩平庸作品的敗筆,」
    奧斯華微微傾身靠近麥克風。
    「我更想寫出我想寫的故事,比起你們和主角用謊言面對生活……我更想和田中去直面真相。」
    短暫的沉默。這一瞬間主持人發現自己不禁嚥下了口水。
    「不管是在聽這段話的你們,還是在看這段話的你們……晚安。」


     “所有奇巧計程車動畫觀眾夢寐以求的即將上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