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被學務主任喜歡的壞學生 第三十五章 張盈枋的布局

白封 伍凡斯 | 2024-05-13 06:10:04 | 巴幣 16 | 人氣 138


      張盈枋和李爾森對賭?!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阻止,反而還在場外在開了另一個賭局,這傢伙的思考模式真的越來越奇怪,李爾森究竟開了什麼誘人的條件?居然連張盈枋都被他打動了。
 
  「早在兩個禮拜前,教務處剛決定要帶你們參觀時,我跟李爾森的賭局便開始了……」
 
  原來早在兩個禮拜前,張盈枋跟李爾森就知道我們要去大學參觀了,而在那個時候早就知道我們班會多一個人,當時只決定讓教務主任何校長跟去,而張盈枋之所以會跟去,單純只是學校剛好叫他去出公差,好巧不巧出公差的地方就是我們要參觀的大學。
 
  天才的教務處就覺得,張盈枋跟著我們一起去出公差就好,第二天就當作給給他放假,讓他自己去大學周邊逛逛,而學務主任、教務住任、校長都是住單人房,只有班導師老師是兩個人一間房。
 
  張盈枋和李爾森的對賭也是從這時候開始的,張盈枋賭上學校配給他的單人房,李爾森則是賭上喜歡我的權利,但當時的賭法還是相對單純,只是單純的猜誰會落單,若是我落單的話,李爾森將退出這混亂的三角關係,若是其他四十人落單,張盈枋就必須將學校配的單人房給李爾森。
 
  換句話說,這是一個簡單看誰是邊緣人的賭博,若以操縱方面來看,張盈方的勝率較大,但以機率來看李爾森的偏大,是一個公平但又不公平的博弈,因為可以做的操縱變因更多了。
 
  聽聞此事的馬家祥做了第一次的場外賭局,但他卻是賭李爾森勝,召集了其他的老師們下注,少說有個二十幾人參與。
  
  之後隨著參與的人越來越多,李爾森決定改變賭的方式,而張盈枋居然同意了,所以才請章翰程和另一名同學作籤筒,之後透過張嶺傢得知李爾森出老千的事,所以打算下午的班週會課去干預抽籤之事,卻不料行政那邊突然開緊急會議,但幸好有趕上,才有了那英雄救美的一目。
 
  「所以你為了在最初賭局中為了得到勝利,所以故意把我帶來跟你同居?」
 
  「可以這麼說啦,但……」
 
  張盈枋說出了跟我同居的目的不只讀書,當初歸還手機時的誘惑,在社群媒體發的限動,事後載我回去的堅持,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他刻意的布局,他想利用我戰勝李爾森,聽起來也十分的冷血。
 
  雖然知道張盈枋對我的感情是真的,但是知道最開始同居的原因竟是因為賭局,難免會有有些難過,甚至會有些懷疑張盈方遇上自身利益,不慣是多重要的人事物都可以段捨離,狠心利用,不擇手段達到目的。
 
  「原來我只是你為達目的一枚棋子罷了……真是殘忍啊~這幾天的感情都是假的。」
 
   「並不是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伍志威會拜託我照顧你,這只是巧合,我只是順水推舟罷了!況且我沒提起去參觀的事,更不會主導你的選擇。」
 
  這怎麼聽起來都像是渣男會說的藉口,一切難道是我一廂情願,因為喜歡所以誤入陷阱,眼前的傢伙變的陌生。
 
  「我是真的喜歡你,只是我不甘心你落到李爾森手中,因為用膝蓋想都知道,他要單人房肯定是要對你怎麼樣,你還記得高一時你跟他喝酒那次嗎?你酒量不好,他會不會故技重施?我不想我喜歡的人被我討厭的人玷汙,白封請你……相信我……」
 
  張盈枋這樣說確實有這麼一點道理,這麼大的房間,難道是需要我去暖床嗎?難道只是單純的不甘心?強烈要取勝的心,不也是有著無法被滿足的慾望,這隻野獸心思果然不單純。
 
  正當我在思考這整件事的合理性時,張盈枋已猝不及防的速度抱住我,並沒有多餘的調戲,是最單純的擁抱,不講理由的喜歡,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喜歡卻不知道理由,被學務主任喜歡的壞學生,愛上了便無法脫身。
 
  「你的感情我心領了!但你能不能放開我,然後把這整件事說完……我感覺快被你勒死了……」
 
  「抱歉!但我想聆聽你喜歡我的心跳聲,所以我要一直抱著你,這樣你就不會從我的懷中逃走了!」
 
  張盈枋將我抱起,一點點往床的方向移動,緩緩的的坐在床邊,被抱在懷中,輕靠在他的肩膀上,仔細的聽他說著後續的事……
 
  「李爾森換了賭法之後,我便意識到事情的問題,也發現了他的目的……」
 
  李爾森開出新的遊戲規則,但只有告訴張盈枋會以抽籤的方式做決定,規則也變了,或許李爾森是意識到自己吃虧,所以故意改成這種規則,表面上看起公平,但實際上就只是想出老千。
 
  當時張盈枋就在猜測,李爾森想出老千,而張嶺傢跑去跟他借帳號的時候就覺得有問題,這也更加確定了李爾森改規則的動機,知道要消曠課的人是章翰程,所以隔天便把章翰程約到學務處喝茶。
 
  以偷取重要文件的是作為威脅,逼章翰程講出兩個籤筒各放了什麼,有什麼特殊的機關,並且不准他跟李爾森通風報信,也不准跑來跟我說,若是章翰程犯了其中一項,將會曠課恢復、通知家長。
 
  章翰程怕極了,答應張盈枋不會告訴任何人,灰溜溜的跑走了,而張盈枋也開始佈局贏過李爾森的方法,而學生間的賭盤也在這時悄悄展開,只是下注方式是以學生加老師的方式下注,某程度有些想俄羅斯輪盤。
 
  李爾森的第一個箱子並沒有機關,紙張上的數字並沒有重複,但第二個箱子裡面有一個大小剛好的紙板,從中間隔開,一邊放著九位老師的名字,一邊放著九張寫有李爾森名字的紙,只要向一邊推,另一邊的紙就會被擠到底,無法被抽取。
 
  但最重要的是,要怎麼知道現在板子所擠的是哪一邊的紙條?不管怎麼做都難了,索性叫來了章翰程,要求他寫幾張寫有自己名字的紙條,將籤摺成和箱子裡的一樣,以便自己出老千。
 
  而在走過去的路上,不料被學校的行政抓去開了緊急會議,所以先去開會了,一分一秒的看著時間,整個人根本無心聽台上的人說什麼,懸著的心,總感覺芒刺在背。
 
  終於在張盈枋坐不住了,悄無聲息地溜了出來,快速地趕到我們教室,在開門的瞬間!看到我手握兩隻籤,於是快速地搶了過去,將這兩支籤收進口袋,因此有了出老千的空間。
 
  「李爾森說要看籤也在我的盤算之中,而我相信他輸得很不甘心,所以我才會把籤塞回去,但我將多出來的籤壓在分隔板的縫隙中。」
 
  「那你是如何在號碼的籤筒中準確抽中我的號碼?究竟是如何動手腳的?」
 
  在張盈枋將號碼籤塞回的時,候便摸出了盒子有問題,兩邊都有可以塞紙條的空隙,所以他推測,李爾森就是這樣出老千的,所以將紙條塞進了空隙,這樣就能百分之百抽中我。
  
  所以搖晃籤筒這只是個假動作,因為他能確定百分之百抽中我,而抽號碼之所以這麼快速,除了是打消李爾森的懷疑,還有就是他已經抓到他想要的籤了,遞給我來讓我公告,這是為了打消全班的懷疑。
 
  在抽另一個籤筒的時候,張盈枋只是從中間的縫隙抽出其中一張,這也是他為什麼有自信自己會贏的原因,因為他不用看就知道籤上的名字是誰的。
 
  而李爾森最大的失誤就是沒有事後檢查,因為這樣他就可以當著全班的面抓出張盈枋出老千,他被自己的情緒約束住了,而我也沒想到張盈枋會用李爾森的老千反制他,這真是我觀察力不足……居然沒發現……
 
  「雖然我早就知道李爾森出千的方式,但我反用李爾森的老千制他時,我還是捏了老己把冷汗。」
 
  這傢伙還真內斂,完全看不出他緊張的神情,還以為他自信的不把李爾森看在眼裡,那一句『天還不是我的對手。』,現在聽起來感覺像是虛張聲勢,但薑還是老的辣,李爾森的敗北,除了氣勢被張盈枋壓過之外,還有沒想到張盈枋會發現他出老千的手段。
  
  「聽我講完這事情的來龍去脈,你有什麼感想嗎?」
 
  「你……你心機好重……」
 
  「我這是聰明!我可不想要你被李爾森奪走,況且我也想在出去玩的時候可以……嘿嘿~」
 
  怎麼總想些下流的東西,跟張嶺傢學些不三不四的……但不管是我和李爾森的對賭,還是張盈枋跟李爾森的對賭,三方都賭上了自己的全部,可說是我參與過最大的豪賭。
 
  冒著失去喜歡人的風險,冒著自己愛人被玷汙的風險,冒著自己回被殺的風險,複雜得三角關係中,最終必定有一人落敗。
 
  「既然知道我都出是為了你這樣布局,你還會生我的氣嗎?」
 
  將頭埋進張盈枋懷中,輕輕撩起他的髮絲,享受著他身上的味道,撇了眼他他耳垂上的耳釘,或許這份喜歡比我想的還要堅固……
 
  「還要一起洗澡嗎?」
 
  在這麼曖昧的氛圍講這種話,有誰能招架得住啊!踏入野獸懷中的我怎麼可能逃開,只能認命的任他擺布,論狡猾,還是非張盈枋莫屬……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